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綠色重生,夙願的實現 (20) 作者:jiyunxingba

.

【綠色重生,夙願的實現(第二部)】

作者:jiyunxingba 2021/04/27首發:春滿四合院

(二十)進欲

次日,旅行團安排了一天風俗自由體驗時間,遊客們紛紛散布到各條熱帶風俗商業街上。於純純早早作一身寬敞清涼打扮,興沖沖敲開妃娥二人的房門,催促著他們洗漱,早飯也沒吃得幾口,便急匆匆拉著二人跑出酒店。剛走到街口,迎頭遇上秦尚建正蹲在路邊,抱個椰子邊吃邊偷看過往的清涼美女。這傢伙上身穿件大號花襯衫,下身一條肥大的沙灘褲,腳上套一雙人字拖,眉毛鼻子上貼著創口貼,配上他黝黑的皮膚和露在外邊的胸毛腿毛,活脫脫馬戲團走丟的一隻黑熊。秦尚建瞧見於純純三人,心虛之下正想躲開,於純純眼尖,喝到:「你!站住!跑什麼跑!」

秦尚建訕訕笑道:「沒跑、沒跑,這不是怕礙了您的眼嗎。」說著偷瞥了一眼妃娥,見她躲在於純純背後,面色平靜,並不看自己一眼,不像要找自己麻煩的樣子,懸了一夜的心這才稍微穩了點。

於純純道:「少放屁!昨天的事兒還沒完呢,你說,怎麼了結?」[ 返回本欄目首頁 ]

秦尚建苦著臉:「還能咋辦?我這都破了相了,您要殺要剮隨便吧,只求您行行好,能不能等回國再發落,這國外無親無故的,我想找人撈我都沒轍。」

於純純道:「別他媽裝可憐,這麼著,看在你已經出了血,我們也不報警了,但是接下來幾天你得負責把我們伺候好了,吃喝玩樂全由你買單,有意見嗎?」

「沒意見、沒意見,您大人大量,伺候您和兩位是我的榮幸,別說這幾天了,就是回了國,幾位有任何需要我效勞的地方,招呼一聲就行,我老秦在我那塊兒還是有幾分面子……」

「少廢話!趕緊叫車!」 「好嘞!」 秦尚建屁顛屁顛叫來一輛敞篷遊覽車,主動坐到副駕上,一路絮絮叨叨拍馬吹牛,妃娥秦炎並不理他,於純純時不時挖苦兩句,他也不以為意。

一行人到了商業街,於純純興致勃勃拉上妃娥東遊西逛,看到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想買一點,秦尚建人雖猥瑣,花錢卻豪爽,但凡於純純和妃娥有興趣的,一律毫不猶豫的刷卡,便是秦炎也被他塞了一大堆,一路走下來,秦炎妃娥二人覺得有些不太合適,於純純也感此人雖好色無恥,但直來直去,並不虛偽陰險,並非一無是處,便也不再橫眉冷對。

四人逛了一上午,午間陽光漸漸烈了起來,便在路邊一間水吧坐下休息。於純純和妃娥拿著路邊買的小團扇不停扇著,額上還是一個勁滲出細汗,秦尚建在旁邊見二女嬌喘吁吁,胸前衣襟被陣陣涼風帶起,時不時顯露出胸前潔白的肌膚,特別是於純純衣襟寬敞,胸前豐碩乳肉擠出的深深乳溝十分勾人,不由好了傷疤忘了疼,色心又起,賊兮兮的不時偷瞄著。

於純純將秦尚建的猥瑣形態瞧在眼裏,又是鄙夷又是好笑,眼珠轉了轉,道:「妃娥,陪我去補一下妝。」二女進到洗手間,於純純見並無旁人,便壓低聲音道:「瞧見了嗎,那個色狼一直偷窺咱倆呢,秦炎一點反應沒有,你說他是沒發現還是故意的?」妃娥臉紅道:「我也不知道啊,他、他沒注意吧……」

於純純竊笑道:「要不咱趁著機會試探試探他,瞧瞧他病情到底有多深?妹子,你準備一下唄。」 妃娥羞赧道:「準備什麼啊?」 於純純想了想,將妃娥襯衫胸口解開兩顆紐扣,再給自己也解開兩顆,然後在水龍頭上接一捧水潑在妃娥胸口,濕透的絲質襯衣頓時緊貼妃娥胸口肌膚,少女內衣的輪廓凸顯了出來。妃娥唬了一跳,「唉呀!幹嘛啦純姐!」 「教你怎麼勾引男人,」於純純壞笑道:「學著點,一會兒看我眼色行事。」然後在自己的胸口也淋上水,便拉著妃娥出了洗手間。

