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之爱 (10) 作者:逆流星河

.

【错位之爱】

作者:逆流星河

.第十章 逃避与疏离

牛波的反应完全没有出乎申昊宇的预料,不如说以申昊宇对牛波的了解,他能把判断力和解决力发挥到今天早上的这个地步就已经算超出他的预期了。

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申昊宇其实也已经心知肚明,但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是,宇哥,这还有必要问她吗……”

申昊宇无奈地看着自己的直肠子下属,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啊?你现在等于是编了一个谎去圆另一个谎,但这个谎不是你自己一个人说的,而是两个人!你不和她把这件事说清楚,你觉得你这个说法能圆的过去吗?”

“那,那我去找她说一下……”

“等等,你先给我回来!”申昊宇赶忙叫住转身欲走的牛波,他有些不自然地拿起了水杯,停顿了一下才开口道:“你先别那么着急,要是被人看见你刚刚说完这事就去找云雨晴不是露馅了吗?那个,对了,云雨晴今天来上班了吗?”

完全不知道申昊宇是在明知故问的牛波老实地摇了摇头,道:“整个早上我都没看到她,刚刚我去了一楼前台一趟,也没人见她今天来公司。宇哥,昨天晚上不是你送她回家的吗,她没事吧?”

申昊宇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开了口:“应该没大事,昨天晚上她在老张那儿吐了不少,应该没那么严重。”

“这样啊,那就好。”

看着牛波脸上那如释重负的表情,申昊宇心中微动,开口道:“牛波,你不会真的对云雨晴有意思吧?”

牛波脸上的动作顿时一僵,随机十分不自然地将视线转向了一旁,口中则支吾着:“没有……”

“在我面前就别装得那么假惺惺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快点儿!”

“就就就……就算是有吧。”牛波终究还是没能抵挡住申昊宇的攻势,承认了之后,他反而放开了,对着申昊宇诉苦道:“宇哥,我也就是想想,我觉得吧……她估计对我没感觉,或者她早就有男朋友了,总之我的希望不是很大。”

“你为什么这样想?”

“我,我有一次请她出去吃饭,然后就被,被……”

牛波的话没有说完,但也足够申昊宇猜出他没能出口的苦衷了。

看着眼前眼神扭捏、表情苦闷的牛波,申昊宇的心中也泛起一种莫名的滋味。牛波对云雨晴的那点儿小心思算是昭然若是了,他是被云雨晴拒绝了的人,而自己却刚刚与云雨晴度过了那样的一个夜晚,这种说不清是罪恶感还是优越感的感觉塞满了申昊宇的脑海,让他如同鬼使神差般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你喜欢她的什么地方?”

牛波一愣,有些诧异地看着申昊宇,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问这么直白的问题。而申昊宇则是在出口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硬着头皮把这个话题维系下去。

“喜欢的地方吗……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清楚。”牛波说着,眼神渐渐变得有些迷离,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我就是觉得,她的声音挺好听的,有点儿像我以前的一个高中同学……”

声音。

申昊宇看着沉浸在回忆中的牛波,耳边却隐约响起了一个声音。

那是一个婉转、妩媚、时而高亢又时而低沉、让人血脉偾张的声音,更是充满着诱惑与魅力的声音。

申昊宇拍了拍牛波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你的那种感觉,我懂得……”

这句话没有一丝一毫的虚妄。

牛波感激地看着申昊宇,抽了抽鼻子,然后提高了音量道:“还是不说这个了,反正都过去了……宇哥,谢谢你提醒我这些,我一个人肯定没办法想得那么周全。”

“没什么,这本来就是和我有关系的事情,我也就是做了应该做的。”申昊宇看着牛波,心中莫名地生出一丝愧疚感。

“啊,对了宇哥,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跟你说一下……就是那个,关于云雨晴的岗位,我觉得是不是可以把她从前台挪动一下了?”

申昊宇略微思考了一下就明白了牛波的意思,道:“也好,你是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把事情真的解决?”

“算有这个意思吧,不过一开始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宇哥你也清楚,云雨晴一开始应聘的就不是前台是运营,我那边也一直都缺个能干的副手,但一直都没招到合适的……本来没有这档子事,我是打算下个月就把云雨晴调我那儿去的。啊,我没别的意思啊,真的就是觉得她这个人工作能力还有态度什么的都不错所以才……”

“行了行了,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我都知道。”申昊宇拍了拍牛波的肩膀,权当安抚一下他的情绪,然后又道:“所以现在出了这件事之后,你觉得这么做不太合适了?”

“我……我比较刚刚才说过那种话,肯定是要避一下嫌,不过我那边缺人也是事实,宇哥你也明白,有些事情也不能一直靠我一个人担着。”

“唉,我知道,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破格把云雨晴给录下来?”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宇哥,要不你来出面吧。”

申昊宇一愣,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就是说由你来出面调人,现在我要避嫌不适合做这件事,但宇哥你不一样,人事部现在归你管着,调动个岗位本就天经地义,那些人也不会说什么。而且自从老板他们出国以后宇哥你这边也缺人缺得不行吧,不如直接把云雨晴调到你底下,替你分担分担压力,等这件事消停了,再找机会把她调到我那边干运营,你觉得怎么样?”

