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校園邂逅(新編) (17) 作者:夜海辰星

.

【媽媽的校園邂逅】

作者:夜海辰星2021/04/28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十七章 寒冬初夜

由於寢室衛生間沒有熱水,我們冬季大概每隔兩天去一次公共浴室洗澡。可家境貧困的李凱不同,他為了節省開支,只能每隔一周才去洗一次。只見他的龜頭周圍,粘滿了白色的污垢,想必還散發著濃濃的腥臭。

「你弟弟有多久沒洗了呢?」季阿姨滿臉嫌棄道。

「四……五天了吧!」李凱低下了頭,顯得十分自卑。

鄉下人就是鄉下人,即使再有興致,也能被他們攪到掃興為止。難怪很多城裡的女生都討厭鄉下人,果然不無道理。

「是挺騷的哦!」

「要不……我……我去洗洗?」李凱尷尬道。

季阿姨嬉笑道:「不用,說不定越騷越刺激呢?」

季阿姨拿出了紙巾,小心翼翼地擦拭掉龜頭周圍的污垢,然後聞了聞,再點了點頭,便套弄了起來。

為什麼季阿姨的興致沒被打消呢?難道龜頭的騷味在男女慾望正甚的時候反而能成為催情的春藥?

「你媽摸過你的弟弟嗎?」

「應該……沒有吧!」

「怎麼可能,你小時候她肯定摸過啊!」

「哦……可能吧……」

「換現在肯定不願意摸了!」

李凱再次低下了頭。

季阿姨在李凱的嘴上輕輕一吻,笑道:「和你開玩笑的啦!」說完,便俯身低頭,一口含住了龜頭。

我頓時目瞪口呆,李凱也顯得十分震驚。

如此骯髒的龜頭,想必李凱自己都不願多碰,沒想到季阿姨竟這般疼愛。想起李凱之前還那般摧殘季阿姨的奶子,真是不知好歹。

隨著一定節奏地吞吐,季阿姨的嘴裡傳來了液體的吱吱聲,不知是龜頭受到刺激而流出的精水,還是嘴裡分泌出的口水。李凱本還有些內疚,但很快便沉浸在了快感之中。

豐盈的紅唇吻遍了陰莖上的每一寸皮肉,最終停留在了龜頭上,用舌尖在最騷的尿道口上下舔舐。李凱閉上了眼睛,一副飄飄欲仙的模樣,嘴裡還發出了輕微的呻吟。

「呃……啊……啊……」

忽然,李凱睜開了眼睛,著急道:「我……我要射了……你快吐出來吧!」然而,季阿姨非但沒有吐出來,反而還加快了吞吐的頻率。

終於,李凱再難忍住。他迅速起身抱住了季阿姨的頭,就好似尿急的男人對准了尿壺。

「呃……呃……啊……」

隨著幾聲呻吟,李凱的精液全部射進了季阿姨的嘴裡。季阿姨面露痛苦,仿佛即將嘔吐。只見大量白色的精液從季阿姨嘴角溢出,然後順著脖子流向了乳房。顯然,李凱的精液滔滔不絕,季阿姨還未來得及吞下,口腔里又被灌滿了。

季阿姨吐出了陰莖,然後再次下咽,顯然是將滿滿一嘴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了。李凱坐回了石凳,臉上依舊飄飄欲仙。

