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位之愛 (4-5) 作者:逆流星河

簡體

【錯位之愛】 book18.org

作者:逆流星河book18.org

2020/09/16 book18.org

第四章 刻意而為與故意為之 book18.org

但這一次,作為迎新會發起者的牛波顯然不贊同申昊宇的想法。 book18.org

「宇哥,不是吧,這可是迎新會啊,咱們不能把迎新會開成檢討會啊,那樣也太沒意思了吧。」 book18.org

申昊宇瞪著幾乎已經是在哀嚎的牛波,道:「我說要開成檢討會了嗎?我只是讓你換個安靜點兒的場合,迎新會還是一樣的開。」 book18.org

「安靜點兒……宇哥你還記得上次你這麼說的時候發生了啥嗎?你一開口沒說兩句就要大家『總結一下最近遇到的問題』,這不和檢討會沒區別了嗎?」 book18.org

牛波的話讓申昊宇有些汗顏。之前因為外部環境變化,公司的運營一度十分艱難,公司內部的氣氛也變得相當緊張。為了緩和緊張的氣氛牛波提出舉行一次跨部門的團建,結果在場級別最高的申昊宇卻沒能從緊張的氣氛中脫離出來,然後就發生了上面牛波所抱怨的那種情況,團建最終草草了事,牛波對此甚至有過一段時間的怨念。 book18.org

「之前那次是情況特殊,你也知道那個時候公司的情況不好……總之這次我不會再提那些話題的,迎新會還是你來主導,但你起碼給我換到一個清靜一點兒的地方,KTV太鬧太吵,不太適合。」 book18.org

牛波擠出一張苦瓜臉道:「迎新會不就該熱熱鬧鬧,大家開開心心的嗎?清靜,大哥您這要求實在是……」 book18.org

突然,牛波頓了一下,拍桌而起:「哎!我想到一個好地方!」 book18.org

「你小點兒聲……什麼好地方?」 book18.org

「宇哥你也知道的啊,咱倆經常去的那家……」 book18.org

聽完牛波說出那個名字,申昊宇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book18.org

「怎麼樣,行吧?就去那兒?」 book18.org

「行,那你安排還是我安排……」 book18.org

「我去我去,我現在就去打電話!」 book18.org

看著牛波火急火燎地衝出了辦公室,申昊宇一陣搖頭的同時,心中隱隱有些擔憂。 book18.org

但願今天一切順利。 book18.org

但願如此…… book18.org

———————— book18.org

「大家,跟上我!」 book18.org

伴隨著起鬨聲,被客服部與前台部眾女如眾星拱月般簇擁著的牛波一馬當先衝出了公司的大門。 book18.org

而在吵吵鬧鬧的隊伍之後,落在最末尾的申昊宇面露尷尬,向身邊同樣落在隊尾的雲雨晴解釋道:「那個,其實牛波他平時還是挺穩重,就是一到聚會這種時候他就會顯得有點兒……有點兒瘋。」 book18.org

申昊宇話音剛剛落下,從隊伍最前方便傳來了牛波誇張的大笑聲,一時間造成的騷動甚至引來了周圍路人的注目,讓申昊宇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 book18.org

唉……不出所料啊。 book18.org

申昊宇只能掩面嘆息,而就在此時,一直都只是安靜地走在他身邊傾聽而不曾開口的雲雨晴突然打破了沉默: book18.org

「宇哥你和牛主管已經認識了很久嗎?」 book18.org

「嗯?」雲雨晴的問題在當前的場景下顯得有些突兀,但申昊宇還是如實回答道:「啊,很久了,有小十年的時間了吧,那小……他就是被我帶來公司的,一開始的時候他和你差不多大,都是剛剛從學校畢業。」 book18.org

