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媽媽的校園邂逅(新編) (20) 作者:夜海辰星

.

【媽媽的校園邂逅】

作者:夜海辰星2021/05/13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二十章 荒唐賭約

相比上次陰暗的樓梯間,這次光線充足,媽媽的乳房更為清晰地呈現在了我的眼前。乳房由上而下逐步擴張,如同水滴一般,由於乳房太大,水滴的下半部分完全懸在了半空。在脫離文胸的束縛下,兩顆乳球依舊緊密相依,從而自然形成了一道漆黑、深邃的溝壑,再對比溝壑兩側白得近乎透明的乳肉,無疑形成了強烈的視覺衝擊。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媽媽的乳暈。不同於季阿姨的深褐色,也並非大多色文中描寫的粉紅色,媽媽的顏色如同半熟的蜜桃,較之稚嫩多了幾分風韻,較之成熟又少了幾分油膩。再就是那如同酒杯杯口般的大小,若出現在普通的乳房上還會稍稍顯大,但如今融入了媽媽的乳房,不僅毫無違和,甚至更增添了母性的韻味。當然,最為銷魂的還屬乳暈中央那顆形似方圓且高高聳立的乳頭,由此孕育而生的母愛仿佛有著能令男人不惜一切也要一探究竟的魔力。

原來這就是媽媽的乳房,和想像中完全不同。在島國av里,曾見過不少精美的乳房,甚至還將某些女優的乳房幻想成媽媽的,然而今天才知道,媽媽的乳房無需替代,因為絕對不輸av里的任何乳房。

「看夠了嗎?」

媽媽嬌羞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深思,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因看得入迷,竟忘記了媽媽仍在趙斐的面前。我是媽媽的兒子,媽媽的一切原本都是屬於我的,憑什麼如此珍貴的財富要毫無保留地獻給趙斐?

趙斐如同痴漢般盯著乳房,情不自禁道:「不夠,永遠都不夠!」

「好啦!我要穿上了。」媽媽說完,正準備上提文胸,然而,趙斐的雙手卻搶先一步捧住了肥奶。

為什麼?即便上次看見趙斐在樓道侵犯媽媽,也未曾有過如此強烈的嫉妒。難道是因為終於看見了那對夢寐以求的乳房?難道因為那對乳房是我見過最美的乳房?

「上次竟然沒有發現,原來我品嘗的是一對這麼漂亮的胸。」趙斐一邊說著,一邊用兩個大拇指撥弄著乳頭。

「嗯……」媽媽輕哼了一聲,說:「說好只是看看的,怎麼還摸上了?」

「那你說說,我還沒碰之前,乳頭怎麼就已經立起來了呢?」

「還好意思說呢……嗯……剛在親我的時候你就一直在揉。」

「是嗎?我還以為它是見到了自己的主人,就馬上立正待命了呢?」

「誰認你是主人了……哼……快停下,不許摸了。」媽媽嬌嗔道。

趙斐停下了大拇指,笑道:「好啦!我說話算數,不摸了。不過……再讓我聞一下吧!」說完,趙斐已將鼻子湊了上去。

從乳肉到乳溝,從乳暈到乳頭,再從左乳到右乳,趙斐似乎不願錯過乳房上能夠散發母味的任何一處角落。

那便是哺育我的乳房,它到底散發出了怎樣的香味,竟能讓趙斐這般著迷。嬰兒時期,那也曾是我可以召之即來的,為什麼如今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了?就在這時,我感受到了一陣濃郁的牛奶香氣。難道這就是媽媽乳房的味道?難道這就是令趙斐痴迷的氣息?

