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重生,夙願的實現 (5-8)作者:jiyunxingba

簡體

【綠色重生,夙願的實現】(5-8) book18.org

作者:jiyunxingba日期:4/4/2021發表於:春滿四合院字數:12976 book18.org

(五)漸糜 book18.org

炎熱的夏季午後讓人難熬,午飯之後爺爺奶奶回房午睡,我、妃娥和胖子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紀,在涼爽的堂屋吃完西瓜,無所事事地坐在小板凳上,用蒲扇有一下沒一下地驅趕著蚊蟲。 book18.org

胖子坐在妃娥右手邊,側著身子偷瞄著妃娥精緻的小臉,目光隨著妃娥手中蒲扇帶出的涼風游弋著。農村的夏天蟲子肆虐,妃娥在奶奶的告誡下不敢把皮膚漏在外邊,除了穿在裡邊的粉色小弔帶,還批了一件薄薄的長袖紗衣,下身穿著一條白紗長裙,遮住了腳踝。紗衣隨著涼風擺動著,時不時被掀開,漏出妃娥光潔的小腹和可愛的肚臍,加上天氣炎熱,妃娥精緻的鎖骨和脖頸下滲出淺淺一層細汗,一個活色生香的小美女坐在胖子身邊,胖子心猿意馬,腦子裡浮現出昨夜沐浴的美麗裸體,下體陽具不一會高高聳起,跟我聊天也有一搭沒一搭,心不在焉的樣子連妃娥也有所察覺,不動聲色地偏過身子,用背面對著胖子。 book18.org

胖子顧忌著有長輩在家,不敢做的太明顯,但是美色在前卻不能觸及,心癢難耐之下毛躁起來,手裡蒲扇呼呼的一頓扇,心裡卻更加燥熱了。我看場面有點尷尬,怕他二人吵起來沒法收場,想了想,拉過話頭:「堂哥,呆屋裡沒啥意思,村裡有啥地方好玩,帶我們走一走啊。」 book18.org

胖子眼珠一轉,頓時想到一個損主意:「這個天,估計在家的人都在睡覺,要不我們走走看,有誰在家就叫出來,人多才好玩,你們也正好在村裡認認路。」妃娥不是很想出去曬太陽,我說一個人在家更無聊,她勉為其難的同意了。 book18.org

三人出得門來,沿小路走了四五家,都沒人,胖子說:「那應該都去河邊了,那風大涼快,要不去看看?」我和妃娥不置可否,跟著胖子三拐兩拐,走過一片玉米地,就聽見隱約一陣嬉笑聲傳來,只見一條小溪橫在眼前,溪岸鋪滿鵝卵石和細沙,溪水深不過腰部,大概十幾個小孩正在溪中玩水,其中兩個大約十四五歲的男孩正領著一群七八歲的幼童在打水仗,個個都只穿著帖身內褲,光著上身呼來喝去正玩得激烈,有一個看上去最小的孩子甚至光著屁股,一個小小的嫩白小鳥在晃來晃去。 book18.org

妃娥看見頓時羞紅了臉,連忙不做聲轉過頭。胖子對其中一個大男孩笑道:「我說咋找不到人,黑子你今天跑得倒快,吃完飯就來耍水了?」名叫黑子的男孩看上去乾乾瘦瘦,身高卻高出胖子一頭,下身鼓鼓囊囊的包在一條破了一個洞的三角內褲里,幾根黑毛從洞裡伸出來,他卻毫不遮掩,對胖子說:「我還以為你娃到城裡看到漂亮女娃子捨不得回來了,咋的,沒搞一個回來讓兄弟們看看?」 book18.org

胖子頓時有點慌,瞟了一眼背後的妃娥,罵道:「少放屁,你以為我跟你一樣額,老子是去見世面的,順便帶弟弟妹妹回來耍。」黑子這才注意到他背後兩人,疑惑道:「你娃哪來的弟弟妹妹?我咋從來不曉得?原來看片子的時候你還說要是有妹子就好了,還可以肥水不流外人田,咋突然就冒出來一個?」胖子深恨這個嘴巴吐屎的損友,怕他再說出什麼不堪入耳的腌臢過往,連忙道:「閉嘴吧你,熱的要命,我也下來耍。」然後往下扒身上的T恤,對我說:「這麼熱也只有下河好耍,我們也下去。」 book18.org

我見十幾個孩子中不見一個女孩,為難道:「出來也沒帶泳裝,我倒是無所謂,妃妃咋辦?」胖子嗤笑一聲:「你以為是你們城裡,下個河還非要花里胡哨準備一大堆,農村頭哪那麼多講究,衣服一脫就下去了。」下邊黑子也嘿嘿笑道:「咋的,城裡頭娃子看不起農村了,我們這裡都是穿條褲衩就下河,我妹子小的時候褲子都沒穿不也耍的高興的很,耍完我把她屁股一擦光著就回家了,這有啥。」說完很是猥瑣的打量著妃娥,頗有想上來幫妃娥擦擦屁股的架勢。 book18.org

「那……妃妃我們也下去玩一會?」我小聲問妃妃。「……你去吧,我就在上邊等你們。」妃娥低著頭,臉紅紅的不敢朝水裡看。這時胖子已經脫下T恤,不耐煩的說:「等什麼等,一起來的就一起耍,抓緊時間一會太陽下山了就冷起來了。」我囁嚅道:「那……就一起玩嘛。」妃娥看了我一眼,偏過頭道:「好吧,玩二十分鐘,我們就回去。」 book18.org

