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座乃合歡宗主! (3) 作者:wy123r

簡體

. book18.org

【本座乃合歡宗主!】 book18.org

作者:wy123r2021/4/29 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三章、夢中不知身是客 book18.org

陳長遠只感到心裡一陣恍惚,四周的世界充滿了不真實感。 book18.org

他搖搖頭努力將這種莫名的疏離感抹去,看向在自己榻上亂蹦亂跳的洛兒。 book18.org

唉...這丫頭小時候多乖巧啊,曾幾何時卻變成了這般惡劣性子。那時自己每日與她講故事、念詩書,她就坐在一旁安靜地聽,間或問出幾個為什麼,而自己旁徵博引的解答常常只是回報以她的譏笑。陽光灑向草地,小人兒蜷縮在自己的懷裡,聽著故事不知何時便沉睡了去,愈發像只慵懶的貓兒。這乾淨溫暖的記憶貫穿了與洛兒相處的整個少年時光。 book18.org

她就是那時對自己產生了依賴感的吧。陳長久把這病態的依賴感甩鍋於不靠譜的爹媽,他們生下洛兒便做了甩手掌柜,一個忙於開拓宗門,一個忙於修煉,而以自己這不愛修道愛塵世的性子,自然而然地接下了奶爸的工作,把屎把尿地將她拉扯大。直到洛兒初長成,開始跟隨母親修煉,自己才與她日漸分離。 book18.org

嗯...她見過的男人太少,再長大一點就會遇到真正喜歡的人吧... book18.org

陳長遠露出了奶爸般的慈祥笑容。 book18.org

他神清氣爽地洗了把臉,突然耳邊傳來了聲音: book18.org

「長遠,過來正殿,你父親有事找你。」 book18.org

這是母親的聲音。陳長遠立馬打了個哆嗦,趕緊洗漱、整理衣襟,將自己打扮成顏值最佳狀態。對於父親找他何事,他心裡已有譜,畢竟安桔來了宗門嘛。 book18.org

洛兒看著他容光煥發的樣子,一下子就猜到為了何事。她立馬眼淚汪汪地委屈道:「哥哥不要我了。」 book18.org

陳長遠無奈道:「沒有的事,哥哥永遠要你。」總之先糊弄過去吧。 book18.org

「可是...可是哥哥要和那個壞女人見面了啊。以後她就是你的新娘子,我們再也不能在一起了。」 book18.org

洛兒豆大的淚珠嘩啦啦的往下落。 book18.org

陳長遠一把拍向額頭,這丫頭...越來越離譜了啊。 book18.org

「那你說怎麼辦?」 book18.org

洛兒眼珠一轉,伸開雙手呈擁抱狀:「哥哥抱我。」 book18.org

這都多大了還要抱,這丫頭腦子裡怕是有坑...唉,就當關照殘障人士吧,畢竟子曰:... book18.org

陳長遠走過去,伸手從她腋下穿過將她抱了起來,然後在洛兒無語的眼神中瘋狂循環舉高高。真是無聊的惡趣味啊,陳長遠心裡嘿嘿直笑。 book18.org

洛兒止住了他雙手的動作,道:「好了哥哥,現在我要親親。」 book18.org

「嘛」的一聲,陳長遠嘴唇給了她額頭一個大大的吻。 book18.org

「不要額頭,我要嘴巴。」洛兒不依不饒。 book18.org

這...看著她那毫不妥協的目光,陳長遠知道自己這關避不過去了。算了,就當是父愛的恩賜吧...陳長遠伸頭親上了洛兒的嘴唇。 book18.org

頓時有條舌頭伸進了他的口腔,打轉迴旋。 book18.org

噗!他趕緊一把推開妹妹,而洛兒露出得逞的表情咂咂嘴,卻又作出揮蒼蠅的動作,道:「真是無趣的哥哥呢。好啦,好啦,你快去吧,你的未婚妻要等不及了。」 book18.org

