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神鵰續 (62-63)

簡體

【笑傲神鵰續】 (62-63) book18.org

作者:趙家阿四2021年5月5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62章再生波瀾 book18.org

幾近申時,東郊官道上一陣馬蹄作響,有七八騎朝襄陽疾馳而來。現下乃是戰時,韃子雖並未過江,可四處城門依然戒備森嚴,百餘名守衛見狀,便抽出兵刃以待。 book18.org

駿馬如飛,只在轉瞬間,幾騎便奔到百步內,且絲毫沒有減速之意。守衛皆乃百戰精卒,知來者不是信使便是敵襲,見他們並無羽檄令旗,拉弓瞄弩便要攢射。 book18.org

莫要放箭!且趕緊讓開,是夫人回來了! book18.org

不想就在此時,城牆之上傳來聲大喝,卻是監門將校所喊,他登高望遠,已看清當先一人是誰。守衛們聞言先是一呆,而後面露喜色,連忙收了弓弩退在兩旁,讓開了道路。 book18.org

他奶奶的,卻沒戲看了!騎隊中的韓如虎原本興致勃勃,可看此情景,不禁低聲嘟囔了一句。待奔到城門時,他又抬頭朝上,高聲笑道:刑殺才,你這次倒是眼尖,想是上回被夫人敲打怕了!哈哈! book18.org

閉上你的鳥嘴!韓老虎,若是有膽,找地方與俺放對一場!牆垛處探出個腦袋,也是位容貌甚偉的軍將,似被絡腮大漢點到痛處,不禁吹鬍子瞪眼睛。 book18.org

咒罵完後,那人又對當先的絕色美婦拱手一禮,恭敬道:夫人,受郭大俠所命,老邢等候多時了,此行順否? book18.org

美婦聞言一笑,也不答話,只朝上點了點頭,便與眾人弛進了城內。刑姓軍將倒不著惱,又瞪了一眼絡腮大漢,卻不知身旁的副將面色有異,眼中精光一縱即逝。 book18.org

這七八騎正是前往江北的眾人,待上了南岸,換船乘馬一番折騰,這時才到襄陽。進得城內,東邪與老頑童也不招呼,徑直往驛站而去。韓如虎身為將領,也有事做,只留下黃蓉與樊天正,帶著滿身是傷,卻急不可耐的青年回府。 book18.org

江北之行如此順利,黃蓉雖微存疑慮,不過既救回左劍清,又知曉魔教何人在主事,倒使得她心情甚佳。幾日來戰況變幻莫測,大小事務眾多,女俠一直繃緊了神經,現下終於鬆弛了些。 book18.org

凡事皆有瑕疵,自換船乘馬後,黃蓉就察覺有目光緊盯著自己,她怎會不知是何人?方才在船上左劍清問起小龍女之事,女俠哪敢說出真相,幸得韓如虎在一旁幫襯,這才糊弄了過去。可美婦畢竟是看著徒兒長大,知此子外柔內剛,看青年半信半疑的神情,便知他私底下定會去刨根問底。 book18.org

算了,清兒不知也好…… book18.org

不過黃蓉倒並未在意,她不日(可能嗎?)就要南下,前往湘西替小龍女求蠱,如何能再分出精力,顧及所有人的周全?況且女俠心覺樊韓兩人嘴嚴,應不會對左劍清吐露半字,隨即便把這茬翻過,在腦中謀劃南行之事。 book18.org

此行恐不易,只願如爹爹所言,那陰鬃盛懂得安神蠱……若是我空手而歸,過兒那邊……哎…… book18.org

後途雖過,可前路未卜,想到煩悶處,操韁控繩的美婦輕嘆一聲,玉臉上多了些憂愁,如同西子捧心一般。 book18.org

城內不比郊外,軍民百姓甚多,三人只得溜馬慢行。走街過巷,一路上女俠都在思索謀劃,直行到了府門前,這才回過神來。把馬匹交與侍衛,黃蓉當先進入府中,樊天正與左劍清再後跟隨,幾彎幾轉出了廊道,便到了別院口。 book18.org

黃師娘,請容清兒進去探望探望師傅。剛到此處,左劍清便掙脫樊天正的攙扶,跪地連磕了三個響頭,只聽他哀求道:清兒實在放心不下,哪怕遠遠瞧一眼也可。 book18.org

這……哎……看著誠懇卻急切的青年,黃蓉一時間欲言又止,不禁愣在當場。女俠本不欲讓兩人相見,怕小龍女又勾起往事,惹得她失魂再犯,可師者父母也,若是不允卻不符尊師重道之理,到時丈夫問起來也定會相責。 book18.org

清兒,快起來,不需如此!女俠玉手一托,輕輕把青年扶起,而後搖了搖頭,低聲嘆道:去吧,不過此病古怪,尋常丹藥難醫,這幾日龍女俠剛穩定了些,切莫提先前之事,惹得她病發。 book18.org

遵黃師娘命,清兒自省得。 book18.org

左劍清知小龍女就在正房之內,雖已望眼欲穿,卻仍舊對黃蓉恭敬一禮,這才急急進入院中。待他走後,女俠看向一旁的樊天正,輕聲問道:天正,李兄弟的後事,你準備的如何? book18.org

喪葬之物皆已齊備,靈堂也在分舵搭起,只是何時出殯……還望……還望幫主示下。聞聽此話,樊天正先是一愣,眼中隨即流露出悲嗆之色,但還是應聲而答。 book18.org

不想說到一半,這豪邁大漢看著美婦欲言又止,猶豫道:現下戰事緊迫,郭大俠與您皆有要事,我看不如…… book18.org

無妨,死者為大,李兄弟壯烈而亡,且要辦的隆重些。黃蓉如何不知八袋長老所想,還沒等樊天正說完,便打斷了他的話,只聽女俠道:咱們幫中沒甚規矩,便逢五就七,後天出殯,我夫婦二人必會到場。 book18.org

樊天正臉上一喜,領命後便要出府,不想就在此時,卻聽黃蓉又道:天正,我還有一事想交與你辦。 book18.org

幫主儘管吩咐。八袋長老頓時停在原地,隨即看向女俠,慨然道: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book18.org

