江湖奇緣 (20-21)作者:番茄汁

簡體

. book18.org

【江湖奇緣】 book18.org

作者:番茄汁2020/09/06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 第二十章:心動 book18.org

第二天傍晚,莫曉川便帶著慧空往那「天上人間」而去。 book18.org

進了大殿,許平早已坐在了裡邊,一眼便看到了莫曉川和慧空,笑道:「莫兄今日居然帶了一個和尚過來?」 book18.org

莫曉川笑道:「這可是大周的高僧,乃是奉旨前來大遼,有事在身。」 book18.org

許平笑道:「我看大師氣質出塵,不落俗相,想必也不是常人。我大遼僧人甚少,民間也很少有信佛一說,今日見到大師,倒是讓在下耳目一新。」 book18.org

莫曉川見他說的舌燦蓮花,只道:「慧空可是白馬寺的弟子,不然怎能被天子派來大遼?」 book18.org

慧空雙手合十,施了一禮,微笑道:「大師不敢當。許施主就不怕小僧前來大遼,是做那危害大遼之事?」 book18.org

「真正的大師,又怎會行這種小人之事?既然大師有事找我,在這風月之地也不合適,對大師未免太過不敬,不若還是出去再談。」許平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欲要往外走去。 book18.org

慧空剛道了一聲「無妨」,便被莫曉川一把拉住,「這裡人多耳雜,出去再聊為好!」 book18.org

待得三人來到了客棧之中,三人圍桌而坐,慧空開口問道:「許兄可聽過那金剛乘教?」 book18.org

許平思索片刻,道:「只是略聞該教是個邪教,地處大遼最偏遠之處,好像朝廷也知之甚少。」 book18.org

慧空嘆道:「若是在大周,這等邪教恐怕早已被朝廷給剿滅了!最近發生了一連慘絕人寰的屠村事件,在大遼、大周的邊境都偶有發生,並且行兇之人之前都是一些山賊、強盜一類,仿佛一夜之間有了武功,有一起命案竟活生生地發生在我和莫施主面前!」 book18.org

「既是如此,那些人不過是山賊、強盜,又為何要平白無故殺人屠村?」許平疑惑的問道。 book18.org

「各個事發之地,周圍最大的勢力就是那等邪教,我想許兄恐怕還不知道那邪教教義和所作所為。那邪教乃是脫胎於我佛教,更是打著我佛的旗號,行那人神共憤之事。」 book18.org

莫曉川在一旁問道:「慧空能否細說,都未有明確的證據,便懷疑是那邪教所為,不知那邪教到底做了什麼事情?」 book18.org

慧空眼中閃過一絲怒火,開始為二人講述起來…… book18.org

原來這大遼建國之前,這大周邊境之外的地域就已經有各式各樣的教派,只不過都是一些小教,雖然有的教義極端,倒也沒多少個信徒,倒是沒有鬧出什麼太大的亂子來。 book18.org

後來大遼先帝一掃各部族,從一個小部族慢慢的吞併、融合,最後一統了整個大周北方,建立大遼;大遼民風開放,從不干涉這些宗教,只要沒有謀反之心,皆是放任自流,這在大周,幾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book18.org

後來又有僧人一路北上,欲往大遼傳播佛法,奈何收效甚微。不過那佛教教義竟被有心人利用,融合了一些邪教教義,弄的是真真假假,極具蠱惑力,很快就成為了大遼、大周交界之處最大的教派,不過幾十年的時間。 book18.org

只不過那邪教一直聲名不顯,就在這最近幾十年暗中發展起來。十幾年前,更是出了一位所謂的「活佛」,將教義改的更是離譜之極,還欲打著佛祖的名號,欺騙世人。 book18.org

許平問道:「不知那金剛乘教的教義是何?我願聞其詳。」 book18.org

莫曉川也急道:「是啊,為何說是這背後乃是該教所為?」 book18.org

「這金剛乘教,又自稱密宗的一種,與真正的密宗一般,修行是欲取得那真正的『無上密』,只是該教無所不用其極,做的都是一些天怒人怨之事!」 book18.org

莫曉川問道:「慧空也是密宗的?何為『無上密』呢?」 book18.org

慧空搖頭道:「我修行的是顯宗,至於這無上密,我也不甚清楚,料想應當是密宗眼裡成佛的關鍵吧。」 book18.org

「莫兄,你先讓慧空大師一次說完,有問題再問不遲。」許平開口說道。 book18.org

莫曉川連到:「抱歉、抱歉。一時心切,才插了句嘴……」 book18.org

慧空又繼續道:「這秘教的根本乃是所謂的『金剛頂經』,經中開篇便是口出狂言,無論何人,哪怕你殺人無數,壞事做盡,只要念了他們的經,就能修成如來法,當真是可笑之極。」 book18.org