牛波的话刚好与申昊宇之前的想法不谋而合,其实申昊宇一直都在想该如何彻底解决这场风波,云雨晴辞职是最直接也最彻底的方案,但一方面他觉得这样做会让公司损失本就宝贵的人手有些不值当,另一方面他也觉得云雨晴没有任何过错就落得这样的结局对她来说太不公平。而能够兼顾到这二者的方案就是调职,申昊宇本就十分看好云雨晴,对她的期望值摆得很高,而前台的岗位也本就只是云雨晴轮岗的一个起点而已,按照公司相关的培养计划再过一个月她就会被调换到其他的岗位上以进一步地锻炼工作能力,只是这次的谣言把这一切都打乱了而已。

于是申昊宇直接点了点头,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本来按照正常的流程,我是打算让她去分公司那边待一阵子的,不过这情况去分公司恐怕会伤了她的心,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牛波也点了点头,开口道:“这样最好,那宇哥,你觉得什么时候通知她这件事比较好?”

“再等几天吧,她今天不是没来吗?等明天或者后天我见到她再跟她提这件事。”

“那行,我也不做什么多余的事情了,都麻烦宇哥了。”

牛波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本就是个大忙人,眼见云雨晴的事情有了结论也就准备离开了。但就在申昊宇准备再叮嘱他几句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又一次响了起来。

而这一次,站在门外的那个身影让申昊宇和牛波俱是一愣。

门口站着的是个身穿前台部专用的职业套装、脸上还挂着淡淡地微笑的年轻女人,而那张妆容精致的脸正式申昊宇和牛波刚刚还在谈论着的云雨晴。

“那啥,宇哥,要不我先回避一下……”

牛波嘴上说着脚下已经忍不住要开溜了,而申昊宇也只得挥了挥手允许他离开,尽管他此时也在因为云雨晴的突然出现而动摇,但他动摇的理由却与牛波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不如说,他巴不得牛波能够马上离开避免更多、更要命的问题发生。

得到许可的牛波立即冲出了办公室,他甚至看都没有看正朝着他露出标准微笑的云雨晴一眼,就火急火燎地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另一边的办公室内,申昊宇也抓紧最后的时间平复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喊了一声:“进来。”

高跟鞋敲击木地板的清脆声音从办公室的门口一路富有节奏地来到了办公桌前,但申昊宇却有些不敢抬头去看那双高跟鞋的主人,直到高跟鞋的声音停下,他都装作是在阅读文件而没有看向前方。

“申经理,前台那边有一封寄给您的文件,我帮您拿上来了。”

清脆的声音透着干练,和快递信封一起出现在申昊宇触手可及的地方。

“啊,唔,放在那儿吧。”

“好的。”快递信封被整整齐齐地摆在了办公桌的一角,但那清脆的嗓音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继续道,“还有一件东西,您今天早上忘记拿走了,我也替您拿回来了。”

“哦,也放……”

申昊宇猛地收住声音,脑中如同闪电般划过一个字眼。

今天早上?

申昊宇终于忍不住抬起了头,他看到面无表情的云雨晴略带一丝僵硬地站在办公桌前,而她伸出来的手上正握着一部黑色的智能手机。

那是他的手机,是他今天早上离开酒店时因为担心吵醒云雨晴而故意没有去寻找的私人手机。

云雨晴并没有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而在申昊宇将视线投向她之后,她的动作也没有改变,只是依然保持着这个上半身略微前倾、单臂伸直、整个右手悬浮在半空中的姿势。

这一刻,申昊宇似乎从她那双表面上毫无波澜的眼睛中读出了什么。

这是来自她的一次试探。亦或者,是对他关于昨晚发生的那些事的态度的问询。然而无论是哪一种,都让此时的申昊宇觉得无比艰难,他还没有准备好去面对云雨晴,更确切地说,他还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经历了昨晚那件事之后的二人之间的关系。

申昊宇迅速挪开了视线,逃避了与云雨晴的对视。他根本无法去看云雨晴的脸,只要他的视线停留多一秒,他的眼前就会自动浮现出那些昨晚发生过的一幅幅画面与一幕幕场景,还有那些不现实到如同在做梦一般的声音、气味与触感。

但一切又都在提醒着他——这并非是一场梦,而是切切实实已经发生了的现实。

“你……放桌子上吧,谢谢你。”

申昊宇没有去接手机。

他选择了逃避,把眼前的问题推给未来的自己去面对。

在说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申昊宇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没有想到云雨晴会这么快出现在公司并且直接逼近到自己面前,而他也十分清楚自己刚刚逃避式的回复意味着什么。

但是——

什么都没有发生。

“吧嗒”一声轻响,这是手机被放在办公桌上的声音。接着,高跟鞋的声音逐渐远去,直到开门声响起又关闭,申昊宇才敢抬起头来。

没有愤怒,没有叱骂,甚至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澜,云雨晴就这么离开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结束。

申昊宇恍惚了好久,才意识到是什么让自己一直有种怅然所失的感觉。

这是第一次,云雨晴不辞而别。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