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重生,夙願的實現 (23) 作者:jiyunxingba

.

【綠色重生,夙願的實現(第二部)】

作者:jiyunxingba2021/05/12首發:春滿四合院

---------------------

(二十三)初試

旅行團入駐神奈川民宿區後,秦炎三人選擇了一戶擁有兩層小樓的民宿,這家旅店由一家三口經營,男主人姓陳,是一名旅日華僑,多年前來到日本,娶妻生子後定居於此,常年接待來日旅遊的遊客,其中多以華人為主。秦炎三人他鄉遇同胞,自然比較親切,便選了此處入住。女主人是一位傳統的日本中年婦女,據稱因年輕時對丈夫十分崇拜依賴,婚後竟依照中國舊時傳統,放棄了原有日本姓氏,隨夫姓陳。夫婦倆年過五十,育有一獨子,年紀與秦炎妃娥相近,隨父姓,單字名巍。陳巍長於中國化的日本家庭中,受兩種文化薰陶,說一口流利的漢語,性子卻隨了母親的柔軟,面對同齡人卻怯於交流,只隨在父親身後靦腆的笑著做接待工作,身體也不甚強壯,明明比秦炎和妃娥都要年長幾個月,卻比兩人矮一截,加上日本人特有的點頭哈腰習慣,氣質頓時顯得十分卑微怯懦。

妃娥和秦炎的房間被安排在一樓相鄰的兩間房,於純純則選擇了二樓,三人放置好行李略作休息後,在女主人盛情邀請下,參加了特意為三人準備的接風宴——此間女主人堅持要依照華夏傳統來接待客人,第一道菜就是清水掛麵,並熱切的介紹這是她按照「出門餃子進門面」的禮儀嚴格製作的——天知道沒放鹽的麵條有多寡澹!

卻不過情面,秦炎三人囫圇扒了幾口,紛紛讚不絕口,表示十分期待且迫切想要品嘗接下來的菜肴,女主人喜不自勝起身端菜,三人暗暗鬆口氣。傳統的日本特色菜肴上桌,主客雙方歡聚一堂,席間談笑不斷,男主人年輕時走南闖北,經歷頗具傳奇性,此時擇一二講來,眾人均聽得神往不已,女主人更是一雙眼睛水汪汪的望著丈夫,頗有腦殘少女粉的架勢。

菜過五味,男主人歎息道:「如今年過知命,年輕時的志向也都逐漸放下了,只想安穩度過一生,神奈川這地方雖小,生活卻也平澹悠閒,我這輩子也就剩下一個遺憾,就是我這孩子從小長在日本,雖然會說中國話,骨子裏卻沒有受過國學教育,少了中國男人的骨氣和格局。」

於純純笑道:「陳哥這就是杞人憂天了,小陳人雖文弱,卻也禮貌知理,待人有禮有節,只要多與人接觸,自然會有眼界格局,想是你平日對他約束過嚴,壓制了他的天性吧。」又對陳巍言道:「小陳,你估計以前很少遇到過同年齡的中國孩子吧,這次正好多於我這兩個弟弟妹妹玩一玩,認識一下新朋友,怎麼樣?我跟你說,我這兩個弟妹雖然年紀小,卻敢獨立出國旅遊,你可以向他們多討教哦。」

陳巍看看端坐一旁的秦炎和妃娥,只覺兩人氣宇不凡,特別是妃娥,人雖年幼卻眉宇間一股上位者的自信灑脫,加之面容精緻美麗,言笑盈盈間彷佛渾身上下閃爍著優雅的光芒。長年處於神奈川偏僻鄉村的少年何曾見過如此美貌出眾的同齡少女,不由自慚形穢,只會低頭不斷地「嗨依!」偶爾抬起頭偷瞧妃娥一眼,又慌忙垂下頭,心裏砰砰亂跳,深恐被人發現。