秦炎與秦尚建正大眼瞪小眼地坐著尬聊,卻見於純純和妃娥一聲濕漉漉的狼狽回來。於純純抱怨道:「這什麼破店,洗手間水龍頭都是壞的,噴了我倆一身。」說著扯了幾張紙巾,在胸口擦著水,原本就縫隙寬大的衣領頓時被她拉開一大截,大半個雪白乳房隨著擦拭動作顫動不已,紅色的罩杯上沿也露了出來。秦炎目光不由自主地聚集到那深邃的乳溝上,暗暗吞了下口水,眼角瞥見秦尚建也是眼神直勾勾的,心裏有些慚愧,又有些興奮。

於純純擦得幾下,道:「秦炎,幫姐擦擦後背的水,我擦不到。」扯下幾張紙遞給秦炎,竟背過身去,解開了後背的胸罩掛鉤。秦炎手足無措,悄悄瞥了眼女友,見她只是紅著臉坐著,並未出聲反對,心裏不由一陣火熱,顫顫巍巍的伸手在於純純背上輕輕上下擦拭。 「傻子,你隔著衣服怎麼擦的乾淨,擦裏邊啊!」於純純拉著秦炎的手,從襯衣下擺塞了進去。 秦炎手掌隔著一層紙巾在於純純光潔的腰背處自下而上移動,手掌邊緣觸到於純純火熱的肌膚,就感覺腰部肌肉甚是緊繃,眼前的潑辣少婦身體顯得有些僵硬,頓時也覺得不自在起來。

於純純被少男溫熱的手觸及腰部肌膚,皮膚浮起一層雞皮疙瘩,離婚後近半年未接觸過男人的身體變得敏感了許多,竟不由感覺有些羞澀。感受到少男小心翼翼的動作,不由回想起他從海水中將自己救起時的勇敢堅決,有些心旌搖曳,轉而想起妃娥,忙摒棄雜念,扯下幾張紙遞給妃娥,道:「妹子你也擦一下身上的水,別著涼了,擦不到的地方讓老秦幫忙擦一下。」說著暗暗給妃娥遞了個眼神。

妃娥手足無措地拿著紙巾,悄悄瞥了秦尚建一眼,見他瞪大了眼頗為驚詫,再瞧瞧男友,似乎有些尷尬,卻又吶吶的說不出話來。咬咬牙,將紙巾往秦尚建手上一塞,轉過身將後背對著他,面孔已羞得發燙。

秦尚建初聽得於純純所言,只道這婆娘又想整蠱自己,後被妃娥往手裏塞了紙巾,見這小美女嬌羞無限,看也不敢看自己,旁邊於純純故意偏過頭去不做理睬,秦炎也默默無言,一時不知這三人鬧什麼麼蛾子,只恐有什麼陷阱手段在等著自己,一時不敢妄動。過得一會兒,見三人確無其他表示,嬌美少女又靜坐身前甚是清純可愛,實在忍不住蠢動的色慾,試探的伸手將妃娥襯衣下擺向上拉起一道縫隙,一抹白皙顯露了出來,見三人仍無動靜,終於大著膽子將手伸了進去。

甫一伸入,秦尚建便感覺觸到一個柔軟的凹陷,沿著凹陷往上,是少女僵硬挺直的嵴椎。秦尚建在凹陷處撫摸幾下,方才反應過來,這裏原來是少女的腰窩,秦尚建玩過的女人不少,撫摸過的女性腰肢多是生有贅肉,唯有肌肉緊實之女才有可能形成腰部旋渦,卻沒想到此處竟能遇到腰肢如此柔軟,卻還能長出腰窩的女子,雖年級尚幼未能完全長成,但觀其身量骨架,待日後臀部豐隆、上圍凸起,這楊柳細腰必能更顯銷魂。不由心頭火熱,兩隻大手在少女光滑的腰上摩挲良久,又向上摸去,卻被一層布料阻隔了手感。原來少女胸部發育未成,並未穿戴有鋼圈的罩杯,而是裹著一件貼身的棉質胸衣。秦尚建用兩指輕輕捏起胸衣邊緣,偷偷看了一眼,見妃娥只是羞赧的低著頭,並未有阻止之意,便舔了舔乾涸的嘴唇,將手掌擠進了胸衣之中。

