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裡戲外 (46-56)

簡體

第四十六章:洗乾淨等我 book18.org

被警察押在車上的猴子突然聽到邊上兩個警察說唐古懷孕的事情,登時驚疑不定地瞪向余池北和唐古的方向。 book18.org

那個女人居然懷孕了? book18.org

憑什麼? book18.org

憑什麼他余池北還有孩子? book18.org

余池北廢了他這輩子當爹的可能,就算到時候坐完牢出去,他也沒有生育的可能。 book18.org

憑什麼余池北有孩子? book18.org

猴子死死瞪著兩人的方向,見余池北和唐古依依不捨地在接吻,恨意滿滿,他一偏頭,看見警察腰間別著的手槍。 book18.org

登時拔了出來,朝唐古肚子的方向就開了一槍。 book18.org

第一槍槍響時,警察都嚇得低了頭,余池北卻是條件反射地護住唐古,將她矮身壓在懷裡。 book18.org

槍聲一直響了四五聲。 book18.org

等猴子被制服時,唐古才發現,護著她的男人心口一片血紅。 book18.org

她眸子撐大,耳邊的世界似乎都被消了音。 book18.org

警察衝過來,有人在耳邊瘋狂地喊著什麼,猴子被奪了手槍,被警察制服押在地上。 book18.org

有人扯住她,大聲喊著什麼。 book18.org

唐古愣愣地,眼睛一瞬不瞬地看著倒下的余池北,他還在微笑,薄薄的嘴唇似乎在說,「乖,別怕。」 book18.org

但她什麼都聽不見。 book18.org

眼淚一顆一顆落在地上。 book18.org

暈染了一滴血。 book18.org

她的世界轟然旋轉,她在天翻地覆間,閉上眼摔倒在地。 book18.org

世界被縮放成一塊極小的縮影。 book18.org

男人躺在血泊里,女人躺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周圍是喊叫著的警察和呼嘯著的警車,被押在地上的猴子發出變態又暢快的笑聲。 book18.org

這一幕拍完後。 book18.org

葉芙躲在洗手間裡哭了很久,她情緒有些收不回來。 book18.org

其他人都收工了,她還在哭。 book18.org

哭得壓抑又難過。 book18.org

岑欒換好衣服過來,在洗手間門口就聽到了她壓抑的哭聲。 book18.org

他抬腳進去,葉芙果然驚得捂住嘴巴,沒敢發出一點動靜,卻是聽到那腳步聲有點不對,一直走到自己隔間門口,才停下。 book18.org

她小聲開口,「……有人。」男人好笑地抬手敲了敲。 book18.org

葉芙抽了抽鼻子,又喊了聲,「有人。」 book18.org

敲門的手不停,還在敲。 book18.org

葉芙忍不住打開隔間門,這一眼就看見影帝站在外面。 book18.org

她驚得眼睛都瞪大了,「……影帝,這是女廁。」 book18.org

岑欒挑眉,「沒有別人。」 book18.org

他側身進來,葉芙詫異地後退幾步,「你……」 book18.org

話沒說完,被男人壓在門板上吻了下來。 book18.org

「唔……」葉芙驚得伸手推他,隔間門沒關,她擔心有人進來會看見,整個身體都發著顫。 book18.org

男人卻已伸手進來,隔著內衣罩住她的乳肉,指尖探進去勾弄她的乳尖。 book18.org

葉芙挺著胸口喘息,「……哈……啊……」 book18.org

她咬著唇不敢發出聲音,卻被男人低頭吻住了唇,將她的呻吟盡數吞進口中。 book18.org

「好點了嗎?」男人吻完她,收回手指,轉而輕撫她的肩背。 book18.org

葉芙這才意識到,他是在安慰她。 book18.org

只是……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 book18.org

葉芙臉紅得要死。 book18.org

「乖,先回去,我有點事。」他親了親她的唇,曖昧地在她耳邊道,「洗干凈等我。」 book18.org

葉芙面紅耳赤地低著頭,男人摸了摸她的耳垂,率先轉身走了出去。 book18.org

第四十七章:她勾引你? book18.org

宋雨今天戲份殺青,還有不少配角的戲份也殺青了,但是徐導不搞送別會那套,因此,演員們都私底下自己聚一聚吃頓飯就算了。 book18.org

一行人正在酒店包間吃飯時,沒想到影帝岑欒也來了。 book18.org

他靜靜坐在那,眾人輪流上去給他敬酒,他也都淡淡接了,喝了。 book18.org

一行人見他態度溫和,也都沒什麼顧忌地拉著他,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 book18.org

幾個人喝到最後,宋雨喝的最多,他舉著杯子站到岑欒跟前,「影帝,這杯酒我敬你,你真的很厲害,跟著你我學到了很多。」 book18.org

「學到了什麼?」岑欒淡淡地問。 book18.org

宋雨撓了撓頭,難得有些赧然,「就……挺多的,拍戲技巧什麼的,還有站位氣勢什麼的。」 book18.org

「是嗎?」岑欒唇角勾了個不咸不淡的笑容。 book18.org

宋雨察覺得出,影帝似乎看他不太爽的樣子,他拿著酒杯尷尬地笑了笑,找了個藉口回到位置上。 book18.org

等大家喝得差不多了才散。 book18.org

宋雨去洗手間放水,剛拉開拉鏈,就被人一腳踹在腰上,整個人飛到隔間門上,又被門撞了一下,踉蹌著摔倒在地上。 book18.org

他抬頭一看,愣住,「……影帝?」 book18.org

岑欒解了領口的紐扣,又解了袖扣,隨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起來。」 book18.org

