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座乃合歡宗主! (2) 作者:wy123r

簡體

【本座乃合歡宗主!】 (2) book18.org

作者:wy123r2021/04/29 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二章、我於夢中回首 book18.org

陳長遠與陳老分別,獨自一人回到了屋中。 book18.org

在路上他已知曉自己前身的父親已在七日前的大戰中陣亡,陳老還囑咐他,父亡已去,他身為人子應當子承父志,一是為父報仇,二是將亡父留下的宗門發揚光大。敵人勢大,我方便臥薪嘗膽,曲線復仇,天降大任於斯人矣……巴拉巴拉一大堆。 book18.org

對於這些話,陳長遠當然是不聽的,畢竟他還要為混吃等死嬌妻美妾的大業而奮鬥呢。 book18.org

但是...還是先搞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吧。 book18.org

陳長遠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仔細打量。 book18.org

唔,我這臉還真是長得人模狗樣啊!只見鏡中那人唇紅齒白,劍眉星目,一襲如緞長發在腦後結成一個髻然後披散下去,搭配身上掌教青衫,頗有仙氣。只是目中那懈怠的目光讓整個氣質少了一絲穩重,多了一絲慵懶。 book18.org

陳長遠估算,如果穿越前的顏值為一,那此時大概番了十倍吧。 book18.org

他暗想:這長相倒對得起我,不枉我來此一遭。 book18.org

收回目光,接下來他將身上所有物品都拿了出來,當然,是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來的。他身為一宗之首,儲物戒指這種爛大街的東西又怎麼會沒有呢? book18.org

一塊宗主令、一堆靈石、一副畫像、一隻同心結、幾兩金子,兩本秘籍:《靈犀心訣》、《行水秘錄》,竟然還有一條白色類似褲子樣的事物,另外都是些瑣碎雜物,看樣子像玩具。 book18.org

除了這些,他又從身上掏出先前的《黃粱決》和...一隻黑色手機。 book18.org

沒錯,先前他上廁所的時候,正在拿手機打遊戲,於是可能由於國產貨質量牢靠的緣故,他的肉身經歷了馬桶里的時空亂流化作塵埃,而他的靈魂竟然和手機一起穿越了過來。 book18.org

陳長遠面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手機,現在...只有它能證明我的過去了吧。 book18.org

他拿起來打了個電話,果然沒信號,也就是說這手機目前除了照相、指南、照明...等等功能外,就是個磚頭了吧。 book18.org

他搖了搖頭,將手機關機,扔進了戒指里。 book18.org

靈石就是仙人用的錢,金子就是凡人用的錢,這些都是常識。他拿起那枚同心結,認真看了看,沒看出什麼卵來,於是連同宗主令一同扔進戒指。 book18.org

接著陳長遠展開畫像,頓時他眼前一亮:哇,好美的人兒! book18.org

只見畫上那人一襲白衣,雙手持笛於嘴角,似在吹奏流風般的樂曲。那臉蛋眼眸似星月般明亮,鼻頭如一顆小巧的榛子點於面上,而鼻樑卻如懸膽般高聳筆直,為清俏的面容平添一絲堅毅。兩隻耳朵彎曲的弧度有些類似傳說中的精靈。她錦緞般的直發隨風而斜,似與那衣衫、那人兒一起要隨風而去。 book18.org

畫像右下角寫有一行小字:繪安桔月下弄笛於某日。另有落款印章:如常居士。 book18.org

看來這安桔應是前身心儀之人了,畢竟畫都珍藏著呢,倒是不知是否是那逃走的未婚妻。陳長遠沒有多想,將畫放在一旁。 book18.org

秘籍先不說,他又拿起最後那褲子樣的事物,皺眉凝思:這是何物?難道是換洗的褻褲不成?他湊近用鼻子嗅了嗅,嗯,一股清新美好的少女氣息。 book18.org

至於他是怎麼知道的,少女氣息又是何味道,只能說他天生就有「聞香識女人」的神技,該天賦自打娘胎就有,穿越了也沒落下。 book18.org

他本能的認為這東西並不屬於安桔,而是另有其主人,再與那堆玩具聯想,他起了一個猜測:這是他妹妹的褻褲。 book18.org

啪...一把將手裡的東西拍在桌上,陳長遠無語:感情這前身是個妹控啊! book18.org

將全部東西收拾好,陳長遠微聲道:「這是我個人所有的資產了吧。」 book18.org

他伸了個懶腰,打坐於床上,隨手拿起剩下的三本書。 book18.org

嗯,《靈犀心經》應該是合歡聖宗的修行法門,可以吸引靈氣入體,靈氣吸納越多等級越高。類似於坦克的發動機,提供動力。 book18.org

《行水秘錄》是道術法門,將靈氣轉化為各種神通用以禦敵、攻敵、身法等,各般功用皆有妙處。類似於坦克的履帶、炮彈。 book18.org

他隨手翻看,發現這兩本書都莫名熟悉,看來前身確實是學了的,沒有偷懶。 book18.org

陳長遠微一動念,早上先前洗漱剩下的水立馬波動,化作三個水球,引於身前不發。他頗感神奇地看著這一幕,手掌微微用力,在他引導之下,水球慢慢凝成了冰球。 book18.org