鼻尖的觸碰和鼻內的氣息似乎令媽媽瘙癢難熬,媽媽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嘴裡輕喘道:「好啦!今天到此為止。」然而就在這時,趙斐一口含住了乳頭。

「嗯……你……怎麼越來越過分了?」媽媽輕喘的同時,急忙將外衣擋住了趙斐的頭,好像生怕被人看見。

若非你一次次的縱容,趙斐又怎會得寸進尺呢?然而此刻,我的手速越來越快,強烈的刺激感逐漸擴張到了全身,使我下蹲的雙腿顫抖不已。

趙斐吸吮了一陣後,便伸出了舌尖。蜻蜓點水般輕舔了幾次乳頭,媽媽隨即輕微顫抖了幾次。簡單地試探並沒有引起媽媽的反感,趙斐便開始一邊吸吮著乳暈,一邊舔舐著乳頭。

「嗯……嗯……」

微弱的哼聲令我慾火焚身,往下一看,腫脹的龜頭在右手的輔佐下竟分泌出大量的白色泡沫。我終於明白了,之所以會對趙斐產生前所未有的嫉妒,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占有了媽媽的乳房,更主要是因為他褻瀆了只屬於我的母愛。

兩顆碩大的乳球被擠成了一團,兩粒堅硬的乳頭幾乎碰到了一起,一張貪婪的大口同時含住了兩粒乳頭。

「嗯……不要……」媽媽眉頭緊鎖,面色越來越紅,右手情不自禁地緊抓住了趙斐厚厚的外衣。

自己的母親在光天化日之下為自己最討厭的男生哺乳,這是任何人都不願看見的畫面,如今卻真真切切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強烈的屈辱化成了一股滾燙的熱流,如同泉涌般迸發而出。隨後又是一波接著一波,似乎將昨晚江邊積壓的怒氣與浴火也一併釋放了。

忽然,趙斐的嘴離開了媽媽的乳房,笑道:「好啦,我聽你的,今天到此為止。」

媽媽喘著粗氣,臉頰通紅,像是難受到了極點。趙斐急忙摟住了媽媽,並撫摸起媽媽的頭髮。

定睛一看,只見乳暈與乳肉的分界附近,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紅印,這顯然是趙斐種下的草莓。更令人難以忍受的是,乳房上到處都是粘稠的唾液,有的甚至正順著乳房的輪廓下流。

通紅漸漸退卻,痛苦似已得到了緩解,媽媽這才開始整理自己的衣物。不曾想到,滿是口水的奶子也未用紙巾擦拭,便被媽媽直接裹上了文胸。

如此一來,媽媽的衣服上豈不全是趙斐的口水味?光是想就噁心至極,媽媽竟沒有絲毫嫌棄?難道媽媽已經徹底愛上了趙斐?