「不僅如此,這經文之中,更是妄言,只需男女雙修,便可成佛,教中更是直接行那姦淫掠奪之事,還妄稱修煉佛法,當真可恨!」 book18.org

慧空接著說道:「密教之中更有一條規定,喚作殺所行戒,授此戒者並非是要戒殺,而是要受戒者去殺人,若不殺生者倒還是犯戒;將那些反對之人定為將墮金剛地獄,當真是荒唐!」 book18.org

這話聽得二人眉頭緊皺,許平道:「想不到我大遼之中,竟有如此教派,我必想辦法上達天聽,調查此教。」 book18.org

慧空道:「該教之前倒是以哄騙為主,自從這活佛出世以來,竟是變本加厲,直接明搶豪奪,無法無天。只是這秘教位於大遼境內,大周的佛界是鞭長莫及……」 book18.org

莫曉川問道:「難道所有的密宗都是這般麼?」 book18.org

慧空搖頭道:「非也,我之前倒是見過一位密宗的上師,確實是有大智慧的人,是一位得道高僧。這等邪教之前也算是秘教,只不過這活佛出世後,讓整個秘教如同邪教一般,唉……」 book18.org

許平問道:「那秘教應當只殺詆毀他們之人,又何必對整個村子下手?」 book18.org

慧空慎重的道:「自從那活佛掌權之後,每年的儀式都需要以人命祭祀,大周的佛界也只是略有耳聞,只以為是江湖傳言。只不過那日我和莫施主所見的乃是一幫憑空獲得了武功的賊人,我也想不通那秘教到底如何做到的!」 book18.org

許平只道:「難道——你們還要去那秘教的大本營去?」 book18.org

慧空正色道:「正是如此。我必要調查清楚,以回大周傳遞真相。」 book18.org

莫曉川在一旁說道:「既然慧空前去,我又怎能貪生怕死,自當一起前去那秘教。」 book18.org

許平只道:「莫兄,如果和慧空大師遇到變故,記得傳訊於我。」 book18.org

三人一直聊到深夜,才各自散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天一早,莫曉川找到慧空,問道::「我們何時動身?」 book18.org

慧空沉思道:「我們再在大遼待上一周,便動身前往秘教。我這數日還需去找那樞密院之人,了解一些情況。莫施主無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book18.org

莫曉川一把拉住慧空,問道:「不知你覺得許兄如何?」 book18.org

慧空笑道:「我之前就已說過,來到大遼之後,就對著合歡宗有了一點新的看法。這大遼民風粗獷,不像我大周那般。就說這大遼皇帝的一個妃子,之前便是他父皇的妃子。就連天子尚且如此,底下的情況就可想而知了。」 book18.org

莫曉川驚道:「那——這大遼皇帝豈不是娶了他的母親?!」 book18.org

慧空微笑道:「莫說是現在的大遼天子,就算是上任大遼天子,一樣干過這種事情。大遼的風氣一直以來以開放著稱,大遼的女子也不像我大周一般,甚至還有女子主動追求男子的,這合歡宗成為大遼的超級大宗,不足為奇。」 book18.org

莫曉川只覺得不可思議,問道:「難道慧空你對此不反感嗎?」 book18.org

慧空笑道:「我觀這合歡宗,雖然確實是犯了戒,不過也從未乾過什麼強搶民女之事,只能說在我大周禮法所看,是其中的女子不知廉恥,與這宗門雖也有關係,但還是看人而異。」 book18.org

「這合歡宗若是出現在我大周,恐怕活不過一天就得被朝廷給剿了,只能說是只有大遼,才能有這種奇特的東西產生。」 book18.org

莫曉川驚道:「難道這大遼的男人,連女子的貞潔都不在意嗎?」 book18.org

慧空搖頭道:「沒有人會不在意,只不過這大遼的民風所致,許多人能夠接受罷了。若是在我大周,這種女子恐怕只能嫁作商賈留平民了。我對這合歡宗,雖不喜歡,但也並不厭惡。它在這大遼已經存在了數十年,就連朝廷尚且不反對,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 book18.org

