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座乃合欢宗主! (3) 作者:wy123r

.

【本座乃合欢宗主!】

作者:wy123r2021/4/29 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章、梦中不知身是客

陈长远只感到心里一阵恍惚,四周的世界充满了不真实感。

他摇摇头努力将这种莫名的疏离感抹去,看向在自己榻上乱蹦乱跳的洛儿。

唉...这丫头小时候多乖巧啊,曾几何时却变成了这般恶劣性子。那时自己每日与她讲故事、念诗书,她就坐在一旁安静地听,间或问出几个为什么,而自己旁征博引的解答常常只是回报以她的讥笑。阳光洒向草地,小人儿蜷缩在自己的怀里,听着故事不知何时便沉睡了去,愈发像只慵懒的猫儿。这干净温暖的记忆贯穿了与洛儿相处的整个少年时光。

她就是那时对自己产生了依赖感的吧。陈长久把这病态的依赖感甩锅于不靠谱的爹妈,他们生下洛儿便做了甩手掌柜,一个忙于开拓宗门,一个忙于修炼,而以自己这不爱修道爱尘世的性子,自然而然地接下了奶爸的工作,把屎把尿地将她拉扯大。直到洛儿初长成,开始跟随母亲修炼,自己才与她日渐分离。

嗯...她见过的男人太少,再长大一点就会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吧...

陈长远露出了奶爸般的慈祥笑容。

他神清气爽地洗了把脸,突然耳边传来了声音:

“长远,过来正殿,你父亲有事找你。”

这是母亲的声音。陈长远立马打了个哆嗦,赶紧洗漱、整理衣襟,将自己打扮成颜值最佳状态。对于父亲找他何事,他心里已有谱,毕竟安桔来了宗门嘛。

洛儿看着他容光焕发的样子,一下子就猜到为了何事。她立马眼泪汪汪地委屈道:“哥哥不要我了。”

陈长远无奈道:“没有的事,哥哥永远要你。”总之先糊弄过去吧。

“可是...可是哥哥要和那个坏女人见面了啊。以后她就是你的新娘子,我们再也不能在一起了。”

洛儿豆大的泪珠哗啦啦的往下落。

陈长远一把拍向额头,这丫头...越来越离谱了啊。

“那你说怎么办?”

洛儿眼珠一转,伸开双手呈拥抱状:“哥哥抱我。”

这都多大了还要抱,这丫头脑子里怕是有坑...唉,就当关照残障人士吧,毕竟子曰:...

陈长远走过去,伸手从她腋下穿过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在洛儿无语的眼神中疯狂循环举高高。真是无聊的恶趣味啊,陈长远心里嘿嘿直笑。

洛儿止住了他双手的动作,道:“好了哥哥,现在我要亲亲。”

“嘛”的一声,陈长远嘴唇给了她额头一个大大的吻。

“不要额头,我要嘴巴。”洛儿不依不饶。

这...看着她那毫不妥协的目光,陈长远知道自己这关避不过去了。算了,就当是父爱的恩赐吧...陈长远伸头亲上了洛儿的嘴唇。

顿时有条舌头伸进了他的口腔,打转回旋。

噗!他赶紧一把推开妹妹,而洛儿露出得逞的表情咂咂嘴,却又作出挥苍蝇的动作,道:“真是无趣的哥哥呢。好啦,好啦,你快去吧,你的未婚妻要等不及了。”

陈长远立正、转身,三步并作两步走了出去。而洛儿在他身后发出了猫儿般的窃笑。

晨光中的合欢圣宗氤氲在青山蒸腾的雾气之中,心中不真实感愈发强烈,但陈长远不做理会。这宗门是父亲一手建立起来的,他还是散修时屡得奇遇,先是泡上了身为银月天宗圣女的母亲,后与母亲一道入上古秘境寻得《乾坤同心决》残本。得此上古秘卷,父亲自然与母亲合力参悟补缺,在这过程中母亲自然也被搞大了肚子。

他们二人均是天资绝顶之辈,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秘卷被解析成两部经书,正是合欢圣宗的立派之本:《灵犀心诀》和《乾坤阴阳诀》。修炼前者需男女双修,借阴阳二气洗涤肉身杂质,练到精深处,可使男女异体同心,双方彼此通感共情,不需询问便知另一半的情感,正所谓心有灵犀。

