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里戏外 (46-56)

第四十六章:洗干净等我

被警察押在车上的猴子突然听到边上两个警察说唐古怀孕的事情,登时惊疑不定地瞪向余池北和唐古的方向。

那个女人居然怀孕了?

凭什么?

凭什么他余池北还有孩子?

余池北废了他这辈子当爹的可能,就算到时候坐完牢出去,他也没有生育的可能。

凭什么余池北有孩子?

猴子死死瞪着两人的方向,见余池北和唐古依依不舍地在接吻,恨意满满,他一偏头,看见警察腰间别着的手枪。

登时拔了出来,朝唐古肚子的方向就开了一枪。

第一枪枪响时,警察都吓得低了头,余池北却是条件反射地护住唐古,将她矮身压在怀里。

枪声一直响了四五声。

等猴子被制服时,唐古才发现,护着她的男人心口一片血红。

她眸子撑大,耳边的世界似乎都被消了音。

警察冲过来,有人在耳边疯狂地喊着什么,猴子被夺了手枪,被警察制服押在地上。

有人扯住她,大声喊着什么。

唐古愣愣地,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倒下的余池北,他还在微笑,薄薄的嘴唇似乎在说,“乖,别怕。”

但她什么都听不见。

眼泪一颗一颗落在地上。

晕染了一滴血。

她的世界轰然旋转,她在天翻地覆间,闭上眼摔倒在地。

世界被缩放成一块极小的缩影。

男人躺在血泊里,女人躺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周围是喊叫着的警察和呼啸著的警车,被押在地上的猴子发出变态又畅快的笑声。

这一幕拍完后。

叶芙躲在洗手间里哭了很久,她情绪有些收不回来。

其他人都收工了,她还在哭。

哭得压抑又难过。

岑栾换好衣服过来,在洗手间门口就听到了她压抑的哭声。

他抬脚进去,叶芙果然惊得捂住嘴巴,没敢发出一点动静,却是听到那脚步声有点不对,一直走到自己隔间门口,才停下。

她小声开口,“……有人。”男人好笑地抬手敲了敲。

叶芙抽了抽鼻子,又喊了声,“有人。”

敲门的手不停,还在敲。

叶芙忍不住打开隔间门,这一眼就看见影帝站在外面。

她惊得眼睛都瞪大了,“……影帝,这是女厕。”

岑栾挑眉,“没有别人。”

他侧身进来,叶芙诧异地后退几步,“你……”

话没说完,被男人压在门板上吻了下来。

“唔……”叶芙惊得伸手推他,隔间门没关,她担心有人进来会看见,整个身体都发着颤。

男人却已伸手进来,隔着内衣罩住她的乳肉,指尖探进去勾弄她的乳尖。

叶芙挺著胸口喘息,“……哈……啊……”

她咬著唇不敢发出声音,却被男人低头吻住了唇,将她的呻吟尽数吞进口中。

“好点了吗?”男人吻完她,收回手指,转而轻抚她的肩背。

叶芙这才意识到,他是在安慰她。

只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叶芙脸红得要死。

“乖,先回去,我有点事。”他亲了亲她的唇,暧昧地在她耳边道,“洗干净等我。”

叶芙面红耳赤地低着头,男人摸了摸她的耳垂,率先转身走了出去。

第四十七章:她勾引你?

宋雨今天戏份杀青,还有不少配角的戏份也杀青了,但是徐导不搞送别会那套,因此,演员们都私底下自己聚一聚吃顿饭就算了。

一行人正在酒店包间吃饭时,没想到影帝岑栾也来了。

他静静坐在那,众人轮流上去给他敬酒,他也都淡淡接了,喝了。

一行人见他态度温和,也都没什么顾忌地拉着他,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几个人喝到最后,宋雨喝的最多,他举著杯子站到岑栾跟前,“影帝,这杯酒我敬你,你真的很厉害,跟着你我学到了很多。”

“学到了什么?”岑栾淡淡地问。

宋雨挠了挠头,难得有些赧然,“就……挺多的,拍戏技巧什么的,还有站位气势什么的。”

“是吗?”岑栾唇角勾了个不咸不淡的笑容。

宋雨察觉得出,影帝似乎看他不太爽的样子,他拿着酒杯尴尬地笑了笑,找了个借口回到位置上。

等大家喝得差不多了才散。

宋雨去洗手间放水,刚拉开拉链,就被人一脚踹在腰上,整个人飞到隔间门上,又被门撞了一下,踉跄著摔倒在地上。

他抬头一看,愣住,“……影帝?”

