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校園邂逅(新編) (19) 作者:夜海辰星

【媽媽的校園邂逅(新編)】 (19)

作者:夜海辰星2021/05/8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十九章 湖畔幽會

不知不覺間,已晃悠到了家門口。開門進屋,媽媽剛好走出浴室,紅潤的臉頰上似乎還透著愉悅之色。

見我來了,媽媽先是一愣,隨即緊張道:「你……你怎麼回來了?」

「嗯!」我點了點頭。

「都這麼晚了還回來,我都說了可以不用回來了嘛!」

我抬起頭,瞧見那兩瓣我曾認為是世上最美、最神聖不可侵犯的櫻唇,就在一小時前還在接受著趙斐的激情濕吻,不禁怒上心頭,於是冷冷說道:「我就不能回家了?

「你回來當然好啦,我是說太晚了,擔心你路上不安全。」

「嗯,你今天去哪了?」

「今天一天都在醫院,我也是才剛回來不久!」

撒謊在我的意料之中,可撒謊時面不改色的表情卻是我怎麼也沒想到的,難道接受了趙斐之後就立馬沾染了趙斐的匪氣?

「外公好點了嗎?」

「已經好了,明天就要出院了!」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回來?」

「我沒不讓你回來,我是說省得你跑來跑去麻煩!」

「是嗎?」

「是啊!不過你回來了也好,明天就和我一起去醫院接下外公吧!」

唉,之前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選擇了沉默,現在才來和媽媽針鋒相對,又有什麼意義呢?於是點了點頭。

「怎麼?今天不高興了?」

「沒有,就是有點累。」

「肯定是餓到了吧?我去給你下點麵條,再煎兩個荷包蛋。」說完,媽媽便盤起了頭髮,進了廚房。

深夜的窗外,仍然零星閃爍著幾家燈火,也不知裡面的人是否和我一樣,千愁萬緒、難以入眠。

如果當初直接把自己的號碼給了趙斐,趙斐又怎能拿到媽媽的號碼?如果剛進大學那會常和媽媽通通電話,媽媽又怎會凡事都詢問趙斐?如果沒有拿李凱追韓佳蕊的事特意氣媽媽,趙斐又怎能在媽媽傷心時趁虛而入?如果在季阿姨慫恿媽媽的那晚及時出現,媽媽又怎會下定和趙斐約會的決心?

可是,假如所有的如果都實現了,難道事情就一定會朝好的方向發展嗎?媽媽和爸爸的感情問題難道僅憑我之前的那些錯誤決斷就能改變的嗎?唉,事到如今,抱怨和後悔也是徒然,關鍵還是該如何解決。

是否該向媽媽挑明,再來勸導媽媽呢?可是,我不願這麼做,發自心底的不願意。擔心和媽媽無法溝通?擔心沒有開導媽媽的把握?說白了,這都是藉口,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害怕改變現狀。

情侶或夫妻之間,假如一方出現了背叛,另一方可以分手或離婚,因為伴侶沒了還可以再找。可我和媽媽不同,即使媽媽背叛了家庭,也無法改變我們的母子親情。況且現在,我和媽媽的關係很好,家庭的氛圍也很和諧。若不想家庭有大的變故,我只能裝作一無所知。

除此之外,難道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了嗎?

次日早上,我和媽媽一起接外公出院了。在外公家吃過午飯後,媽媽催促我早點回校。可我也不知什麼原因,並不想太早離開。然而,外公外婆也跟著催促了起來,我實在受不了老人的嘮叨,起身出門了。

出門之後,我忽然想起昨天監控中拆下的內存卡還未裝回,如果沒有內存卡,監控只能攝像,就沒有錄製功能了。想到這,我立刻坐上了回家的公交。

下午兩點,我離開了家。還未走出小區,便發現趙斐坐在小區大門外的公共座椅上。他凝視著手機,面露著微笑,不知又聯想到了什麼下流的勾當。

是媽媽讓他來的嗎?難道媽媽催我回校,就是為了帶他回家?

