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的淫家 (5) 作者:39792ok

. 【细思极恐的淫家】

作者:39792ok2021年4月27日发表于:sis001

第五章

李思娃算是彻底的撕开伪装,不再像过去那样装模作样了。这也验证了最初妈妈要和他结婚的时候,我心中所想的他暗地里猥琐好色变态的样子。其实也算不上验证吧,即使李思娃真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那又有什么区别呢?一个精瘦黝黑的老头,在一位丰满白嫩的少妇身体上,奋力的杵著自己的黑鸡巴,两个人年龄相差巨大到黑老头都能当美少妇他爹了。一个皮肤黝黑满是沟壑,一个皮肤白嫩饱满光滑,感觉两个人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画面,哪怕这个小老头是老实人,跟美少妇肏屄的这一刻他也是猥琐下流的。毕竟一个人再怎么样,总不能跟女人肏屄的时候,还是一脸的伟光正吧。

我醒过来的时候,身边赤裸的妈妈已经不在了。

“小志赶紧起床,马上就吃饭了”,厨房远远地传来了妈妈的喊声。

不知道别人的妈妈是什么样的,我妈属于那种,哪怕你白天没事闲着,也不能懒床,非要把我叫起来,哪怕吃完早饭发呆。

院子里李思娃在呼呼啦啦的刷牙,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很熟练了。

这时候妈妈在厨房里面,我和李思娃在水龙头旁边,跟厨房还是有一点距离的,我感觉李思娃可能会对我说一些脏话,或者侮辱性的话语。

突然李思娃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刷牙的时候水龙头别一直开着太浪费,你妈看见又要说你了”

我平常刷牙当然是关着的,只不过刚才注意力都在李思娃身上,自己有些心不在焉了:“哦……”

也可能是妈妈离得太近,说话不安全。

之后我和李思娃有好几次独处的机会,李思娃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不再是那天要扬言不仅要肏我妈,还要肏了小蕾的嚣张样子,好像变回了以前的老实巴交。我正疑惑李思娃能装多久呢,结果刚到中午就原形毕露了。

怎么说呢情况基本跟昨天中午差不多,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李思娃家里厨房、杂物间、卧室(客厅)这三间房子是连在一起的,平房房顶在院子的方向有一米五左右凸出的屋檐,这样下雨的时候在几个房间外走动就不会淋雨,算是一个小走廊。而大夏天屋子里比较闷热,小蕾基本放学就待在走廊的阴凉地方歇著。李思娃依旧在太阳下洗澡,不过这次可是规矩多了,鼓鼓囊囊的裆部兜的严实了点,但还是有一些鸡巴毛在内裤边缘露著。

“小蕾回屋看电视去吧,热的话把电扇插自己旁边”,不管你用什么招我先把小蕾轰走。

小蕾本身很喜欢看电视,但是屋子里太热了,吊扇的范围大但是风力小。

其实还有个落地扇,给我和小蕾用的的,但是其实基本都是小蕾用。因为我的床更接近客厅的吊扇,还是有点热风的,至于李思娃和妈妈,大热天的两个人天天腻歪可能不在乎热不热。

就像以前红包五十块钱的事情,小蕾一些小事喜欢跟我撒娇,稍微大一点的事反而些胆小。比如这个落地扇,我不开口的话,她就不敢直接拔插头,然后插在电视附近的插座上自己用,毕竟不是玩具是家用电器,而且是两个人共用的。

本来就坐在走廊上无聊的小蕾,听到能回屋看电视,还有能动风扇,自然是高兴的接受了。你爱怎么洗就怎么洗,老子带着小蕾回屋看电视去了。

中午其实也没什么节目,就几个台大部分还是新闻,就是看个热闹而已。

“小娟啊,洗衣粉你放哪里了啊”,看着看着电视,外面传来了李思娃的声音。

“可能在屋里吧,你让小志他们帮你拿出来””,妈妈接话道。

原来在这等着我呢,夏天洗澡顺便洗衣服也正常,太阳下不到半小时就干了。

洗衣粉就在门口的墙边,妈妈做着饭呢,我带着丫丫不方便,毫无疑问的他会让小蕾给他送洗衣粉。

“小蕾把屋里的洗衣粉给我拿过来”,就像我想的那样,李思娃的话传进了屋里。

听到李思娃的话,小蕾也没多想,从沙发上起来,就直奔洗衣粉去了。

“看你的电视吧,洗衣粉我去送,你看着丫丫,这丫头带着还真累人,我也缓一缓活动活动”,说罢我拿过洗衣粉出了屋子。

对于小蕾来说也无所谓,反正谁去不是去啊。我刚出屋门就看到,李思娃光着身体,是的连内裤都脱了,勃起涨硬的肉屌对着我,准确的说是大肉屌对着屋子的门口。看样子是打算把小蕾叫出来,然后给小蕾一个“惊喜”。不过让他失望了,出来的是我不是小蕾,你亮的家伙老子也有。