岑栾解了领口的纽扣,又解了袖扣,随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起来。”

宋雨爬了几下才爬起来,他喝了不少酒,脑子还有点懵。

岑栾又一拳砸了下来,直直砸在他脸上。

宋雨被砸得嘴里喷血,他还陪着笑,“岑哥,怎么了?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岑栾冷笑,“你说呢?”

宋雨一瞬间就想到叶芙,当即道,“岑哥,一定是那女人胡说的,我什么都没干,岑哥,我跟你发誓,我什么都没干……都是那女人,她想勾引我,然后……”

“勾引你?”岑栾眼里冷意很深,“我勾引这么久,才把人勾到手,你算什么东西,她勾引你?”

宋雨乍然听到影帝开口说出这么自降身份的话,震惊得张大了嘴。

他更是没想到,叶芙那女人这么大本事,竟然惹得影帝主动勾引她。

“我告诉你,宋雨。”岑栾扯住宋雨的领口,“她是我的人,以后想动什么心思的人,最好先擦亮眼睛,看看什么人是你能招的,什么人是你惹不起的。”

岑栾背景深,当时年少就出名,很多人还扒他是不是靠睡上位的,后来人家爆料,他家有背景,再后来,关于他的家庭资料全都被人抹得干干净净。

娱乐圈里也没几个人敢正大光明地讨论他的家世。

一来,岑栾本人就腕儿大,哪怕他出国多年,没拍戏,回来依然有一定的流量群体,并且越来越壮大。

二来,包装他的经纪公司影娱据说就是他家的。

因此,还想往上爬的人,各个都不敢得罪他,生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他背后的整个家族,最后被封杀。

岑栾能在宋雨面前撂下这句话,宋雨就知道,自己是彻彻底底地得罪了岑栾。

他冷汗连连,讨饶道,“岑哥,我错了,我刚刚都是屁话,您别放心上,我……”

岑栾一脚踢开他,“滚。”

宋雨心一凉,“岑哥……您别封杀我……”

“电影还没上映,不急。”岑栾凉凉丢下这话,转身就走。

宋雨呆呆坐在洗手间地上,浑然不顾地上有多脏,他只知道自己完了。

彻彻底底地完了。

第四十八章:需要吹吹

叶芙正躺在床上刷微博,冷不丁看到一条新闻,惊得张大嘴。

曾经想潜规则她的陈越密导演,昨晚刚从国外回来,结果今天就被人爆他强奸幼女,已经被送到警局接受审问。

她一直往下翻,底下不少人都在骂他,还有其他女明星站出来,将自己以前被这位导演性骚扰过的不堪往事诉说出来。

叶芙也有小号,她大号没几个人关注,担心留下黑历史,对以后影响不好,因此一直用小号。

她默默地在女明星的评论底下留了句:

“我也是,姐姐加油,忘掉那些吧,向前看。”

刚评论完,门口传来敲门声,她过去看了眼,影帝回来了,就站在门口。

叶芙跑去开门。

男人似乎喝了酒,满身酒气,但是他面上看不出一点醉意。

“你……喝酒了?”叶芙轻声问。

“一点。”他脱了外套,眼底带着微醺的红意,“我去洗澡。”

叶芙有点担心地跟了进去,“你一个人可以吗?”

岑栾停住,呼吸陡然粗重几分,“好像,不可以。”

叶芙没有防备地走过去,“怎么了?难受吗?”

她过来踮脚探了探男人的额头,“我下去给你买点药?你头痛吗?我给你按按?”

岑栾拉下裤链,掏出已经昂然的性器,指着它道,“这儿痛,需要吹吹。”

叶芙:“……”

她面红耳赤地看向岑栾。

简直难以置信,影帝怎么会……说出这么色情的话。

男人的大掌已经伸过来,指节卡住她的下巴,指腹摩挲着她的唇瓣,沙哑的声音道,“吹吹?”

叶芙红得耳根都滴血。

她低头看了眼那昂首挺立的性器,微微咬了咬唇瓣,随后才羞耻地点了点头。

男人摸了摸她的发顶,“乖。”

叶芙蹲了下去,脸颊不小心蹭到那根巨物,被那灼人的烫意烫得瑟缩了一下,随后才小心翼翼地扶住它。

好粗。

她用手指包住,发现包不住。

马眼因为兴奋已经涌出点点透明液体,她犹豫了几秒,低头亲吻的姿态吻上马眼,舌尖轻舔,将那透明的液体舔掉。

岑栾被那柔软的舌扫过,只觉脊椎一麻,天灵盖都炸出销魂的滋味。

他微微用力压着她的后脑杓,将他的巨物缓缓推进去。

被那湿热的小嘴裹住,他爽得腰身震颤,性器都亢奋地暴涨了一圈。

叶芙吞得十分艰难,影帝的那个又大又粗,她根本吃不下。

冷不丁男人忽然抱住她的后脑杓,将性器一直顶到她喉口,叶芙受不住地推他,喉咙里呜咽出声,“呜呜……”

