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印傳奇 (純愛版) (21) 作者:楚無過

簡體

【寄印傳奇】 (純愛版) (21) book18.org

作者:楚無過book18.org

2021/06/12發表於:SIS 論壇 book18.org

第二十一章 book18.org

活塞還是奪冠了,懸念不大,卻依舊令呆逼們無比失望。大家老覺得這節不行還有下一節,這場不行還有下一場,再不濟也得扳回一局吧。於是湖人便在殷切期盼中一路滑進了湖底,蝴蝶效應! book18.org

馬龍和佩頓不提,科比爭勇鬥狠又頻頻啞火,奧尼爾前幾場尚能撐撐門面,到第五場終究被雙塔按住腦袋一通猛揍。這球輸得無話可說,傷病啦狀態啦都是些唬人的藉口,脆弱得不如瀕死之人的最後一抹微笑。總決賽MVP 頒給了親愛的昌西,而最搶眼的當屬本華萊士,雖然後者的最佳防守球員三連冠折戟於步行者的阿泰斯特。四十一分鐘內,大本鐘砍下了18分和22個籃板,其中有可怖的10個book18.org

前場板,外加3 個抓籃補扣。開場僅十八秒他就造了大鯊魚兩次犯規,到下半場更是完全控制了內線,搞得禪師在場邊頓足苦笑也無計可施。這就導致了一種很尷尬的局面:湖人的大敗固然讓人心如刀絞,但本華萊士在活塞球迷的尖叫聲中又難免升騰為呆逼們眼裡的一顆新星。 book18.org

百事三人籃球賽也同樣尷尬。按最初的策劃,比賽要在周末進行,據某體育老師透露,「連拉拉隊都請了」,「就是要搞得盛大、正規、熱鬧」。不料報名人數太多,組織者又沒把好關,小組賽的車輪戰在所難免,而這離期末考也沒剩幾天,比賽周期必須壓縮——除非你想在空曠寂寥的校園裡打決賽。由此可見,正確評估青少年對金錢的熱愛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book18.org

受該失誤影響,我們不得不在周二、周四、周五的晚上於東操場矢志把人烤糊的路燈下各戰了一場。結果還湊合,兩勝一負,這一負也是打成17平後罰球失誤所致。總體來看,各參賽隊水平參差不齊,對我等來說砍瓜切菜怕是多數。當然,吹牛逼要不得,據我所知,這次比賽光體育系籃球專業的就有七八個人。 周六、周日風輕雲淡——換句話說就是熱得要死,我們又在大太陽下戰了四場。一場比賽十分鐘不能算長,但加上暫停罰球爭執補時,加上賽前熱身和公布成績,這一忙活起碼一個多鐘頭。所幸四場比賽都出奇順利,幾乎沒費什麼周折,我們便以小組第一的身份輕鬆出線。六勝一負,共積十三分。 book18.org

關於戰績,呆逼們調侃說菜瓜都分到了我們組。楊剛不同意,他說:「李闕如那個菜瓜就不在咱們組嘛。」這話就有點心胸狹隘言過其實了。哪怕李闕如真的是個菜瓜,他也不在正式參賽名單里嘛。雖然過去的幾場比賽他一場不拉,但據我估計,多半都是提供後勤服務了。沒準正是因為他老的支持,藝術學院的老熟人們才得以成功晉級。當然,成績不錯,七戰全勝,拿了滿點十四分。真是令人驚訝。而我之所以知道,自然是李俊奇友情相告。幾乎每場比賽後,他都要屁顛屁顛地跑來互通成績,然後說:「乾得好!加油啊!」在周日下午乾燥得幾乎能燙傷人臉的暖風中,他搖著手裡的「佳得樂」,興奮地叫道:「複賽該不會碰著吧,咱們?」大喉結汗津津的,玻璃籃板又白得耀眼,更讓我覺得自己是艘吃苦耐勞的沙漠之舟。於是我說:「難說。」 book18.org

十五號也坐在不遠的樹蔭下——核對完成績前誰也不能離開——他往這邊瞅了好幾眼,叼在嘴角的軟中華使那張揚的頭顱看起來像只冒煙的夜壺。 book18.org

於是我又笑了笑說:「很有可能。」此時此刻,我恐怕要再次發自內心地讚美金錢了。官宦子弟就是有錢,為了這個三人籃球賽,這幫人統一整了身耐克隊服——連李闕如都發了一套。後者的背上印上了漢字「李闕如」,一如十五號的背上印上了「陳晨」。 book18.org

******************** book18.org

晚上母親來電話時,我正沖涼,之後只好給她撥回去。好半晌才接,聲音慵懶,但依舊明快。問她咋了,母親說有點累,沙發上躺了一會。 book18.org

「還沒吃飯?」 book18.org

「沒呢,」她笑笑:「剛起來,正打算做。」 book18.org

「咋了嘛?」我吸了吸鼻子。 book18.org

「沒事兒,興許著了涼,有點小感冒。」過了會她又說你也注意身體,今年雨水多,昨兒個水電站就出了事。我說哪。她說平河水庫啊。如你所料,奶奶的叨語在那頭適時響起「看當領導的咋說」、「這才建幾年」。她老一直為爺爺新墳被平之事忿忿不樂,老共產黨員當初就差去鬧訪了都要。我正琢磨著說點什麼,母親語調一轉:「哎,平海晚報你看了沒?」 book18.org

