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奪舍的悲催人生 (11) 作者:日光美少女

簡體

. book18.org

【被迫奪舍的悲催人生】 book18.org

作者:日光美少女2021/4/5發表於:首發SexInSex book18.org

第十一章 book18.org

看見小汐自顧自的走進了錢芳的房間,張喜此時內心慌得一比,以他淺薄的愛情經歷,還不足以處理這種「被自己正牌女友發現自己在隔壁房間把另一個女人乾得嗷嗷叫」的複雜情況,更複雜的是這個女人還是正牌女友的乾媽,而自己則是頂著女友「哥哥&男朋友」的身份,占用的卻是她乾爸的身體,所以這份混亂的關係到底是合理還是不合理…… book18.org

難道要解釋說自己是被徐韻婷逆推的?這倒不完全是假話,但小汐在這邊住了那麼長時間估計都沒聽到任何動靜,他來第一天就把徐韻婷乾得哭天搶地,他不認為以小汐聰明的小腦袋會相信自己。 book18.org

自己吃了一個她的好閨蜜貝貝已經夠貪心的了,看樣子小汐嘴上不承認但也默認原諒了自己,現在連人家的乾媽也吃了,是不是真有點不是人了?現在他在妹妹心裡的人設應該已經崩得稀碎了,大概成了個泰迪犬的形象吧……萬一小汐醬不原諒自己怎麼辦?張喜想一想,都覺得好難過。 book18.org

徐韻婷見丈夫忽然陷入了一陣失神,有些疑惑的用手捅了他一下小聲問:「怎麼了?」 book18.org

「啊!」張喜緩過神來,小聲解釋道:「我是在想應該怎麼開導錢芳,這次的打擊對她來說有點大。」 book18.org

「唉,是啊,怎麼就發生了這種事,俊鴻那麼優秀的孩子,雖說有點……錢芳這多麼年的付出,一下子就……」徐韻婷心中的母性讓她對錢芳的遭遇感同身受,聲音都哽咽了起來。 book18.org

張喜心中憐惜,摟住她的肩用手撫了撫,誰知這時小汐出來看這兩人為何還沒進去、正好看到這一幕,於是,就尷尬了……她毫無感情的看了張喜一眼,又進去了。 book18.org

而張喜已經有點虱子多不咬了,雖然他的臉上此時如喪考妣……他和徐韻婷進屋後,就看見錢芳面容憔悴、眼神空洞、頭髮凌亂的半躺在床上,而小汐則坐在床邊護著她,見兩人進來,她完全不看張喜,像是在和徐韻婷一個人說話一樣開始介紹起了錢芳現在的狀況。 book18.org

原來今天白天他們已經把李俊鴻的後事處理完了,由於被撞得太慘人也太年輕,就沒有想著舉辦儀式直接火化下葬了,和陳凡葬在同一片墓園(張喜內心吐槽:這裡是不是已經成為自己的廢舊機體回收定點單位了)。而李峰的情況也不太妙:身上的骨折雖然也很嚴重,休養一陣倒不會留下什麼殘疾,但大腦受到的損傷導致他一直昏迷不醒,而醫生們也都習慣把情況往最糟糕了說,讓錢芳做好丈夫成為植物人的準備。 book18.org

由於錢芳和李峰都是獨生子女,李俊鴻在兩家老人那裡也命根子一樣的存在,所以她甚至都沒敢把這件事告訴他們,更不知怎麼面對他們,好在四位老人都身在外地,平時聯繫的也不那麼頻繁,暫時不會暴露。 book18.org

本來還算意志堅強的錢芳自從下葬完兒子,又得知丈夫可能成為植物人後,再次痛聲大哭了一頓,然後就成了現在這幅丟魂的樣子了。小汐今天一直陪著她,也非常用心的安慰和開導她,但到了最後她的嗓子都說啞了,錢芳卻是連回復都沒有,像是完全屏蔽了外界的信號。 book18.org

徐韻婷今天大多時間都和她倆在一起,本來就知道這些情況,而張喜聽小汐說完,也皺起了眉頭,感覺事情不好解決,他讓徐韻婷和小汐先出去,而小汐走之前還給了他一個隱含警告的眼神,搞得他感到很受傷:小汐醬,哥哥在你心中已經是這樣禽獸不如的人了嗎?錢芳都這樣了我會對她做什麼? book18.org