「那牛主管他……沒有結婚嗎?」 book18.org

看著隊伍前方被一群鶯鶯燕燕簇擁著好不快活的牛波,申昊宇突然明白為什麼雲雨晴會問這些了。 book18.org

「沒有,那小子現在連女朋友都沒有吧。別看他這樣,其實人還是挺專情的,自從兩年前他和談了十年的女朋友分手之後我就沒聽說過他和誰有過什麼了。」 book18.org

「這樣啊……」 book18.org

「是啊,前幾天我還教訓他來著,不要變成和我一樣的老光……啊,咳咳。」 book18.org

申昊宇一陣咳嗽,掩飾住自己剛才的失言,但那個字眼明顯還是被雲雨晴猜到了。 book18.org

「宇哥你也是因為一樣的理由嗎?」 book18.org

申昊宇摸了摸鼻子,假裝沒有聽懂她的話,道:「你在說什麼?」 book18.org

「沒什麼……」 book18.org

誰成想雲雨晴碰壁之後直截了當地中斷了話題,倒是讓已經做好準備再搪塞一番的申昊宇有些不知所措。 book18.org

啊,現在的年輕人,真難懂…… book18.org

申昊宇心中的尷尬更盛,本想快走幾步用拉開距離的方式擺脫這種侷促的局面,卻又擔心這樣一來留雲雨晴一個人落在隊尾會顯得太明顯。最後,他只能維持著一成不變的步子,與雲雨晴肩並著肩走在人行道上。好在這種情況也沒有維持多久,半分鐘後,走在最前面的牛波突然吵吵嚷嚷地折返回來。 book18.org

「宇哥,宇哥!咱們打的去吧?」 book18.org

申昊宇注意到一直都站在他身旁的雲雨晴在牛波靠過來時悄無聲息地後退了一步,似乎並不想和牛波身邊的那些女同事碰面,聯想到下班的時候那幫女人自然而然形成了小群體卻唯獨把雲雨晴排除在外的情況,申昊宇的心中隱隱有了一些想法。 book18.org

但牛波卻完全沒注意到這一點,他似乎已經完全沉浸在了玩樂的氣氛之中,說話的時候手還分別把兩名客服部的女員工攬著。 book18.org

「行,那你直接叫車吧。」申昊宇皺著眉,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還向牛波使了個眼色,但牛波正在興頭上完全沒有注意到,得到許可後立即大呼小叫著又衝到了最前方。 book18.org

這小子,今天是不是太興奮了點兒? book18.org

申昊宇在心中盤算著一會兒要不要先給老闆打聲招呼不賣酒給牛波,沒喝酒都已經嗨成了這樣萬一喝醉了搞出什麼事端來就麻煩大了。 book18.org

而這時,雲雨晴又悄無聲息地跟了上來,繼續保持著與申昊宇肩並肩的位置。 book18.org

「那個,小雲你家在哪兒啊?」 book18.org

「嗯?」雲雨晴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似乎不明白為什麼申昊宇會突然問出這個問題。 book18.org

「等會兒咱們要去的地方其實有點兒遠,那是一家餐吧,也賣酒,老闆是我的朋友,地方是很好的就是位置偏僻了些,你如果住的太遠一會兒可以先走。」 book18.org

雲雨晴表情平靜地聽完了申昊宇的解釋,然後回道:「沒事,我沒關係的。」 book18.org

「啊,那就好。我也會和牛波說不讓他弄得太晚的。」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雲雨晴輕柔的嗓音落下,二人之間就又陷入沉默之中,與隊伍前方的嘈雜與喧鬧形成無比鮮明的對比。 book18.org

難辦了,果然她還是不喜歡這種人多的場合嗎? book18.org

申昊宇本來計劃著和雲雨晴一起做一個澄清說明的,雖然他也清楚對於已經流傳開的謠言來說這種澄清起不到什麼作用,但他希望至少可以震懾一下雲雨晴同部門的那些女人,不然她們做出太過分的行為。 book18.org

但云雨晴的狀態卻和在公司時完全判若兩人,申昊宇清楚地記得自己在公司里碰到雲雨晴的時候都會被她主動搭話,並且話題的主動權也都是掌握在雲雨晴的手裡,然而現在的情況卻是從走出公司的大樓開始雲雨晴幾乎沒有主動開口說過一個字,就算有對話也都是在兩三句以內就戛然而止,讓申昊宇完全找不到機會去提起澄清說明這件事。 book18.org