晚餐在一片和諧中結束,秦炎三人再三感謝後,各自回房間收拾行李。店主一家將殘局收拾完畢,夫婦倆忙碌起次日食材的準備工作,陳巍無事可做,便回到自己的房間,窩在床上看漫畫打發時間。日本漫畫大部分偏於成人向,陳雁巍日常收藏的數套畫冊也難以免俗,14歲的少年常常沉醉於二次元世界中美少女與主人公的親密接觸,不可避免的在神秘幻想中自我慰藉,身體中躁動的慾望不知為二次元中的紙片美女噴射了多少,然而今天卻不同以往,少年眼中流覽著畫冊,腦海裏浮現的卻是今夜席間那位面容清麗無雙,渾身暗香浮動的美貌少女,只覺自己14年的生命中從未見過如此明朗靚麗,彷佛天空皎潔明月一般的女孩。陳巍流覽著漫畫中香豔的情節,腦中想著妃娥的精緻面容,心裏一股邪火在躁動,右手不自覺的放到下體肉棒上緩緩擼動,速度漸漸加快,正當陣陣快感累積,將至巔峰時,父親的叫喊聲卻突然響起,陳巍勐的一驚,忙不迭藏好畫冊,手忙腳亂的提好褲子,一邊應著一邊跑出屋去。

…………………………………………(分界線)

秦炎回到房間收拾好了行李,便到隔壁房間幫女友收拾。女生行李較男生自是不可同日而語,秦炎到時,妃娥果然還在與那三大箱衣物不懈纏鬥。秦炎見女友灰頭土臉氣喘吁吁的樣子,不由笑道:「大小姐,現在知道少買東西的好處了吧?」妃娥瞪他一眼,「你還說風涼話,還不快來幫我!」秦炎哈哈笑道:「行了,我來收拾,你看你髒兮兮的樣子,快去洗澡吧,一會兒還要早點休息,明天才有精神爬山。」妃娥這才轉嗔為喜,在秦炎臉上親了一口,拿上睡衣進了浴室。

秦炎蹲下身剛取出幾件衣服要掛進衣櫃,卻聽妃娥在浴室裏喊道:「秦炎,這怎麼調不出熱水啊?你來幫我看看。」無奈的搖搖頭,秦炎走進浴室,抬眼卻是一呆。只見妃娥已將外衣脫下,身上僅剩下粉色的裹胸和內褲,正嘟著嘴用手感受著水溫。見秦炎進來,妃娥抱怨道:「也不知這熱水器是不是壞了,怎麼半天不出熱水呢?」轉頭看見秦炎眼神定定的盯著自己,不由嗔道:「你看哪呢!又不是沒看過,快點幫我調水溫啦!」秦炎咽下一口口水,不好意思地笑笑,上手按了幾下熱水器的溫控按鈕,發現並沒有問題,又調試了幾下熱水開關,並無不妥,也摸不准問題出在哪裡,只好說:「我還是去找店主阿姨來看看吧。」妃娥氣道:「那你快去,我這有點涼了,一會兒別弄感冒了。」

秦炎走到院子裏喊道:「阿姨,麻煩你過來幫忙看看這熱水器,我們調不出熱水。」男店主聽得秦炎喊聲,見老婆正在忙著準備明天的食材,知道她聽不太懂中文,便衝著兒子的房間喊道:「陳巍,去幫人家看一看!」

秦炎瞧著陳巍慌慌張張的跑出來,張了張口,欲待拒絕,卻又不好向這少年細說,無奈的想了想,正欲到廚房裏向店主解釋是女孩子在洗澡,目光一掃,卻瞥見陳巍的短褲上聳起一個小帳篷來。

秦炎心頭不由一動,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怯懦卑微的少年,見他臉色漲紅,額角帶汗,呼吸急促,目光偷偷的掃視著自己,剛一對上自己的眼睛,便慌亂的躲開。秦炎兩世為人,並非什麼都不懂的懵懂小男孩,見這少年情狀,對他方才正在乾的事情,心裏猜了個八九不離十。想到這人方才手淫時,而女友正半裸著身體準備沐浴,兩人雖相隔甚遠,卻讓秦炎心裏泛起一種異樣的感覺。

