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缘 (10-12)作者:番茄汁

【江湖奇缘】(10-12)

作者:番茄汁2020年8月1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前言:emmm,如果大伙觉得这种爽文情节有点拖沓,以后就缩减一点…其实我感觉我的剧情已经很紧凑了,几乎所有主线支线都是有影响的,还是没有水字数的,只不过文笔有点冗长,不然光是男主当上剑子这个只提了一句话的情节就可以水个十来章,加一些和剧情没啥关联的支线了…反倒是肉戏写的好累……ps。昨天写的10和11章前半章,觉得太短了就没传…今天把11章和12章给写完了,一起发出来了…老哥们不会介意吧?

另外,大概马上就有刺激的情节了,Y吧老哥和纯爱党不要自讨苦吃了…

第十章 西京府

莫晓川见这三人猛地站起,嘴上倒是不紧不慢说道:“看来你们是经常做这种事情?”那其中的一个青年,倒是冷笑道:“小子,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那个被扇了一耳光的青年,更是怨毒的说道:“今天,我要把这小白脸的脸给抽烂!”说着,便是一掌朝着莫晓川扇来。

这一掌在周围的人眼里,那是雷霆万钧,虎虎生风;而在莫晓川的眼里,却是空有其形,速度更是慢的可笑,剑都不用拔,一只手瞬间就握住了那青年的手腕。

那青年还没看得清莫晓川的动作,便感觉少年的手如同铁钳一般扣住了他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他恼羞成怒,另一只手向着莫晓川打去。

莫晓川一声冷笑,右手一扭,那青年的动作就停了下来,整个人都被翻转了九十度,嘴里还痛苦的嚎叫着,整个人奋力的挣扎,想要摆脱莫晓川的钳制。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前后不过几息时间,众人还刚幻想那少年被打之后的反应,没想到战斗就已经结束了,一时间惊讶得脑子一片空白。

另外两名青年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当即抓起桌上的碟子,就朝莫晓川掷去。

莫晓川手腕一动,右手扣着的那青年就被拉到了身前,让那碟子砸到了他的身上,痛苦的大叫起来。

另外两名青年更是勃然大怒,当即一左一右冲了上来,想要制住莫晓川。望着两人,莫晓川连动用内力的心思都没有,这两人看起来有点功夫,可是连内劲都没有修出来,招式更是毫无章法可言。莫晓川一把甩开手中扣着的青年,以指为剑,一击便刺在一名青年的胸口上。那青年连哼都没哼一声,便直接倒了下去。

莫晓川一个侧身躲过最后一个青年,反手便是抓住了他的后脑,一把砸在了桌子上。砰的一声,震得整个桌子都在摇晃。莫晓川厉声道:“还想要我的剑吗?”那被按在桌上的青年只见兄弟三人一人蜷缩在地上呻吟,一人倒在地上昏迷过去,自己更是被那少年按在桌上动弹不得,哪里还不知道这回是碰到了硬点子,当即求饶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老大人有大量,饶了小人吧。”莫晓川恨声道:“想必你们这三人也做了不少坏事,我必定要废了你们的武功!”说罢,拉过另外两名青年,内力运转,连着三指点在三人的肩井穴上,说道:

“我今日暂且废了你们的修为,饶你们一命,以后若是再这般为非作歹,就不要怪我不留情了!”话音刚落,酒馆中竟是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喝彩声。尤其是刚刚那个被问到的男子,更是连连感谢莫晓川为民除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听到莫晓川要住宿一夜,酒馆老板赶忙说道:“这哪用出钱,少侠直接住下便是!”夜晚,莫晓川躺在床上,这头一次来到村镇,自己遇到这种事情。因为奔波了一个月的关系,导致自己本来就略微烦躁,这三人又刚好撞在枪口上,自己这么做是不是过火了一点?

想到这三人被废掉武功之后,周围村民的喝彩声,莫晓川便觉得,自己没有做错,路见不平,自当出手。不然岂不是有愧本心?

一路奔波,莫晓川早已累的不行,洗了个热水澡,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莫晓川突然想起一件尴尬的事情,自己根本就没有带多少盘缠,如今才是刚到大辽边境,离目标还远得很呢。

莫晓川的原计划是先去那西京大同府,在西京城联系到那合欢宗的人,看看是否能和绿烟见上一面。可这才路程行到一半就没了盘缠,当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

莫晓川下楼找到客栈老板,问道:“这附近有什么能打短期工的活当吗?”老板料想到是莫晓川没了盘缠,只道:“少侠,那三个昨日被你收拾的混账手里还有许多不义之财,您看,能不能帮我们要回来?”莫晓川正色道:“帮人帮到底,我自不会推脱。”说罢,按着老板的描述,就朝着那三个混混家中走去。

从那三个恶棍家中出来之时,莫晓川提着一大袋钱财,拎到了酒馆老板那儿,说道:“老板,你快喊人来认领吧。”待得众人来了之后,听闻了莫晓川如今缺少盘缠,直接说道:“少侠,你就自己拿一点当盘缠吧,就当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了!”莫晓川还很不好意思,无奈大家都这么说,只能拿了一点塞入腰包,满是歉意的说道:“谢过大家了。”莫晓川从小镇出来之后,又是马不停蹄的赶路,终于来到了这大辽五府之一的西京府。