「剛開始還說只是看看,結果看了又要摸,摸了又要聞,聞了還不滿足,又要親。」

「這可是我見過最大的胸,要是那麼容易就滿足了,那我的腦袋一定是被門擠了。」

「哼!以後再也不信你了!」媽媽的樣子似嗔似喜。

「我最後不是也聽你的話了嘛!你讓我到此為止,我就停下了啊!」

「你呀!真是個小傻瓜!」

「原來你喜歡傻瓜啊?」

「才不喜歡呢!」

「哦?」

「呃……你說我是你見過最大的,你兩個前女友的呢?」

「那沒得比,相差太遠了!」

「她們年輕,肯定更嫩啊!」

「嫩又不一定是最好,相比之下呀,我更喜歡你這種成熟有韻味的!」

「哄我的吧?哪有人喜歡老的?」

「哪裡?我說的韻味是指你特有的奶香,又沒說你的老了,再說了,你的也很嫩啊,而且很軟、很白,是我見過的里最喜歡的了!」

媽媽低眉垂眼,羞澀地靠在了趙斐的肩頭。

涼風吹過,千絲萬縷的柳枝在湖面搖曳,遠遠望去就好似沾了墨汁的畫筆,在純凈的湖面畫紙上勾勒著一副朦朧的水墨畫卷。

媽媽望向了遠方,情不自禁道:「現在才發現,這裡的風景好美啊!」

「嗯!風景很美,你更美!」

「這麼美的風景,你還能這樣陪我看多久呢?」

「多久都行啊!只要你願意!」

「真的嗎?」

「當然,為什麼這麼問?」

「沒什麼啦!時間差不多了,你該回學校了吧?」

「嗯!我先送你回家吧!」

「我家就在這,還用送呢!我送你去車站吧!」

「也好,去車站的話我們待在一起的時間可以更久一點。」

他們身體相依,十指緊扣,如同熱戀情侶般一直走到了外邊的大街。我渾渾噩噩地跟在後面,見他們攔下了一輛的士,上車走了。我也招來了輛的士,駛向了汽車總站。

下了的士,發現不遠處他們的的士也才剛到,透過車窗,見趙斐正要付錢,卻被媽媽搶在了前頭。

自送我入學報到之後,媽媽就再也沒有送過我了,即便是車站。雖說我也不願讓媽媽送,但瞧見媽媽送其他男生,我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周末,通常大批學生都會聚集在汽車總站,等待著返校的班車。今天也不例外,只見每條線路都是大排長龍。趙斐和媽媽站進了等候班車的隊伍,間隔了二十來人,我也排進了隊伍。

趙斐站在媽媽後面,並沒有做出過分的舉動,只是靜靜地望著媽媽。媽媽低下了頭,卻不再像之前那般羞澀,而是恢復了些長輩的姿態。

英俊的外表、高挑的身形,令趙斐在人群之中光彩奪目。同樣,縱使媽媽已步入中年,也依舊能在人群中脫穎而出。相比周圍的女生,媽媽雖不再青春、稚嫩,但憑藉雪白的肌膚、俊俏的容貌也絲毫不會遜色,而那歷經歲月的沉積才醞釀出的風韻身姿,卻是周圍任何女生都無法比擬的。眉清目朗的少年和成熟嫵媚的婦女,他們看上去就像一對顏值在線的母子,又有誰會知道,一小時前的他們還在湖邊熱吻。

我發現周圍有不少女生都在關注趙斐,有的甚至還向同伴使眼色,似乎在示意不要錯過帥哥。這時,媽媽似乎也察覺到了那些關注趙斐的女生,她瞥了趙斐一眼,便轉過了身,那張端莊的臉蛋上又增添了些許少女般的醋意。

難以置信,媽媽竟會對周圍關注趙斐的女生心生妒意,要知道,這個年齡的女生都可以做媽媽的女兒了。看來,面對心愛的男人,女人是不會顧及年齡與輩分的。如此豈不是更能證明,媽媽愛上了趙斐?

趙斐似乎一眼便看穿了媽媽的心思,他微微一笑,從背後摟住了媽媽的腰。媽媽的身體略微掙扎,卻被趙斐摟得更緊了。不僅如此,趙斐的頭靠在媽媽的肩上,還在媽媽的耳邊說了些什麼。很快,媽媽便沒再反抗,還嬌羞地笑了。

餘暉灑向了媽媽,灑在了那張洋溢著幸福的臉上。餘暉不似青春萌動的晨光,也不如激情似火的烈陽,卻能在日落之前綻放出絢麗的晚霞。對於女人而言,不正是經歷了懵懂、激情、平淡之後,在璀璨容顏即將逝去的前夕,邂逅了甜美的愛情嗎?這一刻,媽媽仿佛回到了少女時代,正倚靠在一個備受矚目的少年懷裡,享受著少年唯一的寵愛和其他少女嫉妒的目光。

排隊的學生當中,有的隻身一人,有的情侶相依,還有的幾人結伴,卻沒有家長陪同的。畢竟大學生嚮往生活獨立,即使家長想陪同,學生也未必願意。不過,趙斐倒是一枝獨秀,不僅身體緊貼著媽媽,還和媽媽有說有笑,簡直就像個活脫脫的媽寶男,而媽媽也是不落俗套,竟然毫不避諱地縱容了趙斐的親昵,說她是戀子狂魔也沒人不信。瞧見這場景,我真為他們感到羞恥。

沉浸在甜蜜之中的他們似乎還沒意識到,不只是我,周圍的不少學生都露出了驚詫的神情,有的甚至還在議論紛紛,也不知是在批判這對母子的行為過於親密,還是在猜測他們的真實關係。我這才發現,站在我前面嘰嘰歪歪的三個男生,原來也在議論媽媽。

