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之爱 (7) 作者:逆流星河

.

【错位之爱】

作者:逆流星河2020/09/20

.第七章 一夜(上)

十分钟后。

申昊宇坐在卫生间的门口,听着身后门内不断传出的呕吐声,掩面叹息。

“喝了不少啊,这是。”

申昊宇抬起头,看见餐吧老板老张正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拎着两瓶啤酒。

“我看你好像还没醉的样子。”

老张一边说着一边递出了啤酒瓶,而申昊宇也不对话,直接接了过来,先喝了一大口滋润了一番嗓子后才开口道:“我根本连酒都没喝一口。”

“那正好,陪我再喝点儿。”

“算了,改天吧,今天这情况你也看到了,我等会儿还要送人呢。”

“没事,这一小会儿就行。”老张说着,也坐在了卫生间门口的台阶上。两个中年男人就这样一人拿着一瓶啤酒对饮,背景却不是音乐而是隐约传来的呕吐声,这种感觉既透着怪异先显得真实,交织出一种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来。

啤酒各自下了半瓶,卫生间的门却没有打开的意思,举着啤酒瓶的老张站了起来,看着紧紧关闭的门打开了话匣子:“你这个小女友喝酒挺厉害啊。”

申昊宇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牛波告诉我的啊,他走之前说这女孩喝倒了好几个人,而且还跟没事人一样站着。”

申昊宇翻了个白眼,道:“牛波那个大嘴巴,回头我再收拾他……还有,她就是我下属,不是什么女朋友。”

“都送回家了还不是?”

“你这哪儿跟哪儿啊,难道我还能放着不管让人家自己打车吗?对了,你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我还不知道她住哪儿呢,唉!”

“那就去你家呗,或者开个房……”

“老张你别开这种玩笑,我现在真的没这个心情。”

“哦,不好意思。”

“没事……唉。”

一瓶啤酒下肚,申昊宇叹的气却更多了。此时从卫生间的门口已经不再传来呕吐的声音,但门却迟迟没有打开。

老张再次打开了话匣子道:“这么说来,自从上次那位之后你就没有再找过了吗?”

老张是少数几个知道申昊宇在相亲的人。因为申昊宇曾经把那名女博士带到过他的店里,所以他也是申昊宇的朋友圈子里唯一一个见过女博士相貌的人——要知道就连牛波都没有真的见过女博士的真容,申昊宇也没有主动地把女博士介绍给任何人过。

“算是这样吧,这两年我老家都没回过了,就是怕父母再说起这事。”

“这样啊……我记得你就比我小几个月吧,奔四了都。”

“嗯,奔四了。”

“我家大宝贝都快上小学了,你这连对象都还没有……”

“行了,别晒你的宝贝闺女了,我要是能和你一样早早地遇见嫂子这么好的人,你能超到我前头?”

“嘿嘿,羡慕吧?”

话题结束,二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过了片刻,手握空啤酒瓶的老张站了起来,看着申昊宇道:“其实吧,我觉得你没必要给自己订那么高的标准,只要碰见个合适的、对眼的果断地上就行了。”

申昊宇只能苦笑两声,他哪里是标准太高,他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问题而已。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卫生间的门开了。

“行了,我先撤了,包间里的烂摊子还没收拾呢。”

目送着老张离去,申昊宇也站了起来,将视线投向从卫生间内走出来的云雨晴。

“好点儿了吗?”

云雨晴并没有回答申昊宇的话,而是向前走了一步,她稳稳地站住了,但等她迈出第二步的时候身子就再次一歪倒向了申昊宇的方向。

申昊宇下意识地扶住了云雨晴,顺便开口道:“你这样子自己走不了。我送你回家吧,你把地址告诉我。”

云雨晴摇了摇头,依旧没有发出声音。

“那你能自己走吗?还是我送你……”

“酒店。”云雨晴突然开口了,“带我去酒店。”

然后,她就又一次倒在了申昊宇的肩膀上不再发出半点儿声音。

申昊宇虽然有些无奈,却也不得不承认在云雨晴不愿告诉他地址的情况下,酒店的确是最好也近乎唯一的选择。带回家的选项从一开始申昊宇就没有考虑过,他没有这种想法,更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趁人之危。

五分钟后,申昊宇和云雨晴再一次坐上了同一辆出租车,只不过这一次他们都坐在了后座,申昊宇实在是担心已经进入迷蒙状态云雨晴,好在云雨晴一坐上车就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开始呼呼大睡,倒是让申昊宇的担心减少了不少。

接下来的事情就超乎申昊宇想象的顺利了,云雨晴的神智在下车后恢复了一些,至少能够自己掏出身份证来登记入住,但没走进电梯她就又倒了下来,这次申昊宇都没来得及扶住她,让她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无可奈何之下,申昊宇只得继续搀扶着云雨晴进到了房间内。他把云雨晴的身体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至于衣服什么的他自然是碰都不会碰的,就连鞋子都是从玄关到床的这段路上云雨晴自己踢掉的。

“好了,你慢慢休息吧,我走……”

申昊宇刚要转身,却发现自己的袖子被拽住了。

拽住他的正是刚才还神志不清的云雨晴。

“我说,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留下的,你自己老老实实地……唔!”