岑栾在她口中连续抽插数十下,最后拔出来,将她拉起来,拉开她的一条腿,扶著性器在淫水泛滥的穴口顶进去,整根没入。

叶芙脚趾蜷缩著,颤颤地叫了一声,“啊……”

岑栾抱着她操了几下,最后把人直接托著臀部抱在怀里,将她的腿缠在腰上,随后将她抵在墙上,狠狠地抽插著。

叶芙被操得又重又深,声音带了点哭腔,“啊……哈啊……啊啊……影帝……

太快了呜呜……”

岑栾低头含住她粉色的乳尖,噬咬舔弄,一只手玩弄另一边乳尖,另一只手隔着墙壁,扶住她细软的腰。

叶芙几个敏感的部位被岑栾同一时间围攻,灭顶的快感袭来,没多久,她就在男人迅猛的操弄中,长叫一声,小腹抽搐著高潮了。

第四十九章:影帝……慢一点

“这么快?”男人啃咬她的耳骨,“不等我,该罚。”

他声音里带着醺意,明明没有醉,可嗓音听着有种醉人的质感。

叶芙被他撞得快感连连,颤声问,“……罚什么?”

“罚你……”岑栾将她的双手举到头顶,压着她抽插了二十几下,喘着气道,“以前学过舞蹈是不是?”

叶芙不明白他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声音颤颤的带着哭腔,“是……哈啊……”

岑栾勾唇一笑,“好极了。”

他把人抱在浴缸里,他躺坐在那,大手掐着她细软的腰肢,哑声道,“你来动。”

叶芙羞得不行,她两只手臂挂在浴缸边沿,胸口的乳尖都颤颤地挺立著,被男人顶得一耸一耸。

她面色潮红,眸子湿润,眼角发红。

岑栾不动了,仰躺在那,只用粗粝的指腹揉捏著女人敏感的乳尖。

叶芙抖得厉害,一波一波快感似乎都被堵在那,她闭上眼,因为害羞,白嫩的肌肤都爬满了粉色。

她腰腹用力,坐在男人身上动了起来。

岑栾沙哑的声音夸她,“宝贝跳得不错。”叶芙羞得满脸通红。

“抬高点。”男人指导她,滚烫的掌揉捏着她饱满的臀肉,在她动的同时,微微挺身将自己的粗热送进她体内更深处。

叶芙腰肢一软,整个人软在他怀里,嘴里颤颤地发出哭声,“呜呜……顶到了……”

岑栾低笑,“你确定要趴在我怀里?”

叶芙刚刚被性器顶到了宫口,她四肢都在惊颤,快感层层叠叠地沿着脊椎刮到头皮,她小声呜咽著,“太深了……”

岑栾抱住她的臀,偏头咬了咬她的耳骨,“还有更深的。”

说完,他就抱着她的臀大力地抽插起来。

浴缸内的水被打得啪嗒作响。

两人结合的地方也传来肉器相撞的暧昧声响。

叶芙被插得快感几乎灭顶而来,她克制不住地在影帝后背抓挠著,哭喊著,声音又娇又媚,“呜呜……啊啊……哈啊……太深了啊……求求你……”

岑栾大掌掐着她的腰,重重地顶弄著,在她难耐地弓起身子时,低头咬住她半边乳肉,对着那变硬的乳尖又含又咬。

叶芙再也受不住,哭着长叫一声,“啊啊……”

她小腹绷着抽搐不止,眼泪流了满脸都是,这次高潮足足持续了数十秒,娇软的身体才停止抽颤。

岑栾被她夹得精意上涌,站起来,把女人压在浴缸壁,掐著那细腰就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猩红的性器进进出出,带出一小股淫水。

叶芙才刚高潮过的身体格外敏感,被插得一边发颤,一边哭叫,“呜呜……

影帝……慢一点……”

“叫我什么?”岑栾听着那媚叫声,眸色更深了,抽插的力道更重了。

叶芙被插得叠声叫唤,听到这话,摇头晃脑地喊,“……岑哥……岑栾……

余池北……”

听到最后那三个字,岑栾控制不住地身体一抖,在她体内射了出来。

第五十章:他在吻我

心理咨询室内。

一位中年心理咨询师正对着单人沙发上的女人做催眠治疗。

“盯着你面前的这块怀表,当我数到十,你就闭眼。”

她手里拿着一颗怀表,在女人眼前晃着。

“一,二,三……”

心理咨询师数完十,冲闭上眼睛的女人轻声问,“你看到了什么?”

“一个房间。”

“什么样的房间?”

