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之爱 (9) 作者:逆流星河

.

【错位之爱】

作者:逆流星河

.第九章 用谣言来打败谣言

申昊宇捂住了脸,强忍着声音从喉咙里挤出压抑的叹息。在他的身旁,那棉被下的隆起不再有任何动作,反而传出了悠长的呼吸声,但申昊宇却在这个他往常一定还处于睡梦中的时间点如坠冰窖、没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几分钟后,手机闹钟的震动声再次响了起来。申昊宇没有让那“嗡嗡”声持续太久,他下意识地关掉了闹钟,也再一次确认了那台手机并非他的所有物,而是属于同样躺在他身下的这张大床上的另一个人。

那手机的屏保是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是云雨晴。

申昊宇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身旁,看向那个完全被棉被覆盖住的人形。他知道,对方就在离自己不过咫尺的地方,他也同样回想起了刚刚过去的那一夜他和她曾经有过怎样的缠绵与疯狂,而那一切就发生在他的身下,发生在这张令他感到陌生的大床上。

不知为何,申昊宇想起了一个成语——

覆水难收。

想到这里申昊宇甚至有些想要嘲笑一下自己,理工科出身的他为了能够更好的与客户打交道曾经恶补过一段时间的国学,但那些被他硬塞进脑袋里的成语却只在这种时候才会不合时宜地蹦出来。

这算什么?

申昊宇轻笑一声,然后发出幽幽地叹息。

他居然在此刻又想起了一个成语。

既成事实。

他已经将水泼出去了,却不知水落向了何方与何处。

那还有什么是他能做的呢?

看着身旁依然沉睡着的云雨晴,申昊宇陷入长长的沉默之中。

————分割线————

半小时后,申昊宇出现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内,除了身上穿着的依然是昨天的那套被弄皱的西服,他的动作与神态包括出现在办公室内的时间点都看不出任何一丝异常。

但只有他自己明白,他是怀着怎么复杂的心情踏上这条他无比熟悉的上班路,又是花了多久的时间才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不让脸上出现任何破绽。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错觉,申昊宇总觉得从他踏进公司的大门后就一直有很多双眼睛在注视着他,而这种被围观的感觉在他走进前台时到达了顶峰。申昊宇甚至抓到了一双偷偷窥视着他却没来得及挪开视线的眼睛,然而碍于前台开放的环境,他做不到当场逼问真相,只能带着满腹的狐疑一直坚持到了现在这一刻。

申昊宇的直觉虽然不算敏锐,但他再迟钝也无法对那些窥视的目光熟视无睹。考虑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隐约猜到了那些人特别是女性员工偷看他的原因,但为了能最直观地了解在今天早上他没到公司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决定喊来一个人。

申昊宇本想掏出手机,却摸遍了全身的口袋都没有找到,他这才想起为了不打搅还在睡梦中的云雨晴他并没有去翻找自己那部不知道掉进了哪个角落的私人手机,而他放在办公室的这部工作用手机上又恰好没有他要找的那个人的私人号码。

无奈之下,申昊宇只得拨通了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喊来了帮手。

“经理,你找我?”

“小王啊,你去帮我把牛波喊来。”

申昊宇话音落下就把视线转向了一旁,直到两秒钟后他才意识到那个被他叫来传话的人事部员工并没有应声而去。

“怎么了,你还愣在这儿干什么?”

申昊宇有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的小王,然后他的表情变得更加诧异了。

他还是第一次在自己这位已经带了五年的女下属脸上同时看到慌乱、为难与不知所措的表情同时出现。

“怎么回事?怎么连你也这么不正常?”

被逼问着的小王终于开口了,她语气犹豫地道:“经理……要不您还是先给牛主管打电话吧,我记得,他,他……他好像出去了!所以……”

申昊宇板起了脸,道:“小王,我平时可没教你说这种假话啊?”

小王顿时低下了头,不敢再看申昊宇的脸。

“那好,我换个问法……是谁不让你把话说出来的?”

小王支吾了几声,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口道:“牛主管……”

“好啊,果然是他。你也帮替他藏着掖着,他现在在不在公司就算我不知道,门禁还会不知道?小王,我给你两个选择,你自己把话说出来,或者你去找个人让他来告诉我,你选一个吧。”

满脸窘迫的小王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在申昊宇的一番软硬兼施下,她终于还是说出了牛波的“秘密”。而也正式这个“秘密”,气得申昊宇几乎笑了出来。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的拼酒事件似乎对牛波产生了很深的影响,总之他是今天早上还没到上班的时间就赶到了公司,然后他直接站到了前台前面,把行政部门来上班的员工——也就是“那群女人们”一个不落地全聚集到了楼上的小会议室,其中甚至还包括几个没有参加昨天晚上的迎新会的员工,就比如说正在讲述这些事情的小王。

然后,牛波破天荒地发了一通脾气,他指着一众女人的鼻子大骂有谁再胡说八道就让她卷铺盖走人,一开始整个会议室的人都老老实实地低头听训,毕竟行政部门一向是各种流言传得最快的地方,大家都多多少少都掺和过一次两次,也因此没人觉得自己无辜。

但当她们听清楚牛波训话的内容后,一整个会议室的女人表情都变了。

而这也是申昊宇最气的内容。

牛波的话其实就两个意思,大概可以概括成这样:

第一、前段时间有谣言说人事部副经理申昊宇和前台的新人云雨晴有染,这些都是放屁!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对云雨晴有意思的人不是申昊宇而是他牛波,申昊宇只是被他拜托去牵线搭桥的,所以才被误会了。

第二、他牛波的确是喜欢云雨晴,从她进公司第一天起就看上眼了,但人家云雨晴没看上他,已经拒绝他了,原因也很简单:人家原本就有男朋友,而且恩爱的很,所以那些闲话她勾引公司高管什么的也通通都是放屁!