宋雨爬了幾下才爬起來,他喝了不少酒,腦子還有點懵。 book18.org

岑欒又一拳砸了下來,直直砸在他臉上。 book18.org

宋雨被砸得嘴裡噴血,他還陪著笑,「岑哥,怎麼了?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book18.org

「誤會?」岑欒冷笑,「你說呢?」 book18.org

宋雨一瞬間就想到葉芙,當即道,「岑哥,一定是那女人胡說的,我什麼都沒幹,岑哥,我跟你發誓,我什麼都沒幹……都是那女人,她想勾引我,然後……」 book18.org

「勾引你?」岑欒眼裡冷意很深,「我勾引這麼久,才把人勾到手,你算什麼東西,她勾引你?」 book18.org

宋雨乍然聽到影帝開口說出這麼自降身份的話,震驚得張大了嘴。 book18.org

他更是沒想到,葉芙那女人這麼大本事,竟然惹得影帝主動勾引她。 book18.org

「我告訴你,宋雨。」岑欒扯住宋雨的領口,「她是我的人,以後想動什麼心思的人,最好先擦亮眼睛,看看什麼人是你能招的,什麼人是你惹不起的。」 book18.org

岑欒背景深,當時年少就出名,很多人還扒他是不是靠睡上位的,後來人家爆料,他家有背景,再後來,關於他的家庭資料全都被人抹得乾乾淨淨。 book18.org

娛樂圈裡也沒幾個人敢正大光明地討論他的家世。 book18.org

一來,岑欒本人就腕兒大,哪怕他出國多年,沒拍戲,回來依然有一定的流量群體,並且越來越壯大。 book18.org

二來,包裝他的經紀公司影娛據說就是他家的。 book18.org

因此,還想往上爬的人,各個都不敢得罪他,生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他背後的整個家族,最後被封殺。 book18.org

