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的淫家 (2) 作者:39792ok

.

【细思极恐的淫家】 (本文源自真实事件,乱伦+绿)

作者:39792ok2021年4月7日发表于:sexinsex

(二)

轩叔死了……轩叔死了……轩叔竟然死了。

瞬间我好像回到了父亲出事的那天,也是急匆匆的有人敲门,然后告诉妈妈,爸爸出事儿了。

妈妈还没赶到医院爸爸就没了,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那暗无天日的一天,上天好像又跟我来了一次。

“我们为什么要躲,轩叔没了我们也很难过,人又不是我们撞的”,大爷刚才说的,就好像我们家把轩叔撞死了一样,我很不服气。

外公看了我一眼,叹口气说道:“小志你就别犟了,我怕一会儿来人吓到你,你跟你妈回屋看着丫丫和小蕾,来人了我去应付”

小蕾从卧室出来,听到外公的话,把已经失了魂一般的妈妈拉进了卧室。

妈妈算是一个性子比较软的,那种典型的家庭妇女,好不容易从爸爸的阴霾中走出来,然后收获一段新的感情,紧接着就是又一个打击,妈妈这时候已经懵了,毫无意识的随着小蕾进卧室了。

然后就是要面对现实了,他们来闹事能吓到我?他们有几个脑袋啊还能吓到我:“外公我跟你一块去”

外公看了看我:“行不过你可别冲动啊,跟着我别乱跑,别人说什么我来说,你别说话啊”

然后外公居然去厨房做饭了,妈妈和小蕾没心情吃,但是外公一定让我吃,说是不吃就在卧室待着别出门。

坐在院子里我一阵急躁,怎么还不来啊,这种是早来早了省得麻烦。

大概快十点的时候,听到了门外街上一阵阵的哭喊,说话声也是嗡嗡的人很多,渐渐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

突然眶——的一声,大门口好像被人放了一张桌子什么的东西。

外公急忙起身跑到门外,我也赶紧跟了过去。

我原以为外公说怕吓到我,是夸张没想到这场面真的吓到我了。

刚才眶——的一声堵在大门口的当然不是桌子,而是两条板凳上放着一口简陋的棺材,为什么说简陋呢?因为棺材是原色的油漆都没上,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有什么说法,棺材里边……我都不敢想了。

旁边有很多纸扎的人和金山银山。

棺材前边一大堆小孩儿身穿孝衣头戴白绫站着,最大的年龄也就跟我差不多。

一位胖胖的老太太哭的声嘶力竭,我认识那是轩叔的妈妈。

突然砰的一声,一块什么东西被摔到外公旁边,碎成了好几块儿。

“你们不是要彩电吗给你们,好好的轩子被你们给害死了,我们家轩子不嫌弃你女儿结过婚也就罢了,你们竟然狮子大开口要彩电,也就我们轩子人好答应了,彩电来了搬进去——看——啊——,你们看——啊——”,说话的是轩叔的爸爸,最后几句有点歇斯底里。

然后又是几样东西砸在了外公家的墙上,这回我看清楚了,轩叔爸爸扔的是破碎的电视零件。

外公赔笑道:“他叔啊,要不我们……”

这时候轩叔的妈妈也不哭了,指著外公说道:“别说的那么近,你家闺女太漂亮,我们轩子配不上,买彩电还是我们借的钱,现在好了轩子让你们害死了,彩电也没了,你们看怎么办吧”

说完就一屁股坐在了大门的门槛上。

“轩子没了我也很难过要不这样,你们买彩电的钱我出”,外公低声下气的跟轩叔妈妈说道。

轩叔妈妈听到外公的话疼的就蹦起来了:“好你个柳矿啊,还赔彩电的钱,赔彩电能让我家轩子活过来吗?他还不是给你家狐狸精去买彩电才出的事”

“妹子啊,话也不能这么说……”,听到说妈妈是狐狸精,外公想辩解几句。

“怎么说狐狸精你不高兴了,本来就是从城里克死了自己男人,回村又把我儿子克死了,不是狐狸精扫把星是什么啊,一天天的穿的那么艳扭屁股,也不知道给谁看的,她身上的骚味八百里外都能闻得见,可怜我儿子命苦啊”,曾经我见到过的和蔼可亲老太太,这一刻变得极其尖酸刻薄。

听到她说我妈是狐狸精扫把星,我想冲上去把他的嘴给撕烂。

看到我好像气的想打人,她更来劲儿了:“你还想打我,你打呀打呀,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小志”,外公回头呵斥了一声。

“孩子不懂事您别介意,要不我们再添五百块钱,让轩子风风光光的走”,外公再次加码。

“柳矿你什么意思啊,说得好像我们讹你一样,我要的是我儿子,我儿子要能回来,我什么都不要”,大妈边说边流眼泪。

外公和轩叔妈妈扯皮的时候,不知道谁通知派出所了,一辆警车朝我们这边行驶了过来。

就在我以为有救了的时候,警车里下来的几个警察,接下来的表现让我傻眼了。

警车就停在人群旁边,几个警察下车后,优哉游哉的靠着警车抽烟,看向外公家的大门口看热闹,并没有过来的意思。

警车停下来了,那证明不是路过的,可是为什么不管。

看到对面警车,对方更嚣张了,那些穿孝衣的孩子们一阵的大声哭喊,仿佛有多大的冤屈。

轩叔妈妈:“我可怜的儿啊,我当初就不同意你娶一个破鞋,你非跟我犟,现在你被哪个骚狐狸克死了,以后我可怎么活啊”

