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校园邂逅(新编) (18) 作者:夜海辰星

【妈妈的校园邂逅(新编)】 (18)

作者:夜海辰星2021/05/3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八章 感情复苏

只见床垫下整齐摆放着一叠信封,难怪我随意点开的视频都能见到妈妈看信,原来书信根本不止一封。

随意拆开一封,只见信纸上的字迹潇洒,显然写信的人阅历丰富,还与书法融会贯通。再看看内容,不禁大惊失色。这哪里是普通的书信,分明就是情书,里面表达的都是对妈妈赤诚的爱意,更无法忍受的是,信的落款竟然写着一个“斐”字。

剩下的信,我逐一阅读,发现全部都是情书。内容几乎都是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每日对妈妈的思念与爱意。虽然语言朴实,但表达的情感却十分真挚。

不曾想到,赵斐的字迹和文笔竟会如此出彩。以往妈妈经常告诫我,要努力把字练好,因为字如其人,字写得漂亮的人往往能为自己的形象加分。显然,妈妈对字迹漂亮的人是非常欣赏的。难道赵斐的信让妈妈对他重拾好感了?

从拆信时急切的动作,到看信时羞涩的表情,再到看完信后细心私藏的举止,妈妈对赵斐的好感显而易见。

我数了数,总共12封,也就是说,从我发现他和那个叫圆圆的女生打野炮之后,他便开始向妈妈寄信,周末也不曾间断。

赵斐真是奇招百出,竟想出了我们初中才用过的原始招数。不过再一想,在微信和电话都无法联络妈妈的情况下,寄信无非是最奏效的手段。

在妈妈读书的年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有的只是往来的书信,书信在勾起她青春回忆的同时,也自然会让她对书信的内容产生好奇。当发现书信竟是情书时,身为有夫之妇的妈妈自然不希望同样的信每天都出现在信箱里,因而很有可能接听了赵斐的电话,如此赵斐不就获得了哄骗的机会。

可是,赵斐怎会知道我家的地址呢?即使他来过我家小区,也不知道我家的门牌号吧?

对了,大学报到时曾填过表格,其中就有家庭住址一栏,而当时赵斐就站在我的身边。难道他那时就已默默记下了我的住址?没错,他那时就对妈妈心怀不轨,以他的城府,如此重要的信息怎会错过?

呵呵,这就是所谓的字如其人吗?妈妈,你这回大错特错了,我的字虽不如赵斐,但品行绝对胜过了赵斐千百倍。

糟了,难道外公根本没有住院?难道妈妈不让我回家的原因就是为了去见赵斐?

不对,即使妈妈不想让我回家,也绝不会编出诅咒外公的谎言。再者,最后一封信的时间是昨天,如果妈妈原谅了赵斐,赵斐又何必一直寄到昨天?最近外公又住院了,照理妈妈就更没有心思理会赵斐了。当然,这一切仅仅是我的推测,我必须在医院找到妈妈,才能安心。

我立刻出门,打车赶往了市二医院。傍晚,我到了医院门口,正准备向妈妈询问病房号时,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

唉,在回家的班车上就不该一直玩游戏,回家后就应该及时充电,如今该如何是好呢?蹲在医院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我头一次对这座城市感到了陌生。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马路对面。雪白的面颊、高耸的乳房,令她在人群中永远是那么光彩夺目,她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妈妈。只见她时而双手互搓、时而翘首远眺,神态显得即慌张又焦急。

她是在寻找什么呢?还是在等人呢?先不管了,找着她就好了。

我正准备起身,却发现妈妈笑了,还没等我弄明白,一个高挑的男生已经走到了妈妈跟前,正是赵斐。妈妈先是环顾了四周,才望向赵斐,露出了羞涩的笑意。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难怪妈妈昨天不让我回家。外公的病才刚有好转,妈妈怎会就经不住诱惑了呢?

他们没说几句,便匆匆离开了。我立刻横穿马路,跟在了他们身后。只见妈妈走在前面,赵斐紧随其后,两人并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走?难道是害怕被熟人看见?他们准备去哪呢?难道是要直奔酒店?此时,我心跳加速,也不知是不是太担心妈妈的安危。

跟了将近十五分钟,他们并没有去酒店,而是去到了江边。

宽阔的水泥台阶绵延而下,直至江边的堤岸。若在温度适宜的夜晚,台阶上常常热闹非凡,有欣赏夜景的游客、有恩爱缠绵的情侣、有嬉戏打闹的孩子、还有卖冰糖葫芦的小贩,然而今晚,坐在台阶上的人并不多,只有寥寥可数的几对。

很快,我发现了他们的背影。他们并肩而坐,望着对岸的江景。

“总算是见到你了!”

“再不见你啊,你是不是还要寄呢?”