申昊宇听完小王绘声绘色的讲述后,已经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了。他是有想到牛波这个热心过了头、总是好心帮倒忙的倒霉蛋会又整出什么幺蛾子,但他没想到的是牛波这波不只是幺蛾子,而是一个比人还大的黑窟窿。

“那个,申经理,我可什么都说了啊,你能不能别跟牛主管说……”

申昊宇没好气地摆了摆手,看着战战兢兢几乎要就要哭出来一般的小王,他忍不住在心中腹诽了一句:刚才你学牛波说话的时候那可是惟妙惟肖、活灵活现,那时候怎么没见你害怕成这副模样啊?

不过申昊宇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他和牛波在公司里其实一直都是一个扮白脸一个扮红脸,有些话他觉得自己说不出口的时候也会借牛波的名义说出来。

“行了,你回去吧,看见牛波记得告诉他我找他。”

“嗯嗯,那我先出去了。”

申昊宇看着小王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办公室,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事弄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麻烦,唉……

他拿起水杯想要喝口水,没等他把杯子凑到嘴边,办公室的门外突然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

“呀!”

申昊宇被吓了一跳,连带着手中杯子里的水都洒出来不少,隔着玻璃门他能看到办公室门口的那条走廊似乎发生了一些骚动,正当他在心里嘀咕到底是怎么了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牛波!

看着牛波和站在他旁边连连摇头的小王,申昊宇似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小王啊,这可是你自己倒霉,不要怪我啊……

申昊宇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没等他把杯子放下,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

“宇……经理,我听说你在找我。”

推门进来的牛波脸上挂着戚戚然的表情,畏手畏脚地站在了申昊宇的办公桌前。

申昊宇又喝了一口水,他并没有直接发问,而是先看着牛波慢悠悠地开口道:“是我让小王告诉我的,你别去为难她……”

“我没有啊!”牛波激动地几乎从原地蹦了起来,被申昊宇瞪了一眼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忙捂住嘴巴压低了音量,但语气依然十分激动地道:“我什么都没对她做好不好?是她自己看见我就吓得直接趴地上了,我还纳闷是为什么呢……”

“行了行了,你先坐下,我们不说这个了。”申昊宇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扶手椅,牛波也不客气地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他在申昊宇这儿一向都是这么随便。然后,申昊宇放下了水杯,看着他道:“你不知道小王为什么会害怕你,那你总该知道我为什么会叫你过来吧?”

“不,不知道啊……啥事啊……”

“别跟我装傻!”申昊宇一拍桌子,吓得牛波脖子一缩就差从椅子上滑下去了。

“牛波,我昨天晚上是怎么跟你说的?”

“额,那个……你让我把事情都说明白,还要拿我是问。”

“哦呵,你还记得挺清楚啊?那我问你,你脑子里的‘说明白’就是这么个说明白法吗?你是真傻还是装憨啊?啊?”

申昊宇一连串的质问让牛波有些抬不起头来,不过提起这件事牛波也是一肚子委屈,叫苦道:“宇哥,那你让我怎么办啊?我这已经是牺牲了自己去演这出苦肉戏了,不然还能怎么解决这事啊?”

“唉……”申昊宇无奈地捂住了额头,他知道牛波是出于一片好心,但他的做法……实在是让人无法恭维。

“我说牛波啊,就算你的想法是好的,那你也别编这么蹩脚一借口啊,我就怕你这么掺和进来,外面那群女人的闲话又要传开了。”

“啊?谁敢!”牛波一个猛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副择人而噬的表情。

“坐下,你给我坐下!”申昊宇没好气地拍着桌子,“你看你现在的表情!怪不得那群女人都怕你,连我这边人事部里的小王提起你都吓得不行。”

“啥?宇哥,这和表情有啥关系?”

“你……下班以后回家好好照照镜子吧,我就说到这儿。”

吵归吵闹归闹,问题还是要继续解决的。其实申昊宇也觉得牛波的方法说不定会有奇效,毕竟谣言只靠嘴是说不清的,最好还是能有另外的一个话题把人们的注意力都转移过去,还要有人来震慑住那些传来传去的舌头,而牛波就是最佳的人选。

但是,思量了一番之后,申昊宇也发现了一个问题,一个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这个“以谣制谣”的作战成败的关键点。

“牛波,你有问过云雨晴的意思吗?”

牛波一愣,张大嘴巴发出一声:“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