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重生,夙愿的实现 (20) 作者:jiyunxingba

.

【绿色重生,夙愿的实现(第二部)】

作者:jiyunxingba 2021/04/27首发:春满四合院

(二十)进欲

次日,旅行团安排了一天风俗自由体验时间,游客们纷纷散布到各条热带风俗商业街上。于纯纯早早作一身宽敞清凉打扮,兴冲冲敲开妃娥二人的房门,催促着他们洗漱,早饭也没吃得几口,便急匆匆拉着二人跑出酒店。刚走到街口,迎头遇上秦尚建正蹲在路边,抱个椰子边吃边偷看过往的清凉美女。这家伙上身穿件大号花衬衫,下身一条肥大的沙滩裤,脚上套一双人字拖,眉毛鼻子上贴著创口贴,配上他黝黑的皮肤和露在外边的胸毛腿毛,活脱脱马戏团走丢的一只黑熊。秦尚建瞧见于纯纯三人,心虚之下正想躲开,于纯纯眼尖,喝到:“你!站住!跑什么跑!”

秦尚建讪讪笑道:“没跑、没跑,这不是怕碍了您的眼吗。”说着偷瞥了一眼妃娥,见她躲在于纯纯背后,面色平静,并不看自己一眼,不像要找自己麻烦的样子,悬了一夜的心这才稍微稳了点。

于纯纯道:“少放屁!昨天的事儿还没完呢,你说,怎么了结?”[ 返回本栏目首页 ]

秦尚建苦着脸:“还能咋办?我这都破了相了,您要杀要剐随便吧,只求您行行好,能不能等回国再发落,这国外无亲无故的,我想找人捞我都没辙。”

于纯纯道:“别他妈装可怜,这么着,看在你已经出了血,我们也不报警了,但是接下来几天你得负责把我们伺候好了,吃喝玩乐全由你买单,有意见吗?”

“没意见、没意见,您大人大量,伺候您和两位是我的荣幸,别说这几天了,就是回了国,几位有任何需要我效劳的地方,招呼一声就行,我老秦在我那块儿还是有几分面子……”

“少废话!赶紧叫车!” “好嘞!” 秦尚建屁颠屁颠叫来一辆敞篷游览车,主动坐到副驾上,一路絮絮叨叨拍马吹牛,妃娥秦炎并不理他,于纯纯时不时挖苦两句,他也不以为意。

一行人到了商业街,于纯纯兴致勃勃拉上妃娥东游西逛,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想买一点,秦尚建人虽猥琐,花钱却豪爽,但凡于纯纯和妃娥有兴趣的,一律毫不犹豫的刷卡,便是秦炎也被他塞了一大堆,一路走下来,秦炎妃娥二人觉得有些不太合适,于纯纯也感此人虽好色无耻,但直来直去,并不虚伪阴险,并非一无是处,便也不再横眉冷对。

四人逛了一上午,午间阳光渐渐烈了起来,便在路边一间水吧坐下休息。于纯纯和妃娥拿着路边买的小团扇不停扇著,额上还是一个劲渗出细汗,秦尚建在旁边见二女娇喘吁吁,胸前衣襟被阵阵凉风带起,时不时显露出胸前洁白的肌肤,特别是于纯纯衣襟宽敞,胸前丰硕乳肉挤出的深深乳沟十分勾人,不由好了伤疤忘了疼,色心又起,贼兮兮的不时偷瞄著。

于纯纯将秦尚建的猥琐形态瞧在眼里,又是鄙夷又是好笑,眼珠转了转,道:“妃娥,陪我去补一下妆。”二女进到洗手间,于纯纯见并无旁人,便压低声音道:“瞧见了吗,那个色狼一直偷窥咱俩呢,秦炎一点反应没有,你说他是没发现还是故意的?”妃娥脸红道:“我也不知道啊,他、他没注意吧……”

于纯纯窃笑道:“要不咱趁著机会试探试探他,瞧瞧他病情到底有多深?妹子,你准备一下呗。” 妃娥羞赧道:“准备什么啊?” 于纯纯想了想,将妃娥衬衫胸口解开两颗纽扣,再给自己也解开两颗,然后在水龙头上接一捧水泼在妃娥胸口,湿透的丝质衬衣顿时紧贴妃娥胸口肌肤,少女内衣的轮廓凸显了出来。妃娥唬了一跳,“唉呀!干嘛啦纯姐!” “教你怎么勾引男人,”于纯纯坏笑道:“学着点,一会儿看我眼色行事。”然后在自己的胸口也淋上水,便拉着妃娥出了洗手间。