岑欒能在宋雨面前撂下這句話,宋雨就知道,自己是徹徹底底地得罪了岑欒。 book18.org

他冷汗連連,討饒道,「岑哥,我錯了,我剛剛都是屁話,您別放心上,我……」 book18.org

岑欒一腳踢開他,「滾。」 book18.org

宋雨心一涼,「岑哥……您別封殺我……」 book18.org

「電影還沒上映,不急。」岑欒涼涼丟下這話,轉身就走。 book18.org

宋雨呆呆坐在洗手間地上,渾然不顧地上有多髒,他只知道自己完了。 book18.org

徹徹底底地完了。 book18.org

第四十八章:需要吹吹 book18.org

葉芙正躺在床上刷微博,冷不丁看到一條新聞,驚得張大嘴。 book18.org

曾經想潛規則她的陳越密導演,昨晚剛從國外回來,結果今天就被人爆他強奸幼女,已經被送到警局接受審問。 book18.org

她一直往下翻,底下不少人都在罵他,還有其他女明星站出來,將自己以前被這位導演性騷擾過的不堪往事訴說出來。 book18.org

葉芙也有小號,她大號沒幾個人關注,擔心留下黑歷史,對以後影響不好,因此一直用小號。 book18.org

她默默地在女明星的評論底下留了句: book18.org

「我也是,姐姐加油,忘掉那些吧,向前看。」 book18.org

剛評論完,門口傳來敲門聲,她過去看了眼,影帝回來了,就站在門口。 book18.org

葉芙跑去開門。 book18.org

男人似乎喝了酒,滿身酒氣,但是他面上看不出一點醉意。 book18.org

「你……喝酒了?」葉芙輕聲問。 book18.org

「一點。」他脫了外套,眼底帶著微醺的紅意,「我去洗澡。」 book18.org

葉芙有點擔心地跟了進去,「你一個人可以嗎?」 book18.org

岑欒停住,呼吸陡然粗重幾分,「好像,不可以。」 book18.org

葉芙沒有防備地走過去,「怎麼了?難受嗎?」 book18.org

她過來踮腳探了探男人的額頭,「我下去給你買點藥?你頭痛嗎?我給你按按?」 book18.org

岑欒拉下褲鏈,掏出已經昂然的性器,指著它道,「這兒痛,需要吹吹。」 book18.org

葉芙:「……」 book18.org

她面紅耳赤地看向岑欒。 book18.org

簡直難以置信,影帝怎麼會……說出這麼色情的話。 book18.org

男人的大掌已經伸過來,指節卡住她的下巴,指腹摩挲著她的唇瓣,沙啞的聲音道,「吹吹?」 book18.org

葉芙紅得耳根都滴血。 book18.org

她低頭看了眼那昂首挺立的性器,微微咬了咬唇瓣,隨後才羞恥地點了點頭。 book18.org

男人摸了摸她的發頂,「乖。」 book18.org

葉芙蹲了下去,臉頰不小心蹭到那根巨物,被那灼人的燙意燙得瑟縮了一下,隨後才小心翼翼地扶住它。 book18.org

好粗。 book18.org

她用手指包住,發現包不住。 book18.org

馬眼因為興奮已經湧出點點透明液體,她猶豫了幾秒,低頭親吻的姿態吻上馬眼,舌尖輕舔,將那透明的液體舔掉。 book18.org

岑欒被那柔軟的舌掃過,只覺脊椎一麻,天靈蓋都炸出銷魂的滋味。 book18.org

他微微用力壓著她的後腦杓,將他的巨物緩緩推進去。 book18.org

被那濕熱的小嘴裹住,他爽得腰身震顫,性器都亢奮地暴漲了一圈。 book18.org

葉芙吞得十分艱難,影帝的那個又大又粗,她根本吃不下。 book18.org

冷不丁男人忽然抱住她的後腦杓,將性器一直頂到她喉口,葉芙受不住地推他,喉嚨里嗚咽出聲,「嗚嗚……」 book18.org

岑欒在她口中連續抽插數十下,最後拔出來,將她拉起來,拉開她的一條腿,扶著性器在淫水泛濫的穴口頂進去,整根沒入。 book18.org

葉芙腳趾蜷縮著,顫顫地叫了一聲,「啊……」 book18.org

岑欒抱著她操了幾下,最後把人直接托著臀部抱在懷裡,將她的腿纏在腰上,隨後將她抵在牆上,狠狠地抽插著。 book18.org

葉芙被操得又重又深,聲音帶了點哭腔,「啊……哈啊……啊啊……影帝…… book18.org

太快了嗚嗚……」 book18.org

岑欒低頭含住她粉色的乳尖,噬咬舔弄,一隻手玩弄另一邊乳尖,另一隻手隔著牆壁,扶住她細軟的腰。 book18.org

葉芙幾個敏感的部位被岑欒同一時間圍攻,滅頂的快感襲來,沒多久,她就在男人迅猛的操弄中,長叫一聲,小腹抽搐著高潮了。 book18.org

第四十九章:影帝……慢一點 book18.org

「這麼快?」男人啃咬她的耳骨,「不等我,該罰。」 book18.org

他聲音裡帶著醺意,明明沒有醉,可嗓音聽著有種醉人的質感。 book18.org

葉芙被他撞得快感連連,顫聲問,「……罰什麼?」 book18.org

「罰你……」岑欒將她的雙手舉到頭頂,壓著她抽插了二十幾下,喘著氣道,「以前學過舞蹈是不是?」 book18.org

葉芙不明白他突然問這個是什麼意思,點了點頭,聲音顫顫的帶著哭腔,「是……哈啊……」 book18.org

岑欒勾唇一笑,「好極了。」 book18.org

他把人抱在浴缸里,他躺坐在那,大手掐著她細軟的腰肢,啞聲道,「你來動。」 book18.org

葉芙羞得不行,她兩隻手臂掛在浴缸邊沿,胸口的乳尖都顫顫地挺立著,被男人頂得一聳一聳。 book18.org

她面色潮紅,眸子濕潤,眼角發紅。 book18.org

岑欒不動了,仰躺在那,只用粗糲的指腹揉捏著女人敏感的乳尖。 book18.org

葉芙抖得厲害,一波一波快感似乎都被堵在那,她閉上眼,因為害羞,白嫩的肌膚都爬滿了粉色。 book18.org

她腰腹用力,坐在男人身上動了起來。 book18.org

岑欒沙啞的聲音誇她,「寶貝跳得不錯。」葉芙羞得滿臉通紅。 book18.org

「抬高點。」男人指導她,滾燙的掌揉捏著她飽滿的臀肉,在她動的同時,微微挺身將自己的粗熱送進她體內更深處。 book18.org

葉芙腰肢一軟,整個人軟在他懷裡,嘴裡顫顫地發出哭聲,「嗚嗚……頂到了……」 book18.org

岑欒低笑,「你確定要趴在我懷裡?」 book18.org

葉芙剛剛被性器頂到了宮口,她四肢都在驚顫,快感層層疊疊地沿著脊椎刮到頭皮,她小聲嗚咽著,「太深了……」 book18.org

岑欒抱住她的臀,偏頭咬了咬她的耳骨,「還有更深的。」 book18.org

說完,他就抱著她的臀大力地抽插起來。 book18.org

浴缸內的水被打得啪嗒作響。 book18.org

兩人結合的地方也傳來肉器相撞的曖昧聲響。 book18.org

葉芙被插得快感幾乎滅頂而來,她克制不住地在影帝後背抓撓著,哭喊著,聲音又嬌又媚,「嗚嗚……啊啊……哈啊……太深了啊……求求你……」 book18.org

岑欒大掌掐著她的腰,重重地頂弄著,在她難耐地弓起身子時,低頭咬住她半邊乳肉,對著那變硬的乳尖又含又咬。 book18.org

葉芙再也受不住,哭著長叫一聲,「啊啊……」 book18.org