在李思娃的预想里,应该是小蕾听到之后,拿洗衣粉出屋门,然后看到他的大肉屌,会露出一脸的好奇和羞怯,然后我感觉到不对劲出来阻止。结果他没想到直接出来的是我,有些意外和失望,我和李思娃也没有说话,我放下洗衣粉就离开了。

看到李思娃的意外和失望,我心里很高兴,这也算是我的一次胜利?可现实情况是,假如我和李思娃之间真的是一场球赛的话,可能我根本就赢不了。不是因为我跑的不够快,跳的不够高,而是他不用遵守规则,或者说规则压根就是他定的,他是这片赛场上的裁判,规则里只有他能捅进球门,我又怎么能赢呢?

“小志啊,把大床边上的擦脚布给我拿来,我怕水滴到床上”李思娃直接光着屁股进屋了,谁也没规定人家只能在院子里不能进屋啊。

刚进屋李思娃的鸡巴,就把小蕾的目光吸引过去了。

这时候是小蕾在带着丫丫,所以李思娃让我去拿,而我让小蕾去的话就太刻意了,是对于小蕾来说太刻意了。告诉小蕾李思娃的真面目?那可能更危险,那李思娃可能就破罐破摔,直接强奸了小蕾也不是没可能。

反正就几步路,我就不信李思娃敢有什么大动作,要知道小蕾不是妈妈,跟李思娃不是两口子,而是李思娃的闺女,闺女和爹可是没人支持帮助的。

说是擦脚布,其实就是一件旧衣服,平时有时候睡前泡脚,所以一般都在床边放着。

结果我真是低估了李思娃这老家伙的下限。本来李思娃进来的时候,就是头上顶着泡沫的,一副自己很不方便的样子,所以才让别人拿拿擦脚布。大肉屌高高竖起,而且双手在鸡巴根部不停的揉搓著。鸡巴毛上被揉搓出了大量的泡沫。

小蕾看着感觉很神奇,她本身就觉得李思娃的鸡巴怪异狰狞可怕,跟穿开裆裤小孩子的小鸡鸡对不上号,就好像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毕竟自己的屄,跟妈妈的屄别的不说,至少没有特别大的差别。鸡巴毛也很神奇,竟然跟大人的胡子头发一样也会变白,那村里的那些白胡子老爷爷,他们的鸡巴毛不就是像胡子一样也是花白的吗。更神奇的是,洗鸡巴毛也像洗头发一样,双手不停地搓著,在毛上搓出很多的泡沫,而且双手时不时的在那可怕的肉棒上撸几下,导致大鸡巴上也有很多泡沫。

就在小蕾看着李思娃撸著鸡巴发呆的时候,我看到了极其不堪的一幕。

小蕾是坐在沙发上的,李思娃的大鸡巴就杵在小蕾的面前。此时李思娃的鸡巴青筋暴起,双手快速的套动着鸡巴,浑身颤抖面色通红。

突然龟头一股白色粘液激射而出,狠狠的击打在了小蕾的脸上。小蕾被李思娃射到脸上并没有躲,而是有些懵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好意思啊,叔洗澡泡沫溅你身上了”,看到小蕾脸上的一大滩精液,李思娃假惺惺的说道,并且加装不小心,往小蕾身上溅了点真泡沫。

“哦没事儿,我自己擦一……”,现在是小蕾不敢张嘴,一张嘴说话,那些肮脏的精液都要流到嘴里了。

射精的时候,我离李思娃还有几步远看似不远,可是精液从鸡巴到小蕾的脸上就一瞬间的事情。这一瞬间小蕾就被李思娃这王八蛋射的满脸精液,这是我的失败,刚刚觉得有个小胜利马上就失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

“小蕾啊,光擦是不行的你去洗一洗吧”,说着李思娃那刚撸完鸡巴的黑爪子,就想往小蕾的脸上摸。

不过这次小蕾躲了一下没让李思娃碰到,毕竟对于小蕾来说,李思娃的手刚“摸完”鸡巴,鸡巴是尿尿的地方,还是有点脏的。

没碰到少女的小脸儿,李思娃也没不高兴,毕竟刚刚鸡巴直接射了少女一脸精液,小脸让不让摸无所谓:“洗的时候记得要用洗衣粉香皂,要不然洗不干净”

