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媽媽的校園邂逅(新編) (16) 作者:夜海辰星

.

【媽媽的校園邂逅】

作者:夜海辰星2021/04/22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十六章 出乎意料

只見背靠在趙斐懷裡的女生前凸後翹、姿態妖嬈,夜色下雖看不清容貌,但擁有這般身材、聲音,相信容貌絕不會差。

為什麼漂亮的女生都願意向趙斐投懷送抱呢?難道長得帥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陳晨管得緊嘛!」

「你要真想我啊,還怕擺不平陳晨呢?」

「這不是才剛擺平,就來找你了!」

「真的?」

「當然!」

說話的同時,趙斐已從背後撥開了那女生的外套,並一手伸進了毛衣領口。

幾經愛撫之後,那女生羞澀地低下頭,呢喃道:「你到底有沒有可能和陳晨分手呢?」

「嗯……圓圓,你放心好了,陳晨肯定不是陪我走到最後的那個,但我現在也不能說分就分,你總得給我點時間吧!」

「那誰能陪你走到最後呢?」

「你說呢?我從大一開始就關注你了,只是沒機會認識,如果能早點認識,怎麼會出現陳晨?」

「我相信你,你也要說到做到哦!」

「好啦!」

趙斐吻向了那女生的脖子,那女生竟然轉頭,主動獻上了香吻。

甘願做趙斐的備胎,也不願找個更好的。是趙斐的魅力太大?還是那女生的腦子有毛病呢?

在媽媽身上,我覺得趙斐已經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了,為什麼他還有時間泡陳晨和那女生呢?

我想起了他曾對同學說過,泡一般的小姑娘對他來說都沒感覺了,難道拿下同齡的女生對他而言,都不用花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

軍訓時期,曾聽本專業的一個學長開玩笑說,「大學的男生只要有精,就不缺女人」,可如今為什麼我一個也沒遇上?想到這,我再也不願看見趙斐,便快步離開了。

沒走多遠,發現前方有一男一女。男生坐在石凳上玩著手機,女生卻蹲在男生的兩腿之間,顯然是在為男生口交。

然而,引起我注意的並不是他們的行為,而是男生的模樣。從側面的輪廓望去,男生眼小鼻圓,頭大唇厚,身壯腿粗,簡直就是醜男的典型。

這麼丑的男生也有女生願意為他口交,那個女生得長得多醜呢?看來學長說的也沒錯,只要有精,再丑的男生也能找到適合的對象。

「你能不能專心點?」

「好啦!我就回完這一條!」

是韓佳蕊的聲音?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悄悄靠近了他們。

「有那麼多破事嗎?」

「廢話!你以為要管好那麼多人很容易啊?」

我躲在他們附近的樹後,探頭望去,只見她手握著肉棒,嘴裡吞吐著龜頭,還不時伸出舌頭舔舐。

她真是我之前在動漫社遇見的韓佳蕊?在我的印象中,她清純可愛、活潑開朗,絕不像眼前的那個蕩婦。

醜男放下手機,雙手按住了韓佳蕊的頭,奮力地扭動起了臀部。韓佳蕊的嘴仿佛成了肉體活塞,任由他的肉棒進進出出。

「噢……噢……啊……」

隨著醜男的不斷呻吟,大量精液從韓佳蕊的口中溢出。醜男急忙拔出陰莖,將剩餘的精液噴在了韓佳蕊的臉上。韓佳蕊閉上眼睛,任由醜男的龜頭在潔白的面頰上劃弄。

不敢想像,我獻出了寶貴的處男搭訕才為李凱選中的女孩竟會這般淫蕩,更讓我無法接受的是,她淫蕩的對象竟是這麼醜陋的男生,難道天底下的男生都死絕了嗎?

