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奪舍的悲催人生 (25) 作者:日光美少女

簡體

. book18.org

【被迫奪舍的悲催人生】 book18.org

作者:日光美少女book18.org

2021/05/29發表於:SexInSex book18.org

(25) book18.org

這場旅程除了在飛機上的時間外,可以說並不怎麼無聊,因為昨天的時候小汐就建了一個只有她、張喜、貝貝的三人微信群,然後就開始了頻繁的灌水和互動,昨天夜裡張喜還偷偷把群名改成了「我的後宮」……於是一大早就被小汐第一個發現了。 book18.org

小汐:這群名…… book18.org

張喜:【狗頭】 book18.org

沒過多會,貝貝也出現了:剛起床,沒想到一覺醒來就成了娘娘 book18.org

張喜:是不是很驚喜 book18.org

小汐:【小白兔機槍掃射】 book18.org

貝貝:看這個架勢老公好像不滿足只有我們兩個啊 book18.org

張喜:這絕對是誤解! book18.org

小汐:呵呵 book18.org

貝貝:話說昨天你倆的第一次怎麼樣啊,感覺是不是很棒 book18.org

說完她還發了個群紅包,標題是「祝兩位新婚快樂」 book18.org

張喜:啊這…… book18.org

他把紅包給領了,發現只有6毛錢。 book18.org

之後兩隻蘿莉好久都沒動靜,然後貝貝再次出現的時候就老實了很多,估計是被小汐私聊警告了……時間就這樣在三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中過去了,等到張喜從漠河古蓮機場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5點鐘了。 book18.org

縱然有了充足的心裡準備,張喜也沒想到漠河10月末能這麼冷,尤其是還下著點小雨,體感溫度應該在零下了,他趕緊在機場買了件羽絨服穿上,要不就算控制全身毛孔都閉合也有些受不了。 book18.org

他打了輛車直奔父親的居所,在車上一路看著道邊的原始森林,心裡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父子之間相隔多年的首次見面會是什麼樣。 book18.org

漠河是一座很小的縣城,相比於大興安嶺廣袤的林區,它就像一個小火柴盒一樣不起眼,所以在八七年那場火災的時候,幾乎是瞬間就把整座城市燒成了廢墟。 book18.org

由於下著雨,本來就人煙稀少的小城街上沒見多少人,顯得格外荒涼,而張子生的住所在這個偏僻的邊境小城裡都算是偏僻的,感覺就是那種90年代的破舊老小區,張喜有點想不通,像他這種神秘大boss為何要如此委屈自己住在這裡。 book18.org

這個小區就只有兩棟樓,張喜很快就找到了門口,卻只看到門上貼著「出售」和一個手機號,敲了敲門,過好久裡面也沒有任何動靜。 book18.org

他一看這個手機號不是父親之前那個,心想他是不是搬家換號了,就撥了這個電話,那邊很快接通,卻是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 book18.org

「喂,請問這個是張子生的電話嗎?」 book18.org

「張子生?先生你好我這裡是佳豪地產的崔波。」 book18.org

「房屋中介嗎?你好,我是來漠河這裡找人的,可是家裡沒人,門上只留了這個電話,您能給我屋主的電話嗎?我找他有點重要的事。」 book18.org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是不能提供屋主電話的,您要是想買房的話直接和我聯繫就好。」 book18.org

「我不買房,你給我個電話就行,我給你發紅包。」 book18.org

「先生,這樣是不行的。」 book18.org

張喜有些無奈了,沒想到這個小中介還挺有原則的,不過好在十四號機也不是差錢的人,他又問道:「如果我把這房子買了,簽合同的時候應該能聯繫到房主吧?」 book18.org

「這當然是可以的,先生您看到是哪裡的房子呢?」 book18.org

聽到張喜說了下具體位置,那邊很快反應過來,說:「哦,原來是那裡,您要找的業主姓張是吧?」 book18.org

「沒錯,我們現在可以簽合同嗎?」 book18.org

「呃……」那邊有些為難的停頓了一下,不過還是說道:「當然可以,張先生已經授權我們公司代簽合同了,今天就可以辦手續,可是您不需要看一下房嗎?」 book18.org