「喂?老謝,今天籃球賽打得怎樣?」

趙斐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我抬頭望去,只見他正通著電話。

「我就說嘛,工管班的那幫小白臉哪是我們的對手,差我一個你們照樣能贏!」

「嘿嘿!我……我也差不多了!」

「那倒還沒,不過昨晚和她親了很久,算是確定了關係吧!」

「和上次不一樣,她這次應該是動了真感情了!」

「當然!她昨晚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感覺像是把心都掏給我了!」

「她老公?她提都沒提呢!」

「你想啊,她答應見我不就是準備接受我了,既然接受我了,說明和老公感情這關在她心裡早就過了!」

「那不至於吧,不過你倒是提醒了我,對這種有家庭的女人確實不能操之過急。」

「是的,上次就怪我太心急了,才搞得這麼費事!」

「這次不會了,我會引導她,讓她主動,讓她心急!」

「嘿嘿,這樣才有意思嘛!」

「那是!和這種良家人妻談戀愛真的很刺激哦!」

「你幻想一下,一個你媽差不多年紀的美女和你在江邊談心,然後舌吻,最後還在你懷裡撒嬌,你說刺不刺激?」

「你別說,她全身肉肉的,奶子又肥,嘴唇又軟,舌頭又滑,我昨天被她親的……差點忍不住想當場干她了!」

媽媽是真心接受了他,他卻把媽媽當成了笑話來炫耀,世上怎會有這麼無恥的人?更不敢想像的是,這種醜事如果在學校傳開了,我還有臉做人嗎?瞧著他那副淫蕩的模樣,我越想越怒。

「你是不知道,這種成熟女人在談戀愛時候的樣子其實和小姑娘是一樣的!」

「對啊,也會害羞、也會發嗲哦!哎喲喂,真是一點長輩的樣子都沒有了,像個小女生一樣!真想讓她兒子也來看看,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聽到這,我心頭一顫。沒錯,他和媽媽的兩次約會我都在場,媽媽各種超出我認知的表情都被我瞧在了眼裡。然而,我不僅沒有阻止,還為此而欲罷不能。如果讓他知道我這秘密,豈不是會永遠被他踩在腳底恥笑?

「好啦,玩笑歸玩笑,我這事只告訴過你一個人,你千萬別傳出去哦,寢室其他人也不要說!」

「嗯嗯,好!」

「呃……我也不知道,看情況吧!」

忽然,趙斐放低了聲調,說道:「好了好了,先不聊了,掛了哈!」

想到媽媽出軌趙斐的事實,再想到自己不恥的行為,心中和趙斐對抗的底氣越來越虛了,怒火也漸漸消釋了。

順著趙斐的眼神方向望去,只見媽媽正朝著小區大門走來。再看趙斐,早已不知去向。

可惜媽媽沒聽見趙斐剛才的通話,如果聽見,相信不用我想辦法,媽媽也自然會離開趙斐。對了,我可以收集些趙斐欺騙媽媽的證據,在適當的機會下讓媽媽看見。如此豈不是不用向媽媽挑明,就能讓媽媽看清趙斐的真面目?

追隨著媽媽的腳步,來到了家樓下。就在這時,趙斐不知從哪竄到了媽媽身後,用雙手蒙住了媽媽的眼睛,笑道:「猜猜我是誰?」

媽媽急忙拉開趙斐的手,環顧了四周,驚慌道:「你……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回學校了嗎?」

「我想給你個驚喜嘛!」

「還驚喜呢,你可把我嚇到了!」媽媽埋怨道。

「昨天在回去的路上,我想你今天就算忙也最多忙到晚上吧,我再待一天,也許晚上還能見你一面,所以讓司機開到了這附近的快捷酒店,在酒店住了一晚。」

媽媽臉蛋泛起了紅暈,嬌聲道:「難怪你剛才問我什麼時候到家,你等了多久呢?」

「酒店是12點前退房的,我也就等了兩個來小時吧!」

瞧見媽媽那欣喜的樣子,想到趙斐雖是不請自來,但這和媽媽主動約來的又有什麼分別呢?