他大手一揮,其中一球砸向了目標:椅子。椅子被砸翻在地,但沒有破碎。 book18.org

第二球砸向桌子,桌子被推的朝前挪了挪。 book18.org

嗯,一球的攻擊力有點像農夫全力一擊,簡稱「農夫的老拳」,三球齊攻就是「農夫三拳」了。陳長遠默默想著。 book18.org

還不錯吧,畢竟這是他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攻擊類道術。《行水秘錄》是本粗淺功法,只記載這凝冰術和一個遁術。可以說陳長遠目前是沒有身法的,趕路只能靠腳,不過宗門有飛行法寶也不一定。 book18.org

遁術是保命跑路用的,施展需要精血,代價頗大,陳長遠現在不想嘗試。 book18.org

於是他翻開最後一本《黃粱決》,發現裡面所記載的文字很淺顯,無非就是:引氣轉體,清心凝神,四心朝天...反正以他那粗淺的文言水平與道法理解竟然能看懂。嗯,想必毛天平能自行練成也是因為這書講的太透徹的緣故吧。 book18.org

陳長遠大喜過望,邊看邊練,沒多久意識陷入了混沌... book18.org

... book18.org

睜開雙眼,他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奇妙的空間。四周是無垠的黑暗,邊緣閃爍著銀色的光,腳底是黑色的大海,一望無際。他就這麼奇蹟般的站在海面上,竟然無法下沉。他雙腳微微用力,發現似乎有一股無形力量托著他。 book18.org

這應該就是我的意識世界了吧,《黃粱決》里是這麼寫的。 book18.org

他邁步前行,好奇地四處打量,此處風平浪靜,水波不興。突然間前方一點亮光吸引了他的視線,他警惕著慢慢行過去,畢竟誰也不知道那是什麼玩意,如果意識被陌生的危險吞噬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book18.org

越來越近,只見一光亮人影臥于海面,隨著海水起伏不定。那人雙目緊閉,兩腮肌肉用力,牙關緊咬,面露掙扎之色。 book18.org

陳長遠仔細打量那人的面孔,頓時嚇了一跳,這是他自己!不,不對,這是身體原主的面孔! book18.org

陳長遠俯下頭,看著海水中自己的倒影,果然已經恢復成只有現在十分之一帥的那個本來的自己了。 book18.org

這人居然還沒死,得找個法子弄死他。陳長久暗暗想到。 book18.org

畢竟身體只有一個,這是你死我活的爭奪,不可心軟。 book18.org

陳長遠立馬施法,想用海水凝成冰球「農夫三拳」來把原主靈魂砸死,但可惜的是無論他怎麼用力,身體里毫無靈氣感應,身下的海水也依然水波不興。 book18.org

看來要用破神類道術啊。陳長遠暗想。 book18.org

破神類道術是指調取靈魂能量直接攻擊敵方神魂的法術,威力巨大,魂死則神滅,不似一般道術傷害肉身。在前世仙俠小說中,這類道術都要很高等級才能施展,不知此世界如何。 book18.org

沒辦法了,直接用拳頭把他打死吧。 book18.org

神魂當然可以直接傷害神魂,陳長遠也是雷厲風行之人,擼起袖子就衝上去干架。 book18.org

衝到近前,看到原主神魂那閉目猙獰的模樣,他心念一動,拿腳踹了一下屁股,沒反應,又猛踹了一下襠部,那靈魂痛苦地呻吟了一聲,但卻依然沒有睜眼。 book18.org

正要再補一腳,那原主靈魂突然似陷入了夢囈:「母親...洛兒...你們別去...啊嗚...別離開我...」 book18.org

他嗚咽一聲,繼續道「父親...父親...別過去...會死的...」囈語斷斷續續,靈魂的身體也漸漸蜷縮成了一團,就像受傷的小獸。他將手反覆摩擦臉頰,似要感受身體剩下的溫柔。但這人終究沒醒過來。 book18.org