當然看了。事實上我一連看了好幾期,直到周六下午才在文化版里發現了《評劇往事》專欄。署名自然是張鳳蘭,還配了張黑白照,寬檐帽,白襯衣,髮絲輕垂臉頰,即便在一團鉛印馬賽克里也那麼光彩奪目。 book18.org

專欄第一期寫的是評劇的起源和演變,從蓮花落子到唐山落子再到奉天落子,從《小姑賢》到《藍橋會》再到《樊梨花罵城》,從崔家班、趙家班到慶春班社再到永盛合班,直至天津三傑流派紛呈,直至白玉霜初登上海灘,《海棠紅》轟動大江南北,值此評劇的發展也算是抵達了頂峰。老實說,打小耳熏目染,哪怕戲一句不會唱,這些事囫圇半片還是知道一些。然而當洋洋洒洒的鉛塊字攜著油墨味撲面而來時,我心裡還是不可避免地怦怦直跳。母親行文質樸散淡,時而輕快狡黠,時而厚重悲愴,還真有點汪曾祺的意思。雖然讀過她不少文章,甚至一度引以模板來練習高考作文,我還是大呼一聲:「寫得太好了!」 book18.org

「呸,」母親的愉悅就如同這湖面上的蒼茫月光:「這麼誇張,還要不要臉呀你?」 book18.org

這一陣母親忙得不可開交,那邊廂巡演剛結束,這邊廂藝術學校就提上了日程,「也幸虧團里有你鄭伯伯頂著」。教育局、勞動局、民政局、工商局、稅務局哪哪材料都不可或缺,哪哪官虎吏狼都不好打發。除了政府許可,這校舍修葺、師資力量也都是棘手的大問題。母親輕描淡寫地說「差不多了」,我真不知道「差不多」是差多少。 book18.org

莜金燕評劇學校也就有個破破爛爛的三層教學樓,了不起加上兩個籃球場、一個學生伙房。是的,伙房,兩間漆成屎黃色的平房而已,多半是耳熟能詳的門衛老婆兼大廚。更可怕的是學校連個宿舍樓都沒有,以前都是在教室里就地打通鋪,後來學生少了,「寢室」也就自己跑出來了。「甭管咋地,總得有個正經睡覺的地方」,還有教學樓,免不了一通大修。教師更不用說,評劇老師還好找,畢竟有姥爺的人脈在——上次去教育廳備案母親就順帶著見了兩個平陽本地的腕兒,意向還說得過去。那些個藝術老師可就讓人頭疼了。但凡有點資歷的,肯定不會來,這全招成年輕人吧,也說不過去。上周母親就說要來平陽一趟,到師大聯絡聯絡,找找熟人摸摸底。無奈「事兒太多,得往後推推了」。 book18.org

世事艱難啊,我忍不住長嘆了口氣。 book18.org

「你管好自個兒就行了,」母親忠告:「好好複習好好考試,今年要拿不住獎學金啊,看咋跟你爸交代。」 book18.org

必須承認,獎學金這事還真不好說。本學期專業課攏共開了十二門,需要考試的就有九門,快他媽趕上初、高中了。毫無辦法,教學評估的福利需要安安靜靜地享受。這一連兩周都在劃重點,剩下的也就是上上自習,修為還是要看個人嘛。顯而易見,等著我們的是一段艱苦卓絕的歲月。大學生活如果有什麼事關學習的精華,全都濃縮在這兒了——階梯教室座無虛席便是一例。半個月前房地產課就換了個新老師,說是李老師生病,勞她代課。 book18.org

真應了楊剛所言,我們再沒見過小李,起碼迄今為止尚未有任何一例目睹到小李的相關報告。李老師不是人間蒸發,就是拍屁股走人了。賀老師依舊堂堂正正,指點起江山來大伙兒都得俯首貼耳,誰讓民商兩大件是必修中的必修課呢。值得一提的是,周四晚上老賀拉我們在她辦公室開了個會。 book18.org

「我們」有點不確切,應該說是老賀的研究生和我,咱也就被逼無奈打打醬油。根據會議精神,《土地價格的法律分析》是個大型課題,涉及私法、產權和政府管制的方方面面,而「我們」要做的就是立足平陽本地實踐,以案例為材料,分析私法和公法在產權不明晰的情況下對土地交易的影響。關於我,老賀說是個本科生,「在物權法方面有點思考」。這就有些言過其實了,當然,無關緊要,根本沒人關心。這個會的唯一亮點,我認為是,該項目「開題太晚」,「經費也剛下來」,「材料搜集可以在考試後進行,相關討論研究就要等到下學期了」。 其實我很好奇李闕如如何看待老賀的新對象,畢竟後者在姓上都不過關。奇怪的是,那張散發著鬱金香味兒的名片我竟沒丟掉,而是插到了床頭的書架上。 上周六比賽後,在通往燒烤攤的途中,我有幸撞見了老賀和梁致遠。前者襯衣白裙,像只飛蛾;後者斑點polo白色長褲,宛若瓢蟲。殘陽在西邊天空還留條尾巴,夜風微醺,蛙叫蟲鳴,兩人走出家門,妄圖在遊人接踵的西湖畔打打野食。這麼說有點誇張,他們只是走在西側甬道上,目的地是不是西湖我還真不清楚,至於是不是打野食更是與我無關。梁致遠看到我,便和我打招呼。假裝沒瞅見老賀的呆逼們也不得不停下來問候師長。當然,這聲問候還是頗有收穫的,畢竟老賀紅臉微笑的樣子可不多見。 book18.org