还未进城,莫晓川就遥遥看到一座气势磅礴的大城,城墙足足有四丈之高,城墙雄厚方正,巍然耸立,在夜色中可谓是灯火通明。城内由南到北,一条大街横贯其中,大街两旁,各式楼阁应有尽有,人声鼎沸,一片繁华。

莫晓川看的是啧啧称奇,这西京府确实是气势磅礴,但和梦中见过的那些大国王城相比,还是远远不如的。莫晓川背着长剑,心念,那合欢宗听闻在大辽的大都城都开有勾栏妓院,待得自己找到那处,便能联系上绿烟。

莫晓川四顾环绕,刚好看到有一个年轻的和尚,背对着他,身着一袭淡灰的袍子,上面还打着补丁,脚下是一双草鞋,站在一个算命摊子前与那算命人争辩着。

莫晓川心生好奇,走近去看发生了何事。只见那和尚对那算命人道:“你这不懂命运,也不懂卦算,何故还要说小僧有血光之灾,在这摆摊骗人钱财?”那算命人只道:“我学的是易经,乃是道教的天书。正所谓一切皆有定数,我这学问便可预知命运,逢凶化吉。你这小和尚懂什么?”那和尚嗤笑一声,道:“易经之所以取名为易,上为日,下为月,每天日升月落,这是定的,就是命运;日月交替,轨迹、时间、方位又各不相同,这也是命运。这些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易的意思就是变化二字。世间一切都在变化之中,唯有变化是永恒不变的。”那算命人涨的满脸通红,还欲辩解,那和尚向前一步,朗声道:“知命,知善是知人所长,知恶是知人所短;算命,不过是为了知长短,分贵贱,明善恶。

古人说:易,为君子谋,趋吉避凶。说的就是算命不过是为了知命,顺命,正命,最后君子方能改命。你不过是满嘴胡言乱语,编出一些无端的灾祸来恐吓他人,一派荒唐不知所言,也敢妄称懂紫薇命数,替人逢凶化吉?”那算命人被驳斥得满脸涨红,气得浑身发抖,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竟是一拳朝着那和尚打去。

莫晓川见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死死抓住那算命先生,冷声道:“江湖骗子,骗人不成,还想伤人?”那和尚偏头看了莫晓川一眼,平淡的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施主你还是放了他吧。”莫晓川还担心那人伤人,狠狠地瞪了那算命先生一眼,方才松开了他。那算命先生羞的赶忙抓起那身行头,一路跑走了。

莫晓川这才仔细打量着这和尚,和尚不过二十岁出头,浓眉大眼,灰色的袍子上背着一个布袋行囊,虽然身上的袍子略显破旧,但是非常整洁,整个人有一种出尘的气质,尤其是那双眼睛,眼神宁静、平和,又显得深邃、深沉,让人很难产生恶感。

莫晓川问道:“师傅是在哪里受的戒,敢问师傅上下?”和尚双手合十,鞠了一躬,微笑着说道:“小僧出自白马寺,法号慧空。不知道莫施主何故来到大辽?”莫晓川吃了一惊,白马寺位于大周境内,是大周乃至全天下第一大寺庙,没想到这和尚竟一人来到大辽国的地盘,不知道为什么?

“你怎知我姓莫?”莫晓川惊讶无比,问道。

“小僧看到莫施主背后那柄剑,自然认出了施主就是名满天下的北斗剑派剑子莫晓川。小僧可曾猜对?”莫晓川想想也是,还以为这和尚是靠面相算出来的,只道:“慧空大师年长我几岁,还自称小僧,似乎有些不妥吧。”“大师不敢当,只是莫施主为何来到这大辽西京府?”莫晓川见他再三追问,只道:“我下山游历,便一路来到了这大辽。却不知大师何时来的这西京府?”慧空微笑着道:“我是下午才到的西京府,是打算去大辽的上京临潢府。”两人就这么一路走到客栈,相谈甚欢,各自开了一间房。

夜晚,莫晓川躺在床上,想到今天碰到的慧空和尚,谈吐、举止皆是不凡,想必在白马寺也是杰出的人物。这般刚好还和我同路,二人可以结伴而行。

想到也许马上可以见到绿烟了,莫晓川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担忧,生怕到时候得不到想要的回答。莫晓川越想。心越乱,就在这百般纠结间睡着了。

第二天,整个上午莫晓川都在房里运功调息,直到中午肚子饿了方才出来。

哪只刚一下楼,就碰到了慧空。莫晓川问了声好,道:“慧空,吃饭了没有?”慧空摇摇头,说道:“今天中午,就让我请莫施主吃一顿吧。”说完,慢慢的走了出去。

两人一同踱在大街上,莫晓川心道,慧空也不像是有钱的样子,待会自己要不偷偷先把饭钱付了?