听到老太婆的话我再也忍不住了:“你那么大年纪了,嘴里放干净点啊”

轩叔妈妈大声叫嚷:“我怎么不干净了,我都听说了,你家里那个小的是你妈跟别人鬼混生的,要不然你爷爷奶奶怎么会把你妈赶回来了,不要脸的破鞋克死了两个人了,自己不检点还不让人说了,你妈不就是个破鞋吗”

我气冲冲的拿着扫把冲了过去,拍到了轩叔妈妈身上。

“哎呀我的老天爷啊,轩子你可别走远啊,妈这就来找你了”,我刚拍了一下,她就满地打滚撒泼。

“小志回屋去”,外公一把就把我拉开了。

我愤怒道:“可是她……”

“回——屋——去——听见没有”,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外公这么狰狞的表情。

我心有不甘但又没办法,把扫把重重的摔在地上,我憋著一肚子气回屋了。

卧室里小蕾陪着妈妈,妈妈一直抱着丫丫在发呆。

快到中午了门口还在吵,我终于明白外公早上为什么说必须吃饭了,因为中午就根本没空吃。

小蕾和妈妈早饭就没吃,中午不能再不吃了,所以我去厨房做了点饭,我不会太复杂的,只是一锅热汤面。

“妈吃点吧”,小蕾已经端著碗了,可是妈妈还是对我没反应。

怎么办呢?看到妈妈怀里的丫丫我说道:“妈就算你不吃,也要为丫丫想想啊,你还有我们呢”

这时候丫丫配合的娃娃哭了起来,妈妈的眼神才渐渐回过神来。

自己垮了不要紧,自己的三个孩子怎么办,特别是丫丫还不会走路说话,孩子们心里肯定也不好受,自己做妈妈的到振作起来。

然后妈妈把丫丫放到床上,端起碗大口的吃了起来,可能是吃的有点快呛到了,咳了几声:“咳——咳——,你放了多少盐啊”

妈妈突然的问题让我有点尴尬:“毕竟是汤面啊汤比较多,我怕吃面条太淡所以……多放了点”

“你呀以后好好学学做饭吧”,妈妈笑着摇了摇头。

妈妈终于笑了,虽然我不认为妈妈真的就发自内心的笑,但至少是个好的开端。

外面一直闹到了晚上,外公班都没上找的别人顶班,一直到十一点左右,他们人才撤走了。

外公回来也没说话,只是大口的吃着妈妈热了好几次的饭菜。

“小蕾你带着丫丫睡去吧”,吃完饭外公沉默许久,开口先让小蕾离开了。

为了怕小蕾听见,我们三个特地来到了厨房。

“他们要钱”,外公也没多说,只有四个字。

妈妈颤抖地问:“他们……要多少?”

“五千”

“什么?他们穷疯了吧,那个彩电也就两千啊,再说了电视又不是我们撞坏的凭什么啊,要我说一分都不给”,我简直难以相信。

看到我震惊的站了起来,外公忍不住说怒道:“坐下你激动个什么还凭什么,凭人家死人了我们理亏,你不拿扫把打人家那一下,我们少赔好几百呢,别再出惹事了祖——宗——”

乡村的一条铁律啊,对方死人了因为你的关系死了,就脱不了干系,所以这基本躲不过去的,外公的吼声让我冷静了下来。

“可是轩叔又不是我们害死的啊,警察今天怎么不管啊”,我就想不明白了,村民就算了警察为什么会这样。

外公:“你还太年轻,你觉得不是你害的,可是大家都觉得是,至于警察……又没出人命,人家管什么管啊,再说了就那几个小警察管什么用,能有几条枪啊”

其实村里人当时一旦觉得警察不公,集结人手对抗警察,不敢说家常便饭,但是例子也不少。

我以为是轩叔的家人胡搅蛮缠,其实在村民眼里是我们理亏的,赔钱是天经地义的,警察只是来看着别出大事,别的基本不管的。

“可现在我们做多能凑两千五,剩下的还要去借两千五,两千五啊”,外公烦躁的抓着银白色头发。

然后就让我回屋了,外公和妈妈单独谈了很久。

从第二天外公就不着家,天天往外面跑,就这样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妈妈倒是在家,而且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每天脸上都有笑容,还教我做饭。