秦炎与秦尚建正大眼瞪小眼地坐着尬聊,却见于纯纯和妃娥一声湿漉漉的狼狈回来。于纯纯抱怨道:“这什么破店,洗手间水龙头都是坏的,喷了我俩一身。”说着扯了几张纸巾,在胸口擦著水,原本就缝隙宽大的衣领顿时被她拉开一大截,大半个雪白乳房随着擦拭动作颤动不已,红色的罩杯上沿也露了出来。秦炎目光不由自主地聚集到那深邃的乳沟上,暗暗吞了下口水,眼角瞥见秦尚建也是眼神直勾勾的,心里有些惭愧,又有些兴奋。

于纯纯擦得几下,道:“秦炎,帮姐擦擦后背的水,我擦不到。”扯下几张纸递给秦炎,竟背过身去,解开了后背的胸罩挂钩。秦炎手足无措,悄悄瞥了眼女友,见她只是红著脸坐着,并未出声反对,心里不由一阵火热,颤颤巍巍的伸手在于纯纯背上轻轻上下擦拭。 “傻子,你隔着衣服怎么擦的干净,擦里边啊!”于纯纯拉着秦炎的手,从衬衣下摆塞了进去。 秦炎手掌隔着一层纸巾在于纯纯光洁的腰背处自下而上移动,手掌边缘触到于纯纯火热的肌肤,就感觉腰部肌肉甚是紧绷,眼前的泼辣少妇身体显得有些僵硬,顿时也觉得不自在起来。

于纯纯被少男温热的手触及腰部肌肤,皮肤浮起一层鸡皮疙瘩,离婚后近半年未接触过男人的身体变得敏感了许多,竟不由感觉有些羞涩。感受到少男小心翼翼的动作,不由回想起他从海水中将自己救起时的勇敢坚决,有些心旌摇曳,转而想起妃娥,忙摒弃杂念,扯下几张纸递给妃娥,道:“妹子你也擦一下身上的水,别着凉了,擦不到的地方让老秦帮忙擦一下。”说着暗暗给妃娥递了个眼神。

妃娥手足无措地拿着纸巾,悄悄瞥了秦尚建一眼,见他瞪大了眼颇为惊诧,再瞧瞧男友,似乎有些尴尬,却又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咬咬牙,将纸巾往秦尚建手上一塞,转过身将后背对着他,面孔已羞得发烫。

秦尚建初听得于纯纯所言,只道这婆娘又想整蛊自己,后被妃娥往手里塞了纸巾,见这小美女娇羞无限,看也不敢看自己,旁边于纯纯故意偏过头去不做理睬,秦炎也默默无言,一时不知这三人闹什麽麽蛾子,只恐有什么陷阱手段在等著自己,一时不敢妄动。过得一会儿,见三人确无其他表示,娇美少女又静坐身前甚是清纯可爱,实在忍不住蠢动的色欲,试探的伸手将妃娥衬衣下摆向上拉起一道缝隙,一抹白皙显露了出来,见三人仍无动静,终于大著胆子将手伸了进去。

甫一伸入,秦尚建便感觉触到一个柔软的凹陷,沿着凹陷往上,是少女僵硬挺直的嵴椎。秦尚建在凹陷处抚摸几下,方才反应过来,这里原来是少女的腰窝,秦尚建玩过的女人不少,抚摸过的女性腰肢多是生有赘肉,唯有肌肉紧实之女才有可能形成腰部旋涡,却没想到此处竟能遇到腰肢如此柔软,却还能长出腰窝的女子,虽年级尚幼未能完全长成,但观其身量骨架,待日后臀部丰隆、上围凸起,这杨柳细腰必能更显销魂。不由心头火热,两只大手在少女光滑的腰上摩挲良久,又向上摸去,却被一层布料阻隔了手感。原来少女胸部发育未成,并未穿戴有钢圈的罩杯,而是裹着一件贴身的棉质胸衣。秦尚建用两指轻轻捏起胸衣边缘,偷偷看了一眼,见妃娥只是羞赧的低着头,并未有阻止之意,便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将手掌挤进了胸衣之中。