莫曉川是嘖嘖稱奇,只道:「我以為你們出家之人,見到這種東西,只會厭惡、憎恨呢。」 book18.org

慧空笑道:「之前沒有來之前,我也是這麼認為,只當這合歡宗凈干一些逼良為娼、姦淫淫虐之事,與那秘教一丘之貉;不料這合歡宗倒是有些隨心所欲,重視男女之愛的意思。大周境內一樣也有青樓,既然沒有做出傷天害理之事,我自當尊重每個人自己的選擇。」 book18.org

莫曉川問道:「你還沒回答我,許兄的問題呢?」 book18.org

慧空認真地道:「昨夜與其交談,許施主有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他說這男女平等,本就應該也有自己選擇的權利,在我看來,這莫不是一種眾生平等的意思,若是許施主願意捨去這塵世煩惱來我白馬寺出家,日後必是一代高僧。」 book18.org

莫曉川笑道:「許兄風流倜儻,哪裡還會想著出家受苦做和尚!」 book18.org

慧空笑道:「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恨長久、求不得、放不下。清凈心則遠離諸苦,心自在則安然自樂,皈依之後,並不會苦。」 book18.org

莫曉川笑罵道:「師傅,別念了!弟子沒有慧根,就不求大師講經了。」 book18.org

慧空笑道:「那好,我先去找那人了,一周之後,我會來找莫施主的。」說罷,便走了出去。 book18.org

莫曉川這時才想到,自己馬上也得走了,應當給柔莞一點感謝,可是自己又和她有過魚水之歡,這去與不去,讓莫曉川頭疼不已。 book18.org

糾結了好一會兒,莫曉川還是決定前去看一下柔莞聖女。雖然已經下定決心與柔莞停止這關係,但畢竟是莫曉川生命中的第三個女子,自然還是占了心裡的一定位置。 book18.org

莫曉川到街上,左思右想,自己又從未送過女孩兒什麼東西,不由想到應當問一問許平的,在街上轉了半天,最後還是買了一個玉簪子,朝著那天上人間走去。 book18.org

到了門口,看著大門禁閉,莫曉川才想到這白天是不開門的,這都已經要大中午了。莫曉川便在這上京城中閒逛起來,還特地去樞密院附近轉了轉,只是那附近都有軍士巡邏,不得外人靠近,只能作罷。 book18.org

book18.org

吃過晚飯,莫曉川才到那天上人間去。沒有見到許平,便去敲了敲柔莞廂房的門。 book18.org

柔莞開門,才發現是莫曉川,眼神有點不自在,輕輕的道:「公子怎麼今晚有空來找柔莞了?」 book18.org

莫曉川只道:「柔莞姐,我要離開這大遼了,接下來恐怕要往大周去,是來與你道別的。」說完,又摸出那個玉簪,道:「我們之間發生了那麼多錯事,我只感覺既對不起妻子,也對不起你……這個簪子給你,希望你能以後遇到對的人。 book18.org

柔莞看到那個玉簪,眼神里竟有了一絲波動,不過馬上嬌軀就靠了上來,嬌聲道:「那讓柔莞再伺候公子一回……」 book18.org

莫曉川這次倒是直接推開了佳人,柔聲道:「我知道你們大遼或許沒有那麼多繁文縟節,或許我說著有些虛偽,但我還是希望柔莞姐以後不要這麼放縱自己了,免得日後自己後悔。」 book18.org

柔莞低垂著頭,只道:「謝謝你的好意……莫公子,綠煙妹妹的事,你真的放下了嗎?」 book18.org

莫曉川雖然心裡確實有那麼一點不舒服,不過倒是比之前要好多了,只道:「談何放下呢,這就像在我的心上扎了一刀,就算把刀拔掉,那傷痕猶在。我只不過是讓自己不去注意罷了。謝謝柔莞姐那幾天安慰我……」 book18.org