正当莫晓川胡思乱想着,两人竟在街边看见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楼,楼分三层,当真是紫阁丹楼相照耀,璧房锦殿相玲珑。莫晓川好奇的很,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慧空微笑着摇头不言,莫晓川只得抓住一个路人,指着那楼问道:“那是什么地方?”那人打量了一下莫晓川,见他才少年大小,便笑着说:“那是西京府最大的青楼,闭月羞花楼!”莫晓川心念道:“想必这应该可以联系上绿烟了。”又问道:“那它怎么不开门?”此话一出,就连一旁的慧空也笑了起来。路人笑道:“小哥,你可真好笑,哪有青楼白天开门的?想不到这么大了还是个雏?”莫晓川脸都涨红了,连忙拉住慧空告辞了那路人。莫晓川斥道:“你还笑!”慧空止住了笑意,低声道:“阿弥陀佛,没想到莫施主你竟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哈哈…”莫晓川被他笑的又羞又恼,一时间指着一间豪华的酒楼说道:“我们今天去那里吧!”慧空只是笑道:“放心吧,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两人用餐时,莫晓川发现,慧空竟然在吃肉,不由得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吃肉?和尚不是戒荤吗?!”慧空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戒荤,指的是葱、蒜、韭、薤、芫荽这五辛。诸法空相,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戒荤是为了不动肝火,我想莫施主指的可能是三净肉的规矩,不见杀、不闻杀、不为我杀。”莫晓川算是体会到那个算命先生的感受了,当即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喜欢吃肉,就多吃点。”慧空听着倒是眼前一亮,抚掌笑道:“好一个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莫施主也是个有大智慧的人啊。”说罢,又夹了一块肉到嘴里。

莫晓川看的是哭笑不得,难道高僧都是这样的吗?于是故意说道:“慧空,今晚我要去那闭月羞花楼一趟。你如果去的话,今晚我请客,替你接风洗尘!”哪知慧空道:“既然莫施主热情相邀,我自当是盛情难却。到时候就算莫施主忘了此事,我也会提醒莫施主的,免得辜负了莫施主的一片美意。”莫晓川笑道:“好、好、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一定让大师舒舒服服的回来。”说着,还在舒舒服服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慧空只是双手合十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莫施主大可放心。”到了傍晚,只见那闭月羞花楼已经开张了,里面是金碧辉煌,灯火通明,欢声笑语绕耳不绝。莫晓川和慧空刚吃过晚膳,便对慧空说:“慧空,我们回去沐浴更衣一番,就去那闭月羞花楼,今晚咱俩的消费,我买单!莫要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啊!”慧空淡淡一笑,只道:“小僧谢过莫施主。”

……

回到房里,莫晓川好好的沐浴更衣了一番,将自己打扮成了一个翩翩公子,外着鹤氅,内着长衫,腰间系着一根黑色的大带,左配剑,右配容臭,如同神仙中人。

莫晓川走出房门,只见慧空已经在门口等他了。慧空虽然也沐浴过了,可还是穿着那身袍子。莫晓川笑道:“怎么,连衣服都不换一下吗?”慧空平静的道:“这衣服都是身外之物,不换也罢。”两人走到那闭月羞花楼跟前,莫晓川笑道:“慧空,你们佛教不戒吃肉,难道还不戒色吗?”慧空笑道:“你进去是犯色,我进去是供奉伎乐天女。”哪知刚到门口,莫晓川二人突然被门口的侍女给拦住了。

第十一章 入幕之宾

莫晓川被那门口的两名侍女拦在门外了,愠怒道:“怎么,你们还不让人进去吗?”只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嘲笑的声音:“哪来的土包子?今晚柔莞仙子来了这闭月羞花楼招选入幕之宾,没有这闭月羞花楼的邀请函,你进的去吗?”说罢,那人掏出一个纸函,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莫晓川记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突然想到了绿烟给他的那块玉佩,一把从怀里摸了出来,说道:“你可识得此物?”那侍女接过玉佩,惊道:“公子有圣女玉佩,自然可以进去。”莫晓川得意的望了慧空一眼,道:“没想到吧。”慧空显然也吃了一惊,问道:“听这位女施主所言,你手中既然有合欢宗圣女的玉佩?”莫晓川没想到慧空一下子就看了出来,只得转移话题道:“我们进去吧!”两人进了这闭月羞花楼,只见一楼大厅是金碧辉煌,莺莺燕燕随处可见,已是人声鼎沸。厅内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台子,台下摆放着几十张桌子,桌上都摆放了精致的点心。台子两侧是上楼的阶梯,楼内萦绕着胭脂的香味,墙上还挂着许多春宫画,让莫晓川有些脸红,反倒是慧空神色如常,反倒目不转睛盯着那春宫画,仿佛在研究着什么。