“有点脏乱。”

“房间里有人吗?”

“有。”

“是你认识的吗?”

“认识。”

单人沙发上的女人突然弓起身子。

心理咨询师轻轻握住她的手,“怎么了?是你害怕的人?”

“不,是我爱的人。”唐古露出温柔的笑意,“他在吻我。”心理咨询师轻叹一声。

她正是八年前为唐古做心理治疗的那位专家梁友琴。

此时此刻,她不得不屈服于一件事实,那就是……她治不好唐古。

唐古在单人沙发上难耐地弓起身,在她被催眠的世界里,男人搂着她的脊背,正当着心理咨询师的面,狠狠地进入着她。

他的吻又热又烫,几乎灼伤她。

他的掌干燥有力,指腹粗粝地抚过她敏感颤栗的乳尖,随后掐握住她的细腰,按着她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

唐古在沙发上难耐地喘息出声。

“余池北……”她轻声喊著这个名字,当男人抵着她射出汩汩精液时,她也小腹抽搐著到达了高潮。

等高潮余韵过去,唐古轻轻睁开眼,只看到浅灰色的落地窗帘,面前梁友琴递来纸巾。

她接过来,面色如常地擦了擦湿透的内裤。

随即站起身,冲梁友琴道,“谢谢,我下周再来。”

梁友琴叹了口气,“唐古,不用了。”

唐古顿住脚,转身看向梁友琴。

只听她说,“你没有病,你很正常。”

唐古弯了弯唇,“谢谢。”

她开门出去时,长廊椅子上坐着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小女孩长得很漂亮,大眼睛小鼻子,皮肤白白的。

她穿着公主裙,精致得像个娃娃。

但梁友琴却从女孩的眉眼依稀看到那个男人的影子。

“唐北。”

唐古冲小女孩喊了声,“回家了。”

“好,梁阿姨再见。”小女孩礼貌地冲梁友琴挥手,牵着唐古的手离开了。

梁友琴看着两人的背影,驻足许久。

“哢!”徐导喊了停。

叶芙紧张地盯着徐导。

刚刚那一幕是电影尾声,而且,她已经拍了第五遍了。

因为刚刚被催眠的过程中,影帝要当着心理咨询师的面“操”她。

叶芙因为第一次有女人这么近距离观摩她和影帝的床戏,因此一直有些放不开。

和她相反的是,影帝放得太开了。

叶芙还没准备好,他就已经压下来,直直吻住她的唇,在她惊颤的那一刻,伸手揭开她的衣服,低头含住她的乳尖。

叶芙一紧张,一睁眼,就看见边上的梁友琴饰演者王可。

徐导见她紧张,又给了她几分钟时间。

第二遍的时候,影帝直接撕开她的内裤,性器抵着她就要进来了。

明明是借位,他太逼真了,吓得叶芙又睁开眼,担心被边上的王可看出来。

第五十一章:不要那么温柔……

第三遍的时候,他借位插的,插了片刻,又抱着她,把那根猩红巨物直接插了进来,叶芙直接被插得忘了台词,第一句喊的就是影帝。

岑栾被她喊的还应了一声。

气得徐导当场想摔剧本。

第四遍,叶芙小心不再小心,还是因为紧张说错了台词。

刚刚是第五遍,她希望能让徐导满意。

因为,如果刚刚那条过了,这就证明,她的第一部主演电影顺利杀青了。

“好,刚刚那条可以,没问题,摄影师过去补拍几张定妆照,还有,刚刚背影那一幕,机位给个远景再拍一遍。”

徐导说完,整个剧组的人都放松了下来,一想到结束了,大家脸上都带了点明显的笑意。

叶芙松了口气,笑着去拉刚刚那个小演员。

小演员长得很漂亮,眼睛大大的,但是瞳仁并不特别黑,颜色偏浅,远看,真的和影帝长得挺像的。

两人补拍了个远景。

又被叫去换衣服准备去摄影棚里拍几张定妆照。

岑栾刚补完妆,见叶芙过来,冲她看了眼。

叶芙碍于刚刚拍戏时,这人胆大包天的作为,愣是不搭理他。

岑栾勾了勾唇。

化妆师给叶芙化妆,在她身上画出很多斑驳的暧昧痕迹。

她刚换了衣服,是被“绑”来时穿的那身大学生装。

只不过衣服此刻脏兮兮的,身上也诸多痕迹,愈发衬得那张小脸漂亮又惹人怜。

“唐古躺在地上,余池北伸手勾她的下巴,对……就这样,唐古眼神,害怕,对……再来点柔弱,脆弱……余池北眼神凶狠一点,不要那么温柔……”摄影师出声指导著,叶芙本来酝酿好的柔弱感,被他最后那句话击得忍不住笑场了。

