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校園邂逅(新編) (18) 作者:夜海辰星

【媽媽的校園邂逅(新編)】 (18)

作者:夜海辰星2021/05/3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十八章 感情復甦

只見床墊下整齊擺放著一疊信封,難怪我隨意點開的視頻都能見到媽媽看信,原來書信根本不止一封。

隨意拆開一封,只見信紙上的字跡瀟灑,顯然寫信的人閱歷豐富,還與書法融會貫通。再看看內容,不禁大驚失色。這哪裡是普通的書信,分明就是情書,裡面表達的都是對媽媽赤誠的愛意,更無法忍受的是,信的落款竟然寫著一個「斐」字。

剩下的信,我逐一閱讀,發現全部都是情書。內容幾乎都是以日記的形式,記錄下每日對媽媽的思念與愛意。雖然語言樸實,但表達的情感卻十分真摯。

不曾想到,趙斐的字跡和文筆竟會如此出彩。以往媽媽經常告誡我,要努力把字練好,因為字如其人,字寫得漂亮的人往往能為自己的形象加分。顯然,媽媽對字跡漂亮的人是非常欣賞的。難道趙斐的信讓媽媽對他重拾好感了?

從拆信時急切的動作,到看信時羞澀的表情,再到看完信後細心私藏的舉止,媽媽對趙斐的好感顯而易見。

我數了數,總共12封,也就是說,從我發現他和那個叫圓圓的女生打野炮之後,他便開始向媽媽寄信,周末也不曾間斷。

趙斐真是奇招百出,竟想出了我們初中才用過的原始招數。不過再一想,在微信和電話都無法聯絡媽媽的情況下,寄信無非是最奏效的手段。

在媽媽讀書的年代,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有的只是往來的書信,書信在勾起她青春回憶的同時,也自然會讓她對書信的內容產生好奇。當發現書信竟是情書時,身為有夫之婦的媽媽自然不希望同樣的信每天都出現在信箱裡,因而很有可能接聽了趙斐的電話,如此趙斐不就獲得了哄騙的機會。

可是,趙斐怎會知道我家的地址呢?即使他來過我家小區,也不知道我家的門牌號吧?

對了,大學報到時曾填過表格,其中就有家庭住址一欄,而當時趙斐就站在我的身邊。難道他那時就已默默記下了我的住址?沒錯,他那時就對媽媽心懷不軌,以他的城府,如此重要的信息怎會錯過?

呵呵,這就是所謂的字如其人嗎?媽媽,你這回大錯特錯了,我的字雖不如趙斐,但品行絕對勝過了趙斐千百倍。

糟了,難道外公根本沒有住院?難道媽媽不讓我回家的原因就是為了去見趙斐?

不對,即使媽媽不想讓我回家,也絕不會編出詛咒外公的謊言。再者,最後一封信的時間是昨天,如果媽媽原諒了趙斐,趙斐又何必一直寄到昨天?最近外公又住院了,照理媽媽就更沒有心思理會趙斐了。當然,這一切僅僅是我的推測,我必須在醫院找到媽媽,才能安心。

我立刻出門,打車趕往了市二醫院。傍晚,我到了醫院門口,正準備向媽媽詢問病房號時,卻發現手機已經沒電關機了。

唉,在回家的班車上就不該一直玩遊戲,回家後就應該及時充電,如今該如何是好呢?蹲在醫院門口,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看著川流不息的車輛,我頭一次對這座城市感到了陌生。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馬路對面。雪白的面頰、高聳的乳房,令她在人群中永遠是那麼光彩奪目,她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媽媽。只見她時而雙手互搓、時而翹首遠眺,神態顯得即慌張又焦急。

她是在尋找什麼呢?還是在等人呢?先不管了,找著她就好了。

我正準備起身,卻發現媽媽笑了,還沒等我弄明白,一個高挑的男生已經走到了媽媽跟前,正是趙斐。媽媽先是環顧了四周,才望向趙斐,露出了羞澀的笑意。

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難怪媽媽昨天不讓我回家。外公的病才剛有好轉,媽媽怎會就經不住誘惑了呢?