江面风平浪静,他们的声音隐约传入了我的耳中。见他们不远处坐着两个年轻小伙,为了能听得更清楚些,我戴上了羽绒服的帽子,坐在了俩年轻小伙的旁边。

“没见到你当然要再接再厉啊!”

“前几天不就答应了见你嘛!”

“谁知道又等了这么久呢!”

原来赵斐之所以还在寄信是因为还没见到妈妈,而妈妈很有可能在外公生病之前就已经原谅了赵斐。

“每天都写,不嫌烦啊?”

“怎么会烦呢?能记录下我和你的每一天,写一辈子也不会烦的。”

妈妈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娇声道:“现在见到了,你可别写了,再写家人都要看到啦!”

“可能还会写哦!”

“你……”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寄给你啦!”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耍无赖的嘛!”

“要看对谁啦,喜欢的人嘛,被她骂脸皮厚也还是会耍的,不喜欢的人呢,说不定给她的感觉就是冷漠了!”

“你之前说过的那个女朋友也是被你耍无赖追到的吧?”

“哪个呢?”

“你还谈过好几个啊?”

“也没有啊,就两个。”

“真的?”

“当然,高中一个,大一一个。”

“说说你的恋爱史吧!”

“嗯……先说高中的吧!她是我的同桌。”

“是个大美女吧?”

“不算吧!现在想想长得还是挺普通的。我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那么喜欢她,可能是因为她的成绩特别好吧!”

“她是你的初恋?”

“对啊!”

“印象一定很深刻吧?”

“那当然,和她在一起简直就像地道战一样。为了不影响她学习,平时都必须和她保持距离,不能让同学知道,更不能让老师发现。”

“那你们怎么谈的呢?”

“她会提前规划好在一起的时间和地点,每周都是按照她的计划执行,就比如规定好是见面10分钟,多待一分钟也不行。”

“难怪人家成绩好呢!做什么都有计划!”

“她倒是好了,考上了一本,我就只能上二本了。想考同一所学校也不行,实力达不到啊!”

“你们现在没有联系了吗?”

“刚进大学的时候还会联系,后来彻底断了。她去了好的学校,肯定找到了更优秀的男朋友,我就没必要打扰她了吧!”赵斐黯然道。

“别这么想了,将来发展得好不好也不是全看学历的,你已经很优秀了,说不定她找的男朋友还不如你呢!”

“我哪里优秀了?我自己一点也不觉得!”

“你性格开朗,能言会道,有礼貌有修养,字也写得很漂亮,还有你能做到学生会的部长,说明你很有想法,很要强,这些都是优点啊!而且……”

“怎么说一半又不说了?”

“呃……就是……你……长得也挺帅的呀!”说到这,妈妈侧过了微微泛红的脸颊,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长得好看的人进入社会,也会有一定的优势!”

在我高中最在意形象的那段时间,妈妈经常告诫我,男孩不应该太注重外表,好的女孩往往欣赏的是男孩的内涵和修养,所以,每当知道暗恋的女生喜欢某个帅哥时,我总会感慨,为什么我的妈妈就不像那些女生那么肤浅呢?想到这,我笑了,笑得异常苦涩。原来妈妈根本和那些女生一样,并没有多么理性、多么高尚。

“原来在你眼里我有这么好啊?”

“还……还好吧!”妈妈尴尬道。

“这么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我高大帅气都是真心话咯?”

“嗯!”

“该不会那时候你就……”赵斐坏笑道。

“才没有呢!一点也没有好不好,那时候就当你是个小孩!”妈妈急道。

“你紧张什么呢?我又没说什么!”

“你不就是那个意思嘛!”

“这么了解我?哈哈,那你现在当我是什么呢?”

“什么也不是!你呀!稍微夸你两句就得意了,一点也不谦虚,难怪那女孩不要你了!”

“唉!所以我也是真心希望她能找到更好的男朋友呀!毕竟她是我的初恋,我还是希望她好的!”

“说得自己有多痴情一样!你大一不也找了女朋友嘛!”

“那时候是处于失恋期嘛!刚好班里有个女生对我特别好,很关心我,还经常送我些小礼物,我本来不是很喜欢她的,但后来也算是被她感动了吧!”

“那怎么分了呢?”

“唉,她实在太黏人了,和她在一起我一点自由也没有了,有点受不了。”

“你之前不还说过,你知道她是对你好,所以能理解她嘛?”

原来赵斐说过的话妈妈都还记得,难道妈妈今晚仍在试探他,也是想更多的了解他,为的就是做好接受他的准备?

“是说过,我也能理解她,但我和她之间的感情是畸形的,当时只是被她感动,后来才发现,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在一起时间久了还是不喜欢,而且这种感觉会越来越强烈。”

“你呀!真的挺坏的啊!”

“如果不喜欢她,还一直和她在一起,那才是真坏好不好?”