這時只聽到身後傳來了許平那獨特的聲音:「喲,莫兄怎麼就把師妹給『姐姐』、『姐姐』的叫起來了?」 book18.org

莫曉川總不能和他說是在床上時就這麼喊了吧,只能沒好氣地道:「許兄,偷聽他人談話可不是個好習慣。」又轉向柔莞道:「那我就先走了,保重。」說完,瞪了許平一眼,走了出去。 book18.org

倒是許平倒是調侃道:「柔莞聖女,這才多久啊,就把莫兄勾上手了?」 book18.org

柔莞此時倒是道:「想不到,莫公子竟然那樣對我。」 book18.org

許平笑道:「莫不是這簪子的事?這簪子雖不值幾錢,倒也是莫兄的一點心意了,聖女倒是可以收下。」 book18.org

柔莞低著頭,說道:「不是這事……」 book18.org

「男人都有兩大愛好,拉良家下水,勸風塵從良。師妹你倒是不用放在心上。人生苦短,即當及時享樂。」許平仍是不以為意的笑道。 book18.org

柔莞道:「從前柔莞也是這般想的,可是柔莞發現這麼多人里,恐怕只有師兄你和莫公子是將我當成一個正常女子看待的……」 book18.org

許平倒是一驚,結結巴巴地道:「師妹——你——莫兄不會真的將你泡到了吧?!」 book18.org

柔莞俏臉一紅,低聲道:「從前我只是嫉妒綠煙來了之後,將柔莞的風頭都搶走了,後來聽說她竟然還有一個北鬥劍子對她心心念念,那日去到西京大同府,竟然真的碰到了他……」 book18.org

許平只道:「不是吧,這麼見一面,你——你就看上了他?莫兄有那麼好嗎?」 book18.org

柔莞忙道:「那次柔莞並非有什麼想法,只不過想要從綠煙那裡奪取她的情郎罷了……可是莫公子卻是一個深情之人……」 book18.org

許平插嘴道:「非也,非也。如是深情,莫兄就不會娶那百花谷的羽聖女了。」 book18.org

柔莞瞪了他一眼,繼續道:「二十年來,許多人都只是貪圖柔莞的身子,根本沒有將柔莞當作一個正常的女子看待。那日齊王來問罪時,莫公子竟然甘願自己被抓也要保護我……」 book18.org

「師兄,你說……」 book18.org

許平搖頭道:「莫兄情感經歷比較少,所以待人態度沒有那麼多計較。他如今又剛剛受了打擊,只不過是強裝無事罷了。」 book18.org

柔莞斷斷續續地說道:「柔莞是問……還有沒有……機會……」 book18.org

許平這時倒是嚴肅地說:「柔莞聖女,你可想好了?莫兄現在心裡恐怕只有那羽聖女了,你若是一意孤行,恐怕是要失望了。」 book18.org

許平倒是正色道:「莫兄並非那大周之人,沒有那麼多大周的想法,他到底在意與否,我也不甚清楚。只不過,我看他現在只是把你當成姐姐一樣看待,恐怕是不會有半點那種想法。師妹,你還是先靜一靜吧……」說完,也走了出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許平出了閨閣,嘆道:「莫兄身上的風流債恐怕又多了一尊了!只怕莫兄還是無法釋懷柔莞的過去……綠煙如今已經住進了那齊王府,這事還是不要告知莫兄了。」 book18.org

. 第二十一章:碎葉城 book18.org

這才不過五天,慧空就找到了莫曉川,只道:「莫施主,我這邊倒是事了了,不知你準備好了沒有?」 book18.org

莫曉川笑道:「不是說要一周麼?這回你又探查出了什麼情報?」 book18.org

慧空道:「我倒是弄清了具體的方位。那密教,如今也引起了大遼朝廷的注意,只不過還沒有確切證據,因而還沒有重視。」 book18.org

莫曉川道:「既是如此,我今日就可以動身。不如吃過午飯,我們就前去那密教一探究竟?」 book18.org

慧空笑道:「我正有此意。」 book18.org

…… book18.org

如今已是深秋時分,大遼地處偏北,倒是有些寒冷了。莫曉川和慧空二人正騎著馬,走在官道上。 book18.org

莫曉川苦惱地道:「唉,不知這密教到底是如何將那些人的功夫提上來的?」 book18.org

慧空道:「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若是這密教有著能隨意將常人變成高手的能力,哪還用的著這麼韜光養晦?倒是許施主,竟是已經修出了真氣,這天賦比之莫施主恐怕也不遑多讓。」 book18.org