「不用了,我直接去你們店裡簽合同吧,我需要儘快聯繫到房主。」 「好的……我們位置在XXXX,還沒問先生您怎麼稱呼?」 book18.org

「張偉。」 book18.org

他說的位置離這個小區不遠,張喜很快趕到,發現店門卻是鎖著的,然後幾乎同時,一個穿著黑色羽絨服的小伙就騎著小電動風馳電掣的趕了過來。 「不好意思張先生,我們這邊下班早,我接到您電話從家過來的。」小伙一邊拿出鑰匙開店門一邊歉然的說道,他20歲左右,小寸頭、身材精瘦,一副標準東北銷售人員的樣子。 book18.org

「沒事。」張喜和他進了門,屋裡比外面還暖合一些,也許是他們剛下班沒多久,屋子中間的小爐子裡面的火還沒滅徹底。 book18.org

兩人剛在一張寫字桌前坐好,張喜急著聯繫上父親,就迫不及待的催他趕緊走流程,結果小伙聽了他的訴求之後,臉上卻露出為難和糾結的神色,低頭沉吟了一會才似是下決心般的說:「哥,如果你只是找這個業主有事的話,建議你還是不要買這個房子了。」 book18.org

「為什麼?」張喜有些不解,自己出此下策,不正是因為他們不肯提供聯繫方式嗎。 book18.org

「不瞞您說,原來住在這裡的業主已經去世了,現在的業主是他的弟弟,人一直在外地,應該不是您要找的人。」 book18.org

「去世?」張喜有些凌亂,自己剛知道父親是個隱藏BOSS,然後前來啃老,還沒見面就得知他掛了……至於自己有個叔叔這件事他有點印象,不過從小也沒見過面,更是早早就失聯了。 book18.org

「是的,我們這一片的人應該都知道,而且他就死在那所房子裡,您要是買到手之後應該很快也知道了,所以我也不想坑您。」 book18.org

看來這小伙還是個實誠人,張喜坐在那裡發了會呆,最後想到如果自己的異能是遺傳的話,那麼父親的死應該也是金蟬脫殼,不知又浪到誰身上去了吧。 「能問一下他是怎麼去世的嗎?」 book18.org

「這個……」小伙顯得有些為難。 book18.org

張喜這時候也覺得有些餓了,於是硬拉著這個叫崔波的小伙一起去了附近一家火鍋店,點了一堆吃的又要了點酒,互敬了兩輪之後張喜也終於得知了父親的死因。 book18.org

半年多前張子生跑去俄羅斯嫖娼,回來之後發現染上了新冠肺炎加性病,最後不治而死,新聞上都可以查到。 book18.org

張喜聽到之後心中閃過驚天大草,心說這死因還能再離譜一點嗎?自己老爹這趟作死簡直秀得轟轟烈烈、令人頭皮發麻啊。 book18.org

得知這個消息後,張喜也再沒有買房子和聯繫叔叔的想法了,好再他還有個備選方案,雖然不願意選擇這個方案,但也只能去聯繫他母親了。 book18.org

他請崔波吃了頓飯,還在他不堅決的推讓下給他轉了一千元作為提供信息的感謝費,也算是自身條件寬裕的前提下,對他這種不坑人的誠信行為的一種激勵吧,據張喜所知那座小破房賣掉他拿到的中介費也不一定有些。 book18.org

酒足飯飽後,崔波還熱情的幫他介紹了一家本地性價比很高的酒店,並且騎著小電動把他送了過去,張喜和他道別辦好入住後,進了溫暖的房間拿出手機給母親許芮撥出了電話。 book18.org

他沒想到那邊幾乎瞬間就接通了,並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喂,哪位?」 「我是張喜……」他心裡有些沒底,擔心母親並不知道這個秘密,那麼接到一個「死人」的電話應該會很奇怪吧。 book18.org

「呀!是你嗎兒子?你終於打過來了……」沒想到對方的聲音特別的自然還有點興奮,就好像她兒子去外地上大學往家裡打電話一樣。 book18.org

「是……我,我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一直死、一直奪舍別人?」張喜此時心境卻無法做到自然,聲音甚至有些發抖。 book18.org

「我這不是就等你打電話過來問呢嘛,這個手機號我早不想用了,就怕你找不到我才沒換,誰承想你過這麼久才打過來,話說兒子你現在在哪呢?。」 「我在漠河……剛才才知道,我爸去世了。」 book18.org