說起來,這也是申昊宇第一次見到工作狀態以外的雲雨晴。和雲雨晴在工作時表現出的那種積極、主動的印象截然相反,換下職業套裝的雲雨晴衣著打扮顯得相當保守和穩重,甚至可以說有些老氣。她甚至還戴上了一副粗框眼鏡,這副面積足有她半張臉那麼大的眼鏡直接改變了她整個人的氣質,也讓她的容貌不再顯得那麼奪目,從這點來說倒也不奇怪,但這種從頭到腳都體現出內斂的風格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申昊宇肯定不會相信出自雲雨晴之手。 book18.org

申昊宇不是沒聽說過有些人會把工作狀態和生活狀態分得很開,甚至判若兩人。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身邊會真的出現這樣一個人,而這個人偏偏就是雲雨晴,這讓他不禁一陣頭疼。 book18.org

而就在申昊宇苦惱不已的時候,牛波叫的計程車已經到了。兩個部門的人外加牛波和申昊宇只有一輛車顯然是不夠的,牛波一次性叫了四輛計程車來,但到了上車的時候問題又出現了。 book18.org

「宇哥,你就坐最後那輛吧,我坐前面!」 book18.org

牛波的話乍一聽沒有什麼問題,但在場的人有十一個,按照一輛計程車坐四個人來算最後一輛車只有兩個人,然而牛波說出這話的時候有兩輛計程車已經坐滿了人了,還在車外的就只有牛波、申昊宇以及雲雨晴。 book18.org

申昊宇本想著牛波會讓他去坐前面那輛車,以換取牛波自己和雲雨晴兩個人同坐一輛車的機會——畢竟雲雨晴進公司第一天牛波就曾經表示過「興趣」只不過被申昊宇提前敲打下去了,或者剩下的三個人剛好坐一輛車,這樣最穩妥。誰成想牛波提出來的建議和申昊宇想的完全相反,而最讓申昊宇難以理解的是,牛波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偷偷沖他擠了擠眼,就好像有意為他創造與雲雨晴相處的條件一般。 book18.org

「牛波,你小子到底想……」 book18.org

「啊啊啊,那兩輛車都開走了,我先上車了啊宇哥,你們也快點兒!」 book18.org

申昊宇本想當場問個清楚,但牛波的反應更快隨便胡扯了兩句就逃上了計程車。第三輛計程車也呼嘯而去,只剩下申昊宇和雲雨晴二人站在僅剩的那輛計程車旁面面相覷。 book18.org

「唉……上車吧。我坐副駕駛,小雲你坐後面吧。」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無可奈何的申昊宇只得認栽,一路上分別坐在前後兩排的二人都沒有一句話,申昊宇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雲雨晴則一直看著車窗外出神,兩人之間的沉默甚至蔓延到了計程車司機的身上,整段路程除了確認目的地司機師傅都沒有再開口,似乎也在懼怕打破這異樣的平靜。 book18.org

車終於到了,這是申昊宇第一次在坐完計程車之後沒有主動向司機師傅說謝謝,而司機師傅也像是等不及解脫一般,在二人都下車後的第一時間就駛離了路口。 book18.org

申昊宇左右看了看,並沒有在餐吧的門口看到牛波的身影,他對著正抬頭注視著招牌上的霓虹燈的雲雨晴道:「我們直接進去吧,他們應該都已經在裡面等著了。」 book18.org

雲雨晴收回目光,並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book18.org

一進門,申昊宇就看到了站在櫃檯後面的餐吧老闆同時也是他的多年酒友老張,二人互相打過招呼後,沒等申昊宇說什麼,老張就主動把話題引向了站在他身後的雲雨晴身上。 book18.org

「喲,昊宇你這麼些年終於開竅了啊,還是老牛吃嫩草?」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五章 誤解與謠言 book18.org

「喲,昊宇你這麼些年終於開竅了啊,還是老牛吃嫩草?」 book18.org

老張直白的話讓申昊宇趕忙回身去看雲雨晴的反應,好在雲雨晴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激動的情緒,只是一直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book18.org