「等了這麼久啊?你早點告訴我呀!」

「我是坐在小區門口等的,又不累,再說了,能見你一面,兩個小時絕對值了!」

媽媽嬌羞道:「你呀,就是嘴甜!對了,你吃過飯了嗎?」

「早就吃過了。」

媽媽點了點頭,又望了望樓上,略顯尷尬地說:「呃……我……要不……我們去外面的湖邊走走吧?」

「嗯!」趙斐點了點頭。

媽媽在前面帶路,趙斐跟在後面,他們似乎刻意保持了距離。追隨在他們身後,我的腳底仿佛纏住了千斤重物,越走越沉。

他們去湖邊會做什麼呢?擁抱?接吻?甚至……唉,媽媽既已接受了趙斐,難道還會拒絕趙斐的要求嗎?可是,現在並非夜晚,湖邊也不同於樓道,難道媽媽會為了趙斐而不顧及形象了嗎?

從小區東門而出,穿過馬路,再穿過一片樹林綠化,便能見到湖西最大的湖泊了。若在溫度適宜的季節,湖面碧波蕩漾、岸邊垂柳依依,此地正是人們下棋、跳舞、放風箏的好去處。然而今日,雖是陽光明媚,但人卻寥寥無幾,顯得冷清極了。

沿著湖邊的堤岸,走了將近五六分鐘,趙斐漸漸追上了媽媽。才剛並肩,媽媽就羞澀地彈開了。趙斐急忙牽住了媽媽的手,將媽媽拉回了身邊,而媽媽卻將臉蛋朝向了趙斐相反的方向,顯得極為害羞。

這時,趙斐在媽媽耳邊說了什麼,媽媽隨即單手掩面,羞澀地笑了。之後,趙斐時不時地在媽媽耳邊竊竊私語,媽媽聽後,有時會露出羞澀的笑容,有時甚至會佯裝生氣地捶打趙斐的臂膀。

媽媽,難道你還真當自己是碧玉年華的少女嗎?難道你還天真地以為自己是趙斐的真愛嗎?若不是為了騙取你的身體,一個不到二十的男生會願意和一個可以做他媽媽的女人在街上打情罵俏嗎?我的心惶恐不安,心跳卻越來越快了。

又走了二十來分鐘,距離我家小區大概有三四里路了。這裡的街道上已瞧不見一個人影,有的只是那沿湖而立的柳樹和懸在半空的柳枝。

他們並肩坐在了柳樹下的木凳上,我急忙躲進了一旁的綠化矮樹後。此刻雖四下無人,但媽媽似乎依舊沒有完全放開。她要麼羞澀地低著頭,要麼望向另一側,始終沒有面對趙斐。趙斐將媽媽的手與他十指相扣,然後在媽媽耳邊說了什麼,媽媽隨即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

趙斐左手順勢摟住了媽媽的肩膀,右手輕輕托起了媽媽的下巴,將媽媽的頭緩緩移向了自己。媽媽見趙斐的唇逐漸靠近,便閉上了眼睛。不過,趙斐並沒有親吻媽媽,而是在唇肉即將碰到的瞬間停住了,似乎在欣賞著媽媽等待時的美態。

等了許久,媽媽疑惑地睜開了眼睛,見趙斐正略帶微笑地盯著自己,於是滿臉嬌嗔。然而就在這時,趙斐閉上了眼睛,深深吻向了媽媽的櫻唇。見趙斐神情專注,媽媽再次閉上了眼睛。

這一吻,他們並沒有張開嘴唇,只是相互緊貼。沒吻多久,趙斐便離開了媽媽,媽媽睜開了眼睛,與趙斐四目相對。還沒一會兒,媽媽便羞澀地低下了頭。趙斐將媽媽擁入了懷裡,撫摸著媽媽的背。媽媽的面頰緊貼著趙斐的胸膛,平日裡長輩的姿態早已蕩然無存了。

