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之爱 (4-5) 作者:逆流星河

【错位之爱】

作者:逆流星河2020/09/16

第四章 刻意而为与故意为之

但这一次,作为迎新会发起者的牛波显然不赞同申昊宇的想法。

“宇哥,不是吧,这可是迎新会啊,咱们不能把迎新会开成检讨会啊,那样也太没意思了吧。”

申昊宇瞪着几乎已经是在哀嚎的牛波,道:“我说要开成检讨会了吗?我只是让你换个安静点儿的场合,迎新会还是一样的开。”

“安静点儿……宇哥你还记得上次你这么说的时候发生了啥吗?你一开口没说两句就要大家‘总结一下最近遇到的问题’,这不和检讨会没区别了吗?”

牛波的话让申昊宇有些汗颜。之前因为外部环境变化,公司的运营一度十分艰难,公司内部的气氛也变得相当紧张。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牛波提出举行一次跨部门的团建,结果在场级别最高的申昊宇却没能从紧张的气氛中脱离出来,然后就发生了上面牛波所抱怨的那种情况,团建最终草草了事,牛波对此甚至有过一段时间的怨念。

“之前那次是情况特殊,你也知道那个时候公司的情况不好……总之这次我不会再提那些话题的,迎新会还是你来主导,但你起码给我换到一个清静一点儿的地方,KTV太闹太吵,不太适合。”

牛波挤出一张苦瓜脸道:“迎新会不就该热热闹闹,大家开开心心的吗?清静,大哥您这要求实在是……”

突然,牛波顿了一下,拍桌而起:“哎!我想到一个好地方!”

“你小点儿声……什么好地方?”

“宇哥你也知道的啊,咱俩经常去的那家……”

听完牛波说出那个名字,申昊宇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怎么样,行吧?就去那儿?”

“行,那你安排还是我安排……”

“我去我去,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看着牛波火急火燎地冲出了办公室,申昊宇一阵摇头的同时,心中隐隐有些担忧。

但愿今天一切顺利。

但愿如此……

————————

“大家,跟上我!”

伴随着起哄声,被客服部与前台部众女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的牛波一马当先冲出了公司的大门。

而在吵吵闹闹的队伍之后,落在最末尾的申昊宇面露尴尬,向身边同样落在队尾的云雨晴解释道:“那个,其实牛波他平时还是挺稳重,就是一到聚会这种时候他就会显得有点儿……有点儿疯。”

申昊宇话音刚刚落下,从队伍最前方便传来了牛波夸张的大笑声,一时间造成的骚动甚至引来了周围路人的注目,让申昊宇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唉……不出所料啊。

申昊宇只能掩面叹息,而就在此时,一直都只是安静地走在他身边倾听而不曾开口的云雨晴突然打破了沉默:

“宇哥你和牛主管已经认识了很久吗?”

“嗯?”云雨晴的问题在当前的场景下显得有些突兀,但申昊宇还是如实回答道:“啊,很久了,有小十年的时间了吧,那小……他就是被我带来公司的,一开始的时候他和你差不多大,都是刚刚从学校毕业。”

“那牛主管他……没有结婚吗?”

看着队伍前方被一群莺莺燕燕簇拥着好不快活的牛波,申昊宇突然明白为什么云雨晴会问这些了。

“没有,那小子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吧。别看他这样,其实人还是挺专情的,自从两年前他和谈了十年的女朋友分手之后我就没听说过他和谁有过什么了。”

“这样啊……”

“是啊,前几天我还教训他来着,不要变成和我一样的老光……啊,咳咳。”

申昊宇一阵咳嗽,掩饰住自己刚才的失言,但那个字眼明显还是被云雨晴猜到了。

“宇哥你也是因为一样的理由吗?”

申昊宇摸了摸鼻子,假装没有听懂她的话,道:“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谁成想云雨晴碰壁之后直截了当地中断了话题,倒是让已经做好准备再搪塞一番的申昊宇有些不知所措。

啊,现在的年轻人,真难懂……

申昊宇心中的尴尬更盛,本想快走几步用拉开距离的方式摆脱这种局促的局面,却又担心这样一来留云雨晴一个人落在队尾会显得太明显。最后,他只能维持着一成不变的步子,与云雨晴肩并着肩走在人行道上。好在这种情况也没有维持多久,半分钟后,走在最前面的牛波突然吵吵嚷嚷地折返回来。

“宇哥,宇哥!咱们打的去吧?”

