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校园邂逅(新编) (19) 作者:夜海辰星

【妈妈的校园邂逅(新编)】 (19)

作者:夜海辰星2021/05/8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九章 湖畔幽会

不知不觉间,已晃悠到了家门口。开门进屋,妈妈刚好走出浴室,红润的脸颊上似乎还透著愉悦之色。

见我来了,妈妈先是一愣,随即紧张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嗯!”我点了点头。

“都这么晚了还回来,我都说了可以不用回来了嘛!”

我抬起头,瞧见那两瓣我曾认为是世上最美、最神圣不可侵犯的樱唇,就在一小时前还在接受着赵斐的激情湿吻,不禁怒上心头,于是冷冷说道:“我就不能回家了?

“你回来当然好啦,我是说太晚了,担心你路上不安全。”

“嗯,你今天去哪了?”

“今天一天都在医院,我也是才刚回来不久!”

撒谎在我的意料之中,可撒谎时面不改色的表情却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难道接受了赵斐之后就立马沾染了赵斐的匪气?

“外公好点了吗?”

“已经好了,明天就要出院了!”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回来?”

“我没不让你回来,我是说省得你跑来跑去麻烦!”

“是吗?”

“是啊!不过你回来了也好,明天就和我一起去医院接下外公吧!”

唉,之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选择了沉默,现在才来和妈妈针锋相对,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点了点头。

“怎么?今天不高兴了?”

“没有,就是有点累。”

“肯定是饿到了吧?我去给你下点面条,再煎两个荷包蛋。”说完,妈妈便盘起了头发,进了厨房。

深夜的窗外,仍然零星闪烁著几家灯火,也不知里面的人是否和我一样,千愁万绪、难以入眠。

如果当初直接把自己的号码给了赵斐,赵斐又怎能拿到妈妈的号码?如果刚进大学那会常和妈妈通通电话,妈妈又怎会凡事都询问赵斐?如果没有拿李凯追韩佳蕊的事特意气妈妈,赵斐又怎能在妈妈伤心时趁虚而入?如果在季阿姨怂恿妈妈的那晚及时出现,妈妈又怎会下定和赵斐约会的决心?

可是,假如所有的如果都实现了,难道事情就一定会朝好的方向发展吗?妈妈和爸爸的感情问题难道仅凭我之前的那些错误决断就能改变的吗?唉,事到如今,抱怨和后悔也是徒然,关键还是该如何解决。

是否该向妈妈挑明,再来劝导妈妈呢?可是,我不愿这么做,发自心底的不愿意。担心和妈妈无法沟通?担心没有开导妈妈的把握?说白了,这都是借口,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害怕改变现状。

情侣或夫妻之间,假如一方出现了背叛,另一方可以分手或离婚,因为伴侣没了还可以再找。可我和妈妈不同,即使妈妈背叛了家庭,也无法改变我们的母子亲情。况且现在,我和妈妈的关系很好,家庭的氛围也很和谐。若不想家庭有大的变故,我只能装作一无所知。

除此之外,难道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吗?

次日早上,我和妈妈一起接外公出院了。在外公家吃过午饭后,妈妈催促我早点回校。可我也不知什么原因,并不想太早离开。然而,外公外婆也跟着催促了起来,我实在受不了老人的唠叨,起身出门了。

出门之后,我忽然想起昨天监控中拆下的内存卡还未装回,如果没有内存卡,监控只能摄像,就没有录制功能了。想到这,我立刻坐上了回家的公交。

下午两点,我离开了家。还未走出小区,便发现赵斐坐在小区大门外的公共座椅上。他凝视着手机,面露著微笑,不知又联想到了什么下流的勾当。

是妈妈让他来的吗?难道妈妈催我回校,就是为了带他回家?

“喂?老谢,今天篮球赛打得怎样?”

赵斐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头望去,只见他正通著电话。

“我就说嘛,工管班的那帮小白脸哪是我们的对手,差我一个你们照样能赢!”

“嘿嘿!我……我也差不多了!”

“那倒还没,不过昨晚和她亲了很久,算是确定了关系吧!”

“和上次不一样,她这次应该是动了真感情了!”

“当然!她昨晚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感觉像是把心都掏给我了!”

“她老公?她提都没提呢!”

“你想啊,她答应见我不就是准备接受我了,既然接受我了,说明和老公感情这关在她心里早就过了!”

“那不至于吧,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对这种有家庭的女人确实不能操之过急。”

“是的,上次就怪我太心急了,才搞得这么费事!”

“这次不会了,我会引导她,让她主动,让她心急!”

“嘿嘿,这样才有意思嘛!”

“那是!和这种良家人妻谈恋爱真的很刺激哦!”

“你幻想一下,一个你妈差不多年纪的美女和你在江边谈心,然后舌吻,最后还在你怀里撒娇,你说刺不刺激?”

