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02集~第 40章:陰陽門徒

簡體

四色劍光泛起四道驚虹漫空飛舞,瞬間將千絲萬縷陣掃的七零八落,又匹練般向黑羽破布絞殺而去。 book18.org

忘年樵老正占盡上風,陡然間見到林風雨雙目恢復清明大吃一驚。 而四色劍光威勢無匹,仿佛這世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抵抗,要穿透,碾碎阻擋在之前的一切! 即使法則之力也無法對抗! book18.org

易落落更是驚得將弧線優美的小嘴張成了圓形! 眼看著林風雨為了救助自己陷入忘年樵老魔爪,那一道奇異的法則之力將他死死壓制,看著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場。 林風雨若落敗,忘年樵老騰出手來一定要出手對付最落於下風的易天行。 她一顆芳心被絕望所占據,天魔宗真要在今日起便一落千丈,再不復昔日榮光了麼? 不知道一瞬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林風雨忽然氣勢大漲,那根……羞死人的本命法寶突然爆發出不遜當世任何法寶的威勢,不但掙脫了黑羽破布的壓制,還掀起一波驚濤駭浪般的絕地反擊…… book18.org

此時此刻,忘年樵老再無任何保留。 黑羽破布發出尖銳的嘯叫聲,黑色的羽毛連連扇動出團團黑氣抵抗四色劍光。 那黑氣一眼就能看出不凡,卻依舊抵擋不住被劍光逐漸蠶食。 book18.org

與此同時,老魔額頭亮起玄奧的金色符文,長出一隻獨角! 正是西華魔宗壓箱底的絕技破法金角。 book18.org

這一道秘術與陰陽門的破法叱目一般,號稱破盡世間萬法。 獨角尖端對準四色劍光也射出一道金色的寒芒。 book18.org

寒芒對劍光,時間仿佛凝固停止。 隨即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嗡鳴聲,劍光牢牢抵住寒芒,一邊壓制黑羽破布,一邊還將寒芒一寸一寸地抵了回去。 book18.org

忘年樵老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已傾盡全力,完全無法想像為何戰局會逆轉得如此之快。 而心中的驚駭更是翻天覆地,他非常明白,如此的局勢改變絕不是因為林風雨之前有所保留,而是在戰場上的境界突破。 book18.org

這種突破簡直匪夷所思,老魔咬牙切齒恨道:」任你如何天賦異稟,成長不起來的天才,不叫天才! 」 book18.org

「咣當」一聲巨響,劍光與破布,金光各自分開。 book18.org

林風雨手打法訣,四色劍光在身周立起圍繞,一丈方圓之內均浸滿著四色光暈,像披上了一圈光環! 原先重重包裹的絲線在光暈範圍之內迅速融化連灰也不曾剩下。 他信心滿滿,不閃不避,徐徐向著忘年樵老飛去。 所過之處,一切俱都灰飛煙滅。 book18.org

忘年樵老面色凝重如臨大敵,抬手一招用青羅傘蓋將自身層層護定。 又彈出一束灰光打在黑羽破布上,黑羽破布化作一隻兇惡猙獰的王鴉,立於傘蓋之頂。 book18.org

林風雨停下身形凝視了一會兒,面無表情道:「原來是這個東西,怪道攻擊神魂如此兇悍。還有什麼神通儘管使出來!」 book18.org

忘年樵老獰笑道:「小子張狂得緊!莫慌,很快就讓王鴉送你見閻王。」 book18.org

林風雨深深吸了口氣,堅定道:「我想見識見識!」身形又動緩緩向忘年樵老靠近。 book18.org

青羅傘蓋之前接受林風雨無數劍招巍然不動,此刻卻在四色光環逼近之下開始不安地晃蕩震動。 光環像是一股柔風,輕輕掀起了傘蓋上的瓔珞垂。 book18.org

林風雨停在青羅傘蓋威​​能的邊緣便不再前進,只是任由身周的光暈與青羅傘蓋爭鋒。 book18.org

觀戰的易落落難掩心中的緊張! 這一對頂尖高手此刻就像被定住了身子,只是站立不動。 天魔宗聖女眼界何其高明? 自然知道這般鬥法更加兇險萬分,二人都是亮出了最後的底牌,林風雨操持本命法寶要破去忘年樵老最強的防禦法寶。 這實在不遜於貼身肉搏,任何一個小疏忽或是一招不慎,便是落敗身死的下場。 book18.org