“慢点,盐你直接倒锅里看不清楚多少,你可以先倒勺子里看看量”,我现在围着灶台随着妈妈指挥做饭。

饭菜做好后妈妈在客厅跟丫丫玩着,我跑出呛人的厨房,在门口等外公回来。

“大妹子我实在没办法了,你帮帮我吧”,是外公的声音。

只见离门口不远,一个中年大妈在和外公说话。

“大哥不是我不帮你啊,你看你闺女都克……都找了两个了都不成,这我也没办法啊,这次轩子的事儿都影响到我了,都说我的嘴太晦气,我这媒婆都要干不下去了,再说都知道你家欠著一大笔债呢,你家姑娘谁敢要啊”,那大娘像躲瘟神一样,不愿意外公离他太近。

然后外公就没再说什么,低着头直奔家门而来,回到家外公看到妈妈,轻轻地摇了摇头,满脸笑容的妈妈瞬间一脸愁容。

原来外公早就借不到钱了,毕竟熟人也就那几个,两千五不是个小数目,后面这大半个月,是给妈妈找对象,唯一的要求就是彩礼两千五,别的都没要求,就这样仍然没人敢要妈妈。

刚开始听说妈妈是个三十多的漂亮少妇,两千五的彩礼别的什么都不要,同意的也有人,但是知道还有三孩子,还克死过两个前夫,人就都吓得跑光了,毕竟谁都怕死。

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但是我能做什么呢?

咣咣咣——一阵敲门声。

“谁呀”,屋内传出老太太的声音。

我鼓起勇气说道:“奶奶是我小志”

我明显听到门内脚步加快了,奶奶打开门惊喜的说道:“进来啊,老头子小志来了,你去楼下买点好吃的”

爷爷走归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志也是大小伙子了,别着急走了,在这玩几天”

然后穿个外套就下楼了。

吃饭的时候,爷爷奶奶说了很多我小时候的糗事,趁著高兴我就说我需要钱。

爷爷奶奶也没在意,以为我最多也就要几百块,没想到张口就是两千五。

本来爷爷拿钱包的动作,听到我的话瞬间又把钱包放了回去:“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不会是想给你妈还那两千五吧?”

我本以为离得远,爷爷奶奶不知道,结果我想错了,宝贝孙子在那呢,爷爷奶奶可是时刻关注著外公家的动向。

“那你们就当这钱是我借的,以后还给你们”,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奶奶抓着我的手说道:“孩子我们的钱以后都是你的,但是现在不能给你,等你长大了之后才行”

我发现自己好像坐在金山上发愁,爷爷奶奶绝对是有钱的,也愿意给我,但是不愿意妈妈沾一点便宜。

要不我跟小蕾搬回来,然后爷爷奶奶给妈妈……,也不行啊妈妈……哎~ ,这更像是妈妈在卖孩子。

最后还有一个办法,虽然我很不想提:“爷爷奶奶,你们知道当初爸妈吵架是因为谁吗?”

爷爷奶奶对视了一眼,奶奶说道:“你是想找你小妹的爸爸要钱吧,不过我们也不知道是谁,只是有一段日子,你爸爸来我们这里经常发牢骚,对你妈挺不满的,特别是有一次喝多了过来,说……说你妈是个骚货”

爷爷瞪了奶奶一眼:“跟孩子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志啊我们也不知道是谁”

之后爷爷奶奶就聊一些开心的话题,没再提烦心事了。

回去的时候爷爷奶奶很不舍,又是一大堆的东西,有我的也有小蕾的。

我是不相信妈妈出轨的,在我心里妈妈一直是贤妻良母,烫著大波浪围着围裙的好妈妈,丫丫肯定是我亲妹妹,但是爸爸为什么要说妈妈是骚货?

回家的时候,外公妈妈看到我大包小包的东西,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就好像知道我去了哪里,也没问什么,就好像也知道我没借到钱。

第二天一大早,妈妈坐在院子里抱着丫丫晒太阳,突然门口来了个人。

刚进来看就到丫丫趴在妈妈身上吃奶,妈妈那白嫩圆润的大奶子,看得他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小娟啊,你爹在吗”

妈妈抬头一看,是村子里的无赖狗山子,这狗山子为人好吃懒做,年龄跟外公差不多,五十多岁了还没娶亲,以前据说还偷过妇女的内裤,整个人邋里邋遢的,是个村里二流子一样的人物。

看到狗山子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白嫩的胸脯,妈妈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我爸在屋里呢,我给你去叫”

然后抱着丫丫进屋了。

进屋之后院子里就没人了,狗山子看到院子里晾衣绳上妈妈的内裤胸罩一脸的欣喜,鼻子凑在妈妈的内裤上,一股轻微的骚味扑面而来,闻得狗山子骨头都软了。

另一边的胸罩,并不是狗山子以前闻过的胸罩一股洗衣粉味道,而是一种淡淡的奶香气,毕竟妈妈的奶水很多,胸罩上边的奶渍有不少,洗了之后还有一点残留的奶香味。

刚到客厅门口,外公就看见狗山子一脸猥琐的,双手捧著妈妈的胸罩,一脸痴迷的盖在自己脸上猛吸,好像那不是胸罩,而是妈妈肥硕的大白奶子一样。

“咳——咳——,山子什么事儿?”