“你别说,她全身肉肉的,奶子又肥,嘴唇又软,舌头又滑,我昨天被她亲的……差点忍不住想当场干她了!”

妈妈是真心接受了他,他却把妈妈当成了笑话来炫耀,世上怎会有这么无耻的人?更不敢想像的是,这种丑事如果在学校传开了,我还有脸做人吗?瞧着他那副淫荡的模样,我越想越怒。

“你是不知道,这种成熟女人在谈恋爱时候的样子其实和小姑娘是一样的!”

“对啊,也会害羞、也会发嗲哦!哎哟喂,真是一点长辈的样子都没有了,像个小女生一样!真想让她儿子也来看看,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听到这,我心头一颤。没错,他和妈妈的两次约会我都在场,妈妈各种超出我认知的表情都被我瞧在了眼里。然而,我不仅没有阻止,还为此而欲罢不能。如果让他知道我这秘密,岂不是会永远被他踩在脚底耻笑?

“好啦,玩笑归玩笑,我这事只告诉过你一个人,你千万别传出去哦,寝室其他人也不要说!”

“嗯嗯,好!”

“呃……我也不知道,看情况吧!”

忽然,赵斐放低了声调,说道:“好了好了,先不聊了,挂了哈!”

想到妈妈出轨赵斐的事实,再想到自己不耻的行为,心中和赵斐对抗的底气越来越虚了,怒火也渐渐消释了。

顺着赵斐的眼神方向望去,只见妈妈正朝着小区大门走来。再看赵斐,早已不知去向。

可惜妈妈没听见赵斐刚才的通话,如果听见,相信不用我想办法,妈妈也自然会离开赵斐。对了,我可以收集些赵斐欺骗妈妈的证据,在适当的机会下让妈妈看见。如此岂不是不用向妈妈挑明,就能让妈妈看清赵斐的真面目?

追随着妈妈的脚步,来到了家楼下。就在这时,赵斐不知从哪窜到了妈妈身后,用双手蒙住了妈妈的眼睛,笑道:“猜猜我是谁?”

妈妈急忙拉开赵斐的手,环顾了四周,惊慌道:“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回学校了吗?”

“我想给你个惊喜嘛!”

“还惊喜呢,你可把我吓到了!”妈妈埋怨道。

“昨天在回去的路上,我想你今天就算忙也最多忙到晚上吧,我再待一天,也许晚上还能见你一面,所以让司机开到了这附近的快捷酒店,在酒店住了一晚。”

妈妈脸蛋泛起了红晕,娇声道:“难怪你刚才问我什么时候到家,你等了多久呢?”

“酒店是12点前退房的,我也就等了两个来小时吧!”

瞧见妈妈那欣喜的样子,想到赵斐虽是不请自来,但这和妈妈主动约来的又有什么分别呢?

“等了这么久啊?你早点告诉我呀!”

“我是坐在小区门口等的,又不累,再说了,能见你一面,两个小时绝对值了!”

妈妈娇羞道:“你呀,就是嘴甜!对了,你吃过饭了吗?”

“早就吃过了。”

妈妈点了点头,又望了望楼上,略显尴尬地说:“呃……我……要不……我们去外面的湖边走走吧?”

“嗯!”赵斐点了点头。

妈妈在前面带路,赵斐跟在后面,他们似乎刻意保持了距离。追随在他们身后,我的脚底仿佛缠住了千斤重物,越走越沉。

他们去湖边会做什么呢?拥抱?接吻?甚至……唉,妈妈既已接受了赵斐,难道还会拒绝赵斐的要求吗?可是,现在并非夜晚,湖边也不同于楼道,难道妈妈会为了赵斐而不顾及形象了吗?

从小区东门而出,穿过马路,再穿过一片树林绿化,便能见到湖西最大的湖泊了。若在温度适宜的季节,湖面碧波荡漾、岸边垂柳依依,此地正是人们下棋、跳舞、放风筝的好去处。然而今日,虽是阳光明媚,但人却寥寥无几,显得冷清极了。

沿着湖边的堤岸,走了将近五六分钟,赵斐渐渐追上了妈妈。才刚并肩,妈妈就羞涩地弹开了。赵斐急忙牵住了妈妈的手,将妈妈拉回了身边,而妈妈却将脸蛋朝向了赵斐相反的方向,显得极为害羞。

这时,赵斐在妈妈耳边说了什么,妈妈随即单手掩面,羞涩地笑了。之后,赵斐时不时地在妈妈耳边窃窃私语,妈妈听后,有时会露出羞涩的笑容,有时甚至会佯装生气地捶打赵斐的臂膀。

妈妈,难道你还真当自己是碧玉年华的少女吗?难道你还天真地以为自己是赵斐的真爱吗?若不是为了骗取你的身体,一个不到二十的男生会愿意和一个可以做他妈妈的女人在街上打情骂俏吗?我的心惶恐不安,心跳却越来越快了。

