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校园邂逅(新编) (20) 作者:夜海辰星

.

【妈妈的校园邂逅】

作者:夜海辰星2021/05/13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章 荒唐赌约

相比上次阴暗的楼梯间,这次光线充足,妈妈的乳房更为清晰地呈现在了我的眼前。乳房由上而下逐步扩张,如同水滴一般,由于乳房太大,水滴的下半部分完全悬在了半空。在脱离文胸的束缚下,两颗乳球依旧紧密相依,从而自然形成了一道漆黑、深邃的沟壑,再对比沟壑两侧白得近乎透明的乳肉,无疑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妈妈的乳晕。不同于季阿姨的深褐色,也并非大多色文中描写的粉红色,妈妈的颜色如同半熟的蜜桃,较之稚嫩多了几分风韵,较之成熟又少了几分油腻。再就是那如同酒杯杯口般的大小,若出现在普通的乳房上还会稍稍显大,但如今融入了妈妈的乳房,不仅毫无违和,甚至更增添了母性的韵味。当然,最为销魂的还属乳晕中央那颗形似方圆且高高耸立的乳头,由此孕育而生的母爱仿佛有着能令男人不惜一切也要一探究竟的魔力。

原来这就是妈妈的乳房,和想像中完全不同。在岛国av里,曾见过不少精美的乳房,甚至还将某些女优的乳房幻想成妈妈的,然而今天才知道,妈妈的乳房无需替代,因为绝对不输av里的任何乳房。

“看够了吗?”

妈妈娇羞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深思,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因看得入迷,竟忘记了妈妈仍在赵斐的面前。我是妈妈的儿子,妈妈的一切原本都是属于我的,凭什么如此珍贵的财富要毫无保留地献给赵斐?

赵斐如同痴汉般盯着乳房,情不自禁道:“不够,永远都不够!”

“好啦!我要穿上了。”妈妈说完,正准备上提文胸,然而,赵斐的双手却抢先一步捧住了肥奶。

为什么?即便上次看见赵斐在楼道侵犯妈妈,也未曾有过如此强烈的嫉妒。难道是因为终于看见了那对梦寐以求的乳房?难道因为那对乳房是我见过最美的乳房?

“上次竟然没有发现,原来我品尝的是一对这么漂亮的胸。”赵斐一边说着,一边用两个大拇指拨弄著乳头。

“嗯……”妈妈轻哼了一声,说:“说好只是看看的,怎么还摸上了?”

“那你说说,我还没碰之前,乳头怎么就已经立起来了呢?”

“还好意思说呢……嗯……刚在亲我的时候你就一直在揉。”

“是吗?我还以为它是见到了自己的主人,就马上立正待命了呢?”

“谁认你是主人了……哼……快停下,不许摸了。”妈妈娇嗔道。

赵斐停下了大拇指,笑道:“好啦!我说话算数,不摸了。不过……再让我闻一下吧!”说完,赵斐已将鼻子凑了上去。

从乳肉到乳沟,从乳晕到乳头,再从左乳到右乳,赵斐似乎不愿错过乳房上能够散发母味的任何一处角落。

那便是哺育我的乳房,它到底散发出了怎样的香味,竟能让赵斐这般着迷。婴儿时期,那也曾是我可以召之即来的,为什么如今我却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就在这时,我感受到了一阵浓郁的牛奶香气。难道这就是妈妈乳房的味道?难道这就是令赵斐痴迷的气息?

鼻尖的触碰和鼻内的气息似乎令妈妈瘙痒难熬,妈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嘴里轻喘道:“好啦!今天到此为止。”然而就在这时,赵斐一口含住了乳头。

“嗯……你……怎么越来越过分了?”妈妈轻喘的同时,急忙将外衣挡住了赵斐的头,好像生怕被人看见。

若非你一次次的纵容,赵斐又怎会得寸进尺呢?然而此刻,我的手速越来越快,强烈的刺激感逐渐扩张到了全身,使我下蹲的双腿颤抖不已。

赵斐吸吮了一阵后,便伸出了舌尖。蜻蜓点水般轻舔了几次乳头,妈妈随即轻微颤抖了几次。简单地试探并没有引起妈妈的反感,赵斐便开始一边吸吮著乳晕,一边舔舐著乳头。

“嗯……嗯……”

微弱的哼声令我欲火焚身,往下一看,肿胀的龟头在右手的辅佐下竟分泌出大量的白色泡沫。我终于明白了,之所以会对赵斐产生前所未有的嫉妒,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占有了妈妈的乳房,更主要是因为他亵渎了只属于我的母爱。