他們沒說幾句,便匆匆離開了。我立刻橫穿馬路,跟在了他們身後。只見媽媽走在前面,趙斐緊隨其後,兩人並沒有任何親密的舉動。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走?難道是害怕被熟人看見?他們準備去哪呢?難道是要直奔酒店?此時,我心跳加速,也不知是不是太擔心媽媽的安危。

跟了將近十五分鐘,他們並沒有去酒店,而是去到了江邊。

寬闊的水泥台階綿延而下,直至江邊的堤岸。若在溫度適宜的夜晚,台階上常常熱鬧非凡,有欣賞夜景的遊客、有恩愛纏綿的情侶、有嬉戲打鬧的孩子、還有賣冰糖葫蘆的小販,然而今晚,坐在台階上的人並不多,只有寥寥可數的幾對。

很快,我發現了他們的背影。他們並肩而坐,望著對岸的江景。

「總算是見到你了!」

「再不見你啊,你是不是還要寄呢?」

江面風平浪靜,他們的聲音隱約傳入了我的耳中。見他們不遠處坐著兩個年輕小伙,為了能聽得更清楚些,我戴上了羽絨服的帽子,坐在了倆年輕小伙的旁邊。

「沒見到你當然要再接再厲啊!」

「前幾天不就答應了見你嘛!」

「誰知道又等了這麼久呢!」

原來趙斐之所以還在寄信是因為還沒見到媽媽,而媽媽很有可能在外公生病之前就已經原諒了趙斐。

「每天都寫,不嫌煩啊?」

「怎麼會煩呢?能記錄下我和你的每一天,寫一輩子也不會煩的。」

媽媽露出了羞澀的笑容,嬌聲道:「現在見到了,你可別寫了,再寫家人都要看到啦!」

「可能還會寫哦!」

「你……」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寄給你啦!」

「看不出來,你還挺會耍無賴的嘛!」

「要看對誰啦,喜歡的人嘛,被她罵臉皮厚也還是會耍的,不喜歡的人呢,說不定給她的感覺就是冷漠了!」

「你之前說過的那個女朋友也是被你耍無賴追到的吧?」

「哪個呢?」

「你還談過好幾個啊?」

「也沒有啊,就兩個。」

「真的?」

「當然,高中一個,大一一個。」

「說說你的戀愛史吧!」

「嗯……先說高中的吧!她是我的同桌。」

「是個大美女吧?」

「不算吧!現在想想長得還是挺普通的。我也不明白當時為什麼那麼喜歡她,可能是因為她的成績特別好吧!」

「她是你的初戀?」

「對啊!」

「印象一定很深刻吧?」

「那當然,和她在一起簡直就像地道戰一樣。為了不影響她學習,平時都必須和她保持距離,不能讓同學知道,更不能讓老師發現。」

「那你們怎麼談的呢?」

「她會提前規劃好在一起的時間和地點,每周都是按照她的計劃執行,就比如規定好是見面10分鐘,多待一分鐘也不行。」

「難怪人家成績好呢!做什麼都有計劃!」

「她倒是好了,考上了一本,我就只能上二本了。想考同一所學校也不行,實力達不到啊!」

「你們現在沒有聯繫了嗎?」

「剛進大學的時候還會聯繫,後來徹底斷了。她去了好的學校,肯定找到了更優秀的男朋友,我就沒必要打擾她了吧!」趙斐黯然道。

「別這麼想了,將來發展得好不好也不是全看學歷的,你已經很優秀了,說不定她找的男朋友還不如你呢!」

「我哪裡優秀了?我自己一點也不覺得!」

「你性格開朗,能言會道,有禮貌有修養,字也寫得很漂亮,還有你能做到學生會的部長,說明你很有想法,很要強,這些都是優點啊!而且……」

「怎麼說一半又不說了?」

「呃……就是……你……長得也挺帥的呀!」說到這,媽媽側過了微微泛紅的臉頰,又補充道:「我的意思是長得好看的人進入社會,也會有一定的優勢!」

在我高中最在意形象的那段時間,媽媽經常告誡我,男孩不應該太注重外表,好的女孩往往欣賞的是男孩的內涵和修養,所以,每當知道暗戀的女生喜歡某個帥哥時,我總會感慨,為什麼我的媽媽就不像那些女生那麼膚淺呢?想到這,我笑了,笑得異常苦澀。原來媽媽根本和那些女生一樣,並沒有多麼理性、多麼高尚。

