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重生,夙愿的实现 (23) 作者:jiyunxingba

.

【绿色重生,夙愿的实现(第二部)】

作者:jiyunxingba2021/05/12首发:春满四合院

---------------------

(二十三)初试

旅行团入驻神奈川民宿区后,秦炎三人选择了一户拥有两层小楼的民宿,这家旅店由一家三口经营,男主人姓陈,是一名旅日华侨,多年前来到日本,娶妻生子后定居于此,常年接待来日旅游的游客,其中多以华人为主。秦炎三人他乡遇同胞,自然比较亲切,便选了此处入住。女主人是一位传统的日本中年妇女,据称因年轻时对丈夫十分崇拜依赖,婚后竟依照中国旧时传统,放弃了原有日本姓氏,随夫姓陈。夫妇俩年过五十,育有一独子,年纪与秦炎妃娥相近,随父姓,单字名巍。陈巍长于中国化的日本家庭中,受两种文化熏陶,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性子却随了母亲的柔软,面对同龄人却怯于交流,只随在父亲身后腼腆的笑着做接待工作,身体也不甚强壮,明明比秦炎和妃娥都要年长几个月,却比两人矮一截,加上日本人特有的点头哈腰习惯,气质顿时显得十分卑微怯懦。

妃娥和秦炎的房间被安排在一楼相邻的两间房,于纯纯则选择了二楼,三人放置好行李略作休息后,在女主人盛情邀请下,参加了特意为三人准备的接风宴——此间女主人坚持要依照华夏传统来接待客人,第一道菜就是清水挂面,并热切的介绍这是她按照“出门饺子进门面”的礼仪严格制作的——天知道没放盐的面条有多寡澹!

却不过情面,秦炎三人囫囵扒了几口,纷纷赞不绝口,表示十分期待且迫切想要品尝接下来的菜肴,女主人喜不自胜起身端菜,三人暗暗松口气。传统的日本特色菜肴上桌,主客双方欢聚一堂,席间谈笑不断,男主人年轻时走南闯北,经历颇具传奇性,此时择一二讲来,众人均听得神往不已,女主人更是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望着丈夫,颇有脑残少女粉的架势。

菜过五味,男主人叹息道:“如今年过知命,年轻时的志向也都逐渐放下了,只想安稳度过一生,神奈川这地方虽小,生活却也平澹悠闲,我这辈子也就剩下一个遗憾,就是我这孩子从小长在日本,虽然会说中国话,骨子里却没有受过国学教育,少了中国男人的骨气和格局。”

于纯纯笑道:“陈哥这就是杞人忧天了,小陈人虽文弱,却也礼貌知理,待人有礼有节,只要多与人接触,自然会有眼界格局,想是你平日对他约束过严,压制了他的天性吧。”又对陈巍言道:“小陈,你估计以前很少遇到过同年龄的中国孩子吧,这次正好多于我这两个弟弟妹妹玩一玩,认识一下新朋友,怎么样?我跟你说,我这两个弟妹虽然年纪小,却敢独立出国旅游,你可以向他们多讨教哦。”

陈巍看看端坐一旁的秦炎和妃娥,只觉两人气宇不凡,特别是妃娥,人虽年幼却眉宇间一股上位者的自信洒脱,加之面容精致美丽,言笑盈盈间彷佛浑身上下闪烁著优雅的光芒。长年处于神奈川偏僻乡村的少年何曾见过如此美貌出众的同龄少女,不由自惭形秽,只会低头不断地“嗨依!”偶尔抬起头偷瞧妃娥一眼,又慌忙垂下头,心里砰砰乱跳,深恐被人发现。

晚餐在一片和谐中结束,秦炎三人再三感谢后,各自回房间收拾行李。店主一家将残局收拾完毕,夫妇俩忙碌起次日食材的准备工作,陈巍无事可做,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窝在床上看漫画打发时间。日本漫画大部分偏于成人向,陈雁巍日常收藏的数套画册也难以免俗,14岁的少年常常沉醉于二次元世界中美少女与主人公的亲密接触,不可避免的在神秘幻想中自我慰藉,身体中躁动的欲望不知为二次元中的纸片美女喷射了多少,然而今天却不同以往,少年眼中流览著画册,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今夜席间那位面容清丽无双,浑身暗香浮动的美貌少女,只觉自己14年的生命中从未见过如此明朗靓丽,彷佛天空皎洁明月一般的女孩。陈巍流览著漫画中香艳的情节,脑中想着妃娥的精致面容,心里一股邪火在躁动,右手不自觉的放到下体肉棒上缓缓撸动,速度渐渐加快,正当阵阵快感累积,将至巅峰时,父亲的叫喊声却突然响起,陈巍勐的一惊,忙不迭藏好画册,手忙脚乱的提好裤子,一边应着一边跑出屋去。