不急,等李大郎下葬後再告知你,可能要往……終南山走上一遭。黃蓉思辰一陣,這才開口交待,隨即朝院裡看了一眼,又吩咐道:今日也莫去準備了,且在此等候清兒出來,他身陷賊營三日,也不知生受了多少酷刑,我脫不開身,你一會帶他看看大夫,莫要留下甚麼暗傷。 book18.org

聽自己即將要北上一趟,八袋長老心中雖有疑惑,卻並無二話,連忙抱拳領命。美婦又交待了幾句,吩咐他在此相待,隨即盈盈而去,前往驛站守著群雄。 book18.org

百密終有一疏,黃蓉雖為女中諸葛,卻忘了交待一聲,若是青年詢問起江邊之事,這豪爽漢子該如何作答。就因此事,不久後江湖掀起腥風血雨,而她也連番遇險,有好幾次都…… book18.org

夕陽斜落,餘暉四灑,過了近一個時辰,院內終於有了動靜。正房門開時,青年如同失了魂一般,踉踉蹌蹌而出,臉上似哀傷痛苦,似怨恨不甘,也不知在裡面與仙子說了些甚麼。 book18.org

八袋長老等候已久,見他搖搖欲倒,連忙上前攙住,急切道:賢弟,這是怎麼了?且讓為兄帶你去醫館,尋大夫診治一番。 book18.org

樊大哥!你在便好!恍惚的青年看清了攙扶他的人,迷茫頓時消失,卻有喜悅一閃而過,隨即央求道:些許皮肉之傷,不治也罷,兄長可否陪我去吃碗酒,小弟想與你聊上幾句…… book18.org

樊天正不禁左右為難,可看他面露誠懇,只得點頭同意。臨走時,青年又往院內看了一眼,不光帶滿了情愫,還夾雜著陰暗的決絕。可這迷茫子不知,他朝思暮想之人雖隱於屋中,方才還說了讓他失魂落魄的話語,但此刻也在窗邊用同樣的眼神望著他,只是那剔透之眸中卻毫無邪氣,滿帶著難捨與好奇。 book18.org

姐姐,劍清師弟都已走了,你還在看甚麼?正房內,小東邪百無聊賴,見某人立在窗邊已近一刻,不禁問道:莫非想起了甚麼?且跟襄兒說說。 book18.org

自青年走後,仙子便來到窗邊往外看去,看著那個讓自己悸動不已,卻又想不起是誰的身影。聽郭襄問起,小龍女不禁素臉一紅,連忙把窗簾放下,可她哪敢說出心中之念,待坐回椅上,才柔聲道:沒甚麼,只是覺得這人…… book18.org

熟悉是吧?他畢竟是你徒弟,姐姐有些印象,倒不奇怪。少女並未生疑,不過看小龍女臉帶憂思,連忙拿起桌上的白裙,嬌笑道:龍姐姐,莫要想他了,且試試這件羅裙,嘻嘻,襄兒不偷看。 book18.org

小龍女自小便不喜裝扮,失憶後這性子也並未更改,可拗不過郭襄好意,無奈去屏風後更衣。小丫頭推薦的裁縫倒真是手巧,仙子一試之下,只覺極為合身,把先前所穿之物疊齊,身著新裙出了屏風。 book18.org

蟬絲素裳加嬈身,凈如玉峰俏似雪,蓮足輕動裙風起,仙姿復又顯人間。重穿白衣的終南仙子,帶著一股淡雅香韻而至,如若高山顛處的聖潔之蓮,雖讓人慾血沸騰,可心中卻無褻瀆之念。 book18.org

只見她柳身筱筱,花態妍妍,就連同為女子的郭襄,都被驚艷的嬌嚷起來,小丫頭不禁道:哇,姐姐好美,卻是羨煞襄兒啦! book18.org

哪知小龍女並無喜悅之色,上前幾步,來到郭襄身邊,傾城俏臉上滿是莫名,半晌也不做聲。靜了一陣,卻見仙子眼中醞淚,幽幽道: book18.org

襄兒,若是……姐姐欲回終南山,你會助我麼……? book18.org

襄陽入夜已行宵禁,可日頭未落之前,城中的酒樓商鋪,娼館藥行卻依然開放。這幾行關乎民生,是以呂文德並未強令停業,只多派衙役於人流彙集處相守,以甄別細作,防範間客。 book18.org

雖與韃子交戰了幾日,可郭府附近的一處酒樓卻甚為喧囂,杯觥交錯,嬉笑勸酒之音不絕於耳,想必賓客已滿樓。古往今來,喜好黃湯之人不在少數,今日見得此景,便知所言不虛。 book18.org

樓中一處偏僻的雅座,雖有客人落座,卻極為安靜,偶爾傳出幾聲烈酒入吼之聲。往裡看去,只見左劍清與樊天正默然相對,不知發生了何事。 book18.org

半個時辰前,在青年苦求之下,丐幫長老無奈道出江邊之事後,兩人一直在悶聲飲酒。豪爽大漢又被勾出了傷心事,想起兄弟慘死之景,一時間發起愣來,連連嘆息不已;而青年則面色扭曲,咬牙切齒,也不知在恨著何人,虧得燭光陰暗,倒把他臉上可怖相遮。 book18.org

若是換做我,定當把他斬成肉泥,卻便宜了那天殺的賊子! book18.org

飲下一大口烈酒,左劍清怨毒的罵了一句,隨即臉上的神情突換,狀似誠懇的開口道:多謝兄長與韓將軍相救我師傅,劍清無以為報!便已酒為敬,與兄長乾上一碗! book18.org

賢弟,莫要如此說,都怪愚兄不認得路,若是早到一陣,龍女俠與李大郎也不會……哎……聞聽此言,樊天正看向他,愧疚不由得湧上心頭,陪著舉碗一飲而盡。 book18.org