大手夾著紙巾在少女瘦削的肩背處假意擦拭著,秦尚建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掌邊緣與少女肌膚直接接觸的部分,感覺光滑的皮膚細膩無比,竟摸不到一處瑕疵,微微凸起的嵴柱和肩胛骨尚未長成,細小稚嫩讓人憐惜。男人探幽尋秘的手掌漸漸不再滿足於觸碰背部,慢慢放開了夾著的紙巾,開始在腰背之間直接肉貼肉上下撫弄,逐漸向著身體側邊移動,不多時已摸到了少女胳肢窩處,但少女兩臂緊夾,手掌再不能往前,停頓了一下,便向下轉進,從腰下轉到了少女平滑的小腹。

男人在少女的小腹上沒有感受到一絲贅肉,輕輕揉了幾下,手指在小小的肚臍上一摳,少女頓時「嗯」的發出一聲細細的嬌吟,緊夾的兩手忙伸過來按住了作怪的手掌。秦尚建心裏暗笑一聲,卻也不為己甚,依舊在小腹光潔的肌膚上揉動著,感覺少女按壓的力量稍稍減弱後,手掌迅速往上一竄,按在了一團溫軟嫩滑的乳肉上!

妃娥「啊」地一聲驚叫,雙手隔著衣服抓住乳房上那隻大手,卻哪裡板得開,只覺那可惡的手掌在胸乳上捏揉幾下,又疼又酸,不由急的喊道:「不、這裏不行……」

………………………………………………(分界線)

於純純感覺秦炎貼在自己後背上的手初時有些怯懦,不曾太過用力,擦得幾下之後漸漸放開了些,在自己腰上輕輕揉動幾下,向前撫摸了兩下腹部軟肉,又退回背部肩胛骨處,不由有些好笑,這孩子著實有些老實。便故作不經意般抬手整理頭髮,將兩臂間的空隙留出來。秦炎果然慢慢將手掌向腋下移動,逐漸觸及豐碩乳肉的邊緣。

於純純不由有些心跳加速,隱隱對這純情少男撫摸自己的乳房抱有一絲期待,卻又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面孔微微有些發熱。停得幾秒,卻感覺腋下那手停住不前,奇怪之下轉頭看向秦炎,卻見他直勾勾地看著旁邊兩人,胸膛起伏加劇,整個人僵住一動不動。

…………………………………………(分界線)

秦炎本紅著臉試探性的摸索著身前性感少婦腋下柔軟的副乳,正在猶豫要不要一舉握住那碩大的乳球,卻聽見女友發出「嗯」的一聲低聲呻吟,心頭一跳,忙轉過頭看去,只見秦尚建的手已伸到女友小腹上,襯衫下擺拱起一個包,女友兩手緊緊按住拱起之處,臉早已紅透了。女友見他看過來,眼神慌忙避開,不敢與他對視。秦炎心裏不由又是酸澀,又是瘙癢,既想出聲阻止,又恨不得過去掀開女友衣物,以便看清男人的手是如何在女友肌膚上肆虐,天人交戰下,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衣物上不斷蠕動的拱起處。

於純純見他看的出神,不由有些不忿,自己嬌媚的身子在他手下任他撫摸,他卻只顧著看女友被人凌辱。卻又有些歎息,這傻弟弟果然心病嚴重,卻不知要如何才能緩解。兩人正沉默間,卻聽妃娥一聲驚呼,秦尚建的手已伸到少女初發育的胸上,兩人正極力撕扯。

秦尚建與妃娥較力幾番,貼身感受了未成年少女私密處的柔嫩,注意到秦炎二人都緊盯著自己,這才訕訕地將手掌從衣物中退出,「嘿嘿」地尬笑兩聲,卻也不知該作何言。

妃娥紅著臉整理好衣服,於純純似笑非笑道:「讓你給妹子擦背,你怎麼還擦到前邊去了?」秦尚建訕笑道:「失誤、失誤,嘿嘿……」

於純純「哼」了一聲,也不理他,轉身叫道:「老闆,再上一個果盤,他買單!」四人尷尬的坐了一陣,秦尚建建議道:「下午陽光太烈,大家還是在酒店休息,晚上我請大家去體驗一下這裏最前衛的5D電影,國內目前還沒有,算是比較刺激的娛樂專案。」眾人並無意見,便起身回酒店。

…………………………………………(分界線)

妃娥回到房間,一上午的閒逛加上適才被秦尚建騷擾,身心都有些疲勞,便合衣睡下。秦炎待她睡著,便輕聲退出房間,關上房門轉過身,便看見於純純在走廊裏似笑非笑看著他,道:「到我房裏來,有事找你。」