…………………………………………(分界线)

秦炎回到房间收拾好了行李,便到隔壁房间帮女友收拾。女生行李较男生自是不可同日而语,秦炎到时,妃娥果然还在与那三大箱衣物不懈缠斗。秦炎见女友灰头土脸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由笑道:“大小姐,现在知道少买东西的好处了吧?”妃娥瞪他一眼,“你还说风凉话,还不快来帮我!”秦炎哈哈笑道:“行了,我来收拾,你看你脏兮兮的样子,快去洗澡吧,一会儿还要早点休息,明天才有精神爬山。”妃娥这才转嗔为喜,在秦炎脸上亲了一口,拿上睡衣进了浴室。

秦炎蹲下身刚取出几件衣服要挂进衣柜,却听妃娥在浴室里喊道:“秦炎,这怎么调不出热水啊?你来帮我看看。”无奈的摇摇头,秦炎走进浴室,抬眼却是一呆。只见妃娥已将外衣脱下,身上仅剩下粉色的裹胸和内裤,正嘟著嘴用手感受着水温。见秦炎进来,妃娥抱怨道:“也不知这热水器是不是坏了,怎么半天不出热水呢?”转头看见秦炎眼神定定的盯着自己,不由嗔道:“你看哪呢!又不是没看过,快点帮我调水温啦!”秦炎咽下一口口水,不好意思地笑笑,上手按了几下热水器的温控按钮,发现并没有问题,又调试了几下热水开关,并无不妥,也摸不准问题出在哪里,只好说:“我还是去找店主阿姨来看看吧。”妃娥气道:“那你快去,我这有点凉了,一会儿别弄感冒了。”

秦炎走到院子里喊道:“阿姨,麻烦你过来帮忙看看这热水器,我们调不出热水。”男店主听得秦炎喊声,见老婆正在忙着准备明天的食材,知道她听不太懂中文,便冲着儿子的房间喊道:“陈巍,去帮人家看一看!”

秦炎瞧着陈巍慌慌张张的跑出来,张了张口,欲待拒绝,却又不好向这少年细说,无奈的想了想,正欲到厨房里向店主解释是女孩子在洗澡,目光一扫,却瞥见陈巍的短裤上耸起一个小帐篷来。

秦炎心头不由一动,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怯懦卑微的少年,见他脸色涨红,额角带汗,呼吸急促,目光偷偷的扫视著自己,刚一对上自己的眼睛,便慌乱的躲开。秦炎两世为人,并非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小男孩,见这少年情状,对他方才正在干的事情,心里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想到这人方才手淫时,而女友正半裸著身体准备沐浴,两人虽相隔甚远,却让秦炎心里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秦炎鬼使神差的打消了解释的念头,转而对陈巍道:“我们房间里热水调不出来,你能帮忙看一下吗?”陈巍想了想:“可能是长时间没人入住,燃气管道的开关被我爸关掉了,我先去楼顶把那边的开关打开,再下来帮你开下边的开关。”说完自行上楼去了。

秦炎回到妃娥房间,见她裹着浴巾坐在床上颇为怕冷的样子,整个人缩成一团,光滑的肩膀露在外边,一双娇嫩的小脚丫搓来搓去甚是可爱,不由心里更是火热。妃娥见他进来,问道:“怎么,阿姨来了吗?”

秦炎有些紧张,吞了口口水,道:“阿姨没空,让他儿子来的。”妃娥皱了下眉头,无奈道:“那我去穿下衣服。”秦炎迟疑道:“你……你能不能先别穿……”

妃娥不解的望向他,秦炎深吸口气,道:“你就这样站他旁边,等他调好,就洗澡,好吗?”

妃娥瞪大眼睛:“你……你是想……”这才反应过来,不由也紧张起来,沉默了一会儿,见秦炎甚是尴尬却又满含期待的望着她,好似一只亟待投食的小狗狗,忍不住“噗嗤”一声娇笑,横了他一眼,并不给秦炎答复,自行裹着浴巾进了浴室。

秦炎被她娇媚的一眼弄得心里突的一跳,只觉女友与自己心中惯有的印象相比愈发有了变化,却不知这变化是好是坏,但自己却越来越对她着迷起来。

陈巍打开楼顶的气阀开关,下楼来到秦炎房间门口敲门道:“你好,我进来了。”朝里一望,空无一人,却听秦炎在隔壁房间喊道:“陈巍,我在这边!”顿时诧异,站到隔壁房间门口一看,秦炎正对他招手,却并不见妃娥身影。陈巍走进屋里,道:“这边也没有热水吗?”秦炎道:“对啊,妃娥在里边,你去帮她调一下吧。”陈巍只道妃娥正在浴室调试热水器,并未多想,便向浴室走去。

走到浴室门口,陈巍向里一看,勐的一惊,只见那明朗清丽的女孩此刻裹着一条浴巾站在那,光洁白皙的肩膀和一双笔直修长的小腿露在浴巾外边,竟像没穿衣服似的。陈巍不由踟蹰起来,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妃娥见他在门口犹犹豫豫的,不时偷看一眼自己,心里也很忐忑,咬了咬下嘴唇,终是下了决心,道:“站那干什么,快过来帮我调一下啊!”