梁致遠問我們幹啥去。我說吃飯。他說現在還沒吃飯啊。我說是的。他扶扶眼鏡,似是還想說點什麼,我們已大步流星地跟他們說了拜拜。其實我倒真想聽聽他能說點什麼。 book18.org

一路上,乃至貫穿整個飯局的,除了女人、籃球,就是這對新人了。大家都夸師太思想開明,不愧是教育界的典範。梁致遠麼,呆逼們質問:「他跟你是什麼關係!」這個問題難住了我,我也不曉得他跟我是什麼關係,非常抱歉。 ******************** book18.org

淘汰賽在周五傍晚拉開了帷幕,與我等對陣的是化工系的老熟人。很熟,知根知底,可以說自打踏上西大球場就跟他們混在一塊了。夕陽血一樣紅,於是我們就打了一場血戰。比分焦灼,群情激昂,近兩年的情誼也無法阻止大家臉紅脖子粗。在比賽前所未有地中斷了兩次後,楊剛的一記超遠兩分終結了它。名額有限,毫無辦法,競爭就是這麼殘酷。 book18.org

令人驚訝的是,周六上午我們竟迎來了藝術學院的老夥計。雖然周五賽後便已知曉,但當他們沐浴在早晨八九點鐘的陽光下時,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也不能說不可思議,就是沒想到會這麼快,感覺有點誇張。 book18.org

清風拂面,還算涼爽,於是他們的白色耐克隊服便瑟瑟發抖,看起來很有士氣。觀眾也不少,還有拿著單詞本的傻逼,這樣一來就有些黑雲壓城的味道了。熱身時,李俊奇笑嘻嘻地跑來說:「呆會兒老鄉可別留情面,大伙兒要動真格的!」 book18.org

那就只好動真格的了。 book18.org

不想陳晨開場就一個兩分,之後利用我方失誤接連兩次突破,打了個四比零。這火力夠猛。我等奮勇直追,卻收效甚微,比賽進入八分鐘時還落後四分。今天除了楊剛太軟,最大的問題恐怕還出在聯防上。兩隊陣容太過相似,都倆大前一控衛,機動性強,一個配合失誤就會漏人。所以僅有的一次暫停後,我隊開始人人盯防。陳晨突破不成,拉出去放兩分,一副志滿意得的樣子。我只好一巴掌呼了過去,可以說我使出了吃奶的勁,摟住皮球時就像拍在了奶子上。如你所料,非常不好意思,咚地一聲巨響,皮球彈飛。老鄉捂臉倒地,血瞬間就涌了出來,比賽只好中斷。 book18.org

李闕如後勤服務很好,雖然有數個女孩伺候,還不輪到他老忙活。而李俊奇依舊沒能得到上場機會,因為陳晨堵上鼻孔後便王者歸來。這貨戴著護膝護臂,腦袋上繃著頭帶,這會兒又腫著鼻子塞上了衛生紙,實在有點莫名搞笑。 於是我就笑了笑,我說:「沒事兒吧?」 book18.org

陳晨沒說話,而是直接發球。大概是嗅到了血腥味,楊剛這逼總算睡醒了,當下就貢獻了一個搶斷。我三分線外接球,來了一記後仰跳投。皮球應聲入網,刷地,非常悅耳。接下來,在同一個位置我故技重施。老鄉步步緊逼,張牙舞爪,卻也無可奈何。至此,雙方打成15平。還剩幾十秒,頂多兩三輪進攻。出乎意料,陳晨接球後突進又拉出,選擇了投兩分。理所當然,現實給了他一記響亮耳光,可以說相當可惜。 book18.org

我就比較穩妥了,抓板拉出後突破上籃得手,還造了個犯規。即便群眾聒噪,罰球還是小菜一碟,再次穩賺一分。 book18.org

對方仍然得到了一次進攻機會,陳晨接球就投,卻被手疾眼快的我一巴掌扇了下來。沒辦法,球太直,太倉促。幾乎與此同時,終場哨響起。皮球再次落到老鄉手裡時,他咚地一聲把它砸到了地上。後者只好再次彈起,很高,哪怕在勝利的歡呼中也有點過於張揚了。 book18.org

「這哥們兒風度欠佳啊。」李俊奇走來時我說。 book18.org

他笑笑,沖我拱了拱拳,說:「恭喜恭喜。」 book18.org

然而周日上午的四分之一決賽,我又見到了李俊奇,還有她的大胸女友。兩人和陳瑤站在一起,我從場邊經過時,他捅捅我說:「加油啊,老鄉!」比賽至此總算出現了拉拉隊,應該是些大一女孩,怎麼說呢,很自信吧。 book18.org

