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之爱 (8) 作者:逆流星河

.

【错位之爱】

作者:逆流星河

.第八章 一夜(下)

申昊宇看着情绪逐渐崩溃的云雨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犹豫着,踌躇着,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抬起了手臂,环绕住云雨晴抽动着的肩膀,将她搂进了怀里。

他知道,这样做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的麻烦。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并且越来越坚定,最初的犹豫与悔意也逐一烟消云散。

申昊宇并不后悔主动踏出这一步。

至少在此时、此刻,他无比真诚地想要去贴近这个名为云雨晴的女孩的心。

这颗受了伤的、流着泪的心。

掌心,传来女孩长发那丝滑的触感,被申昊宇搂在怀中的云雨晴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她不再抽泣,而是用手环抱住了申昊宇的腰。她柔软的身体与申昊宇紧密相连,而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香气更让申昊宇渐渐沉醉。

这一刻,申昊宇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觉得自己好像和云雨晴连成了一体,他能感受到她每一次呼吸、每一次颤抖,甚至是每一次心脏的律动。这种无比祥和的亲密感是申昊宇从未体验过的,不存在男女之情,也不存在任何的多余的想法,他就这样抱着她,享受着这宁静祥和的时光。

但祥和,很快就被打破了。

申昊宇的动作一直都没有改变,他的手始终放在云雨晴的肩膀上不曾有任何一丝的逾越。然而云雨晴的手却开始动了,申昊宇感觉到云雨晴原本放在他腰后的手突然开始向上移动,虽然她移动得很慢、动作很温柔,但那温柔之下暗藏的意味却让申昊宇无法再维持住此刻的宁静。

“小云,那个,我该走了……”

“嗯。”

云雨晴应了一声,但双手却依然环绕在申昊宇的背后,丝毫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

“那个,你放开我好不好?”

云雨晴似乎顿了一下,片刻后她放松了手上的力道,甚至主动把手收了回去。申昊宇长舒一口气的,老实说如果云雨晴继续像刚才那样挽留他,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就在他准备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一双手,一双微微发烫的手捧住了他的脸。

这一次,申昊宇并非毫无防备,但当闭着眼睛的云雨晴凑到他脸前时,他不由自主地犹豫了。

而他的犹豫,成就了云雨晴温柔的强求。

女孩的嘴唇是微凉的,柔软、湿润,甚至还能品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清甜。申昊宇并没有像前一次那样推开云雨晴,就像云雨晴没有再强行索吻一般,他也选择了用温柔去回应女孩献上的温柔,双方的温柔交织在一起,化成令人沉醉的暖流深入到彼此的身体深处,也逐步唤醒了被压抑的情欲。

申昊宇有些醉了,今天晚上他明明没有任何的醉意,但看着面前眼波流转的云雨晴,他却觉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如痴如醉。

而云雨晴的痴态比他更甚,前一吻才刚刚结束还没有分开,她就已经急切地追上去、迎上去去索取下一次的深吻。一开始,申昊宇完全是被动地去接受云雨晴的热情,然而不一会儿他就反客为主用老练的技巧让年轻的女孩败下阵来。但年轻的雏鸟显然比娴熟的老鸟更加“贪得无厌”,云雨晴反而更加积极地去进攻、去索取,即便屡屡被申昊宇吻得呼吸急促、浑身发展,但她依然没有放弃自己进攻方的地位,一次又一次地索取并献上自己的吻,也一次又一次地撩拨着申昊宇体内已经燃起的火苗。

情欲的火焰就这么被点燃了,很快缠绵在一起的二人都不再满足于单纯的肢体接触,他们相拥在一起倒在雪白的大床上,在布料的摩擦声中脱掉彼此身上一件又一件的束缚,直到不再有布料阻止他们触碰彼此的身体,直到他们用初生那般的姿态坦诚相见。

但在看到云雨晴雪白的胴体的那一刻,申昊宇却……犹豫了。

呈现在他眼前的是少女最美丽的一面,是洋溢着青春、活力、激情、诱惑同时又带着一丝青涩、一点娇羞、一抹神秘的胴体。然而这些活色生香的画面进入申昊宇的脑中却变成了39岁与21岁的巨大差距,变成了风华正茂与青春不再的鲜明对比,变成了代价和后果,门槛与障碍。

申昊宇那神游了好久的理智偏偏在这一刻回归到了身体内,他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现在想要做什么,但他更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这么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我……到底在做什么?

申昊宇犹豫了,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双手拉住了他,让他在最后一刻战胜了情欲。

“怎么了?”

等待了很久都没有等来那一刻的云雨晴有些茫然地看着申昊宇,而她那双清澈无比的眼睛让申昊宇更加无法面对自己被情欲长满了的内心。

“我们……是不是不该这么做?”

在这一刻,申昊宇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无措、多么的惊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回想不出自己刚刚都说了什么。

申昊宇不再说一个字,他甚至不敢去云雨晴的样子,像一个懦夫一般等待着最终审判的来临。

但他等到的是一声轻笑,与一双温柔的手。

“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你才想起来说这种话吗?还是说你真的以为我是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才跟你走了吗?”