陳長遠皺眉看著這一幕,暗想這原主卻也悽慘,爹死了留下一大爛攤子宗門,媽和妹妹被淫僧擄去,看他和毛天平嚇成這窩囊樣子,這倆女人的下場絕對不會好。現在身體還被自己這異世界來客奪舍,靈魂還被自己踢襠... book18.org

果然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book18.org

陳長遠默哀片刻,正要繼續補拳。突然他眼睛一亮:對了,這人這模樣不就是陷入了夢魘嘛,我剛好可以入他的夢啊。這夢八九不離十就是淫僧來襲的場景,我不如就此探查一番,弄清來龍去脈,為以後是去是留做打算。 book18.org

確認沒有危險之後,陳長遠也是膽大心細,立馬施展自己才學會的入夢之術。他雙手掐個法決,一指點向臥浮於海的原主靈魂,一道神光閃過,沒入其眉心不見。 book18.org

轟隆一聲,似穿越了黑暗,四周光芒亮起,陳長遠睜開雙眸,發現自己躺在廂房的床榻上。 book18.org

外面天光微明,似是卯時,陳長遠懶散慣了,他父親也不逼他修道,他愛過凡人的生活,晚睡晚起,頗得逍遙。 book18.org

於是揉揉眼睛翻個身,想繼續睡。 book18.org

突然懷裡柔軟的東西嚇得他一跳,他立馬睜開了眼睛。 book18.org

驟入眼帘的是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忽眨忽眨的,那雙眼睛湊他極近,他可以清晰地數清每一根睫毛。眼睛看他醒來,頓時咪成了兩輪彎月。 book18.org

陳長遠遠離了些,看清楚是他妹妹的臉,頓時長舒了一口氣。 book18.org

他雙手先是在被子裡一摸,發現她果然沒穿衣服,這一摸就摸到了嬌嫩的雙乳,他觸了電似的縮回手。 book18.org

而他妹妹依舊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book18.org

陳長遠在被子裡離得遠些,咳嗽了一聲道:「洛兒,你我孤男寡女,又是親生兄妹,你大清早的在我床上成何體統?」 book18.org

洛兒撇撇嘴道:「這都多少次了,每次兄長都要說這麼說。」 book18.org

陳長遠雙目圓瞪,作勢欲起,動作似要將人連被子一塊扔下床。 book18.org

洛兒止住他,一隻手作了個「噓」的手勢道:「哥哥,母親在洞府修煉呢,這裡動靜太大母親是可以聽到的。」 book18.org

陳長遠無語,只得作罷,無奈道:「好吧,那你乖乖起來,為兄也要修煉了。」他指了指後門,意思是讓從後面溜走。 book18.org

而洛兒沒有理會他的手勢,只是側過腦袋看向他,認真地道:「哥哥,你喜歡我嗎?」 book18.org

「不喜歡。」 book18.org

洛兒突然捉住他的手放到自己懷裡,陳長遠感受到手裡少女乳房凝脂般的手感,下體一陣火熱,他咽了咽口水。 book18.org

「哥哥,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次。」 book18.org

陳長遠因生性懶散,修道更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現下也只是個入道境。而他妹妹卻因天賦異稟再加勤修苦練,在今年滿十六之際,已經進入金丹,是名副其實的金丹大佬了。 book18.org

他知道金丹大佬是什麼威能,於是也不打算抽手了,就那麼空握不敢握實,五指張開抽搐,惹得洛兒咯咯直笑。 book18.org

他轉頭瞪著懶散的死魚眼,似要用目光將她擊退。雙目交匯處一陣噼里啪啦。 book18.org

洛兒不為所動。 book18.org

「好吧,我再說一次,我、不、喜、歡、你。」陳長遠無奈道。 book18.org

突然他感覺自己下體的肉棒被彈了一下。 book18.org

嘶,好痛!要害被襲,陳長遠連忙伸手保護要害。可惜遲了一步,他的肉棒已被洛兒的另一隻小手握住。小手故意逗弄,握住上下擼動。 book18.org

嘶,好爽!這種痛並快樂著的感覺...雖然沒有自己右手那麼爽,但青春少女的手果然是不一樣的啊。陳長久感受良久,默默回過了頭,看到了洛兒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book18.org