莫曉川驚道:「許兄竟修為如此之高?我倒是沒有看出來。」 book18.org

慧空笑道:「不然你以為他那大師兄的位置是怎麼坐上的?」 book18.org

「若是到了真氣境,已經可以在北鬥劍派當長老了,哪裡還會當什麼大師兄?」 book18.org

慧空道:「在白馬寺中,位置高低全憑佛法,不看修為。如今大周天子年事已高,早年還是信佛的,如今倒是想著長生不老,還欲尋那蓬萊仙島求得仙丹。」 book18.org

莫曉川此時卻想到了夢中的經歷,問道:「慧空,你可相信佛是否存在?」 book18.org

慧空笑道:「佛存不存在,重要嗎?每個人心裡都住著一尊佛,你即是佛,佛即是你。自我覺悟和圓滿的過程,就是成佛的過程。一旦圓滿了,也與佛無異了。」 book18.org

莫曉川點點頭,似乎是若有所悟的樣子。 book18.org

…… book18.org

話說那大遼、大周的交界處,有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名喚碎葉城。此城在那密教數十年的改造之下,早已是脫離了原本的建築風格,城中有著或大或小數不清的各式寺廟,或豪華,或簡樸;各式宮殿、寶塔、寺院更是隨處可見;城中更是沒有那秋天的蕭瑟與清寒,反倒是始終氣候溫和。 book18.org

那密教一共有三位所謂「法王」,分別是喚作「大寶法王」、「大慈法王」、「大乘法王」,倒是與那真正的密教名字如出一轍;那活佛便是其中的大寶法王,只不過這三個所謂法王乃是自封,既非朝廷冊封,也非通過佛教流程選出,乃是十幾年前那活佛出世之後,自我冊封三位法王,這十幾年下來,信徒們只喚作:「大法王」、「二法王」、「三法王」。 book18.org

那所謂活佛,就是這大法王,只不過月余之前便已外出去了,城中僅有兩位法王坐鎮。 book18.org

只見那碎葉城中,最為顯眼的便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廟宇。那廟宇外邊是漫天的楓葉,秋風刮過,如同一片紅色的海洋泛起了浪花。廟宇整體恢弘而又大氣,莊嚴而又豪華,屋檐足足有三層之高,屋檐以鎏金銅板為瓦,屋檐下懸著一串造型精緻的鈴鐺,正隨風飄動著,清脆的聲音不絕於耳。 book18.org

一條被粉飾成金色的大道正通向那廟宇之中,廟宇後方還有一座高聳的佛塔,塔分五層,每一層都有著繁雜美麗的花紋,通體潔白,一塵不染。整個寺廟環境清幽,氣勢莊嚴,滿是一種佛門聖地的超然物外。 book18.org

進了廟宇,殿內點著酥油燈,金頂足足有幾米高,各式經幢和經幡隨處可見。廟宇的地上畫著彩繪,牆上懸著各種佛祖的唐卡,牆上還有各式菩薩、佛祖的壁畫。殿內供奉著巨大的佛像,神色各異。 book18.org

而廟宇深處卻隱隱傳來女子低吟的聲音,似乎與這等神聖肅穆的氛圍格格不入,顯得十分刺耳。 book18.org

只見那大殿深處的房間裡,牆上的壁畫雖還是各式神佛,可竟是一些男女在做交合的樣子,令人面紅耳赤。房中還有一尊金色的佛像,只不過那佛像有著五面十六臂,端坐在蓮台之上,懷中更是坐著一名「佛母」,兩人面對面相擁,皆是赤身裸體,手中還持著形狀獨特的法器。 book18.org

這男性便是這密教供奉的所謂「歡喜佛」,是稱上樂王佛;而這女性即是所謂「佛母」,又稱智慧女。二者和合進入那極樂而涅槃的境界,代表證得佛的法色無二身,以示得人心靈中兩種性質的統一。 book18.org

那佛像之前,只見一個皮膚黝黑,身形消瘦的老人盤腿而坐,身上坐著一個皮膚白凈的女子,女子面容姣好,一頭黑髮散在腦後,臉上隱隱透著歡愉;老人的肉棒早已插入了花穴之中,兩人連接之處還在隱隱滴滴著春水。 book18.org