陳長遠立正、轉身,三步並作兩步走了出去。而洛兒在他身後發出了貓兒般的竊笑。 book18.org

晨光中的合歡聖宗氤氳在青山蒸騰的霧氣之中,心中不真實感愈發強烈,但陳長遠不做理會。這宗門是父親一手建立起來的,他還是散修時屢得奇遇,先是泡上了身為銀月天宗聖女的母親,後與母親一道入上古秘境尋得《乾坤同心決》殘本。得此上古秘卷,父親自然與母親合力參悟補缺,在這過程中母親自然也被搞大了肚子。 book18.org

他們二人均是天資絕頂之輩,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秘卷被解析成兩部經書,正是合歡聖宗的立派之本:《靈犀心訣》和《乾坤陰陽訣》。修煉前者需男女雙修,借陰陽二氣洗滌肉身雜質,練到精深處,可使男女異體同心,雙方彼此通感共情,不需詢問便知另一半的情感,正所謂心有靈犀。 book18.org

由於被破了身,母親自然不能再當什麼勞什子聖女,於是在銀月天宗一大幫橘皮老道姑的棒打鴛鴦下,父親帶著母親瘋狂逃竄,終於在友人的說和與支援下建立了這「合歡聖宗」。這些年苦心經營,斡旋於各方勢力,終於將宗門拉扯起來。 book18.org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父親一直秉持小而精的宗門發展方針,絕不撒大網廣收徒,畢竟一萬個資質心性差的徒弟也比不上一個與宗門有緣的天縱之才。於是,發展了這些年,合歡聖宗也就幾十來個人。 book18.org

要把《靈犀心訣》練成,雙修必不可少,於是父親又定下「分配道侶」的內部規定。當一名弟子修行到需要雙修之時,宗門便會指定另一名異性弟子與其配對。對此,陳長遠頗感無語,畢竟這事太不合他所認定的儒家價值觀,雖說修道之人不看重貞潔與感情,一心只向大道,但這...也太像動物交配了吧。他隱隱有種預感,合歡聖宗這麼發展下去,有淪入淫邪宗門的危險。 book18.org

也不知道那個不靠譜的爹是怎麼拍腦袋定的這規矩。 book18.org

陳長遠甩開雜念,大步邁入了登善陰陽殿。 book18.org

不得不說,合歡聖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尤其是這正殿修的頗為氣派。殿內煙霧繚繞,燃的是產於北海的鯨油香,此香聞者清心靜氣,有對抗心魔之功效,端的是好東西。看來這吝嗇老爹為了招待貴客,忍痛拿了出來。 book18.org

殿內加上陳長遠共有五人,其中父親做於上首主座,母親和另外兩人分主賓坐於下首蒲團之上。 book18.org

陳長遠先向父母各行一禮,隨後落座於母親下首。 book18.org

這時他終於忍不住偷瞅正對面的女子,而那女子此刻也正笑意盈盈的看著他。此女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安桔。 book18.org

哇...果然和畫像上一模一樣啊。依然是那襲白衣,那如黑色錦緞般的直發,那雙明亮如星月的眸子...眼前人瞬間和他印象里的安桔合二為一。 book18.org

陳長遠雖從未正式接觸過她,但對她的事跡卻了如指掌。她與自己一樣,是人間的行者,他致力於溝通人間與修仙界,遊走於帝王之間,努力推銷他那還政於民的治國理念;而她如月夜下的精靈,煢煢孑行於苦難之中,那溫柔的笛聲似可以抹平人們心中的傷痕,所有所有的哀傷與痛苦都在笛音中化作淚水,隨風而逝。 book18.org