申昊宇注意到一直都站在他身旁的云雨晴在牛波靠过来时悄无声息地后退了一步,似乎并不想和牛波身边的那些女同事碰面,联想到下班的时候那帮女人自然而然形成了小群体却唯独把云雨晴排除在外的情况,申昊宇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些想法。

但牛波却完全没注意到这一点,他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玩乐的气氛之中,说话的时候手还分别把两名客服部的女员工揽着。

“行,那你直接叫车吧。”申昊宇皱着眉,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还向牛波使了个眼色,但牛波正在兴头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得到许可后立即大呼小叫着又冲到了最前方。

这小子,今天是不是太兴奋了点儿?

申昊宇在心中盘算着一会儿要不要先给老板打声招呼不卖酒给牛波,没喝酒都已经嗨成了这样万一喝醉了搞出什么事端来就麻烦大了。

而这时,云雨晴又悄无声息地跟了上来,继续保持着与申昊宇肩并肩的位置。

“那个,小云你家在哪儿啊?”

“嗯?”云雨晴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似乎不明白为什么申昊宇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等会儿咱们要去的地方其实有点儿远,那是一家餐吧,也卖酒,老板是我的朋友,地方是很好的就是位置偏僻了些,你如果住的太远一会儿可以先走。”

云雨晴表情平静地听完了申昊宇的解释,然后回道:“没事,我没关系的。”

“啊,那就好。我也会和牛波说不让他弄得太晚的。”

“嗯。”

云雨晴轻柔的嗓音落下,二人之间就又陷入沉默之中,与队伍前方的嘈杂与喧闹形成无比鲜明的对比。

难办了,果然她还是不喜欢这种人多的场合吗?

申昊宇本来计划着和云雨晴一起做一个澄清说明的,虽然他也清楚对于已经流传开的谣言来说这种澄清起不到什么作用,但他希望至少可以震慑一下云雨晴同部门的那些女人,不然她们做出太过分的行为。

但云雨晴的状态却和在公司时完全判若两人,申昊宇清楚地记得自己在公司里碰到云雨晴的时候都会被她主动搭话,并且话题的主动权也都是掌握在云雨晴的手里,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从走出公司的大楼开始云雨晴几乎没有主动开口说过一个字,就算有对话也都是在两三句以内就戛然而止,让申昊宇完全找不到机会去提起澄清说明这件事。

说起来,这也是申昊宇第一次见到工作状态以外的云雨晴。和云雨晴在工作时表现出的那种积极、主动的印象截然相反,换下职业套装的云雨晴衣着打扮显得相当保守和稳重,甚至可以说有些老气。她甚至还戴上了一副粗框眼镜,这副面积足有她半张脸那么大的眼镜直接改变了她整个人的气质,也让她的容貌不再显得那么夺目,从这点来说倒也不奇怪,但这种从头到脚都体现出内敛的风格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申昊宇肯定不会相信出自云雨晴之手。

申昊宇不是没听说过有些人会把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分得很开,甚至判若两人。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身边会真的出现这样一个人,而这个人偏偏就是云雨晴,这让他不禁一阵头疼。

而就在申昊宇苦恼不已的时候,牛波叫的出租车已经到了。两个部门的人外加牛波和申昊宇只有一辆车显然是不够的,牛波一次性叫了四辆出租车来,但到了上车的时候问题又出现了。

“宇哥,你就坐最后那辆吧,我坐前面!”