高中時期,我曾見過熱戀中依偎在男友身旁的少女,那神情簡直和媽媽此刻一模一樣。還記得一個月前,我曾幻想過媽媽和趙斐談情說愛的場景,卻怎麼也想像不到,如今不僅幻想變成了現實,甚至現實比幻想的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蹲在矮樹下逐步前行,距離他們越來越近了。趙斐離開了媽媽,然後望著媽媽,媽媽雖沒之前那麼害羞了,卻依舊沒有正視趙斐的眼睛。

「昨晚你都沒這麼害羞的,今天是怎麼了?」

「現在大白天的,怪不好意思的!」

「這裡又沒人,和晚上不是一樣嘛!」

「呃……白天能看清你的臉啊!」

「我的臉怎麼了?」

「總之一看到你的臉啊,我就不好意思了!」

「為什麼啊?」

「呃……就是……就是稚氣未脫呀!看得我都……都不忍心了!」媽媽吞吐道。

「你這麼一個大美人,我都忍心,你會不會太善良了呢?」

「如果你媽媽知道了我和你的事,會怎樣呢?」

「你想太多了吧?我又不是未成年,找女朋友的事難道我還作不了自己的主啊?」

「就算你是成年人,我也比你大了那麼多,你這個年齡不夠成熟理智,容易衝動也是正常的,而我就不應該了!」

「愛情就是這麼奇妙啊,和年齡又沒有關係!再說了,事實就是我先喜歡你的,然後通過了持之以恆的努力才打動你的呀!」

「你媽媽肯定不會這麼想啊,她只會認為是我不好,勾引了她的孩子!」

「你又知道?」

「我也是母親,當然能體會母親的感受啊!」

「放心啦!我肯定不會讓她知道的!再說了,你又沒見過我媽,說不定我媽會很喜歡你這個兒媳婦呢!」

媽媽捶打起趙斐的胸膛,嗔道:「你別這麼說了,沒大沒小的!」

趙斐興奮地摟住了媽媽的腰,笑道:「哪有沒大沒小,你是我的大老婆,我是你的小老公啊!」

媽媽頓時羞得面紅耳赤,氣急敗壞地推搡著趙斐,趙斐急忙將媽媽摟了回來,並用嘴封堵住了媽媽的櫻唇。在趙斐的強勢擁吻下,媽媽逐漸閉上了眼睛,身體掙扎的幅度越來越小了。

趙斐挑逗的言語對我而言,簡直就是天大的侮辱,媽媽卻只考慮到了趙斐他媽,竟絲毫沒有在意我的感受?然而在這一刻,流經心臟的血液仿佛就要沸騰,高撐褲襠的陰莖好似即將爆炸,我已經強忍到了極限,不得不拉開了褲鏈。

趙斐先含住了媽媽的下唇,吮吸了幾次後,又含住了媽媽的上唇。媽媽張開櫻唇,以同樣的方式回應。當趙斐吸吮媽媽的上唇時,媽媽則吸吮趙斐的下唇,而當趙斐吸吮媽媽的下唇時,媽媽又變為了吸吮趙斐的上唇。

在相互吮吸、擠壓的過程中,唇肉變得越來越紅,唇肉間的口水變得越來越濃,濃密的口水在鮮紅的唇肉上來回交替,使唇肉在每次分開的瞬間都產生了橫七豎八的黏絲。

吻著吻著,趙斐的唇忽然後撤了,媽媽急忙向前含住了趙斐的唇。才沒吻一會兒,趙斐的唇又後撤了,媽媽繼續向前。如此幾番之後,趙斐直接遠離了媽媽,媽媽再張嘴尋覓,已然一無所獲。媽媽睜開了眼睛,見著正壞笑著的趙斐,頓時又羞又怒。她正準備捶打趙斐,卻再次被趙斐強勢摟進了懷裡。

過了一會兒,媽媽輕聲問道:「對了,你媽媽多大呢?」

「怎麼了?你想見她?」

「沒有,我就問問!」

「我還以為你著急見婆婆了呢!」

「別貧嘴了,說正經的!」

「嗯……她已經……都……41歲了!」

「啊?她比我還小?」

「好啦,不許再提別人了。你之前不也說過,遇到一個喜歡的人不容易,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會不顧一切地去追求你啊,就算你有老公、有家庭,也阻止不了我對你的喜歡。所以只要我們見面,就只能想著對方,別再想除我們以外的任何人了,行嗎?」