大手夹着纸巾在少女瘦削的肩背处假意擦拭著,秦尚建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掌边缘与少女肌肤直接接触的部分,感觉光滑的皮肤细腻无比,竟摸不到一处瑕疵,微微凸起的嵴柱和肩胛骨尚未长成,细小稚嫩让人怜惜。男人探幽寻秘的手掌渐渐不再满足于触碰背部,慢慢放开了夹着的纸巾,开始在腰背之间直接肉贴肉上下抚弄,逐渐向着身体侧边移动,不多时已摸到了少女胳肢窝处,但少女两臂紧夹,手掌再不能往前,停顿了一下,便向下转进,从腰下转到了少女平滑的小腹。

男人在少女的小腹上没有感受到一丝赘肉,轻轻揉了几下,手指在小小的肚脐上一抠,少女顿时“嗯”的发出一声细细的娇吟,紧夹的两手忙伸过来按住了作怪的手掌。秦尚建心里暗笑一声,却也不为己甚,依旧在小腹光洁的肌肤上揉动着,感觉少女按压的力量稍稍减弱后,手掌迅速往上一窜,按在了一团温软嫩滑的乳肉上!

妃娥“啊”地一声惊叫,双手隔着衣服抓住乳房上那只大手,却哪里板得开,只觉那可恶的手掌在胸乳上捏揉几下,又疼又酸,不由急的喊道:“不、这里不行……”

………………………………………………(分界线)

于纯纯感觉秦炎贴在自己后背上的手初时有些怯懦,不曾太过用力,擦得几下之后渐渐放开了些,在自己腰上轻轻揉动几下,向前抚摸了两下腹部软肉,又退回背部肩胛骨处,不由有些好笑,这孩子着实有些老实。便故作不经意般抬手整理头发,将两臂间的空隙留出来。秦炎果然慢慢将手掌向腋下移动,逐渐触及丰硕乳肉的边缘。

于纯纯不由有些心跳加速,隐隐对这纯情少男抚摸自己的乳房抱有一丝期待,却又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面孔微微有些发热。停得几秒,却感觉腋下那手停住不前,奇怪之下转头看向秦炎,却见他直勾勾地看着旁边两人,胸膛起伏加剧,整个人僵住一动不动。

…………………………………………(分界线)

秦炎本红著脸试探性的摸索著身前性感少妇腋下柔软的副乳,正在犹豫要不要一举握住那硕大的乳球,却听见女友发出“嗯”的一声低声呻吟,心头一跳,忙转过头看去,只见秦尚建的手已伸到女友小腹上,衬衫下摆拱起一个包,女友两手紧紧按住拱起之处,脸早已红透了。女友见他看过来,眼神慌忙避开,不敢与他对视。秦炎心里不由又是酸涩,又是瘙痒,既想出声阻止,又恨不得过去掀开女友衣物,以便看清男人的手是如何在女友肌肤上肆虐,天人交战下,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衣物上不断蠕动的拱起处。

于纯纯见他看的出神,不由有些不忿,自己娇媚的身子在他手下任他抚摸,他却只顾著看女友被人凌辱。却又有些叹息,这傻弟弟果然心病严重,却不知要如何才能缓解。两人正沉默间,却听妃娥一声惊呼,秦尚建的手已伸到少女初发育的胸上,两人正极力撕扯。

秦尚建与妃娥较力几番,贴身感受了未成年少女私密处的柔嫩,注意到秦炎二人都紧盯着自己,这才讪讪地将手掌从衣物中退出,“嘿嘿”地尬笑两声,却也不知该作何言。

妃娥红著脸整理好衣服,于纯纯似笑非笑道:“让你给妹子擦背,你怎么还擦到前边去了?”秦尚建讪笑道:“失误、失误,嘿嘿……”

于纯纯“哼”了一声,也不理他,转身叫道:“老板,再上一个果盘,他买单!”四人尴尬的坐了一阵,秦尚建建议道:“下午阳光太烈,大家还是在酒店休息,晚上我请大家去体验一下这里最前卫的5D电影,国内目前还没有,算是比较刺激的娱乐专案。”众人并无意见,便起身回酒店。

…………………………………………(分界线)

妃娥回到房间,一上午的闲逛加上适才被秦尚建骚扰,身心都有些疲劳,便合衣睡下。秦炎待她睡着,便轻声退出房间,关上房门转过身,便看见于纯纯在走廊里似笑非笑看着他,道:“到我房里来,有事找你。”

秦炎适才占了这泼辣大姐便宜,心里有鬼,不敢拒绝,便跟她进了房。却见于纯纯笑着坐在床上看着他,不知她有何事,心虚问道:“纯姐,你叫我干嘛?”