牛波的话乍一听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场的人有十一个,按照一辆出租车坐四个人来算最后一辆车只有两个人,然而牛波说出这话的时候有两辆出租车已经坐满了人了,还在车外的就只有牛波、申昊宇以及云雨晴。

申昊宇本想着牛波会让他去坐前面那辆车,以换取牛波自己和云雨晴两个人同坐一辆车的机会——毕竟云雨晴进公司第一天牛波就曾经表示过“兴趣”只不过被申昊宇提前敲打下去了,或者剩下的三个人刚好坐一辆车,这样最稳妥。谁成想牛波提出来的建议和申昊宇想的完全相反,而最让申昊宇难以理解的是,牛波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偷偷冲他挤了挤眼,就好像有意为他创造与云雨晴相处的条件一般。

“牛波,你小子到底想……”

“啊啊啊,那两辆车都开走了,我先上车了啊宇哥,你们也快点儿!”

申昊宇本想当场问个清楚,但牛波的反应更快随便胡扯了两句就逃上了出租车。第三辆出租车也呼啸而去,只剩下申昊宇和云雨晴二人站在仅剩的那辆出租车旁面面相觑。

“唉……上车吧。我坐副驾驶,小云你坐后面吧。”

“嗯。”

无可奈何的申昊宇只得认栽,一路上分别坐在前后两排的二人都没有一句话,申昊宇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云雨晴则一直看着车窗外出神,两人之间的沉默甚至蔓延到了出租车司机的身上,整段路程除了确认目的地司机师傅都没有再开口,似乎也在惧怕打破这异样的平静。

车终于到了,这是申昊宇第一次在坐完出租车之后没有主动向司机师傅说谢谢,而司机师傅也像是等不及解脱一般,在二人都下车后的第一时间就驶离了路口。

申昊宇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在餐吧的门口看到牛波的身影,他对着正抬头注视着招牌上的霓虹灯的云雨晴道:“我们直接进去吧,他们应该都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云雨晴收回目光,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一进门,申昊宇就看到了站在柜台后面的餐吧老板同时也是他的多年酒友老张,二人互相打过招呼后,没等申昊宇说什么,老张就主动把话题引向了站在他身后的云雨晴身上。

“哟,昊宇你这么些年终于开窍了啊,还是老牛吃嫩草?”

.第五章 误解与谣言

“哟,昊宇你这么些年终于开窍了啊,还是老牛吃嫩草?”

老张直白的话让申昊宇赶忙回身去看云雨晴的反应,好在云雨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激动的情绪,只是一直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别瞎说,这是我们公司的新人,小云,今天是迎新会,牛波那小子没跟你说吗?”

“听说了啊,不然我现在怎么会在店里待着。”

“那你……”

看着面前表情同样有些愕然的老张,申昊宇隐隐觉得这一连串的事件都并非偶然,而是有人在背后故意安排出了这样的“巧合”,而这个人的名字也马上出现在了申昊宇的心中。

“老张,牛波他在上面吧?”

“对啊,还是原本的老地方,专门给你们留好的大包房,不然可坐不下你们这么多美女。”

“那就好……我先上去了,一会儿再下来找你喝酒。”

“哦,好,我不急。”

申昊宇说罢便上了楼梯,一直都没有开口的云雨晴则继续保持着沉默紧跟在他的身后。到了二楼,申昊宇轻车熟路地走向位于走廊尽头的大包间,此时包间内已经是人声鼎沸,长条形的餐桌旁坐满了人,牛波更是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与近旁聊得热火朝天。

“啊,宇哥来了!”

“宇哥!”

“申经理……”

申昊宇的加入让包间内又掀起一阵热潮,但当申昊宇定睛看到长桌边剩下的空位后,眉头便皱了起来。

那是长桌位首的座位,显然是刻意空出来的留给申昊宇的,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问题是在这个位置旁的一个位置也被空了出来,而且这两个位置隐隐自成一体,和其它那些已经落座的位置间都隔出了一段距离。

这小子故意的吗……

申昊宇皱着眉,他看了一眼毫无自觉的牛波,突然开口道:“牛波,你先站起来。”

“啊?”牛波一愣,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站了起来。

“你去坐那边那个空位,我坐你的位置。”

“啥?可是宇哥,那是我专门给你……”

“其他人也都挪一挪,明明还有这么宽的地方做得那么挤干什么?来,都往旁边挪一挪,小云,你去和小王她们俩坐一起吧,小王你们也挪个位置给小云,快!”