「原來在你眼裡我有這麼好啊?」

「還……還好吧!」媽媽尷尬道。

「這麼說,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說我高大帥氣都是真心話咯?」

「嗯!」

「該不會那時候你就……」趙斐壞笑道。

「才沒有呢!一點也沒有好不好,那時候就當你是個小孩!」媽媽急道。

「你緊張什麼呢?我又沒說什麼!」

「你不就是那個意思嘛!」

「這麼了解我?哈哈,那你現在當我是什麼呢?」

「什麼也不是!你呀!稍微誇你兩句就得意了,一點也不謙虛,難怪那女孩不要你了!」

「唉!所以我也是真心希望她能找到更好的男朋友呀!畢竟她是我的初戀,我還是希望她好的!」

「說得自己有多痴情一樣!你大一不也找了女朋友嘛!」

「那時候是處於失戀期嘛!剛好班裡有個女生對我特別好,很關心我,還經常送我些小禮物,我本來不是很喜歡她的,但後來也算是被她感動了吧!」

「那怎麼分了呢?」

「唉,她實在太黏人了,和她在一起我一點自由也沒有了,有點受不了。」

「你之前不還說過,你知道她是對你好,所以能理解她嘛?」

原來趙斐說過的話媽媽都還記得,難道媽媽今晚仍在試探他,也是想更多的了解他,為的就是做好接受他的準備?

「是說過,我也能理解她,但我和她之間的感情是畸形的,當時只是被她感動,後來才發現,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就算在一起時間久了還是不喜歡,而且這種感覺會越來越強烈。」

「你呀!真的挺壞的啊!」

「如果不喜歡她,還一直和她在一起,那才是真壞好不好?」

「那也是,感情確實不能勉強!」

戀愛經歷瞎編就算了,還為自己塑造了一個和他本人截然相反的形象,真是卑鄙無恥!

趙斐看向媽媽,微笑道:「還有什麼想了解的嗎?」

「嗯……我還是不明白,你在學校完全可以找一個你喜歡的女孩子,為什麼要把時間浪費在我這個已婚婦女身上呢?」

「你又來了,我都說過了,你就是我喜歡的呀!我遇到了喜歡的人,當然想努力去追,又沒別的原因了。」

「你不會覺得我們各方面都很不合適嗎?特別是年齡和思想觀念上的代溝。」

「有嗎?那是別人的看法好不好,我只看是不是我喜歡的。而且我在網上看過,像我們這種年齡的搭配才是最合理的,無論在性格、生活閱歷、對三觀的認知,還有……」

「還有什麼呢?」

「呃……還有生理上的需求,都可以形成很好的互補。」

媽媽搖了搖頭,羞澀地笑了。

趙斐接著說:「再說了,我們都認識了這麼久,你覺得我們之間有代溝嗎?如果有代溝啊,還能一直聊到現在嗎?」

媽媽沉思了片刻,問道:「你是不是對中年女人好奇,才接觸我的呢?」

「當然不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我就喜歡你這類型的吧!反正第一次見到你,我心跳得就特別快。」

既然看出了他的心理,還來詢問他,不就給了他狡辯的機會嗎?難道媽媽讓趙斐給出一個看似合理的答案,為的就是自欺欺人嗎?

媽媽沒再說話了,似乎也找不到反駁的理由。趙斐的左手緩緩摟住了媽媽的肩膀,媽媽沒有迴避,問道:「你很冷嗎?」

「沒有,我是怕你冷!」說完,趙斐的右手握住了媽媽疊在膝蓋上的雙手。媽媽面頰緋紅,羞澀地靠在了趙斐的肩頭。

難道家庭、親人、倫理、輿論都擋不住趙斐的甜言蜜語嗎?難道之前的所有堅持就這麼輕易放棄了嗎?我忽然意識到,如果媽媽真決心擺脫趙斐,完全可以在微信里刪除趙斐,然後再將趙斐的號碼拉入黑名單,又怎會給趙斐留下機會呢?