小蕾说了声:“知道了,不过洗衣粉对皮肤不好”,然后就出去了。

“村里人洗衣服、洗澡、洗头很多都是洗衣粉,很多年了也没那么多讲究”,还有老子的大鸡巴和鸡巴毛刚才不也是用的洗衣粉,就是穷讲究。

屋子里一下子就剩下了我和李思娃,当然丫丫太小不算。

出乎意料的是,李思娃一没有放狠话,二也没有光着屁股跟小蕾出去,一块去水龙头那里亮自己的鸡巴,而是不停的搓著鸡巴毛的泡沫。

“赶紧洗完吃饭吧”,这时候妈妈进来了,看到李思娃不停的揉搓裆部的鸡巴毛默默说了一句,然后李思娃就晃着鸡巴跟妈妈出去了,显得很轻松很平常。其实妈妈昨晚的表现,还是能感觉到妈妈是在乎我的,只不过……在乎儿子和在乎丈夫并不冲突,两者是可以同时存在的。

不管是电视里还是别的什么,都说是继父和孩子不熟悉、性格不合之类的,所以会闹矛盾,特别是青春期的孩子。其实以前我是认同这个说法的,但是有些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自己才知道,这话说得对,但是很肤浅。

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继父是代替或者说强占了原本的亲生父亲的位置,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都会自然的挤占亲生父亲的位置,孩子就自然排斥继父了。而更大的原因是,继父意味着陌生的男人要肏自己亲妈了,可怕的是自己亲妈被别的鸡巴肏全社会都支持。

就好像……就好像……就好像全村的人都来了,把我妈的大腿掰开,妈妈肥厚多毛的屄洞也被众人争先恐后的掰开,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两颗肥硕浑圆的奶子,被人肆意玩弄。

李思娃被众人抬着,还有人小心翼翼的扶著李思娃的鸡巴走向妈妈,把李思娃满是包皮垢肮脏不堪的鸡巴对准妈妈的屄洞。用手扒着我妈肥屄的人,生怕李思娃的鸡巴进不去,把妈妈肥屄的屄洞尽可能的掰开到最大,妈妈的肥屄好像都被弄疼了,不过好像没人在乎。只有外公看着自己闺女的肥屄,被人掰的太紧有些心疼,不过马上被妈妈要被大鸡巴肏,大家只关注这个更重要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

我甚至看到了爷爷奶奶,他们也推著李思娃的屁股往前走,老两口看着妈妈的肥屄和李思娃的大鸡巴一脸的兴奋。一对公婆一脸兴奋的,帮助一个别的男人,肏自己的儿媳妇,这场面极其的荒唐,但是又好像很正常。

我无力的推著李思娃,想把李思娃推开,让李思娃的鸡巴远离妈妈胯下的肥屄,可是所有人都在我的反面,他们是帮李思娃和妈妈肏屄的,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推得动呢。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思娃的龟头向前一顶,划开了妈的肥厚屄肉,大肉屌一点一点的肏进妈妈的屄里。

闹洞房的那五个老头,特别是胖老头,捏著妈妈的大白奶子,妈妈的奶水从奶头激射而出,胖大爷就像孩童玩水枪一般,把玩着妈妈的奶子到处乱射,甚至往自己的鸡巴上射,李思娃却不在意。

外公看着妈妈被大鸡巴插进的肥屄,还有被玩弄的奶水四溅的奶子露出一脸的欣慰,闺女的肥屄终于有鸡巴肏了。

可是我想把妈妈肥屄里的鸡巴给推出去,却被长辈们训斥了。

“小志你也不小了别不懂事儿啊,你妈命苦你也知道,克死了两个人了,终于有大鸡巴肯肏你妈的屄吃你妈的奶子,你应该高兴才对啊,不要孩子气,你看思娃的鸡巴和你妈的屄多配啊,你妈的屄简直就是天生应该被思娃的鸡巴肏的”,外公在一旁劝著。

“就是,虽然你妈这骚屄我们看不惯,但是能找到鸡巴肏她的骚屄也算是好事儿,毕竟你妈也要过日子的,总不能你妈的骚屄天天晾着着不用吧”爷爷奶奶也跟着附和。

胖大爷笑着说:“思娃啊,你媳妇的奶子玩着真舒服,要不然咱俩换媳妇玩几天吧”

其他几个老头跟着说:“小志啊你怎么回事儿啊,思娃现在是你爹了,你爹肏你妈的屄不是很正常的吗,不要闹了听话”

众人起哄道:“祝思娃兄弟,永远金枪不倒,爆肏弟妹的骚屄”

“弟妹屄肥屁股大的,兄弟一定能从这肥屄里边肏出个儿子”(早生贵子?)