「哼,哥哥就是會騙人,明明都這麼硬了,還說不喜歡我。」洛兒冷哼。 book18.org

「這是不一樣的。子曰:食色性也,即使是像為兄一樣的君子,也不能控制...啊!你放手!」 book18.org

洛兒當然不放:「那哥哥為什麼藏著我的褻褲呢?」 book18.org

「胡說!你這惡丫頭,那是你栽贓陷害,子曰:非禮勿視,為兄怎麼可能做那下流...啊!」 book18.org

「不承認拉倒,反正就在你戒指里。」 book18.org

「你!我...啊...我現在就還給你。」 book18.org

「我才不要呢,誰要沾了你那下流液體的東西。你就好好留著用吧。」洛兒道。 book18.org

陳長遠真的無語,這個惡俗妹妹總是變著法欺負他,他又打不過她,只好逆來順受。此時肉棒被她握在手裡,更是反抗不能,心裡一陣憋屈。 book18.org

「哥哥,我馬上就要走了,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嗎?」 book18.org

洛兒已經金丹境了,父親本身也就合合境,合歡聖宗對她來說已是一灘淺水。她這條大龍被雪之下冰宮相中,沒幾天就要遠行求道去了。而父親對此也雙手贊成,畢竟雪之下冰宮乃是陸上四大神宮之一,各種玄妙道術非比尋常,而其宮主細雪仙子陸梨更是一代渡劫大能,只差一步便可登天。總而言之,能入雪之下冰宮是陳家求之不得的好事,於洛兒更是好處多多。 book18.org

陳長遠自然沒什麼好反對的。他苦笑道:「啊...洛兒啊,你已經是金丹大佬了,為兄才是入道。嗯...你馬上要拜入雪之下冰宮,以後更是前途無量。啊啊...就算咱們不談血緣,說不得以後你渡劫升仙,而為兄卻早已壽元耗盡而化作黃土。」 book18.org

洛兒眨眨大眼睛,狀作很無辜的樣子:「吶,這個問題我想過了啊。哥哥你就老老實實當你的廢人吧,等以後洛兒厲害了,就把你關在籠子裡,每天喂你人面果,這樣我們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book18.org

人面果是一種增加壽元的天材地寶,珍貴無比,陳長遠自然知道。 book18.org

這...先不想每天喂人面果的可實施性,單是關在籠子裡這一點他就無法接受,開玩笑,我陳長遠是何等逍遙之人,哪能受此酷刑。 book18.org

陳長遠不動聲色,默默忍受下身湧來的快感。他故作苦惱狀,道:「即便如此,但安桔與我已有婚約,我與她雖相處不多,但這婚約卻是先人所定,要作數的。」 book18.org

洛兒聽得此言,目光微暗,但隨即一亮:「哥哥,你去退了好不好?」 book18.org

「這...不太好吧。此事於禮不和。」陳長遠心裡那是一萬個不贊成,他早就仰慕安桔之風姿。他覺得天下間就沒有比安桔更適合自己的人了,至於安桔是否看得上他,他想當然的肯定了,畢竟他自認為相貌堂堂,風采絕世,而自己對世俗儒學的解讀更是驚天一筆,敢問當代帝王,孰未讀過我陳某的治世文章? book18.org

要是安桔的小手此刻能為我擼動...啊,說不得,啊,我...我...我就得飛升了。陳長遠感到下身快感如潮,無恥地意淫。 book18.org

洛兒聽到否定的答案,自然心中黯淡,她低下頭去沉思,但瞬間抬頭恢復了燦爛的笑容:「安桔和哥哥一樣是入道境吧,我去把她殺了,哥哥就只屬於我一個人了。」 book18.org

至於做小什麼的,洛兒的大腦里就沒有這個詞。 book18.org

陳長遠心裡一陣惡寒,他看著那天真純善的笑臉,就知道他妹妹這話是認真的。知妹莫如兄不是麼。 book18.org

他剛要說話,突然身體里一陣強烈的快感涌過,這快感麻痹了他的口腔神經,於是他保持著嘴巴微張舌頭伸出的滑稽模樣,可恥的發射了清晨的第一泡精。 book18.org

精液如同水彈射在被子上,流下來糊了洛兒一手。 book18.org

洛兒嫌棄的甩甩手,道:「真是下流的液體呢。」 book18.org

陳長遠看著她嫌棄的樣子,又是一陣無語,話說剛剛是誰那麼喜歡自己的! book18.org

他聳了聳肩膀,示意自己無所謂,突然臉上一陣滑膩濕潤的觸感,轉眼就看到洛兒正用他自己的臉來擦手。 book18.org

「你!」這下陳長遠出離了憤怒,他大叫一聲,揭被而起,猛的朝洛兒抓去。 book18.org

洛兒閃躲,兩人一陣手忙腳亂的打鬧。銀鈴般的笑聲中,天色破曉。 book18.org

果然又是元氣滿滿的一天啊。book18.org

相關搜索

合歡宗主無雙合歡花合歡宗本座乃合歡宗主合歡散作者 ntr2本座宗主群妖合歡宗合歡派合歡功合歡宗唯一男修合歡宗主合歡訣合歡決姐弟合歡合歡曲女宗主魔宗宗主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