忽而易落落微蹙的眉頭一松,青羅傘蓋的威能籠罩範圍明顯縮小了一圈,而四色劍光依舊像熊熊燃燒的火焰,絲毫不曾減弱。 抬眼向林風雨望去,見他也是展顏一笑,又向前踏了五步站定朗聲道:「人力有時而窮,防禦法寶也並非萬能!」 book18.org

青羅傘蓋就像一塊萬年堅冰亘古不化,四色劍光卻如烈日。 縱然不能立竿見影,終日炙烤總要將堅冰融化。 book18.org

忘年樵老見勢不妙,一臉的怨毒再次全力催動破法金角。 金角凝聚出十道金光,氣勢洶洶向林風雨身上要害部位射來。 book18.org

金光的威力林風雨不敢小視,昔年陰煞老魔的金光曾將他的肩頭毫無阻礙地穿了個洞。 如今由忘年樵老使出威力何止大了十倍? 更何況是十道金光同出。 book18.org

四色劍光立於面前猶如垂下的帘子,此時帘子正被狂風吹動搖擺不定。 十道金光被擋住了八道,另有兩道一奔面門,一奔心臟。 book18.org

金光來得好快,林風雨只來得及微微側身。 奔向面門的金光貼著耳邊划過,帶下一縷頭髮。 而奔向心臟的金光卻再也躲不過去…… book18.org

忘年樵老心頭狂喜。 被金光擊中要害部位,神仙也救不回來! book18.org

可是眼前發生的一切讓他瞠目結舌,那道射向林風雨心臟的金光明明透體而過,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book18.org

林風雨心道果然如此,他忍不住狠狠握了下拳頭:這是法則之力,屬於陰陽門,屬於我自己的法則之力! ——閃避法則! 這四色劍光,將輝耀神州天地! book18.org

破法金角無效。 忘年樵老所有的希望都寄託於停在青羅傘蓋穹頂的王鴉之上。 book18.org

駐立許久的王鴉終於動了,它展開漆黑的羽翼,那羽翼仿佛用片片陰影交織而成,長達十丈的翼展充滿了污穢之氣與不吉氣運。 book18.org

「沒猜錯的話,這便是你的本命法寶對嗎?」林風雨臉上依然掛著淡定的笑容,心中卻沒有絲毫的輕敵。 book18.org

王鴉舞動著黑色的羽毛,飛翔在空中劃出黑色的軌跡。 凝視著林風雨的鴉眼被白色占據,射出一道蒼白的光芒。 如同死亡凝視! book18.org

林風雨頓覺一股陰冷的寒意直透五臟六腑,滲透神魂! 他的臉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心臟都仿佛要停止跳動。 book18.org

若是之前遭遇這種攻擊神魂的法則之力,林風雨束手無策。 如今丹田天地的妙用已被自己窺悉,如何應付已是瞭然於心。 體內的真陽真陰之氣倒灌丹田天地,身體自然而然升起熊熊烈焰,陰陽雙焰在體內燃燒,瞬間將這股寒氣驅逐一空。 book18.org

忘年樵老並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抬手拋出一隻黑色的竹笛。 王鴉用口銜住緩緩吹奏,旁人甚至聽不到絲毫聲響,這股帶著無盡死氣的笛音卻再度直透林風雨神魂。 book18.org

林風雨從未聽過這等曲子,乾枯,麻木,甚至沒有任何起伏。 這首曲子已不是好聽或者難聽,一曲入神魂,令他的丹田天地都充滿了沮喪與了無生趣。 book18.org

這正是忘年樵老法則之力最強的絕招——《王鴉催死曲》! 笛音帶著充滿死寂的黑暗氣息鑽入神魂,一點一點地吞噬生機,林風雨頓感一股疲憊衰弱湧上心頭,仿佛垂死老人的心態。 book18.org