所以別無選擇,這場球我們也打得很自信。對方身體條件不錯,又高又壯的,可惜在戰術安排上有點糙,說到底還是缺乏經驗。我方開場跳球便得手,一路領先至終場,對抗是激烈了些,但比賽結果毫無懸念。賽後待遇我還是很享受的,陳瑤又是遞紙巾又是遞水,連李俊奇都遞上了一根軟中華。出於老鄉情誼,我就不客氣地接了過去。一番客套話後,他問我下午有啥安排。雖然搞不懂這廝意欲何為,但我下午還真沒啥安排,不出意外的話無非是複習、排練或者找錄音棚。於是我說:「咋?要請客啊?」 book18.org

「靠,」李俊奇的笑聲太像馮鞏了:「還真讓你給說對了,陳晨請客KTV ,老鄉一塊兒說說話啊,聯絡聯絡情誼。」 book18.org

舞台我沒少上,KTV 還真沒去過幾次,與絕大多數的同齡人一樣,我對這套聲響系統的記憶還停留在遙遠的卡拉OK時代。不過問題的關鍵在於,和陳晨聯絡什麼鳥情誼啊,有點誇張了。 book18.org

「喝酒免不了,」李俊奇捅捅我:「昨天把人虐得那麼慘,怎麼也得罰酒三杯吧?有點心理準備喲。」 book18.org

我看看陳瑤,真不知說點什麼好。 book18.org

「放心,有兄弟呢,」這貨又捅了捅我,然後面向陳瑤:「你也去唄,美女。」 同我一樣,陳瑤也不大想去,她說得回趟家。大胸女就問:「現在回家?」我告訴他們我女朋友家就在平陽。於是他們說:「那啥時候不能回,非得這會兒?」 book18.org

這個我可說不好,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放到陳瑤身上,多半是電視劇里常見的那些母女矛盾。對一個準單親家庭來說,這種事並不稀奇。別的不說,西湖畔的面紅耳赤至今歷歷在目。那次忍了半天,我還是問了問陳瑤到底咋回事。好半晌她都沒吱聲,最後給我一拳說:「還以為你是根木頭呢,也不知道問問。」我就又問了問,回答我的是:「以後再告訴你。」她眼眸閃爍,如垂柳下的湖水般波光粼粼。 book18.org

然而下午李俊奇來電話時,陳瑤還是決定與我同行,她說:「不去白不去,起碼得看著你啊,喝多了咋辦?」 book18.org

一如約定,李俊奇和大胸女坐在報欄旁的涼亭里。前者喝著罐裝可樂,老遠就笑眯眯的;後者穿了個弔帶,胸看起來就更大了。「靠,夠快啊你倆。」老鄉讓來一根軟中華,永遠這麼客氣。打假山上下來,天就更熱了。大太陽牛逼哄哄,路人一個個蔫了吧唧的,像是烤箱裡的肉排。「去哪兒啊?」我吐個煙圈兒,抹了抹汗。 book18.org

「到了就知道了。」 book18.org

「東家呢?」我又抹了抹汗。 book18.org

「包廂里等著呢唄。」 book18.org

「靠。」這下我就無話可說了,只好再次抹了抹汗。 book18.org

我知道用不著打的,但實在沒想到校門口等著我們的是一輛捷豹XJ8L. 對車我不太熟,平常也不關心,不過今年三月份捷豹進軍中國市場的消息你就是捂住耳朵也無濟於事。而這輛黑色皇家加長版多半是進口貨,起碼目前該車型尚未在我國正式上市。李俊奇主動要求坐前面,於是我便和兩位女士坐到了後面。 司機是個女的,挺年輕,襯衣西褲白手套。這身裝扮如同車裡的寬敞和涼爽一樣,讓我本能地一驚。李俊奇笑著說:「久等了。」 book18.org

司機說:「沒事兒。」聲音輕巧利索,但並沒有笑。 book18.org

得知目的地是平陽大廈時,我又是本能地一驚,乃至一路上都沒說幾句話。不光我,大家好像都無話可說,除了李俊奇會偶爾回過頭來噴兩句。據他介紹,大胸女在藝術學院讀研二,明年畢業。後者挺挺胸說是的,完了又補充一句:「你們樂隊很牛,啥時候還有演出啊?」 book18.org

剛想說點什麼,陳瑤就在我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噢。」我回答她。 到達目的地時近兩點,捷豹一直開到了大廈正門口。中央公園鬱鬱蔥蔥、鳥語花香,除了馬路太寬,這大自然的囂張氣焰都快趕上我們位於荒郊野外的西大東區了。而高聳入雲的平陽大廈如此真真切切地屹立於眼前,多少讓我的膀胱有點壓力。這個柱狀物造型非常奇特,應該相當全面地體現了我校園林學院前院長郭晟的奇特腦迴路——底座是八角形,中間是圓形,臨近頂端時又突然鼓起一個大龜頭。真讓人不知說點什麼好。平陽大廈建於1997年,222 米,共58層,以8book18.org

層為界,下面是商鋪,上面是酒店。商鋪自然高大上,幾乎全省的奢侈品專賣店都在這裡了。酒店嘛,正是所謂「白金六星」的平陽大酒店。以上信息承蒙網際網路、陳瑤,包括李俊奇和他的大胸女友友情提供。 book18.org