她一笑场,岑栾也忍不住轻笑。

摄影师从摄像机前看着他们,做出无奈的样子,“岑哥,芙姐,你们不要搞得像拍婚纱照好不好?我是专业的摄影师,你们这样搞,我很没面子的。”叶芙被他说得脸红。

岑栾却是挑了挑眉,“行啊,婚纱照到时候也请你过来拍。”

叶芙吃惊地看着他,只当他在开玩笑。

摄影师笑呵呵地,从拍戏时就看得出来,这两人有戏,当即拍胸口,“行啊,包我身上。”

两人拍完定妆照,外面天已经黑了。

因为戏份全部拍完,大家全体杀青结束,因此,徐导主动订了酒桌,邀请大家去吃。

席间,有人说起宋雨。

说他那天吃完饭不知怎么地就被人给打了,当晚就住了院。

叶芙听了有些诧异,不知道宋雨得罪了什么人,怎么会被人打到住院。

而且说来也怪。

之前想潜规则她的那个陈导突然就被抓到警局,前几天还威胁她的宋雨又被人打进医院。

叶芙觉得,自己最近像是有幸运之神在照顾一样。

她晚上喝了点酒,不小心就喝多了。

被肖晓红带上车时,她整个人都满脸醉意,面色跎红,脸上一直在笑。

第五十二章:喜欢我吗?

“芙姐,杀青了高兴吧?”肖晓红笑着问。

“高兴。”叶芙眯起眼睛笑,“很高兴。”

肖晓红笑着把她送上后座,“你待会会更高兴的。”

叶芙点点头,“高兴。”

肖晓红见她一脸醉态,眯着眼的样子娇憨可爱,忍不住笑了,“芙姐,你这样真好看。”

叶芙却是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影帝好看。”

“哈哈,是是是,影帝好看。”肖晓红大笑出声。

她把车开到酒店楼下停车场,岑栾的车也跟在后面,下车后,肖晓红还没解开安全带,岑栾已经走过来拉开后车门,坐了进来。

“醉了?”他伸出手摸了摸叶芙跎红的脸,把人搂进怀里。

席间两人对面坐着,叶芙全程都不敢看他,担心被人看出什么来,只垂着眼睛小心翼翼地看他放在桌上的手。

岑栾心里被她那小猫一样的眼神勾得痒痒的,连边上徐导说了什么都听得心不在焉。

叶芙看见是他,冲他甜甜地笑了,“影帝。”

岑栾低头亲了亲她的唇,“嗯,是我。”

肖晓红隔着后视镜看见这一幕,赶紧缩著脑袋,面红耳赤地关门下车。

啊啊……影帝好温柔啊!

跟平时她见到的简直是两个人啊啊!……

她下车后就见胡松宇戴着口罩和墨镜,鬼鬼祟祟地站在一边。

肖晓红走过去拽了拽他的袖子,“你干嘛?”

胡松宇指着她,“赶紧戴口罩,被人认出来你就完了。”

肖晓红指了指他,“大哥,你这样遮遮掩掩更引人注目好吗?”

胡松宇:“……”

两人说话间,岑栾已经抱着叶芙下了车。

肖晓红指了指岑栾,“看见没,大大方方的,这样的男人多帅!”她看完岑栾,又去看边上的胡松宇,“你看你,一点都不男人。”

胡松宇:“……”

岑栾抱着叶芙一路到了酒店门口,才将人放下来。

叶芙醉眼朦胧地看着房间,隐约觉得哪儿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地毯上全是红色花瓣,她恍惚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冲身后的影帝笑了笑,“影帝……地上好像有花……”

岑栾牵着她的手,声音很低,“嗯。”

叶芙走进去发现,床上也有花瓣,桌上放着十几束鲜艳的红玫瑰,她看见玫瑰上有一张卡片,便晃着脚步走了过去,将卡片拿起。

上面是手写的一行字。

“恭贺杀青。”

落款是一个字:岑。

叶芙掩著嘴,笑着笑着,眼眶有些酸涩。

她转过身,看着影帝片刻,冲他摇晃着走来,微微踮脚搂住他的脖颈,“……

谢谢。”她吸了吸鼻子,“好像在做梦一样。”

这是第一次,她拍完戏,有人给她送花。

而且这个人,还是影帝。

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人。

岑栾用指腹揩掉她的眼泪,捏起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直把人吻得气喘吁吁,这才低声问,“喜欢吗?”

叶芙点点头,“喜欢。”

岑栾又吻住她,声音从齿间溢出来,低哑又缱绻,“我问的是,喜欢我吗?”

第五十三章:要不要,跟我回家?