「你也射得太快了吧?我都還沒開始呢!」

「放心,我還有。你再幫忙舔一舔,讓它硬起來。」

韓佳蕊簡單擦拭了臉蛋後,又再次含住了龜頭,並套弄起了陰莖。

「怎麼回事?你的雞雞怎麼弄都沒有剛才硬了呢?」

「那怎麼辦?只能拜託你的朋友了。」

韓佳蕊瞥了醜男一眼,無奈地打起了電話。

「喂?李凱!」

我被驚得瞠目結舌。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撥打電話?對方竟還是李凱。

「在幹嘛呢?」

「我好悶啊!能陪我聊聊天嘛!」

「我……我在……在寢室啊!」

韓佳蕊說話的同時,醜男將韓佳蕊的毛衣掀到了乳房之上,並解開了胸罩,然後吸吮著一顆肥奶,揉捏著另一顆肥奶。

粉紅、堅挺的乳頭、雪白、柔軟的乳肉,被一頭像豬一樣的醜男啃咬著。強烈的心理落差下,我的陰莖竟有了明顯的反應。

「啊?今晚?」

「今晚不行……我……我身體不是很……很舒服……不……不想出門。」

「要不……要不明天吧!」

此時,陰莖終於高高立起了,醜男迫不及待地扒下了韓佳蕊的褲子,將陰莖直接捅進了韓佳蕊的臀縫之中。

「啊……你……你今天怎麼了嘛……」

「怎麼……感覺……感覺你說話怪怪的?」

「心情不好嗎?」

「怎麼了……你……告訴我唄!」

「啪……啪……啪……」皮肉的擊打聲引起了我的注意,定眼望去,只見韓佳蕊跪在石凳上,高高撅起豐滿的屁股,被醜男頂撞的同時還任由他肥厚的肉掌一次次大力擊打。

「好吧……你明天……和我說吧!」

「我?」

「沒有啊……我寢室同學在……在撓我呢……」

「你說呢……還不是問我……和誰打電話……我故意……故意沒說……」

醜男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擊打的聲音越來越響,只見那雪白的屁股上已出現了一道道紅色掌印。

「其實……她知道是你啦……除了你還能是誰呢……她就是……就是戲弄我……」

「啊……那……那我們……說定了就……就明晚……明晚見了哦……」

「呃……呃……好……晚安……」

「掛了……啊……啊……」

最後的呻吟猶如驚天霹靂,若不是在呻吟前掛斷了電話,李凱恐怕會被震得耳鳴。

醜男收起了軟下的陰莖,攤倒在石凳上。韓佳蕊提起了褲子,也趴在了石凳上。

「他沒說什麼吧?」

「哼,每次都這樣,他肯定會懷疑的!」

「他說了什麼嗎?」

「他今天就怪怪的,好像心情不太好,我問他他又不肯說,非要明天見面說。」

「嘿嘿,說不定他是想跟你表白呢!」

「表白了就沒你什麼事兒了!」

醜男站起身,摟住了韓佳蕊,用那噁心的厚唇吻了吻韓佳蕊的櫻桃小嘴,笑道:「你成了他女朋友呀,我幹起來就更爽啦!」

「滾!我有了他才不會要你了呢!」

二人嬉笑打鬧著,朝山下而去。

非要讓韓佳蕊和李凱通話才能勃起,醜男簡直就是個變態,而韓佳蕊也顯然不只一次滿足了醜男的變態要求,這兩人真是一丘之貉。李凱雖是鄉下人,但和這麼丑的男生放在一起,誰都會選李凱,韓佳蕊是瞎了嗎?

躺在寢室床上,我內心猶豫不決。顯然,韓佳蕊是在欺騙李凱,李凱畢竟是我兄弟,我該把今晚看見的告訴他嗎?

對待韓佳蕊,興許李凱已經下定決心表白了,倘若我將今晚看到的告訴他,他定會果斷放棄。如此一來,他豈不是又將受到打擊?普通人受到這樣的雙重打擊恐怕都難以承受,更何況是內心本就脆弱的李凱。

他接近韓佳蕊的初衷不也是為了媽媽,這和韓佳蕊有何不同?再者,萬一深受打擊的他又去糾纏媽媽,那我豈不是自尋煩惱嗎?為了自己好,也為了他好,還是不說了。

次日晚飯過後,李凱果然去找韓佳蕊了,我回到寢室,等待著結果。

兩小時後,李凱回來了。見他愁眉苦臉的樣子,我不禁感到好奇。

「李凱,成功了嗎?」我問。

李凱搖了搖頭,沒多說話便爬上床了。

看來,韓佳蕊拒絕了李凱。可是,沒理由是為了那個醜男吧?