我三兩下脫掉衣服,穿著內褲就下了水,胖子已經站在水邊潑了兩下水在身上,笑道:「你娃不拉開筋就下水,小心抽筋。」然後悄悄看了一眼剛脫掉長袖紗衣,正在猶猶豫豫不好意思解開裙子的妃娥,假裝不經意的說:「水邊上沙子太多了,最容易鑽到褲子頭,妹子你看。」趁著妃娥下意識抬頭看他,一把拉下內褲,頓時一根圍滿黑毛的軟趴趴陰莖映入妃娥的眼帘。妃娥生平第一次清除看到接近成年的男性生殖器,頓時驚叫一聲,連忙轉開身子,顫抖的說:「你干什麼,快穿上!」胖子嘿嘿笑道:「我這不是提醒你嗎,你看我雞雞上都已經沾了沙子了,你們女生更愛乾淨,要是沾上了就不好了。」說完突然向妃娥潑了一大捧水,頓時打濕了妃娥的長裙,水珠順著長裙滲入,薄薄的紗裙頓時貼在了大腿皮膚上,稚嫩幼女的臀部和大腿輪廓立即顯現出來。 book18.org

妃娥驚叫一聲頓時跳開幾步,帶著點哭腔說:「你幹什麼,再這樣我不玩了。」胖子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耍水嘛,都是潑來潑去的,你不要介意哈,裙子濕了你把它晾在樹上,一會就干。」妃娥無奈的扯著貼在腿上的長裙,發現確實不方便行動,看看周圍好像沒什麼遮掩的地方,只好找了棵矮樹,站在樹後,窸窸窣窣地脫下裙子,掛在了樹枝上。 book18.org

胖子和我心不在焉的泡著水,眼睛時不時朝妃娥那邊看一眼,只恨矮樹叢遮住了妃娥下半身,看不清她輕褪紗裙的美景。黑子悄沒聲息的挪過來,對胖子小聲說:「喂,死胖子,那個真是你妹子?」胖子背著我在黑子耳邊小聲說:「我堂弟的青梅竹馬,咋樣,嫩吧?老子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極品,長得漂亮,身上還香,就是太小了,沒有奶子。」黑子淫笑:「你他媽又知道身上香了?有沒有奶子你看過?」胖子頓時得意了,「老子都看過她洗澡了,你說我知不知道?」 book18.org

「我操,真的?你娃看過她洗澡?」黑子一臉驚訝不信。胖子不屑地瞟他一眼,「我騙你干球,這種年紀小的妹子啥都不懂,還不是我要咋搞就咋搞。」「那你搞了沒,莫跟我說你娃一個暑假下來還是個處男。」胖子頓時悶住,又怕黑子鄙視,強行吹牛逼道:「那是老子怕她年齡太小還沒長好,要是搞出問題來進了醫院不就完求了?給你說,除了沒有日進去,老子該看該摸該舔的全都整完了,爽的很,又嫩又香。」黑子聽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下邊硬邦邦的吧內褲支起老高,眼珠一轉:「胖子,去年你娃偷看我妹子上廁所的時候,老子沒舉報你嘛,我對得起兄弟賽?」胖子鬱悶道:「老子看到個球,那麼黑連屁股都看不清就遭你娃發現了,你娃倒是天天在屋頭有親妹子可以看,老子只能在家看片子。」黑子忙道:「那這回你也有妹子了,反正你都爽過了,給兄弟也爽一下塞。」胖子心裡咯噔一下:「那咋要得,人家是城裡大小姐,你要是把她日了,老子就死定了!」「不得不得,我有分寸,你那麼整她她都不說話,我只要不日她,還不是一樣沒得事。」 book18.org

胖子語塞,正不知如何作答,卻見岸邊樹叢里轉出一個窈窕身影,向水裡緩緩走來。只見妃娥兩隻纖細的手臂護著胸,粉色小弔帶緊緊貼著身子,圓潤光滑的雙肩瘦瘦窄窄,精緻鎖骨下潔白一片,弔帶下方未能遮住肚臍,潔白平滑的小腹無一絲雜色,盈盈一握的腰肢隨著走動輕微搖動,更顯得婀娜動人。一條粉色的少女打底褲遮住了腹股溝以上和大腿上半部分,也許是因為天氣炎熱為了透氣,打底褲型號偏大,褲腿與大腿之間的縫隙寬敞,並沒有緊緊包裹住少女下體,讓期待看到幼女下體三角輪廓的胖子和黑子大失所望。少女細嫩的雙腿間緊緊閉合,並未有明顯間隙,只在走動中微微分開,卻也不影響人們對幼女雙腿間緊緻包夾力度的想像和期待。妃娥嬌小的玉足踩在沙灘的碎石上,潔白的足弓咯得生疼,頓時兩道細眉微微皺起,明亮的一雙大眼睛眯了一下,竟給她精緻的幼顏增添了一抹魅惑。 book18.org

胖子和黑子就那麼看著美麗纖弱、精緻乖巧的粉色幼女向他們走來,竟被震懾得大氣都不敢出一下,畢竟長期在農村,看到的女人無不是皮膚粗糙、妝容暗淡,即便是A片中的女優,也少有如此清純天然、純潔無瑕的少女,一位9歲的小女孩,竟把兩個色慾熏天少年認知中的所有女性比了下去,兩人竟一時連窺探幼女隱私部位的心思都忘了,全心沉浸在女孩撲面而來的美麗氣息中。 book18.org