就在丐幫長老自責之時,絲毫未察覺添酒之人正行異舉,小指在他碗邊晃悠,即刻便要浸入其中。不過迷茫子似是掙扎了一陣,重新滿上後,輕嘆了口氣,終究把手收回。 book18.org

繁繁絮絮又聊了一會,待壇酒見底,大漢與青年便出了酒樓,回女俠安排之所休息。不過看兩人各懷憂愁的神色,便知夜靜之時,怕是有人會在榻上碾轉反側,久久不得入眠。 book18.org

日月交替數次,一晃兩天已過,期間戰端又起,韃子水軍數次來攻。不想借著利器之威,以及城中軍民眾志成城,局勢卻往南宋一方傾斜,惹得韃子主帥查干望江興嘆。 book18.org

晌午時,趁江中罷戰之閒,北俠夫婦果應其諾,前去祭奠李持。郭靖更是親自抬靈,與兩子並樊天正扛護棺槨,在前當先開路;女俠也臉帶淒容,還罕見的著了一身素裙,領著幫眾同往下葬之地。 book18.org

操持完此事後,北俠夫婦便邀諸人相聚,以商討後策,除了足不出戶的仙子外,其餘盡皆到場。 book18.org

待戰局稍緩,我便要南下一趟,已防魔教起事,與韃子南北夾擊。在座都是親近信任之人,女俠一開始便坦誠公布,隨即又起身一禮,誠懇道:韃子狡詐,魔教陰險,爹爹自不用說,還望龐先生不辭艱險,助我夫君守住襄陽。 book18.org

請夫人放心,小可定會竭力相助! book18.org

聞聽此言,黃藥師微微一笑,也不答話;而龐達聞聽此言,慌忙站起身來,似真似假的點了點頭。女俠見狀心中稍安,剛欲再開口時,卻聽一人嚷嚷道: book18.org

娘親,若是南下,需把我也給帶上! book18.org

那人原本立在郭靖身後,聽黃蓉如此說,頃刻間躥了出來,不是荒唐子還能是誰。還未站穩,周陽便急不可耐,央求道:娘親!這次可不許拉下我,陽兒要與你同去! book18.org

混帳,你娘此行又不是去遊玩!你跟著摻和甚麼!郭靖見愛子如此不曉事,不禁心中有怒,高聲喝道:陽兒!莫要多言,還不退回來! book18.org

我知娘親南下有正事要辦,可她一人前去,我總不放心!哪知他說完後,荒唐子卻立在原地不動,更梗著脖子道:爹爹,我雖武藝低微,卻也能追隨娘親鞍前馬後,替她奔波遊走! book18.org

北俠聞言更氣,一張闊臉憋得通紅,可聽兒子如此說,卻接不上話來。而美婦也不吭聲,只是盯著那臭小子,眼中一半是欣慰喜悅,一半是羞臊恚怒。 book18.org

她怎會不知周陽為何如此,想必是這幾日沒搭理他,這荒唐子忍耐不住,想趁趕路時再與自己行那禁忌之事;可美婦看他臉上滿含關切,神情不似作偽,又柔腸百轉,心中也多了一分溫馨愛憐。 book18.org

陽兒,莫要胡鬧,且來我這。此乃家事,眾人皆不好插嘴,黃藥師見狀,對著周陽揮了揮手。荒唐子不怕天不怕地,獨懼自家爹爹與外公,見東邪相召,只得乖乖走了過去。 book18.org

南下之事兇險非常,你若是跟去,你娘反而還需分心照料。黃藥師牽住外孫的手,先耐心解釋了一番,隨即面露慈祥,輕聲問道:外公甚喜你這性子,趁著還能在襄陽待上些時日,教你幾門桃花島絕技如何? book18.org

這……可我……周陽自是不願,可又不敢駁了外公的心意,便求助一般看向黃蓉。哪知美婦眼含笑意,卻不做聲,荒唐子無奈,只得悶聲悶氣的點頭應允。 book18.org

南下之事已定,可龍女俠身中失魂症,還需一人北上終南山,把此事告知她夫君,嗯……小小風波平息後,商議繼續進行,黃蓉站起身來娓娓而言。說到一半時,她環顧四周,把目光停在樊天正身上,吩咐道:天正,你便往終南山一趟,具體如何行事,等臨行前我再告知你。 book18.org

似是冥冥中有鬼神作亂,這本應肅穆的場面,卻如方才一般,再一次出了差錯。未等八袋長老起身領命,又從北俠身後跳出一人,立在廳上,急聲道:黃師娘,既是我師之事,且不勞樊大哥遠行,讓清兒去吧。 book18.org

聞聽此言,眾人又轉頭看去,見他十八九歲,與周陽不相上下。如此年華正是激昂之時,可那人臉上卻沒了應有的稚嫩,只餘下看不透的深沉,此子正是左劍清! book18.org

清兒……你……因諸事繁雜,這兩日黃蓉卻把左劍清給忘了,見他出來相求,不禁愣在當場。待女俠反應過來後,便記起小龍女已收此子為徒,此事若是交於他去,倒也名正言順。不過雖然如此,美婦還是隱隱覺得不妥,但深思一番卻尋不到關鍵,無奈閉口不語。 book18.org

女性的直覺雖然極准,卻勝不過理智與信任,若是黃蓉能夠堅持自己所慮,即將發生的偌大風波當可避免。絕色美婦不知,就因為此事,江湖上掀起了腥風血雨,就連她也數度徘徊在生死之間,更有幾次…… book18.org

後事不提,待將來女諸葛記起今日之事,心中定會悔恨萬分,可她並無未卜先知之能,如何去逆天改命? book18.org

也好,既然你已被龍女俠收於門下,清兒,你就去吧。就在黃蓉思索之時,卻見郭靖站起身來,前行幾步把青年扶起,拍了拍他的肩膀,慰藉道:清兒,自你返回,還沒能與你好好相談,為師本欲多留你幾天,可此事緊急,待明日一早你便出發。 book18.org