「舒服嗎?」季阿姨問。

「嗯!好舒服!」李凱羞澀道。

季阿姨故作生氣地望著李凱,李凱這才清醒,急忙扶起季阿姨,讓季阿姨坐在了他的腿上。季阿姨雙手緊摟住李凱,頭靠在李凱的懷裡,好似一隻待人呵護的綿羊。

「你會這樣一直和我在一起嗎?」

「嗯!」

「如果你在學校遇到了喜歡的女生,會怎麼樣呢?」

「呃……」

「該不會你已經有了喜歡的女生吧?」

「沒有沒有!」

「那就是將來遇到了喜歡的,還是會拋棄我對不對?」

「不是這個意思,我也不知道怎麼說。」

「哼!剛才還說愛我呢,是不是都是哄我的呢?」

如此肉麻的情話出自一個年過四旬的中年婦女口中,不免讓我感到噁心,然而噁心之餘竟產生了一絲別樣的快感。

「不是,真不是!」

「好啦!不逗你了!等你遇到了喜歡的女生啊,一定要和我說,說不定我還會教你怎麼追她呢?」

「嗯!好!」李凱如釋重負般點了點頭。

「聽到不會纏著你了,你就這麼開心呢?」

「沒有。」

「你聽好了,在你遇到那個女生之前,你只是我一個人的。我會好好對你,你也要全心全意對我知道嗎?」

「嗯,我會的!」

「你剛才怎麼那麼凶啊?」

「有嗎?我沒感覺啊!」

「還沒感覺呢?我都快被你嚇死啦!還以為你很反感喊我媽媽呢!」

「也沒有。」

季阿姨撫摸起了李凱的陰莖,媚聲道:「那你是準備把我當成媽媽呢?還是女朋友呢?」

「呃……我……」

季阿姨眼球一轉,說:「想不想這樣?平時就是你的女朋友,只有做愛的時候才是你的媽媽?」

若說平時是母子關係,做愛時才是男女關係,至少還勉強符合邏輯。然而,季阿姨竟顛倒了邏輯,讓人聽著是更加刺激了。

「嗯……」李凱興奮地點了點頭。

季阿姨隨即翹起紅唇,吻向了李凱。話說季阿姨的嘴剛剛含過了李凱的陰莖,該是十分噁心的,可李凱卻熱情地迎接,沒有表現出絲毫嫌棄。不知是季阿姨之前的行為感動了李凱,還是含過陰莖的嘴能讓李凱更加興奮。

相比之前,李凱溫柔了許多。只見在四瓣唇肉相互繾綣、兩條舌頭彼此纏綿之下,季阿姨的臉上逐漸流露出了甜蜜之色。

季阿姨抓起李凱的雙手,放在了她裸露的奶子上,李凱便自覺地搓揉了起來。

「嗯……呃……」在李凱的搓揉下,季阿姨發出了低沉地呻吟。

李凱情不自禁地脫下了季阿姨的褲子,裹著紫色蕾絲三角褲的肥臀裸露在了外面。在紫色蕾絲三角褲的襯托下,肌膚更顯白皙,肉質更顯緊實,瞧著誘人極了。然而,最為誘人的還是褲衩之下,仿佛裡面藏著的是世上最美的風景。

李凱揉捏了幾把臀肉,便迫不及待地撥開了三角褲,將高高立起的肉棒對準了漆黑的臀縫。就在肉棒插入之際,季阿姨竟伸手阻隔了。

「進去之前你可要想清楚哦!」

「想清什麼呢?」

「你可是第一次哦,進去了可就沒有後悔藥了喲!」

李凱還真猶豫了。見狀,季阿姨起身笑道:「既然你還沒做好準備,那還是算了吧!」

李凱急忙說:「不是的,我已經準備好了!」

「是嗎?那你怎麼還要考慮呢?」

「我……」李凱頓時語塞。

「看來你還是不夠喜歡我呀!」

「我喜歡你,我是真的喜歡你!」

「你是不是介意我和之前那個男生有過一段感情呢?」

「不是,你不說我都忘記他了!」

「那是什麼呢?你是處男,所以介意我不是處女了?」

「不是,我什麼也不介意!」李凱急切地撥開季阿姨阻隔的手。

季阿姨冷俊不禁道:「好啦,信你一次!你別動,讓我來教你!」

季阿姨將李凱按倒在石凳上,然後一手握住堅挺的肉棒,一手翻開了肥厚的肉穴,並將陰唇放在龜頭上來回摩擦。

「啊……啊……好癢……好舒服啊……」在季阿姨的摩擦下,李凱情不自禁地呻吟了起來。

不僅李凱,連我下體的反應也愈發強烈。陰唇摩擦龜頭到底是什麼感覺,為什麼能令我產生如此難抑的慾望?

「可以進去了嗎?我好難受啊!」李凱痛苦地懇求道。

季阿姨搖搖頭,笑道:「不行,說點你最想對我說的話,我就進去。」

這般煎熬,別說李凱這樣的處男,就算是身經百戰的老手相信也未必可以忍受。饑渴難耐的我已握住肉棒,並快速套弄了起來。而李凱竟已起身,雙手摟住季阿姨的腰,試圖將季阿姨強按下去,不過卻沒有成功。