他先是翻閱王永恩記憶中關於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的知識,結果發現他這個學霸真的只是為了拿個心理學碩士學位而已,並沒有多少真才實學,他準備按照書本上的流程:1、先取得對方信任;2、讓對方產生正向情緒;3、幫對方重建心理保護層;4、引導對方去直面創傷性記憶。 book18.org

但他對著錢芳說了半天,連第一步都沒有完成,然後只能狼狽的離開了,對著坐在客廳里一臉期待的徐韻婷和小汐搖了搖頭,表示自己無力解決。 book18.org

「我還是學藝不精,但我有個師姐是這方面的專家,人也在上海,我們明天帶錢芳去找她看看吧。」張喜想了想說道。 book18.org

「也好,不過我從明天開始要去杭州交流學習了,到時候你和小汐陪錢芳去吧。」徐韻婷說道。 book18.org

張喜有些心虛的看向了小汐,但人家根本沒有回應,他又對著「老婆」說了聲好的,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然後徐韻婷又問小汐:「寶貝,你今天跟媽媽回家睡還是在這裡睡?」 book18.org

小汐抿了抿嘴,說:「我在這裡陪錢芳媽媽一起睡吧。」 book18.org

兩人點點頭準備回家,張喜又想起一件事,叮囑小汐說:「你一會和錢芳媽媽說一下明天要去看心理醫生的事,這件事還是要她自己同意。」小汐這次倒是沒有不鳥他,點頭說了聲「好」,就和他們道別了,當然最後又給了他一個警告的小眼神。 book18.org

張喜和徐韻婷回家後說了一會話,他給那位心理醫生師姐打了電話預約了一下明天看診的時間,又給單位同事打電話安排了下自己明天不在期間的工作,就和妻子各自洗漱上床了。徐老師由於昨晚被寵幸過度、現在下體還有些隱隱的疼,所以沒有再次求歡,而張喜更是沒臉去主動推人家,加上自己也稍微有點沒心情,所以今天兩人沒有按檯曆上畫的圈愛愛。 book18.org

但明天開始就要離開丈夫幾天的徐韻婷還是一改平時的冷艷,有些撒嬌的膩在張喜的懷裡親親抱抱、又耳廝鬢摩的說了半天的情話,說著說著,她就把臉貼在丈夫的胸口幽怨的碎碎念:「老公,醫生說我們倆身體也沒什麼問題,怎麼就懷不上寶寶呢?」 book18.org

可能……是你名字的問題吧?張喜心中暗暗吐槽,又摟著她哄了一會,兩人才四肢親密的糾纏在一起相擁而眠。 book18.org

第二天一早,張喜被生物鐘叫醒,洗漱完之後換上一身polo衫加薄長褲的休閒裝,把頭髮向後梳理整齊後來到隔壁敲門。開門的還是小汐,她從貓眼中就看到了來人是誰,於是張喜推門而入的時候,看到的只是一個離去的雙馬尾嬌小背影。 book18.org

錢芳還是昨天那副糟糕至極的樣子,不過在小汐的幫助下已經梳洗打扮好,被她拉著手臂,行屍走肉般的隨兩人一起下樓。坐上小馬的車,張喜自然是坐到副駕,讓小汐和錢芳做到後排,然後驅車開往王永恩師姐的工作室。 book18.org

心理醫生在上海的重要性和社會地位都要較其他地方高一些,可能因為是魔都的關係吧……所以師姐余茗潞的工作室是在佘山的一座獨棟別墅里,門口竟然還有一個外籍的黑超壯漢做安保。被黑超壯漢核實身份,恭敬的請入裝修豪華的別墅,裡面放著不少看起來就價值不菲的藝術品,也不知是房東的收藏還是余茗潞自己的。 book18.org

五號機王永恩自己也是好些年沒有見到這個師姐了,上次見還是她從美國耶魯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後工作了兩年、然後又不習慣那邊的生活決定來上海發展,自己給她接風時見了一次,再次見到她時也是意外她的變化竟然如此之大。 book18.org