叶芙搂住他的两只手臂颤了起来,她心慌地不敢回答,即便喝了酒,脑子也懵懵的,但她知道分寸,不敢给影帝添麻烦,更不敢招人烦。

她做好拍完戏就和影帝分开的准备。

万万没想过,影帝会给她这样一份惊喜。

还会在这样的时刻,问她这样的话。

喜欢。

她当然喜欢。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魅力,跟他对戏的女演员,很难不喜欢他吧。

可是……她配不上这样的他。

她是个被雪藏的小演员。

而他是鼎鼎有名的影帝。

他们之间隔着鸿沟,如果不是这部电影,他们根本不会有这样深的联系。

现在电影拍完了。

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就是……装作没有发生过什么,见了面还可以点头问候。

“乖,别想那么多。”岑栾吻她的耳垂,声音带着蛊惑,“脑子里只需要想一件事,喜欢我吗?”

叶芙点点头,声音带着软软的鼻音,“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岑栾心头一软,将她搂得更紧,满足感让他忍不住勾唇,露出个极大的笑容。

叶芙却是搂着他小声地哭着,“很喜欢你……可不可以,再给一点时间……

等我不那么喜欢你……再走……”

岑栾低笑出声,“走去哪儿?”

叶芙摇摇头,抽噎著吸了吸鼻子,“我不知道……”

“你接下来去哪儿?”岑栾好笑地问她,听她哭得惨兮兮的,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

接下来去哪儿?

去找住的地方,来拍戏前,她把租房退了。

还要回家一趟,把钱送给母亲,还想再看看父亲病得怎么样……

都是些琐事,她不想跟影帝提。

似乎一开口,这些年的委屈就会压得她崩溃想哭。

但她又控制不住,眼前的人这样好,她只想把自己拥有的所有的美好都送到他面前。

“嗯?”她许久不回话,男人低头蹭了蹭她的额头。

叶芙垂下眼睛,眼睫轻颤,“回家。”

回家也没有她住的地方,她撒谎了,只是她不想在影帝面前这样难堪。

她不想让影帝知道,在他面前的女人是个连房子都租不起的。

头顶的男人似乎发出一声轻叹,叶芙抬头,男人已经吻住她的眼睛,声音低低哑哑的,“要不要,跟我回家?”

叶芙怀疑自己听错了,眼睛雾蒙蒙地睁著,被酒意侵袭的脑子也有些不灵光。

影帝说了什么?

跟他回家?

真的吗?

是不是她听错了?

她就那样睁大眼看着岑栾,盯着他的唇瓣,许久,问了句,“影帝,再说一遍,我刚刚……我刚刚……”

她话没说完,被男人拦腰抱起。

男人将她压在床上,扯掉领带覆住她的双眼,低头吮住她柔软的唇,嗓音哑得冒火,“我当你同意了。”

他说完,用牙齿咬开女人的衣服,一点一点地在女人身上落下火一样滚烫的唇。

第五十四章:岑哥……受不了了……

“哈啊……”叶芙被绑住了眼睛,身体变得格外敏感,男人低头烙下热吻间隙喷出的热息都能让她颤栗惊喘,“啊……”

男人低头含住那挺立的乳尖,用舌尖舔弄用牙齿啃咬。

叶芙拧著身子难耐地喘息,“啊……嗯……”

岑栾伸手探下去,蜜穴已经淫水泛滥,他伸出食指捅进去,另一只手揉捏着她饱满的乳肉,低头用舌尖细细地咬着她的乳尖,复又张口含住她半个乳肉,吮咂出声。

叶芙呜呜地哭出声,娇嫩的身躯在他掌下颤栗发抖,齿间抑制不住地发出哭腔一样的呻吟,“呜呜……哈啊……”

岑栾又加了根手指,一直往里探著,找到一处半软偏硬的软肉,用指腹刮了刮。

叶芙身子猛地弓起,喉口呜咽著,“啊……不要……”

岑栾嘴角勾起,“找到了。”

他掌下包住她的乳尖,拨弄得又凶又狠,另一手插在她体内,按著那发硬的软肉,大力抠弄著。

叶芙很快哭着喊出来,“啊啊……不要……好酸……要尿出来了……啊啊……”

岑栾加大力,速度更快了,没多久,叶芙就弓著身体抽搐了起来,蜜穴往外喷出一小股淫水。

岑栾收回手,看着满手的淫液,他拉下拉链,将那片湿润涂抹在自己的性器。

叶芙还在高潮的余韵中颤抖著,冷不丁,男人扶著巨大的性器猛地顶了进来,她双腿绷直,被快感逼得摇头晃脑地呻吟出声,“啊……”