媽媽點了點頭,雙臂摟住了趙斐。趙斐摟著媽媽的脖子,撅了噘嘴,輕聲說:「我還想要!」媽媽甜甜一笑,閉上了眼睛,微微翹起了櫻唇。

趙斐吻住了媽媽,然後將舌尖伸進了媽媽的嘴裡。從唇內的粘膜,到牙齦的兩側,再到整齊的牙齒,最後甚至每一絲牙縫,都留下了趙斐舌尖舔舐過的痕跡。在趙斐舌尖的挑逗下,媽媽不由自主地伸出舌頭,以螺旋狀纏繞住了趙斐的舌頭。

不知何時,趙斐已取下了媽媽的圍巾,並解開了媽媽的外衣紐扣,然後將手附在了乳房上,正隔著毛衣搓揉。隨著上下的同時進攻,媽媽不僅吻得更加激烈,連身體也開始躁動不安。

兩條滑膩的舌頭相互旋轉的同時,趙斐的嘴唇卻逐漸離開了媽媽。媽媽急忙伸舌緊追,與趙斐的舌頭在空中匯合。才剛纏住趙斐的舌頭,媽媽的唇便緊隨其後,與趙斐的唇肉緊緊貼合在了一起,仿若一個含羞的少女,生怕被人瞧見了思春的樣子。趙斐將媽媽的舌頭緩緩引進了嘴裡,然後開始瘋狂地吮吸,正如遭遇了情場老手的懷春少女,被逐步誘入了狼窩。

在這最激烈的時刻,趙斐忽然離開了媽媽的唇肉,只見一條濃濃的口水黏絲掉落在了媽媽胸前凸起的毛衣上。媽媽沒有理會,仍就意猶未盡地望著趙斐,似乎在等待趙斐的再次主動。趙斐並沒有讓媽媽等待太久,便吻向了媽媽,然而他吻的卻是媽媽的脖子。

「啊!」媽媽一聲驚呼,然後雙手抓住了趙斐的脖子背後,似乎是要阻止。然而,對於媽媽脖子的敏感位置,趙斐早已了如指掌。他親吻的同時,還伸出了舌尖舔舐。在趙斐的挑逗下,媽媽閉上了眼睛,呼吸變得急促,就連原本緊抓趙斐脖子的手也逐漸放鬆了。

這時,趙斐的唇開始緩緩下移,沿著媽媽的脖子吻到了鎖骨,直至毛衣領口處停下了。趙斐抬頭看了看媽媽,又瞧了瞧眼前高聳的乳房,問道:「我可以看看它嗎?」

媽媽搖了搖頭,露出了一副極度為難的樣子,說:「不要了,這是在外面,又是大白天的,被人看見了很丟人的!」

如此無理的要求本該嚴厲拒絕,沒想到媽媽竟還是商量的口吻,難道還準備給趙斐得寸進尺的機會嗎?這一刻,大量的精水從尿口冒出,並順著陰莖而下,沾滿了五根手指。

「我就只是想看看,不會怎樣的,放心,我會用你的大衣擋住,不會被別人看見的,再說了,這附近哪有人啊,這麼久了一個人也沒看見。」

「還是下次吧,今天不要了!」

「我看一眼,就一眼,因為上次根本沒看清楚,你就滿足我一下下,好不好嘛?」

對於媽媽的乳房,我曾在夢裡見過,可即便如此依舊非常陌生,因為夢裡清晰可見的乳房總會隨著夢醒煙消雲散。雖說對趙斐的行為痛恨不已,但想到若能見到夢寐以求的乳房,我竟感到了莫名的激動。

見趙斐可憐兮兮的樣子,媽媽似乎動了惻隱之心。她側過了臉,猶豫了好一會兒,終於點了點頭。

趙斐欣喜若狂,迅速掀起媽媽的毛衣,然後放下了媽媽的文胸弔帶。剎那間,一對肥碩的奶子好似兩匹掙脫了韁繩的野馬,同時迸發而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