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重生,夙愿的实现 (19) 作者:jiyunxingba

【绿色重生,夙愿的实现】 (19)

作者:jiyunxingba2021/04/25首发:春满四合院

因为前两天的溺水,于纯纯已经有了近水恐惧,但碧蓝海浪的诱惑实在很大,终是与妃娥两人一人套一个游泳圈,在浅滩畅游起来。然而远处冲浪的人群发出一阵阵惊喜欢呼,不时地吸引著三人的目光,于纯纯天性喜欢冒险,心痒难耐之下,终于顾不得了,道:“这里水太浅真没意思,咱们也去那边冲浪吧。”妃娥连连摇头:“纯姐,还是不要了,挺危险的,我可不敢再去了。”于纯纯劝说几番,妃娥只是胆小不允。无奈之下,于纯纯气道:“那你把秦炎借我,保护我去冲浪,你自己在这玩吧。”妃娥见她露出小孩子模样,颇为好笑,“好啦好啦,秦炎你保护好纯姐,别走太远了。”秦炎本不放心离开女友太远,但于纯纯转嗔为笑,一把扯着他便走,无奈之下,叮嘱妃娥别走远,一定要留在自己视线范围内,便被兴冲冲的于纯纯拉走了。

两人游到远岸冲浪处,洁白的浪花一阵一阵涌来,于纯纯在起伏的海浪中紧紧拉着秦炎的手,惊声欢呼著。旁边许多外国人见到如此性感的东方美人嬉水,不由围过来想要搭讪,于纯纯烦不胜烦,干脆一把搂住秦炎,整个人贴在他身上,两人抱在一起再海浪中翻滚著。旁边几人见美人有伴,也就散去了。

秦炎被于纯纯贴身抱住,初时颇为尴尬,身体僵硬,两手不知该放在何处,好一阵之后总算稍微适应,才发现于纯纯丰满柔软的身子竟毫无隔档的与自己肉贴肉。她笑颜如花的侧脸贴著秦炎的脸,温香的呼吸不时扑在秦炎鼻端,胸前圆润挺拔的双乳与秦炎前胸挤压在一起,双腿紧紧夹住秦炎的腰,两人下体隔着薄薄的布条不时顶在一起。秦炎两世以来何曾与女性如此亲密接触,肉体刺激不断袭来,呼吸渐渐粗重起来,阴茎不由自主开始充血。勃起的阴茎不时戳到于纯纯的腿间,几次之后,于纯纯终于发现,似笑非笑地看了秦炎一眼,竟不避讳,反而更用力夹住秦炎腰部,让下身那根肉棒顶进了自己的臀沟!

秦炎只觉阴茎前端被紧致的臀肉收缩挤压数下,顿时有些扛不住,心中大跳,连忙推开了于纯纯的双腿。于纯纯贴近耳边戏谑道:“怎么,这就受不了了,不会还是处男吧?就这还敢占姐姐的便宜?”秦炎脸红耳赤,心虚之下不由自主瞥了一眼女友所在的方向,却发现不知何时女友身边多了一个全身黝黑的赤裸男人,两人竟抱在一起!

…………………………………………(分界线)

妃娥见他二人冲浪兴致颇高,自己一人在这甚是无聊,又不敢往深水区去,游得一阵,便朝岸边走去,打算休息一会儿。行至半途,却迎头遇上一路跟来的秦尚建。

秦尚建一直远远缀著三人,此刻见三人分开,那泼辣厉害的性感少妇和年轻小子去了远处,清丽娇小的妹子独自一人在浅水区游泳,踌躇了一阵,终于大了胆子向妃娥走去。走到半途见妃娥向岸边走去,忙截住道:“小妹妹怎么一个人玩了?”