「哎?你怎麼先去找他了?」母親那邊聽聲音貌似有些不高興,還念叨著:「死得挺好……」 book18.org

張喜也不知道兩人有多大仇,也不敢問,他也只關心自己的大事,但還是先客套了一下,問道:「那個……媽,您最近怎麼樣?還在三亞嗎?」 book18.org

「是啊,這邊多好啊,比漠河暖和多了。」 book18.org

張喜覺得她是在嘲諷自己,但還是厚著臉皮直奔主題:「媽,您還沒回答我,我這個是怎麼回事,能治好嗎?」 book18.org

「這個在電話里也說不清楚,你來三亞吧,買好機票後把航班號發我簡訊,我去機場接你。」她說完竟然就把電話掛了。 book18.org

張喜拿著手機有點愣神,這是剛跑到中國北極就又要再去中國南極的節奏嗎?至於母親這個態度他倒是早就習慣了,好歹今天還親切的叫了聲兒子,已經是種很大的進步了。 book18.org

他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了很多,一會想起小時候和父母的相處,一會想如果自己這個異能是家族遺傳為什麼父母可以活那麼久,一會又想等自己解決了生存問題後該怎麼安排自己的生活…… book18.org

他想到很晚,期間還在群里和兩個小女友聊了會天,順便和她們彙報自己的行程,聽到自己要去三亞,貝貝也表示出強烈的想去熱帶海灘度假的慾望。 只是高中生十一和中秋之後沒有那麼長的假,她就表示很不開心,最後張喜安慰她等到元旦一定帶她倆出去玩,只是「向女友許諾」這種事放在自己身上,總有種立flag的感覺…… book18.org

修行者睡覺有個好處,通過冥想入睡可以很快進入深度睡眠,也不會做夢,每天睡五個小時就充足了,張喜今天心裡揣著事兒,入睡時費了點功夫,但還是睡了個好覺。 book18.org

第二天一早,他就搭乘最早一班飛機飛到哈爾濱,然後直飛三亞,這個季節從黑龍江往海南去的人特別的多,經濟艙艙早賣完了,張喜不惜重金坐了把商務艙,然後發現這裡人雖然少點,但也並不安靜,機艙里一幫受夠了降溫的東北人滿是對碧海藍天的嚮往,興奮的躁動著。 book18.org

全程算上在中間經停的1小時、總共7小時的航程張喜基本全用來吸收十四號機的施法技巧了,機艙里幾位空姐雖然嬌俏可人,卻也沒有自己兩個小女友可愛,乘客們更是大爺大媽居多,要麼就是過於年輕,總是吵著要看動畫片。 漫長的旅途結束了,張喜走出鳳凰國際機場航站樓的路上,即將見到親娘的他心裡卻是有點近鄉情怯的滋味,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和她相處,本來以為上天給了自己重活的機會擺脫那個不幸福的原生家庭,卻沒成想轉了一圈又回去了,自己家裡那兩位竟然還都不是簡單角色。 book18.org

終於還是走到了接機口,他眼睛一掃,很快就在一片黑壓壓的人群中看到了寫有自己名字的接機牌,舉牌卻的是一個戴眼鏡的呆萌小姑娘,張喜心中一驚,想的是自己老娘不會也換號了吧,這可就尷尬了。 book18.org

他遲疑的走了過去,當然也沒有直愣愣的就問她「你是我媽?」,而是揮手打了個招呼問:「請問您是許芮?」 book18.org

小姑娘腦袋正像是探照燈一樣機械的掃著人群,就好像是她知道自己要接的人長什麼樣似的,看見站到前面和自己說話的男人,她臉上洋溢出歡喜的笑容:「你就是阿喜吧!?」 book18.org

我阿西吧……張喜無奈的點點頭,說:「是我。」 book18.org

「你好,我叫洛洛,是芮姐的實習生活助理,我是來接你的。」小姑娘放下接機牌並伸出了手,她留著齊耳短髮,個子小小的,長得還挺可愛。 book18.org

張喜輕輕捏著她有些冰涼的小手握了握,算是打了招呼,他沒想到母親這個自己印象中成天去鄰居家打麻將的家庭婦女,現在還配起了生活助理。 「芮姐在停車場那邊等你,她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所以讓我來這裡接你。」洛洛貼心的替許芮解釋了為什麼派自己在這裡接他。 book18.org