秦炎適才占了這潑辣大姐便宜,心裏有鬼,不敢拒絕,便跟她進了房。卻見於純純笑著坐在床上看著他,不知她有何事,心虛問道:「純姐,你叫我幹嘛?」

於純純笑道:「我的腰軟不軟?皮膚滑不滑?」

秦炎尷尬不已,小聲道:「對不起,純姐,我……」

於純純打斷他道:「我就問你喜不喜歡?」秦炎被她直勾勾的目光盯得緊張起來,猶豫了半天,無奈道:「喜歡。」

「那你怎麼剛才還去看他們,姐可不是隨便給人這種機會的哦!」

見秦炎緊張不已,吶吶的說不出話來,不由好笑,更增調笑他的興趣,道:「姐再給你個機會,這會兒沒別人,姐讓你好好摸一回,怎麼樣?」

秦炎甚是窘迫,不敢搭話。於純純站起來,抓住他的手,似笑非笑地拉著按到自己的胸上。秦炎全身都僵了,屋子裏氣氛突然曖昧起來。

於純純初時只覺秦炎按在自己胸口的手一動也不敢動,心裏暗笑他膽子太小,笑道:「怎麼,讓你摸都不敢摸了?」秦炎聽得她的嘲笑,終於大著膽子捏了捏掌中的肉球,於純純詫異道:「喲,還真敢啊?怎麼樣,姐的胸軟不軟?」越發地想要調戲這小男孩,索性拉開胸前遮擋的布料,將胸圍露了出來,調笑道:「要摸就好好摸,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喲。」秦炎盯著兩團顫巍巍白嫩嫩的乳肉,舔了舔乾燥的嘴唇,臉上滾燙滾燙的,腦子一陣陣昏沉,竟毛了膽子,將手向那深邃的乳溝中間伸了進去。

於純純不料他突然如此大膽,竟直接將手伸進內衣握住了自己的乳房,一時頗為難堪不知是否應該推拒。待秦炎摸得幾下,突然捏上乳房頂端的乳頭,於純純一個激靈,彷佛有絲絲電流從乳頭上傳遍全身,渾身頓時軟了,一把壓住了秦炎的手不讓他繼續挑逗,眼睛水汪汪的嗔視著他。

秦炎此刻腦子裏滿是手心柔軟滑膩的觸感,被於純純按住手掌不能妄動,一時急切,竟忽地將臉往前一拱,埋進了於純純胸前,暫態溫軟香濃環繞。

於純純被他魯莽的一拱驚得「啊」的一聲,身體被他這一拱壓倒在床上,少男死命地在她乳房上磨蹭舔舐,於純純只覺胸部火熱酥癢,全身酸軟無力。當少年終於按耐不住,用力扯下胸罩掏出兩團白花花的豐碩乳肉,再一口含住那殷紅的乳頭,於純純嬌吟一聲,兩腿間隱隱滲出一縷黏液,再也無力坐起,只有雙手遮面,仰面躺著急促喘息的份了。

秦炎在溫軟的胸口繾綣良久,兩手下意識地撕扯著少婦輕薄的襯衣,幾番努力終於扯開了於純純上身衣物,少婦豐滿潔白的上身頓時盡數呈現在他眼前。秦炎呆呆的看著,於純純察覺他沒了動靜,放下遮面的手,見他痴迷地盯著自己赤裸的上身,又羞又臊,嗔怪的拉著他撲倒在自己身上,緊緊抱住他的頭不讓他再起身。

秦炎壓在於純純赤裸豐滿富有彈性的嬌軀上,兩世以來第一次如此親密地與一個女人貼在一起,不由心火狂燒,本能地去扯於存存下身的短褲,奈何於純純臀部被壓在床上,褲子難以褪下,秦炎急吼吼地向後出熘,終於掙脫了於純純緊摟著他的兩隻手,迫不及待地抓住她的褲腰用力往下一拉,一把將於純純的短褲連帶內褲一道扯到了膝彎處,少婦兩腿間一蓬茂密彎曲的體毛頓時顯露出來,鬱鬱蔥蔥的遮擋間,一條肉縫隱約可見。秦炎鼻子裏呼出兩道滾燙的氣息,下身硬挺的陰莖不由跳動兩下,勐地撲下去,腦袋擠開兩條豐滿的大腿,一口啃在了那團黑毛上,用力舔舐親吻,鼻尖嗅到一股膻膻的味道,被這成熟女人下體特有的氣味刺激得血脈僨張,腦子裏一片空白,只有一個念頭,想要馬上進入這個女人的身體,狠狠地佔有她。