妃娥走到水邊輕輕探了一下水溫,被涼水激得微微縮了一下腳,然後深吸一口氣,慢慢步入水中,向我們走過來。 book18.org

胖子兩人就近看到妃娥美麗的半裸身軀,一時竟自慚形穢,說不出話來,只會呆呆看著她。妃娥被他二人看得十分不適,脖頸上泛出微微的紅,目光不好意思的避開二人的身體,對我說:「秦炎,上學期暑假叔叔給你報了游泳班,你學的怎麼樣,我要不是去旅遊,一定跟你一起去學了。」我不好意思的說:「學了10天,水喝飽了,沒學會。」妃娥鄙視道:「真沒用,還指望你教我的,我自己慢慢學吧。」逕自走到一個人少的水域,扶著一塊石頭,雙腿嘗試著拍打水面。 book18.org

胖子和黑子互相看看,都對自己剛才一瞬間的失態有些尷尬,心道長年揩女性的油,今天遇到極品,竟會有些膽怯,當真好笑。黑子給胖子使個眼色,然後對我笑道:「游泳啥的還用報班?我們這裡不都是河裡頭泡幾天就會了,來,弟娃,我天天游泳,包給你教會!」說完又對著一眾幼童喊:「都排成一排,一起來練習打水,給這個弟娃做個示範。」一排小孩頓時扶住石頭,雙腿交叉打水,一時水花四濺。 book18.org

胖子說:「秦炎,你扶住石頭,我來教你怎麼冒頭打水。」便雙托住我的腰,讓我雙腿離地,使勁擺動,黑子也在旁邊不斷指點。練了一會,我累了,便停下坐在石頭上休息。黑子笑道:「咋這麼一會就學不動了,那你歇一口氣,我們先教妹子,一會又教你。」胖子也附和道:「那妃妃你過來,我們爭取今天就教會你們打水。」妃娥連忙拒絕:「不用了,我自己玩一會就好,你們還是交其他人吧。」「其他人早就會了,這裡就你們倆是旱鴨子,不趕快學會了以後別人都笑話你們,秦炎,你說是不?」我明知堂哥和黑子不懷好意,但卻從他二人的目光中看出一股威脅之意。畢竟、畢竟此處人多,他們不敢怎麼樣,吧?我一時竟有些怯懦,默默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低著頭小聲道:「嗯。」 book18.org

黑子不管我反應如何,自顧自走到妃娥身邊,一把拉住妃娥右手臂,道「你這裡水淺,根本浮不起來,要去過腰的地方才行。」半拉半拽帶著妃娥過來了我們這邊。妃娥一邊掙扎一邊喊:「不用了,我不學,秦炎、秦炎,你說話啊。」我嘴唇顫動,想要阻止,卻見黑子拉拽不動妃娥,卻又轉到她身後推著她,兩隻手掌隔著弔帶貼在妃娥背上重重一推,妃娥一時沒能站穩,向前滑倒在水中,兩手撐著水底正要站起,黑子卻假裝腳下一滑,也往前撲倒,「啊喲」一聲竟壓在妃娥身上,身體與妃娥背部緊貼在一起,下體緊緊貼出妃娥的嫩臀。 book18.org

妃娥「啊」一聲大叫,黑子連忙撐起身體,雙手順勢攬住妃娥腰部,道:「對不起對不起,妹子,沒碰到吧,快起來。」扶著妃娥的細腰,將她拉起來。兩人胸背相貼,粗糙黝黑的雙手摩挲著幼女細嫩的腰部肌膚,粗硬的大腿肌肉將女孩柔軟的小屁股擠壓變形,少女急促的嬌喘和男孩火熱的呼氣混在一起。我看到這一幕,胸膛里一股酸澀的刺痛突然迸發,臉頰逐漸滾燙,身體仿佛被抽空了氣力,雙腿竟有些顫抖起來,一時喉嚨竟乾澀得卡住,說不出一個字來。 book18.org

妃娥站穩後,一把打開黑子的手,撥開貼住臉頰的濕發,勻了兩口氣,瞪了黑子一眼,說:「不玩了,我要回家,秦炎,走了。」胖子見勢不妙,連忙說:「還早呢,回去也無聊,多玩一會,秦炎,你都沒學會,機會難得,是吧?」此時我還沉浸在方才那一瞬間,呼吸乾澀火熱,竟分不清是這天氣更加灼人,還是我自己的體溫更加火熱,我只知道,我想看更多,我想要看到一貫清冷嫺靜的心愛女孩驚慌失措、羞憤惶然的悲苦神色。我從喉嚨里發出一個苦澀的聲音:「我……我……我再學一會兒,好嗎?」 book18.org

「你……」妃娥呆了一下,顯然沒想到我在如此大庭廣眾之下也沒有一絲保護她的意識。她仔細看著我的眼睛,我心虛地迴避她的目光。妃娥明白了我此時的狀態,原來,竟又是那樣。 book18.org

妃娥深吸一口氣,仿佛在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她盯著我,認真的問:「秦炎,你真的想我現在跟他們學游泳嗎?」我低著頭,悶悶的發出一聲:「嗯」。妃娥嘆了口氣,理了理因為摔倒被向上拉起一截的小弔帶,對黑子說:「好吧,我學。」黑子眼裡閃過一陣驚喜,剛要說話,妃娥卻又道:「我只學一會兒,秦炎必須看著我,他如果要走,我們就停止。」黑子此時已急不可耐,滿口答應,連忙走到我身邊的水中等著妃娥。 book18.org