“那也是,感情确实不能勉强!”

恋爱经历瞎编就算了,还为自己塑造了一个和他本人截然相反的形象,真是卑鄙无耻!

赵斐看向妈妈,微笑道:“还有什么想了解的吗?”

“嗯……我还是不明白,你在学校完全可以找一个你喜欢的女孩子,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已婚妇女身上呢?”

“你又来了,我都说过了,你就是我喜欢的呀!我遇到了喜欢的人,当然想努力去追,又没别的原因了。”

“你不会觉得我们各方面都很不合适吗?特别是年龄和思想观念上的代沟。”

“有吗?那是别人的看法好不好,我只看是不是我喜欢的。而且我在网上看过,像我们这种年龄的搭配才是最合理的,无论在性格、生活阅历、对三观的认知,还有……”

“还有什么呢?”

“呃……还有生理上的需求,都可以形成很好的互补。”

妈妈摇了摇头,羞涩地笑了。

赵斐接着说:“再说了,我们都认识了这么久,你觉得我们之间有代沟吗?如果有代沟啊,还能一直聊到现在吗?”

妈妈沉思了片刻,问道:“你是不是对中年女人好奇,才接触我的呢?”

“当然不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就喜欢你这类型的吧!反正第一次见到你,我心跳得就特别快。”

既然看出了他的心理,还来询问他,不就给了他狡辩的机会吗?难道妈妈让赵斐给出一个看似合理的答案,为的就是自欺欺人吗?

妈妈没再说话了,似乎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赵斐的左手缓缓搂住了妈妈的肩膀,妈妈没有回避,问道:“你很冷吗?”

“没有,我是怕你冷!”说完,赵斐的右手握住了妈妈叠在膝盖上的双手。妈妈面颊绯红,羞涩地靠在了赵斐的肩头。

难道家庭、亲人、伦理、舆论都挡不住赵斐的甜言蜜语吗?难道之前的所有坚持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吗?我忽然意识到,如果妈妈真决心摆脱赵斐,完全可以在微信里删除赵斐,然后再将赵斐的号码拉入黑名单,又怎会给赵斐留下机会呢?

“上次是我太冲动了,惹你生气了这么久,对不起啊!我向你保证,以后绝不会像那样不考虑你的感受了!”

“其实你当时那种情况我也能理解的,我不理你不是生你的气,只是……因为我自己还没想清楚。”

“现在想清楚了?”

“你说呢?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出过轨的女人来说,要踏出这一步真的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气!”

赵斐抚摸起妈妈的头发,柔声道:“我能理解啦!”

妈妈摇了摇头,笑道:“呵呵!你能理解什么呢?你又没结婚!”

“我也能换位思考的嘛!”

妈妈无奈地点了点头,问道:“我有老公,你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吗?”

“不介意啊!”赵斐随即答道。

妈妈显得有些失落,低声道:“如果你有女朋友,我可能会介意的!”

赵斐在妈妈的面颊上轻轻一吻,微笑道:“我怎么可能会不介意啊,只不过这已经是现实了,我也只能接受,谁叫我没早出生二十年呢?”

妈妈又笑了,不过笑得有些苦涩。

赵斐接着说:“要真能在你二十岁的时候遇到你啊,可能就没你老公什么事了!”

“你的嘴真贫!”妈妈嘴上虽这么说,但脸上却露出了少女般的甜蜜。

赵斐的话在我听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难道妈妈就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想想话里的含义吗?然而此时,我心跳得越来越快,双腿也在激烈地颤抖,甚至裤裆也被高高支起了帐篷。

“所以说人不能太贪心,上天能让我遇见你,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你要知道,世界这么大,能让两个相爱的人遇到,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呢!”赵斐说。

“其实我也想过,以我们的情况是不可能走得太远的。不过现在已经想通了,既然能遇见你,我就该好好珍惜,就算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也别让自己在老去以后留下遗憾。”妈妈说。

听到这,赵斐将妈妈搂得更紧了,妈妈的一颗乳房已被赵斐的胸膛压的扁平。

“你不是才42岁吗?”

“过完年就快43了,虚岁都44了!”

“对呀,你现在还是42,就算等你到了60,也还有18年,18年的时间怎么会短呢?”

“傻孩子,女人老得很快的,别说60岁了,也许再过一两年,你就嫌弃我了呢!”

“怎么会,就算等你到了60岁,我也会像现在这样爱你的,况且到那时我都37了,又有什么资格嫌你老呢?”

“好啦,说正经的!你要答应我,如果你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告诉我。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自动退出,绝不会让你为难的。”

“你已经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了!”

“好啦,总之你要答应我,行吗?”