岑栾压着她,抬手摘掉她眼睛上的领带,低头吻住她,两只手却是抓住她的手,和她五指交缠,随后将她两条手臂都压在头顶上方。

叶芙被迫挺胸,男人低头含住她的乳尖,大口噬咬舔弄,下身抽送得又快又重。

快感阵阵来临,叶芙抑制不住地尖叫出声,脚趾蜷缩著,在男人身下颤栗著达到了高潮。

她大口喘息著,长发湿透,眼角还挂着泪,看起来模样很是可怜。

岑栾摸了摸她汗湿的脸颊,压着她的两条腿,将她打开到极致,随后抵着她,又快又猛地捣弄起来。

性器撞进来的啪嗒声音那样近。

叶芙更是被迫看清了这淫靡的场面,她羞红了脸,却又被男人凶狠的攻势撞得娇喘媚叫。

最后声音全变了调。

带着哭腔,细细弱弱的,勾人欲火更甚。

“啊……影帝……岑哥……受不了了……饶了我吧……呜呜……不要了……”

男人压着她接连抽插二十几下,这才抵着她射了进去。

叶芙被那股精液烫到失神尖叫起来,小腹抽搐著,又泄了一次。

男人摸着她汗湿的眉眼,细细地吻她的唇,叶芙被操得意识全无,嘴里除了呻吟就是媚叫。

岑栾搂住她细软的腰,将自己再次变硬的性器再次送到她体内。

夜还很长。

房间里的呻吟和喘息像永无休止的音符,在黑暗中浅声吟唱。

第五十五章:尾声(一)

电影“斯得哥尔摩”在国外上映之前,叶芙被岑栾带到了巴黎,两人刚在埃菲尔铁塔下拍照。

这儿没人认得出他们,他们可以旁若无人地在塔下亲吻拥抱。

已经十二月份,巴黎的冬天还算暖和,他们穿着大衣,手牵手,漫步在街道上。

徐导发了微信消息通知叶芙两天后参加电影首映。

叶芙回了声,“好。”

徐导又回了句,“他在你边上吧,你跟他说一声,省得我再通知一遍。”

叶芙看到这条消息时,面孔红得像手里的红色气球。

岑栾却是搂住她,低头看着她的微信界面,伸出长手,敲了几个字回复。

叶芙看到他的回复,惊得伸手要抢,然而岑栾手快,已经点了发送。

内容一共五个字,却带着昭示的意味:

“知道了,老徐。”

“羞什么?”岑栾揽着她,在她耳边亲了亲。

叶芙面色羞红地不敢看他,想到徐导那张脸,又忍不住猜想首映那天,不知道他会用什么目光看她。

岑栾捏着她的下巴,不让她乱想,只是问,“还想去哪儿?”

叶芙歪著脑袋想了想,抿嘴笑,“不知道。”

从戏份杀青结束后,他们两人就出来游山玩水玩了足足三个月。

她还记得,戏里余池北向唐古承诺,会带她走遍她想去的每一个角落。

戏里,他们没有去成。

但是戏外,“余池北”做到了。

他真的带着她,一步步踏向她曾渴望奢求到达的异国他乡。

两人白天游玩,晚上到了酒店就是各种不知疲倦地做爱,岑栾很迷恋她的身体,常常在睡梦中也要将性器插入她体内。

叶芙经常是在高潮中醒来,意识还不清醒,四肢已经自发地圈住他,承受他更汹涌的碰撞。

岑栾对她很好。

比戏里的余池北还要好。

他会在她睡梦中替她修剪指甲,会在早晨为她洗好毛巾替她擦脸,会温柔地给她拥抱,会搂着她睡觉。

有次到了餐厅吃饭时,影帝去洗手间的路上遇到外国美女搭讪。

叶芙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场面。

男人身形高大,面容冷峻帅气,修长的指尖,隔着距离指了指她的方向,用英文冲对方说,“抱歉,我结婚了,那是我妻子。”

叶芙曾经为了拍戏,恶补了一段时间的英文,当场就听懂了他说的是什么。

岑栾回来时,面色坦荡极了,叶芙却是面红耳赤地一直不敢看他。

后来,影帝没有提起这段,叶芙当然也权当做不知道。

她内心有期待,更多的是害怕现在得到的都是梦幻般的泡影。

她怕梦醒后,泡沫破了。

整个世界,只剩她自己。

戏里戏外,只剩她一个人。

首映当天,她和岑栾一前一后出席。

男人一席纯黑西装,面容冷酷,不苟言笑,而她一身白裙,像掉落人间的天使,一颦一笑都美丽动人。

两人同时出现,引起不小的轰动。

影帝岑栾很出名,但是他身边的叶芙却是个小演员,根本没人知道她演过什么作品,台下有人小声议论,台上两人却是大方地走完红毯,签了名,随后走向自己的席位。

两人就坐在一起。

岑栾丝毫没有避嫌,替叶芙整理她的裙摆后,目光专注地看着她的脸,仿佛没看见身后那么多打量的目光。

徐导在边上都一言难尽,小声提醒他注意点。

岑栾却笑容淡淡,“不行,忍不住想看她。”