周末,我本想回家,但為了不讓李凱有接觸媽媽的機會,我還是放棄了。雖說見不到媽媽,但我時常會開啟家中的監控,以觀察媽媽的近況。看著媽媽每天都是正常的作息,我心中倍感安慰。

最近幾天,李凱的行為讓我非常迷惑。每晚熄燈之後,李凱仍會在被窩裡玩手機,有時甚至折騰到一兩點才會睡覺。這種作息對我們來說是家常便飯,可對於李凱就很不尋常了。

在寢室所有人當中,李凱的作息時間是最正常的。他晚上睡覺的時間從不會超過11點,並且他不遲到、不早退、不會逃課、更不會掛科。因為他是特困生,可以領取國家的助學金。但是,特困生如果違反了校園紀律或者掛科,就不能全額領取下學期的助學金了。對於李凱而言,五千塊的助學金非同小可,所以他除了學習認真之外,平常總是謹小慎微。

他是在和誰聊天嗎?我曾凌晨看過監控,並不是媽媽,那麼只能是韓佳蕊了。看來,他並沒有放棄韓佳蕊。

寒風吹過了枝頭,枯枝上最後幾片黃葉飄落在了地上。南方的十二月已經完全進入了冬季,學生們紛紛披上了厚厚的外衣。夕陽伴著晚霞暖暖地灑在了身上,世間的一切仿佛都是那麼美好,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餘暉下的沐浴。

燈光一閃而過,我睜開眼睛,只見一輛熟悉的寶馬轎車停在了前方不遠處。車門開啟,一位頗顯高貴的熟婦走了出來,竟然是季阿姨。

她怎會來到我們學校呢?順著她步行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男生出現在了視線範圍。他雙手緊握,眉頭緊皺,時而原地徘徊,時而沉思遠眺,顯得即緊張又猶豫。他不是別人,正是我再熟悉不過的李凱。

難怪今天邀他陪我曬太陽,他說有事,本以為他是要和韓佳蕊約會,沒想到竟是為了見季阿姨。

隨著步行,毛呢外衣內隱隱若現的肥乳好似楚楚含羞,又好似蠢蠢欲動,只弄得低胸線衫時而盪起漣漪,時而掀起波濤。周圍不少男生的眼球都隨著季阿姨妖嬈的身姿而去,然而季阿姨的眼中卻仿佛只有李凱。

季阿姨走到李凱身後的右側,在他左肩上輕輕一拍,他下意識左轉,隨即醒悟又朝右後望去。季阿姨對他媚眼一笑,他羞澀地低下了頭。隨後,他們邊走邊聊,向校園的深處而去。

他們所經之處都是校園裡人跡罕至的地方,想必是不願被人看見。只可惜,還是被我看見了。

最終,他們來到了「戀愛聖地」。若在夏夜,熱戀中的男女隨處可見,然而此時卻安靜得連個鬼影也瞧不見。

李凱怎麼會和季阿姨勾搭上了呢?難道就在李凱保護季阿姨的那晚發生了什麼?難道季阿姨讓李凱保守秘密的方式就是和他發展成為情人?如此說來,最近和李凱聊到凌晨的人也是季阿姨?

被媽媽拒絕了,就立刻向韓佳蕊表白,被韓佳蕊拒絕了,就勾搭上了季阿姨,這小子是想女人想瘋了吧?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不是這樣,又有什麼更好的辦法能快速走出痛苦呢?也好,季阿姨既成為了牽制他的保障,他就更不能對媽媽抱有幻想了。

他們走上了山坡,在杉樹林裡找了張石凳坐下。天已微黑,冷風陣陣,逐漸靠近他們的同時,我不自覺地將手縮進了衣袖。

就在這時,原本嬉皮笑臉的季阿姨變得嚴肅了,她靜靜地望著李凱,眼神像是母親看著孩子,又像是女人望著情郎。

淡淡的月光灑在了她的臉上,那是張容顏漸逝、濃妝艷抹,卻依舊柔情百媚、風韻猶存的臉蛋。李凱頓時面頰泛紅,呼吸急促。不過在他的眼神中,仿佛還存在著一絲猶豫。

是擔心寶貴的第一次即將失去?還是遺憾眼前的女人不是媽媽?不論什麼原因,他既已邁出了這一步,就必須一路走下去了。

嘴唇的距離越來越近了,李凱泛紅的面頰逐漸變得通紅,就連身體也在微微顫抖。臉蛋的熾熱、心跳的激烈,甚至連我也能感同身受。

唇肉交織在了一起,他們同時閉上了眼睛,感受著對方唇肉的滋味。見李凱的身體仍在顫抖,季阿姨立刻摟住了他,並將舌頭探入了他的嘴裡,與他的舌頭纏繞在了一塊。

這是李凱的初吻,就這麼被季阿姨毫不留情地奪走了。不過,季阿姨畢竟是姿色出眾的城裡人,對於李凱這個鄉下人而言,我認為並沒有吃虧。

在季阿姨的鼓勵下,李凱的緊張似乎得到了緩和,他開始大口吸吮。也許是由於初吻,李凱的嘴裡分泌出了大量唾液,全部黏在了季阿姨嘴唇的周圍。季阿姨微微鄒起了眉頭,似乎是在強忍。

