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校园邂逅(新编) (16) 作者:夜海辰星

.

【妈妈的校园邂逅】

作者:夜海辰星2021/04/22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六章 出乎意料

只见背靠在赵斐怀里的女生前凸后翘、姿态妖娆,夜色下虽看不清容貌,但拥有这般身材、声音,相信容貌绝不会差。

为什么漂亮的女生都愿意向赵斐投怀送抱呢?难道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陈晨管得紧嘛!”

“你要真想我啊,还怕摆不平陈晨呢?”

“这不是才刚摆平,就来找你了!”

“真的?”

“当然!”

说话的同时,赵斐已从背后拨开了那女生的外套,并一手伸进了毛衣领口。

几经爱抚之后,那女生羞涩地低下头,呢喃道:“你到底有没有可能和陈晨分手呢?”

“嗯……圆圆,你放心好了,陈晨肯定不是陪我走到最后的那个,但我现在也不能说分就分,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吧!”

“那谁能陪你走到最后呢?”

“你说呢?我从大一开始就关注你了,只是没机会认识,如果能早点认识,怎么会出现陈晨?”

“我相信你,你也要说到做到哦!”

“好啦!”

赵斐吻向了那女生的脖子,那女生竟然转头,主动献上了香吻。

甘愿做赵斐的备胎,也不愿找个更好的。是赵斐的魅力太大?还是那女生的脑子有毛病呢?

在妈妈身上,我觉得赵斐已经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了,为什么他还有时间泡陈晨和那女生呢?

我想起了他曾对同学说过,泡一般的小姑娘对他来说都没感觉了,难道拿下同龄的女生对他而言,都不用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

军训时期,曾听本专业的一个学长开玩笑说,“大学的男生只要有精,就不缺女人”,可如今为什么我一个也没遇上?想到这,我再也不愿看见赵斐,便快步离开了。

没走多远,发现前方有一男一女。男生坐在石凳上玩着手机,女生却蹲在男生的两腿之间,显然是在为男生口交。

然而,引起我注意的并不是他们的行为,而是男生的模样。从侧面的轮廓望去,男生眼小鼻圆,头大唇厚,身壮腿粗,简直就是丑男的典型。

这么丑的男生也有女生愿意为他口交,那个女生得长得多丑呢?看来学长说的也没错,只要有精,再丑的男生也能找到适合的对象。

“你能不能专心点?”

“好啦!我就回完这一条!”

是韩佳蕊的声音?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悄悄靠近了他们。

“有那么多破事吗?”

“废话!你以为要管好那么多人很容易啊?”

我躲在他们附近的树后,探头望去,只见她手握着肉棒,嘴里吞吐著龟头,还不时伸出舌头舔舐。

她真是我之前在动漫社遇见的韩佳蕊?在我的印象中,她清纯可爱、活泼开朗,绝不像眼前的那个荡妇。

丑男放下手机,双手按住了韩佳蕊的头,奋力地扭动起了臀部。韩佳蕊的嘴仿佛成了肉体活塞,任由他的肉棒进进出出。

“噢……噢……啊……”

随着丑男的不断呻吟,大量精液从韩佳蕊的口中溢出。丑男急忙拔出阴茎,将剩余的精液喷在了韩佳蕊的脸上。韩佳蕊闭上眼睛,任由丑男的龟头在洁白的面颊上划弄。

不敢想像,我献出了宝贵的处男搭讪才为李凯选中的女孩竟会这般淫荡,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她淫荡的对象竟是这么丑陋的男生,难道天底下的男生都死绝了吗?

“你也射得太快了吧?我都还没开始呢!”

“放心,我还有。你再帮忙舔一舔,让它硬起来。”

韩佳蕊简单擦拭了脸蛋后,又再次含住了龟头,并套弄起了阴茎。

“怎么回事?你的鸡鸡怎么弄都没有刚才硬了呢?”

“那怎么办?只能拜托你的朋友了。”

韩佳蕊瞥了丑男一眼,无奈地打起了电话。

“喂?李凯!”

我被惊得瞠目结舌。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拨打电话?对方竟还是李凯。

“在干嘛呢?”

“我好闷啊!能陪我聊聊天嘛!”