秦炎鬼使神差的打消瞭解釋的念頭,轉而對陳巍道:「我們房間裏熱水調不出來,你能幫忙看一下嗎?」陳巍想了想:「可能是長時間沒人入住,燃氣管道的開關被我爸關掉了,我先去樓頂把那邊的開關打開,再下來幫你開下邊的開關。」說完自行上樓去了。

秦炎回到妃娥房間,見她裹著浴巾坐在床上頗為怕冷的樣子,整個人縮成一團,光滑的肩膀露在外邊,一雙嬌嫩的小腳丫搓來搓去甚是可愛,不由心裏更是火熱。妃娥見他進來,問道:「怎麼,阿姨來了嗎?」

秦炎有些緊張,吞了口口水,道:「阿姨沒空,讓他兒子來的。」妃娥皺了下眉頭,無奈道:「那我去穿下衣服。」秦炎遲疑道:「你……你能不能先別穿……」

妃娥不解的望向他,秦炎深吸口氣,道:「你就這樣站他旁邊,等他調好,就洗澡,好嗎?」

妃娥瞪大眼睛:「你……你是想……」這才反應過來,不由也緊張起來,沉默了一會兒,見秦炎甚是尷尬卻又滿含期待的望著她,好似一隻亟待投食的小狗狗,忍不住「噗嗤」一聲嬌笑,橫了他一眼,並不給秦炎答復,自行裹著浴巾進了浴室。

秦炎被她嬌媚的一眼弄得心裏突的一跳,只覺女友與自己心中慣有的印象相比愈發有了變化,卻不知這變化是好是壞,但自己卻越來越對她著迷起來。

陳巍打開樓頂的氣閥開關,下樓來到秦炎房間門口敲門道:「你好,我進來了。」朝裏一望,空無一人,卻聽秦炎在隔壁房間喊道:「陳巍,我在這邊!」頓時詫異,站到隔壁房間門口一看,秦炎正對他招手,卻並不見妃娥身影。陳巍走進屋裏,道:「這邊也沒有熱水嗎?」秦炎道:「對啊,妃娥在裏邊,你去幫她調一下吧。」陳巍只道妃娥正在浴室調試熱水器,並未多想,便向浴室走去。

走到浴室門口,陳巍向裏一看,勐的一驚,只見那明朗清麗的女孩此刻裹著一條浴巾站在那,光潔白皙的肩膀和一雙筆直修長的小腿露在浴巾外邊,竟像沒穿衣服似的。陳巍不由踟躕起來,站在門口不敢進去。

妃娥見他在門口猶猶豫豫的,不時偷看一眼自己,心裏也很忐忑,咬了咬下嘴唇,終是下了決心,道:「站那幹什麼,快過來幫我調一下啊!」

陳巍聽得此言,看她面色不像說笑,再瞧瞧房間裏的秦炎並未作何反應,一時不知這二人搞什麼把戲,終於大著膽子進了浴室。

站在妃娥旁邊,陳巍嗅到一股馨香,近處看這女孩,更覺五官精緻,明眸皓齒,光潔的臉蛋被浴室燈管映照出一層光暈,更顯嬌媚動人,裸露在浴巾外的肌膚白嫩光滑,看不到一絲瑕疵。陳巍不敢久看,將視線移到熱水器上,找到燃氣閥門,快速擰開,然後打開熱水開關開始放水,對妃娥道:「現在應該可以了,這水放一分鐘溫度就上來了。」

妃娥站在比自己矮了兩公分的男孩邊上,心潮起伏不定,只覺滿臉燥熱,心臟突突跳個不停。此刻聽得男孩說話,想起男友的吩咐,不再猶豫,深吸一口氣,故作歡欣道:「那就好,總算可以洗澡了!」說著,放開了緊握住浴巾的雙手。