在大堂招待帶領下,穿梭於也不知道什麼長毛地毯上時,李俊奇說:「一樓幾個茶點鋪都不錯,星巴克啦、羅多倫啦都有,前段時間開了個什麼日本料理,也不錯!」雖然搞不懂他說這些是什麼意思,但除了點頭我好像也別無選擇。平陽大酒店有兩部專屬電梯,外加一部刷卡式VIP 電梯。李俊奇掏出磁卡刷了刷,後者便直接把我們送到了57層。有點神奇。 book18.org

打電梯出來,倒不是什麼富麗堂皇震驚了我,而是頭頂隔三岔五、雨絲般下垂的巨大水晶燈。老實說,我有點膽戰心驚,生怕它們會星星點點地墜下來把我等砸個半死。兩男一女查驗了李俊奇的白金卡後才放行,這種酒店怕是世上少有。招待們三三兩兩,男的禮服,女的旗袍,植物般點綴在紅褐相間的木質走廊里。溫柔飽和的燈光使他們的臉看起來有點圓滑,像一顆顆在溪流下沖刷了幾百年的鵝卵石。走到前台時,夏天帶給我的汗水已完全凝固下來。但李俊奇並沒有上前詢問,而是給陳晨打了個電話。 book18.org

身側凹凸不平的牆上鑲著兩隻碩大的孔雀標本,左側孔雀的尾巴指向一塊傘狀的石頭,上書三個字,還蓋個紅戳。頗費了一番功夫,我才發現草書寫的是「平河會」,至於紅戳,不好意思,文化有限識不得。 book18.org

很快,在招待帶領下我們步向包間,而陳晨將像個深閨淑女那樣掃榻相迎。當然,如你所料,該淑女忘了學習一件事——怎麼笑。這老鄉開了門就往回走,一句話也沒有。直到在烏龜殼般的沙發上坐定,他才說:「坐啊。」他用的是平海話。真是謝天謝地,不然我還不知道敢不敢坐下來呢。我和陳瑤分享了一個烏龜殼,李俊奇和大胸女分享了另一個烏龜殼,我們中央還躺著一個更大的烏龜殼。上面擺著一個煙灰缸,一塊表,兩隻高腳杯,其中一隻里還有小半杯紅酒。陳晨抓起來,悶上一大口,半晌才說:「喝什麼,隨便點。」這下變成了普通話。據我目測他的鼻子也沒啥問題。 book18.org

我讓大胸女點,大胸女讓陳瑤點,陳瑤又讓我點。看了看價目表,又看了看李俊奇,我說:「來支青島得了。」 book18.org

「靠,」李俊奇奪過價目表:「給誰省呢,還是我點吧。」 book18.org

然而東家並沒有給他機會——「行了,行了,」陳晨抬頭面向招待:「就XO吧,軒尼詩。」 book18.org

「你倆呢?」他指的是兩位女士。 book18.org

「不知道啊。」大胸女撇撇嘴,挺了挺胸。陳瑤瞥我一眼,沒說話。 book18.org

「把我那瓶大拉菲拿過來吧,再來兩個大果盤。」就在招待拉住門把手時,這老鄉又說:「還有半盒大衛杜夫,一起拿過來。」說完這句話,他便放下酒杯,癱到了沙發上。很顯然,一下子說這麼多話有點過於消耗體力了。 book18.org

女經理過來時終於打開了點歌系統——說來奇怪,大家好像都忘了來這兒的目的,一個個要麼閉口不言,要麼東拉西扯(比如李俊奇,一個勁給我吹老崔怎麼怎麼牛逼),竟沒一個人想著唱歌。仨招待跑了兩趟才把東西上齊了。女經理緊隨第二波招待而來,進門第一句話是:「都不見你來啊。」很親切,笑容如簌簌掉落的花粉。 book18.org

「我倒是想來。」陳晨依舊癱在沙發上。 book18.org

「喲,咋地,你伯伯還能吃了你?」這句是平海話,相當地道。我不由多瞅了她兩眼。此人大概三四十歲,白襯衣西裝褲,鵝蛋臉俏生生的,微黃卷髮非常短——可以說在現實生活中,我從未見過女性留這麼短的髮型,除了尼姑。身材還不錯,不太高吧,也有腰有屁股。這會兒趴在液晶顯示器上,臀部更是圓滾滾的,分外惹眼。於是李俊奇啪地在上面來了一巴掌。「王八蛋,當女朋友的面也敢這樣,再你媽亂來,老娘找李紅旗削死你個龜兒子!」她對著李俊奇就是兩巴掌,再大力點興許能把後者的背給拍直了。李俊奇呵呵呵的,大胸女倒完全無所謂,已經對著觸摸屏點起歌來。 book18.org

如此精彩的好戲也只是吸引東家瞟了兩眼,然後他坐起來,點上了一支雪茄。我猜這就是「大衛杜夫」——雖然在我看來怎麼看怎麼像半截烤糊的牛鞭。很快,他把煙盒推了過來,但我指指喉嚨謝絕了。陳晨也沒說啥,一邊吞雲吐霧,一邊把玩起手裡的打火機來。這個火機倒很一般,也不是啥牌子,幾十塊錢吧,只不過他那上面有個全裸東洋美女。「開喝吧?」他把火機揣兜里,擺開三個矮腳杯,隨後就拎起了那瓶軒尼詩。 book18.org