于纯纯笑道:“我的腰软不软?皮肤滑不滑?”

秦炎尴尬不已,小声道:“对不起,纯姐,我……”

于纯纯打断他道:“我就问你喜不喜欢?”秦炎被她直勾勾的目光盯得紧张起来,犹豫了半天,无奈道:“喜欢。”

“那你怎么刚才还去看他们,姐可不是随便给人这种机会的哦!”

见秦炎紧张不已,呐呐的说不出话来,不由好笑,更增调笑他的兴趣,道:“姐再给你个机会,这会儿没别人,姐让你好好摸一回,怎么样?”

秦炎甚是窘迫,不敢搭话。于纯纯站起来,抓住他的手,似笑非笑地拉着按到自己的胸上。秦炎全身都僵了,屋子里气氛突然暧昧起来。

于纯纯初时只觉秦炎按在自己胸口的手一动也不敢动,心里暗笑他胆子太小,笑道:“怎么,让你摸都不敢摸了?”秦炎听得她的嘲笑,终于大著胆子捏了捏掌中的肉球,于纯纯诧异道:“哟,还真敢啊?怎么样,姐的胸软不软?”越发地想要调戏这小男孩,索性拉开胸前遮挡的布料,将胸围露了出来,调笑道:“要摸就好好摸,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哟。”秦炎盯着两团颤巍巍白嫩嫩的乳肉,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脸上滚烫滚烫的,脑子一阵阵昏沉,竟毛了胆子,将手向那深邃的乳沟中间伸了进去。

于纯纯不料他突然如此大胆,竟直接将手伸进内衣握住了自己的乳房,一时颇为难堪不知是否应该推拒。待秦炎摸得几下,突然捏上乳房顶端的乳头,于纯纯一个激灵,彷佛有丝丝电流从乳头上传遍全身,浑身顿时软了,一把压住了秦炎的手不让他继续挑逗,眼睛水汪汪的嗔视着他。

秦炎此刻脑子里满是手心柔软滑腻的触感,被于纯纯按住手掌不能妄动,一时急切,竟忽地将脸往前一拱,埋进了于纯纯胸前,暂态温软香浓环绕。

于纯纯被他鲁莽的一拱惊得“啊”的一声,身体被他这一拱压倒在床上,少男死命地在她乳房上磨蹭舔舐,于纯纯只觉胸部火热酥痒,全身酸软无力。当少年终于按耐不住,用力扯下胸罩掏出两团白花花的丰硕乳肉,再一口含住那殷红的乳头,于纯纯娇吟一声,两腿间隐隐渗出一缕黏液,再也无力坐起,只有双手遮面,仰面躺着急促喘息的份了。

秦炎在温软的胸口缱绻良久,两手下意识地撕扯著少妇轻薄的衬衣,几番努力终于扯开了于纯纯上身衣物,少妇丰满洁白的上身顿时尽数呈现在他眼前。秦炎呆呆的看着,于纯纯察觉他没了动静,放下遮面的手,见他痴迷地盯着自己赤裸的上身,又羞又臊,嗔怪的拉着他扑倒在自己身上,紧紧抱住他的头不让他再起身。

秦炎压在于纯纯赤裸丰满富有弹性的娇躯上,两世以来第一次如此亲密地与一个女人贴在一起,不由心火狂烧,本能地去扯于存存下身的短裤,奈何于纯纯臀部被压在床上,裤子难以褪下,秦炎急吼吼地向后出熘,终于挣脱了于纯纯紧搂着他的两只手,迫不及待地抓住她的裤腰用力往下一拉,一把将于纯纯的短裤连带内裤一道扯到了膝弯处,少妇两腿间一蓬茂密弯曲的体毛顿时显露出来,郁郁葱葱的遮挡间,一条肉缝隐约可见。秦炎鼻子里呼出两道滚烫的气息,下身硬挺的阴茎不由跳动两下,勐地扑下去,脑袋挤开两条丰满的大腿,一口啃在了那团黑毛上,用力舔舐亲吻,鼻尖嗅到一股膻膻的味道,被这成熟女人下体特有的气味刺激得血脉偾张,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想要马上进入这个女人的身体,狠狠地占有她。