「別瞎說,這是我們公司的新人,小雲,今天是迎新會,牛波那小子沒跟你說嗎?」 book18.org

「聽說了啊,不然我現在怎麼會在店裡待著。」 book18.org

「那你……」 book18.org

看著面前表情同樣有些愕然的老張,申昊宇隱隱覺得這一連串的事件都並非偶然,而是有人在背後故意安排出了這樣的「巧合」,而這個人的名字也馬上出現在了申昊宇的心中。 book18.org

「老張,牛波他在上面吧?」 book18.org

「對啊,還是原本的老地方,專門給你們留好的大包房,不然可坐不下你們這麼多美女。」 book18.org

「那就好……我先上去了,一會兒再下來找你喝酒。」 book18.org

「哦,好,我不急。」 book18.org

申昊宇說罷便上了樓梯,一直都沒有開口的雲雨晴則繼續保持著沉默緊跟在他的身後。到了二樓,申昊宇輕車熟路地走向位於走廊盡頭的大包間,此時包間內已經是人聲鼎沸,長條形的餐桌旁坐滿了人,牛波更是坐在最中間的位置與近旁聊得熱火朝天。 book18.org

「啊,宇哥來了!」 book18.org

「宇哥!」 book18.org

「申經理……」 book18.org

申昊宇的加入讓包間內又掀起一陣熱潮,但當申昊宇定睛看到長桌邊剩下的空位後,眉頭便皺了起來。 book18.org

那是長桌位首的座位,顯然是刻意空出來的留給申昊宇的,如果只是這樣倒也沒什麼,問題是在這個位置旁的一個位置也被空了出來,而且這兩個位置隱隱自成一體,和其它那些已經落座的位置間都隔出了一段距離。 book18.org

這小子故意的嗎…… book18.org

申昊宇皺著眉,他看了一眼毫無自覺的牛波,突然開口道:「牛波,你先站起來。」 book18.org

「啊?」牛波一愣,但還是老老實實地站了起來。 book18.org

「你去坐那邊那個空位,我坐你的位置。」 book18.org

「啥?可是宇哥,那是我專門給你……」 book18.org

「其他人也都挪一挪,明明還有這麼寬的地方做得那麼擠幹什麼?來,都往旁邊挪一挪,小雲,你去和小王她們倆坐一起吧,小王你們也挪個位置給小雲,快!」 book18.org

申昊宇這個「領導」發了話,在場的眾人都不敢發表任何意見的開始了移動。只是當所有人都落座後,無論是被換到了位首的牛波還是被強行安插了位置的雲雨晴的那兩個同期女孩,臉上都露出了些許尷尬的表情。 book18.org

「行了,大家都坐好了吧,那就開始上菜吧。」 book18.org

申昊宇話音落下後過了片刻,牛波才反應過來接話道:「啊,對,那就趕緊讓他們上菜吧,還有喝的……菜單,菜單在誰那兒呢?」 book18.org

看著包間內的氣氛逐漸回溫,申昊宇這才暗中鬆了一口氣,然而看到坐在兩個同期之間顯得格外突兀的雲雨晴,申昊宇剛剛放鬆的心情又提了起來。 book18.org

但他不會想到的是,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剛剛開始…… book18.org

———————— book18.org

聚會的氣氛逐漸從最高潮冷卻下來的時候,申昊宇站了起來。 book18.org

「牛波,走。」 book18.org

被點到的牛波趕忙放下酒杯,看著申昊宇道:「怎麼了,宇哥。」 book18.org

「陪我出去抽根煙。」 book18.org

申昊宇扔下簡短的一句話就走了出去,在座位上愣了片刻的牛波也慌忙站了起來,跟在申昊宇的身後離開了包間。 book18.org

包間外面的走廊另一端有個角落是專門設置的吸煙室,申昊宇就站在那裡等著牛波。 book18.org

「宇哥,你不是都戒煙好多年了嗎,怎麼今天突然就……」 book18.org

申昊宇揮了揮手打斷了牛波的話,也一併拒絕了牛波遞上來的打火機,他的手裡根本就沒有煙,而他把牛波喊出來的目的也不是突然回歸的煙癮。 book18.org

「牛波,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book18.org

「啊?」牛波一愣,本來打算點煙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中。見申昊宇並沒有說話只是用不善的眼光看著他,牛波就算再遲鈍也捉摸出味道了,道:「宇哥,你……生氣了?」 book18.org