妃娥慢慢走到黑子身邊,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問道:「怎麼做?」黑子淫猥地打量著妃娥全身上下,道:「妹子,我來調整你的姿勢,你按我說的做就行。胖子,你過來做助教,扶著妹子上半身。」胖子屁顛屁顛的過來,卻不知從何下手,用詢問的眼神看著黑子。 book18.org

黑子讓胖子握住妃娥兩隻手作為支撐點,自己用一隻手托住妃娥腹部,另一隻手托住妃娥兩條大腿,讓妃娥平撲在水面,頭部揚起,兩隻小腿在水下上下輕打。黑子的手掌貼住妃娥小腹和大腿的一瞬間,妃娥身體輕輕一顫,黑子只感覺手心溫熱柔嫩,尤其是撫在大腿上的感覺更是柔軟細膩、手感極佳。胖子卻只能握住妃娥的小手,雖也軟嫩柔滑,卻只能看著黑子暗暗占著更大的便宜,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book18.org

胖子不甘眼前的肥肉咬不著,眼珠一轉開始冒壞水:「妃妃,你手臂力量太小,這樣撐起上身會很累,持續不了多久,我看還是我直接托起你,你比較省力。」見妃娥沒有說話,便試探地鬆開兩手,變為從側面托著妃娥的肩膀,嘴裡還念念有詞:「好,現在用手向兩邊划水,兩腿開始打水,頭部慢慢呼吸……」 book18.org

我看著一胖一瘦兩具男人身軀緊貼的妃娥的身體,不停的撫摸著少女暴露在外的肌膚,再加上妃娥運動時不斷的嬌喘,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臉上和下身,其他部位卻冰涼徹骨,靈魂中舒爽與痛苦並存,就好似自己變成了這溪邊一塊石頭,再無多餘的思感,意識里只容得下眼前這略顯淫靡的一幕。 book18.org

胖子待妃娥劃得一陣氣力漸弱,便假裝臂力不支,把妃娥往下一放,妃娥頓時驚慌尖叫,胖子一把當胸抱住,兩手頓時按在了妃娥胸前,道:「哎呀,妃妃你肩膀太滑我托不住,還是直接托住胸前安全一點,不然你又要嗆水了。」雖隔著弔帶那薄薄的布料,妃娥仍能感覺到胖子的手指在不斷摸索著自己胸前,頓時面紅耳赤,看一眼秦炎,卻見他呆呆的不做聲,便也不再掙扎,默認了胖子的無禮。9歲的幼女胸部還未發育,自然不能感受到溫香軟玉,胖子摸索了一陣,漸漸感到無趣,卻覺得妃娥的呼吸突然加重,略感奇怪,往後方一看,卻見黑子的手已然不見了! book18.org

原來黑子托住妃娥的小腹和大腿一陣,雖也舒爽仍覺不足,卻看到胖子逐漸不老實,把手扎紮實實伸到了幼女胸部。自己膽子也開始大起來,心想死胖子自己家的親戚自己都敢隨便占便宜,我一個外人怕個求。心一橫,上下兩隻手開始慢慢移位,放在小腹的手逐漸下移,越來越靠近粉色打底褲的上緣,在妃妃一下一下打水的律動中,用手掌邊緣逐漸推動打底褲的皮筋,一下又一下,打底褲慢慢下褪,幼女淺淺的腹股溝逐漸露出來,雪白飽滿恥埠上緣也一點點顯露;他放在大腿下方的手翻了過來,逐漸移到腰上,與另一隻手同步,開始慢慢推壓打底褲皮筋,水面上漸漸顯露出雪白的臀部上沿和一道淺淺的美妙臀溝。 book18.org

妃娥由於身體泡在涼水中不停的打水,水流波動導致對衣物逐漸移位的感覺並不明顯,便未曾阻止黑子的行動。黑子步步為營向著少女的隱私部位漸漸靠近,卻見妃娥沒有反應,只道這小美女膽小不敢聲張,默認了自己的侵犯,心中暗喜,動作愈發大膽了。由於打底褲原本並不貼身,在下褪的過程中褲腿與肌膚間的空隙逐漸變大,在水中輕薄的打底褲褲腿竟漂浮起來,透過水麵,可以看到嬌嫩的大腿內側那幽深的暗影若影若現…… book18.org

黑子發現皮筋已推到盡頭,嬌小的臀部卡住了打底褲無法在向下移動,但此刻少女的臀部僅僅漏出少許臀溝,絕大部分臀肉仍未顯露,而少女兩腿之間的神秘私處雖無法目測,卻也通過手掌觸感得知僅能觸及小丘上部,連恥縫也未曾感受到。雖然已經占了這少女大便宜,通過觸摸都能想像到那潔白的豐隆陰埠有多性感可愛,但黑子仍感不足,心想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錯過此時不知下一次何時才能肆無忌憚的猥褻如此美少女的身體,卻又怕直接扒下少女底褲太過粗暴,引起女孩激烈抵抗就得不償失了。仔細觀察了一下,黑子終於發現了打底褲與大腿之間的空隙早已寬敞得可以伸進一隻手掌,立即決定另闢蹊徑,將右手移至少女兩條大腿之間,貼著皮膚慢慢伸進了褲腿中…… book18.org