「嗯,了解了。」張喜點點頭,然後跟著帶路的洛洛往外面走,路上她還打電話給許芮彙報了工作進展。 book18.org

兩人來到停車場,洛洛指著停在那裡的一輛造型炫酷的跑車說:「那就是芮姐的車,你自己過去就行,我去開另一輛車。」說完還踮起腳沖那邊用力揮了揮手。 book18.org

張喜暫別了洛洛,不知為何心跳的卻是有點快,按理說他只是要見那個和自己從來不親的母親而已,本來的打算也只是向她了解完情況、解決了自己的問題就敬而遠之,但此時他的心情卻要比自己預想中的複雜得多。 book18.org

在他緩慢的向那邊靠近的時候,車上也走了下了一個人,穿著夏威夷風情的低胸碎花長裙,燙著栗色的中分渣女卷,一副大大的墨鏡遮住了半張臉,不過可以看到她塗了鮮紅的唇彩,肌膚在炙熱的陽光下白得耀眼。 book18.org

張喜的腳步停頓了一下,有些不太敢確認這個從跑車裡走出來的、看上去艷光四射的女人是自己親媽,而她卻咧嘴一笑,然後小跑了幾步過來就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book18.org

「兒子,別來無恙啊。」她的聲音很好聽,帶著成熟女人的磁性,聲線讓張喜很熟悉、勾起他了久遠的回憶。 book18.org

「您這是……也換身體了?」張喜身體有些僵硬的被她抱著,聞著她身上濃郁的香馨,不自然的問道。 book18.org

許芮鬆開他,然後把自己臉上的大墨鏡摘了下來,風情萬種的把一側的頭髮繞到耳後,有些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說:「連自己媽都不認識了?你再好好看看。」 book18.org

她的五官嬌俏可人,如果細看還真是帶著讓他熟悉的輪廓,不過整體看上去給人感覺又完全不一樣,而且皮膚看上去也完全不像是49歲的女人,和余小卉那種後天改造的凍齡還不一樣,看上去就像是個帶著十足少女感的花信少婦。 「您這是……」 book18.org

「上車再說。」許芮親昵的挽上他的手臂,把他塞進車裡,然後自己坐到了駕駛位上。 book18.org

張喜上次坐跑車還是一號機的時候,記得當時載自己的是那個叫小淇的軟妹子,他繫上安全帶後下意識的向身旁看了一眼,然後又飛快的移開。 book18.org

這輛認不出牌子但看上去就很貴的跑車隨著一聲轟鳴聲緩緩啟動,然後以一個令他很放心的速度行駛起來,張喜看了看認真開車的母親有些欲言又止,心裡想的是您開這麼慢還非得弄這麼一輛車是圖個寂寞…… book18.org

「我開車是不是挺穩哈哈。」好像看出了張喜內心的吐槽一樣,許芮表情嬌憨的自我嘲諷道。 book18.org

「嗯,是。」張喜點點頭。 book18.org

「要是你連續幾百年都翻著花樣的橫死,肯定也會這麼惜命。」 book18.org

「我現在就很惜命了……」張喜無力的回應道,同時心中驚詫於母親話中透露出的信息——她和自己也是同類,而且活了至少幾百年了。 book18.org

「好好珍惜現在的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吧,等你變得和我倆一樣,生活就很無趣了。」許芮意味深長的說道。 book18.org

「咱們家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之前不告訴我呢?」張喜問出了自己心中的困惑,同時心裡也稍稍有些憤懣。 book18.org

她緩緩轉過頭看了張喜一眼又轉回去,隔著墨鏡有些看不清她的眼神,隔了將近一分鐘她才開口:「我知道你現在肯定有很多很多疑問,我們時間有的是,回家之後我慢慢的都會給你解答,你先給我說說你這一年多的經歷吧。」 張喜忍住了繼續發問的慾望,大概的講了講自己的事,當然是沒提和那些女人之間的故事,只是說了下自己換了幾個機體,然後都是怎麼掛掉的……許芮邊聽他說邊認真的開著車,也沒有發表什麼意見,母子兩人隨著車流緩緩的駛在路上,車開了很久最後上了南部的山路,最後進了一處幽靜的莊園裡面。 許芮把車停在一棟大概4層的、由原木和鋼化玻璃構成的建築門前,然後就有一個穿著一身白色、傭人模樣的女人過來幫著泊車,許芮則是挽著張喜進了屋。 他倒是沒有對母親住在這樣的環境大驚小怪,十四號機的修真者身份也讓對隱形富豪們的生活有了充足的認知,但他心裡還是有些小幽怨,自己家裡這麼壕自己過得卻是加班猝死的日子,而親娘卻撇下自己來這裡享福…… book18.org