“我……我在……在寝室啊!”

韩佳蕊说话的同时,丑男将韩佳蕊的毛衣掀到了乳房之上,并解开了胸罩,然后吸吮著一颗肥奶,揉捏著另一颗肥奶。

粉红、坚挺的乳头、雪白、柔软的乳肉,被一头像猪一样的丑男啃咬著。强烈的心理落差下,我的阴茎竟有了明显的反应。

“啊?今晚?”

“今晚不行……我……我身体不是很……很舒服……不……不想出门。”

“要不……要不明天吧!”

此时,阴茎终于高高立起了,丑男迫不及待地扒下了韩佳蕊的裤子,将阴茎直接捅进了韩佳蕊的臀缝之中。

“啊……你……你今天怎么了嘛……”

“怎么……感觉……感觉你说话怪怪的?”

“心情不好吗?”

“怎么了……你……告诉我呗!”

“啪……啪……啪……”皮肉的击打声引起了我的注意,定眼望去,只见韩佳蕊跪在石凳上,高高撅起丰满的屁股,被丑男顶撞的同时还任由他肥厚的肉掌一次次大力击打。

“好吧……你明天……和我说吧!”

“我?”

“没有啊……我寝室同学在……在挠我呢……”

“你说呢……还不是问我……和谁打电话……我故意……故意没说……”

丑男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击打的声音越来越响,只见那雪白的屁股上已出现了一道道红色掌印。

“其实……她知道是你啦……除了你还能是谁呢……她就是……就是戏弄我……”

“啊……那……那我们……说定了就……就明晚……明晚见了哦……”

“呃……呃……好……晚安……”

“挂了……啊……啊……”

最后的呻吟犹如惊天霹雳,若不是在呻吟前挂断了电话,李凯恐怕会被震得耳鸣。

丑男收起了软下的阴茎,摊倒在石凳上。韩佳蕊提起了裤子,也趴在了石凳上。

“他没说什么吧?”

“哼,每次都这样,他肯定会怀疑的!”

“他说了什么吗?”

“他今天就怪怪的,好像心情不太好,我问他他又不肯说,非要明天见面说。”

“嘿嘿,说不定他是想跟你表白呢!”

“表白了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丑男站起身,搂住了韩佳蕊,用那恶心的厚唇吻了吻韩佳蕊的樱桃小嘴,笑道:“你成了他女朋友呀,我干起来就更爽啦!”

“滚!我有了他才不会要你了呢!”

二人嬉笑打闹着,朝山下而去。

非要让韩佳蕊和李凯通话才能勃起,丑男简直就是个变态,而韩佳蕊也显然不只一次满足了丑男的变态要求,这两人真是一丘之貉。李凯虽是乡下人,但和这么丑的男生放在一起,谁都会选李凯,韩佳蕊是瞎了吗?

躺在寝室床上,我内心犹豫不决。显然,韩佳蕊是在欺骗李凯,李凯毕竟是我兄弟,我该把今晚看见的告诉他吗?

对待韩佳蕊,兴许李凯已经下定决心表白了,倘若我将今晚看到的告诉他,他定会果断放弃。如此一来,他岂不是又将受到打击?普通人受到这样的双重打击恐怕都难以承受,更何况是内心本就脆弱的李凯。

他接近韩佳蕊的初衷不也是为了妈妈,这和韩佳蕊有何不同?再者,万一深受打击的他又去纠缠妈妈,那我岂不是自寻烦恼吗?为了自己好,也为了他好,还是不说了。

次日晚饭过后,李凯果然去找韩佳蕊了,我回到寝室,等待着结果。

两小时后,李凯回来了。见他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不禁感到好奇。

“李凯,成功了吗?”我问。

李凯摇了摇头,没多说话便爬上床了。

看来,韩佳蕊拒绝了李凯。可是,没理由是为了那个丑男吧?