師父毋須如此,此乃我份內之事。左劍清聞言激動不已,也不知是裝出喜悅,還是真被北俠之語所感,不過神情中卻透著三分苦澀。 book18.org

美婦見丈夫已允,只得作罷,又商議了一陣,便讓眾人散了。樊左二人轉出廳外,邊走邊聊北上之事,不想恰巧路過周陽身邊。 book18.org

八袋長老打了個招呼,左劍清雖不認得此人是誰,也聽說他乃郭黃夫婦新收的義子,便對周陽點頭示意。而一臉鬱悶的荒唐子,自不回禮,且看著兩人離去時,瞳中帶滿了不甘! book18.org

過了一陣,黃蓉陪著爹爹前去驛站,剛到府門,卻見周陽躲在廊道處,正對自己擠眉弄眼。一時間,美婦又好氣又好笑,暗覺此子越發放肆,便裝作瞧不見繼續前行。 book18.org

我這孫兒卻也有趣,不似他父親那般木訥,倒像為父年輕之時。誰知黃藥師卻停在原地,捋了捋鬍鬚,對黃蓉道:乖妮,今夜你且休息一晚,有為父與伯通守在驛站,當保無事。 book18.org

說完後,東邪也不顧女兒是何反應,徑直出府而去,留下美婦俏瞪著愛子,也不知是喜是愁。 book18.org

娘親,為何那小子能去,我卻……哎,別走啊! book18.org

見獨剩黃蓉一人,周陽大著膽子湊了過來,誰知美婦還是不理他,香扭蠻腰往回走去。荒唐子不禁一臉莫名,雖不敢惹,可看著遠去的倩影,只得咬咬牙跟上。 book18.org

待走到內宅時,看四下無人,黃蓉這才停下蓮足。她轉過身子,倚靠在廊柱旁,看著焦急的愛子,端詳了一陣,才柔聲道:混小子,為娘並非不願帶你,可此次南行恐怕險象環生,你便留在襄陽,等為娘回來可好? book18.org

娘親,你讓我隨你一起吧,陽兒定聽你吩咐,絕不胡亂行事!荒唐子聞言更是心急,說著說著竟懇求起來,只聽他道:我業已成年,哪能讓你獨自一人涉險,況且娘親此去,身邊也少個端茶倒水的人,算我求你了,娘親! book18.org

陽兒,聽你如此說,為娘甚是……歡喜……但此行前路渺茫,為娘也無十足把握,你還是留在家中等我吧。黃蓉聞言雖有意動,可沉思了片刻,仍舊搖了搖頭。 book18.org

女俠自不可能告訴愛子,南下之行不單單防備魔教,主要還是為了給小龍女治病,尋那傳言中滋魂養魄的安神蠱。可周陽只是不肯,一個勁央求不斷,母子兩人便僵持在當場。 book18.org

黃蓉雖煩悶非常,可周陽關懷的眼神讓她又有些甜蜜,但此番確實不能帶他南下,這該如何是好?女俠見自己說服不了愛子,急切之下,腦中不禁靈光一閃,暗道:也罷,不就是想與我……且便宜這小混蛋一次,卻讓你死了這條心。 book18.org

想通後,她便星眸含春,粉頰也有瑰嫣之色,更將整個香軀靠了過去。絕色麗人雖萬般羞澀,卻第一次主動道:若是你聽話,為娘今晚便……便用嘴再服侍你一次…… book18.org

換作平時,若是黃蓉如此,周陽早就狼撲虎抱上來,把這千嬌萬媚的尤物吃得一乾二淨!誰知今日這荒唐子不再荒唐,聞聽此言,俊臉上竟帶了絲絲怒意,止不住低吼道: book18.org

娘親,你卻想岔了,我周陽雖浪蕩貪色,可這次是真的擔心你!再者若你不在身邊,我留在此還有甚意思!不如回那甘泉山洞府內,豈不瀟灑快活! book18.org

吼完後,周陽眼中含淚,深深看了黃蓉一眼,隨即甩袖而去。美婦愣在當場,俏臉上也不知是感動,還是訝異,過了半晌,才從唇中喃喃吐出幾個字來:陽兒,為娘錯怪了你…… book18.org

午夜時,葬禮顯隆,除了不知跑到何處的荒唐子外,郭府上下皆披麻戴孝,前去靈堂處守夜,以全這豪爽漢子的萬般義氣。郭靖聽聞愛子未至,不禁火冒三丈,想要前去拿他,卻在黃蓉相勸下怏怏作罷。 book18.org

一夜無事,待清晨時,襄陽城西門外,五七騎立於此地。仔細看去,正是北俠夫婦,樊天正與郭破虜,以及即將北上的左劍清。 book18.org

這有書信一封,你且帶上。等眾人與左劍清道別完畢,黃蓉縱馬上前,從懷中取出一物遞去,隨即又道:過兒尚在閉關,切莫不可相擾,以免他走火入魔,他隱居處我已告知你,把此信留下便可。 book18.org

黃師娘放心……清兒省得……左劍清臉色一僵,接過信封后藏於袖中,隨即躍馬揚鞭,消失在官道上。幾人見此,便遛馬進入城內,唯有女俠動也不動,依舊眺望著微亮的天空。 book18.org

雖一夜未睡,可疲憊絲毫遮擋不住女俠的天生麗質,只是她眸中滿是憂絲,也不知是對南下之行沒有把握?還是擔心自己走後戰局失控?亦或是牽掛那個一夜未歸,讓她既歡喜又哀愁的人? book18.org

清風蕭索,天幕慘白,許久後,絕色美婦才撥馬而回,只聽她喃喃道: book18.org

小混蛋,又跑哪去了,總讓為娘心不得安…… book18.org

烈陽從雲端升起,光芒四射,如鎏金的圓盤般,高掛在蔚藍之上。一處竹林遍布之地,駿馬栓在路邊,青年也立在一旁,似在等待甚麼人。 book18.org

過不多時,迷茫子取出那封書信,燃起火石付之一炬。待燒完後,又回頭望向遠方,那座原野上的巨城,自言自語道:想必從今日起,我再也沒臉回到此地了…… book18.org