母親先是給他安排好了房間,這間房在三樓,高大的落地窗朝著南面的大海,此時傍晚的夕陽斜照進來,給房間裡鍍上一層暖黃色。張喜把背包放到桌子上後隨便轉了轉,發現窗外還有個面積不小的露天陽台,他拉開紗門走出去,發現陽台下面就是泳池,陽台上還有個跳板,而泳池不遠處還有一條木質的小路通往山下的海灘。 book18.org

「兒子,歡迎回家!」張喜看了看風景,一回頭就看見母親摘了墨鏡的臉上露出自己幾乎沒見過的溫暖笑容,他給了一個很生硬的笑作為回應,心中卻對這種感覺充滿了陌生。 book18.org

她滿臉慈愛的摸了摸張喜的臉,然後指著桌子上一個保溫桶大小、熊貓造型的可愛小盒子說:「你猜猜這是什麼?」 book18.org

「呃……藍牙音箱?」張喜撓頭道。 book18.org

「錯!」她晃了晃手指,然後獻寶似的向它攤手道:「這是你的骨灰盒!」 「我……」張喜心中萬馬奔騰而過,臉上有點蚌埠住了。 book18.org

「哈哈,沒猜到吧?」她得意的一揚頭,好像這是給兒子的驚喜禮物一樣,她還小心翼翼的把熊貓的頭擰掉,露出裡面白花花的粉末。 book18.org

她輕輕捏起一把粉末說道:「正常人的骨灰從爐子裡掃出來,都是灰色的不好看,我特意給你處理過的,看看這美麗細膩的象牙白……」 book18.org

張喜心說那我可真是太謝謝您了,您這點人生智慧和偉大母愛全花在處理兒子骨灰上了吧,簡直是特娘的慈母典範。 book18.org

可能是讀出了張喜表情中露出的一絲失控,她把那一小撮骨灰灑了回去還貼心的抖了抖以免粘在手上浪費掉,然後重新擰上蓋子,說道:「媽媽就是第一幅身體死的什麼都沒剩下,後來一直心裡有個遺憾,我們的一生會很長很長,如果不去留一些紀念品,那麼以後會過得既空虛又辛苦。」 book18.org

張喜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雖然心中一直充滿疑問,但也暫時沒有問出口,等著她自己去說。 book18.org

「我帶你參觀下咱們的家吧。」母親再次挽上他的手臂,領著他在這棟大別墅里轉了轉,他的樓上一整層都是母親自己的房間,還有個種滿奇花異草的小花園,二樓是活動室和客房,一樓是廚房、飯廳和會客室,傭人們都住在另一座小樓里。 book18.org

參觀之後,母親把他帶到一樓的飯廳吃飯,晚餐當然十分豐盛,豪華的痛風盛宴,幾乎是張喜聽說過的海鮮都在桌上。整頓飯時間她幾乎自己沒動筷子,全在給張喜去殼去刺,即使他一再推辭也樂此不彼,慈愛得讓他渾身彆扭。 吃過飯後,她讓張喜去洗個澡,然後和她去水療池裡泡湯聊天,他就回房去洗了,從浴室出來後發現床上多了幾套花里胡哨的夏威夷衫、沙灘泳褲、速干T恤等,在身上比了比尺寸竟然都十分合適。 book18.org

他穿上一條寬大的泳褲、披上浴巾下了樓,10月底三亞晚上的氣溫剛好,比上海清新無數倍的海風吹拂在臉上特別的舒服,他在一名傭人的帶領下來到泳池邊上的水療池。 book18.org

這個小池子大概有十平方大小,水底亮著橙色的燈,池中散發著硫磺和中藥的味道,張喜把浴巾放到池邊的躺椅上,然後用腳試了試水溫,感覺大概有50多度的樣子,他緩緩的把身子泡進去,發出一聲舒爽的呻吟。 book18.org