周末,我本想回家,但为了不让李凯有接触妈妈的机会,我还是放弃了。虽说见不到妈妈,但我时常会开启家中的监控,以观察妈妈的近况。看着妈妈每天都是正常的作息,我心中倍感安慰。

最近几天,李凯的行为让我非常迷惑。每晚熄灯之后,李凯仍会在被窝里玩手机,有时甚至折腾到一两点才会睡觉。这种作息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可对于李凯就很不寻常了。

在寝室所有人当中,李凯的作息时间是最正常的。他晚上睡觉的时间从不会超过11点,并且他不迟到、不早退、不会逃课、更不会挂科。因为他是特困生,可以领取国家的助学金。但是,特困生如果违反了校园纪律或者挂科,就不能全额领取下学期的助学金了。对于李凯而言,五千块的助学金非同小可,所以他除了学习认真之外,平常总是谨小慎微。

他是在和谁聊天吗?我曾凌晨看过监控,并不是妈妈,那么只能是韩佳蕊了。看来,他并没有放弃韩佳蕊。

寒风吹过了枝头,枯枝上最后几片黄叶飘落在了地上。南方的十二月已经完全进入了冬季,学生们纷纷披上了厚厚的外衣。夕阳伴着晚霞暖暖地洒在了身上,世间的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美好,我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余晖下的沐浴。

灯光一闪而过,我睁开眼睛,只见一辆熟悉的宝马轿车停在了前方不远处。车门开启,一位颇显高贵的熟妇走了出来,竟然是季阿姨。

她怎会来到我们学校呢?顺着她步行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男生出现在了视线范围。他双手紧握,眉头紧皱,时而原地徘徊,时而沉思远眺,显得即紧张又犹豫。他不是别人,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李凯。

难怪今天邀他陪我晒太阳,他说有事,本以为他是要和韩佳蕊约会,没想到竟是为了见季阿姨。

随着步行,毛呢外衣内隐隐若现的肥乳好似楚楚含羞,又好似蠢蠢欲动,只弄得低胸线衫时而荡起涟漪,时而掀起波涛。周围不少男生的眼球都随着季阿姨妖娆的身姿而去,然而季阿姨的眼中却仿佛只有李凯。

季阿姨走到李凯身后的右侧,在他左肩上轻轻一拍,他下意识左转,随即醒悟又朝右后望去。季阿姨对他媚眼一笑,他羞涩地低下了头。随后,他们边走边聊,向校园的深处而去。

他们所经之处都是校园里人迹罕至的地方,想必是不愿被人看见。只可惜,还是被我看见了。

最终,他们来到了“恋爱圣地”。若在夏夜,热恋中的男女随处可见,然而此时却安静得连个鬼影也瞧不见。

李凯怎么会和季阿姨勾搭上了呢?难道就在李凯保护季阿姨的那晚发生了什么?难道季阿姨让李凯保守秘密的方式就是和他发展成为情人?如此说来,最近和李凯聊到凌晨的人也是季阿姨?

被妈妈拒绝了,就立刻向韩佳蕊表白,被韩佳蕊拒绝了,就勾搭上了季阿姨,这小子是想女人想疯了吧?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这样,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能快速走出痛苦呢?也好,季阿姨既成为了牵制他的保障,他就更不能对妈妈抱有幻想了。

他们走上了山坡,在杉树林里找了张石凳坐下。天已微黑,冷风阵阵,逐渐靠近他们的同时,我不自觉地将手缩进了衣袖。

就在这时,原本嬉皮笑脸的季阿姨变得严肃了,她静静地望着李凯,眼神像是母亲看着孩子,又像是女人望着情郎。

淡淡的月光洒在了她的脸上,那是张容颜渐逝、浓妆艳抹,却依旧柔情百媚、风韵犹存的脸蛋。李凯顿时面颊泛红,呼吸急促。不过在他的眼神中,仿佛还存在着一丝犹豫。

是担心宝贵的第一次即将失去?还是遗憾眼前的女人不是妈妈?不论什么原因,他既已迈出了这一步,就必须一路走下去了。

嘴唇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李凯泛红的面颊逐渐变得通红,就连身体也在微微颤抖。脸蛋的炽热、心跳的激烈,甚至连我也能感同身受。

唇肉交织在了一起,他们同时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对方唇肉的滋味。见李凯的身体仍在颤抖,季阿姨立刻搂住了他,并将舌头探入了他的嘴里,与他的舌头缠绕在了一块。