又走了二十来分钟,距离我家小区大概有三四里路了。这里的街道上已瞧不见一个人影,有的只是那沿湖而立的柳树和悬在半空的柳枝。

他们并肩坐在了柳树下的木凳上,我急忙躲进了一旁的绿化矮树后。此刻虽四下无人,但妈妈似乎依旧没有完全放开。她要么羞涩地低着头,要么望向另一侧,始终没有面对赵斐。赵斐将妈妈的手与他十指相扣,然后在妈妈耳边说了什么,妈妈随即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赵斐左手顺势搂住了妈妈的肩膀,右手轻轻托起了妈妈的下巴,将妈妈的头缓缓移向了自己。妈妈见赵斐的唇逐渐靠近,便闭上了眼睛。不过,赵斐并没有亲吻妈妈,而是在唇肉即将碰到的瞬间停住了,似乎在欣赏著妈妈等待时的美态。

等了许久,妈妈疑惑地睁开了眼睛,见赵斐正略带微笑地盯着自己,于是满脸娇嗔。然而就在这时,赵斐闭上了眼睛,深深吻向了妈妈的樱唇。见赵斐神情专注,妈妈再次闭上了眼睛。

这一吻,他们并没有张开嘴唇,只是相互紧贴。没吻多久,赵斐便离开了妈妈,妈妈睁开了眼睛,与赵斐四目相对。还没一会儿,妈妈便羞涩地低下了头。赵斐将妈妈拥入了怀里,抚摸著妈妈的背。妈妈的面颊紧贴著赵斐的胸膛,平日里长辈的姿态早已荡然无存了。

高中时期,我曾见过热恋中依偎在男友身旁的少女,那神情简直和妈妈此刻一模一样。还记得一个月前,我曾幻想过妈妈和赵斐谈情说爱的场景,却怎么也想像不到,如今不仅幻想变成了现实,甚至现实比幻想的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蹲在矮树下逐步前行,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赵斐离开了妈妈,然后望着妈妈,妈妈虽没之前那么害羞了,却依旧没有正视赵斐的眼睛。

“昨晚你都没这么害羞的,今天是怎么了?”

“现在大白天的,怪不好意思的!”

“这里又没人,和晚上不是一样嘛!”

“呃……白天能看清你的脸啊!”

“我的脸怎么了?”

“总之一看到你的脸啊,我就不好意思了!”

“为什么啊?”

“呃……就是……就是稚气未脱呀!看得我都……都不忍心了!”妈妈吞吐道。

“你这么一个大美人,我都忍心,你会不会太善良了呢?”

“如果你妈妈知道了我和你的事,会怎样呢?”

“你想太多了吧?我又不是未成年,找女朋友的事难道我还作不了自己的主啊?”

“就算你是成年人,我也比你大了那么多,你这个年龄不够成熟理智,容易冲动也是正常的,而我就不应该了!”

“爱情就是这么奇妙啊,和年龄又没有关系!再说了,事实就是我先喜欢你的,然后通过了持之以恒的努力才打动你的呀!”

“你妈妈肯定不会这么想啊,她只会认为是我不好,勾引了她的孩子!”

“你又知道?”

“我也是母亲,当然能体会母亲的感受啊!”

“放心啦!我肯定不会让她知道的!再说了,你又没见过我妈,说不定我妈会很喜欢你这个儿媳妇呢!”

妈妈捶打起赵斐的胸膛,嗔道:“你别这么说了,没大没小的!”

赵斐兴奋地搂住了妈妈的腰,笑道:“哪有没大没小,你是我的大老婆,我是你的小老公啊!”

妈妈顿时羞得面红耳赤,气急败坏地推搡著赵斐,赵斐急忙将妈妈搂了回来,并用嘴封堵住了妈妈的樱唇。在赵斐的强势拥吻下,妈妈逐渐闭上了眼睛,身体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了。

赵斐挑逗的言语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天大的侮辱,妈妈却只考虑到了赵斐他妈,竟丝毫没有在意我的感受?然而在这一刻,流经心脏的血液仿佛就要沸腾,高撑裤裆的阴茎好似即将爆炸,我已经强忍到了极限,不得不拉开了裤链。

赵斐先含住了妈妈的下唇,吮吸了几次后,又含住了妈妈的上唇。妈妈张开樱唇,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当赵斐吸吮妈妈的上唇时,妈妈则吸吮赵斐的下唇,而当赵斐吸吮妈妈的下唇时,妈妈又变为了吸吮赵斐的上唇。

在相互吮吸、挤压的过程中,唇肉变得越来越红,唇肉间的口水变得越来越浓,浓密的口水在鲜红的唇肉上来回交替,使唇肉在每次分开的瞬间都产生了横七竖八的黏丝。

吻著吻著,赵斐的唇忽然后撤了,妈妈急忙向前含住了赵斐的唇。才没吻一会儿,赵斐的唇又后撤了,妈妈继续向前。如此几番之后,赵斐直接远离了妈妈,妈妈再张嘴寻觅,已然一无所获。妈妈睁开了眼睛,见着正坏笑着的赵斐,顿时又羞又怒。她正准备捶打赵斐,却再次被赵斐强势搂进了怀里。

过了一会儿,妈妈轻声问道:“对了,你妈妈多大呢?”