两颗硕大的乳球被挤成了一团,两粒坚硬的乳头几乎碰到了一起,一张贪婪的大口同时含住了两粒乳头。

“嗯……不要……”妈妈眉头紧锁,面色越来越红,右手情不自禁地紧抓住了赵斐厚厚的外衣。

自己的母亲在光天化日之下为自己最讨厌的男生哺乳,这是任何人都不愿看见的画面,如今却真真切切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强烈的屈辱化成了一股滚烫的热流,如同泉涌般迸发而出。随后又是一波接着一波,似乎将昨晚江边积压的怒气与浴火也一并释放了。

忽然,赵斐的嘴离开了妈妈的乳房,笑道:“好啦,我听你的,今天到此为止。”

妈妈喘著粗气,脸颊通红,像是难受到了极点。赵斐急忙搂住了妈妈,并抚摸起妈妈的头发。

定睛一看,只见乳晕与乳肉的分界附近,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印,这显然是赵斐种下的草莓。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乳房上到处都是粘稠的唾液,有的甚至正顺着乳房的轮廓下流。

通红渐渐退却,痛苦似已得到了缓解,妈妈这才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不曾想到,满是口水的奶子也未用纸巾擦拭,便被妈妈直接裹上了文胸。

如此一来,妈妈的衣服上岂不全是赵斐的口水味?光是想就恶心至极,妈妈竟没有丝毫嫌弃?难道妈妈已经彻底爱上了赵斐?

“刚开始还说只是看看,结果看了又要摸,摸了又要闻,闻了还不满足,又要亲。”

“这可是我见过最大的胸,要是那么容易就满足了,那我的脑袋一定是被门挤了。”

“哼!以后再也不信你了!”妈妈的样子似嗔似喜。

“我最后不是也听你的话了嘛!你让我到此为止,我就停下了啊!”

“你呀!真是个小傻瓜!”

“原来你喜欢傻瓜啊?”

“才不喜欢呢!”

“哦?”

“呃……你说我是你见过最大的,你两个前女友的呢?”

“那没得比,相差太远了!”

“她们年轻,肯定更嫩啊!”

“嫩又不一定是最好,相比之下呀,我更喜欢你这种成熟有韵味的!”

“哄我的吧?哪有人喜欢老的?”

“哪里?我说的韵味是指你特有的奶香,又没说你的老了,再说了,你的也很嫩啊,而且很软、很白,是我见过的里最喜欢的了!”

妈妈低眉垂眼,羞涩地靠在了赵斐的肩头。

凉风吹过,千丝万缕的柳枝在湖面摇曳,远远望去就好似沾了墨汁的画笔,在纯净的湖面画纸上勾勒著一副朦胧的水墨画卷。

妈妈望向了远方,情不自禁道:“现在才发现,这里的风景好美啊!”

“嗯!风景很美,你更美!”

“这么美的风景,你还能这样陪我看多久呢?”

“多久都行啊!只要你愿意!”

“真的吗?”

“当然,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啦!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回学校了吧?”

“嗯!我先送你回家吧!”

“我家就在这,还用送呢!我送你去车站吧!”

“也好,去车站的话我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可以更久一点。”

他们身体相依,十指紧扣,如同热恋情侣般一直走到了外边的大街。我浑浑噩噩地跟在后面,见他们拦下了一辆的士,上车走了。我也招来了辆的士,驶向了汽车总站。

下了的士,发现不远处他们的的士也才刚到,透过车窗,见赵斐正要付钱,却被妈妈抢在了前头。

自送我入学报到之后,妈妈就再也没有送过我了,即便是车站。虽说我也不愿让妈妈送,但瞧见妈妈送其他男生,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周末,通常大批学生都会聚集在汽车总站,等待着返校的班车。今天也不例外,只见每条线路都是大排长龙。赵斐和妈妈站进了等候班车的队伍,间隔了二十来人,我也排进了队伍。

赵斐站在妈妈后面,并没有做出过分的举动,只是静静地望着妈妈。妈妈低下了头,却不再像之前那般羞涩,而是恢复了些长辈的姿态。

英俊的外表、高挑的身形,令赵斐在人群之中光彩夺目。同样,纵使妈妈已步入中年,也依旧能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相比周围的女生,妈妈虽不再青春、稚嫩,但凭借雪白的肌肤、俊俏的容貌也丝毫不会逊色,而那历经岁月的沉积才酝酿出的风韵身姿,却是周围任何女生都无法比拟的。眉清目朗的少年和成熟妩媚的妇女,他们看上去就像一对颜值在线的母子,又有谁会知道,一小时前的他们还在湖边热吻。

我发现周围有不少女生都在关注赵斐,有的甚至还向同伴使眼色,似乎在示意不要错过帅哥。这时,妈妈似乎也察觉到了那些关注赵斐的女生,她瞥了赵斐一眼,便转过了身,那张端庄的脸蛋上又增添了些许少女般的醋意。

难以置信,妈妈竟会对周围关注赵斐的女生心生妒意,要知道,这个年龄的女生都可以做妈妈的女儿了。看来,面对心爱的男人,女人是不会顾及年龄与辈分的。如此岂不是更能证明,妈妈爱上了赵斐?