不管公子如何,小奴定當追隨至天涯海角。 book18.org

不想竹林深處傳來一聲嬌音,轉眼看去,一個狐媚少女婷婷而出,對青年微微一福,甜笑道: book18.org

公子,婉娘等你多時了。 book18.org

第63章 一簾春夢 book18.org

僻壤方圓甚廣,百里幾無人煙,古道廢棄,密林軋路而生。深秋臨近,萬木褪去夏衣後,像是脫袍解裙一般,在這荒涼之地赤裸相對。枯葉盡落於地,彙集成了黃的深潭,待夕陽斜下,滿是金燦一片。 book18.org

美景入眼,心生愜意,欲贊天地之奇時,卻聽一陣女子嬌吟傳出,登時令人詩興全無。 book18.org

嗯……不要……啊……慢些……哈…… book18.org

那女子音脆調婉,勝過黃鸝之鳴,不過卻忽高忽低,似亢奮似哀怨。這嬌媚之聲勾魂無比,無奈中又透著絲絲快活,登時搔到人心中癢處,只覺應是某個貞潔烈女,被淫賊虜到此地,經過幾番雲雨,已被肏弄得欲罷不能了。 book18.org

浪吟聲繚繞耳間,使得人浮想聯翩,可左顧右盼下,卻見林海葉湖靜止不動,如凝固了一般,其內也並無異常。 book18.org

久尋未果之際,恰好一陣西風呼嘯而過,捲起無數落葉盤旋而上,如同在鎏金之湖掀起了波濤。待葉浪四散時,再往裡一看,不禁令人瞠目結舌,一時間愣在原地。 book18.org

原來葉湖被風刮出的凹坑處,竟然多出了一對男女來,盡皆寸縷未著,如一旁的禿木頹枝。可樹樹相距尚有間隔,兩人卻毫無廉恥的廝磨一起,看那胯臀緊連,蠕蠕而動的姿勢,也不知是交歡初始,還是已二度春風。 book18.org

心癢難耐,不由得湊近窺視,卻見男子是個濃眉大眼的青年,身形高大,虎背狼腰,而那女子被他壓在身下,倒瞧不出芳齡幾許,只在兩人扭顫時,才偶露星眸月眉。 book18.org

觀此情形,似乎所猜有誤,想必是某對小兒女婚約未至,忍耐不住寂寞,來此地偷情幽會。可回想方才,那呻吟中為何滿帶不願之意?而且仔細看時,女子青絲雖亂,卻能看出盤頭帶簪,已做婦人髮鬢,莫非還另有蹊蹺? book18.org

直到女子被肏弄得弓起腰肢,急揚鸞首時,這才看清了她的年紀相貌,也讓人推翻了先前的猜想!只見此女容姿傾城,身段絕倫,遠非青澀少女可比,玉臂若嫩藕,碩奶如蜜桃,纖腰勝楚女,雙臀似山巒,簡直像是畫中仙一般! book18.org

不過看到此處,心中疑惑再生,此等絕色美婦怎會在這荒山野嶺內,與年紀相差甚遠的青年偷行苟合?況且周邊並無他們的袍裙,兩人就似憑空出現一般,當真怪異至極!不過眼前的淫況越發香艷,直讓人邪火涌於胸腔,再無意思索此事。 book18.org

探頭望去,那青年大手發力,擠得那對渾圓雪奶溢出了乳汁,他胯間的巨物也絲毫不停,從緊窄妙處中帶出了汪汪春水。而美婦則雙腿大開,放任身上的男子施雲布雨,小手還緊緊摟住他的臂膀,含羞帶媚的啼鳴不斷。 book18.org

嗯……嗯……啊…… book18.org

隨著交媾幅度漸漸加大,這場野合也越發如火如荼,林海中響徹了肉體碰撞聲,剛靜下來的葉湖也被攪出了漣漪。 book18.org

啪啪啪啪啪啪! book18.org

香汗飛濺,淫液四灑,不想如此激烈的歡愛,那青年似仍不滿足。他拉起身下的絕色尤物,讓她騎在胯間,隨即扶腰捏臀,一邊吸汲乳汁,一邊向上聳動不斷。 book18.org

美婦雖滿臉哀羞,卻任由他擺弄自己,待坐穩後更收緊臀瓣,似是要夾斷埋在體內的巨物。就連一對柔薏也不知是慌亂,還是要把控平衡,悄悄扶在了青年肩膀,如同騎著烈馬般飄搖不止。 book18.org

疾風驟雨的半刻後,激烈的戰況便到了緊要之時,看美婦與青年迫切的模樣,便知兩人即將升入欲峰之巔,一同品嘗性事中的極樂巔峰。 book18.org

啊……別那麼……嗯……用力…… book18.org

忽然間,美婦急揚鸞首,甩散滿頭的青絲,而後緊繃鵝頸,小嘴裡無意識的浪吟出聲;而青年則咬牙切齒,向上猛烈一搗,似是用分身轟開了幽宮之門,即將便要噴精出液。 book18.org

察覺到體內的異狀後,美婦雖在扭動蠻腰,抵死逢迎,可小嘴裡卻吐出了並非本心之言,只聽她顫聲道: book18.org

陽兒……咱們乃是母子……萬不可再錯上加錯…… book18.org

既已如此,便讓孩兒內出一次!青年哪裡顧得她去,雙手緊壓肉臀,反而把巨根埋得更深了些,滿臉陶醉道:要來了!娘親!且接孩兒一射! book18.org

他話音未落,巨屌便在花徑中猛漲一圈,惹得懷中尤物劇震了數次,豐滿嬌軀如同變形了一般。美婦雖已步入絕頂高潮,可聞聽此言還是慌亂不已,不禁勉強要抬起雪臀,想吐出那根讓自己快活無限的硬物。可她渾身乏力,又被青年死死按住,絲毫掙扎不得。 book18.org

見無計可施,美婦一邊劇烈痙攣,一邊勉強開口道:陽兒!只求你別射在為娘體內……除此之外,我……我甚麼都依你…… book18.org

不想為時已晚,還沒等她說完,深埋進嫩屄的男根便伸縮起來,從龜頭噴出了灼熱的男精,且一波比一波濃烈,直燙得美婦緊摟住青年的脖頸,用淌奶的雙乳淹沒了他的臉龐。 book18.org