莫晓川正欲打趣慧空,突然一个美貌的少女突然揽住了莫晓川的手臂,见到莫晓川的正面后显然吃了一惊,马上娇滴滴地道:“公子,今晚就让奴家来服侍你吧。”莫晓川被少女胸前的饱满摩擦着手臂,努力平复了一下心神,轻咳一声,轻声道:“姑娘,我可否见那柔莞仙子一面?”少女娇笑着说道:“公子真是在说笑,今晚是柔莞姐姐挑选入幕之宾的时候,哪能随便就见人。今晚能一睹芳容的,就只有她的入幕之宾了。”莫晓川摸出那枚玉佩,问道:“我持此玉,难道也不能见柔莞仙子一面吗?”少女见到玉佩,也吃了一惊,不过还是说道:“柔莞姐姐也是圣女,你用另一个圣女的玉佩,怎么能见到她呢?”慧空在旁边说道:“这合欢宗与别的宗门不同,一门设有多个圣女。”少女这才注意到慧空,发现竟然是个和尚,惊讶道:“小师傅也是来吃花酒吗?”慧空双手合十,施了个礼道:“入世就是修行,正所谓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这一切在我眼里不过是红粉骷髅、白骨皮肉罢了。”少女听得云里雾里,吃吃笑道:“小师傅你说话真是有趣!”莫晓川赶忙问道:“那柔莞仙子是如何挑选入幕之宾的?”少女娇嗔莫晓川一眼,说道:“坏人,有了人家一人还不够,还想着柔菀姐姐!”莫晓川听得颇为无语,只道:“我只是想见她一面罢了,我有要事相商。”少女道:“还有盏茶功夫,柔莞姐姐便会出现,具体怎么选,每次都不一样,都是柔莞姐姐自己出的题。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有过。”莫晓川听的头大不已,他的画画水平尚可,至于剩下七项,那都属于一窍不通了。他求助的望向了慧空。慧空只是道:“我自当全力帮助莫施主。”莫晓川无奈地道:“姑娘,你能放开我了吗?”少女佯装生气地道:“坏人,你这么嫌弃人家嘛?”莫晓川道:“姑娘你勒的我太紧了,再说被柔莞仙子看到了也不好。”少女娇笑道:“柔莞姐姐哪会介意这点小事,倘若今晚公子你成了她的入幕之宾,奴家就和柔莞姐姐一起,陪你玩一出双凤缠龙,就怕公子你吃不消。”莫晓川哪经受的这么露骨的挑逗,只是涨红了脸,说道:“谢谢姑娘的美意了,我真的只是来找仙子有要事询问的。”正在此时,只听得那台上传来一阵悦耳的琴声,莫晓川循声望去,只见高台上坐着一个身着撒花祥云纹棉绫裙的美人正在弹着琴,那女子以轻纱遮面,只露出一对桃花眼,甚至连修长的睫毛都化了妆,涂成了金色;女子轻拢慢拈的云鬓里别着汉白玉簪,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碧玺石的佛珠手串,腰系系着珠线穗子腰带,整个人就像真的是仙女下凡一样,配上琴声,反倒没有了一点青楼的感觉,只觉得这女子如在云端,不食人间烟火。

少女摇着莫晓川的手臂,道:“怎么,看呆啦?”莫晓川回过神来,道:“哪有,我只是被琴声所吸引罢了。”余光瞟向慧空,只见慧空虽然也盯着台上的佳人,但是眸子里没有半点邪念,反倒纯净无比,似乎真的是在欣赏音乐。

少女也见到了慧空的模样,笑道:“人家小师傅才是在欣赏音乐,你还狡辩。”莫晓川还欲辩解,台上刚好弹完一曲,只听得佳人说道:“柔莞见过各位年轻俊杰。不知今晚有没有哪位才子能写一首诗词赠与小女子?”莫晓川暗道一个苦也,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慧空,慧空只装作没有看到。少女娇笑道:“公子生的这般俊俏,没想到竟然不会作诗……”就在此时,台下竟有人已经站了起来,高声吟道:“密态随羞脸,娇歌逐软声。朱颜半已醉,微笑隐香屏。”柔莞只是轻轻点头,柔声道:“柔莞谢过公子的美意。”一旁的慧空说道:“这家伙没戏咯。”过了一会儿,又有人站起来吟道:“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慧空也道:“差矣!差矣!”果不其然,柔莞也拒绝了那位。

接下来,又有几人轮流站起来吟诗,听得慧空连连摇头,果不其然,全部落榜,无一能中。

渐渐地,已经没有人站起来了,柔莞的眼里出现一抹失望之色。就在此时,慧空竟然站了起来。莫晓川低声道:“你不是说要帮我的吗?”慧空低声道:

“我又不当她的入幕之宾,无非就是帮你把其他人压下去罢了。”柔莞见到起来的居然是个光头青年,而且好像是个和尚,也吃了一惊。只听得慧空朗声道:

“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晚来妆面胜荷花。

鬓亸欲迎眉际月,酒红初上脸边霞。一场春梦日西斜。”柔莞听完,低声道:“这首词,柔莞很满意,柔莞谢谢小师傅。”众人见一个和尚竟然拔得头筹,顿时嫉妒不已。

柔莞又等了一会儿,见还没人站起来,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开口。莫晓川看到,突然集中生智,脑子里竟然突然回想起了一首在梦中和那猴王游历人间时在婆娑世界听到的诗歌,可惜只记得半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即站了起来。