妃娥不愿理他,想要绕行过去。秦尚建抓住她的游泳圈笑道:“出来玩别这么害羞啊,你看这团里就咱们是同胞,要互相照顾嘛,叔叔陪你玩,好吧?”也不管妃娥同意与否,双手搭在游泳圈上,猛地一推游泳圈,将妃娥向深水区推去。

妃娥又急又气,连连挣扎,哪里抵得过中年男人的力气,不多时被推到深水区域,脚已不能触底,心里不由慌了,冲着远处大声喊起秦炎的名字,奈何海滩上浪潮、海鸟、机器、人群的声音混作一处,嘈杂不已,远处的秦炎二人根本听不见。

秦尚建到得深水处,身量高大的他尚可触底,水面上只余头部,见妃娥身量娇小,整个人只能借助游泳圈浮在水面,两手惊慌地划拉着。看看四周近处并无几人,登时壮了胆气,干涸著嗓子道:“小妹妹,叔叔来教你游泳。”便放开了游泳圈,将手在水下搭上了妃娥的腰。

妃娥感觉他两只厚实粗糙的手掌在自己腰上不断摸索,害怕起来,两手扑腾着想要逃离,惊慌之下,哪里划得动,竟在原地打转。那手摸索一阵,仍不满足,慢慢的摸上了臀部,轻轻揉弄著,不几下手指竟隔着泳裤按进了臀缝,向着少女腿间私密缝隙进发!

妃娥奋力扭动身子躲避著男人的手,终未令其得逞,奈何游泳圈隔档了双手,无法触及水下部分,只能不断推著男人的肩膀,寄望将他推离自己身边。秦尚建为控制住妃娥挣扎的身子,从背后用右手箍住了她的上身,左手毫不犹豫地按上了她初发育的乳房,开始隔着泳衣揉捏起来。妃娥愈发慌乱,惶急之下不由轻轻哭泣起来。秦尚建见这小美女颇有梨花带雨的美态,心痒难耐之下,竟不顾遮掩,板过她的脸颊,一口吻在娇嫩殷红的唇上!

……………………………………(分界线)

秦炎远远瞧见女友被秦尚建抱住,两人在水中不断挣扎撕扯,心中大急,忙向两人游了过去。于纯纯见他突然挣脱自己,不知何故,便也跟了上来,游得一段,方才注意到不远处妃娥正在被秦尚建骚扰,顿时火起,大呼小叫地奋力向两人靠近。

秦炎游到近处,眼看还有十几米就要到了,却只见秦尚建突然板过了女友的脸,一口吻了上去,女友猛然被袭,顿时剧烈挣扎起来,两手拚命厮打男人的身体,被封住的小嘴发出模糊不清的哭喊声。

一股火热酸楚的感觉刹那传遍秦炎的全身,他顿时呆住,停在了原地。女友娇嫩的身体在男人的怀中嘶磨,两人双唇紧贴,身体周边的海水翻涌著,不断浮起连串的气泡。秦炎脑海里不由浮现出水下的景象——男人的手推开了薄薄的胸罩,粗糙的掌心紧握著稚嫩的乳房,另一只手奋力将女孩的泳裤扯到膝盖处,胯下硬挺的肉棒挤进了女友紧闭的腿根,在粉色的雏菊和肉缝之间挤压滑动,浑圆硕大的头部不断戳刺,终于顶开了那一线殷红,消失在两瓣白嫩的唇间……

“你愣著干什么!还不快过去!”于纯纯气喘吁吁的追上秦炎,一巴掌拍在他背上。秦炎一个激灵,猛地从幻象中醒来,一个猛子扎过去,三两下划到女友身边,用力一把推开秦尚建。于纯纯紧跟其后,在水中一脚踹到秦尚建肚子上,在猛地一个耳光扇在他脸上。

秦尚建一时被打懵了,待反应过来,看到妃娥在秦炎怀里嘤嘤哭泣,于纯纯双眼冒火瞪着自己,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顿时害怕起来:“啊,秦兄弟,你、你别误会,我就是、就是在教妃娥妹子游泳,没……”

于纯纯破口大骂,叫嚣着要去叫员警,秦尚建身在冰凉的海水中,额头却冒出冷汗来,哀求道:“别、别啊,我错了,咱们都是中国人,有事好商量。秦兄弟,你行行好,放过我,我、我赔钱,多少都行……”

秦炎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复杂的心绪,止住了暴跳如雷的于纯纯,道:“先回去,有什么后边再说。”抱着妃娥,向岸边游去。于纯纯狠狠瞪了秦尚建一眼,也跟着去了。秦尚建忐忑不安地想要跟着,却又不敢,呆站在海水中不知如何是好。

…………………………………………(分界线)