赵斐似乎一眼便看穿了妈妈的心思,他微微一笑,从背后搂住了妈妈的腰。妈妈的身体略微挣扎,却被赵斐搂得更紧了。不仅如此,赵斐的头靠在妈妈的肩上,还在妈妈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很快,妈妈便没再反抗,还娇羞地笑了。

余晖洒向了妈妈,洒在了那张洋溢着幸福的脸上。余晖不似青春萌动的晨光,也不如激情似火的烈阳,却能在日落之前绽放出绚丽的晚霞。对于女人而言,不正是经历了懵懂、激情、平淡之后,在璀璨容颜即将逝去的前夕,邂逅了甜美的爱情吗?这一刻,妈妈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正倚靠在一个备受瞩目的少年怀里,享受着少年唯一的宠爱和其他少女嫉妒的目光。

排队的学生当中,有的只身一人,有的情侣相依,还有的几人结伴,却没有家长陪同的。毕竟大学生向往生活独立,即使家长想陪同,学生也未必愿意。不过,赵斐倒是一枝独秀,不仅身体紧贴著妈妈,还和妈妈有说有笑,简直就像个活脱脱的妈宝男,而妈妈也是不落俗套,竟然毫不避讳地纵容了赵斐的亲昵,说她是恋子狂魔也没人不信。瞧见这场景,我真为他们感到羞耻。

沉浸在甜蜜之中的他们似乎还没意识到,不只是我,周围的不少学生都露出了惊诧的神情,有的甚至还在议论纷纷,也不知是在批判这对母子的行为过于亲密,还是在猜测他们的真实关系。我这才发现,站在我前面叽叽歪歪的三个男生,原来也在议论妈妈。

其中一个身材矮壮、相貌丑陋的男生惊呼道:“我去,那男的和他妈妈也太夸张了吧!”

另一个身材高瘦,长得像猴一样的男生笑道:“你确定那是母子?”

“像母子!那男的很帅,女的也很漂亮,但身材丰满,穿着成熟,能感觉出上了年纪,应该是妈妈来送儿子的吧!”剩下那个长相清秀的男生说。

“那男的一直粘着他妈,看着就恶心!那女的也是,大庭广众之下还那么纵容儿子,真是够骚的!”高瘦男生说。

这三人倒将赵斐当成了妈妈的儿子,全然不知妈妈真正的儿子就在他们身后。换作以往,若听见有人当面辱骂我妈,我一定会非常愤怒,然而今天,想到妈妈和赵斐湖边伤风败俗的行为,此刻不知收敛的举止,我倒觉得非常解气。

“恶心?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你看他妈,长得好看不说,胸还大,屁股还翘,换你你不愿意粘著啊?”丑男说。

“嘿嘿!别妄想了!看你那挫样,也不可能会有那么漂亮的妈妈了!”高瘦男生嘲笑道。

“你不是废话吗?好像你妈有那么漂亮一样!”丑男说。

“我妈是没那么漂亮啊,我也不会多想啊!”高瘦男生说。

“得了吧!你还不会多想?你比我们谁都色!指不定已经想到了在床上的那些事了呢!”丑男嘲笑道。

“哎呀!还是你最了解我!不过想又能怎么样呢?我也知道不可能啊!”高瘦男生说。

“别这么说嘛,你又知道一定不可能?”丑男笑道。

“她那个年纪的女人和我们话都聊不到一块,怎么可能会看上我们呢?再说了,就算能聊到一起,我们的长相也不匹配啊!”高瘦男生说。

“呵!泡妞是完全靠长相的吗?”丑男不屑道。

“我知道你能赚钱,用钱骗几个学校的妹子是不难的,可人家像是缺你那点钱的样子吗?”高瘦男生说。

“呵呵,你说出这样的话足够证明你在泡妞方面是有多么无知,你以为我在学校搞到的女生都是靠钱的吗?”丑男说。

“那你倒是说说,哪个没靠钱的呢?”清秀男生问。

“钱只是辅助,更重要的是精神吸引、精神控制,懂不?”丑男说。

“嘿嘿!有钱我也愿意被你控制。”高瘦男生笑道。

“和你说了也是白说,啥也不懂!那你倒是说说,谁可以配得上她呢?”丑男问。

高瘦男生瞧了瞧清秀男生,笑道:“你非要说谁配得上,我觉得我们的程诠还差不多!”