这是李凯的初吻,就这么被季阿姨毫不留情地夺走了。不过,季阿姨毕竟是姿色出众的城里人,对于李凯这个乡下人而言,我认为并没有吃亏。

在季阿姨的鼓励下,李凯的紧张似乎得到了缓和,他开始大口吸吮。也许是由于初吻,李凯的嘴里分泌出了大量唾液,全部黏在了季阿姨嘴唇的周围。季阿姨微微邹起了眉头,似乎是在强忍。

月夜寒冬,母性的温存、母味的滋润对于任何男人而言,都是梦寐以求的,更何况是缺乏母爱、未经人事的李凯。

突然,季阿姨推开了李凯,二人唇肉上浓浓的唾液黏丝拉了好长。分开之后,才见季阿姨的嘴唇附近已被吻得通红,而李凯仍旧张著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季阿姨擦了擦面颊,媚笑道:“看你那激动的样子,这准是你的初吻吧?”

李凯点了点头。

季阿姨惊喜地问道:“给了我后悔吗?”

李凯摇了摇头。

“和我接吻是什么感觉呢?”

李凯像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舒服得连话都不会说啦?”

“嗯!”

“你倒是舒服了,我可一点也不舒服,被你牙齿撞得痛死了。”

李凯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所以你现在别动,让我来教你!”

说完,季阿姨含住了李凯的上唇,并用舌头轻轻舔舐。李凯刚要张嘴,她又含住了李凯的下唇,轻轻吮咬。

在季阿姨的引导下,李凯的嘴稍稍安分了,却又分泌出了大量的口水。口水有的粘在了季阿姨的唇肉上,有的甚至顺着舌头流进了季阿姨的嘴里。然而,季阿姨并没有嫌弃,还用舌尖在李凯的上下唇间旋转轻划,好似在品尝可口的蜜汁。

这时,季阿姨的舌头伸进了李凯的嘴里,舌尖轻撩了几次李凯的舌尖,又迅速撤了回去。受到这般挑逗,李凯的舌头立刻探入季阿姨的嘴里,四处搜寻着她的舌头,然而,季阿姨的舌头却总是避开了李凯的舌头。

终于,李凯缠住了季阿姨的舌头,然后发疯似的将整条舌头吸进了嘴里。在季阿姨的几番挑逗之下,李凯对待季阿姨的舌头就如同对待美味的食物,大口大口地吸食吮咬。季阿姨的唇肉紧紧贴住了李凯的唇肉,试图抽回舌头,可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

从未想到,季阿姨接吻时竟有如此浪漫的一面,只可惜遇上的却偏偏是李凯这个毫无情趣的土包子。

季阿姨再次推开了强势的李凯,喘息道:“有那么喜欢吗?”

李凯像是着迷了一般,再次去亲吻季阿姨,嘴里还喘息道:“嗯……我……我还想要!”

季阿姨按住了李凯,严肃道:“你爱我吗?”

李凯微微点头,就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季阿姨再次按住了李凯,娇嗔道:“你这也太敷衍了,不行,我要听你完整说一遍。”

“我爱你!”李凯激动道。

也许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季阿姨竟流露出少女初恋般的羞涩。她忽然起身,跨坐在李凯的大腿上,居高临下地吻起了李凯。

李凯双手搂住了季阿姨的背,嘴里贪婪地吮吸著季阿姨的舌头。此时,李凯的阴茎高高立起,并硬生生顶在了季阿姨的胯下。而季阿姨激吻的同时,丰满的酮体也随之扭动了起来。

由于李凯嘴里源源不断地输出,大量的口水被季阿姨吸入了嘴里,又从她的嘴角溢出,然后沿着她下颚、脖子,最终流进了她胸前的深沟。

李凯离开了季阿姨的嘴唇,眼睛凝视著季阿姨的奶子。那对奶子虽不如妈妈的高挺、白皙,却能让他不用克制、不留余地地享有。

面对着渴望的猎物,李凯的眼中逐渐露出了狼性。这时,季阿姨双手交叉,护在了胸前。

“你说,是我的大呢?还是你干妈的大?”

还用比吗?虽说季阿姨的奶子在普通人当中已经算非常大的了,但相比妈妈的还是略小了一些。

李凯邹著眉头,没有回答。

“好吧,不为难你了。那你说说,是我美,还是你干妈美呢?”