她小腹繃著抽搐不止,眼淚流了滿臉都是,這次高潮足足持續了數十秒,嬌軟的身體才停止抽顫。 book18.org

岑欒被她夾得精意上涌,站起來,把女人壓在浴缸壁,掐著那細腰就大開大合地抽插起來,猩紅的性器進進出出,帶出一小股淫水。 book18.org

葉芙才剛高潮過的身體格外敏感,被插得一邊發顫,一邊哭叫,「嗚嗚…… book18.org

影帝……慢一點……」 book18.org

「叫我什麼?」岑欒聽著那媚叫聲,眸色更深了,抽插的力道更重了。 book18.org

葉芙被插得疊聲叫喚,聽到這話,搖頭晃腦地喊,「……岑哥……岑欒…… book18.org

余池北……」 book18.org

聽到最後那三個字,岑欒控制不住地身體一抖,在她體內射了出來。 book18.org

第五十章:他在吻我 book18.org

心理諮詢室內。 book18.org

一位中年心理諮詢師正對著單人沙發上的女人做催眠治療。 book18.org

「盯著你面前的這塊懷表,當我數到十,你就閉眼。」 book18.org

她手裡拿著一顆懷表,在女人眼前晃著。 book18.org

「一,二,三……」 book18.org

心理諮詢師數完十,沖閉上眼睛的女人輕聲問,「你看到了什麼?」 book18.org

「一個房間。」 book18.org

「什麼樣的房間?」 book18.org

「有點髒亂。」 book18.org

「房間裡有人嗎?」 book18.org

「有。」 book18.org

「是你認識的嗎?」 book18.org

「認識。」 book18.org

單人沙發上的女人突然弓起身子。 book18.org

心理諮詢師輕輕握住她的手,「怎麼了?是你害怕的人?」 book18.org

「不,是我愛的人。」唐古露出溫柔的笑意,「他在吻我。」心理諮詢師輕嘆一聲。 book18.org

她正是八年前為唐古做心理治療的那位專家梁友琴。 book18.org

此時此刻,她不得不屈服於一件事實,那就是……她治不好唐古。 book18.org

唐古在單人沙發上難耐地弓起身,在她被催眠的世界裡,男人摟著她的脊背,正當著心理諮詢師的面,狠狠地進入著她。 book18.org

他的吻又熱又燙,幾乎灼傷她。 book18.org

他的掌乾燥有力,指腹粗糲地撫過她敏感顫慄的乳尖,隨後掐握住她的細腰,按著她大開大合地抽插起來。 book18.org

唐古在沙發上難耐地喘息出聲。 book18.org

「余池北……」她輕聲喊著這個名字,當男人抵著她射出汩汩精液時,她也小腹抽搐著到達了高潮。 book18.org

等高潮餘韻過去,唐古輕輕睜開眼,只看到淺灰色的落地窗簾,面前梁友琴遞來紙巾。 book18.org

她接過來,面色如常地擦了擦濕透的內褲。 book18.org

隨即站起身,沖梁友琴道,「謝謝,我下周再來。」 book18.org

梁友琴嘆了口氣,「唐古,不用了。」 book18.org

唐古頓住腳,轉身看向梁友琴。 book18.org

只聽她說,「你沒有病,你很正常。」 book18.org

唐古彎了彎唇,「謝謝。」 book18.org

她開門出去時,長廊椅子上坐著一個六七歲大的小女孩,小女孩長得很漂亮,大眼睛小鼻子,皮膚白白的。 book18.org

她穿著公主裙,精緻得像個娃娃。 book18.org

但梁友琴卻從女孩的眉眼依稀看到那個男人的影子。 book18.org

「唐北。」 book18.org

唐古沖小女孩喊了聲,「回家了。」 book18.org

「好,梁阿姨再見。」小女孩禮貌地沖梁友琴揮手,牽著唐古的手離開了。 book18.org

梁友琴看著兩人的背影,駐足許久。 book18.org

「哢!」徐導喊了停。 book18.org

葉芙緊張地盯著徐導。 book18.org

剛剛那一幕是電影尾聲,而且,她已經拍了第五遍了。 book18.org

因為剛剛被催眠的過程中,影帝要當著心理諮詢師的面「操」她。 book18.org

葉芙因為第一次有女人這麼近距離觀摩她和影帝的床戲,因此一直有些放不開。 book18.org

和她相反的是,影帝放得太開了。 book18.org

葉芙還沒準備好,他就已經壓下來,直直吻住她的唇,在她驚顫的那一刻,伸手揭開她的衣服,低頭含住她的乳尖。 book18.org

葉芙一緊張,一睜眼,就看見邊上的梁友琴飾演者王可。 book18.org

徐導見她緊張,又給了她幾分鐘時間。 book18.org

第二遍的時候,影帝直接撕開她的內褲,性器抵著她就要進來了。 book18.org

明明是借位,他太逼真了,嚇得葉芙又睜開眼,擔心被邊上的王可看出來。 book18.org

第五十一章:不要那麼溫柔…… book18.org

第三遍的時候,他借位插的,插了片刻,又抱著她,把那根猩紅巨物直接插了進來,葉芙直接被插得忘了台詞,第一句喊的就是影帝。 book18.org

岑欒被她喊的還應了一聲。 book18.org

氣得徐導當場想摔劇本。 book18.org

第四遍,葉芙小心不再小心,還是因為緊張說錯了台詞。 book18.org

剛剛是第五遍,她希望能讓徐導滿意。 book18.org

因為,如果剛剛那條過了,這就證明,她的第一部主演電影順利殺青了。 book18.org

「好,剛剛那條可以,沒問題,攝影師過去補拍幾張定妝照,還有,剛剛背影那一幕,機位給個遠景再拍一遍。」 book18.org

徐導說完,整個劇組的人都放鬆了下來,一想到結束了,大家臉上都帶了點明顯的笑意。 book18.org

葉芙鬆了口氣,笑著去拉剛剛那個小演員。 book18.org

小演員長得很漂亮,眼睛大大的,但是瞳仁並不特別黑,顏色偏淺,遠看,真的和影帝長得挺像的。 book18.org

兩人補拍了個遠景。 book18.org

又被叫去換衣服準備去攝影棚里拍幾張定妝照。 book18.org

岑欒剛補完妝,見葉芙過來,沖她看了眼。 book18.org

葉芙礙於剛剛拍戲時,這人膽大包天的作為,愣是不搭理他。 book18.org

岑欒勾了勾唇。 book18.org

化妝師給葉芙化妝,在她身上畫出很多斑駁的曖昧痕跡。 book18.org

她剛換了衣服,是被「綁」來時穿的那身大學生裝。 book18.org

只不過衣服此刻髒兮兮的,身上也諸多痕跡,愈發襯得那張小臉漂亮又惹人憐。 book18.org

「唐古躺在地上,余池北伸手勾她的下巴,對……就這樣,唐古眼神,害怕,對……再來點柔弱,脆弱……余池北眼神兇狠一點,不要那麼溫柔……」攝影師出聲指導著,葉芙本來醞釀好的柔弱感,被他最後那句話擊得忍不住笑場了。 book18.org

她一笑場,岑欒也忍不住輕笑。 book18.org

攝影師從攝像機前看著他們,做出無奈的樣子,「岑哥,芙姐,你們不要搞得像拍婚紗照好不好?我是專業的攝影師,你們這樣搞,我很沒面子的。」葉芙被他說得臉紅。 book18.org