「呵。」申昊宇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右手下意識地去摸口袋。 book18.org

注意到他這個小動作的牛波馬上遞上了香煙盒與打火機,但申昊宇猶豫了一秒鐘之後還是拒絕了。 book18.org

「那啥,宇哥,我知道我今天可能是有些地方做過火了,座位那事也的確是我不對,我想得太簡單,做得也太明顯,所以你也別生氣,我下次注意……」 book18.org

申昊宇聽著牛波做自我檢討,一開始他還點著頭在心裡覺得牛波不愧是跟他久了腦子轉得還是快,沒成想才兩句之後味道就完全變了。 book18.org

「等等、等等,你給我慢著。」申昊宇攔住已經開始滔滔不絕的牛波道,「你剛才說的是啥?感情你以為我生氣是因為座位的問題?」 book18.org

「不是?那……那是因為啥?」 book18.org

看著牛波一臉戰戰兢兢的表情,申昊宇突然有種一頭撞死的衝動。 book18.org

「我先問你,計程車那事是你故意安排的吧?」 book18.org

「啊,那個,就是剛好……」 book18.org

「別跟我打哈哈!到底是還是不是?」 book18.org

「額……是。」 book18.org

「先是計程車然後是座位——你剛才自己承認了別給我狡辯,你到底是想幹啥?你難道不知道現在公司里是怎麼說雲雨晴的嗎?」 book18.org

申昊宇越說越覺得痛心疾首,然而滿臉茫然的牛波卻開口便說出一句讓他目瞪口呆的話來。 book18.org

「不是,宇哥,我這是在幫你啊!」 book18.org

「幫我?」申昊宇的聲音下意識地高了八度,他忙回頭看了一眼,確認包間的方向並沒有人注意到後才壓低了聲音衝著牛波吼道:「你這哪兒是幫我?我正準備著借今天晚上的機會把那些流言都澄清一遍,順便再敲打敲打你手下那群每天沒事就亂傳八卦的女人的,結果你這是搞的哪一出?我什麼都還沒做呢就全被你攪合了!」 book18.org

而牛波在聽完申昊宇的話之後也瞪大了眼睛,道:「宇哥你……你不是對雲雨晴有意思嗎?」 book18.org

「啥?」申昊宇的音量再次破頂,這回就連牛波都擔心地伸頭看了看包間的方向。 book18.org

第二次確認四下無人後,牛波才開口回道:「不是,宇哥你反而把我給搞糊塗了,你真的對雲雨晴沒意思?我的意思是說那種男人對女人的意思……」 book18.org

「別胡說八道,我又不是聽不懂,還有——沒有!絕對沒有!」 book18.org

「啪嘰」一聲,牛波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腦門上,讓一旁的申昊宇看的是莫名其妙。 book18.org

「喂,你搞什麼呢?」 book18.org

「宇哥啊宇哥,你,我……」牛波的臉上堆滿了悲憤,一副馬上就會跳樓自殺的樣子,而從他的表情中申昊宇也琢磨出了味道,或許事情比他想的還要複雜一些? book18.org

然後,申昊宇花了十分鐘的時間聽完了牛波的解釋,也同時明白了—— book18.org

這件事比他想的複雜了不是一些,而是一百倍! book18.org

首先,牛波的解釋讓申昊宇明白了自己誤會了某件事,或者說圍繞雲雨晴的整個事件都是由誤會組成的,而且這個誤會便是:他,申昊宇,正在追求雲雨晴。 book18.org

申昊宇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他這半個月里跟雲雨晴面都沒見過幾次卻會傳出這樣的謠言,但事實就是這個謠言不僅誕生了,還傳開了,甚至可以說到了整個行政部門除了他自己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程度。而且這個謠言還擅自加入了很多細節,比如雲雨晴拒絕了他的求愛但他一直都沒有放棄,還有什麼他和雲雨晴其實已經成了只是礙於影響才一直保持著秘密的情侶關係等等。總之申昊宇在聽牛波一條條列舉這些謠言的時候嘴是越張越大,到最後他終於忍不住打斷了牛波質問道: book18.org