陈巍听得此言,看她面色不像说笑,再瞧瞧房间里的秦炎并未作何反应,一时不知这二人搞什么把戏,终于大著胆子进了浴室。

站在妃娥旁边,陈巍嗅到一股馨香,近处看这女孩,更觉五官精致,明眸皓齿,光洁的脸蛋被浴室灯管映照出一层光晕,更显娇媚动人,裸露在浴巾外的肌肤白嫩光滑,看不到一丝瑕疵。陈巍不敢久看,将视线移到热水器上,找到燃气阀门,快速拧开,然后打开热水开关开始放水,对妃娥道:“现在应该可以了,这水放一分钟温度就上来了。”

妃娥站在比自己矮了两公分的男孩边上,心潮起伏不定,只觉满脸燥热,心脏突突跳个不停。此刻听得男孩说话,想起男友的吩咐,不再犹豫,深吸一口气,故作欢欣道:“那就好,总算可以洗澡了!”说着,放开了紧握住浴巾的双手。

陈巍没料到这美丽少女竟无丝毫男女之防,在自己面前便干脆的松开了浴巾,一具苗条挺拔、白皙香滑的少女娇躯顿时近在咫尺的展现在眼前,虽然重要部位仍被内衣包裹,但这香喷喷的半裸女体仍旧如惊雷般袭入少年的心里,长年靠着二次元漫画幻想着女性的秘密,少年从未亲眼看到过女性的身躯,勐然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陈巍竟不知该将目光放到何处,不由口干舌燥,太阳穴突突一阵勐跳,全身的血彷佛都涌到了脸上。

妃娥强忍着心底的羞涩,任由身边的男孩窥视著自己的身体,将手伸到水流下测著水温,待温度提升,便娇声欢呼道:“好了,变热了,我要洗澡了。”

陈巍慌忙移开视线,道:“那、那我出去了。”低着头走出浴室,终究忍不住悄悄回头用余光瞄了一眼,却见热水激起的朦胧雾气中,美丽少女侧面对着他,正在褪下粉色的内裤,挺翘的臀部已经显露大部分,白皙丰隆如半轮明月,在迷濛的水雾中甚是诱惑迷人。

这美景彷佛一记重锤击在陈巍心上,陈巍再也不敢停留,顾不上跟秦炎打招呼,快步离开,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间,用被子将自己掩盖在黑暗中,脑海中满满的全是方才雾气中那明媚娇嫩的半个隆臀,下身血液充盈,彷佛快要炸裂。少年勐地握住下体胀痛的肉棒,快速的撸动着,短短十几秒,便全身一阵剧烈抽搐,连续激射出数道白浊精液,浓郁的气味顿时在被子里弥漫开来。

…………………………………………(分界线)

秦炎看到陈巍快步冲出浴室,喊了他一声,少年却并未回应,急匆匆地跑走。未能亲眼目睹浴室中的情形,秦炎心痒难耐,迅速冲到浴室门口向里望去,只见女友站在弥漫的雾气中,裹身的浴巾已经掉在一旁,上身仅有一袭裹胸,下身的内裤已经褪到膝盖,温热的水流湿润了她的黑发,顺着窈窕的曲线倾泻而下。

妃娥感觉到男友火热的视线,转过身来,冲着他微微一笑,继续弯腰将内裤向下褪,轻抬脚面,将它剥离身体,然后直起身子,左手提着这团小小的布料,走到秦炎面前,娇媚的一笑,俯身在他耳边轻声道:“刚才我脱内裤的时候,他全都看到了,你,喜欢吗?”然后将手中的布料举到秦炎面前,松开手,让它飘落在地。

秦炎被这勾魂的动作刺激得血脉偾张,勐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一把托起女友的赤裸的臀部,将她抱起,不顾女友的惊叫,飞奔到床前,两人扑倒床上,紧紧纠缠在一起。秦炎狂乱地在女友光滑白嫩的脖颈上亲吻著,妃娥在他的大力亲吻下急促喘息,一阵阵电流从他亲吻的地方袭遍全身,当秦炎终于吻上妃娥如花瓣一般香嫩的嘴唇,口齿交缠间,两人都感觉到无比的幸福和愉悦。