岑欒卻是挑了挑眉,「行啊,婚紗照到時候也請你過來拍。」 book18.org

葉芙吃驚地看著他,只當他在開玩笑。 book18.org

攝影師笑呵呵地,從拍戲時就看得出來,這兩人有戲,當即拍胸口,「行啊,包我身上。」 book18.org

兩人拍完定妝照,外面天已經黑了。 book18.org

因為戲份全部拍完,大家全體殺青結束,因此,徐導主動訂了酒桌,邀請大家去吃。 book18.org

席間,有人說起宋雨。 book18.org

說他那天吃完飯不知怎麼地就被人給打了,當晚就住了院。 book18.org

葉芙聽了有些詫異,不知道宋雨得罪了什麼人,怎麼會被人打到住院。 book18.org

而且說來也怪。 book18.org

之前想潛規則她的那個陳導突然就被抓到警局,前幾天還威脅她的宋雨又被人打進醫院。 book18.org

葉芙覺得,自己最近像是有幸運之神在照顧一樣。 book18.org

她晚上喝了點酒,不小心就喝多了。 book18.org

被肖曉紅帶上車時,她整個人都滿臉醉意,面色跎紅,臉上一直在笑。 book18.org

第五十二章:喜歡我嗎? book18.org

「芙姐,殺青了高興吧?」肖曉紅笑著問。 book18.org

「高興。」葉芙眯起眼睛笑,「很高興。」 book18.org

肖曉紅笑著把她送上后座,「你待會會更高興的。」 book18.org

葉芙點點頭,「高興。」 book18.org

肖曉紅見她一臉醉態,眯著眼的樣子嬌憨可愛,忍不住笑了,「芙姐,你這樣真好看。」 book18.org

葉芙卻是搖搖頭,一本正經地說,「影帝好看。」 book18.org

「哈哈,是是是,影帝好看。」肖曉紅大笑出聲。 book18.org

她把車開到酒店樓下停車場,岑欒的車也跟在後面,下車後,肖曉紅還沒解開安全帶,岑欒已經走過來拉開後車門,坐了進來。 book18.org

「醉了?」他伸出手摸了摸葉芙跎紅的臉,把人摟進懷裡。 book18.org

席間兩人對面坐著,葉芙全程都不敢看他,擔心被人看出什麼來,只垂著眼睛小心翼翼地看他放在桌上的手。 book18.org

岑欒心裡被她那小貓一樣的眼神勾得痒痒的,連邊上徐導說了什麼都聽得心不在焉。 book18.org

葉芙看見是他,沖他甜甜地笑了,「影帝。」 book18.org

岑欒低頭親了親她的唇,「嗯,是我。」 book18.org

肖曉紅隔著後視鏡看見這一幕,趕緊縮著腦袋,面紅耳赤地關門下車。 book18.org

啊啊……影帝好溫柔啊! book18.org

跟平時她見到的簡直是兩個人啊啊!…… book18.org

她下車後就見胡松宇戴著口罩和墨鏡,鬼鬼祟祟地站在一邊。 book18.org

肖曉紅走過去拽了拽他的袖子,「你幹嘛?」 book18.org

胡松宇指著她,「趕緊戴口罩,被人認出來你就完了。」 book18.org

肖曉紅指了指他,「大哥,你這樣遮遮掩掩更引人注目好嗎?」 book18.org

胡松宇:「……」 book18.org

兩人說話間,岑欒已經抱著葉芙下了車。 book18.org

肖曉紅指了指岑欒,「看見沒,大大方方的,這樣的男人多帥!」她看完岑欒,又去看邊上的胡松宇,「你看你,一點都不男人。」 book18.org

胡松宇:「……」 book18.org

岑欒抱著葉芙一路到了酒店門口,才將人放下來。 book18.org

葉芙醉眼朦朧地看著房間,隱約覺得哪兒好像變得不一樣了,地毯上全是紅色花瓣,她恍惚覺得自己似乎在做夢,沖身後的影帝笑了笑,「影帝……地上好像有花……」 book18.org

岑欒牽著她的手,聲音很低,「嗯。」 book18.org

葉芙走進去發現,床上也有花瓣,桌上放著十幾束鮮艷的紅玫瑰,她看見玫瑰上有一張卡片,便晃著腳步走了過去,將卡片拿起。 book18.org

上面是手寫的一行字。 book18.org

「恭賀殺青。」 book18.org

落款是一個字:岑。 book18.org

葉芙掩著嘴,笑著笑著,眼眶有些酸澀。 book18.org

她轉過身,看著影帝片刻,沖他搖晃著走來,微微踮腳摟住他的脖頸,「…… book18.org

謝謝。」她吸了吸鼻子,「好像在做夢一樣。」 book18.org

這是第一次,她拍完戲,有人給她送花。 book18.org

而且這個人,還是影帝。 book18.org

她做夢都不敢想的人。 book18.org

岑欒用指腹揩掉她的眼淚,捏起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直把人吻得氣喘吁吁,這才低聲問,「喜歡嗎?」 book18.org

葉芙點點頭,「喜歡。」 book18.org

岑欒又吻住她,聲音從齒間溢出來,低啞又繾綣,「我問的是,喜歡我嗎?」 book18.org

第五十三章:要不要,跟我回家? book18.org

葉芙摟住他的兩隻手臂顫了起來,她心慌地不敢回答,即便喝了酒,腦子也懵懵的,但她知道分寸,不敢給影帝添麻煩,更不敢招人煩。 book18.org

她做好拍完戲就和影帝分開的準備。 book18.org

萬萬沒想過,影帝會給她這樣一份驚喜。 book18.org

還會在這樣的時刻,問她這樣的話。 book18.org

喜歡。 book18.org

她當然喜歡。 book18.org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魅力,跟他對戲的女演員,很難不喜歡他吧。 book18.org