为什么她总要和妈妈比呢?妈妈不是她最好的闺蜜吗?难道即便是最好的闺蜜,也存在嫉妒与攀比?

“你们都很美!”李凯说完,就试图拨开季阿姨的双手,然而却没有成功。

“不行,你一定要说谁更美!”

“你们一样美,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选。”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李凯也没有偏袒季阿姨,难道妈妈在他心中仍是不可取代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没你干妈好看呢?”

“没……没有!”

“那你是怕说我美,她知道了会生气?”

“也不是,我……我就是实话实说。”

“你呀!都和我在一起了,也不懂得哄哄我呢?”

李凯尴尬地低下了头,季阿姨噗嗤一笑,说道:“就喜欢你老实巴交的样子,好啦,给你看就是了,你自己解开吧!”

季阿姨放下了护胸的双手,露出了紫色蕾丝文胸。李凯激动得嘴唇颤抖,发疯似的拉下吊带,然后直接扯下了文胸。刹那间,一对丰满还充满弹性的肉球迸发而出,几乎弹到了李凯的脸上。

白皙的乳肉浑圆紧实,深褐色的乳晕微微凸起,黑褐色的乳头高高耸立。虽说这对历经岁月的乳房也不知被多少男人含进过嘴里,但依旧散发着令男人义无反顾的独特魅力。

李凯抓住了奶子,张嘴含住了乳头,然后疯狂地吮吸。季阿姨闭上了眼睛,将脸贴在了李凯的头顶,用手抚摸著李凯的头发。她就如同正在哺乳的母亲,哺育孩子的同时也享受着孩子吮咬带来的快感。

“叫……叫妈妈!”季阿姨情不自禁道。

李凯忽然停下了,用那饿狼般的眼神,死死地盯住了季阿姨。季阿姨睁开了眼睛,顿时吓得面无人色。

原本只是为了增添情趣,没想到会引起李凯如此强烈的反应,难道单亲家庭的孩子都存在一个不能触碰的痛点?我为季阿姨的安危感到了担忧。

李凯突然将两颗奶子挤在一起,然后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奶子疯狂啃咬。只见奶子上不仅粘满了浓密的口水,还被啃咬得前仰后合,毫无美感可言。

“妈妈……妈妈……呃……妈妈……”

李凯的三声大吼一次比一次响亮,尤其是最后那声,简直吼得撕心裂肺。

上天在他最需要母爱的时候残忍地夺走了他的母亲,这让他失去了和普通孩子同样的生活。今晚,他不仅感受到了母爱,甚至攻陷了一个想做他母亲的女人,这种失而复得的满足感又如何不会令他痛吼?曾经他只能向命运宣泄不满,如今他却能告诉命运,我失去的又回来了……

受到惊吓后才发现只是虚惊一场,季阿姨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她重重拍打着李凯的肩膀,嘴里娇嗔道:“你吓到妈妈了,你坏死了!”

李凯没有理会,也没有停下动作。此时的他像是丧失了理智的饿狼,将季阿姨的奶子当成猎物般摧残。只见季阿姨的奶子上,已经出现了横七竖八的牙印。

“好痛啊!你……你也太用力了……妈妈的奶头里又没有奶水。”季阿姨疼痛道。

嘴里喊著妈妈,可行为哪里像是对待妈妈,简直就像是泄愤的工具。

终于,季阿姨推开了李凯,露出了诧异的神情。不仅是她,连我也对此刻的李凯感到了陌生。

“你疯了吗?”

“我要……我还想要……”李凯面目狰狞地嘶喊道。

“你是想把妈妈的奶头给咬下来呢?”

“没有,我就是想要!”

“别急,让妈妈好好来教教你!”

说完,季阿姨不慌不忙地解开了李凯的皮带,然后脱下了他的裤子,只见一根青筋爆满、皮肉漆黑、少说也有十四公分的肉棒呈现在了季阿姨面前。

面露喜色的季阿姨小心翼翼地翻开了包皮,只听见李凯轻声一吼,一樽通红闪亮的龟头暴露在了寒冬的月光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