莫晓川一站起来,瞬间就吸引了柔莞的目光。这少年气质出尘,剑眉星目,容光焕发,英气逼人;身上更有一种自信的气质,让人折服。旁边许多坐着的人低声哼哼道:“这种小白脸,又能拿的出什么好诗?”莫晓川顿了顿,努力回忆着那诗的细节,足足过了几息还没有开口。旁边马上有人不耐烦的喊道:“小子,不会写诗就不要站起来!”这时,莫晓川突然想起了那诗的下半阙,朗声道: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此诗一出,全场皆惊,就算是不懂诗词歌赋的人,也能分辨得出,这诗的质量和之前的那些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慧空更是抚掌叫道:“好诗!”柔莞的眸子一下子亮了起来,加上莫晓川的模样又颇合她的心意,当即撒娇似的说道:“公子真是的,柔莞不过就是一个小女子,哪有这么美。”莫晓川趁热打铁,赶快掏出那枚玉佩,道:“仙子,我还有一物想给仙子一睹,望仙子能与我一叙。”柔莞一眼望去,发现那竟然是绿烟的玉佩,加之少年不凡的气质,和腰间别的那柄宝剑,一瞬间就猜到了少年的身份。柔莞的心里瞬间升起一丝嫉妒,念道:

“绿烟有何好的,北斗剑子这般人物都对她念念不忘?哼,我偏不让你如愿!”想到这,柔莞轻笑道:“公子,春宵苦短,我们还是上楼再叙吧。”柔莞又见到莫晓川身边还有一个少女正挽着他,当即娇笑道:“烟凝妹妹,这么喜欢公子的话,不如上来和姐姐一起,陪公子聊聊天?”众人闻言,都是嫉妒无比,一开始在门口嘲笑莫晓川的那人还哀嚎道:“为何一个第一次来的土包子就能得到两个美人的青睐?”旁人听了,更是愤恨不已,仙子一个月也不一定来上一次,这小子第一次来就能成为仙子的入幕之宾,真是气煞旁人。

莫晓川低声对惠空道:“惠空兄,我先失陪了,过一会儿来寻你。”惠空正色道:“莫施主,我懂的。明天早点回来。”莫晓川哭笑不得,说道:“我真的只是有事相商!”说罢,便走上楼去,而之前的少女烟凝也马上跟了上去。

第十二章 采补

一进闺阁,莫晓川便闻到一股异香扑鼻。整个房间都是粉红色的基调,正前方则是一张粉色大床,顶上悬着一顶蔷薇粉缕金流云帐,帐的两旁还有一对珠帘。

而柔莞正坐在床上,仍是罩着轻纱,充满柔情蜜意地看着莫晓川。

莫晓川拱了拱手,低声道:“柔莞仙子,在下有一事相求。”柔莞早已知道了他的身份和来意,故意说道:“柔莞看公子气度不凡,初次见面就被公子迷住了,敢问公子是哪里人?”莫晓川想了想,待会毕竟有求于她,还是如实说道:“在下是北斗剑派的莫晓川,与贵宗一位故人有识,这才找到柔莞仙子的。”柔莞确定了心中的猜测,心想,“绿烟啊绿烟,没想到你的情郎栽在了我手里…”故作惊讶地道:“公子竟然就是那北斗剑派的新任剑子?”莫晓川不好意思地点头道:“区区小名,不足挂齿。在下来,其实是有一事相求…”柔莞娇声道:“公子,有事情就过来说嘛,难道人家还会吃了你不成?”莫晓川皱了下眉,还是走了过去。莫晓川刚一坐在床边,柔莞就靠了上来,丰满的酥胸摩擦着莫晓川的后背,娇滴滴的道:“莫公子你真坏,人家今晚整个人都是公子的了,公子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柔莞都答应。”莫晓川脸色一红,赶忙道:“柔莞仙子误会了,在下不过是想请你联系一下绿烟圣女。”柔莞一把咬住莫晓川的耳朵,呵气如兰的在莫晓川耳边轻声道:“公子你真坏,有了柔莞还不满足,居然还想着绿烟妹妹。”说罢,对着门口的烟凝喊到:

“烟凝妹妹,还不快来服侍莫公子宽衣?”

莫晓川暗道一声不妙,一把推开柔莞,道:“柔莞仙子,我已经有妻子了,怎能做出这种事情?”一时间吓得烟凝顿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柔莞被莫晓川推开,竟直接抽泣了起来,道:“呜呜…莫公子身份高贵,妻子更是国色天香,定是看不起柔莞这等风尘女子,嫌弃人家…”莫晓川最见不得女孩子哭,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说道:“柔莞仙子误会了,我没有瞧不起人的意思。”柔莞呜咽着道:“你说你有妻子,可为何还要来青楼?你说你有妻子,那你为何还要来找绿烟妹妹?公子定是看不起柔莞,才对人家这么粗暴的。”莫晓川一阵头大,想要解释,可自己都找不到理由开口,只得柔声道:“柔莞仙子真的误会了,我…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柔莞幽怨的靠看了莫晓川一眼,颤声道:“柔莞第一次见到公子,魂儿都被公子勾走了,没想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公子根本看不起柔莞这种女人,还喊什么仙子,是想羞辱柔莞吗?”莫晓川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说道:“柔莞仙子,你这么美,我又怎么会看不起你。你这么说我也很感动,只不过我已经有了妻子,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柔莞一把扑了过来,道:“像莫公子这样的英雄人物,就算是三妻四妾,也在情理之中。柔莞不求像羽圣女、绿烟妹妹那样在公子心中占着一席之地,只要公子日后,偶尔还能想起有柔莞这么一个女子,就心满意足了。”莫晓川听的也有些意动,不过想到羽圣女的嘱咐,躁动的心又平静了下来。