「上次是我太衝動了,惹你生氣了這麼久,對不起啊!我向你保證,以後絕不會像那樣不考慮你的感受了!」

「其實你當時那種情況我也能理解的,我不理你不是生你的氣,只是……因為我自己還沒想清楚。」

「現在想清楚了?」

「你說呢?對於一個從來沒有出過軌的女人來說,要踏出這一步真的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氣!」

趙斐撫摸起媽媽的頭髮,柔聲道:「我能理解啦!」

媽媽搖了搖頭,笑道:「呵呵!你能理解什麼呢?你又沒結婚!」

「我也能換位思考的嘛!」

媽媽無奈地點了點頭,問道:「我有老公,你真的一點也不介意嗎?」

「不介意啊!」趙斐隨即答道。

媽媽顯得有些失落,低聲道:「如果你有女朋友,我可能會介意的!」

趙斐在媽媽的面頰上輕輕一吻,微笑道:「我怎麼可能會不介意啊,只不過這已經是現實了,我也只能接受,誰叫我沒早出生二十年呢?」

媽媽又笑了,不過笑得有些苦澀。

趙斐接著說:「要真能在你二十歲的時候遇到你啊,可能就沒你老公什麼事了!」

「你的嘴真貧!」媽媽嘴上雖這麼說,但臉上卻露出了少女般的甜蜜。

趙斐的話在我聽來簡直就是奇恥大辱,難道媽媽就沒有站在我的角度想想話里的含義嗎?然而此時,我心跳得越來越快,雙腿也在激烈地顫抖,甚至褲襠也被高高支起了帳篷。

「所以說人不能太貪心,上天能讓我遇見你,我已經心滿意足了。你要知道,世界這麼大,能讓兩個相愛的人遇到,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呢!」趙斐說。

「其實我也想過,以我們的情況是不可能走得太遠的。不過現在已經想通了,既然能遇見你,我就該好好珍惜,就算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也別讓自己在老去以後留下遺憾。」媽媽說。

聽到這,趙斐將媽媽摟得更緊了,媽媽的一顆乳房已被趙斐的胸膛壓的扁平。

「你不是才42歲嗎?」

「過完年就快43了,虛歲都44了!」

「對呀,你現在還是42,就算等你到了60,也還有18年,18年的時間怎麼會短呢?」

「傻孩子,女人老得很快的,別說60歲了,也許再過一兩年,你就嫌棄我了呢!」

「怎麼會,就算等你到了60歲,我也會像現在這樣愛你的,況且到那時我都37了,又有什麼資格嫌你老呢?」

「好啦,說正經的!你要答應我,如果你遇到了喜歡的女孩子,一定要告訴我。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會自動退出,絕不會讓你為難的。」

「你已經是我見過最好的女人了!」

「好啦,總之你要答應我,行嗎?」

趙斐點了點頭,望向了媽媽,深情的目光仿佛即將融化一切。媽媽的面頰更加紅暈了,眼神變得更加迷離了,我仿佛感受到了媽媽怦怦的心跳,我仿佛看見了媽媽那顆即將融化的春心。

趙斐逐漸越過了媽媽的鼻尖,媽媽閉上了眼睛,欣然迎接著趙斐的吻。如果說上次和趙斐的激情是源於媽媽的衝動,那麼此刻我能感覺到,媽媽已是真心接受了趙斐。

唇肉相接,媽媽微微低頭,顯得仍有些內斂,趙斐撫摸起媽媽的脖子,似乎在為媽媽增添信心。

從上唇到下唇,從唇里到唇外,媽媽的每一絲櫻唇都滑過了趙斐兩瓣唇肉之間,趙斐陶醉地閉上了眼睛,仿佛品嘗的是人間最美的滋味。在媽媽櫻唇的滋潤下,趙斐的唇肉逐漸變得柔滑、濕潤,細細的口水黏絲不時出現在了唇肉交織的瞬間。