听到外公的咳嗽,狗山子赶紧松开胸罩讪笑道:“衣服被风刮掉了,我帮着捡起来,我今天来是来帮柳矿老哥的,我是来给你送钱的”

这狗山子平时一毛不拔,有便宜就往死里占,平常也不干活,偷鸡摸狗的哪来的钱。

看到外公狐疑的眼神。

狗山子笑道:“我知道柳老哥缺钱,这些天给娟子找婆家忙坏了吧,那些人真不知好歹,我们娟子这么漂亮,那么点钱都不给,还说什么克夫,这不是搞封建迷信吗,搁以前一定得批斗他们”

外公不耐烦的说道:“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看到外公不想听他废话,狗山子猥琐的笑着,掏出两张蓝色大票:“我想娶小娟当媳妇,这是两百块钱,只要明年小娟给我下个蛋,给我们家留个后,剩下的钱马上给你怎么样?小娟那大奶子大屁股的肯定好生养”

“放你娘的狗臭屁”,外公拿起旁边的铁锹,就给狗山子来了一下,然后追着他打。

狗山子拿着自己的钱一边狼狈地跑,一边说道:“柳矿你别不知好歹啊,你家的骚屄闺女,白送别人也没人敢要,克死了两个人了,还欠下怎么多的债,我可是好心帮你啊”

“我叫你好心,我叫你帮,我叫你帮……”,外公拿着铁锹把狗山子打的抱头鼠窜。

狗山子说的话,我和妈妈在屋里自然是听到了,我和妈妈脸色都很不好看。

他是妈妈的长辈还想娶妈妈当老婆真不要脸,我甚至不敢想像妈妈和他站在一起的样子。

晚上的时候,妈妈和外公单独在厨房聊了很久,可能是在说白天狗山子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妈妈好像还特意化了个妆,好像心情也还很不错,还哼唱着不知名的歌曲。

“小志啊今天妈妈和外公出去一趟,你在家别乱跑啊”,妈妈叮嘱了我一下,就和外公出门了。

好无聊啊,黑白电视为了凑钱早就卖了,我只能坐在院子里无聊的等。

中午的时候外公回来了。

“我妈呢?她怎么没回来啊”,看到外公一个人回来,我有些奇怪。

外公笑道:“这你就不明白了,漂亮的小姑娘借钱容易借出来,我这老头子就不在那碍事儿了”

说得好像也有道理,漂亮的人总是让人容易信任。

可是随着太阳越来越低,妈妈还没回来,我心中的有了个可怕的想法,外公不会把妈妈给卖了吧?

卖给山里当媳妇?卖到城里卖屄?

我摇摇头把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不靠谱的想法都清除了出去,可是为什么妈妈还没回来呢,是不是路上出事了?

我一直守在大门口,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了太阳下山,天色都黑了,这才看到妈妈出现在街口。

早上听妈妈说,他们去的是邻村,就是小蕾上学的那个村,距离外公的村一公里多一点。

所以妈妈可能是腿走的有些疼了,走路姿势有些怪异,有点像我小时候拉在裤子上或者尿在裤子上,张开大腿大步向前怕裤子上的脏东西蘸到屁股上,可是又没那么夸张,只是看起来走路姿势怪怪的。

妈妈的头也是低着的,头发很散乱看样子收拾过只不过很仓促,如果不是对妈妈很熟悉,都不一定认的出来。

“妈你怎么才回来啊”,看到妈妈走到门口,我打了一声招呼。

不过妈妈好像没听到一样没理我。

“妈你没事吧”,我拉了一下妈妈的胳膊,妈妈回头看了我一眼。

然后就扑在我身上,紧紧地抱住我失声痛哭,哭声很是凄惨,我从来没没看到妈妈这样过,所以也没敢动,就轻轻地拍著妈妈的背部。

慢慢的妈妈哭声越来越小,情绪好像平静了下来,我轻轻问道:“妈妈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去给你报仇”

听到我这句话妈妈哭得更厉害了,不过没一会儿,从我的肩膀上起来了,说实话妈妈趴在我的肩膀,不一定很舒服,因为妈妈的身高比我高很多。

这时候妈妈一脸的泪水,脸上还有些泪水干涸的痕迹,两只眼睛又红又肿,捧着我的脸说道:“小志没人欺负妈妈,只是妈妈答应的事情,和之前想的不太一样,所以心里有点不舒服”

我帮妈妈擦著泪水说道:“既然心里不舒服那就别去做了妈妈,我不想你心里不舒服”

妈妈破涕一笑:“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好了别站着了回家吧”

回家后妈妈在院子的水龙头那里洗了把脸,自己整理了一家妆容,进屋的时候除了眼睛红肿,其他的也看不太出来。

外公看到妈妈怪异的走路姿势,脸上有一种心疼无奈:“小娟吃饭吧”

妈妈走向卧室头都没回的说道:“不用了今天下午我在李哥家已经吃饱了,不是你做的饭吗忘了?”