其中一個身材矮壯、相貌醜陋的男生驚呼道:「我去,那男的和他媽媽也太誇張了吧!」

另一個身材高瘦,長得像猴一樣的男生笑道:「你確定那是母子?」

「像母子!那男的很帥,女的也很漂亮,但身材豐滿,穿著成熟,能感覺出上了年紀,應該是媽媽來送兒子的吧!」剩下那個長相清秀的男生說。

「那男的一直粘著他媽,看著就噁心!那女的也是,大庭廣眾之下還那麼縱容兒子,真是夠騷的!」高瘦男生說。

這三人倒將趙斐當成了媽媽的兒子,全然不知媽媽真正的兒子就在他們身後。換作以往,若聽見有人當面辱罵我媽,我一定會非常憤怒,然而今天,想到媽媽和趙斐湖邊傷風敗俗的行為,此刻不知收斂的舉止,我倒覺得非常解氣。

「噁心?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你看他媽,長得好看不說,胸還大,屁股還翹,換你你不願意粘著啊?」醜男說。

「嘿嘿!別妄想了!看你那挫樣,也不可能會有那麼漂亮的媽媽了!」高瘦男生嘲笑道。

「你不是廢話嗎?好像你媽有那麼漂亮一樣!」醜男說。

「我媽是沒那麼漂亮啊,我也不會多想啊!」高瘦男生說。

「得了吧!你還不會多想?你比我們誰都色!指不定已經想到了在床上的那些事了呢!」醜男嘲笑道。

「哎呀!還是你最了解我!不過想又能怎麼樣呢?我也知道不可能啊!」高瘦男生說。

「別這麼說嘛,你又知道一定不可能?」醜男笑道。

「她那個年紀的女人和我們話都聊不到一塊,怎麼可能會看上我們呢?再說了,就算能聊到一起,我們的長相也不匹配啊!」高瘦男生說。

「呵!泡妞是完全靠長相的嗎?」醜男不屑道。

「我知道你能賺錢,用錢騙幾個學校的妹子是不難的,可人家像是缺你那點錢的樣子嗎?」高瘦男生說。

「呵呵,你說出這樣的話足夠證明你在泡妞方面是有多麼無知,你以為我在學校搞到的女生都是靠錢的嗎?」醜男說。

「那你倒是說說,哪個沒靠錢的呢?」清秀男生問。

「錢只是輔助,更重要的是精神吸引、精神控制,懂不?」醜男說。

「嘿嘿!有錢我也願意被你控制。」高瘦男生笑道。

「和你說了也是白說,啥也不懂!那你倒是說說,誰可以配得上她呢?」醜男問。

高瘦男生瞧了瞧清秀男生,笑道:「你非要說誰配得上,我覺得我們的程詮還差不多!」

「不不不不,我又不好看!」清秀男生羞澀道。

「你就別謙虛了,我們裡面就你長得最帥,你不配誰配啊?」高瘦男生說。

「去泡她啊,敢不敢?」醜男問。

「別瞎說了,人家是有家庭的,兒子就在身邊,這能亂泡的啊!」清秀男生說。

「你長得帥啊,阿斌不是說,長得帥就能配得上嘛!」醜男說。

「你不是說不看臉的嗎?要不你去泡?」高瘦男生笑道。

「我不行,我是靠錢!」醜男說。

「她那樣子肯定不缺錢,你要是能泡到她,那我就真佩服你的本事了!」高瘦男生說。

「佩服可不夠,你敢不敢和我打賭啊?」醜男問。

「好啊,賭什麼啊?」高瘦男生激動道。

「你有什麼可以賭的啊?」醜男問。

「賭一周的飯錢,行不行?」高瘦男生問。

「嗯……我也不差你那點飯錢啊!」醜男說。

「那你說賭什麼?」高瘦男生問。

「這樣吧,如果我泡到了,以後無論我叫你做什麼你都不能拒絕,敢不敢?」醜男問。

「你叫我殺人放火,我也聽你的?」高瘦男生說。

「那肯定不會是犯法的事啊!」醜男說。

「好啦好啦,你們別開玩笑了。那個女人肯定有家庭,你要真去泡她,被人知道了,不是給你自己找麻煩嗎?」清秀男生說。

「你信他?他能泡得到?」高瘦男生嘲笑道。

「不是說泡不泡得到的問題,如果惹她不也是找麻煩嘛!」清秀男生說。