趙斐伸出了舌頭,用舌尖在媽媽的上下唇間旋轉輕劃。媽媽不由自主地張開了櫻唇,含住了趙斐的舌頭,然而趙斐又抽回了舌頭。在趙斐的引誘下,媽媽的舌頭立刻探入了趙斐的嘴裡。隨即,趙斐將舌頭疊在了媽媽的舌頭之上,由里向外舔舐的同時,還將口水推進了媽媽的嘴裡。

口水融合之後,趙斐的舌頭迅速伸進了媽媽嘴裡,在媽媽的內腔、牙齒、牙齦、舌肉上一陣搜尋,然後將搜尋到的口水又吸回了嘴裡。口水融入了媽媽的味道,仿佛就成了世上最甜美的蜜汁,只見趙斐品嘗後好似上癮了一般,不斷吸取著媽媽的口水。

媽媽逐漸摟住了趙斐的脖子,似乎要從被動變為主動,而趙斐同樣不甘示弱,依舊強勢掌控著主動。他們仿佛吻入了對方的信念,吻進了彼此的心窩。

在媽媽的臉上,我見到了從未有過的放鬆,這种放松像是託付真心後發自心靈深處的情感釋放。我感到了心痛,痛到甚至難以呼吸。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的濕吻終於結束了。趙斐望著媽媽,滿臉興奮,而媽媽如同情竇初開的少女,羞澀地靠進了趙斐懷裡。

「你是不是很喜歡接吻呢?」

媽媽嬌聲道:「哪有?」

「我也很喜歡,特別是你的唇,像是有魔力一樣,吻上了就不想分開了,感覺親一天,不對,親一輩子也不會膩!」

「你到底親過多少女人呢?」

「兩個啊!噢不對,應該是三個!」

「除了你的兩個女朋友,還有誰呢?」媽媽緊張道。

「還有一個啊,當然是我最愛,最離不開的新女友呀!」

媽媽輕輕捶打起趙斐的胸口,嬌羞道:「你又來取笑我了!」

「你喜歡和我接吻嗎?」

媽媽羞澀地點了點頭,說:「都不知道你是從哪學來的!」

「我們寢室有個高手,平時教了我們很多!」

「這種人還是不要太接近了!」

「放心好了,我和其他幾個室友最多聽聽他吹噓的技巧而已,他的三觀我們是一點也不認同的!」

媽媽點了點頭,又瞅了瞅手機,柔聲道:「已經不早了,你快點回學校吧!」

「明天你還要去醫院嗎?」

「明天我爸出院,會有點忙的!」

「好吧,那我先送你回家,再打車回學校吧!」

「不用了,這裡我比你熟,你還怕我走丟了呢?」

「那是,這麼美的媳婦要真走丟了,讓我上哪去再找啊?」

「誰是你媳婦了?我才不要你送!」媽媽嬌嗔道。

「我開玩笑的啦!我就是想送送你,這樣就能和你待久一點呀!」

媽媽滿臉甜蜜,柔聲道:「以後時間還長著呢,你今天先早點回去吧,你們宿舍11點鎖門,你現在回去還能趕上。」

「好吧,我聽你的!」

他們十指緊扣,一同走上了台階。待我來到馬路邊,趙斐已經不見了,而媽媽剛剛坐上了的士。直至他們消失,我也沒有上前阻止的勇氣……

明明對侵犯媽媽的行為恨得咬牙切齒,卻為什麼一次次選擇了默許縱容?難道僅僅是考慮到媽媽的感受?那為什麼心跳會加速,雙腿會顫抖,甚至下體會勃起呢?

是恐懼還是期待?是憤怒還是激動?為什麼兩種截然相反的感官會同時出現在我的腦海中?難道在我心底深處,還隱藏了另一個我無法接受的自己?

從種種表現來看,媽媽所渴望的似乎不止是性慾上的滿足,更多的是心靈上的撫慰。同樣是出軌,本質卻似乎與季阿姨截然相反,照此發展下去,媽媽能做到像季阿姨對待下屬那般張弛有度嗎?

媽媽的命運、家庭的未來會從此而改變嗎?這一刻,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