由于被破了身,母亲自然不能再当什么劳什子圣女,于是在银月天宗一大帮橘皮老道姑的棒打鸳鸯下,父亲带着母亲疯狂逃窜,终于在友人的说和与支援下建立了这“合欢圣宗”。这些年苦心经营,斡旋于各方势力,终于将宗门拉扯起来。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父亲一直秉持小而精的宗门发展方针,绝不撒大网广收徒,毕竟一万个资质心性差的徒弟也比不上一个与宗门有缘的天纵之才。于是,发展了这些年,合欢圣宗也就几十来个人。

要把《灵犀心诀》练成,双修必不可少,于是父亲又定下“分配道侣”的内部规定。当一名弟子修行到需要双修之时,宗门便会指定另一名异性弟子与其配对。对此,陈长远颇感无语,毕竟这事太不合他所认定的儒家价值观,虽说修道之人不看重贞洁与感情,一心只向大道,但这...也太像动物交配了吧。他隐隐有种预感,合欢圣宗这么发展下去,有沦入淫邪宗门的危险。

也不知道那个不靠谱的爹是怎么拍脑袋定的这规矩。

陈长远甩开杂念,大步迈入了登善阴阳殿。

不得不说,合欢圣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尤其是这正殿修的颇为气派。殿内烟雾缭绕,燃的是产于北海的鲸油香,此香闻者清心静气,有对抗心魔之功效,端的是好东西。看来这吝啬老爹为了招待贵客,忍痛拿了出来。

殿内加上陈长远共有五人,其中父亲做于上首主座,母亲和另外两人分主宾坐于下首蒲团之上。

陈长远先向父母各行一礼,随后落座于母亲下首。

这时他终于忍不住偷瞅正对面的女子,而那女子此刻也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此女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安桔。

哇...果然和画像上一模一样啊。依然是那袭白衣,那如黑色锦缎般的直发,那双明亮如星月的眸子...眼前人瞬间和他印象里的安桔合二为一。

陈长远虽从未正式接触过她,但对她的事迹却了如指掌。她与自己一样,是人间的行者,他致力于沟通人间与修仙界,游走于帝王之间,努力推销他那还政于民的治国理念;而她如月夜下的精灵,茕茕孑行于苦难之中,那温柔的笛声似可以抹平人们心中的伤痕,所有所有的哀伤与痛苦都在笛音中化作泪水,随风而逝。

总之,陈长久认为两个入道境的菜鸡相性合拍,更有媒妁之言,这必然是一个圆满的爱情故事。

他心里暗自欢喜,表面却正襟危坐,瞄了一眼便目不斜视。而对面的安桔也目露好奇之色打量他一番,随即微微低首,像是陷入了沉思。

这时坐于上首的父亲咳了一声,指著坐于安桔旁边的老者出声道:“长远啊,这位是安知地,他乃是安家长辈,更是为父知己的胞弟,你们认识一下。”

“见过安前辈。”陈长远站起揖了一礼。

不过看这老人的相貌倒是比父亲老了很多,竟是父亲平辈。陈长远暗自腹诽。

那安知地抚须呵呵直笑,道:“今日一见,才知世侄一表人才,果然人中之龙。”

不过他转头又面露疑惑之色,看向父亲说道:“不过这娃儿为何只有入道之境,我观他灵台透彻,按理说好好修炼这个年纪不应如此。”

“陈增华,莫非是你不好好教导他的缘故?”

父亲,也就是陈增华一阵抽搐,他仰头抚须,似乎正酝酿着措辞。

看着父亲装模作样,陈长远内心吐糟:还装呢,从来都没有教过我什么,修炼都是妹妹教的。不过他也自得其乐,毕竟他也懒得修炼。

这时母亲发话:“他自小懒惰成性,只爱捣鼓一些世俗杂学,他志不在此,我们如何教他?”

陈长远一听这话,心里一阵不妙。

果然,母亲转向安桔那边,接着说:“我看你也不必嫁他了,省的闭个关他自己就老死了,你还得做寡妇。”

噗...一口老血喷出,有这么拆台的吗,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啊。陈长远风中凌乱。

安桔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向母亲。

母亲微微一声叹息:“大道独行,我们女人又何必非找个寄托呢,自己爱自己,也省的好多牵挂。”

她顿了顿继续道:“小姑娘,你看我就是因为所托非人,现在有娘家也不能回,受了委屈也没地方发泄。夫君不成器,遇到敌人还得我保护他。唉...”