「好啊,那我真去泡!你敢不敢賭?」醜男問。

「賭就賭啊,如果你輸了,我一個月的伙食你都包了,敢不敢?」高瘦男生說。

「好,一言為定!」醜男說。

「等等,咱們總得約定個期限吧?不然你一直泡不到,我就一直等你啊?」高瘦男生說。

醜男思考了片刻,說:「好,就……一個學期?從下學期開始算起!」

高瘦男生笑道:「行,就下學期!一個學期我還是等得了的!」

把媽媽當成了什麼女人?媽媽是你們這群屌絲隨意拿來下注的嗎?呵呵,還一個學期,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可是,我為什麼會這麼想呢?難道在我潛意識里,已經認可了只有趙斐才能配上媽媽?

「你偷拍人家幹嘛?」清秀男生問。

「我是為了拍她兒子,等回學校了,我就找人去查一下,看看她兒子是哪個系哪個班,再看看能不能了解到他的家庭情況。」醜男說。

來來來,我就在這,你們倒是去查啊,還整得好像很有門路似的!一群傻屌!

「讓他拍,看他有沒有本事,嘿嘿!」高瘦男生笑道。

「我告訴你,我拿定她了,憑她那長相和那對奶子,就算不和你打賭我也會去。」醜男說。

「去,趕緊的!」高瘦男生笑道。

「現在不行,等她兒子走了我再去。」醜男說。

「那萬一她和她兒子一起上車了呢?」高瘦男生問。

「放心,等他們下車分開了,我也會去。」醜男說。

即將上車之前,趙斐低下頭,與媽媽的額頭碰在了一起。也不知媽媽說了什麼,趙斐喜笑顏開,在媽媽的臉上輕輕一捏,便轉身上車了。

趙斐坐在了班車後排僅剩的一個座位上,媽媽沒有離開,仍然站在隊伍外望著車內的趙斐。

「有那麼難捨難分嗎?」高瘦男生說。

「好了好了,你別激四方了,這個不比學校的女孩子,還是不要亂來的好。」清秀男生說。

班車開動了,寒風中只剩下媽媽孤獨的身影,她望著遠去的班車,遲遲沒有離去。

才剛剛接受趙斐,就這麼難捨難分,這要是在一起時間長了還了得?我越來越感到了害怕。

「她兒子已經走了,你再不上,人家就要回家嘍!」高瘦男生笑道。

「不用你說,我看得到!」醜男說。

班車消失在了視線範圍,媽媽這才轉身,朝車站外走去。

「算了吧,四方,她已經走了。阿斌也是,開開玩笑算了,別當真了!」清秀男生說。

「什麼開玩笑啊!就算不賭我也要去,那種極品巨乳能錯過的嗎?你們排好隊,等我的好消息吧!」

說完,醜男握緊了拳頭,然後用力咽下了幾次口水,似乎在為自己增添勇氣。終於,醜男衝出了人群,向媽媽狂奔而去。

我心裡發笑,這麼丑的男生也不知是哪來的自信。他眼小鼻圓、牙齙唇厚,那張稜角模糊的肉臉,不僅蠟黃中透著油光,還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痘印。更噁心的還是他的身形,不但背厚腰粗,腿短臀肥,而且身高還不足165。別說媽媽了,就連普通女生恐怕也看他不上,簡直可以和韓佳蕊的那個相提並論了。

誒不對,他怎麼和韓佳蕊勾搭的醜男長得那麼像?仔細想想,無論身型和相貌幾乎是一模一樣,難道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如此說來,他們剛說醜男在學校騙女生的事都是真的?我一直感到困惑,以韓佳蕊的長相又怎麼會看上這麼一個醜男呢?難道他還真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手段?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