「啊…嗯…二法王…能原諒我們夫妻了嗎…啊…」 book18.org

那女子正主動套弄著身下的肉棒,面色潮紅,因為交合頗耗力氣,說話都是斷斷續續。 book18.org

「哼,這取決於你是否心誠,是否有一顆懺悔的心,是佛來原諒你,不是我原諒你!」那老人厲喝道。 book18.org

「啊…可是…我要忍不住了…」 book18.org

「啊…嗯…好深…」 book18.org

那女子不過是普通女子,如何經得起這閱女無數的二法王的摧殘? book18.org

「好深…啊…不行了…」 book18.org

「受不了了…要來了…要去了…啊!」 book18.org

那女子嬌軀一顫,直接泄了出來,整個人仿佛都沒了力氣,渾身酸軟,竟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book18.org

就在此時,走廊里竟由遠及近傳來一陣肉體相碰的聲音。二法王舉目一看,竟是一個約摸四五十歲的胖子。黝黑的身軀身前,竟是一個女子,胖子兩手抱著兩條潔白的大腿,下身的肉棒還插在女子的花穴之中,正隨著步伐的運動不斷抽插著。 book18.org

這胖子便是那所謂的三法王。他走進室內,才看到二法王身前癱倒在地上的女子,一邊站著抽插著身前的女子,一邊問道:「此女犯了何事?」 book18.org

二法王道:「此女的丈夫對密教不誠心,此女乃是來贖罪的。」 book18.org

三法王一把將肉棒從女子的體內抽出,對其說道:「你且去找二法王。」 book18.org

那女子聞言,步履蹣跚地朝老人走去,調整好姿勢後,直接坐在了老人的肉棒之上,開始上下運動起來,嘴裡發出了低吟聲。 book18.org

三法王一把盤腿坐下,一把拉住地上的女子,斥道:「還趴著作甚?快來贖罪!」 book18.org

女子聞言,只得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也坐在了胖子的肉棒之上,和另一名女子一樣運動起來。 book18.org

剛一插上,三法王嘴中就贊道:「不錯不錯,此女乃是最近幾天質量最好的一個,二法王果然眼光老辣。」 book18.org

二法王笑道:「謬讚謬讚…」只聽得身上的女子低聲道:「嗯…不行了…要出來了…啊…出來了!」女子竟是直接泄身了。 book18.org

二法王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三法王笑道:「是我疏忽了,來之前就已經與此女弄了盞茶時間,已是強弩之末。還不快以嘴代蓮,好好贖罪?」 book18.org

那女子聞言,順從的從老人的身下滑下,開始吮吸起老人的肉棒。老人倒是絲毫不客氣,一手直接抓住了女子的頭髮,直接摁著女子的頭上下運動起來。沒過十幾息,那女子臉都漲紅了,發出了嗚嗚的聲音。老人一把提起女子的頭,讓其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又一把摁了下去,開始上下運動起來。 book18.org

那邊的二法王一邊享受著侍奉,一邊開口道:「活佛出去已經超過一月了,為何還不回來?」 book18.org

三法王道:「大法王在那西域有一個明妃,上次那明妃傳信與他,我只見他欣喜若狂,當天就上路了。」 book18.org

二法王慎重道:「最近幾年,大法王改變了對外的政策,之前以血祭祀,大人甚是滿意;可他最近幾月竟打算在大遼挑那些小村落下手,只怕大遼朝廷已經注意到了此事。」 book18.org

此時,三法王身上那個前來「贖罪」的女子斷斷續續地說道:「法王……我……我要不行了……」 book18.org

待得那女子剛一泄身,那三法王便一把將那女子抱起,朝下身依然挺立的肉棒指了指。女子會意,低下頭開始吞吐起來。 book18.org

三法王笑道:「此女雖體弱易泄,但這嘴上功夫倒也能看,想必其夫沒有少下功夫。」 book18.org

老人聞言,只道:「我來品鑑一番,是否真如你所說那般精妙。」說罷,一把拉起自己身前的女子,道:「你且去侍奉三法王。」 book18.org

三法王哈哈一笑,將身前的女子一把拉起,道:「你去找二法王贖罪!」 book18.org

只見這昏暗的房間之中,一胖一老相對而坐;胖子身上正有一名女子正上下運動著,女子正隨著交合的動作低吟著,二人的姿勢和旁邊的佛像如出一轍;老人身前正是那所謂贖罪的女子,正趴跪於老人身前,吞吐著老人的肉棒。 book18.org