申昊宇这个“领导”发了话,在场的众人都不敢发表任何意见的开始了移动。只是当所有人都落座后,无论是被换到了位首的牛波还是被强行安插了位置的云雨晴的那两个同期女孩,脸上都露出了些许尴尬的表情。

“行了,大家都坐好了吧,那就开始上菜吧。”

申昊宇话音落下后过了片刻,牛波才反应过来接话道:“啊,对,那就赶紧让他们上菜吧,还有喝的……菜单,菜单在谁那儿呢?”

看着包间内的气氛逐渐回温,申昊宇这才暗中松了一口气,然而看到坐在两个同期之间显得格外突兀的云雨晴,申昊宇刚刚放松的心情又提了起来。

但他不会想到的是,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

聚会的气氛逐渐从最高潮冷却下来的时候,申昊宇站了起来。

“牛波,走。”

被点到的牛波赶忙放下酒杯,看着申昊宇道:“怎么了,宇哥。”

“陪我出去抽根烟。”

申昊宇扔下简短的一句话就走了出去,在座位上愣了片刻的牛波也慌忙站了起来,跟在申昊宇的身后离开了包间。

包间外面的走廊另一端有个角落是专门设置的吸烟室,申昊宇就站在那里等着牛波。

“宇哥,你不是都戒烟好多年了吗,怎么今天突然就……”

申昊宇挥了挥手打断了牛波的话,也一并拒绝了牛波递上来的打火机,他的手里根本就没有烟,而他把牛波喊出来的目的也不是突然回归的烟瘾。

“牛波,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啊?”牛波一愣,本来打算点烟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中。见申昊宇并没有说话只是用不善的眼光看着他,牛波就算再迟钝也捉摸出味道了,道:“宇哥,你……生气了?”

“呵。”申昊宇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右手下意识地去摸口袋。

注意到他这个小动作的牛波马上递上了香烟盒与打火机,但申昊宇犹豫了一秒钟之后还是拒绝了。

“那啥,宇哥,我知道我今天可能是有些地方做过火了,座位那事也的确是我不对,我想得太简单,做得也太明显,所以你也别生气,我下次注意……”

申昊宇听着牛波做自我检讨,一开始他还点着头在心里觉得牛波不愧是跟他久了脑子转得还是快,没成想才两句之后味道就完全变了。

“等等、等等,你给我慢着。”申昊宇拦住已经开始滔滔不绝的牛波道,“你刚才说的是啥?感情你以为我生气是因为座位的问题?”

“不是?那……那是因为啥?”

看着牛波一脸战战兢兢的表情,申昊宇突然有种一头撞死的冲动。

“我先问你,出租车那事是你故意安排的吧?”

“啊,那个,就是刚好……”

“别跟我打哈哈!到底是还是不是?”

“额……是。”

“先是出租车然后是座位——你刚才自己承认了别给我狡辩,你到底是想干啥?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公司里是怎么说云雨晴的吗?”

申昊宇越说越觉得痛心疾首,然而满脸茫然的牛波却开口便说出一句让他目瞪口呆的话来。

“不是,宇哥,我这是在帮你啊!”

“帮我?”申昊宇的声音下意识地高了八度,他忙回头看了一眼,确认包间的方向并没有人注意到后才压低了声音冲着牛波吼道:“你这哪儿是帮我?我正准备着借今天晚上的机会把那些流言都澄清一遍,顺便再敲打敲打你手下那群每天没事就乱传八卦的女人的,结果你这是搞的哪一出?我什么都还没做呢就全被你搅合了!”

而牛波在听完申昊宇的话之后也瞪大了眼睛,道:“宇哥你……你不是对云雨晴有意思吗?”

“啥?”申昊宇的音量再次破顶,这回就连牛波都担心地伸头看了看包间的方向。

第二次确认四下无人后,牛波才开口回道:“不是,宇哥你反而把我给搞糊涂了,你真的对云雨晴没意思?我的意思是说那种男人对女人的意思……”

“别胡说八道,我又不是听不懂,还有——没有!绝对没有!”

“啪叽”一声,牛波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脑门上,让一旁的申昊宇看的是莫名其妙。

“喂,你搞什么呢?”