“那你早点睡吧”,外公灰溜溜的回厨房了。

今晚的气氛有些不对,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能听到妈妈蒙在被子里,有一种轻微的抽泣声。

第二天一大早,妈妈没起的很早,快到中午才起床,整个人就好像换了个人,心情好像很不错就像昨天早上一样,如果不是眼睛微红,显示昨晚确实哭过,很难想像一个人的情绪转变这么快。

“妈你去哪儿啊”,看到妈妈又要出门,我赶忙叫住。

妈妈对着我说道:“昨天你李爷爷答应借钱了,今天妈妈去把钱拿回来”

李爷爷名叫李思娃,年龄有五十了,也就比五十四的外公小四岁,算是外公家的远亲吧很远那种,有多远呢?远到刚开始借钱的时候,外公就没想到过他。

李思娃其实我是见过的,因为和外公是工友来过外公家里,妈妈小时候也见过一个黑瘦矮小的叔叔,整天穿的衣服脏兮兮的,胡子拉碴的不修边幅。

我很厌恶或者说看不上,一副乡巴佬的模样,喜欢抽自卷烟,卷的时候伸著舌头,用口水还在烟卷上舔一下太恶心了,吃饭夹块肉掉在桌子上,他直接用手捏起来吃了,手指沾上油就在自己的鞋上蹭蹭,钱包是个塑料袋要多土有多土,总之我很不喜欢他。

他有钱我倒是信的,因为这人老实巴交的不爱说话,但是干活却很卖力,上班很勤快,但因为长相身材问题一直没对象,父母也早早去世了,也没什么兄弟姐妹,可谓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手里存款应该有不少。

既然人家愿意借,那我们就要好好领人家这个情:“那妈妈你早去早回”

“嗯”

看到妈妈走路的样子,我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一次性借两千五,那可是妈妈要的彩礼钱啊,李思娃舍得这么多钱?

还是说妈妈今天是跟李思娃相亲去的?我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先不说妈妈同不同意吧,李思娃绝对不会同意的,连着克死两个男人,你要说看在外公的面子上,给个一两百意思一下可能有,娶了妈妈给两千多的彩礼?我估计他应该不敢的,谁不想多活两年呢。

不过我这光想也没用,我打算偷偷的跟上去,幸好今天是星期天,小蕾能在家帮我看着丫丫,我才能脱开身。

但因为去邻村都是平路一马平川的,所以我不能跟的太紧,等妈妈到了之后我再启程。

邻村比外公的村庄大一些,村里有一个小学,里边有很多外村的孩子比如小蕾。

为了防止碰到熟人,我特意围着村边绕的远路,李思娃家就在村边,而且我已经看到了。

一个长长的院子,前边大门是两扇木门,后边是一堵墙,留了门那个缺口,是个木头栅栏不算是门,但是钉的木头很密,不知道是防家畜的,还是防人的。

李思娃家在村子最后一排,后面除了一些千奇百怪的简陋厕所,别的就是田地了,所以没什么人。

我透过栅栏看了一下,院子里边没人,借助栅栏很轻松翻入院子里。

刚进来就吓了一跳,紧邻后门(栅栏)院墙的是个草棚,里边有一头驴,看到我进来也不害怕,优哉游哉的吃着草料。

除了这个草棚,好像就两大间屋子青砖平房,还有一小间是厨房,第一间放了很多杂物,看里边摆设很久以前应该有人住过,可能是李思娃的父母吧。

刚走到第二间屋子旁边,就听到了嗡嗡的说话声,不过很小有点听不清说的什么,不会妈妈拿完钱已经从前门离开了,我们母子完美错过了吧。

当我走到第二间屋子的窗户看进去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没错过妈妈,而且来的正是时候。

只见妈妈赤身裸体,宛如一只被剥光的白羊,两条大腿并拢站在床边的地上,上半身趴在床边,肥硕白嫩的屁股高高撅起,屁股缝靠下一点是我见过的老朋友,或者说新朋友。

妈妈的大腿根和屁股的交界处,像是有一个电视上看到的大号拉长的猕猴桃毛茸茸的,只不过中间有一条鲜红的肉缝,这就是妈妈肉屄完整的样子,可能是妈妈双腿并拢的太紧,肥屄挤压着并没有看到中间那两条肉片一样的屄肉。

就在这时旁边走过来了一个黑瘦矮小的人,浑身皮肤黝黑松弛,大腿上都是黑白相间的毛发屁股蛋很精瘦,上半身也很瘦一根根肋骨都很清晰,双臂倒是很粗壮看来常年干活,头顶油光锃亮没几根毛发。

最让人感到别扭的是,他胯下的鸡巴极其粗大,斜著四十五度角直冲天际,龟头很大和鸡巴连接处的冠沟也很深,鸡巴表面大量的青筋暴起,让人感到害怕。

这是李思娃?我有点不敢相信,光着屁股黑瘦矮小的李思娃鸡巴这么大?