于是她以袖抚面,微微低首,愈发自怜自伤起来。

这特么谁敢给您委屈受啊?到底是谁受委屈啊?陈家父子两人一阵无语。

只见母亲忽然冷眸一抬,似察觉了陈增华心中所想,她顿时眯起了眼:“我说的不对么?陈增华,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个废物?”

陈增华以手扶额,唯唯诺诺道:“是,是....”说完猛擦了一把汗。

接着母亲转首看向陈长远,冷眸逼问:“你呢,你是不是个废物?”

陈长远咽了口水,想说不是,因为毕竟安桔在场,他好歹想在心上人前留点面子,但迫于母亲从小到大的淫威,他顺口说了出来:“是,是...”

说完他泪流满面,暗叹自己命途多舛,自己在安桔面前的形象全毁了。

安桔颇有兴趣的打量这家庭和睦的一家人,但她旁边的安知地看不下去了,他深感世道不古,家有恶妻,于是他出于重振男性同胞尊严这一伟大事业,开口声援:“弦月仙子,你...”

弦月仙子是母亲还是银月天宗圣女时的道号,她早就不用了,她现在用真名“慕无双”。

安知地话未说完便被打断,只见慕无双扭头冷眼瞧向他,道:“你呢?你是不是个...”

“废物”二字还未出口,她恍若后知后觉般闭了嘴,“哦,你当然不是个废物。”

安知地莫名舒了一口气。

“你不是废物,你是废物的弟弟。”慕无双冷语吐出。

啪!陈增华一手拍脸,这下完了,这要打起来了。好端端的相亲大会怎么就打起来了呢?他苦思不解。

“你!慕无双,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侮辱家主,我...”安知地豁地一下站起,周身气流鼓动,隐隐有雷光闪过,看势便要发作。

但安桔仍好端端地静坐不动,她巧笑嫣然地看着这狗血的一幕,似乎颇感有意思,想要看看到底如何收场。

“怎么,当奴家怕你不成?”慕无双唰的一下浮于空中,只见她就这么漂浮着,一袭青色宽大祭祀袍遮掩著玲珑有致的身材,袍边齐于脚踝,裸露出两只晶莹剔透的小脚,所谓冰肌玉足,正是如此。她圣女出身,没有穿鞋子的习惯,这习惯一直保留至今。那双脚倒总是不染纤尘,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清洁的。

这...不爱穿鞋子...真是诡异的癖好啊。

陈长远离得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如珍珠般整齐安放的脚趾,以及贝壳样泛著好看色泽的指甲。

他莫名的咽了咽口水。

唰的一下,似感应到了儿子盯着自己脚看的复杂目光,慕无双双眼如电扫来。

陈长远不敢抬头直视母亲的目光,害怕心里刚才一瞬间的龌龊念头被看穿,于是他也猛的站起来,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

恰好此时有人救场,陈增华急道:“长远,你带着世侄女在宗门四处转转。”说完还不忘挤眉弄眼,给了个“你懂得”的猥琐表情。

这...陈长远很想知道这么猥琐的爹是如何生出自己这么清新俊逸的君子儿子的...于是他只能归结于基因突变。但是...基因突变,那是什么啊?算了不管了。

陈长远翻了个白眼,示意父亲自己知道了。两人心照不宣,男人的谈话嘛,一切尽在不言中。

于是他果断起身,跑向坐着的安桔。安桔此时看的津津有味,心里直呼打起来打起来。陈长远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往殿外拖。

“喂,我还没看完呢。”终于安桔说出了她来到此处的第一句话。

陈长远不理他,只是自顾说道:“安姑娘不必惊慌,这里不安全,我带你到处转转,宗门有好多美景,你必然喜欢,我们可以...”

安桔抽了抽手,发觉抽不出来,于是皱了皱眉头。但她也没强烈反抗,就这么任由着他拉了出去。

陈长远当然不给她抽手的机会,开玩笑,留在这里待会儿不知道发生啥事呢。

此时后面传来陈增华的声音:“哎呀,老安,都是误会,咱们不如坐下喝杯仙酒慢慢聊...”

“陈增华,你家这恶婆娘口出恶言,竟然当堂侮辱我家宗主,我要...”

“你这老头叫我什么?这种称呼也敢用在我身上,你真是找死...”

“哎呀我的心肝小宝贝,你就消消气嘛,这老头也是无心之言...”