申昊宇听不太清云雨晴的呢喃,但她说出一个字时的吐息,都清晰无比地透过他的脊背,传进他的身体里。

“不要对我那么随便,好吗?”

申昊宇的手颤抖着放在云雨晴搂在他腰间的手臂上,他能感受得到,此时的云雨晴一样也在颤抖。

“至少今天,至少这个晚上,我,不要……”

申昊宇握住云雨晴的手,发出似是如释重负又似是难以释怀的叹息。

然后,他转过身,重新拥住女孩赤裸的身体。

他不再有顾虑,只想触摸她的每一寸肌肤,把自己身体内的火热传递进她身体的最深处,彻底地占有她每一丝每一毫的甘美。

被激情烤热的空气内,男人的喘息声逐渐变得粗重,而女人的娇吟也挣脱了缰绳,逐渐变得恣意而放纵。

申昊宇紧紧地拥着云雨晴,像是要把她娇小的身体与自己揉成一体一般,用毫不留情的动作占有着她的一切。云眷雨的呻吟也随着他的动作此起彼伏,时而高亢如黄鹂的清鸣,时而婉转如百灵鸟的脆啼,有时又被男人压上来的深吻打断变成模糊而苦闷的哼声,有时又骤然了无生息仿佛从高峰瞬间跌入了低谷。

夜色笼罩住城市,也笼罩住所有不能拿到阳光下的你情我愿与恣意放纵。对于灵肉交融的男女来说,明天是被忘怀的噩梦,至少在夜幕还笼罩着一切的时候,他们不愿松开彼此的指尖、舌尖与每一寸肌肤的接触。

而夜目睹着他们,目睹着这对以它的名义结合在一起的男女——

没有赞美,更不会有祝福。

夜,沉默无语。

————分割线————

“嗡嗡!嗡嗡!”

富有节奏的震动声将申昊宇从沉睡中惊醒,他下意识地将手伸向枕边,却除了床单没有触碰到任何存在。

“嗡嗡!嗡嗡!”

奇怪,难道是掉到床下面了吗?

手机的震动声还在持续,但申昊宇却怎么都找不到手机的位置,他一向都是把手机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的,这是这么多年来他为了保证能够随时接通电话而养成的习惯之一。然而现在申昊宇明明能够感觉到手机就在离自己很近的位置,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找到那震动声的来源。

怎么回事?话说现在是几点了?我今天早上要做什么来着?

申昊宇觉得自己的脑内现在就是一团浆糊,这让他回想起了十五年前他初入职场的时候那段每天只能四个小时的日子。他的眼前一片昏暗,既然闹钟已经响了那现在理应是7点钟以后了才对,但申昊宇却一丝晨曦都看不到,本应是窗户的位置现在一片漆黑,不知是拉上了厚厚的窗帘还是因为外面仍笼罩着夜幕。

奇怪,这是我的房间吗?

“嗡嗡”的响声仍然在持续着,那聒噪的声音不愧于它叫人起床的本职,让原本还处于半梦半醒中的申昊宇一阵心烦意乱,残留的睡意也悉数被它驱逐了出去。

申昊宇扫视着四周,他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周围的昏暗,也看清了更多原本被他忽略的细节。首先,他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他的家,但四周的摆设又让他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很多个早晨都见过类似的光景一般。

等等,这里是酒店?

用了足足半分钟的时间,申昊宇终于从记忆中检索到了与眼前特征一致的画面,而“酒店”这两个字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后,一连串的与酒店、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与他此时所处的状况相关联的记忆也如喷泉般涌了出来。

我,我都做了什么?

申昊宇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些原本毫无意义的细节也于此刻一一与他记忆中的画面对应。他看到了侧翻在地上的落地灯——那是他昨晚强行推开云雨晴时碰倒的;还有向外开启的洗手间的门——那是他扶着云雨晴呕吐后忘记关上的。他还看到了自己昨天穿着的一只皮鞋——尽管他完全想不起来为什么那只鞋会被仍在梳妆台上,但最刺痛他神经的却是那只皮鞋旁散落的一件衣物,尽管已经被揉成了一团,但那特殊的形状依然只需要一眼就能辨认出它的身份。

那是一件内衣,一件用来包裹与衬托女性在外观上最明显区别于男性的第二性特征的内衣,俗称胸罩。

申昊宇艰难地将视线从那件浅色系的胸罩上挪开,而就在这时,一直都在他的身体周围震动着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他低下头,却看到盖住自己下半身的那床棉被蠕动了几下,然后一只手从被子的下面伸了出来,将仍然亮着屏幕却不再发出任何声音的手机扔了出去。

手机砸在床头上,翻滚了几下落在申昊宇的身边。

申昊宇下意识地投去了视线,在手机屏幕的光芒熄灭的前一刻,他看到了一张巧笑嫣然的俏脸。

这笑容如同导火索一般,引爆了申昊宇脑内所有沉睡着的回忆。

我……我都做了什么……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