「硬來可不行哦!你得說些我愛聽的話!」

肉穴在龜頭的搓揉下,分泌出了大量的粘稠液體,不僅粘滿了龜頭,還順著筆挺的肉棒緩緩下流。

「媽媽,我愛你,你不要離開我,我會一直保護你、愛你的!」李凱懇求的同時,眼眶中甚至閃出了淚光。

不知是饑渴難耐,還是真情流露,李凱的話完全顛覆了我對他的印象。看來,在情色的誘惑下,性格再內向的男人也會變得狂野。

季阿姨甜蜜一笑,將李凱的龜頭對準了肉穴,然後緩緩地坐了下去。

「啊……」這一瞬間,二人異口同聲地長嘯。

如此缺乏母愛的男生,如此真實的母子扮演,相信經驗豐富的季阿姨也是首次嘗試。只見季阿姨興奮異常,不僅身體上下的速度逐漸加快,就連嘴裡的呻吟也更加頻繁了。

「啊……啊……噢……」

一對情侶偶然路過,女孩羞澀地遮住了眼睛,並急忙拉著男孩離開,男孩卻激動不已,回望的同時還嘀咕著:」現在的老師真是開放,竟敢和學生在這光明正大地打野炮!」

李凱似乎忘記了這是他一直以來都謹小慎微的校園,季阿姨也完全忘記了中年女人該有的理性與矜持。他們只沉浸在性愛的狂潮之中,周圍發生的一切似乎都與他們無關。

由於季阿姨身體的瘋狂扭動,裸露的肥奶隨之四處搖晃,甚至偶爾拍打在了李凱的臉上。李凱不堪其擾,一口含住一顆肥奶,然後瘋狂地吮吸。

「啊……啊……好舒服啊……」

季阿姨忘我地呻吟,嘴角處流下了濃密的涎柱。李凱下意識用嘴接住,隨後一飲而盡,好似生怕浪費些許。季阿姨瞧見了,興奮地在李凱臉上狂親猛舔。

「啊……啊……快點……再快點」

「啊……嗯……親我……」

這時,他們身體扭動的速度加快了,就連接吻也更加激烈,似乎迎來了最後的衝刺。

「啊……噢……噢……」

「啊……啊……嗯……」

隨著二人的幾聲長嘯,他們熱吻相擁,仿佛融為了一體。試想在狹窄的陰道內,兩股勢均力敵的潮水激烈碰撞,會是何等壯觀。也就在此時,一股滾燙的熱流從我下身迸發而出。

季阿姨靠在了李凱的懷裡,李凱趕緊將外套蓋住了季阿姨裸露的奶子。他們望著對方,眼神中透出了滿滿的幸福。

「這是你的第一次嗎?」

「嗯!」李凱羞澀地點了點頭。

「第一次就能堅持這麼久?」

「很久嗎?我……我也不懂!」

季阿姨怒瞪著李凱,問道:「該不會你的第一次早就給了別人吧?」

「沒有,從來沒有,我之前只打過手槍!」李凱緊張道。

季阿姨忽然眯眼笑了,說:「別這麼激動,我相信你就是了!」

李凱委屈地望著季阿姨,季阿姨捏了捏李凱的臉蛋,笑道:「真是孺子可教,經過我的調教後啊,保證能讓以後跟你在一起的女生離不開你!」

「真的?」李凱將信將疑地望著季阿姨。

「當然!只是教會了你,你以後還是要為別的女人服務,我是不是很虧呀?」

「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學不學那些都無所謂的!」

季阿姨甜蜜地靠進了李凱懷裡,說:「你都這麼聽話了,那我就決定好好培養你吧!」

李凱好似憬然有悟,問道:「對了,我沒有戴套,你會懷孕嗎?」

「有可能哦!你射了那麼多,懷孕的幾率很高的!」季阿姨緊張道。

「真的假的?」李凱更緊張了。

「如果懷上了,我就偷偷把孩子生下來好不好?」

「不是……可我還……這該怎麼辦呢?」李凱緊張得語無倫次。

「你能做爸爸了,不開心嗎?」

「我還不行啊……我……」李凱著急得幾乎哭出了眼淚。

「剛才爽的時候還要我別離開你,現在爽完了就不想負責啦?」季阿姨怒道。

李凱急忙摟住了季阿姨,說道:「我沒想不負責任。只是我現在還在學校,我擔心學校知道了會開除我。你可能不知道,我上這個大學也很不容易,家裡還借了不少錢。如果大學不能畢業,我奶奶肯定會很難過的。我的意思是孩子能晚點生嗎?」

季阿姨失聲笑道:「孩子要真有了還能說晚就晚的呢?」

李凱疑惑道:「什麼意思?你為什麼笑啊?」

「笑你是個傻瓜呀,我生完了小孩就上了節育環,怎麼會懷孕呢?」

李凱感激地望著季阿姨,問道:「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看把你嚇的!」季阿姨一邊說著,一邊擦拭著李凱眼角的淚珠。