(六)侵染 book18.org

黑子在把手伸進褲腿後,只覺得肌膚愈發的細嫩,當終於觸及到臀部與大腿間那道分界的細小褶皺時,更覺得小女孩肉呼呼的臀兒是那麼的可愛。他抬頭悄悄的看了看妃娥,見女孩只是降低了划水的頻率,想必是累了,卻沒對他逐漸過分的猥褻行為有什麼反應,便深吸了一口氣,一狠心,把手伸到了兩腿之間的盡頭! book18.org

……(分界線) book18.org

妃娥體力漸盡,只覺得兩腿酸軟,旁邊兩個男孩在身上肆虐的雙手雖讓人不適,但總算沒有太過分,便放鬆了身體,划動的頻率也降了下來。水流波動的幅度和響聲減小,兩人對妃娥身體的觸摸頓時感覺明顯起來,妃娥這才發現下身托住大腿的手不知何時竟已伸入了褲腿,正貼著大腿內側肌膚上移到了兩腿之間,只差分毫便要觸及到少女最隱秘的縫隙! book18.org

妃娥大急,剛要轉頭呵斥,只覺那隻粗糙的手掌向前一竄,將將蓋住了少女光潔無毛的陰戶,緊緊貼在了少女溫軟緊閉的小肉縫上! book18.org

剎時間,仿佛一道雷電劈過腦海,妃娥身體一下子變得僵硬,胸腔里心臟仿佛有兩秒停止了跳動,呼吸陡然加重,兩條大腿繃得筆直,緊緊的夾住了腿間那隻火熱的手。 book18.org

妃娥腦海一片空白,竟一時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好一陣後,隱約感覺那隻可惡的手掌竟企圖分開少女的兩片潔白陰唇,去探索純潔陰道的深處秘密,這才驚慌失措的回過神來,轉頭急道:「不要……」 book18.org

………(分界線) book18.org

黑子只感覺此生從未觸碰過如此柔嫩、如此可愛、如此誘人的東西,這隻幸運的右手仿佛在此刻觸摸到了世界最美的一面。他感受到一個軟軟的、光滑的小肉包在自己的手中顫抖,那麼柔弱,那麼無助,在涼涼的溪水中,仍然感受到光滑皮膚下那一抹溫熱。當他把手指貼緊小肉包中間那道縫隙時,感覺少女大腿瞬間緊繃,臀肉也緊縮在一起,緊緊夾住了他的手,仿佛在阻止他進一步亂動。可是已經占領了高地的軍隊怎麼會主動撤離呢?黑子用指腹輕輕地摩挲恥縫上方的鼓起陰埠,光潔無毛,柔軟小巧。他再用中指微陷進縫隙頂端,竟感受到一個小小的、微硬的小突起,他不敢用力按壓,繼續向下摸索,沿著兩片小小的肉瓣滑倒了一處火熱的凹陷,這就是女孩子身體的入口嗎?黑子心臟重重的跳動著,仿佛要去探索這世界盡頭的秘密,他用拇指和食指分開女孩肉嘟嘟的兩片大陰唇,輕輕得把中指探進了那個濕潤柔滑緊縮的洞口…… book18.org

……(分界線) book18.org

「不要……」妃娥一伸手,按住了在腿間肆虐的手,身體一陣掙扎,終於擺脫了胖子和黑子的控制,連忙跑到一邊,大口的喘著氣,平復著心情。 book18.org

黑子尷尬的舉著右手,指尖仿佛還殘留著少女私密處的溫暖和滑膩,胖子明顯已經清楚他乾了什麼,在一旁狠狠地瞪著他。黑子不自在的輕咳了一聲,說:「對不住對不住,妹子,我剛剛也是手滑了一下,不知怎麼的就按到了不該按的地方,我道歉、道歉……」說著嘿嘿笑了幾聲,一副占到便宜還在回味的樣子。胖子一把攬過他的脖子,在他耳邊惡狠狠罵道:「媽的,你他媽膽子也太大了,幾下就伸進去了,咋的,摸到逼了?爽不爽?老子……」黑子打斷他道:「你急什麼,你又不是沒摸過,不是還舔過嗎?」胖子頓時語塞,深感自己給自己挖了坑,「操,現在妹子驚了,還玩個屁啊!」「別急啊,先安慰一下妹子,說不定還有的玩額。」 book18.org

黑子再嘿嘿賤笑著對妃娥說:「妹子,我真是不小心的,你別生氣了,休息一會,再繼續練哈,放心,我肯定不亂來。」 book18.org

妃娥已經把被扯得快看到恥縫的打底褲重新穿好,臉上布滿了紅霞,連耳朵背後都紅了,她低著頭,道:「不……不練了,秦炎,我們走吧,回家吧。」 book18.org

我坐在水裡,由於位置低,把剛才那一幕看得清清楚楚,雖然因為角度和水下的原因,看不到黑子的手在妃妃下身做了什麼,但卻實打實地看到黑子的手伸進了妃妃的打底褲!他摸到了哪裡不言而喻。可是,看不到!為什麼看不到!我在心裡瘋狂的大叫,可惡,為什麼看不到黑子猥褻妃妃的實際過程!我想看,我想看他玷污她的每一寸肌膚,我想看她被觸摸時的羞恥反應,我甚至在腦海里腦補出了他邪惡的手指伸進她純潔身體的景象!我的肺在急促的呼吸,呼出的氣仿佛帶著火星,我的身體告訴我,我要看!我要看更多!我要看那一份純潔被逐漸侵染!我雙眼血絲漸顯,我直直地盯著妃妃的臉,我啞著嗓子說出那句惡魔般的話語:「不,我要看你繼續學……」 book18.org