李俊奇還在呵呵呵,拽著女經理的手,喉結都一上一下的。 book18.org

「行了,你雞巴還喝不喝?」陳晨不滿地撇了下腦袋。 book18.org

於是李俊奇就不再呵呵呵了。他也擺上三個矮腳杯,擰開了冰水桶:「就著冰水喝,」這貨滿臉通紅,笑意尚未褪去,「味道更純正。」 book18.org

女經理也是紅霞滿面,整理了好半晌衣服,然後說:「咦,剛那誰說你帶了個老熟人過來,人嘞?」 book18.org

陳晨沒搭茬,而是問:「你要不要也來一杯?」「切。」女經理在陳晨肩上扇了一巴掌就扭了出去。不知是不是錯覺,那屁股似是肥了些許。就在陳晨把酒杯推過來的一剎那,我猛然發現他左手腕上有兩道暗紅色的疤痕——「丫」字開口又河流般地交匯到了一起。搞不好為什麼,我眼皮不受控制地就跳了一下。 白蘭地我喝過,在小舅那兒、在大學城飯店、在平海的那些平價酒店裡。但軒尼詩XO還是在范家祖宅聚會上純飲過一次陳年珍藏,入口甜、酸,後來有點苦,接下來就是辣。黏糊糊地在喉嚨里裹上一團,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醇厚吧。學著他倆的方法加冰嘗了嘗,也沒品出什麼好來。當然,我得承認,並不比青島差。而此時陳瑤扭過臉來:「給你挑了好幾首歌兒,一會兒好好唱。」 book18.org

陳瑤很喜歡迪倫的《手鼓先生》,於是我只好唱《手鼓先生》。喝點小酒,感覺剛好,可以說相當自我陶醉。一曲即將結束時,不經意地一瞥,我發現陳晨打身後的一個巨型烏龜殼裡走了出來。說實話,之前我一直以為是裝飾,沒想到竟然別有洞天。他背心松垮垮地耷拉著,挨沙發坐下就悶了一口酒。 book18.org

大胸女說:「陳晨你有啥拿手的,我給你點。」 book18.org

「你們唱吧,」他又悶一口,猶豫了下:「你看著點唄。」 book18.org

在陳瑤唱王菲時,這廝再次進入了烏龜殼。這真是一種令人驚訝的設計,你以為是裝飾,其實是個廁所或者其他的什麼。當然,廁所的可能性不大,除非老鄉有尿頻的毛病。等陳晨再出來(他已進進出出好幾次也說不定),我已經續上了兩次酒。不得不承認,這玩意兒越喝越有味道。我甚至主動跟東家碰了一杯。他抿了口冰水,一飲而盡,只是臉上那星星點點的汗珠令人不知說點什麼好。李俊奇唱完《假行僧》——馮鞏般嘹亮,璀璨的驢鳴,陳晨又起身向烏龜殼走去。實在忍無可忍,我只好問問前者烏龜殼背後是個啥。 book18.org

「衣帽間?誰知道,靠啊。」李俊奇續上酒,又開始猛吹崔健。這逼中毒太深,除非開顱取腦怕已無可挽救。 book18.org

一曲《Tom Waits 》後,在膀胱的逼迫下,在李俊奇的指點和我的直覺探索book18.org

下,鄙人成功地摸到衛生間並打開了門。如你所料,那是另一個巨型烏龜殼,如果非要說是一口鍋,我也不會有太大意見。鍋里卻精緻得令人驚訝,洗面池、淋浴、造型奇特的馬桶,浴巾、睡袍,連洗漱用品都是愛馬仕的——如果它真的生產這類東西的話。馬桶正上方裱著一幅梵谷的《星空》,淡藍和淺黃色漩渦直暈人眼。這恐怕就別有用心了。正常人在排泄時實在不應該思考太過扭曲的東西,包括一些視覺上的形而上引導。出於健康考慮,印象派哪怕用來擦屁股,也不該糊在廁所的牆上,我是這樣認為的。 book18.org

如你所見,這泡尿太過漫長,以至於我的思緒有點天馬行空。當尿們開始沿著馬眼無力地往下滴落時,我突然就聽到一種摩擦聲。或者說撞擊聲更為恰當,比如桌腿不夠平整,再比如桌沿蹭在牆上。一瞬間我意識到聲響來自隔壁,也就是「誰知道」的「衣帽間」。 book18.org

甩完尿液後,神使鬼差地,我隔著馬桶把耳朵貼到了牆上。原本我只想試著湊過去而已,可它自己就死死貼了上去,很涼,很爽。真的有撞擊聲,而且響亮了許多。幾乎電光石火間,一幅交媾圖就打我腦海里蹦了出來。但我還是覺得過於誇張了,何況除了「撞擊聲」再無其他聲響。沖完水,看到洗面台上大「H 」標識的洗手液時,我一把就給手腕粗的透明瓶蓋拽了下來。 book18.org