于纯纯被秦炎在下体乱啃乱亲,脑子里乱哄哄的,眼前一阵阵发黑,下体缝隙中早已湿润不堪,两条腿难受的扭来扭去,嘴里发出一阵阵难以抑制的呻吟。忽然感觉腿间肆虐的头颅抬起,不由微微睁开眼去看,却见少年三两下扒掉自己的裤子,光着屁股火急火燎的扯著缠在少妇腿弯的布料,一阵蛮力拉扯下,终于扯掉,随手丢在地上。少年抬起少妇微张的双腿,直筒筒地就向两腿间怼过来,奈何两世为人,都没有交合的经验,硬邦邦的肉棒在毛丛间划来划去,只是找不到入口。

于纯纯感觉一个火烫的物事在阴唇上反复滑动就是不进来,眯眼看着少年满头大汗的低着头急切地尝试着,又是好笑又是羞涩,悄悄伸手握住了那根青涩的肉棒,挪到了自己下身入口处。秦炎感到龟头微微陷入一个火热的孔洞,不及细看,屁股向下一沉,“嗞”的一声,整根肉棒顶进了一个湿润滑腻的腔道,一团软肉包裹着龟头不停挤压收缩,无边的快感自下体涌遍全身,不由喉间发出“呃”的一声舒爽呻吟。

于纯纯感受到少年胯骨紧紧顶着自己的耻骨,两人下体的毛发交缠在一起,两个肉袋耷拉在自己菊花附近,少年的阴茎已全部进入阴道,在微微跳动。久旱的肉体终于被男人进入,虽甚是充实舒爽,但美中不足的是13岁的少年生殖器仍在发育中,长度直径都还未到巅峰,于纯纯感觉离自己阴道尽头仍有一小段距离,却也不甚在意,轻轻将少年的屁股向下按了按,秦炎立时会意,迫不及待地大力抽送起来。

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快感从两人交合的生殖器传来,秦炎不由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嘶吼,身下的性感少妇带着哭腔的呻吟刺激着他愈发用力地顶弄,恨不得全身都钻进这诱人的身体里。于纯纯抱住他的头,按在自己的双乳上,闭着眼承受着他勐烈的冲击,一声又一声的闷哼中,下体渗出的黏液顺着屁股流到了床单上,湿漉漉的一片。

秦炎抽送了上百下,感觉腰上阵阵酸麻的感觉越来越强,不由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嘶喊,抽送的频率骤然加快,狂顶了十几下后,全身勐的几下抽搐,整个人趴倒在于纯纯身上,下身卵袋还在不断收缩膨胀,将处男童精不住射入阴道深处。

于纯纯正处于性致勃发之时,全身透出一股粉红色,阴道深处酸痒的感觉不断积蓄,却感觉身体上的少年勐地抽送一阵,便软趴下来,阴道深处涌来一道道热流,知道他已出精,虽自己不上不下甚是难受,但也理解处男初次性交,难免草草收场,温柔地抱着他的身子,任他伏在自己身上喘息。

两人休息一阵,呼吸渐渐平缓,于纯纯轻轻拍了拍秦炎的背,将他推到一边,侧过身看着这个刚刚占有了自己的小男人,见他一头汗水,眼神闪烁著不敢正视自己,心里有些好笑,又有些黯然:“怎么,后悔了?”秦炎嗫嚅道:“没有,我……”

“你什么?难道你还想说,要对我负责?”于纯纯轻笑一声,“行啦,姐是过来人,不过就是在旅途中看你挺顺眼,顺便找找乐子,不会要跟你怎么样的。”看他喃喃不知说什么的样子,逗他道:“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想要娶我,姐也可以考虑哦!”见秦炎惊得张大了口,呵呵笑道:“逗你的!我可不跟妃娥妹子抢男人。好了,快去洗洗吧,一会儿妃娥该醒了,放心,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秦炎忐忑不安地穿好衣服,想要对她说点什么,又确实不知该作何言,叹了口气,推门出去了。于纯纯一直微笑着看他,直到他出了门,才敛去了笑容,眉间浮起一丝愁绪,有些惆怅的嘘出一口气,仰面倒在床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杂乱。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1_04_27 11:15:21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