這裡要說下王永恩因為16歲就上了大學,20歲就開始讀研,他比身邊的同學都要至少小上兩歲,而身為他的同學們,也都很喜歡這個勤奮禮貌、帥氣迷人的弟弟,尤其是幾個師姐,更是像女妖精見到了唐僧肉一樣,每天圍在他身邊恨不得把他吃進嘴裡。而余茗潞當時並不是這樣,老家江蘇的她,對這個算是半個老鄉的小師弟雖然也是感到親切,但從不越禮,她本身也是那種悶頭學習的書呆子性格,王永恩也是難得碰到一個不那麼可怕、相處起來沒有壓力的師姐,所以兩人在求學期間關係反而還很不錯。 book18.org

上次見面時,余茗潞雖然剛從美國回來,但也沒被資本主義國家的奔放所影響,雖然性格變得比上學時開朗了一些,但仍是一副樸實無華的古板知識女性形象,這次見到她,竟然穿著一身顯露著妖嬈身材的旗袍,一頭長髮熨燙得像是綢緞一樣黑亮順滑,乾淨利落的梳了個馬尾,旗袍的開叉並沒有郭老師相聲里說的那樣開到胳肢窩,但也快開到了大腿根,露出筆直肉感的、穿著紫色絲襪的大腿,40歲的臉上保養很好、畫著淡妝,看起來就像個嬌媚的年輕少婦,但又有著一股學者的書卷氣。 book18.org

「小師弟,怎麼,不認識我啦?」余茗潞巧笑嫣然的看著有些發愣的張喜說道。 book18.org

「嘿嘿,還不是師姐你的變化太大了……」張喜訕笑了一下說,感到後頸有些發涼,貌似被某隻蘿莉的冰冷視線給刺了一下了。 book18.org

「你的變化也不小嘛……」她一雙帶著美瞳的、宛如穿透人心的眼睛直直的打量著張喜,說:「如果不是你連身上的氣味都沒變,我都以為是別人冒充的了。」 book18.org

張喜心中一驚,這個師姐可是專門研究過微表情的心理學專家,可別被她給看出什麼來,於是趕緊保持好五號機的原態,然後把話題引到錢芳的病上面來,他之前簡單和余茗潞說過錢芳現在的狀態,並判斷應該是屬於典型的PTSD症狀。 book18.org

師姐先是把錢芳帶到布置得很溫馨舒服的治療室,讓她在沙發上坐著等待,然後叫張喜和小汐出來到客廳說話,向他們了解一下具體的情況,她還讓張喜介紹下小汐,張喜只好說這是自己兩口子認的乾女兒,錢芳已故兒子的女朋友…… book18.org

余茗潞敏銳的直覺讓她看出張喜和小汐的關係並沒有那麼簡單,但也沒有多言,靜靜的聽完兩人介紹了錢芳的情況後,就讓他倆在客廳這裡等著,然後去治療室開始心理治療了。 book18.org

當房間裡就剩張喜和小汐的時候,氣氛立馬變得凝固起來,於是他開始在那沒話找話的自言自語到:「這屋子裡空調製冷是不是開得有點大了。」說完還抱著膀子像那麼回事似的哆嗦了兩下。 book18.org

小汐根本沒理他,低頭玩手機,雖然他偷偷看到手機螢幕上就一個短得可憐的微信消息列表,被她小手上下來回刷。張喜咬咬牙,認為有些問題還是得勇敢直面,於是直接認錯說:「好小汐,別生哥哥氣了好不好,我真不是故意的,前天晚上你也知道我都睡著了,然後醒來發現已經那樣了,我有什麼辦法,雖然說後來我是意志不堅定沒有嚴詞拒絕,但我現在的身份也不好拒絕啊……」 book18.org

小汐直接把身子扭過去不聽他解釋,卻也沒有走開,小耳朵還偷偷豎著,張喜繼續說道:「我發誓以後再也不碰徐老師了好不好,我就說自己睡眠出了問題,以後自己去書房睡,而且我以後保證也不去招惹別的女人了,就你和貝貝兩人,你看行不行?」 book18.org