陳巍沒料到這美麗少女竟無絲毫男女之防,在自己面前便乾脆的鬆開了浴巾,一具苗條挺拔、白皙香滑的少女嬌軀頓時近在咫尺的展現在眼前,雖然重要部位仍被內衣包裹,但這香噴噴的半裸女體仍舊如驚雷般襲入少年的心裏,長年靠著二次元漫畫幻想著女性的秘密,少年從未親眼看到過女性的身軀,勐然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陳巍竟不知該將目光放到何處,不由口乾舌燥,太陽穴突突一陣勐跳,全身的血彷佛都涌到了臉上。

妃娥強忍著心底的羞澀,任由身邊的男孩窺視著自己的身體,將手伸到水流下測著水溫,待溫度提升,便嬌聲歡呼道:「好了,變熱了,我要洗澡了。」

陳巍慌忙移開視線,道:「那、那我出去了。」低著頭走出浴室,終究忍不住悄悄回頭用餘光瞄了一眼,卻見熱水激起的朦朧霧氣中,美麗少女側面對著他,正在褪下粉色的內褲,挺翹的臀部已經顯露大部分,白皙豐隆如半輪明月,在迷濛的水霧中甚是誘惑迷人。

這美景彷佛一記重錘擊在陳巍心上,陳巍再也不敢停留,顧不上跟秦炎打招呼,快步離開,一頭扎進自己的房間,用被子將自己掩蓋在黑暗中,腦海中滿滿的全是方才霧氣中那明媚嬌嫩的半個隆臀,下身血液充盈,彷佛快要炸裂。少年勐地握住下體脹痛的肉棒,快速的擼動著,短短十幾秒,便全身一陣劇烈抽搐,連續激射出數道白濁精液,濃郁的氣味頓時在被子裏瀰漫開來。

…………………………………………(分界線)

秦炎看到陳巍快步衝出浴室,喊了他一聲,少年卻並未回應,急匆匆地跑走。未能親眼目睹浴室中的情形,秦炎心癢難耐,迅速衝到浴室門口向裏望去,只見女友站在瀰漫的霧氣中,裹身的浴巾已經掉在一旁,上身僅有一襲裹胸,下身的內褲已經褪到膝蓋,溫熱的水流濕潤了她的黑髮,順著窈窕的曲線傾瀉而下。

妃娥感覺到男友火熱的視線,轉過身來,衝著他微微一笑,繼續彎腰將內褲向下褪,輕抬腳面,將它剝離身體,然後直起身子,左手提著這團小小的布料,走到秦炎面前,嬌媚的一笑,俯身在他耳邊輕聲道:「剛才我脫內褲的時候,他全都看到了,你,喜歡嗎?」然後將手中的布料舉到秦炎面前,鬆開手,讓它飄落在地。

秦炎被這勾魂的動作刺激得血脈僨張,勐然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一把托起女友的赤裸的臀部,將她抱起,不顧女友的驚叫,飛奔到床前,兩人撲倒床上,緊緊糾纏在一起。秦炎狂亂地在女友光滑白嫩的脖頸上親吻著,妃娥在他的大力親吻下急促喘息,一陣陣電流從他親吻的地方襲遍全身,當秦炎終於吻上妃娥如花瓣一般香嫩的嘴唇,口齒交纏間,兩人都感覺到無比的幸福和愉悅。

親吻良久,秦炎嘴唇逐漸向下,在妃娥上身逐漸留下了一個個淺色的吻痕,當嘴唇被濡濕的裹胸阻擋,秦炎不假思索地推開布料,毫不猶豫地一口含住了嫩白乳肉之上的一顆小紅豆。妃娥發出一聲婉轉的嬌吟,兩手緊緊的按住男友在自己胸部舔舐的頭,身軀不耐的扭動著,已然全身心投入到與心愛之人的肉體痴纏。

秦炎品嘗女友嫩乳一番,只覺口齒留香,只想親遍女友身體的每一寸肌膚。他繼續向下侵襲,在女友潔白的小腹和嬌俏的肚臍上,紛紛留下如玫瑰花瓣一般的痕跡。當視線終於移到女友光滑白淨的陰戶上,秦炎停下了狂亂的節奏,他摒住呼吸,用朝聖般的心情,觀摩著女友身體最私密、最精美、最純潔的部位,他顫抖著雙手,輕輕分開兩片如蠶寶寶一樣的肉瓣,饑渴的視線探尋著女友身體深處的景象。當兩片嬌小的粉色小陰唇被分開,一個狹小的肉洞中間,粉色的肉膜隨著女友的急促喘息不停的收縮著,這就是女友身上最珍貴的東西,這是為他秦炎苦苦堅守了兩世的純潔!