他轻声道:“柔莞仙子,我现在真的没有那种想法。”柔莞不说话,只是埋在莫晓川怀中抽泣。殊不知,房间里燃着的檀香乃是特质的,本就有催情助兴的效果,男人闻之还能延时,这檀香珍贵的很,也只有在这闭月羞花楼的顶楼才有。

闻着这檀香,加之温香软玉在怀,莫晓川竟渐渐感到内力压制的下体竟有缓缓抬头的趋势,暗道一声不好,正欲再度推开柔莞,只听得怀中佳人低声道:

“公子你都起了反应,还说没有那种想法…”

还没等莫晓川辩解,柔莞就猛然坐了起来,一手扯掉遮面的轻纱,直接和莫晓川吻在了一起。

莫晓川被美人一吻,下身再也克制不住,坚硬如铁的肉棒一下子就顶了起来。

柔莞连忙喊到:“烟凝妹妹,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服服侍公子宽衣!”烟凝听言,赶忙走上前来,温柔的为莫晓川宽衣解带。柔莞不给莫晓川拒绝的机会,又重新吻上了莫晓川,一条香舌在莫晓川嘴里乱钻。

这边烟凝刚把莫晓川的裤子褪下,便惊道:“公子的那活儿也不小呢!”说罢,竟小嘴微张,一口将莫晓川的肉棒吞了进去。

莫晓川还是头一次受到这种待遇,只感觉肉棒一下子进去了一个温润的地方,灵活的丁香小舌正如一条小蛇一般在各处乱窜,或勾或卷,美得莫晓川如上云端,一时间忘了反抗。

柔莞满是春意的道:“莫哥哥,柔莞也来服侍你。”说罢,香舌竟一路往下,直至下面。莫晓川低头一看,只见烟凝正含着自己的肉棒,用力吞吐着,发出啧啧的声音;而柔莞正舔弄着自己的玉囊,还柔媚的往上看了莫晓川一眼。这般刺激下,只感到欲火焚身,浑身酥麻。

见莫晓川享受的样子,柔莞拍了拍烟凝的螓首,烟凝会意,连忙吐出了莫晓川的肉棒。

莫晓川的快感突然被中断,不禁疑惑的低头一看,只见烟凝和柔莞一左一右,两条香舌搭了上来,而两人的香舌触感又各有千秋,这还没动就已经妙不可言了。

两女一起用崇拜的眼神看向莫晓川,湿润柔嫩的两条香舌上下纷飞,左右夹攻,轻拢慢捻抹复挑,四瓣香唇更是时不时地摩擦着肉棒…莫晓川哪里受过这种阵仗,还没来得及用出动字诀,就低吼一声:“不好,要出来了!”柔莞听言,连忙一口含住男人的肉棒,又吮又吸,上下套弄,嘴里还嘟哝不清的说道:“公子,快射给柔莞吧!”莫晓川哪里还忍得住,直接射了出来。柔莞感受到莫晓川正在泄身,又是一阵用力的吮吸,似乎要把莫晓川的每一滴都榨出来才肯罢休。还在喷射的肉棒哪能受得住这般诱惑,莫晓川只得失声叫到:

“柔莞,快停下…啊!”柔莞的这般挑弄让莫晓川感到魂儿都要被身下的佳人吸出来了,直到射完,莫晓川都还没有回过神来,脑子里还沉浸在刚刚巨大的快感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莫晓川才回过神来。柔莞娇滴滴的道:“莫公子,人家服侍的你满意吗?”莫晓川苦笑道:“你能不能提前说一下…”

柔莞娇笑道:“难道莫公子在行房的时候,没有试过这口中滋味吗?”莫晓川心里浮现起羽圣女,只觉得自己对不起羽圣女,当即说道:“柔莞仙子,我们不能在这么下去了…”柔莞依偎在莫晓川的怀里,撒娇道:“坏人,刚刚柔莞吞下你的精液时,看你满足的很,怎么现在就转脸不认人了?再说了,今晚的事情就只有我们三人知道,你不说,你妻子又怎会知道?”说着,玉手轻轻的在莫晓川的肉棒上抚摸着,没过多久,莫晓川的肉棒竟又慢慢的硬了起来。

莫晓川涨红了脸,不知从何辩解。柔莞吃吃笑道:“公子今夜就忘了那些烦恼吧,一起和柔莞还有烟凝妹妹共赴极乐世界。”说罢,竟是一把将莫晓川推在床上,玉手握住莫晓川的肉棒,整个人坐了上去。