李凱重重地喘了口氣,像是如釋重負。

「好啦!作為補償,今晚就讓媽媽好好伺候你這個乖兒子吧!」季阿姨笑道。

李凱愣了愣,低聲道:「我還是回宿舍睡吧!」

「怎麼?你還想帶我去你宿舍呢?」

「那怎麼行?女生不能出入男生宿舍,學校管得很嚴的!況且……況且我和小雲也在同一寢室!」

「今天周五,小雲他沒回家嗎?」

「沒有,他最近兩周都沒有回家。」

「那我們出去開房吧!」

「也不好。要不我先送你去了賓館,再回宿舍吧!」

「那怎麼行,你不在我害怕!」

「我不回寢室,到時小雲問起,我不知該怎麼說了。」

「哼?你放心我一個人在外面睡呢?總之我不管,你得想辦法!」

季阿姨說話的同時,性感的大腿已在李凱的陰莖上輕輕蠕動,修長的手指已在李凱的乳頭上划著圈圈。只見李凱的陰莖再次勃起,手也不由自主地揉起了季阿姨的奶子。

正當李凱準備含住乳頭時,季阿姨急忙擋住,媚笑道:「又想要啦?那你得想出辦法才行呀!」

「有了,我給小雲通個電話,告訴他今晚在高中同學的寢室過夜,剛好學校有我一個高中同學,只是不太熟。」

平常不善撒謊的李凱竟也能編出合乎情理的謊言,看來,在女人的挑逗下,男人總是無所不從。

眼見李凱掏出手機,我立刻下山了。夜深人靜,即使手機的震動聲也可能會驚動他們,更何況我不能確定自己的手機是否調成了震動。

「喂,小雲吧!」

「啊……嗯……你……你怎麼還沒回來……都要熄燈了……」

「你怎麼了?氣喘吁吁的!」

「沒事,你說你的!」

「我現在在高中同學的寢室,今晚就不回去睡了!」

「學校有你的高中同學?之前沒聽你說過呢?」

「呃……不是我們系的,所以見的少。」

「哦,好吧!」

也不知上上周他們發生了什麼,能讓他們發展得如此迅速。明天周六,李凱不在寢室,劉子軍又要去陪女友,我豈不是要無聊死?對了,既然李凱不在,我就可以回家了。我撥通了媽媽的電話。

「喂?媽媽,我明天回家!」

「這周就別回家了吧,明天我還要去醫院呢!」

「醫院?怎麼了?」

「前兩天你外公高血壓犯了,在醫院呢!」

「嚴重嗎?要不要我去醫院看看呢?」

「現在好多了,再觀察兩天就能出院了!你就不用來了吧!」

「又在市二醫院嗎?」

「嗯!」

「那好,我就不回去了。」

「好的,不早了,你快點睡吧!」

「嗯,掛了!」

如果明天不回家,那還能幹嘛呢?對了,媽媽既然不在家,我剛好可以拆下監控的內存卡,查一查上上周的視頻,看能不能發現點季阿姨勾引李凱的蛛絲馬跡。

窗外寒風凜冽、涼氣刺骨,屋內溫情蜜意、水乳交融。床頭一對赤身裸露的男女正在顛鸞倒鳳、翻江倒海……定睛一看,他們不是別人,正是季阿姨和李凱。激情之後,他們仍在床頭翻來滾去。就在女人的面孔朝上時,我不禁大驚失色,哪裡是季阿姨,她分明就是媽媽。媽媽怎會和李凱摟在一起呢?就在這時,男人的面孔轉上來了,他不是李凱,而是趙斐。他竟然看著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驚出了一身冷汗,才發現只是一場噩夢。我擦掉額頭上的汗珠,努力平復著心情。

為什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難道這個夢預示了未來?

媽媽既然決心不理趙斐,趙斐自然是無從下手,而李凱即被媽媽拒絕,又受到了季阿姨的牽制,就更沒有可能了。聽人說過,夢往往是反的,或許真是如此。

心情逐漸平息了,安穩的一覺一直睡到了隔天中午。午飯過後,我乘車回到了家。家裡沒人,我順利地拆下了監控中的內存卡,再連上了電腦。隨意點開了一個視頻,剛好看見下班回家的媽媽拿著一個別致的信封,走進了房間。

什麼年代了,還會有人寄信?

好奇之下,我點開了主臥內同時段的視頻。只見媽媽走進房間後,欣喜地拆開信封,然後看起了信件。然而看著看著,媽媽的臉上竟泛起了羞澀。更讓我詫異的是,媽媽看完後把信紙疊進了信封,然後竟然掀起了床墊,將信封小心翼翼地放了進去。

記得初中時期,我常常將同學那借來的色情光碟藏在床墊下,為的就是不讓父母發現。如今媽媽這麼做,顯然也是不想被人發現。

信里到底寫了什麼?寄信的人又會是誰呢?帶著種種疑問,我來到主臥,掀起了床墊……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