總之,陳長久認為兩個入道境的菜雞相性合拍,更有媒妁之言,這必然是一個圓滿的愛情故事。 book18.org

他心裡暗自歡喜,表面卻正襟危坐,瞄了一眼便目不斜視。而對面的安桔也目露好奇之色打量他一番,隨即微微低首,像是陷入了沉思。 book18.org

這時坐於上首的父親咳了一聲,指著坐於安桔旁邊的老者出聲道:「長遠啊,這位是安知地,他乃是安家長輩,更是為父知己的胞弟,你們認識一下。」 book18.org

「見過安前輩。」陳長遠站起揖了一禮。 book18.org

不過看這老人的相貌倒是比父親老了很多,竟是父親平輩。陳長遠暗自腹誹。 book18.org

那安知地撫須呵呵直笑,道:「今日一見,才知世侄一表人才,果然人中之龍。」 book18.org

不過他轉頭又面露疑惑之色,看向父親說道:「不過這娃兒為何只有入道之境,我觀他靈台透徹,按理說好好修煉這個年紀不應如此。」 book18.org

「陳增華,莫非是你不好好教導他的緣故?」 book18.org

父親,也就是陳增華一陣抽搐,他仰頭撫須,似乎正醞釀著措辭。 book18.org

看著父親裝模作樣,陳長遠內心吐糟:還裝呢,從來都沒有教過我什麼,修煉都是妹妹教的。不過他也自得其樂,畢竟他也懶得修煉。 book18.org

這時母親發話:「他自小懶惰成性,只愛搗鼓一些世俗雜學,他志不在此,我們如何教他?」 book18.org

陳長遠一聽這話,心裡一陣不妙。 book18.org

果然,母親轉向安桔那邊,接著說:「我看你也不必嫁他了,省的閉個關他自己就老死了,你還得做寡婦。」 book18.org

噗...一口老血噴出,有這麼拆台的嗎,還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我留啊。陳長遠風中凌亂。 book18.org

安桔沒有說話,只是笑著看向母親。 book18.org

母親微微一聲嘆息:「大道獨行,我們女人又何必非找個寄託呢,自己愛自己,也省的好多牽掛。」 book18.org

她頓了頓繼續道:「小姑娘,你看我就是因為所託非人,現在有娘家也不能回,受了委屈也沒地方發泄。夫君不成器,遇到敵人還得我保護他。唉...」 book18.org

於是她以袖撫面,微微低首,愈發自憐自傷起來。 book18.org

這特麼誰敢給您委屈受啊?到底是誰受委屈啊?陳家父子兩人一陣無語。 book18.org

只見母親忽然冷眸一抬,似察覺了陳增華心中所想,她頓時眯起了眼:「我說的不對麼?陳增華,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個廢物?」 book18.org

陳增華以手扶額,唯唯諾諾道:「是,是....」說完猛擦了一把汗。 book18.org

接著母親轉首看向陳長遠,冷眸逼問:「你呢,你是不是個廢物?」 book18.org

陳長遠咽了口水,想說不是,因為畢竟安桔在場,他好歹想在心上人前留點面子,但迫於母親從小到大的淫威,他順口說了出來:「是,是...」 book18.org

說完他淚流滿面,暗嘆自己命途多舛,自己在安桔面前的形象全毀了。 book18.org

安桔頗有興趣的打量這家庭和睦的一家人,但她旁邊的安知地看不下去了,他深感世道不古,家有惡妻,於是他出於重振男性同胞尊嚴這一偉大事業,開口聲援:「弦月仙子,你...」 book18.org

弦月仙子是母親還是銀月天宗聖女時的道號,她早就不用了,她現在用真名「慕無雙」。 book18.org

安知地話未說完便被打斷,只見慕無雙扭頭冷眼瞧向他,道:「你呢?你是不是個...」 book18.org

「廢物」二字還未出口,她恍若後知後覺般閉了嘴,「哦,你當然不是個廢物。」 book18.org

安知地莫名舒了一口氣。 book18.org

「你不是廢物,你是廢物的弟弟。」慕無雙冷語吐出。 book18.org

啪!陳增華一手拍臉,這下完了,這要打起來了。好端端的相親大會怎麼就打起來了呢?他苦思不解。 book18.org

「你!慕無雙,你好大的膽子,竟敢侮辱家主,我...」安知地豁地一下站起,周身氣流鼓動,隱隱有雷光閃過,看勢便要發作。 book18.org

但安桔仍好端端地靜坐不動,她巧笑嫣然地看著這狗血的一幕,似乎頗感有意思,想要看看到底如何收場。 book18.org

「怎麼,當奴家怕你不成?」慕無雙唰的一下浮於空中,只見她就這麼漂浮著,一襲青色寬大祭祀袍遮掩著玲瓏有致的身材,袍邊齊於腳踝,裸露出兩隻晶瑩剔透的小腳,所謂冰肌玉足,正是如此。她聖女出身,沒有穿鞋子的習慣,這習慣一直保留至今。那雙腳倒總是不染纖塵,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清潔的。 book18.org