聽到他十分誠懇的認錯,小汐感覺自己已經氣了兩天的心裡舒服了一些,但又很快的怪自己不爭氣竟然就這樣被他說服,不由又多了一個生他氣的理由,她頭也不回的嘀咕說:「反正我只是你妹妹,你這個大浪子愛招惹誰就找惹誰,我可管不著!」 book18.org

張喜趕緊湊過去說:「別啊,別人我都可以不招惹,你我必須得招惹。」 book18.org

小汐雖然沒有回頭,但是張喜發現她晶瑩可愛的小耳朵有點粉紅了,知道自己情話有了效果,於是乘勝追擊道:「如果你不願意,我可以把這些關係都斷掉,天天就陪著你,如果不小心掛掉了,就換個身體再來陪著你,直到你生命的盡頭,然後我也會想辦法終結掉自己這個詛咒,到另一個世界繼續陪著你,好不好?」 book18.org

瓊瑤附體的張喜一番話終於讓妹妹回過身來,臉上還有些紅,表情也不再是復刻徐韻婷的那種冷冰冰的樣子,卻是一臉的憤懣:「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這些花言巧語!?陳凡,我以前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利用貝貝對李俊鴻的好感騙她的身子,利用徐媽媽什麼都不知道占她的便宜!你怎麼可以變得這麼壞!這麼好色!」 book18.org

張喜心中滿是羞愧,但也有早想好的說辭:「你也知道我原來是什麼樣的人,我也是經歷死後換體這種事之後才變成這樣的,換成歐陽瀾的時候因為是女人所以還好,自從換成李俊鴻之後,可能因為他青春期身體發育的關係,這方面需求特彆強,你不知道男生精蟲上腦之後會變得有多不理智,我又捨不得沖你下手……」他心中向已經魂消身死的李俊鴻說了聲sorry,為了獲得妹妹的原諒只能讓你替我背鍋了。 book18.org

看小汐把羞紅的小臉轉到一邊,他繼續說:「那天正好是情人節,貝貝向我表白,我當時是真沒控制住,事情發生後我又發現越來越喜歡你,心中也很是後悔,但後來一系列的事發生,我們也都默認以後三人會在一起了……我想的只是以後說什麼不能辜負你們,誰知道後來又出了車禍奪舍了王叔叔,正想著怎麼找你倆解釋,貝貝就出了事,然後那天晚上我剛和你把秘密說完,已經精疲力盡倒下就睡著了,誰知睡著睡著……哥哥和你發毒誓,如果我說謊話下次再掛掉就叫我魂飛魄散,那天我被吵醒時,徐老師已經自己把我的那個插進她身體自己動了……」 book18.org

還沒等他說完,小汐的臉已經紅透了,凌亂的、急眼的飛起兩隻小手狠狠的掐他:「叫你瞎說!叫你瞎說……」張喜嘿嘿的躲閃著,但也沒想明白小汐說的「瞎說」是自己發的毒誓,還是自己開的車。 book18.org

看小汐雖然看起來不像是完全原諒自己,但兩人也已經把話說明白,他決定把該說的一次性說清楚:「小汐,我這裡還有個想法,但必須要徵得你同意,我這個身體也不知道能活多長時間,萬一死掉,對徐老師打擊一定很大,我想的是要不要給他們倆留下一個孩子,畢竟徐老師最喜歡孩子……」 book18.org

看小汐又有些要暴走的傾向,他趕緊說:「你可千萬別以為是我想這樣,我發誓只是出於補償考慮,你不知道我占用別人的身體、然後和一位自己尊敬的長輩做那種事有多痛苦……」(他內心又接了一句「又有多刺激」,這廝完全是欺負純潔的小汐不懂大人的快樂) book18.org

妹妹將信將疑的看了看他,「哼」了一聲把頭扭到一邊,用非常無所謂的語氣說:「你幹嘛要徵求我意見,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反正我只是你妹妹……不過」她又回頭瞪著張喜並攥起小拳頭,超凶的說道:「你要是敢傷害我身邊的人,我就和你同歸於盡!!!」 book18.org

張喜見她默認同意了這件事,就陪著笑臉說:「你放心,我以後和別人做那事,哪怕是貝貝,我也都把她們想像成你……」說完不等小汐這就和他同歸於盡,說了聲「我去上廁所」然後就跑了。 book18.org