可是……她配不上這樣的他。 book18.org

她是個被雪藏的小演員。 book18.org

而他是鼎鼎有名的影帝。 book18.org

他們之間隔著鴻溝,如果不是這部電影,他們根本不會有這樣深的聯繫。 book18.org

現在電影拍完了。 book18.org

他們之間最好的結局就是……裝作沒有發生過什麼,見了面還可以點頭問候。 book18.org

「乖,別想那麼多。」岑欒吻她的耳垂,聲音帶著蠱惑,「腦子裡只需要想一件事,喜歡我嗎?」 book18.org

葉芙點點頭,聲音帶著軟軟的鼻音,「喜歡,很喜歡……很喜歡。」 book18.org

岑欒心頭一軟,將她摟得更緊,滿足感讓他忍不住勾唇,露出個極大的笑容。 book18.org

葉芙卻是摟著他小聲地哭著,「很喜歡你……可不可以,再給一點時間…… book18.org

等我不那麼喜歡你……再走……」 book18.org

岑欒低笑出聲,「走去哪兒?」 book18.org

葉芙搖搖頭,抽噎著吸了吸鼻子,「我不知道……」 book18.org

「你接下來去哪兒?」岑欒好笑地問她,聽她哭得慘兮兮的,忍不住低頭親了親她的發頂。 book18.org

接下來去哪兒? book18.org

去找住的地方,來拍戲前,她把租房退了。 book18.org

還要回家一趟,把錢送給母親,還想再看看父親病得怎麼樣…… book18.org

都是些瑣事,她不想跟影帝提。 book18.org

似乎一開口,這些年的委屈就會壓得她崩潰想哭。 book18.org

但她又控制不住,眼前的人這樣好,她只想把自己擁有的所有的美好都送到他面前。 book18.org

「嗯?」她許久不回話,男人低頭蹭了蹭她的額頭。 book18.org

葉芙垂下眼睛,眼睫輕顫,「回家。」 book18.org

回家也沒有她住的地方,她撒謊了,只是她不想在影帝面前這樣難堪。 book18.org

她不想讓影帝知道,在他面前的女人是個連房子都租不起的。 book18.org

頭頂的男人似乎發出一聲輕嘆,葉芙抬頭,男人已經吻住她的眼睛,聲音低低啞啞的,「要不要,跟我回家?」 book18.org

葉芙懷疑自己聽錯了,眼睛霧蒙蒙地睜著,被酒意侵襲的腦子也有些不靈光。 book18.org

影帝說了什麼? book18.org

跟他回家? book18.org

真的嗎? book18.org

是不是她聽錯了? book18.org

她就那樣睜大眼看著岑欒,盯著他的唇瓣,許久,問了句,「影帝,再說一遍,我剛剛……我剛剛……」 book18.org

她話沒說完,被男人攔腰抱起。 book18.org

男人將她壓在床上,扯掉領帶覆住她的雙眼,低頭吮住她柔軟的唇,嗓音啞得冒火,「我當你同意了。」 book18.org

他說完,用牙齒咬開女人的衣服,一點一點地在女人身上落下火一樣滾燙的唇。 book18.org

第五十四章:岑哥……受不了了…… book18.org

「哈啊……」葉芙被綁住了眼睛,身體變得格外敏感,男人低頭烙下熱吻間隙噴出的熱息都能讓她顫慄驚喘,「啊……」 book18.org

男人低頭含住那挺立的乳尖,用舌尖舔弄用牙齒啃咬。 book18.org

葉芙擰著身子難耐地喘息,「啊……嗯……」 book18.org

岑欒伸手探下去,蜜穴已經淫水泛濫,他伸出食指捅進去,另一隻手揉捏著她飽滿的乳肉,低頭用舌尖細細地咬著她的乳尖,復又張口含住她半個乳肉,吮咂出聲。 book18.org