就在幽宮快被灌滿之際,美婦的哀怨也像升華中的極樂,同時到達了頂點,不禁亢奮無比的嬌啼一聲。 book18.org

陽兒!不要!啊啊啊啊啊…… book18.org

這蝕骨之音直衝雲霄,可消散之後頓生異狀,美婦突覺萬物化作虛無,入眼滿是混沌一片。等她再睜開美眸,哪還有林海葉湖,只剩下昏暗的油燈閃爍不定,而騎在身下的青年,竟然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book18.org

啊!陽兒!這……這是……哈……哈…… book18.org

猛然間,羅帳里傳來一聲驚呼,簾裟撥弄時,卻見黃蓉從中起身。女諸葛渾身雖香汗淋漓,俏臉上神色複雜,既透著驚恐,又帶了一絲惆悵,坐在床上喘起氣來。似是仍覺不安,她連忙環視四周,見自己還在驛站內,心中這才稍寬。 book18.org

原來只是夢境……過了片刻,女俠終於定住了心神,不禁自言自語。雖知只是做了場春夢,可夢中之事如此真實,還是讓她羞恥萬分,不禁埋怨起夢中強占自己身子的青年,喃喃道:混小子,就連在夢裡……都想與我…… book18.org

可念起周陽,黃蓉腦中便浮現與他歡愛的場景,粉臉不禁浮上酡紅,尤其是想到被愛子內射之時,絕色美婦只覺筋酥骨軟,似是夢中的極樂延續到現實,尚未從嬌軀上褪去,就連小腹內也隱約有了些熱脹。 book18.org

女俠越想越亂,一時間愣在床上,俏臉上雖滿是氣惱,星眸中卻透著迷離熏然。自小島之後,便沒行過房事的美婦,不自覺竟然想得痴了,直到察覺被褥中極為潮濕,這才回過神來。 book18.org

她掀起薄被一看,頓時羞在當場,本就通紅得俏臉,更是瑰霞滿布。原來她腿間的緊嫩處,不知何時已愛液泛濫,不單是褻褲,就連床單被褥也滿是水跡,如同延綿流淌的溪河。 book18.org

黃蓉先呆後驚,當即收拾起床鋪,不想就在此時,門外卻有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更讓女俠手忙腳亂,只聽那人道:乖囡,可好? book18.org

爹爹,女兒無事,方才做了個……三兩下把被褥塞到床底,黃蓉也不顧褻褲中甚為粘稠,一邊應聲,一邊急急套上外裙。可話到一半時,女俠不禁語塞,只得敷衍道:做了個噩夢,爹爹毋須擔心…… book18.org

等穿戴整齊後,美婦這才打開房門,見父親好奇的盯著自己,紅雲又登粉頰之上。 book18.org

原來黃蓉今晨送走左劍清後,雖擔憂不知去向的愛子,可也知他應是耍性子,便來驛館陪父親研究解藥。只是女俠在靈堂守了一夜,不到半個時辰就覺困意襲來,見左右無事,尋了間空房欲小憩片刻。 book18.org

這幾日諸事繁雜,且都極為重要,女諸葛禪精竭慮,一直繃緊了神經。因疲憊非常,美婦剛一躺下便沉沉入眠,竟睡了整整一天,直到被春夢驚醒。 book18.org

期間黃藥師也來過幾次,見女兒睡的香甜,便沒有打擾,只點油燈而去。先前聽得黃蓉驚呼,他心中擔憂不過,放下手頭之事,趕緊前來看看。 book18.org

方才為父脫不得身,現下得了空閒,便來瞧瞧你。東邪見女兒並無異常,頓時放下心來,可聽她所言不禁心中疑惑,便問道:作得甚麼噩夢,怎地喊起了陽兒的名字,莫非那小子又闖禍了? book18.org

沒……他沒闖禍……聽父親如此問,美婦心中又有哀羞湧出,可她哪敢說出夢中發生了何事,只得轉移話題道:爹爹,前幾日那黑衣女子,你可知她的師門來路?我觀此女亦正亦邪,十分擔心令狐大俠夫婦。 book18.org

嗯……此事卻要問段皇爺,為父不甚清楚。聞聽此言,黃藥師果真沒追問下去,沉思片刻似是想到甚麼,緩緩而道: book18.org

不過四十餘年前,你娘親還在世時,我曾攜她拜訪過中神通王重陽。阿衡有過目不忘之能,重陽兄見了後,便說她是世間三位奇女子之一。我心中納悶,只覺怎會有女子能與你娘親相提並論,就問其餘兩人是誰…… book18.org

遙想往事,清癯老者唏噓不已,直嘆歲月蹉跎,捋著鬍鬚停口不言。女俠開始心不在焉,慢慢也被父親的話語吸引,見狀不禁輕聲問道:爹爹,其餘兩人是誰? book18.org

第一位奇女子,想必你也知道,就是那創了古墓派的林朝英女俠。良久後,黃藥師回過神來,接著道:另外一個卻不知姓名,據重陽兄所言,其自稱棲鳳谷之主,他還曾與此女交過手,可不到三十招便即落敗。當時我還記得他說過,若是華山論劍時此女到場,那天下第一這個名號,非其莫屬了! book18.org

想王重陽當年為五絕之首,江湖上至今威名尚存,黃蓉聽聞他竟敗給了一女子,心中也是驚訝無比。可美婦轉念一想,心覺父親先前所言,卻與那黑衣女子毫無干係,不禁又生出疑惑。 book18.org

突然間,女俠腦中湧出了一絲靈光,不過因無法確認對錯,連忙問道:爹爹,莫非黑衣女子是? book18.org

不錯,想來她便是那人的徒弟。先前你去揚州時,段皇爺曾託人送信與我,信上說,芭蕉小築就在棲鳳谷之內東邪聞言一笑,從懷中取出一封信交於女兒,又道:蓉兒你也莫要擔心,這黑衣女子既送來了雪蓮,應對咱們沒有惡意,說不得令狐少俠夫婦還能落下福緣,受她提點一二。 book18.org