“宇哥啊宇哥,你,我……”牛波的脸上堆满了悲愤,一副马上就会跳楼自杀的样子,而从他的表情中申昊宇也琢磨出了味道,或许事情比他想的还要复杂一些?

然后,申昊宇花了十分钟的时间听完了牛波的解释,也同时明白了——

这件事比他想的复杂了不是一些,而是一百倍!

首先,牛波的解释让申昊宇明白了自己误会了某件事,或者说围绕云雨晴的整个事件都是由误会组成的,而且这个误会便是:他,申昊宇,正在追求云雨晴。

申昊宇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他这半个月里跟云雨晴面都没见过几次却会传出这样的谣言,但事实就是这个谣言不仅诞生了,还传开了,甚至可以说到了整个行政部门除了他自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而且这个谣言还擅自加入了很多细节,比如云雨晴拒绝了他的求爱但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还有什么他和云雨晴其实已经成了只是碍于影响才一直保持着秘密的情侣关系等等。总之申昊宇在听牛波一条条列举这些谣言的时候嘴是越张越大,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打断了牛波质问道:

“不是,那群女人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也相信了这些话啊?”

“其实我一开始也是不信的啊,但是,那啥……宇哥你真的要我说吗?”

“有屁就放!”

“好好好,我之前有次碰到你和那个姓云的女孩在茶水间里嘛,你们当时不是在……”

申昊宇瞪大了眼睛,几乎是用吼的说道:“我那只是刚好在茶水间里碰见了她好不好?而且当时里面还有其他人呢,这种事情怎么会被传成这样?”

“额,还有其他人?谁啊?”

“好像是楼上网络部的那个谁,一时半会儿我忘记叫什么了……等下,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是宇哥你自己说的啊,我就是问问……”

“滚蛋!我还不知道你?行吧,本来我还觉得你也是被骗了,现在看来你的嫌疑反而最大了啊。”

“不是我啊,宇哥,真不是我第一个这么说的!”

申昊宇劈手从牛波的手上夺走了香烟,塞进嘴里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才算是把激动的情绪稳定下来。

“那啥,宇哥,烟……”

“我不戒了!还你!”申昊宇把烟盒和打火机又扔到了牛波的手中,然后烦躁的在烟灰缸里把还剩下一半的烟蒂掐灭。见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牛波也知趣的没在说话,只是静静地陪在一边。

“我说,牛波。”

“啊,我听着呢。”

“别人也就算了,我还是想不明白怎么你也会相信这个?我今年多大了,人家小云今年才多大?我们都差了快二十岁了,论辈分我当她爹都够了!”

牛波耐心地等申昊宇把话说完,才开口道:“其实吧,宇哥。我觉得年龄其实不是那么重要的问题,你看网上不一堆四十岁配二十岁的老夫少妻吗?别说二十,就是六十配二十的也有啊……”

申昊宇瞪了牛波一眼,让后者立马知趣地闭上了嘴。但没过几秒钟,牛波就又忍不住开口道:“而且啊……宇哥,你以前不是也找过二十多岁的吗,我就是因为这个才相信那些话的。”

“等会儿!”申昊宇拦在牛波面前,质问道:“你给我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找过二十多岁的了?”

“宇哥你自己都忘了?不就是去年你在某个相亲网站上认识了一个女的吗?那女的学历好像还贼高,还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

牛波的话让申昊宇逐渐找回了回忆,但逐渐浮现出的细节也让他的火气又燃了起来:“我想起来了,你是说那个从美国回来的女博士?”

“对对,就是那个!”

然后申昊宇立即给了牛波一下。

“哎哟!宇哥你打我干啥?”

“打你让你涨涨记性!你再给我好好想想,那到底是去年还是前年?”

“额,今年去年……哦,前年了啊。”

“你的数学都还给数学老师了吧?还有我认识那个女博士的时候她是二十九岁成不成?”

“二十九不也是二十多吗……”

“给我滚蛋!那十八和十岁也都是十多岁呢,能一样吗?”

“宇哥,我错了,是我记错了。不过你也要理解我啊,我那也是为了你好,去年过年你让我替你回家去看叔叔阿姨,结果我被阿姨拉住说了几个小时,他们俩也想早点儿看到你成家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