“还用你说金枪不倒,思娃这大鸡巴只怕天天待在弟妹的屄芯子里不出来”

“思娃兄弟多多肏屄,弟妹也多多舒服”

……

所有人都支持李思娃肏我妈,他们像山一样高大,高大到让我绝望,压得我喘不过来气,而且他们给了李思娃一个极其厉害的法宝,这个法宝打得我毫无还手之力,这个厉害的法宝就两个字——继父。虽说我对于妈妈和李思娃的关系已经认命了,但是内心还是希望妈妈她今天会有些不一样,哪怕一丝丝的,可事实是没有。

对于妈妈来说跟自己丈夫肏屄不是很正常吗。我想唯一的错误就是,李思娃和妈妈肏屄被我看到了。

我也算彻底死心了,毕竟强行不让一对夫妻肏屄,这种事情几乎难如登天,至少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这样。

“哥吃饭了”

“知道了”

小蕾的声音让我如梦初醒,也让我想到了小蕾……她以后该怎么办?就刚才的情况来看,如果我不管的话,小蕾那丫头被李思娃糟蹋了也只是时间问题,哪怕有我的阻挡,小蕾也会被占便宜,就像刚才一样。

事实证明情况还是有些改变的,晚上李思娃和妈妈肏屄的时候,已经不再大声的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了,特别是糟践我爸的那种。但可能是因为天热吧,妈妈和李思娃同房的时候,还是光着身子什么都没盖,不过也没开灯,家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暂时恢复了平静。

落地扇我直接放到了小蕾床头边,一个是挡着不让她乱看,另一个是晚上吹着风呼呼的,让她不容易听到妈妈和李思娃肏屄的响动。因为我感觉,李思娃晚上这种亲身表演对小蕾的影响,比白天那种暴露狂要严重得多了。

这一夜我睡的很舒服,可能是放下了妈妈和李思娃肏屄的事情,也可能是真的累了。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就出现了意外的情况。

小蕾是有早自习的,一般五点多就要起床,而我一般醒的时间最早也是六点多一点,小蕾问我要红包那次,其实是小蕾早自习回来了。而这次一来是我昨晚睡得早睡得踏实,二来是放到小蕾还没有习惯放在床头的电扇,起床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碰撞发出的轻微声响把给我吵醒了。

大夏天的五点多,窗外已经很亮了,只不过屋子里还有些昏暗,所以灯泡是亮着的,因为我是蒙着头睡觉的,所以平常灯光也不太可能把我弄醒。

“你那衣服一身汗臭味换了吧,今天给你洗了”,妈妈躺在大床上,床单盖着半个身子打着哈欠,裸露著上半身,两个大白奶子随着呼吸自由的起伏。李思娃的下半身也盖着呢,不过鸡巴高高翘起,不知道是晨勃还是心里想着龌龊的事情。

小蕾的穿着我不知道怎么说,跟以前差不多,不过我以前一直哥哥的角度,小蕾本身就是个小丫头,可是现在李思娃可不会管这个。

其实小蕾的穿着很简单,一件小内裤和一件小背心,背心里包着隐约的两团饱满,特别是乳头部分,像在背心上印出了两颗小红豆,两条腿白生生的,小屁股也有了微微翘起的迹象,整个人就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谁让你把电扇放我床头的,你看我胳膊都碰红了”,小蕾看到我被吵醒了,赶紧恶人先告状,边说还一边让我看胳膊上的红印。

“行那以后风扇放我这边,你自己就热著呗”,跟小蕾拌嘴,那我可是没输过。

“妈你看我哥他……,我就是……”,半天也没说出原因,毕竟小蕾还是想要电扇的,只是碰到胳膊发个牢骚而已。

“行了换你的衣服吧,再磨蹭就迟到了,小志你也是当哥哥的就不能少说两句让著小蕾啊”,就好像以前在家里一样,妈妈在我们兄妹之间和稀泥。

小蕾一脸得意地看着我。

“大小姐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可是你再嘚瑟就要迟到了,大小姐就要变扫地丫鬟了(迟到罚值日)”,看着小蕾这丫头的得意劲儿,我忍不住说道。

一个人换衣服该怎么换呢?找个没人的地方随便换?可是如果换衣服的地方有人呢?而且还都是自己的家人。我知道妈妈有一个换衣服的习惯,那就是换衣服的时候,直接背对着别人,然后就心安理得的换衣服了,当然是面对爸爸我还有小蕾的时候,这也是我对妈妈的大白屁股有印象的主要原因。