那股死意壓倒了一切生機,林風雨失去了所有自主的意識,僅僅憑藉著身體的本能維持著法則之力殊死抵擋。 ——他的法則之力神妙無端,對手的也絲毫不遜色。 book18.org

忽而一絲柔和安寧的琴音又透入神魂,琴音縹緲,仿佛大海的海面,雖是平靜安寧,卻有游魚遨遊海底,鷗鳥飛翔海面,充滿了勃勃生機。 這一曲林風雨曾聽南宮紫霞彈奏過,叫《鷗鷺忘機》。 但他清楚地知道這一曲並非南宮紫霞所奏,並不是說紫兒的琴藝遜色,而是她並不具備讓琴音直透神魂的法門。 這個法門,顯然出自魔宗秘法。 而此刻能夠幫助自己又具有如此高超琴藝的,自然是那位天魔宗聖女易落落了。 book18.org

安寧的琴音蕩滌著心靈,這股琴音遠不能與忘年樵老的抗衡,但是對於林風雨而言已足夠。 充滿死意的笛音被​​這股「雜音「攪亂,便再也不能壓制林風雨的心神。求生的慾望一起,林風雨緊咬牙關,四色劍光猛然又暴漲一截,他踏著艱難卻又堅定的步伐,一步,一步,向忘年樵老靠近。 book18.org

四色劍光毀滅了靠近的一切,青羅傘蓋看著便要徹底毀去。 而隨著林風雨越來越逼近忘年樵老,王鴉催死曲也奏得越來越急,林風雨的生機一絲一絲地從體內被抽去。 他的一頭黑髮變作滿頭銀絲,年輕英俊的容顏也變得如雞皮,蒼老得像個耄耋老人。 book18.org

兩人殊死相搏! 拼盡全力催動體內的真元。 林風雨忽然身形一晃欲要栽倒,忘年樵老也是搖搖欲墜,見此良機怎能錯過? 王鴉一雙利爪張開,指甲利如刀刃狠狠抓來。 book18.org

林風雨並非誘敵而是確實難以支持了。 可是王鴉下撲之時也在空中撲棱了兩下翅膀險些筆直跌落…… book18.org

出道以來數次遇險,哪一次不是險死還生? 哪一次不是拼盡最後一絲力氣? 林風雨道心之堅定,意志之堅強實在大出忘年樵老意外。 book18.org

這等情況之下,四色劍光忽然再度光芒暴漲! 劍光攪碎了王鴉,攪碎青羅傘蓋,又刺穿了忘年樵老的身軀,牢牢定死了他的元嬰。 老魔臉上不可思議的神情,永遠定格在他臉上。 book18.org

死氣褪去,林風雨又恢復了正常的面容,只是臉色蒼白,真元幾乎損耗一空幾欲暈去。 易落落及時靠了上來扶住他手臂問道:「你沒事罷?」 book18.org

易落落出手相助,林風雨反過來又救了她性命。 關係頓時親近了許多。 book18.org

林風雨搖了搖頭,先收回諸般神通法寶,又取出一顆血蓮補天丹服下,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 丹田天地里星光旋轉,正在迅速恢復著真元。 忘年樵老的法寶失去了主人,都飄在空中沒了靈性。 book18.org

借著休息的時間,林風雨打量戰場。 book18.org

整個戰場亂成了一鍋粥,隕落的修者已是不計其數,雙方都殺紅了眼。 鬼王宗召喚出的惡鬼與西華魔宗的屍魔戰得難解難分。 book18.org

南宮世家的大七劍陣威力無窮,劍修的戰力卻是強大。 秦薇的防護陣法更是高妙,南宮紫霞居中調度井然有序。 寧楠騎著墨麒麟往來縱橫衝殺,威風凜凜。 南宮世家前鋒營反倒成了正道陣營中最占優勢的一個。 book18.org

林風雨剛放下心來,又望向捉對廝殺的頂尖高手。 他特地細看了一陣有蘇不言大戰谷元,青丘國主在天下第一人面前絲毫不落半點下風。 心中一陣膩歪,目光看向整個戰場中唯一置身事外的扶語嫣,只見她四處觀望戰場,嘴角依然掛著神秘的笑容,不知在想些什麼。 二人目光一碰,扶語嫣見林風雨力挫強敵,也是露出一股笑意。 book18.org