這...不愛穿鞋子...真是詭異的癖好啊。 book18.org

陳長遠離得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如珍珠般整齊安放的腳趾,以及貝殼樣泛著好看色澤的指甲。 book18.org

他莫名的咽了咽口水。 book18.org

唰的一下,似感應到了兒子盯著自己腳看的複雜目光,慕無雙雙眼如電掃來。 book18.org

陳長遠不敢抬頭直視母親的目光,害怕心裡剛才一瞬間的齷齪念頭被看穿,於是他也猛的站起來,像是一隻受了驚的兔子。 book18.org

恰好此時有人救場,陳增華急道:「長遠,你帶著世侄女在宗門四處轉轉。」說完還不忘擠眉弄眼,給了個「你懂得」的猥瑣表情。 book18.org

這...陳長遠很想知道這麼猥瑣的爹是如何生出自己這麼清新俊逸的君子兒子的...於是他只能歸結於基因突變。但是...基因突變,那是什麼啊?算了不管了。 book18.org

陳長遠翻了個白眼,示意父親自己知道了。兩人心照不宣,男人的談話嘛,一切盡在不言中。 book18.org

於是他果斷起身,跑向坐著的安桔。安桔此時看的津津有味,心裡直呼打起來打起來。陳長遠一把拉住她的手,將她往殿外拖。 book18.org

「喂,我還沒看完呢。」終於安桔說出了她來到此處的第一句話。 book18.org

陳長遠不理他,只是自顧說道:「安姑娘不必驚慌,這裡不安全,我帶你到處轉轉,宗門有好多美景,你必然喜歡,我們可以...」 book18.org

安桔抽了抽手,發覺抽不出來,於是皺了皺眉頭。但她也沒強烈反抗,就這麼任由著他拉了出去。 book18.org

陳長遠當然不給她抽手的機會,開玩笑,留在這裡待會兒不知道發生啥事呢。 book18.org

此時後面傳來陳增華的聲音:「哎呀,老安,都是誤會,咱們不如坐下喝杯仙酒慢慢聊...」 book18.org

「陳增華,你家這惡婆娘口出惡言,竟然當堂侮辱我家宗主,我要...」 book18.org

「你這老頭叫我什麼?這種稱呼也敢用在我身上,你真是找死...」 book18.org

「哎呀我的心肝小寶貝,你就消消氣嘛,這老頭也是無心之言...」 book18.org

就陳增華這三腳貓般的勸架功夫當然沒什麼卵用,於是大殿里果然打了起來,只聽殿內雷聲轟隆,霹靂哐啷的巨響傳來。陳長遠滿頭黑線,一言不發,只想遠離這是非之地。 book18.org

於是他使勁拉著身後面無表情的安桔,急匆匆地前往無名青山的最高處,那裡有他為了今日表白所準備的禮物。 book18.org

什麼你說他不懂感情?萬一表白被拒了以後豈不是接觸都難?不好意思,陳長遠在感情方面就是一直男,他想那麼做就那麼做了,畢竟他還從沒有談過一次戀愛啊。他這人好大喜功,只想用盛大場面來震撼佳人的內心,完全不思考被拒絕後的尷尬。 book18.org