池邊還有個大概10來寸的液晶屏,張喜研究了一下,上面顯示著水溫、還可以控制燈光和各種水流按摩模式,他選了一下點擊開始,然後坐進一個凹陷裡面開始享受起舒服的水流衝擊。 book18.org

一套10分鐘的流程還沒結束,他就看到穿著白色連體泳衣的許芮款款走了過來,她的膚色和泳衣的白色對比也沒有相形見絀,不同的是泳衣是珍珠白,她的肌膚是牛奶白,這個膚色使她兩條豐腴修長的大腿格外的吸睛,而胸前V字型開口裡面露出的深溝更是讓張喜臉熱心跳、趕緊移開眼神不敢去看。 book18.org

許芮巧笑嫣然的坐到他對面,也發出了一聲同款的呻吟,然後大大方方、不加掩飾的欣賞了一下張喜現在這具健美的小鮮肉身體,說:「你運氣還真好,這麼短的時間就奪舍了一具這麼好的身體,還是個靈修。」 book18.org

「靈修?」張喜有些詫異她這個叫法,要知道就連十四號機自己都不知道他們這個群體的稱謂。 book18.org

「這是我們對他們的稱呼,說起來也算是挺有淵源的,這群人基本上都是你爹以前留下的後代。」她撩了撩水花說道。 book18.org

「我爹的後代?」張喜有些驚詫道:「你倆到底有多少後代啊?」 book18.org

母親聽了顯得很不高興,有些嗔怪的說:「我和他就你一個後代,那些都是他在別處留的種,和我沒關係。」 book18.org

「呃……」張喜對這個複雜的情況有些看不懂。 book18.org

「我知道你肯定憋了一肚子問題……我還是從頭和你說吧,首先我們這個種族叫洞虛族,應該是從別的宇宙來的,至於是怎麼來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死了幾次才意識到自己不一樣,我們洞虛族的特點就是不需要固體的肉體,主要靠寄生在其他原住民智慧物種身上,而且在生長到成熟體之後就會永遠不會真的死去,但由於會被本宇宙的法則所排斥,會由於各種原因橫死。」 book18.org

「那我們這個種族有多少人呢?」張喜之前也有過一些猜測,但沒想到自己還是個外星人……準確的說是外宇宙人。 book18.org

「已知在地球上的只有我們三個。」 book18.org

「這麼少?」 book18.org

「因為洞虛族在成熟體之前,如果肉體死亡的話,會因為沒有奪舍能力無法寄生到別人身上,只能就此魂飛魄散,而且我們的繁殖方式也很特殊,條件十分苛刻,這個一會和你細說。」 book18.org

「那麼你倆又是怎麼知道自己是洞虛族的呢?」張喜好奇的問。 book18.org

「這個名字是你爹告訴我的,據他所說,他上古時期就存在了,至於我倆相識則是在300多年前、康熙年間那時候,後來他告訴我很多東西,他說在幾千年以book18.org

前他還有父母,不過後來因為長時間沒怎麼聯繫,這兩人也都失蹤了,他懷疑是寄生到來地球旅遊的外星人身上、坐飛船去宇宙里其他地方玩了。」 book18.org

呃……這是多麼熟悉的一個設定啊,張喜心裡吐槽,難道是因為老爹遭到了父母的遺棄,所以才因果輪迴讓自己兒子也來這麼一遍? book18.org

「那麼您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呢?」 book18.org

「我記得我是唐朝長壽三年時出生的,當時武則天剛稱帝,我出生在一個長安城裡的官宦之家,剛和人訂了親,就東西噎死了。」 book18.org

「呃……那還真是不愉快的記憶。」 book18.org

「事實上在遇見你爹之前,我就一直重複著死去活來的過程,被人殺死、高處墜落這都是正常的,被雷劈、遭遇自然災害也總能遇到,最離譜的一次是被隕石砸死……有一陣我都有些意志消沉了,你爹這人性格無比讓人討厭,但他拯救了我,這一點我得感謝他。」 book18.org