“不不不不,我又不好看!”清秀男生羞涩道。

“你就别谦虚了,我们里面就你长得最帅,你不配谁配啊?”高瘦男生说。

“去泡她啊,敢不敢?”丑男问。

“别瞎说了,人家是有家庭的,儿子就在身边,这能乱泡的啊!”清秀男生说。

“你长得帅啊,阿斌不是说,长得帅就能配得上嘛!”丑男说。

“你不是说不看脸的吗?要不你去泡?”高瘦男生笑道。

“我不行,我是靠钱!”丑男说。

“她那样子肯定不缺钱,你要是能泡到她,那我就真佩服你的本事了!”高瘦男生说。

“佩服可不够,你敢不敢和我打赌啊?”丑男问。

“好啊,赌什么啊?”高瘦男生激动道。

“你有什么可以赌的啊?”丑男问。

“赌一周的饭钱,行不行?”高瘦男生问。

“嗯……我也不差你那点饭钱啊!”丑男说。

“那你说赌什么?”高瘦男生问。

“这样吧,如果我泡到了,以后无论我叫你做什么你都不能拒绝,敢不敢?”丑男问。

“你叫我杀人放火,我也听你的?”高瘦男生说。

“那肯定不会是犯法的事啊!”丑男说。

“好啦好啦,你们别开玩笑了。那个女人肯定有家庭,你要真去泡她,被人知道了,不是给你自己找麻烦吗?”清秀男生说。

“你信他?他能泡得到?”高瘦男生嘲笑道。

“不是说泡不泡得到的问题,如果惹她不也是找麻烦嘛!”清秀男生说。

“好啊,那我真去泡!你敢不敢赌?”丑男问。

“赌就赌啊,如果你输了,我一个月的伙食你都包了,敢不敢?”高瘦男生说。

“好,一言为定!”丑男说。

“等等,咱们总得约定个期限吧?不然你一直泡不到,我就一直等你啊?”高瘦男生说。

丑男思考了片刻,说:“好,就……一个学期?从下学期开始算起!”

高瘦男生笑道:“行,就下学期!一个学期我还是等得了的!”

把妈妈当成了什么女人?妈妈是你们这群屌丝随意拿来下注的吗?呵呵,还一个学期,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可是,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呢?难道在我潜意识里,已经认可了只有赵斐才能配上妈妈?

“你偷拍人家干嘛?”清秀男生问。

“我是为了拍她儿子,等回学校了,我就找人去查一下,看看她儿子是哪个系哪个班,再看看能不能了解到他的家庭情况。”丑男说。

来来来,我就在这,你们倒是去查啊,还整得好像很有门路似的!一群傻屌!

“让他拍,看他有没有本事,嘿嘿!”高瘦男生笑道。

“我告诉你,我拿定她了,凭她那长相和那对奶子,就算不和你打赌我也会去。”丑男说。

“去,赶紧的!”高瘦男生笑道。

“现在不行,等她儿子走了我再去。”丑男说。

“那万一她和她儿子一起上车了呢?”高瘦男生问。

“放心,等他们下车分开了,我也会去。”丑男说。

即将上车之前,赵斐低下头,与妈妈的额头碰在了一起。也不知妈妈说了什么,赵斐喜笑颜开,在妈妈的脸上轻轻一捏,便转身上车了。

赵斐坐在了班车后排仅剩的一个座位上,妈妈没有离开,仍然站在队伍外望着车内的赵斐。

“有那么难舍难分吗?”高瘦男生说。

“好了好了,你别激四方了,这个不比学校的女孩子,还是不要乱来的好。”清秀男生说。

班车开动了,寒风中只剩下妈妈孤独的身影,她望着远去的班车,迟迟没有离去。

才刚刚接受赵斐,就这么难舍难分,这要是在一起时间长了还了得?我越来越感到了害怕。

“她儿子已经走了,你再不上,人家就要回家喽!”高瘦男生笑道。

“不用你说,我看得到!”丑男说。

班车消失在了视线范围,妈妈这才转身,朝车站外走去。

“算了吧,四方,她已经走了。阿斌也是,开开玩笑算了,别当真了!”清秀男生说。

“什么开玩笑啊!就算不赌我也要去,那种极品巨乳能错过的吗?你们排好队,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完,丑男握紧了拳头,然后用力咽下了几次口水,似乎在为自己增添勇气。终于,丑男冲出了人群,向妈妈狂奔而去。

我心里发笑,这么丑的男生也不知是哪来的自信。他眼小鼻圆、牙龅唇厚,那张棱角模糊的肉脸,不仅蜡黄中透著油光,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痘印。更恶心的还是他的身形,不但背厚腰粗,腿短臀肥,而且身高还不足165。别说妈妈了,就连普通女生恐怕也看他不上,简直可以和韩佳蕊的那个相提并论了。

诶不对,他怎么和韩佳蕊勾搭的丑男长得那么像?仔细想想,无论身型和相貌几乎是一模一样,难道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如此说来,他们刚说丑男在学校骗女生的事都是真的?我一直感到困惑,以韩佳蕊的长相又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丑男呢?难道他还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