「好了,你可以放手了。」 安桔聲音毫無波動道。看來被強拽了一路,她也有些生氣了。 book18.org

既然到了地方,自然不需要再拉手了。陳長遠鬆開手,然後整了整衣襟,表情嚴肅。 book18.org

安桔看見他那嚴肅表情,以為他有什麼正事要說,表情也跟著嚴肅了起來。不過她心頭疑惑,他們初初見面,能說什麼呢? book18.org

「安姑娘,我要給你看一個大寶貝。」陳長遠認真道。 book18.org

啊?什麼大寶貝?安桔不知所措。 book18.org

「你看。」陳長遠指向自己的下身,哦,不對,應該是腳下。 book18.org

安桔的目光隨著移到了兩人所站的地面上。她微微睜眼,想瞧的仔細些,可是...仍然什麼都沒有啊。 book18.org

她正要出聲詢問,突然間這一整片小山頂的草地上綻放出了無數鮮花。這些花兒就似從來不存在般,由一顆顆埋於地下的種子驟然綻放。它們像承受了無數生命能量,在一剎那發芽、破土、生枝、結苞,最後華麗的盛放自己最鮮艷的色彩。 book18.org

整個草地頓時變成了花海。 book18.org

其中有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有九百九十九朵月季,有九百九十九朵牡丹,有九百九十九朵芍藥...它們爭妍鬥豔,將這小山頂朦上了幻夢。早晨柔和的日光照射下,每一片花瓣都沾著陽光的金色,絢爛而奪目。 book18.org

而離兩人最近的則是一圈「星虹花」。這是一種珍貴的仙草,它每片花瓣都有七彩的顏色,於是兩人的周身就像環繞著璀璨的彩虹。這彩虹隨著山間的風微微流動,似化作七彩的溪水,在兩人間蕩漾。 book18.org

「哇!」安桔看著這一幕,先是詫異,然後發出了呼聲。「好漂亮!」她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張開雙臂舞蹈般的轉了幾圈,指尖輕撫虹光,就似彩光中的精靈。 book18.org

陳長遠滿意的看著這一切,佳人配花海,人比花兒嬌。陽光、藍天、草地、鮮花...還有比這更美好的東西嗎? book18.org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準備,他為自己第一次表白大業下了苦功,從人間的花市到田邊的野地,好不容易才湊齊了各類九百九十九朵鮮花。而那星虹花,則是帝王對他治世文章的賞賜。最後他又纏著煉丹的老婆子,也是陳老的妻子,死皮賴臉地要到了一個一次性水系法寶,終於完成了這盛大的一幕。 book18.org

人間的鮮花可以毫無顧忌接受生命的恩賜,但這些能量對星虹花來說只是九牛一毛,它們馬上就要凋謝。於是陳長遠打了個響指,這彩虹化成的河漸漸升空,在兩人的注目下,啪的一聲碎成了七彩的光斑,如同白日裡的煙火。 book18.org

安桔怔怔地看著這一切,突然沉默地低下頭,但瞬間她恢復了燦爛的笑容。她笑著對陳長遠道:「長遠,謝謝你。」 book18.org

「咳咳。」陳長遠咳嗽一聲,就要開始背他為表白準備的台詞。 book18.org

安桔止住了他接下去的話,卻道:「長遠,我能為你吹笛子嗎?」 book18.org

陳長遠狂喜:「當然可以。」 book18.org

於是安桔抽出隨身攜帶的笛子,靜靜走到崖邊,開始了吹奏。 book18.org

那晨風般輕柔的笛聲悠揚,似乎帶有特殊的魔力,喚醒了陳長遠內心的情緒:父親的不管不問、母親的冷漠與責罵、獨自一人在人間求學遭受的白眼、帝王們的審視與鄙夷、準備禮物的辛酸...所有所有的負能量變成了淚水,要從眼中湧出。 book18.org

但他是何等瀟灑之人,怎能在佳人面前失態,於是他默默仰頭看天,呈四十五度仰角,這樣眼淚才不會滴落。 book18.org

嗯...體面人都是這麼哭的。 book18.org

突然,他的視線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黑影,那些黑影漂浮在空中,正朝著合歡聖宗的方向快速飛來。 book18.org

黑影如蝗蟲般遮蔽了太陽。 book18.org

他定睛細看,那是一群坦胸露乳,渾身猙獰紋身的...和尚?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合歡合歡宗合歡花本座乃合歡宗主合歡散宗主本座合歡派合歡宗唯一男修群妖合歡宗合歡功合歡宗主合歡訣姐弟合歡合歡決合歡曲女宗主作者 f心r合歡女神合歡閣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