整個房間中只充斥著女子的低吟聲和那肉體相交的「啪啪」聲。這富麗堂皇、寶相莊嚴的寺廟之下,又有誰能想到竟有著這般事情呢? book18.org

這邊莫曉川和慧空才趕到這碎葉城周圍,站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堆之上,一眼就望到了那碎葉城。慧空驚嘆道:「此城三步一寺,五步一閣,可謂是佛國一般!只可惜竟被那密教所統治,真是可惜!」 book18.org

莫曉川卻遙遙望見那城門口,皺著眉頭道:「我看那城門口竟有僧侶盤守,恐怕無法那麼容易進去啊。」 book18.org

慧空一看,只見門口確實站著一些僧侶,似是在把守者城門,每一個進去的人都要盤問半天,才放人進去。 book18.org

莫曉川卻忽然靈機一動,只道:「我看之前有一輛商人的馬車駛入城中,想必是去那城中販賣貨物。我們不如等到下一個入城去的商人,躲進他的貨倉之中。」 book18.org

慧空笑道:「甚妙、甚妙!」 book18.org

莫曉川卻忽然想到馬的事情,皺眉道:「我們是能偷偷潛入進去,可這馬怎麼辦?」 book18.org

慧空想了想,道:「老馬識途,不若我們就此將它們放了吧,倘若一直將馬栓在此處,它們會絕食而死。」 book18.org

兩人就此下馬,在路邊靜靜等著進城的車子到來。 book18.org

book18.org

兩人等到傍晚,才見到一輛馬車正朝著這碎葉城不緊不慢的駛來。莫曉川笑道:「我原以會飛馳而過,沒想到竟開的如此之慢,只怕是見碎葉城就在眼前,放鬆了吧。」 book18.org

二人縱身一躍,便潛進了那車廂之中。只聽得那前邊坐著的兩人傳來對話聲。 book18.org

「媽的,這幫娘們真是水靈,這幫和尚倒是懂得享受!看的我都想先開個苞了!」 book18.org

「你這點鬼心思我還不知道?這幫和尚給的錢也不少,你拿了錢,有的是地方可以逍遙,倘若被那幫和尚發現不是處子,恐怕這生意以後就做不得了。管好你自己!」 book18.org

只聽得那人嘿嘿笑道:「我也就過個嘴癮,那合歡宗的女弟子,倒是個個銷魂,讓我難以忘懷啊!」 book18.org

另一人笑罵道:「哼,那幫女人不過是覬覦你的功力罷了,天性風流,你還是找一些普通的妓女為妙!」 book18.org

那人也不還嘴,笑道:「這次的貨里,竟是有一對姐妹花,身材還好,看的老子當時還硬了。」 book18.org

「這對姐妹,恐怕可以賣上一個好價錢!只是這偷偷掠奪女子的事情,前幾個月官府就已經注意到了我們,恐怕這事只會越來越難辦!」 book18.org

莫曉川聽的怒火中燒,掀開篷子,借著月光一看,只見車裡竟全是雙手被縛,嘴被蒙上的女子,都已昏迷過去。 book18.org

莫曉川本就聽的怒火中燒,如今看到既然綁著十幾個女子,低聲道:「這幫畜生!」 book18.org

慧空也是被此景震的不輕,低聲道:「沒想到這密教竟還勾結這些江湖中人。幹這種事情,只是為了修那可笑之極的雙修法,當真是得下十八層地獄!」 book18.org

莫曉川還欲將這些少女鬆綁,卻感到馬車停了下來,連忙停止了動作。 book18.org

原來是那馬車已經行到了城門口處。只聽得門口的僧侶道:「怎麼這麼久才送貨過來?」 book18.org

馬車前邊的人賠笑道:「如今這世道,這活是越來越難做咯!我等也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弄到這批貨,互相體諒、互相體諒!」 book18.org