这时候李思娃挺著那狰狞的鸡巴,踮着脚尖用鸡蛋大小的龟头在妈妈的屄肉上蹭了几下,但是因为他太矮有点够不着妈妈的屁股,显得有些滑稽。

他要跟妈妈肏屄?他要用自己那个大鸡巴肏妈妈的肉屄,不行我要进去把妈妈救出来。

不过跟黑猴子一样的李思娃,他接下来的动作,让我的脚步停地下来。

只见他踮着脚尖用自己红色的龟头,在妈妈毛茸茸的肥屄蹭了还几次,好像有些急了,用自己黑漆漆的猴爪,在妈妈的肥臀的啪——啪——拍了两下,顺手捏了两把。

然后我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面,妈妈居然听话的双腿微曲,把自己的大白屁股的高度降了下来。

让自己毛茸茸的肥屄跟李思娃黑红的大肉屌高度差不多,看到妈妈把屁股降低了,李思娃激动地抱着妈妈的肥臀,在妈妈的毛屄上亲了一口。

然后一手扶著自己的肉屌,一手在妈妈肥鼓鼓毛茸茸的屄上揉了几下。

他要用鸡巴肏妈妈的肉屄了,我要不要进去呢,如果妈妈是被强迫的,那我肯定要破门而入,可现在妈妈更像是自愿的,难道是妈妈被逼到绝路要卖屄了?

就在这时李思娃握著自己的肉屌,顶在妈妈的肉屄上一戳一戳的,用龟头轻轻戳妈妈那高高鼓起软乎乎的屄肉。

看到这一幕我感觉全完了,妈妈已经被他肏了,我现在跑进去也晚了。

没过多久李思娃好像觉得不过瘾,撞击力度更大了,龟头直接把妈妈那大号猕猴桃一般的肉屄,用肉屌从中间劈开了,就像一把肉剑,把那个猕猴桃从中间劈开,露出了猕猴桃里边鲜红美味的果肉。

肉剑冲击到尽头,有力的撞击了一下妈妈那红色生机勃勃的屄豆豆,然后划出肉屄之外。

原来这就是肏屄啊,妈妈和李思娃在肏屄,妈妈以前也和爸爸这样肏屄吗?,第一次看到肏屄画面我有些激动,更何况被肏的肥屄还是自己熟悉的妈妈。

随着李思娃不停的犁开妈妈肥屄中间的肉缝,渐渐地那根狰狞的肉屌变得水光油亮的,就好像蘸过了水一样,妈妈尿到李思娃鸡巴上了?怎么会有这么多水啊?

这时候趴着的妈妈,往自己屁股后边摸了一下,一下子摸到了自己的肥屄还有李思娃的肉屌,不过被妈妈摸到的瞬间,李思娃的肉屌直接躲开了妈妈的手,也离开了妈妈那现在都是水的肥屄。

因为没摸到,妈妈回头瞪了一眼李思娃。

妈妈回头看李思娃的表情我从来没见过,没想到妈妈能媚成这样,眉头微皱似有些生气,小脸通红嘴唇微撅表达着不满,大白屁股微微的摇晃着。

这哪是瞪人啊,这是在勾魂。

李思娃哈哈一笑,手指在妈妈鲜红的肉缝中沾了点水,然后放在了自己嘴里,仿佛在品尝什么琼浆玉液。

之后再次把龟头顶在了妈妈毛茸茸的肥屄上,只是这次有些屄毛湿漉漉的,但是他接下来一个动作吓了我一跳,也直接让我射在了裤子里。

只见李思娃挺著硕大的肉屌,用力一刺直接刺进了妈妈的身体里边,粗壮的肉棒几乎全部消失在妈妈肉屄的位置。

那么大的肉棒刺进妈妈的身体,妈妈不会被刺死吗?还是说……这才是真正的肏屄?

大肉棒刺进妈妈屄肉里边那一瞬间,我甚至听到了妈妈叫喊的声音,天鹅般的脖颈高高扬起,不知道是痛苦还是高兴。

之后李思娃又有动作了,他那色眯眯的小眼睛,紧紧地盯着妈妈的肉屄和他鸡巴肉贴肉摩擦的地方,把自己的大肉屌慢慢的从妈妈的肉屄中拔了出来。

大肉棒一点一点慢慢的从肥屄中间的肉缝再次出现,而且越来越长,我都不知道妈妈的屄肉里边是怎么放下这么大一根鸡巴的。

最后到龟头的时候,妈妈肥屄外面那两片屄肉被撑得圆圆的,紧紧地嘬著大龟头,好像不舍的对方的离开。

这时候我也知道妈妈屄上的水是从哪来的了,李思娃的肉屌从妈妈的屄芯子里出来时,从妈妈的屄芯子里面带出了大量的屄水,这下不仅妈妈的屄毛是湿的,李思娃的鸡巴毛也湿了一大片。

就在我仔细欣赏妈妈肉屄的时候,李思娃那快要从妈妈肉屄里拔出来的肉屌又重重刺了进去,把妈妈肏的整个身体都是一颤。

后面的动作就很重复了,肉屌缓缓的抽出重重的刺进去,每次巨大的肉棒刺进妈妈的肉屄,妈妈的身体就跟着抖一下,原来我还以为是李思娃的肚子撞倒了妈妈的大白屁股上,所以妈妈被撞的乱动的。