亲吻良久,秦炎嘴唇逐渐向下,在妃娥上身逐渐留下了一个个浅色的吻痕,当嘴唇被濡湿的裹胸阻挡,秦炎不假思索地推开布料,毫不犹豫地一口含住了嫩白乳肉之上的一颗小红豆。妃娥发出一声婉转的娇吟,两手紧紧的按住男友在自己胸部舔舐的头,身躯不耐的扭动着,已然全身心投入到与心爱之人的肉体痴缠。

秦炎品尝女友嫩乳一番,只觉口齿留香,只想亲遍女友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他继续向下侵袭,在女友洁白的小腹和娇俏的肚脐上,纷纷留下如玫瑰花瓣一般的痕迹。当视线终于移到女友光滑白净的阴户上,秦炎停下了狂乱的节奏,他摒住呼吸,用朝圣般的心情,观摩著女友身体最私密、最精美、最纯洁的部位,他颤抖著双手,轻轻分开两片如蚕宝宝一样的肉瓣,饥渴的视线探寻着女友身体深处的景象。当两片娇小的粉色小阴唇被分开,一个狭小的肉洞中间,粉色的肉膜随着女友的急促喘息不停的收缩著,这就是女友身上最珍贵的东西,这是为他秦炎苦苦坚守了两世的纯洁!

秦炎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女友的阴户,强烈的视觉感官冲击刺激得他眼前一阵阵发黑,脑子里嗡嗡作响,下身肉棒不停的跳动,一阵阵酸痒从龟头冠状沟传来。当他终于将脸凑近女友的阴户,立即嗅到了一股馨香的气息,女性生殖器特有的气味勾得他欲罢不能,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在那不断收缩的肉洞上轻轻一舔。

“嗯啊!”妃娥被男友这淫靡的一舔,顿时再也忍不住肉体的刺激,呻吟声勐的加大,两腿一下用力夹住了秦炎的脑袋,将他的面孔紧贴在了自己的胯间。

秦炎下体早已血液奔涌,膨胀欲裂,此刻头部被妃娥这勐地一夹,呼吸一窒,顿时再也强忍不住,腰间一麻,全身欲望倾泻而出,射到了裤子里。

妃娥感觉男友的身体一阵抽搐,悄无声息的软到在自己的大腿上,欲想查看,奈何自己全身酸软麻痒,腿脚无力,只得平静了一会儿,方才挣扎著起身,将男友扶起来,牵引着他躺到自己身边。

妃娥将头枕在男友的胸膛上,轻声在他耳边道:“你、你好啦?”

秦炎惭愧无地,道:“我、我……对不起,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

妃娥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柔声道:“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咱们不是说过吗,第一次要留到结婚那天,咱们现在还小,太早那个,对身体不好的。”说着又轻笑一声,“再说了,我觉得你会这样,应该是由于刚才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吧,真的有这么刺激吗?”妃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颇有兴趣的观察著男友的表情。

秦炎见她是真心的在与自己探讨这方面的事情,便也正色道:“其实给我感觉最强烈的,是你说他看到了你脱掉内裤的样子,那一刹那,我感觉身体的血液全都涌到了脑子里。”秦炎将女友用力搂在怀中,真诚的看着她美丽纯真的面庞,“妃妃,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病,但是我真的感受到了快乐,你为我做的牺牲,我永远都会记在心里。”

妃娥看他认真的样子,心里又感动、又欣慰,道:“我说过,为你我做什么都可以,既然你喜欢,我会努力满足你的。”又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可是,秦炎,我有些后悔,为什么以前不跟你更亲密一点,为什么要到今天我们才能够真诚相对,我的初吻都没能给你,甚至在你之前,还被别的男人……”

“不是你的错!”秦炎搂紧了她,“那些都不重要,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最亲密、最纯洁的妃妃,无论以后会怎样,你都是我的最爱,我们永远不离不弃,相守到老,好吗?”

妃娥心里满是温馨甜蜜,静静地靠在男友胸膛上,只希望就这么一直下去,直到天长地久。两人旖旎亲热了好一阵,妃娥感觉到男友不甚舒适地调整著下身裤子,不由轻声戏谑道:“湿哒哒的不好受吧?好啦,快去洗洗吧。”秦炎尴尬的笑笑,起身回自己房间去换衣服。妃娥看着男友略显仓皇的身影,不由得将脸埋在枕头里又是害羞又是甜蜜的暗暗娇笑。

屋外夜空中远远传来虫豸此起彼伏的鸣唱,彷佛这夜色也在为一对甜蜜的情侣欢歌。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