莫晓川直感到柔莞下身真是又紧又嫩,花径之中更是有着一圈一圈的褶皱,抽送之间,竟有一层一层突破障碍的感觉;越往里顶,便越是湿热滑腻,整个桃园秘境仿佛活了过来,只心道:“没想到每个女子,那处都各有千秋,这柔莞仙子的刺激,已经不输羽儿了。”殊不知柔莞其实已经暗中用了合欢秘术,寻常男人在这般伺候下,根本坚持不了几息。没想到这北斗剑子竟如此天赋异禀,恐怕只有老祖和大师兄能与之相比了。

莫晓川其实也不过是强弩之末,睁开眼,只见自己身上,一具雪白的胴体正骑坐在自己身上,前后扭动着身子,胸前一对雪白的玉峰正随着佳人的摆动而晃动着,在烛火的照耀下,更是让人目眩神迷。佳人更是贝齿轻咬着红唇,峨眉微蹴,表情既有娇羞,又有愉悦,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春意与崇拜之色。

莫晓川和绿烟与羽圣女欢好时,哪里见过这般崇拜的神色,心中的大男子主义竟被激发了出来,便捻出一个动字诀,主动向上顶去。

柔莞暗暗感到了身下男子的变化,心中暗道:“绿烟啊绿烟,你的情郎也要败在本姑娘的石榴裙下了!”柔莞却一把按住莫晓川,柔声道:“好哥哥,春宵苦短,可不要冷落了烟凝妹妹。”说罢,竟从莫晓川身上滑了下来,一双红唇轻柔的含住了莫晓川的肉棒,丝毫不顾忌上边还有二人刚刚欢好的痕迹,同时嘟囔不清地说道:“烟凝妹妹,还不快来伺候磨公子。”那边的烟凝早已看的春水泛滥了,当即躺在了莫晓川身边,一双玉手主动分开了下面,娇声道:“还请公子怜惜烟凝。”这边莫晓川已经坐了起来,柔莞见他似乎还在抗拒,便一手握住男儿的肉棒,一手把在莫晓川腰后,只是轻轻一推,就让莫晓川径直插了进去。

莫晓川虽然也被身下的女孩夹的爽快无比,不过烟凝和柔莞、羽圣女比起来,下面的刺激倒是弱了不止一点,当即本能的前后微微抽动起来。

柔莞用酥胸轻轻的在莫晓川的背后摩擦,一边在莫晓川的耳边吃吃笑道:

“别看烟凝妹妹现在一副邻家少女的样子,其实在床笫上可是放荡的很哩!就看公子你能不能让她显出淫娃本色了。”莫晓川只感到下身陷入一片湿热之中,背后还能清晰的感受的美人那饱满的酥胸,尤其是胸前的那两点蓓蕾,更是刺激的自己心猿意马,这般刺激下,竟是直接大力抽送起来。

烟凝到底只是个普通女子,也未修炼过什么合欢功法,哪里经得住这般攻伐?

当即高声浪叫道:”好哥哥……好大……顶的奴家好舒服……““哦,……好深,好哥哥……好相公……都要顶着奴家的花心了……慢点……”莫晓川此时是已经被刺激的双目发红,欲火焚身,心中暗暗发狠要征伐得佳人求饶为止,当即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只听得“啪啪”声在房间里回荡,直撞得烟凝几乎都要翻白眼了,嘴里还高声浪叫道:“哦……美死了……好哥哥……大肉棒弄的人家好舒服……坏死了……”“好夫君,好相公……奴家好爽……奴家爱死你了……”听得这般话语,莫晓川更是左突右突,春水飞溅,越插越起兴。莫晓川和羽圣女欢好时,虽也会让羽圣女放荡些,可又怎能比眼前的佳人放得开?在这般淫词浪语和美人夹攻之下,嗅着檀香和女子身上的清香,对羽圣女的承诺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身下的佳人早就已经不堪攻伐,一声凤啼,已然是泄了身子,嘴里还不忘说道:“奴家谢过公子赏赐。”身后的柔莞故作生气的娇嗔道:“好哥哥,柔莞伺候你是,怎不见你这般卖力,莫非是想要作践柔莞,想要柔莞更放荡一点?”莫晓川被佳人猜到了性癖,又羞又恼,不作回答。

柔莞猜到了莫晓川的心思,只是娇嗔道:“坏人,就知道作践人家,柔莞依了公子便是。”说罢躺在了烟凝的身旁,娇滴滴地道:“柔莞的下面好痒,公子快来帮帮人家,柔莞想要公子的大肉棒……”莫晓川听得呼吸都粗重了几分,当即一把握住柔莞的玉腿,捻着动字诀,一把就刺入了柔莞身下的泥泞之中。

柔莞被身上的男人一下子撞到花心,一声娇啼,浪叫道:“好哥哥,你顶到柔莞的花心了!”莫晓川只感到自己好似顶到了一个滑腻的突起,又烫又滑,自己也美的不行,想到和绿烟欢好时也有这么一出,便问道:“何谓花心?”一旁躺着的烟凝红着脸道:“公子怎会连这都不知道?那是女儿家最美的地方,真是羞死人哩!”柔莞只是娇声调戏道:“妹妹这淫娃本性早就被公子看过了,还在这装什么玉女?看公子待会干得你本色尽显,连连求饶。”莫晓川实在受不了这般淫词浪语了,便是狠狠地向柔莞的那花心攻伐,只觉得那那花心如同小嘴一般,让龟头陷入一片滚烫软腻之中,当真是妙不可言。