(七)認命 book18.org

「不,我要看你學……」當我充滿了渴求和慾望的聲音傳入妃娥的耳中,妃娥愣住了,還一會才漲紅了臉的說:「可是……可是他、他已經摸到……」「我不管!我說,我要看!」我歇斯底里的喊了出來!我從妃娥驚詫的眼神中,可以看到我那張猙獰扭曲的臉。 book18.org

場面安靜了下來,只有另一邊幾個幼童的嬉笑聲和我粗重的呼吸聲在持續。妃娥漸漸紅了眼眶,仿佛不認識我一般,疑惑、委屈、痛苦在她眼中聚集著,我無法面對她對我靈魂的問訊,不由把頭偏到一邊,只覺得胸膛里滿滿的惡意仿佛要撐破皮膚湧出來,一種嘔吐的慾望瀰漫體內。 book18.org

胖子見我和妃娥都不說話,場面十分難堪,尬笑著出來打圓場:「哎呀,咋還吵上了,不就游個泳嗎,想玩就玩,不想玩就不玩,別生氣別生氣。秦炎,你是男人咋還吼上女人了,有點風度好不?」黑子也幫腔:「對嘛對嘛,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弟娃莫要吼妹子哈,來來來弟娃,我繼續教你嘛。」 book18.org

妃娥不搭理兩人,她悽然一笑,走到我身邊,手撫上我的頭,我此時心煩意亂,只覺得妃娥那潔白身軀仿佛在發出聖潔的光芒,這光芒刺在我的心上,我體內的惡念在掙扎在咆哮,讓我呼吸都不能順暢,我感覺我被妃娥撫摸的地方仿佛烈火在燒灼一般。我一伸手推開了妃娥撫在我頭上的手臂,妃娥沉默了一下,蹲下身面對著我,直直地盯著我的眼睛,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對我說:「秦炎,你記住,只要你想,我就去做,為了你,我什麼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你。」然後在我頭頂輕輕一吻,站起身來,面無表情地對著旁邊面面相覷的胖子和黑子道:「繼續練。」 book18.org

胖子和黑子對我和妃娥怪異的行為完全看不懂,更聽不懂妃娥的話,兩人雖不明白為什麼我一點保護自己青梅竹馬的意思都沒有,但小美女自願留下來,我又沒有出聲反對,兩人互看一眼,都懂對方的意思:便宜先占了再說! book18.org

胖子連忙笑著說:「對嘛,一點小事情,不要鬧得不高興,來妃妃,我們繼續練,這次我來教你腿部動作。」黑子和胖子簇擁著妃妃再次來到石頭邊上,胖子使個眼色,黑子秒懂,站到妃妃右邊,說:「妃妃,這次我們來練習仰泳的姿勢,你要躺在水面上,我托住你背部,你手扶住石頭,胖子扶住你的腿教你腿部動作。」妃妃默不作聲地平躺在黑子懷抱里,黑子一手托背一手托臀,用公主抱的形式把這具幼嫩女體緊貼在自己身上,手掌在水下悄悄的揉捏著柔軟的臀肉。妃娥身體一顫,沒有做聲,任憑他揉捏著,卻把頭偏到一邊,不想看他猥瑣醜惡的嘴臉。 book18.org

胖子見黑子已經行動,妃娥卻沒有抗拒,頓時喜形於色,道:「妃妃,我來教你仰泳的腿部動作,要兩腿分開,向中間夾水。」說著抬起妃妃的大腿,向兩邊分開再向中間閉攏,兩隻眼賊密西西的瞟著因為分腿而造成的的褲腿與大腿間的縫隙,期待看到一點春色。 book18.org

黑子暗暗用手按住小弔帶,隨著胖子扯動妃妃身體的動作,小弔帶下緣一點一點的往上縮,妃娥的肚子漸漸全部露了出來,胸部下方也開始越露越多,當吊帶下緣終於縮到乳暈上方,兩點分紅的可愛小乳頭展露在兩個色狼眼中,黑子倒吸一口涼氣,暗暗吞了一口口水,看看妃娥依然沒有表示,便悄悄騰出一隻手,說:「妃娥,仰泳要講究呼吸均勻,我來指導你胸腹間怎樣吐氣。」說著把手按在妃娥小腹上擠壓著,「先長呼氣,再短吸氣,對,很好,接下來是胸呼吸。」頓時把手按在妃娥胸口,輕輕擠壓感受著女孩還未發育的柔嫩乳肉,最後看妃娥不做聲,大膽的用手指按住右邊的乳頭,輕輕一挑。妃娥一聲悶哼,眼淚終於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book18.org

黑子只覺得小女孩的乳頭雖只有黃豆般大小,卻色澤分紅,可愛至極,輕輕挑逗幾下,竟然微微變硬了。乳房雖不明顯,卻已能感受到軟軟一層柔嫩。見妃娥對猥褻行為毫不抵抗,黑子嘿嘿淫笑兩聲,竟俯下身去,一口吻在了那可愛紅豆之上! book18.org