后来仔细看才发现,每次大肉棒刺进妈妈的肉屄里,妈妈是自身在颤抖,不是李思娃撞的。

随着时间推移李思娃的鸡巴,在妈妈的肉屄里边进出速度越来越快,妈妈屄洞旁边的红色肉片,也被大肉棒肏的进进出出。

而且快到我好像看到了残影,妈妈被从屄芯子里带出的嫩肉,还有屄洞旁边被带进带出的那两片屄肉,因为速度过快,看起来就像妈妈双腿间有一圈火红的肉像火焰一样在跳跃,非常的亮眼。

突然李思娃把肉屌重重的刺进妈妈的屄芯子里边,双手紧紧地抱住妈妈的大屁股浑身颤抖,肉棒尾部紧贴著鸡巴的两个鸡蛋大小的卵蛋一股一股的收缩著。

我知道李思娃这是在射精,李思娃正在把自己卵蛋里边的精液,射进妈妈的屄里边,时机合适的话妈妈就会怀孕。

李思娃抱着妈妈的大屁股休息了一会,低头看着妈妈的肉屄,慢慢的把肉棒拔了出来,紧跟着肉棒出来的还有大量的浓白粘稠液体,也就是李思娃的精液。

可怕的是刚拔出来没一会儿,李思娃那个大肉棒就又直冲云霄了。

再次拍了拍妈妈的屁股,妈妈听话的躺在床上,双腿蜷缩著分开,像一只剥了皮的青蛙。

妈妈双腿间被肏的肥屄,这时候不再是一条肉缝了,两片鲜红厚实的屄肉微微张开,中间的屄洞向外缓缓的留着浓白的浆液,屄芯子里的嫩肉还在动,好像蠕动着把精液往外面顶,带动着两边来那两条屄肉一张一合的,就好像肥屄被堵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重见天日在拚命喘气一样。

这时李思娃也脱鞋上床了,妈妈好像没注意,还在闭着眼睛回味刚才被肏舒服的感觉。

突然李思娃把自己的肉棒对准妈妈的肉屄,龟头轻轻跳开两条屄肉,李思娃直接趴在妈妈身上,黑瘦的屁股蛋用力往下一沉,再次狠狠的刺进妈妈的肉屄。

妈妈本来还能自己控制的双腿蜷缩分开着,被李思娃的大肉棒往屄芯子里一捅,屄芯子里的痒痒肉被大龟头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蜷缩如青蛙的大腿瞬间失去力量控制,重新伸展开来,脚趾也是不安的蜷缩。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妈妈的肥屄跟李思娃鸡巴接触的地方,直接喷出了很多微黄的水珠,妈妈竟然被李思娃的大肉屌肏尿了。

妈妈被鸡巴肏著屄肏尿了。

我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把手伸进裤子出撸动着自己的鸡巴。

我低头松了松皮带把手伸进裤子,再次对着妈妈看过去,刺激的我直接就射了。

李思娃黑不溜秋的身体趴在妈妈比他大得多的白嫩身体上,屁股快速的起伏著,鸡巴毛和我妈的屄毛不停的分分合合,鸡巴肏进妈妈的屄里时,屄毛和鸡巴毛就粘成一团,看不清是谁的毛,拔出时鸡巴毛和屄毛又快速分开如此反复。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妈妈那两个白嫩浑圆的大奶子,在李思娃的手里被肆意揉捏著,看得我有些心疼,有时候我就怕他把妈妈的大奶子捏爆了。

捏的时候妈妈的奶水自然喷涌而出,妈妈的两个大白奶,就好像李思娃手里的喷泉,又好像无限弹药的防空炮,被他肆意揉捏之下,奶水的奶白色水线在空中疯狂的喷射,毫不珍惜的玩弄,红枣般的奶头就像奶水机关枪一样,床铺上旁边的墙壁上奶水射的到处都是,珍贵的奶水现在只是李思娃肏屄助兴过瘾的道具。