見張喜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她繼續說:「你放心,我從明天開始也會教你怎麼避免被宇宙法則抹殺,而且你在我身邊的時候也是安全的,所以我倆才會在你身邊一直守到你長大,然後在你爹的堅持下,我們才會從你身邊離開。」 「從我身邊離開的理由是什麼啊?我不都已經不會死了嗎?而且你們為什麼不從小告訴我這些啊?」張喜忍不住問出這些他一直耿耿於懷的事,但還有一句未說出口的事——你們為什麼從小那樣對我,不知道我這些年過得是什麼樣的日子嗎? book18.org

「這都是你爹堅持的,他的理由是我們洞虛族必須要自己覺醒,去感受死亡並嘗試找出其中的規律,才能保證在以後的一次次寄生中保持神志清醒、不失去本我,不能依賴別人。」 book18.org

張喜勉強接受了這個說法,但這麼多年的心結也無法做到立即解開,他一動不動的低頭看著水下的燈光,鼻子忽然有些帶著委屈的發酸,他強忍著不在母親面前掉下淚來。 book18.org

許芮繼續自顧自的說:「他怕你過於依賴我們,和我約定好從小就放養你,然後在你剛成熟的時候就一起離開你,其實我這些年在這邊一直惦念著你,但也不敢和你聯繫,畢竟我們花了200多年的時間才有了你這麼一個孩子,我不想發生book18.org

任何對你不好的事。」 book18.org

她說的動情,還划水到張喜身邊坐下,把頭靠在了他的肩上,搞得張喜渾身僵硬,心裡也有些尷尬,覺得有點不適應她這種親昵。 book18.org

「但我也只能被動的等你主動聯繫我們,你爹給的時間是1年,如果1年內你聯繫我們,我們也只會裝作不相信、直接把電話掛掉,然後再過1年主動聯繫你。」 book18.org

「哦……」張喜點了點頭,他們的計劃實施的有點過於成功了,如果不是奪舍十四號機這個聽說過張子生的靈修,他可能永遠都不會去找他們,他又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們花了200多年,生過很多孩子嗎?」 book18.org

「是啊,很多……但成功孕育洞虛族的只有三個,第一個是先天不足,即使你爹能耐再大,也沒有讓她活過三歲,第二個生在二戰時期,全世界都很亂,當時你爹擔心人類滅亡影響我們,一直在外面走動,留我一個人在那孩子身邊看著他,當時一個不留神,他就在街上被流彈射死了……」 book18.org

母親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難過,帶著細微的哭音:「為這件事我內疚了好久,你爹在很多年裡也一直責備我,所以你從小到大我倆幾乎一秒鐘都沒離開過你身邊,直到確定你成年那天,才終於解脫出來。」 book18.org

張喜乍一聽到父母默默的為自己付出了那麼多,很想懂事的說幾句好聽話,但有些拗不過心裡那股勁兒,他問道:「你們就沒想過再要一個孩子嗎?」 「這就是我要和你說的,我們洞虛族只能是兩個成熟個體靈肉合一,才能有一丁點幾率誕生下一個新的洞虛族,而且除非這個幼體夭折,不然無法再誕生一個,每兩個洞虛族也只能生一個孩子,所以……如果我們想繼續繁衍下去,只有我和你爹再各自和你生下孩子,然後我們三個再分別和這些孩子……」 張喜被這她番話雷得差點嘎的一聲抽過去,被她靠著的肩膀和挽著的手臂明顯繃緊了起來,感覺自己有點無法接受這個鬼畜的設定。 book18.org

他怕母親繼續說下去會讓自己尷尬得把頭埋在水池裡淹死,只有打斷這個話題,問道:「那麼你們生下的那些普通孩子都去哪兒了?」 book18.org

「那些啊……」母親的表情有些寂寥:「因為不可能讓他們知道洞虛族的存在、也不想浪費時間養育他們,我們都會在剛生下來的時候就選擇找個好人家收養,然後死掉換個身份繼續生。 book18.org

「剛開始的時候我還會很心疼的,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怎能不牽腸掛肚,但你爹卻很冷血,而且對洞虛族繁衍下去這件事特別上心……」說到這兒她還意味深長的抬頭看了張喜一眼,眼神背後的寓意讓他有些發毛。 book18.org

「他看我因為這件事心情抑鬱,還和我性別互換生過好多孩子,後來因為他的性別相性度太差,不容易匹配到女性寄主,同時我的思想也慢慢轉變過來了,這才又變成我去生。」 book18.org