妃娥驚叫一聲,只覺得男人溫熱的呼吸打在乳房上,敏感的乳頭被一條滑膩濕軟的物體舔來舔去,還時不時被吸弄而起,隱隱脹痛之下,終於發出了第一聲痛苦的呻吟。 book18.org

胖子見黑子竟明目張膽的下手了,頓時暗恨自己膽子太小,只敢偷窺偷瞄,心一橫,眼珠一轉,說到:「妃妃,這分腿動作對兩腿分開的幅度有要求,你這條打底褲延展性太差,影響了動作施展,要不先脫掉再練習把。」說完又心虛害怕,連忙補充道:「這裡都是小孩子,沒大人,不用怕的。」 book18.org

妃娥看他一眼,只覺這猥瑣的胖子不僅好色,還愚蠢,這樣的藉口只怕連5歲的小孩子都騙不到,可是這一切都是為了秦炎,他要看,我就給他看,只當這胖子是水邊的一隻癩蛤蟆,何必在乎呢?妃娥嘲諷的一笑,閉上了眼。 book18.org

胖子見妃娥不理他,猶豫了半響,終於戰戰巍巍的把手伸向了妃娥的褲帶,黑子也睜大了眼,緊張的盯著小女孩的下身。胖子勾住打底褲的上沿,慢慢的順著胯部往下拉,不斷窺探妃娥的臉色。漸漸的,少女腹股溝露了出來,潔白的小丘一點一點攀緣而出,沒有一絲雜色和毛孔的少女陰埠讓胖子和黑子不停咽著口水。當小肉縫的頂端印入眼帘,在胖子和黑子心裡同時響起一聲歡呼,胖子再也不能忍受,用力往下一拉,少女兩腿間那光潔隆起的恥埠、如小桃般緊夾在一起的大陰唇立即被兩隻色狼看了個乾淨! book18.org

胖子和黑子呆呆的看著這美麗春色,色情網站上何曾看到過如此潔白純凈、可愛無瑕的少女陰戶,更何況它的主人還是一個如此美麗的少女! book18.org

胖子瘋狂的將打底褲使勁往下褪,這過程中完全不顧及妃娥的反應,妃娥緊閉的雙眼中,不斷滲出晶瑩的淚水,漸漸的響起了輕微的嗚咽聲。 book18.org

胖子終於成功脫下了妃娥的打底褲,他呆呆地看著眼前這光著下體的美麗少女,上一次在浴室由於煙霧未散盡,又離得有一定距離,胖子其實並未完全看清妃娥的下體,而現在這美麗少女的所有秘密離他如此之近,唾手可得! book18.org

胖子顫抖著手握住妃娥雪白的大腿,輕輕向兩邊分開,他終於看清了那個令人神魂顛倒的少女私處,他雙眼充血地慢慢將臉孔貼近了那個銷魂之處,喉嚨里發出幾聲無意義的呻吟,終於不再忍受,伸出肥厚的舌頭,在那道緊閉的粉紅肉縫上輕輕一舔! book18.org

「啊!」妃娥發出一聲悲鳴,下體那濕熱粘膩的感覺讓她極度噁心,女孩子最羞恥的地方被色狼用口器舔舐,仿佛酷刑一般,讓妃娥想要立即死去。可是,我不能,我要堅持,這是我的命,也是秦炎的命,我們只能認命! book18.org

胖子看著微微開啟的陰唇,嗅著少女私處黏液的隱隱香味,聽著美麗少女在他身下輕輕啜泣,只覺得此刻享受,前所未有。但是他還想要更多,他猛地把臉埋進妃娥胯下,拚命吸吮舔舐少女陰唇,雙手拚命揉捏兩團柔嫩小屁股,舌頭竟微微頂開了那細小的的幼女陰道口,伸進了從未被人觸及過的陰道前端! book18.org

妃娥的啜泣聲猛的變大,一條火熱的怪物殘忍的頂開了少女下體的門扉,在最珍貴的地方肆意舔舐,搜刮身體深處的蜜汁。那怪物進的越來越深,最後竟猛的撞上了一道幼嫩的薄膜! book18.org

妃娥只覺得一陣大恐慌襲來,仿佛身體即將被刺穿,靈魂即將被占有,她已經全身無力動彈,只能痛苦的喃喃道:「不行……不行……秦炎……」 book18.org

(八)拯救 book18.org

黑子見胖子紅著眼用臉部拚命在妃娥下體拱著,不禁看得眼熱,待胖子好不容易抬起頭換口氣,卻見他滿臉口水,噁心至極,不禁笑道:「你也玩的太瘋了,行了,我還沒仔細看過這小美女的逼呢,讓我也好好看看,你來抱著她。」胖子還不很情願,但一想妃娥已經被他占了最大的便宜,也不怕她跑了,後邊還要黑子幫忙遮掩這事,也不敢得罪他,於是讓出了位置,把妃娥上半身接手過來抱緊。 book18.org

黑子抱緊妃娥的屁股,用水衝掉胖子留下的噁心口水,這才仔細的打量起剛剛用手指感受過的少女私密處。他用兩根拇指拉開兩片大陰唇,仔細的查看粉嫩的陰道小孔,最後驚喜道:「我操,處女膜,我看了那麼多片,還從沒見過處女膜呢,真他媽好看,還在一縮一縮的呢。」心癢難耐,頓時伸手過去,用中指探到那層薄膜處輕輕搔動,只覺得溫潤緊緻,整個陰道口在微微吸吮壓迫著闖入少女禁地的手指。 book18.org