赵斐点了点头,望向了妈妈,深情的目光仿佛即将融化一切。妈妈的面颊更加红晕了,眼神变得更加迷离了,我仿佛感受到了妈妈怦怦的心跳,我仿佛看见了妈妈那颗即将融化的春心。

赵斐逐渐越过了妈妈的鼻尖,妈妈闭上了眼睛,欣然迎接着赵斐的吻。如果说上次和赵斐的激情是源于妈妈的冲动,那么此刻我能感觉到,妈妈已是真心接受了赵斐。

唇肉相接,妈妈微微低头,显得仍有些内敛,赵斐抚摸起妈妈的脖子,似乎在为妈妈增添信心。

从上唇到下唇,从唇里到唇外,妈妈的每一丝樱唇都滑过了赵斐两瓣唇肉之间,赵斐陶醉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品尝的是人间最美的滋味。在妈妈樱唇的滋润下,赵斐的唇肉逐渐变得柔滑、湿润,细细的口水黏丝不时出现在了唇肉交织的瞬间。

赵斐伸出了舌头,用舌尖在妈妈的上下唇间旋转轻划。妈妈不由自主地张开了樱唇,含住了赵斐的舌头,然而赵斐又抽回了舌头。在赵斐的引诱下,妈妈的舌头立刻探入了赵斐的嘴里。随即,赵斐将舌头叠在了妈妈的舌头之上,由里向外舔舐的同时,还将口水推进了妈妈的嘴里。

口水融合之后,赵斐的舌头迅速伸进了妈妈嘴里,在妈妈的内腔、牙齿、牙龈、舌肉上一阵搜寻,然后将搜寻到的口水又吸回了嘴里。口水融入了妈妈的味道,仿佛就成了世上最甜美的蜜汁,只见赵斐品尝后好似上瘾了一般,不断吸取著妈妈的口水。

妈妈逐渐搂住了赵斐的脖子,似乎要从被动变为主动,而赵斐同样不甘示弱,依旧强势掌控著主动。他们仿佛吻入了对方的信念,吻进了彼此的心窝。

在妈妈的脸上,我见到了从未有过的放松,这种放松像是托付真心后发自心灵深处的情感释放。我感到了心痛,痛到甚至难以呼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的湿吻终于结束了。赵斐望着妈妈,满脸兴奋,而妈妈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女,羞涩地靠进了赵斐怀里。

“你是不是很喜欢接吻呢?”

妈妈娇声道:“哪有?”

“我也很喜欢,特别是你的唇,像是有魔力一样,吻上了就不想分开了,感觉亲一天,不对,亲一辈子也不会腻!”

“你到底亲过多少女人呢?”

“两个啊!噢不对,应该是三个!”

“除了你的两个女朋友,还有谁呢?”妈妈紧张道。

“还有一个啊,当然是我最爱,最离不开的新女友呀!”

妈妈轻轻捶打起赵斐的胸口,娇羞道:“你又来取笑我了!”

“你喜欢和我接吻吗?”

妈妈羞涩地点了点头,说:“都不知道你是从哪学来的!”

“我们寝室有个高手,平时教了我们很多!”

“这种人还是不要太接近了!”

“放心好了,我和其他几个室友最多听听他吹嘘的技巧而已,他的三观我们是一点也不认同的!”

妈妈点了点头,又瞅了瞅手机,柔声道:“已经不早了,你快点回学校吧!”

“明天你还要去医院吗?”

“明天我爸出院,会有点忙的!”

“好吧,那我先送你回家,再打车回学校吧!”

“不用了,这里我比你熟,你还怕我走丢了呢?”

“那是,这么美的媳妇要真走丢了,让我上哪去再找啊?”

“谁是你媳妇了?我才不要你送!”妈妈娇嗔道。

“我开玩笑的啦!我就是想送送你,这样就能和你待久一点呀!”

妈妈满脸甜蜜,柔声道:“以后时间还长着呢,你今天先早点回去吧,你们宿舍11点锁门,你现在回去还能赶上。”

“好吧,我听你的!”

他们十指紧扣,一同走上了台阶。待我来到马路边,赵斐已经不见了,而妈妈刚刚坐上了的士。直至他们消失,我也没有上前阻止的勇气……

明明对侵犯妈妈的行为恨得咬牙切齿,却为什么一次次选择了默许纵容?难道仅仅是考虑到妈妈的感受?那为什么心跳会加速,双腿会颤抖,甚至下体会勃起呢?

是恐惧还是期待?是愤怒还是激动?为什么两种截然相反的感官会同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难道在我心底深处,还隐藏了另一个我无法接受的自己?

从种种表现来看,妈妈所渴望的似乎不止是性欲上的满足,更多的是心灵上的抚慰。同样是出轨,本质却似乎与季阿姨截然相反,照此发展下去,妈妈能做到像季阿姨对待下属那般张弛有度吗?

妈妈的命运、家庭的未来会从此而改变吗?这一刻,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