月夜寒冬,母性的溫存、母味的滋潤對於任何男人而言,都是夢寐以求的,更何況是缺乏母愛、未經人事的李凱。

突然,季阿姨推開了李凱,二人唇肉上濃濃的唾液黏絲拉了好長。分開之後,才見季阿姨的嘴唇附近已被吻得通紅,而李凱仍舊張著嘴,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季阿姨擦了擦面頰,媚笑道:「看你那激動的樣子,這準是你的初吻吧?」

李凱點了點頭。

季阿姨驚喜地問道:「給了我後悔嗎?」

李凱搖了搖頭。

「和我接吻是什麼感覺呢?」

李凱像是不知該如何回答。

「舒服得連話都不會說啦?」

「嗯!」

「你倒是舒服了,我可一點也不舒服,被你牙齒撞得痛死了。」

李凱露出了尷尬的神情。

「所以你現在別動,讓我來教你!」

說完,季阿姨含住了李凱的上唇,並用舌頭輕輕舔舐。李凱剛要張嘴,她又含住了李凱的下唇,輕輕吮咬。

在季阿姨的引導下,李凱的嘴稍稍安分了,卻又分泌出了大量的口水。口水有的粘在了季阿姨的唇肉上,有的甚至順著舌頭流進了季阿姨的嘴裡。然而,季阿姨並沒有嫌棄,還用舌尖在李凱的上下唇間旋轉輕劃,好似在品嘗可口的蜜汁。

這時,季阿姨的舌頭伸進了李凱的嘴裡,舌尖輕撩了幾次李凱的舌尖,又迅速撤了回去。受到這般挑逗,李凱的舌頭立刻探入季阿姨的嘴裡,四處搜尋著她的舌頭,然而,季阿姨的舌頭卻總是避開了李凱的舌頭。

終於,李凱纏住了季阿姨的舌頭,然後發瘋似的將整條舌頭吸進了嘴裡。在季阿姨的幾番挑逗之下,李凱對待季阿姨的舌頭就如同對待美味的食物,大口大口地吸食吮咬。季阿姨的唇肉緊緊貼住了李凱的唇肉,試圖抽回舌頭,可無論怎麼努力也無濟於事。

從未想到,季阿姨接吻時竟有如此浪漫的一面,只可惜遇上的卻偏偏是李凱這個毫無情趣的土包子。

季阿姨再次推開了強勢的李凱,喘息道:「有那麼喜歡嗎?」

李凱像是著迷了一般,再次去親吻季阿姨,嘴裡還喘息道:「嗯……我……我還想要!」

季阿姨按住了李凱,嚴肅道:「你愛我嗎?」

李凱微微點頭,就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季阿姨再次按住了李凱,嬌嗔道:「你這也太敷衍了,不行,我要聽你完整說一遍。」

「我愛你!」李凱激動道。

也許是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季阿姨竟流露出少女初戀般的羞澀。她忽然起身,跨坐在李凱的大腿上,居高臨下地吻起了李凱。

李凱雙手摟住了季阿姨的背,嘴裡貪婪地吮吸著季阿姨的舌頭。此時,李凱的陰莖高高立起,並硬生生頂在了季阿姨的胯下。而季阿姨激吻的同時,豐滿的酮體也隨之扭動了起來。

由於李凱嘴裡源源不斷地輸出,大量的口水被季阿姨吸入了嘴裡,又從她的嘴角溢出,然後沿著她下顎、脖子,最終流進了她胸前的深溝。

李凱離開了季阿姨的嘴唇,眼睛凝視著季阿姨的奶子。那對奶子雖不如媽媽的高挺、白皙,卻能讓他不用克制、不留餘地地享有。

面對著渴望的獵物,李凱的眼中逐漸露出了狼性。這時,季阿姨雙手交叉,護在了胸前。

「你說,是我的大呢?還是你乾媽的大?」

還用比嗎?雖說季阿姨的奶子在普通人當中已經算非常大的了,但相比媽媽的還是略小了一些。

李凱鄒著眉頭,沒有回答。

「好吧,不為難你了。那你說說,是我美,還是你乾媽美呢?」

為什麼她總要和媽媽比呢?媽媽不是她最好的閨蜜嗎?難道即便是最好的閨蜜,也存在嫉妒與攀比?