「不是,那群女人也就算了,怎麼連你也相信了這些話啊?」 book18.org

「其實我一開始也是不信的啊,但是,那啥……宇哥你真的要我說嗎?」 book18.org

「有屁就放!」 book18.org

「好好好,我之前有次碰到你和那個姓雲的女孩在茶水間裡嘛,你們當時不是在……」 book18.org

申昊宇瞪大了眼睛,幾乎是用吼的說道:「我那只是剛好在茶水間裡碰見了她好不好?而且當時裡面還有其他人呢,這種事情怎麼會被傳成這樣?」 book18.org

「額,還有其他人?誰啊?」 book18.org

「好像是樓上網絡部的那個誰,一時半會兒我忘記叫什麼了……等下,你問那麼多幹什麼?」 book18.org

「是宇哥你自己說的啊,我就是問問……」 book18.org

「滾蛋!我還不知道你?行吧,本來我還覺得你也是被騙了,現在看來你的嫌疑反而最大了啊。」 book18.org

「不是我啊,宇哥,真不是我第一個這麼說的!」 book18.org

申昊宇劈手從牛波的手上奪走了香煙,塞進嘴裡點燃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才算是把激動的情緒穩定下來。 book18.org

「那啥,宇哥,煙……」 book18.org

「我不戒了!還你!」申昊宇把煙盒和打火機又扔到了牛波的手中,然後煩躁的在煙灰缸里把還剩下一半的煙蒂掐滅。見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牛波也知趣的沒在說話,只是靜靜地陪在一邊。 book18.org

「我說,牛波。」 book18.org

「啊,我聽著呢。」 book18.org

「別人也就算了,我還是想不明白怎麼你也會相信這個?我今年多大了,人家小雲今年才多大?我們都差了快二十歲了,論輩分我當她爹都夠了!」 book18.org

牛波耐心地等申昊宇把話說完,才開口道:「其實吧,宇哥。我覺得年齡其實不是那麼重要的問題,你看網上不一堆四十歲配二十歲的老夫少妻嗎?別說二十,就是六十配二十的也有啊……」 book18.org

申昊宇瞪了牛波一眼,讓後者立馬知趣地閉上了嘴。但沒過幾秒鐘,牛波就又忍不住開口道:「而且啊……宇哥,你以前不是也找過二十多歲的嗎,我就是因為這個才相信那些話的。」 book18.org

「等會兒!」申昊宇攔在牛波面前,質問道:「你給我說清楚,我什麼時候找過二十多歲的了?」 book18.org

「宇哥你自己都忘了?不就是去年你在某個相親網站上認識了一個女的嗎?那女的學歷好像還賊高,還是從國外留學回來的……」 book18.org

牛波的話讓申昊宇逐漸找回了回憶,但逐漸浮現出的細節也讓他的火氣又燃了起來:「我想起來了,你是說那個從美國回來的女博士?」 book18.org

「對對,就是那個!」 book18.org

然後申昊宇立即給了牛波一下。 book18.org

「哎喲!宇哥你打我幹啥?」 book18.org

「打你讓你漲漲記性!你再給我好好想想,那到底是去年還是前年?」 book18.org

「額,今年去年……哦,前年了啊。」 book18.org

「你的數學都還給數學老師了吧?還有我認識那個女博士的時候她是二十九歲成不成?」 book18.org

「二十九不也是二十多嗎……」 book18.org

「給我滾蛋!那十八和十歲也都是十多歲呢,能一樣嗎?」 book18.org

「宇哥,我錯了,是我記錯了。不過你也要理解我啊,我那也是為了你好,去年過年你讓我替你回家去看叔叔阿姨,結果我被阿姨拉住說了幾個小時,他們倆也想早點兒看到你成家啊。」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