聽父親說得在理,黃蓉不禁輕點鸞首,可那晚見黑衣女性情怪誕,心中還是擔憂盈盈二人。況且女諸葛也覺此人乃是隱患,將來正邪交戰時,她兩不相幫倒好,若是相助魔教,己方恐無一分勝算。 book18.org

蓉兒,你這幾日甚為辛勞,且回去休息吧。東邪見女兒臉上掛滿憂絲,雖不知她在擔憂何事,卻也甚為心疼,便勸道:此處有為父與伯通守著就好,你不日就要南下,卻要保重身子。 book18.org

黃蓉聞言無奈,雖知回到府中還是獨守空房,卻也聽從父親的言語,離了驛館朝家中而去。 book18.org

現下已近戌時,黝黑夜空之上,彎月雖替了烈日而出,可空氣中的燥熱絲毫未降。黃蓉孤零一人漫步街巷,一時說不出得煩悶,走了一陣,不禁停在原地。 book18.org

女俠腦中雜亂,不光對南行能否事成心懷渺茫,還擔憂棲鳳谷中的令狐沖夫婦,但更多的是牽掛周陽,那個讓她歡喜又惹她憂愁的混小子…… book18.org

哎,也不知陽兒回來了沒……抬頭望月,星眸含思,輕嘆了一聲,黃蓉這才邁動蓮足,往家中而去。 book18.org

待進得府內,女俠也並未回房休息,而是來到大廳,看著空曠的座椅發起愣來。不想此時卻有一人奔進大廳,正是守門侍衛,他見主母在此,急急道:夫人!大公子回來了,似是吃多了酒,與人廝打了一場,我等已把他扶回院內。 book18.org

甚麼?且帶我去看看!聞聽此言,黃蓉心中一緊,連忙與侍衛出了大廳。剛奔至門外,她似想到了何事,又對侍衛吩咐道:你去取些跌打損傷的藥來,再弄些熱水。 book18.org

侍衛領命,隨即轉身而去。見他走後,美婦也不再耽擱,使起輕功,不到片刻便到了小院之外。剛要進去,卻聽裡面一陣嘈雜,有人打著酒嗝嚷嚷道: book18.org

嗝!且取酒來……咦?你們是誰?趕緊放開小爺……嗝……莫要讓小爺我揍…… book18.org

黃蓉聞聽此言,連忙進得院內,一看之下,不由得心中更急。只見周陽鼻青臉腫,扶著一顆樹搖晃不止,幾個侍衛想去攙扶進房,卻被他作勢逼開。 book18.org

原來此子昨夜苦求未果,見黃蓉仍不肯帶自己南下,不禁萬分著惱,便欲返回甘泉山去。可他畢竟擔憂女俠,打好包袱後,在城門邊徘徊了許久,都沒下決心邁出腳。周陽性子倔強,也不願回去惹美婦笑話自己,不得已,只好在城中轉悠起來。 book18.org

襄陽夜行宵禁,還著亮燈籠的不是妓院便是娼館,有心無意下,這荒唐子便逛到了煙花柳巷之內。因極為煩悶,周陽隨意招了個人相陪,不想倒是湊巧,那姑娘花名中也帶了個蓉字,且此女雖墮入風塵,卻是個知冷暖的。 book18.org

周陽無心行淫只吐苦水,那姑娘倒也能接住話茬,兩人邊吃酒邊閒聊,竟整整相處了一夜一天。荒唐子懷中銀兩甚多,又覺與這女子投緣,便欲在此躲些時日,好氣氣黃蓉,也讓她擔憂自己。 book18.org

誰知那女子乃是閣內頭牌,慕名而來的客人甚多,聞聽老鴇道明情況後,卻有幾人心生不忿。周陽吃到醉意正濃時,那幾人闖將進來,直要使錢讓他滾蛋,荒唐子如何是個好脾氣,便與他們廝打,不想酒意上頭,卻被打得落荒而逃。 book18.org

爛醉如泥又無處可去,迷迷糊糊間,周陽不由自主摸回了府里,這才有了現下之事。 book18.org

哎?我點的妍蓉呢?怎地不見了人……你們趕緊把她給我找……嘔…… book18.org

幾個侍衛見黃蓉到來,立即抱拳行禮,滿臉皆是苦澀。貪色青年仍張牙舞爪,胡亂說著醉話,只不過口齒不清,倒聽不懂他說得甚麼。 book18.org

黃蓉剛想上前,卻見周陽嚷嚷幾句,隨即抱著樹嘔吐不止,而後便躺在地上沉沉睡去。美婦哪知愛子從青樓而返,只以為他生自己的氣,去尋了個酒肆,待到此時方才回來。 book18.org

快把他扶進屋中休息,另外今晚之事,切不可讓老爺知道。黃蓉見狀,連忙招呼著把周陽扶回房內,同時怕丈夫知曉此事後,對他加以責罰,便吩咐一聲讓眾人散了。等侍衛走後,女俠用絲巾沾了熱水,想替他梳洗一番,再給臉上的傷處塗些藥膏。 book18.org

看著熟睡中的愛子,美婦臉帶憐惜,伸過去的小手也越發溫柔。誰知她剛一離近,便險些打了個噴嚏,執巾的柔薏頓時停在半空,就連眸中也蘊出怒意。原來周陽雖滿身酒氣,卻透著一股濃烈的胭脂香味,想女諸葛七竅玲瓏,如何猜不到這混小子從何處而歸。 book18.org

方才還在擔憂愛子的美婦,此時卻萬般惱火,只覺此子當真無法無天,竟去下賤勾欄處尋歡作樂。而且不知為何,心中更湧出一股莫名恐慌,怕這小混蛋被某個野女人迷了魂去,若是從此不再糾纏自己,那該…… book18.org