「還有性別相性度一說嗎?」 book18.org

「是的,比如我就更容易寄生到女性身上,他就更容易匹配到男性,你也是更偏男性多一些吧。」 book18.org

張喜點點頭,表示確實是這麼一回事兒。 book18.org

「而且你寄生的那些對象,應該都是我和你爹之前生的那些孩子的後代,因為那些孩子雖然沒有成為洞虛族,基因里也應該保留了一些和洞虛族的契合度,從而使我們更容易寄生,就像我現在這具身體的母親,據我所知應該算是我們的曾孫女,而你爹那具身體就更厲害了、就是我們之前生下的一個兒子的兒子……」 book18.org

張喜剛剛癒合一點的三觀再次稀碎:原來搞半天他姥姥是他曾侄孫女,他爺爺是他哥……簡直是匪夷所思,而且這麼說的話,自己奪舍的董煜琛、陳凡、歐陽瀾、李俊鴻、王永恩、小孕婦、郭鐵剛、賽虎……以及監獄裡一堆犯人,都是自己爹媽這二百多年留下的後代嗎? book18.org

「也不一定都是我倆生的,你爹活了好幾千年,而且樂於留種,還不一定留下多少血脈,像你現在這個,你說是張姓靈修家族的後代,據我所知那就是他在認識我之前發展出來的勢力,後來我們致力於生孩子,他才放任不管了,這幫人在建國後還煽起了氣功熱……挺煩人的。」 book18.org

這段歷史張喜也從十四號機的記憶中知道,那是一幫靈修家族的編外人員,靠著一些貌似超凡的能力,和幾本能讓普通人修煉的半吊子功法,搞得動靜很大,後來有個別人還成了邪教和反華勢力,收羅了一幫對政府不滿的教徒,翻著各種花樣的搞民間宣傳,還自己開發了免費的翻牆軟體給大家用…… book18.org

一想到身邊不知道多少「子子孫孫」,張喜就有點渾身彆扭,他還想到如果陳凡是自己爹媽的後代,那么小汐肯定也是了,也不知道和自己隔著多少輩,不過對於洞虛族這種奇葩物種來說,人類的倫理道德貌似已經限制不了他們了。 「你們都活了這麼多年,經歷一定豐富多彩吧?也沒當個皇帝神馬的?」他又好奇的問。 book18.org

「我在遇到你爹之前每個身體平均都活不過兩年,還能幹點什麼?經歷是豐富多彩了,身份最好時候混進宮裡寄生過妃子和公主,當時皇上已經癱瘓多年要駕崩了,我在宮裡待著憋屈還不小心寄生到一個太監身上,後來就想辦法跑出去了……至於你爹,他以前應該當過皇帝,不過他也沒說過是哪個朝代的,這人性格特別古怪,不願意說自己的事。」 book18.org

說起張子生的古怪性格,她仿佛開啟了吐槽模式,開始一頓向他抱怨這個人是多麼奇葩,而對他印象一直很模糊的張喜在心中也出現了一個輪廓:不愛說話,除了必要的事都不願意講出來;高智商低情商,說話不注意別人感受,嚴重直男癌;做什麼事情不喜歡徵求別人意見,行事很猥瑣,就像最開始和許芮接觸,他還隱瞞了自己是洞虛族這一點,直到被她發現蛛絲馬跡揭穿的時候,才說了真相;對任何人和事物都沒有感情,只把她當做繁衍洞虛族的工具人,對其他凡人更是當成牲畜一樣,予殺予奪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book18.org

她憋了這麼多年終於能有個人傾吐這些事,一直說了好久才停下來,然後看張喜已經有些聽乏了的樣子,心疼得揉了揉他的頭,說:「坐了一天飛機也累了吧,先回去睡覺吧,明天我就開始教你怎麼規避宇宙法則的抹殺。」 book18.org

「嗯……」張喜點點頭,他今天得到的信息量有點過於大,也要好好消化一番才行,兩人爬上岸邊裹上浴巾走回別墅,在三樓樓梯口互道晚安後,張喜回了自己房間。 book18.org

衝掉身上的硫磺和中藥味,他躺到床上在群里和兩女簡單聊了兩句,放下手機後就又開始不停的運作大腦去想這些事,最後真的很睏了才冥想入睡。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