秦炎紅著眼睛死死的盯著女友的陰戶,強烈的視覺感官衝擊刺激得他眼前一陣陣發黑,腦子裏嗡嗡作響,下身肉棒不停的跳動,一陣陣酸癢從龜頭冠狀溝傳來。當他終於將臉湊近女友的陰戶,立即嗅到了一股馨香的氣息,女性生殖器特有的氣味勾得他欲罷不能,不由自主的伸出舌頭在那不斷收縮的肉洞上輕輕一舔。

「嗯啊!」妃娥被男友這淫靡的一舔,頓時再也忍不住肉體的刺激,呻吟聲勐的加大,兩腿一下用力夾住了秦炎的腦袋,將他的面孔緊貼在了自己的胯間。

秦炎下體早已血液奔涌,膨脹欲裂,此刻頭部被妃娥這勐地一夾,呼吸一窒,頓時再也強忍不住,腰間一麻,全身慾望傾瀉而出,射到了褲子裏。

妃娥感覺男友的身體一陣抽搐,悄無聲息的軟到在自己的大腿上,欲想查看,奈何自己全身酸軟麻癢,腿腳無力,只得平靜了一會兒,方才掙扎著起身,將男友扶起來,牽引著他躺到自己身邊。

妃娥將頭枕在男友的胸膛上,輕聲在他耳邊道:「你、你好啦?」

秦炎慚愧無地,道:「我、我……對不起,我也沒想到這麼快就……」

妃娥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頰,柔聲道:「這有什麼好對不起的,咱們不是說過嗎,第一次要留到結婚那天,咱們現在還小,太早那個,對身體不好的。」說著又輕笑一聲,「再說了,我覺得你會這樣,應該是由於剛才浴室裏發生的事情吧,真的有這麼刺激嗎?」妃娥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頗有興趣的觀察著男友的表情。

秦炎見她是真心的在與自己探討這方面的事情,便也正色道:「其實給我感覺最強烈的,是你說他看到了你脫掉內褲的樣子,那一剎那,我感覺身體的血液全都涌到了腦子裏。」秦炎將女友用力摟在懷中,真誠的看著她美麗純真的面龐,「妃妃,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病,但是我真的感受到了快樂,你為我做的犧牲,我永遠都會記在心裏。」

妃娥看他認真的樣子,心裏又感動、又欣慰,道:「我說過,為你我做什麼都可以,既然你喜歡,我會努力滿足你的。」又有些惆悵的歎了口氣:「可是,秦炎,我有些後悔,為什麼以前不跟你更親密一點,為什麼要到今天我們才能夠真誠相對,我的初吻都沒能給你,甚至在你之前,還被別的男人……」

「不是你的錯!」秦炎摟緊了她,「那些都不重要,在我心裏,你永遠是我最親密、最純潔的妃妃,無論以後會怎樣,你都是我的最愛,我們永遠不離不棄,相守到老,好嗎?」

妃娥心裏滿是溫馨甜蜜,靜靜地靠在男友胸膛上,只希望就這麼一直下去,直到天長地久。兩人旖旎親熱了好一陣,妃娥感覺到男友不甚舒適地調整著下身褲子,不由輕聲戲謔道:「濕噠噠的不好受吧?好啦,快去洗洗吧。」秦炎尷尬的笑笑,起身回自己房間去換衣服。妃娥看著男友略顯倉皇的身影,不由得將臉埋在枕頭裏又是害羞又是甜蜜的暗暗嬌笑。

屋外夜空中遠遠傳來蟲豸此起彼伏的鳴唱,彷佛這夜色也在為一對甜蜜的情侶歡歌。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