想到此處,羞憤沮喪的女諸葛失了理智,絲毫不覺得心中所憂越過了母子間的禁地,只一個勁得埋怨起青年…… book18.org

臭小子,當真該死!若是你忍耐不住……為何不告訴我…… book18.org

想到氣處時,女俠眼中有水光閃動,幾欲把那盆熱水潑在愛子臉上。哪知熟睡之人喃喃夢囈了一句,卻讓她止住了淚兒,只聽道: book18.org

娘親……莫要撇下孩兒……且讓孩兒隨你南下…… book18.org

隔天清晨,酣睡整晚的荒唐子終於醒來,這一覺睡得他好不暢快。可睜開眼後,發覺自己竟回到了家中,不禁心中微奇,努力回想起昨夜之事。 book18.org

因酩酊大醉,周陽只記得與人廝打了一場,之後發生了何事,腦中全是一片空白。雖然如此,他卻忘不了自己與黃蓉尚在賭氣,貪色青年急忙穿衣披袍,偷偷順著小門溜出府去。 book18.org

誰知到了街上,他卻沒了目的,不知該去何處躲藏。就在苦惱時,不禁想起勾欄中的那名女子,只覺倒是個好去處。 book18.org

周陽隱約記得方向,便哼著小調悠悠而行,而他身後十餘丈外,卻有一人悄悄跟隨。 book18.org

烈日之下,那人卻身著斗篷臉帶紗巾,只露出一對秀美的星眸來,顯得神秘又怪異。可那人不知,她裹得雖嚴,但窈窕身段與豐腴體態如何能遮的住,不是絕色美婦還能有誰? book18.org

原來昨夜黃蓉聽周陽夢囈後,雖覺羞臊無比,可心中隱約有一絲甜蜜,待上完藥後也休息去了。今晨醒來時,美婦本欲去尋愛子談心,不想正好撞見他鬼鬼祟祟,看那模樣似是又想去青樓尋歡。 book18.org

女俠登時惱怒不已,回房裝扮一番便施展輕功跟了上去,想看看是哪個狐狸精作怪,竟讓愛子魂不守舍,竟把她……都給忘卻了。 book18.org

母子兩人一前一後,在城中七拐八繞,過了半個時辰,終於到了地方。此處位於城南市集附近,臨近幾條街巷都掛滿了燈籠,雖然現下尚未點亮,不過想必晚上定是熱鬧非常。 book18.org

黃蓉與丈夫久居襄陽,也曾聽聞此地皆是勾欄娼館,可身為女子又自持身份,一向對這等賣春償肉處敬而遠之。不想這次為了戲弄愛子,她竟闖入煙花柳巷內,到了這專供男人消遣的場所,也不知此行是福是禍。 book18.org

隨周陽鑽進一個小巷內,見他到一處院落頓足不前,美女連忙躲入樹後。等了許久,她這才探頭看去,見沒了那混小子的身影,便往院落行去。 book18.org

哎,這位……客人,俺們藏香閣尚未開放,請晚間再來。不想來到院口,黃蓉方欲入內,卻被守在一旁的小門子給攔住。 book18.org

在風月之所接人待客已久,小門子卻有一雙賊眼,如何瞧不出眼前乃是女子。可此人倒甚為機靈,並未出言點破,只是行了一禮指指日頭,示意時辰不對。女俠聞言也不答話,手中一晃,取出錠銀子拋了過去。 book18.org

有錢能使磨推鬼,小門子得了銀子,頓時又驚又喜,連忙把這遮面擋顏的女子讓了進來,恭敬問道:不知客人是要聽曲兒,還是要找姑娘陪酒?小的且去知會一聲。 book18.org

方才那位公子點了哪位姑娘?你且領我前去,我有事尋他。 book18.org

黃蓉環顧一周,見院內有幢二層小樓,卻瞧不清裡面的狀況,只得問起周陽去了何處。小門子聞言疑惑不已,心道此女莫不是來捉姦的?可方才得了人家一錠銀子,還是引著女俠進入樓內。 book18.org

且說周陽在此待了一夜一天,卻是熟門熟路,上了二樓後,便托老鴇尋到那位喚作妍蓉的頭牌。呼酒要菜後,兩人在雅間裡聊得不亦樂乎,從兒時的糗事,一直說到如今的煩惱。 book18.org

可荒唐子不知,他垂涎已久卻有些懼怕的美婦,此時已到了門外,又要捉弄自己一番;不過陰差陽錯下,這荒唐子也因此享盡了無邊艷福,只是事後他並未發覺而已。 book18.org

後話不提,兩人聊了半個時辰,酒壺已空,菜肴漸稀。妍蓉見狀,便款款起身福了一福,對周陽道:公子稍坐,且容奴家為您再取些酒菜來。 book18.org

見周陽點了點頭,女子微微一笑,轉身出了雅間。荒唐子說得口乾舌燥,發覺杯中殘酒不足以潤喉,便倒了碗涼茶慢飲。 book18.org

不想過了許久,直到那壺涼茶見底,妍蓉都未回來。周陽等得不耐,剛欲出門尋找,卻見她端著酒菜飄渺而至,不禁好奇問道: book18.org

哎,你去了何處?怎地遲遲不回? book18.org

望公子海涵,奴家方才見自己妝容有失,便去補了補,倒是叫您等得心急了。 book18.org

聽後,那女子竟有些惶恐,略帶歉意的輕福了一禮,便柔聲解釋起來。荒唐子聞言後,仔細看去,真覺得她與方才有些不同,似是又美艷靈動了三分! book18.org

幽香先入鼻,倩影后映瞳,若問君如何?直入情絲中!只見此女星眸帶彩,月眉顯嬈,鸞首微歪時,微微一笑竟生百媚!book18.org

相關搜索

笑傲神鵰笑傲江湖笑傲笑傲神鵰續笑傲神鵰23笑傲神鵰男閨蜜笑傲風流笑傲神笑傲江笑傲大明笑傲射鵰笑傲神鵰之(62 63)笑傲神鵰後續笑傲江湖 1笑傲神鵰1笑傲神鵰 續笑傲冮笑傲江湖之神鵰續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