葉芙嗚嗚地哭出聲,嬌嫩的身軀在他掌下顫慄發抖,齒間抑制不住地發出哭腔一樣的呻吟,「嗚嗚……哈啊……」 book18.org

岑欒又加了根手指,一直往裡探著,找到一處半軟偏硬的軟肉,用指腹颳了刮。 book18.org

葉芙身子猛地弓起,喉口嗚咽著,「啊……不要……」 book18.org

岑欒嘴角勾起,「找到了。」 book18.org

他掌下包住她的乳尖,撥弄得又凶又狠,另一手插在她體內,按著那發硬的軟肉,大力摳弄著。 book18.org

葉芙很快哭著喊出來,「啊啊……不要……好酸……要尿出來了……啊啊……」 book18.org

岑欒加大力,速度更快了,沒多久,葉芙就弓著身體抽搐了起來,蜜穴往外噴出一小股淫水。 book18.org

岑欒收回手,看著滿手的淫液,他拉下拉鏈,將那片濕潤塗抹在自己的性器。 book18.org

葉芙還在高潮的餘韻中顫抖著,冷不丁,男人扶著巨大的性器猛地頂了進來,她雙腿繃直,被快感逼得搖頭晃腦地呻吟出聲,「啊……」 book18.org

岑欒壓著她,抬手摘掉她眼睛上的領帶,低頭吻住她,兩隻手卻是抓住她的手,和她五指交纏,隨後將她兩條手臂都壓在頭頂上方。 book18.org

葉芙被迫挺胸,男人低頭含住她的乳尖,大口噬咬舔弄,下身抽送得又快又重。 book18.org

快感陣陣來臨,葉芙抑制不住地尖叫出聲,腳趾蜷縮著,在男人身下顫慄著達到了高潮。 book18.org

她大口喘息著,長發濕透,眼角還掛著淚,看起來模樣很是可憐。 book18.org

岑欒摸了摸她汗濕的臉頰,壓著她的兩條腿,將她打開到極致,隨後抵著她,又快又猛地搗弄起來。 book18.org

性器撞進來的啪嗒聲音那樣近。 book18.org

葉芙更是被迫看清了這淫靡的場面,她羞紅了臉,卻又被男人兇狠的攻勢撞得嬌喘媚叫。 book18.org

最後聲音全變了調。 book18.org

帶著哭腔,細細弱弱的,勾人慾火更甚。 book18.org

「啊……影帝……岑哥……受不了了……饒了我吧……嗚嗚……不要了……」 book18.org

男人壓著她接連抽插二十幾下,這才抵著她射了進去。 book18.org

葉芙被那股精液燙到失神尖叫起來,小腹抽搐著,又泄了一次。 book18.org

男人摸著她汗濕的眉眼,細細地吻她的唇,葉芙被操得意識全無,嘴裡除了呻吟就是媚叫。 book18.org

岑欒摟住她細軟的腰,將自己再次變硬的性器再次送到她體內。 book18.org

夜還很長。 book18.org

房間裡的呻吟和喘息像永無休止的音符,在黑暗中淺聲吟唱。 book18.org

第五十五章:尾聲(一) book18.org

電影「斯得哥爾摩」在國外上映之前,葉芙被岑欒帶到了巴黎,兩人剛在埃菲爾鐵塔下拍照。 book18.org

這兒沒人認得出他們,他們可以旁若無人地在塔下親吻擁抱。 book18.org

已經十二月份,巴黎的冬天還算暖和,他們穿著大衣,手牽手,漫步在街道上。 book18.org

徐導發了微信消息通知葉芙兩天後參加電影首映。 book18.org

葉芙回了聲,「好。」 book18.org

徐導又回了句,「他在你邊上吧,你跟他說一聲,省得我再通知一遍。」 book18.org

葉芙看到這條消息時,面孔紅得像手裡的紅色氣球。 book18.org

岑欒卻是摟住她,低頭看著她的微信介面,伸出長手,敲了幾個字回復。 book18.org

葉芙看到他的回覆,驚得伸手要搶,然而岑欒手快,已經點了發送。 book18.org

內容一共五個字,卻帶著昭示的意味: book18.org

「知道了,老徐。」 book18.org

「羞什麼?」岑欒攬著她,在她耳邊親了親。 book18.org

葉芙面色羞紅地不敢看他,想到徐導那張臉,又忍不住猜想首映那天,不知道他會用什麼目光看她。 book18.org

岑欒捏著她的下巴,不讓她亂想,只是問,「還想去哪兒?」 book18.org

葉芙歪著腦袋想了想,抿嘴笑,「不知道。」 book18.org

從戲份殺青結束後,他們兩人就出來遊山玩水玩了足足三個月。 book18.org

她還記得,戲裡余池北向唐古承諾,會帶她走遍她想去的每一個角落。 book18.org

戲裡,他們沒有去成。 book18.org

但是戲外,「余池北」做到了。 book18.org

他真的帶著她,一步步踏向她曾渴望奢求到達的異國他鄉。 book18.org

兩人白天遊玩,晚上到了酒店就是各種不知疲倦地做愛,岑欒很迷戀她的身體,常常在睡夢中也要將性器插入她體內。 book18.org

葉芙經常是在高潮中醒來,意識還不清醒,四肢已經自發地圈住他,承受他更洶湧的碰撞。 book18.org

岑欒對她很好。 book18.org

比戲裡的余池北還要好。 book18.org

他會在她睡夢中替她修剪指甲,會在早晨為她洗好毛巾替她擦臉,會溫柔地給她擁抱,會摟著她睡覺。 book18.org

有次到了餐廳吃飯時,影帝去洗手間的路上遇到外國美女搭訕。 book18.org

葉芙到現在還記得那個場面。 book18.org

男人身形高大,面容冷峻帥氣,修長的指尖,隔著距離指了指她的方向,用英文沖對方說,「抱歉,我結婚了,那是我妻子。」 book18.org

葉芙曾經為了拍戲,惡補了一段時間的英文,當場就聽懂了他說的是什麼。 book18.org

岑欒回來時,面色坦蕩極了,葉芙卻是面紅耳赤地一直不敢看他。 book18.org

後來,影帝沒有提起這段,葉芙當然也權當做不知道。 book18.org

她內心有期待,更多的是害怕現在得到的都是夢幻般的泡影。 book18.org

她怕夢醒後,泡沫破了。 book18.org

整個世界,只剩她自己。 book18.org

戲裡戲外,只剩她一個人。 book18.org

首映當天,她和岑欒一前一後出席。 book18.org

男人一席純黑西裝,面容冷酷,不苟言笑,而她一身白裙,像掉落人間的天使,一顰一笑都美麗動人。 book18.org

兩人同時出現,引起不小的轟動。 book18.org

影帝岑欒很出名,但是他身邊的葉芙卻是個小演員,根本沒人知道她演過什麼作品,台下有人小聲議論,台上兩人卻是大方地走完紅毯,簽了名,隨後走向自己的席位。 book18.org