曾经我还为自己给妈妈吸过奶而窃喜,现在看到李思娃真是大巫见小巫了。

让妈妈的白奶子里的奶水在空中乱挤乱射之后,李思娃开始吃奶了,但是跟我想像中的,趴在妈妈的大奶子上不一样。

两只黑爪子,一手一个妈妈的白嫩巨乳,把鲜红的奶头对准自己的嘴,然后双手用力一捏,直接把妈妈的奶水射进自己的嘴里,但有时候奶头没有对准,脸上胸口被射的全都是。

挤了一会之后,脑袋才埋趴在妈妈的奶子上面,把上面的奶渍舔干净,那张恶心的臭嘴直接一口咬上了妈妈的大奶头。

吮吸舔弄了一会儿妈妈的大白奶子,再次起身捏著妈妈的大奶子,向自己嘴里激射著属于孩子的奶水。

紧接着她的屁股速度越来越快的撞击著妈妈的肉屄,我以为他要射精结束的时候,又出新状况了。

他再次拍了拍妈妈的大屁股,被肏的直翻白眼的妈妈,这次没有任何反应。

然后李思娃好像对着说了什么,妈妈就转身跪着趴在床上撅著屁股,李思娃扶著鸡巴从妈妈屁股后边用力肏了里进去,妈妈的屁股都被撞击出了一阵白色的肉浪。

胸前的大奶在重力下,从浑圆变成了椭圆,随着屁股被撞击前后摆动,被李思娃撞击摇摆的奶头还被甩出了一些奶珠,这些奶珠在床上四处飞溅。

这时候李思娃从旁边拿了一个塑料小盆,放到了妈妈的大白奶正下边,然后双臂从妈妈的腰肢两侧伸了下去,两个不停摆动的大奶子一手一个的抓住,让两个活蹦乱跳的白奶子停了下来。

然后就以妈妈的两个肥奶子当肏屄当扶手,挺著鸡巴快速的在妈妈的肉屄里边摩擦,然后两只手交替的捏著妈妈的大白奶,像农场的挤奶工一样,捏的妈妈的奶子不停地喷射产奶,奶头的白线不停的出现有力的冲击在塑料盆底,甚至喷射力度太大很多还溅出来了。

此时妈妈就像一头大奶母牛,而李思娃是一个辛勤劳作的挤奶工人,而且还是全套的。

要知道奶牛产奶可是需要公牛配种的,而现在李思娃可是双管齐下,自己亲自上阵给妈妈这头奶牛配种,一边挺著鸡巴给妈妈的肉屄配种,一边揉捏著妈妈的大奶子挤牛奶两不耽误。

不管是我还是李思娃都爽的不行。

可是妈妈就惨了,最后这几次李思娃的大肉棒,每次都找到妈妈屄芯子里的痒痒肉重重的撞上去,妈妈屄芯子被撞的整个身体都的不稳了。

更何况胸前的奶子被不停的捏著,已经不再是性爱的抚摸揉捏,就是单纯的挤牛奶一样,白嫩的大奶子特别是乳头,大量的奶水喷射而出,妈妈感觉爽的都快晕过去了。

妈妈好几次都有些支撑不住,差点把自己奶子下边的小盆儿打翻。

之后李思娃再次把自己的肉屌刺进妈妈的屄芯子里,收缩著大大的卵蛋,给妈妈这头大白奶牛配种。

而且手上有规律的捏著妈妈的奶子,妈妈的奶水也是一股一股的往外喷射,就好像妈妈和李思娃一起射了,只不过一个射的是精液,一个射的是奶水。

当然射的还有窗外的我。

在妈妈的屄芯子里边射完精液后,李思娃把妈妈奶子下边的塑料盆拿了起来,放到嘴边喝了一大口奶水,然后放到了床边的桌子上,拍拍妈妈的屁股,让妈妈躺着休息了一会儿。

这时候妈妈的屄中间有一个明显的红色肉洞,正在不停的收缩著,妈妈的白嫩身子也是一抖一抖的,李思娃就拿了点卫生纸在妈妈的肉屄轻轻地上擦了一下,妈妈就浑身颤抖大量屄水流出。

李思娃嘿嘿一笑,也没再擦了。

然后从床上下来了,我怕他突然穿衣服出来,所以赶紧从后门翻墙跑了。

我现在整个裤裆湿乎乎的,就跟尿裤子了一样,这怎么见人呢,所我只能在野地里等天黑再走了。

太阳慢慢落山了,其实不必等天太黑,看不出裤子有问题就好了。

一到家我就直奔水龙头,嘴对着水龙头喝了个痛快,倒不是真渴了,而是故意把裤子弄湿。

“小志你去哪里疯了?吃饭了你还喝什么凉水啊,喝了水你还吃的下去啊,那么大人了你是喝水还是洗澡啊,裤子都湿透了”,妈妈在客厅听到动静一看是我,责备地说道。

此时妈妈围着围裙,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跟今天下午在李思娃家里那个,光着屁股挨肏的好像是两个人。

“小志你怎么了”,看到我不说话,妈妈关心的问道。

“哦没什么我就在村边玩了一会,钱借到了吗?”,我问道。

“你说这个呀,放心钱已经借到了”,妈妈开心地说道。

继续说啊妈妈,说啊你后面肯定还有话说的,你一定有话的是吗妈妈,肯定会有的,一定会有的……。

可是妈妈没再说话,我一直提心吊胆到了晚上睡觉前,妈妈才说了我想听的那句话。

“你李爷爷帮我们度过了难关,他这人还挺不错的对吧”,睡觉前妈妈问了我一句。

我终于松了口气,悬著的心放了下来,问了这句话,证明妈妈要和李思娃结婚。

如果借了钱妈妈什么都没说,也不提李思娃反而很危险,那意味着妈妈在卖屄。

万幸的是妈妈问我了,他们是结婚,钱是结婚的彩礼,不是妈妈卖屄的钱。

“我觉得李爷爷挺好的”,我笑了笑回答道。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