余茗潞對錢芳這場心理治療足足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兩人出來之前這段時間張喜已經把小汐醬惹怒3次、說臉紅7次、逗得動手打人11次……錢芳看上去還是一副丟魂的模樣,但眼睛紅腫、明顯是哭過,余茗潞卻是一副勞心過度的憔悴模樣。 book18.org

她讓小汐先帶錢芳出去,然後和張喜說了一下情況:錢芳的病症要比想像中的嚴重的多,她現在由於無法直面兒子死去、老公植物人的事實,已經出於自我保護的、封閉了自己所有的情感和主觀能動性,雖然剛剛初步取得了她的信任並使她解除了保護狀態,但她又很快因為情緒崩潰再度陷入那種狀態……於是余茗潞決定暫時停止這次治療,她需要再查一些資料並做好更充分的準備。 book18.org

「下次治療就在兩天後吧,到時候我可能會用一些催眠療法,這兩天你們讓她休息好,不要再有多餘的心理波動。」師姐嚴肅的叮囑道。 book18.org

「好的,師姐你費心了,回頭一定好好感謝你。」 book18.org

「呵呵,咱倆就不要這麼虛偽客套了。」余茗潞有些肉肉的嘴唇笑出好看的弧度:「話說你和這一大一小兩個美女關係都不一般吧,沒想到原來那個純情的小師弟現在變得這麼……」 book18.org

「師姐你可別瞎說,她們一個是我鄰居,一個是我乾女兒,你這話傳到婷婷耳朵里,我就不用活了……」張喜趕緊解釋道。 book18.org

「哦?是嗎?」余茗潞不置可否的一笑,也沒有再多說就下逐客令了:「你趕緊回去吧,我也得好好休息一會,這趟累死我了。」 book18.org

張喜再次表示感激,然後和她道別後,帶著兩女回家了,接下來著這天小汐一直都陪著錢芳,她現在還沒開學,所以時間很多,陪錢芳的同時還可以看看書,什麼都不影響。而張喜只能是白天上班,晚上獨守空房,不過每天都會到錢芳家蹭一頓飯,小汐這丫頭雖然嘴上抱怨他不害臊,但每次做飯時也都會多準備出來一些。 book18.org

張喜每天晚上也都會陪自己在杭州出差的「老婆」徐韻婷煲一會電話粥,雖然他已經想明白自己不能再招惹這些情債,但在和徐韻婷的相處中,還是被她那迷人的性格所吸引,並不斷動搖自己的意志…… book18.org

又到了治療這天,三人如約來到余茗潞的心理工作室,這回醫生大人穿了一件白大褂,裡面卻是露肩連衣短裙、腿上穿著黑色漁網襪,看來40還未婚的她越來越愛走性感路線了,簡單聊了幾句後,她就再次帶錢芳去治療室了。 book18.org

張喜自然是在外面一邊喝茶水,一邊以逗妹妹為樂,小汐現在對他是又氣又無奈,這個臭哥哥以前多老實呀,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壞、這麼討厭,她既想不被他低級的調戲招數所影響、高傲的無視掉他,又老是被他不知那句話戳中自己某些奇怪的點,然後忍不住像小老虎一樣暴躁起來, book18.org

這次治療的時間更長了,將近四個小時的等待後,余茗潞自己揉著腦袋出來了,張喜和小汐連忙迎上來問怎麼樣,她卻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情況不好說,你們自己進去看看吧,我要先去歇一會兒。」 book18.org

兩人走進治療室,這間屋子裡有兩面都是高大的落地窗,所以採光很足,屋內一面牆都是高高的書架,書架上堆滿的書散發著好聞的紙香味,錢芳此時坐在沙發上翻著一本書,臉上卻是不見了失魂和蒼白,竟然變得精神奕奕,眼神也不再空洞,嘴裡還念叨著什麼…… book18.org

「她已經好了?」張喜和小汐面面相覷,心中都是一喜,沒想到錢芳經過兩次治療就能恢復成這個樣子,他連忙上前打招呼:「錢芳,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book18.org

錢芳聽見聲音一抬頭,漂亮的大眼睛中卻是探尋的神色,她有些弱弱的問:「你們是誰啊?剛才那位姐姐呢?」 book18.org

……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