徐导一把年纪吃到如此狗粮,当场就被噎到,气得扭头不再看这两人。

电影开场,全场安静。

叶芙有点紧张,手指却忽然被人抓握住,她偏头看了眼,影帝目光看着屏幕,唇角却为我勾著。

那只大手干燥又温暖,给了她安心的力量。

她吸了口气,目光重新落在前方的屏幕上。

第五十六章:尾声(二)

这是她第一次主演的电影,虽然是……尺度很大的电影。

影片一开始就是女主唐古出现在银行门口的画面,叶芙拍戏时,机位拍摄的是全景,她以为没拍到自己,没想到,看到制作出来的成片时,才发现,徐导的拍摄手法果然与众不同。

和很多办理业务的人一样,唐古取了号,耐心地等待着。

直到劫匪出现,举著枪开始对准他们,叫他们抱头蹲下。

拍摄时,她没注意到影帝的走位在哪儿,此刻,才看清,影帝是最后一个进来的,戴着老虎面具,两腿修长,痞气十足,手里拿着把枪。

他一进来,就直接目标明确地找到银行经理,随后扔给他几个行李袋,用枪抵著对方,让他装钱。

而在他背后,唐古被猴子轻佻地调戏著。

再次看到宋雨时,叶芙才想起什么似地转头看了看,她过来的时候似乎没看到宋雨。

岑栾见她转头,偏头附在她耳边问了句,“怎么了?”

那灼热的吐息太烫,叶芙被烫得抖了抖,“没什么。”她再次看向屏幕。

接下来就是她被带走的场面,随后是被……男人强暴。

戏份删减很多,但呈现出来的却十足令人震撼。

血脉喷张的床戏令台下很多人都发出惊呼声,叶芙有些害羞,几乎是硬著头皮看完了全场。

出来时,脚都是软的。

内裤也湿透了。

去洗手间回来时,竟然有不少人围过来问她要签名,叶芙有些惊喜,她抖着手签了几张,抬头时,看见的是影帝站在不远处,目光柔和地看着她。

此时此刻的场景,像极了余池北从局里出来救她时,站在她跟前的那一幕。

叶芙冲他笑,随后笑着奔向他。

她第一次这样大胆,在人来人往的长廊主动抱住他。

有记者和其他演员出来,看见这一幕都忍不住掩嘴惊呼。

有演员入戏太深,出来看见两人相拥这一幕,愣是感动地哭出了声。

“斯得哥尔摩”电影在国外上映后,热搜不断,关于两位主演假戏真做的事,一些报道写的是天花乱坠,还有剧组人员透露,说两人拍戏期间就已经在一起了,曾经看过影帝上叶芙的车,还不止一次。

内容真真假假,无从考论。

上千万网友吃了一两个月的瓜,都没找到真相。

直到电影节颁奖时,上亿观众坐在电视机前,见证了两位主演假戏真做的真相。

叶芙拿了最佳女主。

影帝岑栾没能拿到最佳男主,因为同期有个男演员拍摄的警察题材非常热血,摘了最佳男主的头冠。

他没什么遗憾,他的影帝已经拿了很多年。

倒是叶芙,第一次领到最佳女主奖,激动地在台下就已经热泪盈眶。

她上台时因为太紧张,最后是影帝扶着她上了台,她都没意识到。

等到领了奖,才发现影帝还站在边上。

岑栾等她说完获奖感言,才轻轻上前拥住她,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乖,这是奖励。”

叶芙捂住嘴,忍不住哭红了眼睛。

岑栾用拇指替她擦泪,见她哭得止不住,有些无奈地把人搂进怀里。

台下众人全都沸腾了,有尖叫声传来。

所有人都看过那部电影,为余池北的死而痛心疾首,此刻,看见两人“皆大欢喜”的结局,试问谁不兴奋?

坐在电视前的粉丝们全都炸了,纷纷在网上留言评论,导致网络都瘫痪了。

而两位当事人,却在领了奖之后,消失在大众视线内。

据知情人说,他们去旅游去了。

据不可靠消息说,他们秘密领证,去度蜜月去了。

据小道消息说,叶芙已经怀了孕,正住在豪宅里安心养胎。

网友吃瓜吃到吐,直到第二年圣诞节,这才看见影帝的微博晒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对小小的脚丫。

影帝配文:

*** *** ***

她叫唐北。

全网再次炸了。

《全书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