“怎么了?你想见她?”

“没有,我就问问!”

“我还以为你着急见婆婆了呢!”

“别贫嘴了,说正经的!”

“嗯……她已经……都……41岁了!”

“啊?她比我还小?”

“好啦,不许再提别人了。你之前不也说过,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去追求你啊,就算你有老公、有家庭,也阻止不了我对你的喜欢。所以只要我们见面,就只能想着对方,别再想除我们以外的任何人了,行吗?”

妈妈点了点头,双臂搂住了赵斐。赵斐搂着妈妈的脖子,撅了噘嘴,轻声说:“我还想要!”妈妈甜甜一笑,闭上了眼睛,微微翘起了樱唇。

赵斐吻住了妈妈,然后将舌尖伸进了妈妈的嘴里。从唇内的粘膜,到牙龈的两侧,再到整齐的牙齿,最后甚至每一丝牙缝,都留下了赵斐舌尖舔舐过的痕迹。在赵斐舌尖的挑逗下,妈妈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以螺旋状缠绕住了赵斐的舌头。

不知何时,赵斐已取下了妈妈的围巾,并解开了妈妈的外衣纽扣,然后将手附在了乳房上,正隔着毛衣搓揉。随着上下的同时进攻,妈妈不仅吻得更加激烈,连身体也开始躁动不安。

两条滑腻的舌头相互旋转的同时,赵斐的嘴唇却逐渐离开了妈妈。妈妈急忙伸舌紧追,与赵斐的舌头在空中汇合。才刚缠住赵斐的舌头,妈妈的唇便紧随其后,与赵斐的唇肉紧紧贴合在了一起,仿若一个含羞的少女,生怕被人瞧见了思春的样子。赵斐将妈妈的舌头缓缓引进了嘴里,然后开始疯狂地吮吸,正如遭遇了情场老手的怀春少女,被逐步诱入了狼窝。

在这最激烈的时刻,赵斐忽然离开了妈妈的唇肉,只见一条浓浓的口水黏丝掉落在了妈妈胸前凸起的毛衣上。妈妈没有理会,仍就意犹未尽地望着赵斐,似乎在等待赵斐的再次主动。赵斐并没有让妈妈等待太久,便吻向了妈妈,然而他吻的却是妈妈的脖子。

“啊!”妈妈一声惊呼,然后双手抓住了赵斐的脖子背后,似乎是要阻止。然而,对于妈妈脖子的敏感位置,赵斐早已了如指掌。他亲吻的同时,还伸出了舌尖舔舐。在赵斐的挑逗下,妈妈闭上了眼睛,呼吸变得急促,就连原本紧抓赵斐脖子的手也逐渐放松了。

这时,赵斐的唇开始缓缓下移,沿着妈妈的脖子吻到了锁骨,直至毛衣领口处停下了。赵斐抬头看了看妈妈,又瞧了瞧眼前高耸的乳房,问道:“我可以看看它吗?”

妈妈摇了摇头,露出了一副极度为难的样子,说:“不要了,这是在外面,又是大白天的,被人看见了很丢人的!”

如此无理的要求本该严厉拒绝,没想到妈妈竟还是商量的口吻,难道还准备给赵斐得寸进尺的机会吗?这一刻,大量的精水从尿口冒出,并顺着阴茎而下,沾满了五根手指。

“我就只是想看看,不会怎样的,放心,我会用你的大衣挡住,不会被别人看见的,再说了,这附近哪有人啊,这么久了一个人也没看见。”

“还是下次吧,今天不要了!”

“我看一眼,就一眼,因为上次根本没看清楚,你就满足我一下下,好不好嘛?”

对于妈妈的乳房,我曾在梦里见过,可即便如此依旧非常陌生,因为梦里清晰可见的乳房总会随着梦醒烟消云散。虽说对赵斐的行为痛恨不已,但想到若能见到梦寐以求的乳房,我竟感到了莫名的激动。

见赵斐可怜兮兮的样子,妈妈似乎动了恻隐之心。她侧过了脸,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

赵斐欣喜若狂,迅速掀起妈妈的毛衣,然后放下了妈妈的文胸吊带。刹那间,一对肥硕的奶子好似两匹挣脱了缰绳的野马,同时迸发而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