妃娥仿佛感覺一把銼刀捅開了自己的下體,在身體某一處不斷地轉磨,一陣陣脹痛和不適讓她瀕臨崩潰,哭泣的聲音越來越大。 book18.org

「我操,我受不了了,雞巴快要爆炸了,胖子,我先在這美女身上磨一磨雞巴,放心,不日進去,就是過過乾癮。」黑子一把拉下褲衩,一條黝黑粗硬的肉棒緊貼著長滿黑毛的小腹,雞巴竟硬得朝天指了。胖子雖心有顧忌,但也不太好阻止,只好叮囑道:「千萬別亂搞,要人命的!」黑子不理他,把妃娥兩腿一併,整個屁股抬離水面,然後在雞巴上吐上一口口水,往妃娥緊閉的大腿中央一頂,便貼著光潔的陰埠開始套弄起來。 book18.org

胖子見黑子並未有插入的意思,也不再說什麼,轉而開始在妃娥上半身逐寸逐寸地舔舐起來。妃娥感覺一條硬邦邦的物體在兩腿間不斷摩擦,睜眼一看,頓時被那醜惡的樣子嚇得趕快閉上眼,只覺得下體陰唇上一片火燙,肉縫中的小豆豆被撞得生疼,只希望這酷刑趕快結束。 book18.org

黑子呼呼喘著粗氣,雞巴在少女下體套弄得越發堅硬,每次擦過少女肉縫時,龜頭總能夠順著縫隙划動而過,最後撞上幼女那還沒長好的陰蒂,如此數十次之後,竟感覺滑過陰道口時能感到一種微微陷入的感覺,當是口水已經充分潤滑了少女陰道口。黑子感受到肉棒極度想要進入那溫軟濕潤通道的渴望,心裡卻又害怕真的插進去會不可收拾,猶豫幾回之後,心一橫,又不是我強姦,還不是胖子和那沒種的小子自己把妹子送來我日的,老子活這麼大,也享受享受給幼處女開苞的待遇!於是便扶住龜頭在陰道口那小孔上滑動幾下,竟發力向里頂去! book18.org

妃娥只感覺一陣撕裂般的脹痛從下體傳來,竟比方才的痛苦數倍,不禁大聲慘叫嚎哭起來,不停的喊:「救命!救命啊!秦炎,救我�I@」 book18.org

胖子嚇了一大跳,抬頭一看,黑子這畜生已經把半個龜頭日進了妃娥的陰道口,正在咬牙切齒地繼續往裡操,想要全部進入。可是妃娥方才9歲,陰道口未曾發育,連手指進入都很勉強,如何能容下半個雞蛋大小的龜頭,黑子用盡全力,不是上滑就是下滑,好不容易對準後頂進了半個頭部,剛剛感受了一下少女陰道壁對雞巴頭子的緊緻吸吮,便被少女的慘嚎嚇一大跳,雞巴一抖,又被擠了出來。不禁沒好氣的說:「哭個屁啊,老子又沒進去。」 book18.org

胖子急火攻心,罵道:「你媽的說話不算話,想害死老子啊!」剛要推開黑子,卻見我瘋了一般衝過來,登時把兩人撞翻在水裡。 book18.org

………(分界線) book18.org

我坐在冰冷的水裡,看著妃娥被舔舐、被猥褻、被脫得精光,她純潔稚嫩的少女軀體如同被我供上祭壇的祭品,無助的等待著我心中那邪惡之神的啃噬。她在呻吟、在啜泣、在顫慄、在悲鳴,兩隻惡魔在圍著她的肉體,肆意的淩辱,瘋狂的掠食。我的靈魂被慾望之火熊熊燃燒,瞳孔深處仿佛被最濃重的黑暗填滿。我的身體冰冷刺骨,連一絲毛髮都不能動彈,唯有那尚未發育完全的罪惡陽具竟奇蹟般的硬挺如鋼,還在朝著面前那天使折翼的一幕微微顫抖,仿佛在貪婪的嗅著這人間慘劇的甜美氣息。我逐漸感受不到夏日陽光的溫度,我的意識開始向下沉淪,仿佛要躲進身下冰冷的水面,永遠沉睡在光照不到的地方。 book18.org

就在我快要閉上雙眼徹底沉睡的時候,一陣慘叫驚醒了我:「救命!秦炎,救我!」是誰?是誰在叫我?為什麼心臟痛的痙攣起來?我猛的睜大眼睛,眼前的一幕讓我差點魂飛魄散——黑子那醜惡的陽具已經進入了妃娥的下體,半個龜頭將少女小小的陰道口從一條粉色的可愛細縫撐開成了一個緊繃的圓洞,青筋布滿的肉棒蓄勢待發,仿佛下一刻就要破體而入,讓我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book18.org

不行!不要!放開她!我瘋狂嚎哭著,身體瞬間恢復控制,一邊發出不似人類的嚎叫,一邊猛衝過去,把胖子和黑子兩人撞翻,顧不上身上被石頭撞出的血跡,連忙抱起水中的妃娥,掙命似的朝岸邊奔去。 book18.org

我慌張地給妃娥裹上岸邊的衣裙,自己就這麼光著身子一路抱著妃娥狂奔回家中,見到爺爺奶奶的一剎那,我喊出一句:「救命,救救她!」之後眼前一黑,再沒了意識。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