林風雨微微點頭示意,隨即又皺了皺眉向易落落問道:「易宗主怎麼了?」 book18.org

易落落玉指朝血紅魔眼示意道:「我爹修煉的功法被法陣克制,被誘出了心魔全無一戰之力。」 book18.org

林風雨點了點頭道:「聖女放心,我這就去援助易宗主。」 book18.org

易落落還待阻攔,林風雨已化作一道金光朝帝刀霸劍撲去。 見他不顧個人安危如此上心,簡直當成了自己的事情,心中也是泛起漣漪,卻又不免為他擔心! book18.org

林風雨一邊急速奔向易天行與雲蕊,一邊祭起扶風葫蘆。 葫蘆口對著忘年樵老遺留下的寶瓶,開始吸收其中的陰魂! 當時他不願意破壞此寶,本就是存了這樣的心思。 book18.org

林風雨的加入大大緩解了雲蕊身上的壓​​力。 他剛剛惡戰一場還未恢復,此刻戰​​力也是大打折扣,可是多一人的力量總好過之前雲蕊獨木難支。 林風雨也並沒有更多的想法,只是助力雲蕊全心防守,一心想著要保住易天行以報答易落落方才指點與琴音相救之恩。 book18.org

戰場已至白熱化! 扶風葫蘆完全吞噬了寶瓶,無數的陰魂開始肆虐戰場。 陰魂團聚在寧楠身邊,掃蕩南宮世家周圍的西華魔宗修者。 book18.org

玉面童老與五方大師也到了勝負的關鍵時刻。 正在凝神接戰帝刀霸劍的林風雨聽到一聲巨響,玉面童老連連咳血,左手和右腿都消失不見。 而五方大師雙目緊閉生死不知,蒼白的臉上見不著一絲血色…… book18.org

天元子與黑白郎君亦都動用了本命法寶。 天元子雙手套上一對龍爪狠狠抓去。 不想黑白郎君身形一陣虛無,胯下忽然分出黑白雙劍,從龍爪之間穿過深深刺進天元子胸口直至末柄。 book18.org

戰場混亂,林風雨功力未曾復原抵抗帝刀霸劍甚是辛苦。 可是黑白郎君這一擊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林風雨心中更是驚怒交加。 book18.org

這一擊再厲害,再令人意想不到地重創天元子,都不如林風雨心中的震撼。 這一擊分明是陰陽門的道法。 book18.org

黑白郎君冷冷地掃視戰場,目光在林風雨臉上略作停留,冷冷地哼了一聲。 book18.org

天元子落敗! 正道形勢危急,林風雨雖陣斬忘年樵老,可是沒人認為他能夠抵抗黑白郎君,更何況如今他被帝刀霸劍纏住根本脫不開身。 book18.org

危急時刻易天行頭頂冒出一陣紅氣,精光四射的眼眸忽然睜開。 他縱聲狂嘯,一頭赤發飛揚如火,單手抓住帝刀斬來的巨刃一扯,恰好又架開霸劍直刺的一劍。 回目朝林風雨點了點頭示意,迎向黑白郎君道:「本座來領教高招!」 book18.org

易落落見此情形,知曉父親的心魔重又被壓制,大大地鬆了口氣。 book18.org

谷元真人掌控七顆圓珠一頓猛攻逼開有蘇不言,騰出手來下令道:「速速送五方大師與天元掌門至大本營療傷,不得有誤!」 book18.org

崑崙派五名元嬰初期的弟子架起受傷的兩位高手急急離去。 而玉面童老也被西華魔宗帶回療傷。 book18.org

戰場的廝殺並沒有因為這小小的插曲被打斷,喊殺聲依然聲震天地久久不斷……只是誰也沒有注意到一道光華從空中掠過,追著護送五方大師與天元子的五名元嬰高手而去…… book18.org

【還有兩章】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book18.org

相關搜索

新婚第十章欲女第三章第2章新婚 第八章第三十五章第10章陰陽門徒第零章第9章第九章第十章第03章狗妻 第8集第四章第四十四章第十一章(第21 22章)(第19 20章)偷香 第1章第十章 疑團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