「你們都很美!」李凱說完,就試圖撥開季阿姨的雙手,然而卻沒有成功。

「不行,你一定要說誰更美!」

「你們一樣美,我真不知道該怎麼選。」

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李凱也沒有偏袒季阿姨,難道媽媽在他心中仍是不可取代的?

「你是不是覺得我沒你乾媽好看呢?」

「沒……沒有!」

「那你是怕說我美,她知道了會生氣?」

「也不是,我……我就是實話實說。」

「你呀!都和我在一起了,也不懂得哄哄我呢?」

李凱尷尬地低下了頭,季阿姨噗嗤一笑,說道:「就喜歡你老實巴交的樣子,好啦,給你看就是了,你自己解開吧!」

季阿姨放下了護胸的雙手,露出了紫色蕾絲文胸。李凱激動得嘴唇顫抖,發瘋似的拉下弔帶,然後直接扯下了文胸。剎那間,一對豐滿還充滿彈性的肉球迸發而出,幾乎彈到了李凱的臉上。

白皙的乳肉渾圓緊實,深褐色的乳暈微微凸起,黑褐色的乳頭高高聳立。雖說這對歷經歲月的乳房也不知被多少男人含進過嘴裡,但依舊散發著令男人義無反顧的獨特魅力。

李凱抓住了奶子,張嘴含住了乳頭,然後瘋狂地吮吸。季阿姨閉上了眼睛,將臉貼在了李凱的頭頂,用手撫摸著李凱的頭髮。她就如同正在哺乳的母親,哺育孩子的同時也享受著孩子吮咬帶來的快感。

「叫……叫媽媽!」季阿姨情不自禁道。

李凱忽然停下了,用那餓狼般的眼神,死死地盯住了季阿姨。季阿姨睜開了眼睛,頓時嚇得面無人色。

原本只是為了增添情趣,沒想到會引起李凱如此強烈的反應,難道單親家庭的孩子都存在一個不能觸碰的痛點?我為季阿姨的安危感到了擔憂。

李凱突然將兩顆奶子擠在一起,然後張開血盆大口,朝著奶子瘋狂啃咬。只見奶子上不僅粘滿了濃密的口水,還被啃咬得前仰後合,毫無美感可言。

「媽媽……媽媽……呃……媽媽……」

李凱的三聲大吼一次比一次響亮,尤其是最後那聲,簡直吼得撕心裂肺。

上天在他最需要母愛的時候殘忍地奪走了他的母親,這讓他失去了和普通孩子同樣的生活。今晚,他不僅感受到了母愛,甚至攻陷了一個想做他母親的女人,這種失而復得的滿足感又如何不會令他痛吼?曾經他只能向命運宣洩不滿,如今他卻能告訴命運,我失去的又回來了……

受到驚嚇後才發現只是虛驚一場,季阿姨的眼淚幾乎奪眶而出。她重重拍打著李凱的肩膀,嘴裡嬌嗔道:「你嚇到媽媽了,你壞死了!」

李凱沒有理會,也沒有停下動作。此時的他像是喪失了理智的餓狼,將季阿姨的奶子當成獵物般摧殘。只見季阿姨的奶子上,已經出現了橫七豎八的牙印。

「好痛啊!你……你也太用力了……媽媽的奶頭裡又沒有奶水。」季阿姨疼痛道。

嘴裡喊著媽媽,可行為哪裡像是對待媽媽,簡直就像是泄憤的工具。

終於,季阿姨推開了李凱,露出了詫異的神情。不僅是她,連我也對此刻的李凱感到了陌生。

「你瘋了嗎?」

「我要……我還想要……」李凱面目猙獰地嘶喊道。

「你是想把媽媽的奶頭給咬下來呢?」

「沒有,我就是想要!」

「別急,讓媽媽好好來教教你!」

說完,季阿姨不慌不忙地解開了李凱的皮帶,然後脫下了他的褲子,只見一根青筋爆滿、皮肉漆黑、少說也有十四公分的肉棒呈現在了季阿姨面前。

面露喜色的季阿姨小心翼翼地翻開了包皮,只聽見李凱輕聲一吼,一樽通紅閃亮的龜頭暴露在了寒冬的月光下。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