回到酒店房间,秦炎用浴巾包住女友,将她抱在怀里,想要安慰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两人坐在床上,房间里只有妃娥细细的抽泣声。于纯纯走进房间,愤怒道:“妹子你别哭了,一会儿我们就去报警,你先洗个热水澡,别着凉了。”又冲秦炎斥道:“你刚才就该狠揍他一顿,不声不响算怎么回事!”秦炎张口欲言,却又不知如何辩解,只好沉默。于纯纯见他懦弱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行啦,你们快点洗澡换衣服,我回房换了衣服再过来!”便忿忿地走了。

秦炎默然片刻,拍了拍女友的肩道:“你去洗澡吧,我一会儿再过来。”妃娥猛的拉住他,惊恐道:“你别走,我、我害怕……”秦炎无奈,“别怕别怕,那、那我就在这里等你,行吗?”妃娥点点头,这才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秦炎坐在床上,听着浴室里水声响起,才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这酒店主打情侣风,浴室全部用的磨砂玻璃打造,从外边看去,妃娥窈窕的身影模模糊糊的显现出来,当她慢慢脱下贴身的泳衣,白皙的裸露躯体在浴室粉色灯光下映出一道青春诱惑的光影,那微微凸起的胸,曼妙挺翘的臀,纤细迷人的腰,都若影若现地吸引著秦炎的目光。

秦炎正被这暧昧的一幕弄得心神不定,想要贴近窥看,却又担心女友发现。正踟蹰间,敲门声响起,秦炎将房门微微打开一条缝,看到秦尚建鬼鬼祟祟的站在门口。

秦尚建见秦炎冷冷地盯着他,忙道:“秦兄弟,妃娥妹子没事吧,我、我专程过来道歉的,你们、你们有什么条件只管提,要我跪下磕头都行……”说着一推门,挤了进来,边走边大声道:“妃娥妹子,你要是不解气,就打我一顿行不?”

秦炎一时不防,被他钻进来,忙追着他道:“你干什么,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秦尚建走进来一看,房中并无那个小美人,被秦炎拉扯着要往外推,告饶道:“秦兄弟你大人大量,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放我一马……”正说着,却突然看见浴室的玻璃上,透露著一个洁白赤裸的身影正在沐浴,不由哑然住口。

秦炎急切的拉扯秦尚建,推得几下,秦尚建突然跪了下来,哀求道:“秦兄弟,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只好跪着求你了!你怎么着也给我一条活路啊!”秦炎见他都能当自己爹的年龄了,还在耍无赖,顿时无语了。秦尚建见他似乎不再推拒得那么坚决,忙打蛇随棍上,道:“我给你斟茶认错,你坐、你坐!”强行将秦炎按坐在床上,自己拿着茶壶去泡茶,边干边贼兮兮的瞄著浴室里的美丽身影。

秦炎正无奈间,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妃娥在里边喊道:“秦炎,我浴巾忘拿进来了,你给我一下。”秦尚建一把抓过床上的浴巾道:“我来效劳、我来效劳,你歇著。”秦炎一下没拦住,张口结舌的看着他窜了过去。

妃娥用面巾覆蓋着头发和面部,一边擦拭一边将浴室门拉开一道缝,伸出一只手想要接过浴巾,抓了几下没抓到,只道男友在悄悄偷看自己的身体,不由有些羞嗔,却故作不知地将浴室门再打开了一些,笑斥道:“快给我啊,干什么呢?”

秦尚建只见一只冒着热气的洁白臂膀从门缝中伸出,缝隙中隐约可以看见少女白皙的半边身子,不由呆滞住了。正陶醉间,浴室门又打开了些,少女大半个身体正面都展露出来,青春稚嫩的娇躯在浴室热腾腾的雾气中显得分外妖娆,晶莹的水珠在光洁的肌肤上滑动,少女胸前娇小的两个小肉包随着擦拭的动作微微颤动着,顶端两个粉色小肉粒在热气中翘起来,洁白平滑的小腹下,一个粉嘟嘟的小馒头夹在两腿间,一道诱人的缝隙隐藏在股间,一滴晶莹的水滴正挂在缝隙顶端摇摇欲坠。