兩人就坐在一起。 book18.org

岑欒絲毫沒有避嫌,替葉芙整理她的裙擺後,目光專注地看著她的臉,仿佛沒看見身後那麼多打量的目光。 book18.org

徐導在邊上都一言難盡,小聲提醒他注意點。 book18.org

岑欒卻笑容淡淡,「不行,忍不住想看她。」 book18.org

徐導一把年紀吃到如此狗糧,當場就被噎到,氣得扭頭不再看這兩人。 book18.org

電影開場,全場安靜。 book18.org

葉芙有點緊張,手指卻忽然被人抓握住,她偏頭看了眼,影帝目光看著螢幕,唇角卻為我勾著。 book18.org

那隻大手乾燥又溫暖,給了她安心的力量。 book18.org

她吸了口氣,目光重新落在前方的螢幕上。 book18.org

第五十六章:尾聲(二) book18.org

這是她第一次主演的電影,雖然是……尺度很大的電影。 book18.org

影片一開始就是女主唐古出現在銀行門口的畫面,葉芙拍戲時,機位拍攝的是全景,她以為沒拍到自己,沒想到,看到製作出來的成片時,才發現,徐導的拍攝手法果然與眾不同。 book18.org

和很多辦理業務的人一樣,唐古取了號,耐心地等待著。 book18.org

直到劫匪出現,舉著槍開始對準他們,叫他們抱頭蹲下。 book18.org

拍攝時,她沒注意到影帝的走位在哪兒,此刻,才看清,影帝是最後一個進來的,戴著老虎面具,兩腿修長,痞氣十足,手裡拿著把槍。 book18.org

他一進來,就直接目標明確地找到銀行經理,隨後扔給他幾個行李袋,用槍抵著對方,讓他裝錢。 book18.org

而在他背後,唐古被猴子輕佻地調戲著。 book18.org

再次看到宋雨時,葉芙才想起什麼似地轉頭看了看,她過來的時候似乎沒看到宋雨。 book18.org

岑欒見她轉頭,偏頭附在她耳邊問了句,「怎麼了?」 book18.org

那灼熱的吐息太燙,葉芙被燙得抖了抖,「沒什麼。」她再次看向螢幕。 book18.org

接下來就是她被帶走的場面,隨後是被……男人強暴。 book18.org

戲份刪減很多,但呈現出來的卻十足令人震撼。 book18.org

血脈噴張的床戲令台下很多人都發出驚呼聲,葉芙有些害羞,幾乎是硬著頭皮看完了全場。 book18.org

出來時,腳都是軟的。 book18.org

內褲也濕透了。 book18.org

去洗手間回來時,竟然有不少人圍過來問她要簽名,葉芙有些驚喜,她抖著手簽了幾張,抬頭時,看見的是影帝站在不遠處,目光柔和地看著她。 book18.org

此時此刻的場景,像極了余池北從局裡出來救她時,站在她跟前的那一幕。 book18.org

葉芙沖他笑,隨後笑著奔向他。 book18.org

她第一次這樣大膽,在人來人往的長廊主動抱住他。 book18.org

有記者和其他演員出來,看見這一幕都忍不住掩嘴驚呼。 book18.org

有演員入戲太深,出來看見兩人相擁這一幕,愣是感動地哭出了聲。 book18.org

「斯得哥爾摩」電影在國外上映後,熱搜不斷,關於兩位主演假戲真做的事,一些報道寫的是天花亂墜,還有劇組人員透露,說兩人拍戲期間就已經在一起了,曾經看過影帝上葉芙的車,還不止一次。 book18.org

內容真真假假,無從考論。 book18.org

上千萬網友吃了一兩個月的瓜,都沒找到真相。 book18.org

直到電影節頒獎時,上億觀眾坐在電視機前,見證了兩位主演假戲真做的真相。 book18.org

葉芙拿了最佳女主。 book18.org

影帝岑欒沒能拿到最佳男主,因為同期有個男演員拍攝的警察題材非常熱血,摘了最佳男主的頭冠。 book18.org

他沒什麼遺憾,他的影帝已經拿了很多年。 book18.org

倒是葉芙,第一次領到最佳女主獎,激動地在台下就已經熱淚盈眶。 book18.org

她上台時因為太緊張,最後是影帝扶著她上了台,她都沒意識到。 book18.org

等到領了獎,才發現影帝還站在邊上。 book18.org

岑欒等她說完獲獎感言,才輕輕上前擁住她,在她額頭落下一個吻,「乖,這是獎勵。」 book18.org

葉芙捂住嘴,忍不住哭紅了眼睛。 book18.org

岑欒用拇指替她擦淚,見她哭得止不住,有些無奈地把人摟進懷裡。 book18.org

台下眾人全都沸騰了,有尖叫聲傳來。 book18.org

所有人都看過那部電影,為余池北的死而痛心疾首,此刻,看見兩人「皆大歡喜」的結局,試問誰不興奮? book18.org

坐在電視前的粉絲們全都炸了,紛紛在網上留言評論,導致網絡都癱瘓了。 book18.org

而兩位當事人,卻在領了獎之後,消失在大眾視線內。 book18.org

據知情人說,他們去旅遊去了。 book18.org

據不可靠消息說,他們秘密領證,去度蜜月去了。 book18.org

據小道消息說,葉芙已經懷了孕,正住在豪宅里安心養胎。 book18.org

網友吃瓜吃到吐,直到第二年聖誕節,這才看見影帝的微博曬出一張照片。 book18.org

照片上是一對小小的腳丫。 book18.org

影帝配文: book18.org

*** *** *** book18.org

她叫唐北。 book18.org

全網再次炸了。 book18.org

《全書完》book18.org

相關搜索

遊戲拍戲假戲淫戲激情戲車子裡的遊戲游戲戲裡戲外惡戲兒戲床戲戲世乳戲外之裸戲排戲上戲中戲龍戲遊戲,戲水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