申昊宇剩下的半句话被堵进了喉咙里。

云雨晴直接扑在了上来,用嘴唇堵住了他的嘴。

这是一个吻,一个让他措手不及的吻。

“唔!”

申昊宇连连后退,想要从这个让他措手不及的吻中摆脱出来,但云雨晴也步步紧逼,甚至用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阻止他离开。云雨晴贴得越近,申昊宇就越是想要挣开;申昊宇越是想要挣开,云雨晴就抱得越紧。两人就像一对真正的情侣一般“相拥”在一起,但表面的亲密下却是赤裸裸的拒绝。

终于,申昊宇无法继续忍受了。他不再去顾虑云雨晴受伤的可能,强行用蛮力推来了云雨晴的身体。

“咚”的一身闷响,云雨晴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那张大床上,但她并没有就此放弃,翻身而起就要再次扑向申昊宇所在的位置。

“你给我冷静一点儿!”

申昊宇怒吼着,赶在云雨晴的手碰到他的身体之前主动出击把她按在了床上。被按住的云雨晴像一只发狂的野猫般挣扎着,直到申昊宇也爬上了床、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她才渐渐停止了挣扎。

“呼,呼……”

申昊宇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看着被他压在了身下、此时已经没有半点儿动作的云雨晴,半是不解半是无奈地开口问道:

“云雨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云雨晴并不回答,只是缓缓地把头偏向了一侧,似乎不愿看到申昊宇的脸。

申昊宇张了张嘴,但还是把没说出来的那些话又咽了回去。

他缓慢地松开了按在云雨晴手腕上的手,一边起身一边道:“今天的事情我会忘记的,你好好休息吧。”

然而就在他准备从床上爬下去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又一次被拽住了。

这次,是手腕,拽住他的人自然只会是云雨晴。

申昊宇垂眼看着那只紧紧握住他手腕的手,有些无奈地开口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云雨晴低着头,这让申昊宇无法看到她此时脸上的表情,但她幽幽的声音却一字不落地传进了他的耳朵:“你知道她们是怎么说我的吧?”

“什么?”

申昊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云雨晴则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她的脸终于进入了申昊宇的眼帘,但最先引起申昊宇注意的却是她的眼睛。

一双强忍着泪水、眼角通红的眼睛。

申昊宇顿时明白了云雨晴那句话在指什么,歉意也与此同时一并涌进他的胸口。

“关于这件事,我要向你道歉,我本来是想趁着今天的机会把事情都给澄清的,结果……”

想起今晚这场不欢而散的迎新会,申昊宇就忍不住地叹气。

“没用的……”

“哎?”

“没用的,她们根本不会相信的,你越是想要澄清,那些人就越是会相信这件事是真的,所以……没用的。”

申昊宇哪里不知道这“越描越黑”的道理,但他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法,直接出面做出澄清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直接也最有效果的方案了,就算不能制止谣言,至少可以震慑住那些传谣者不让这件事继续恶化下去。

但申昊宇千算万算,却没算到牛波这个他最放心的老伙计居然会出于好心帮了倒忙,本来是一场澄清二人关系的说明会,却被牛波安排成了秀恩爱的表演场,最后的拼酒事件更是直接失控,为这个晚上留下一个不能更坏的结局。

“你……”

申昊宇本想说出最后的解决方案,那就是让云雨晴离开公司,直接从源头上切断谣言。但他说不出口,他知道在这件事里云雨晴并没有什么过错,如果硬要找一位“罪魁祸首”那也只能是一时兴起打破了常规却没有料到会造成这种结果的他自己,但他也说不出“我会想办法”之类的废话,申昊宇十分清楚这件事没有更好的办法,至少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么的无情。

所以,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就在申昊宇纠结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之时,云雨晴又一次开口了。

“其实,我早就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

申昊宇微微一愣。

云雨晴继续说道:“我就是因为差不多的理由才离开上一家公司的,不过那次和这次不太一样,那个男人真的想要我做他的情人,虽然我拒绝了他,但谣言还是在公司里传开了。”

“本来这一次,我觉得会不一样的……”

申昊宇看着眼中闪烁着晶莹的云雨晴,却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我早该想到会变成这样的,在拿到内定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想到你……我就觉得心放了下来,我觉得你是可以相信的,你不会做那种事情。”

申昊宇听着云雨晴用无比真诚的声音倾诉着她的信任与无助,心如刀绞,却只能说出一句话:“对不起。”

“不,你不用道歉,我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你能为我做这些,我已经很满足了。但是,但是……”

云雨晴的声音哽在了喉咙里。

她强忍着抽噎,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重新发出苦闷的声音。

“我好累。”

“真的,好累……”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