門口的僧侶冷哼一聲:「速速進去吧,明晚之前,自會有人找你們。」 book18.org

「曉得、曉得。麻煩大師了。」 book18.org

那二人駕著馬車,往城內駛去。 book18.org

book18.org

這兩人剛把車停在院落之內,就見莫曉川和正站在車旁,正冷冷的盯著他們。 book18.org

夜色昏暗,二人倒是沒有注意到二人的眼神,反倒是的中間一人見到慧空是個和尚,賠笑道:「大師怎麼今晚就來驗貨了?平常不是明天午時才來嗎?」 book18.org

話音剛落,就只見莫曉川身形一閃,已經死死地抓住了他的頭髮,厲聲道:「我問、你答。倘若你叫出聲來,我保證,你會死的很慘!」 book18.org

另一邊,慧空也已經扣住了另一名男子,道:「我不想動手,你和他一起回答莫施主的問題。若是答好了,我放你們一馬。」 book18.org

這一切不過發生在電光火石間,那二人似乎是內勁修為,不過莫曉川和慧空體內內力流轉,抓的他們動彈不得。 book18.org

那二人跪在地上,開始慢慢回答起來…… book18.org

原來這二人乃是大周人氏,一直都是做的普通的生意。後來有一次來這碎葉城中販賣香料,卻被那大法王截住。 book18.org

活佛一臉微笑的看著二人,詢問二人是否可以弄來一些面容姣好的處子來。二人不過就是個普通商人,而商賈之流在大周更是地位低賤,哪裡聽過這等要求,當即婉拒了活佛的要求。 book18.org

活佛喊住他們,答應給予他們武功和錢財,只要幫他們好好做事,自然可以拿著錢逍遙快活。 book18.org

二人一開始都是不信的,這世上哪能隨隨便便就有了絕世武功?更何況這種事情按照大周律令,一旦事情敗露,只怕不是流放三千里了,定是早就被砍了腦袋。 book18.org

那活佛將他們二人帶到寺廟內,竟是喊出一位美艷動人的「明妃」,與他們二人交合。二人交合完畢,又喂給二人各一粒丹藥。事後,竟發現自己有了內勁一般的修為。 book18.org

活佛又取出大量錢物,告訴他們,這尚且只是定金,若是事成,將有更大的好處。二人哪裡抵得住這般誘惑?從此便捨棄了那香料生意,轉而做起這害人的勾當來。 book18.org

莫曉川聽的臉上青白相接,沉聲問道:「你們多久做一次這種勾當?」 book18.org

那二人求饒道:「半年一次,小爺你行行好,放了我們吧。」 book18.org

莫曉川問道:「除了你們,還有沒有人一樣替這密教做類似的勾當?」 book18.org

「小爺,我就是一送貨的,我哪能知道啊。我這不過是收錢辦事,這些女人的手我都不曾碰過,要怪,你也是怪這些和尚啊!」 book18.org

莫曉川冷聲道:「此等幫凶,當是罪不可赦!」說罷,一把抽出背後的劍來,將二人一劍封喉。 book18.org

慧空道:"莫施主,你莽撞了!按這兩賊所言,明日恐怕會有密教之人來交接帶走這些少女,到時候恐怕會發現兩人不見的異樣。" book18.org

莫曉川道:「不急,我們將這二人屍體丟到那枯井之中,或許能拖延一二。」 book18.org

剛剛一劍封喉,地上早已濺的都是血,好在這地上本就有一些早已凝固的血痕,倒是不用二人處理。 book18.org

夜色已深,莫曉川坐在院子裡,倚著園中的楓樹,正細心的擦拭著寶劍。月光如水,靜靜地流淌在地上的楓葉上,若非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反倒是顯得一片靜謐。 book18.org

莫曉川問道:「慧空,我們現在是否放了這些女子?」 book18.org

慧空搖頭道:「如今我們尚且身處龍潭虎穴之中,即便是放了這些女子,也跑不出城去。」 book18.org

慧空嘆道:「這密教做出這等事,我必盡力讓這密教從此覆滅!」 book18.org

莫曉川艱難地問道:「難道我們就要看著這幫女子墜入地獄嗎?為了揭發這密教解救更多人,卻得犧牲這眼前的生命……倘若是那仙佛遇到這般情形,他們會怎樣?」 book18.org

慧空臉上頭一次露出悵然的表情:「我……我不知道……這個問題,恐怕只有我的師傅才能回答你……」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