就陈增华这三脚猫般的劝架功夫当然没什么卵用,于是大殿里果然打了起来,只听殿内雷声轰隆,霹雳哐啷的巨响传来。陈长远满头黑线,一言不发,只想远离这是非之地。

于是他使劲拉着身后面无表情的安桔,急匆匆地前往无名青山的最高处,那里有他为了今日表白所准备的礼物。

什么你说他不懂感情?万一表白被拒了以后岂不是接触都难?不好意思,陈长远在感情方面就是一直男,他想那么做就那么做了,毕竟他还从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啊。他这人好大喜功,只想用盛大场面来震撼佳人的内心,完全不思考被拒绝后的尴尬。

“好了,你可以放手了。” 安桔声音毫无波动道。看来被强拽了一路,她也有些生气了。

既然到了地方,自然不需要再拉手了。陈长远松开手,然后整了整衣襟,表情严肃。

安桔看见他那严肃表情,以为他有什么正事要说,表情也跟着严肃了起来。不过她心头疑惑,他们初初见面,能说什么呢?

“安姑娘,我要给你看一个大宝贝。”陈长远认真道。

啊?什么大宝贝?安桔不知所措。

“你看。”陈长远指向自己的下身,哦,不对,应该是脚下。

安桔的目光随着移到了两人所站的地面上。她微微睁眼,想瞧的仔细些,可是...仍然什么都没有啊。

她正要出声询问,突然间这一整片小山顶的草地上绽放出了无数鲜花。这些花儿就似从来不存在般,由一颗颗埋于地下的种子骤然绽放。它们像承受了无数生命能量,在一刹那发芽、破土、生枝、结苞,最后华丽的盛放自己最鲜艳的色彩。

整个草地顿时变成了花海。

其中有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有九百九十九朵月季,有九百九十九朵牡丹,有九百九十九朵芍药...它们争妍斗艳,将这小山顶朦上了幻梦。早晨柔和的日光照射下,每一片花瓣都沾著阳光的金色,绚烂而夺目。

而离两人最近的则是一圈“星虹花”。这是一种珍贵的仙草,它每片花瓣都有七彩的颜色,于是两人的周身就像环绕着璀璨的彩虹。这彩虹随着山间的风微微流动,似化作七彩的溪水,在两人间荡漾。

“哇!”安桔看着这一幕,先是诧异,然后发出了呼声。“好漂亮!”她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张开双臂舞蹈般的转了几圈,指尖轻抚虹光,就似彩光中的精灵。

陈长远满意的看着这一切,佳人配花海,人比花儿娇。阳光、蓝天、草地、鲜花...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东西吗?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准备,他为自己第一次表白大业下了苦功,从人间的花市到田边的野地,好不容易才凑齐了各类九百九十九朵鲜花。而那星虹花,则是帝王对他治世文章的赏赐。最后他又缠着炼丹的老婆子,也是陈老的妻子,死皮赖脸地要到了一个一次性水系法宝,终于完成了这盛大的一幕。

人间的鲜花可以毫无顾忌接受生命的恩赐,但这些能量对星虹花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它们马上就要凋谢。于是陈长远打了个响指,这彩虹化成的河渐渐升空,在两人的注目下,啪的一声碎成了七彩的光斑,如同白日里的烟火。

安桔怔怔地看着这一切,突然沉默地低下头,但瞬间她恢复了灿烂的笑容。她笑着对陈长远道:“长远,谢谢你。”

“咳咳。”陈长远咳嗽一声,就要开始背他为表白准备的台词。

安桔止住了他接下去的话,却道:“长远,我能为你吹笛子吗?”

陈长远狂喜:“当然可以。”

于是安桔抽出随身携带的笛子,静静走到崖边,开始了吹奏。

那晨风般轻柔的笛声悠扬,似乎带有特殊的魔力,唤醒了陈长远内心的情绪:父亲的不管不问、母亲的冷漠与责骂、独自一人在人间求学遭受的白眼、帝王们的审视与鄙夷、准备礼物的辛酸...所有所有的负能量变成了泪水,要从眼中涌出。

但他是何等潇洒之人,怎能在佳人面前失态,于是他默默仰头看天,呈四十五度仰角,这样眼泪才不会滴落。

嗯...体面人都是这么哭的。

突然,他的视线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黑影,那些黑影漂浮在空中,正朝着合欢圣宗的方向快速飞来。

黑影如蝗虫般遮蔽了太阳。

他定睛细看,那是一群坦胸露乳,浑身狰狞纹身的...和尚?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