秦尚建只觉得眼前景象美不胜收,清纯稚嫩的幼体竟透出勾人魂魄的性感,脑子里不由嗡嗡的一片空白,呼吸渐渐粗重,下体蠢蠢欲动。

妃娥擦拭间听得身边的呼吸声粗重急促,似乎不像男友的声音,放下毛巾抬眼一看,顿时“啊”的一声尖叫,将浴室门“砰”得一声关上。秦尚建靠的太近,顿时被砸倒面门,“唔”的一声闷哼,痛的蹲在地上。

此时于纯纯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这孩子,怎么不关门呢?”推门进来,差点被门口蹲著的秦尚建绊倒,吓了一跳,待看清后,顿时怒道:“你还敢来?!”秦尚建听到她的声音,抬起头来,于纯纯唬了一跳,只见他眉头上一片血迹,鼻孔血流不止,龇牙咧嘴颇为痛苦的样子,惊道:“这、这怎么回事?秦炎,你揍他啦?”秦尚建捂著半边脸,含糊不清道:“没、没,我不小心撞的、撞的!”说话间挤开于纯纯,夺门而逃。

于纯纯莫名其妙:“有病吧!”看秦炎呆呆地站在那里,又问:“他来干嘛的,妃娥呢?”

秦炎还未答话,浴室里妃娥带着哭腔喊道:“纯姐,快赶他走!他、他偷看我!”于纯纯大怒,“什么!”立马转身到门外要收拾秦尚建,却见他早已没了人影,气愤之下,复又进屋冲着秦炎火道:“你是不是男人,就看着他占你女朋友便宜啊?!”

秦炎阻止秦尚建不及,刚欲大声提醒浴室的妃娥,女友却自己打开了门,将身子主动暴露出来,看到中年男人垂涎欲滴的样子,秦炎将欲出口的声音竟哽在喉中,心里竟隐隐希望看到男人进到浴室里去。此时被于纯纯怒斥,不由羞愧无地,垂著头不敢说话。

于纯纯见他既不辩解也不发怒,只是无言以对,顿时又是失望又是厌恶,怒喝道:“没用的男人,给我滚出去!”奋力把秦炎推出门去,砰的一声关上房门。秦炎不敢反抗,灰溜溜的被推出来,一时不知所措,只好抱着头蹲坐在门口。

…………………………………………(分界线)

于纯纯捡起地上的浴巾,轻轻敲了敲浴室的门,柔声道:“妃娥,我把他们都赶走了,你擦一擦身子,出来吧。”妃娥这才打开门接过浴巾。

过了一会儿,妃娥穿好衣服出来,看于纯纯坐在床上看着她,眼里满是心疼和不解。妃娥红著脸坐到她旁边,手指轻轻绞著发梢,低着头却不言语。于纯纯看她的样子,不由叹了一口气,“妹子,你跟秦炎是不是吵架了?”妃娥呐呐道:“没有,我们很少吵架的。”

“那我怎么感觉他一点都不在意你呢?这事要放别人身上,早就跟那个色狼干起来了,他倒好,在那一动不动。还有在海里那会儿也是,人家都把你亲上了,他还站那看,一点保护你的意思都没有,我就没见过这么窝囊的男人。你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不喜欢你了?要是他不懂得珍惜,趁早甩了他,姐给你介绍个好的!”于纯纯一脸的愤恨。

“不是的,纯姐。”妃娥低着头小声辩解了一句,顿了顿,抬头看于纯纯痛心的看着她,不免有些感动。想了想,道:“纯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但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还有什么不好说的?你还想帮他说话啊?他不就是不把你放在心上了呗,要不哪个男人能忍得了?”

“其实、其实他只是喜欢看别的男人那个我……”妃娥脸红到脖子根,声音几不可闻。

“依我说趁早甩了他,另找……”于纯纯喋喋不休中,突然反应过来:“啥?!你刚说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他喜欢别的男人跟你……”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妃娥,“你逗我呢吧?”

妃娥握住于纯纯的手,鼓起勇气道:“纯姐,我知道你关心我,把我们当弟弟妹妹看待,这事我只告诉过你一个人,希望你能帮我们保守这个秘密。秦炎……秦炎他很爱我,如果需要,我相信他一定会用生命来保护我,事实上,为了我不受伤害,他已经好几次差点付出了生命,所以,这世上,他就是最珍惜、最爱护我的人。”

于纯纯看着妃娥坚定的眼神,半信半疑道:“那他怎么还能接受别的男人侮辱你?”