這是小學自然課就學到的聲音傳播原理,我也搞不懂自己哪來那麼大的實踐勁頭。簡直一陣風似地,我便倒騎在馬桶上隔著大瓶蓋把耳朵湊了過去。確實是撞擊聲,很有節奏。此外,還有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同樣很有節奏。當下我頭髮就豎了起來,雖然這頭毛碎從來也沒趴下去過。十來秒的適應期後,我搜索到了更豐富的聲響,比如男性的喘息聲,比如肉體的拍擊聲。前者斷斷續續,像被人扼住了咽喉;後者厚實低沉,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個把短裙撐得裂開的肉屁股。仿佛是為了印證我所思所想,隔壁兀地響起一聲清脆的「啪」。伴著女人的輕哼,接連又是兩聲「啪」。「這大屁股。」是的,陳晨喘著粗氣說——一字一頓,跟拿小刀硬剜出來似的,想聽不清楚都難。間隙女人說了句——或許是「發啥驢瘋」之類的,很模糊,反正這會兒連呻吟聲都消失不見。或許我也該推開烏龜殼,回到美妙的酒精和音樂中去了。 book18.org

然而毫無徵兆,隨著「嘭」的一聲響,撞擊開始變得瘋狂。厚實的啪啪聲也響亮密集了許多。女人「啊啊」兩聲,又低了下去,似是嗚咽,卻又幾不可聞。我真不知說點什麼好。不多久,撞擊總算停了下來。 book18.org

「我多會兒就瞅出來了,」確實是我那老鄉憂鬱而冷漠的聲音:「都他媽欠得。」很明顯這貨嘴並不如屁眼兒嚴實,可搞不好為什麼,聽起來跟平時不太一樣。「上面也脫了。」伴著「啪」的一聲,他又說。我這才意識到這逼用的是平海話。 book18.org

條件反射般,華聯的淺黃色肥臀、剛剛的女經理、甚至籃球場旁張羅著止鼻血的女孩們一股腦地蜂擁而出。摩挲聲,木頭的咯吱聲,然後牆壁「咚」地一聲悶響,只剩下男女的喘息。我不由想到冬日清晨一張嘴就冒出來的白煙。之後女人說了句什麼,很低——但確確實實說了,招牌似的嗓音甘冽而平滑,似一道光亮直擊腦門,我胸腔間那面巨鼓便驟然敲起。她說的是「給媽捅穿了」。還沒待我緩過神,酷似張也的女高音再次唱道:「在人那吃了癟,拿我這撒氣呢,死孩子。」這回清晰了很多,之後隔壁就安靜下來,漫長而乾枯。據我估計起碼有三五分鐘。相應地,脖子的僵硬感立馬就跑了出來。李俊奇的歌聲也忽地嘹亮起來。很熟悉的旋律,Lou Reed的《I'll Be Your Mirror 》,真是不敢置信,哪怕這book18.org

貨有點五音不全。 book18.org

在我猶豫著是否離開時,「去年電視台那個女主持,開始死活不肯,最後還不是乖乖地跪在老陰B 面前,被呲了一臉尿。」口氣很下流,我不明白老鄉什麼意思。 book18.org

「攤別的女人可不見好使兒。」張也的甜膩一如既往。 book18.org

「人不好這口。」她又說。 book18.org

「在我面前跩個屁,」似費了好大勁,陳晨說:「要不大伯盯著,老陰B 那眼神老早連活人都給她生吞多少回了。」搞不懂這個「她」是誰,我楞了楞,牆上就突然響起一陣摩擦聲。等我貼上大瓶蓋,撞擊聲又再次響起,一點也不客氣。還有嗚嗚聲,四處躲閃,忽又變成低喘和輕哼。女人的呻吟很近,那一絲絲婉轉的氣流透過鋼筋混凝土,透過高級木材和瓷磚,滲出一種說不出的嫵媚。摩擦聲非但沒有停止,反而攀上了撞擊的節奏——毫無疑問,我那老姨靠在牆上,陳晨肯定站在她大開的兩腿之間,神經病似地挺動著胯部,甚至把玩著兩個奶子。我感到老二硬得發疼,而軒尼詩的醇厚正化作一團團熱氣在筋骨血脈間四下飛竄。 就這麼持續了一陣,撞擊聲越發猛烈起來。女人壓抑的悶哼在牆壁的摩擦中逐漸高亢,乃至最後只剩下了哈氣聲。伴著幾聲密集而張揚的咚咚響,陳晨的喘息也兀地清晰了許多,仿佛就黏在牆上。「騷屄!乾死你個大騷屄!」氣流的末端,幾個字痙攣著滾出喉頭,潮濕而尖利,聽起來簡直像老鼠叫。 book18.org

近乎掙扎著,我掀開鍋蓋,回到了卡拉OK的甜蜜撫慰中。大胸女也不知在唱一首什麼歌,逼逼叨叨的。她把室內僅有的仨人當作觀眾,手舞足蹈得不亦樂乎。弔帶下的大胸在忽明忽暗中輕輕跳躍,像兩隻被禁錮的氣球,而它們必然,必然,憧憬著飛到天上去。李俊奇說,你可真能拉,該不會來痔瘡了吧?他翹著光腳,紅光滿面,嘴裡還叼了根大衛杜夫。 book18.org

陳瑤問我沒事吧,完了就抱怨好幾首歌都切過去了,想唱你自個兒選去吧。 陳晨卻一直沒有出來,令人驚訝。我嘗試著去搜索烏龜殼後的動靜,理所當然,一無所獲。猛灌了半杯冰水後,我笑著搗了李俊奇一拳,問陳晨在屋裡幹啥。 「靠,」他咳嗽兩聲:「誰雞巴知道,有人請客就行。」這麼說著,他也往「衣帽間」瞅了一眼。「誰雞巴知道,」他又說,與此同時揚了揚手裡的雪茄:「你咋不來一根?」 book18.org