柔莞虽运转了合欢功法,可在莫晓川运转动字诀的猛烈攻势之下,又是次次直击花心,只觉得浑身酥麻,畅快无比,高声浪叫道:“好哥哥,顶到人家心子了……好深……不要……不要……”“啊……捅到柔莞最里面去了……公子好厉害……是柔莞见过最厉害的男人……”这倒是实话,柔莞经历过的男人虽然只有几个,但寻常男人只一进名器便得丢盔弃甲,就算是合欢宗内的男弟子,在自己这名器伺候之下也坚持不了盏茶时间也得鸣金收兵,唯有老祖和大师兄方能与自己欢好半个时辰;可就算是老祖,也不敢这么次次直击花心,能大力攻伐自己花心的人,唯有莫晓川一人而已。

莫晓川听得此言,心里倒是有点不舒服:“最厉害的男人……你到底和多少男人欢好过!”似是为了证明自己,更加用力的顶在佳人的花心上。

柔莞只感觉如坠云端,心都要化了,还从未体验过如此极乐,只是娇呼道:

“好哥哥,柔莞只爱公子一人,只被公子一个人干!”莫晓川想到柔莞乃是合欢宗圣女,又怎么会今后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当即恨声骂道:“胡说!”柔莞娇躯一震,再也忍不住了,猛然泄了出来。这一次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猛烈,剧烈的快感一瞬间就淹没了佳人,一双玉腿死死的勾住了男人,嘴里浪叫道:“美死柔莞了!柔莞爱死公子了!”莫晓川没想到柔莞泄了出来,当即继续抽送着,感受着美人花穴的收缩律动,更是妙不可言。柔莞这边还在高潮之中,就又被莫晓川一阵攻伐,竟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啊啊”的叫着,浑身颤抖,全身酥软。

烟凝见状,一把拉住莫晓川,直到:“公子在床上神勇无比,柔莞姐姐已经不堪攻伐了,公子还是在烟凝身上发泄吧!”莫晓川闻言,又一把插入烟凝的体内,大力攻伐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柔莞才恢复过来,心道:“北斗剑子当真是天赋异禀,怪不得绿烟对他念念不忘,只不过那绿烟有何好的,竟让他远赴辽国来找?”柔莞坐起身来,一把吻上了莫晓川,含糊的道:“公子坏死了,这般弄人家,柔莞怎么受得住公子的神勇……”莫晓川身下佳人浪叫不已,手中还有一个天仙般的妙人儿正在自己身上舔砥,也隐隐感觉自己到了极限,只道:“我要射了!”烟凝却在此时娇躯一震,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公子,奴家泄了,你……你去找柔莞姐姐吧……”柔莞马上躺到烟凝身边,一手抓住莫晓川的肉棒,往花穴引导而去,娇声道:

“公子,快进来!柔莞要公子的大肉棒止痒……”莫晓川一把按住佳人的小腹,将两条玉腿往肩上一扛,做起了最后的冲刺。

抽插了没多少下,便再也忍不住了,一声低吼道:“我……我忍不住了!”,只听得柔莞娇声道:“公子,射在柔莞里面吧,柔莞想为公子生孩子!”滚烫的浓精猛然射了出来,只打在柔莞的花心之上。

柔莞被那热流一烫,竟也泄了身子,不过却自动运转起合欢宗的采补术。莫晓川只感觉柔莞的花穴愈发紧致,竟忘了动字诀的事情,手中一时还捻着那动字诀。旁人虽看不到,莫晓川只见自己体内有着点点星光正缓缓渗入美人体内,而美人体内,竟是三道小指粗的白色雾气缓缓汇入自己体内,一时间不由得想到了动字诀之中的描述,不由得暗自心惊道:“这柔莞竟在对我用那下等的采补功法,只怕是在吸取我的功力!不过这三道浓烟又是什么?”殊不知这动字诀虽不是正统的成仙大道,不过也是那“道”字总纲下,三百六十行小道中的一道,其中的采阴补阳之法更是仙家手段,采补的乃是女子的精、气、神,远非这采补功力的合欢功法所能比拟的。之前每次和羽圣女欢好,要射之时都撤去了这动字诀,没想到今日忘了撤去,竟然躲过一劫!

随着吸入了别人的精、气、神,莫晓川竟没有一点疲惫虚弱,反倒是更加精神奕奕;而柔莞反倒是一阵隐隐的虚弱,还以为是高潮的余韵,只娇声道:“好哥哥,你射的柔莞好舒服!”心里却想着:“怎么采补到的功力如此之少?”莫晓川想到眼前的美人竟偷偷对自己用采补之法,若不是忘了撤去动字诀还着了一道,休息了一会儿,便对着二女道:“两位仙子,我还想要……”柔莞亲吻着莫晓川,娇嗔道:“坏人,怎么这么快就好了?也不知道怜惜我们姐妹。”嘴上这么说,手却是抓着莫晓川的肉棒,往烟凝身下塞去。很快,三具身体又交缠了在了一起,帐中传来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娇喘浪叫声…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