於純純被秦炎在下體亂啃亂親,腦子裏亂鬨哄的,眼前一陣陣發黑,下體縫隙中早已濕潤不堪,兩條腿難受的扭來扭去,嘴裏發出一陣陣難以抑制的呻吟。忽然感覺腿間肆虐的頭顱抬起,不由微微睜開眼去看,卻見少年三兩下扒掉自己的褲子,光著屁股火急火燎的扯著纏在少婦腿彎的布料,一陣蠻力拉扯下,終於扯掉,隨手丟在地上。少年抬起少婦微張的雙腿,直筒筒地就向兩腿間懟過來,奈何兩世為人,都沒有交合的經驗,硬邦邦的肉棒在毛叢間划來划去,只是找不到入口。

於純純感覺一個火燙的物事在陰唇上反復滑動就是不進來,眯眼看著少年滿頭大汗的低著頭急切地嘗試著,又是好笑又是羞澀,悄悄伸手握住了那根青澀的肉棒,挪到了自己下身入口處。秦炎感到龜頭微微陷入一個火熱的孔洞,不及細看,屁股向下一沉,「嗞」的一聲,整根肉棒頂進了一個濕潤滑膩的腔道,一團軟肉包裹著龜頭不停擠壓收縮,無邊的快感自下體涌遍全身,不由喉間發出「呃」的一聲舒爽呻吟。

於純純感受到少年胯骨緊緊頂著自己的恥骨,兩人下體的毛髮交纏在一起,兩個肉袋耷拉在自己菊花附近,少年的陰莖已全部進入陰道,在微微跳動。久旱的肉體終於被男人進入,雖甚是充實舒爽,但美中不足的是13歲的少年生殖器仍在發育中,長度直徑都還未到巔峰,於純純感覺離自己陰道盡頭仍有一小段距離,卻也不甚在意,輕輕將少年的屁股向下按了按,秦炎立時會意,迫不及待地大力抽送起來。

一陣陣銷魂蝕骨的快感從兩人交合的生殖器傳來,秦炎不由發出一陣陣低沉的嘶吼,身下的性感少婦帶著哭腔的呻吟刺激著他愈發用力地頂弄,恨不得全身都鑽進這誘人的身體裏。於純純抱住他的頭,按在自己的雙乳上,閉著眼承受著他勐烈的衝擊,一聲又一聲的悶哼中,下體滲出的黏液順著屁股流到了床單上,濕漉漉的一片。

秦炎抽送了上百下,感覺腰上陣陣酸麻的感覺越來越強,不由喉嚨裏發出一陣低沉的嘶喊,抽送的頻率驟然加快,狂頂了十幾下後,全身勐的幾下抽搐,整個人趴倒在於純純身上,下身卵袋還在不斷收縮膨脹,將處男童精不住射入陰道深處。

於純純正處於性致勃發之時,全身透出一股粉紅色,陰道深處酸癢的感覺不斷積蓄,卻感覺身體上的少年勐地抽送一陣,便軟趴下來,陰道深處湧來一道道熱流,知道他已出精,雖自己不上不下甚是難受,但也理解處男初次性交,難免草草收場,溫柔地抱著他的身子,任他伏在自己身上喘息。

兩人休息一陣,呼吸漸漸平緩,於純純輕輕拍了拍秦炎的背,將他推到一邊,側過身看著這個剛剛佔有了自己的小男人,見他一頭汗水,眼神閃爍著不敢正視自己,心裏有些好笑,又有些黯然:「怎麼,後悔了?」秦炎囁嚅道:「沒有,我……」

「你什麼?難道你還想說,要對我負責?」於純純輕笑一聲,「行啦,姐是過來人,不過就是在旅途中看你挺順眼,順便找找樂子,不會要跟你怎麼樣的。」看他喃喃不知說什麼的樣子,逗他道:「你要是實在過意不去,想要娶我,姐也可以考慮哦!」見秦炎驚得張大了口,呵呵笑道:「逗你的!我可不跟妃娥妹子搶男人。好了,快去洗洗吧,一會兒妃娥該醒了,放心,這事就當沒發生過。」

秦炎忐忑不安地穿好衣服,想要對她說點什麼,又確實不知該作何言,歎了口氣,推門出去了。於純純一直微笑著看他,直到他出了門,才斂去了笑容,眉間浮起一絲愁緒,有些惆悵的噓出一口氣,仰面倒在床上,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天花板,腦子裏一片雜亂。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1_04_27 11:15:21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