接下來,陳瑤唱了首《Pissing In The River》,拿腔拿調,很有味道。李book18.org

俊奇又唱了遍《假行僧》,還非要拉著我合唱,令人無比蛋疼。直到郭富城那傻逼在顯示器上蹦出來,大胸女才開始喊陳晨。接連兩三聲後,他才應了一聲,依舊沒出來。他不唱自然有人唱,比如李俊奇,這逼在明明暗暗中扭動著身子,沖我直招手:「對你愛愛愛愛不完。」我突然就覺得自己掌握了一個秘密,非常不幸,此時此刻,房間裡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這種感覺很不好,像塊石頭鉻在胸口,又像誤食了幾兩巴豆全身虛脫飄飄欲仙。牆上滿是凹凸不平的鵝卵石,鵝卵石上點綴著看起來像蠟燭的燈,窗簾、帷幔、屏風宛若死氣沉沉的水草。我這才驚覺大家坐在一個池塘里。 book18.org

陳晨出來時,我們四個人正對著果盤狂啃。音響里的伴奏在大快朵頤間變得空靈。說不上為什麼,我老覺得自己還能吃下去一些東西。「咋不唱了?」他雖然沒有大汗淋漓,但起碼也是油光發亮。 book18.org

「等你呢唄。」大胸女挺挺胸。 book18.org

於是陳晨就跑去唱了一首歌——選了好半天,周璇的《永遠的微笑》。還湊合,比陳瑤是差了點,不過還能聽。衣帽間裡依舊沒有任何動靜。唱完這首,他似乎有點意猶未盡,趴到觸摸屏上搗鼓了好一陣。當然,我等並未再次欣賞到此人美妙的歌喉——打小烏龜殼上站起來,他兩個跨步就坐到我們身邊的大烏龜殼上。穩住屁股後,陳晨做的第一件事是悶光了杯里的酒。咕咚一聲,很響。完了他給每個人都續上了一點,直到瓶子見底。 book18.org

「得喝完,」老鄉又是咕咚一聲,他顯然忘了XO的正確喝法:「還有那瓶大拉菲。」 book18.org

陳瑤瞅我一眼,笑了笑。她倆還真沒喝多少,倒是我跟李俊奇各消滅了小半杯。大胸女唆了個櫻桃,嗯嗯兩聲後問陳晨剛才幹啥去了。她聲音嬌滴滴的——過於嬌滴滴。 book18.org

東家並未搭腔,而是向李俊奇要煙,並順手給我撂了一根。 book18.org

「管得寬,機密電話也要打到你眼前啊,」李俊奇摟住女朋友的腰:「晚飯吃點啥呢,搞定了再回學校。」大胸女說不如吃料理,於是李俊奇就邀我和陳瑤同去。陳瑤沒表態,除了建議唱完歌再說,我也不好說什麼。她老今天有點蔫,不知是來事兒了,還是因為我們身處這池塘之中。 book18.org

「可以嘗嘗看,」陳晨垂頭彈著煙灰:「挺不錯哩。」他用的是平海話,叼上煙後瞥了我一眼,又迅速滑到了陳瑤身上。 book18.org

陳瑤笑笑說好。我捏著軟中華,搞不懂是先抽煙呢,還是先喝光矮腳杯里的酒。抑或先灌杯冰水?我感到內里火辣辣地一陣翻湧,有什麼東西幾欲噴薄而出。幸運的是什麼也沒噴出來。煙我抽完了,酒抿了一口後便沒再動。 book18.org

陳晨又進了趟烏龜殼,很快就踱了出來。李俊奇光著脊樑,再次演繹了一遍《假行僧》。這逼那麼瘦,肌肉倒不錯,不知道是否踢球的都這樣。如廁歸來,陳晨就癱到沙發上,慢慢地喝完了他的軒尼詩。整個過程中他一聲不吭,腿抖得像開著拖拉機。我不由多瞅了幾眼,「再唱唱唄。」他建議。於是我就站了起來,就這一瞬間,忽地就瞥見他左手腕上那兩道傷疤紅亮了許多,像是只蝸牛剛打上面犁過,一如馬桶上方的壁畫——怪誕、扭曲、壓抑。 book18.org

臨走,陳晨把玩著手裡的表說:「老鄉啊,平常就該多來往。」他甚至笑了笑,真是令人驚訝。這種笑我說不好,有點拘謹,像只受驚的兔子。因為這笑並不見得讓人舒服。在李俊奇的哈哈哈中,我沒說話,卻不自覺地留意著衣帽間裡的動靜。當然,什麼動靜都沒有,仿佛這個生命中已經逝去的下午,我在衛生間裡所聽到的都是錯覺。 book18.org

路過前台,我又看到了女經理。她撅著圓屁股俯在吧檯上,問我們玩得好不好。李俊奇說不好,她巴掌就揚了起來。癲癇發作一般,親愛的老鄉就又開始哈哈哈了。進到電梯里,一種莫名的激動突然就毫無防備地襲來,我不由攥住了陳瑤的手。 book18.org

外面陽光依舊燦爛,博愛而有力地打在所有人身上,我感覺舒服了許多。或許,是空調房裡的氣味太過凝滯了。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