“这是病!秦炎他生病了。”妃娥叹了口气,“我查过了,这种病态的心理并不是他一个人才有的,事实上现在很多人都有这方面的心理缺陷,只不过秦炎他比较严重,所以他才会时不时地控制不住自己。”

于纯纯呆了一会儿,才接受了这么无稽的事情,只觉得荒谬无比,又担忧道:“可、可是你们还这么小,你以后可怎么办啊?这病好治吗?”

“不管怎样,我总是要陪着他的,直到治好他为止。”妃娥沉着的说。

于纯纯从这个小女孩的身上感受到了自己身上所没有的特质,那就是对爱的坚定和执著。两人在房间里敞开心扉聊了很久,妃娥把重生以来与秦炎的点点滴滴娓娓道来,说到惊心动魄处,于纯纯不由捂住了嘴,此刻方知秦炎单薄的身体里,竟有着突破生死的大勇气,又疼惜他小小年纪,竟时刻忍受着心魔的痛苦折磨。

妃娥说完了这些年的经历,泪水早已滑落衣襟。于纯纯心疼地给她擦干眼泪,问道:“那你想好了吗,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这种病?”

妃娥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查过心理学方面的资料,目前并没有专门针对这一类人群的治疗案例。”

于纯纯想了想,道:“心理学的治疗基理,除了极少部分极端案例外,大多都是采用堵不如疏的疏导原理,打破病人的根源性心理障碍,辅以长期的心理舒缓,再配合药物的生理调节,逐步消除病态心理。但彻底成功的案例占比不大,多是缓解,达到不影响正常生活的目的。我觉得你应该先查清楚秦炎病态心理的标的指向,有针对性地逐步疏导,最后根据进展程度,再决定最终的治疗方案。”

妃娥苦于秦炎的病良久,如今终于可以有个人吐露商量,心里压力少了一大截,不自觉把于纯纯当作依靠,此时听她说得甚是专业,欣喜道:“纯姐,你学过心理学吗?”于纯纯不好意思道:“我哪里学过,不过就是离婚之后有段时间比较抑郁,看了些心理治疗方面的杂志。”妃娥道:“那也比我没头没脑不知从何下手的强。纯姐,你刚才说的我听明白了,那具体要怎么办呢?”

于纯纯仔细想了想,道:“现在你只是知道秦炎他喜欢看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但并不知道他能容忍到哪种程度,也就是说,他心里的终极障碍并不明确。我觉得你可以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一点一点试探他的底线,同时也尝试满足他的心理需求,通过每一次的进展,观察他的反应,最终找到消除他心理的契机。”

妃娥扭捏道:“纯姐你说的我明白了,可是、可是我除了秦炎,从来没有主动跟别的男人……我不会……”

于纯纯眼珠一转,“这不正好吗,刚好有这么一头大色狼,咱们这几天可以废物利用,刺激刺激秦炎,做一个阶段性观察。”

“你是说……秦叔叔?”

“什么畜生叔叔!你这几天就把他当成个工具人,让他也发挥一点作为人类的效用,他占你便宜,咱们没报警算便宜他,也得从他身上捞点补偿吧。”

妃娥想了想,默认了这个方案,又有些担心:“可是、可是我害怕,他、他要是强来怎么办?”

于纯纯想了想,“你的安全确实也是必须重视的事情,咱们既要达到目的,又不能让他真的占了便宜,这样,这几天我跟着你,保证他不能单独跟你相处,这样应该不会有问题了。”

妃娥略安了心,想起后边几天要做的事,又有些羞赧,不由抱住了于纯纯的手臂,把脸埋在她肩上,不敢抬起来。于纯纯微笑着与她再窃窃私语了一会儿,便起身打开门,冲着门口呆坐的秦炎喊道:“进来吧,看你那没出息的样!”

秦炎如逢大赦,忙进到屋里,站那看着妃娥呐呐的不知说什么好。于纯纯一把把他推到妃娥身边坐下,道:“你们两个孩子自己好好说说话吧,别再让我操心了,真是的。”抱怨著出门去了,留下一对小情侣互相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