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小蕾换衣服也是这个样子,背对着别人就开始换衣服了。

就两件小衣服,三两下就脱光了。

很快一位赤裸的少女的出现了,说实话我知道成熟女人的身体是什么样的,比如妈妈的身子,也知道小女孩什么样,毕竟村里夏天光屁股小孩一堆,小男孩小女孩基本没什么区别,但是从小女孩转变为成熟的女人,这个中间是什么样的我并不清楚。

但是现在……我清楚了。

怎么说呢小蕾本身不算是很瘦,毕竟平常喜欢跟我抢吃的,小屁股圆圆的很白,看上去好像发育了,但又好像没发育屁股只是婴儿肥的残留,说没发育吧,但一眼看上去感觉就很不一样。就好像这个小屁股不再是一个孩子的,而是有了一点女人的味道。

我自己有一个特殊的癖好,是我在偷窥妈妈肏屄的过程中发现的。那就是喜欢看女人大屁股的侧面,就是从腰到大腿这一段,而且不能穿内裤,可能是这一段比较彰显一个女人的曲线,每次看到我都会很兴奋。

现在我在小蕾的身上有一种同样的感觉,她的屁股已经算是半个女人了。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呢,因为我就在小蕾的侧面。

小蕾的背对别人,针对的是妈妈和李思娃,而我的床在小蕾旁边自然就是侧面了。

既然是在侧面,我当然就一眼看到了,小蕾刚刚发育的小奶子。

形状像两个小小的尖尖的坟包,奶子的颜色也比其他地方的皮肤还要白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奶子的发育把皮肤撑得太薄了,所以显得很白。奶头不是很大,我感觉大小跟我的差不多,区别在于我自己奶头是褐色,小蕾的奶头颜色比较浅是红色或者说粉红色。

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出奇的,这时候我想起来了李思娃说的话:你还没见过小蕾的屄什么样子吧,白白嫩嫩的没有屄毛好看极了。我倒是能看到小蕾的小肚子没什么毛发,但是再靠下面就看不到了,毕竟小蕾是侧对着我,而不是正面对着我。

其实我想看到小蕾的屄什么样子,是非常简单的。这时候我只要随便跟小蕾说句什么话,她就会下意识的扭过来看我,哪怕是我不说话,有个什么动作大一点的声响,她都会扭头看一下,我太了解她了。可是我能这样做吗?我这样做了和李思娃那个变态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李思娃就躺在大床上,一边搂着妈妈,一边笑呵呵的看着赤裸少女的屁股。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有人替我做选择了。

干净衣服一般放床头,但是小蕾床头有风扇,她的一件衣服被吹到了我的床头,至于什么衣服被吹过来,对于我已经不重要了。

我突然感觉一片阴影笼罩在我的头顶,仔细一看是我既熟悉又陌生的东西。仍然是小白馒头一样的鼓起中间一条缝,跟妈妈满是屄毛的肥屄不一样,小蕾的屄就像李思娃说的,白白嫩嫩的没有一根的屄毛,看着很干净娇嫩,不过鼓起的白嫩馒头,预示着它的主人已经不是个小孩了。

而且就在我看到小蕾嫩屄的一瞬间,她的小嫩屄离我的脸越来越近,近到了我呼出的热气都能喷到小蕾的无毛嫩屄上,近到了我一伸舌头就能舔到。而且还能看到小蕾嫩屄中间的裂缝中,有一抹粉红色的东西,随着离我的脸越来越近一闪而过,不知道是像妈妈屄豆子一样的东西,还是屄洞旁边的两片屄肉。

当小蕾离去之后我才知道,刚刚就是小蕾衣服被吹过来了,然后她就一步跨到了我的床头蹲下捡衣服,自己的小嫩逼差点怼我脸上。

兄妹或者姐弟什么时候应该避嫌呢?当你觉得应该避嫌的时候就应该避嫌了。好像挺拗口的像绕口令,就是说自己意识到需要避嫌了,那就表示到了避嫌的年龄。可能别的兄妹姐弟是因为别的事情,但我却是因为看到小蕾的身体小蕾的嫩屄,才意识到她已经不是那个曾经跟我无所顾忌的小丫头了。

之后几天相对还算平静,比如说妈妈和李思娃肏屄没出什么意外情况,小蕾也还好,李思娃只是动不动就让小蕾看他的杂毛丛生大肉屌,别的倒是没什么,至少对于我来说已经算平静了。

今天是星期天,小蕾不用上学。李思娃照例光着屁股,展示着他那根肏了妈妈肥屄的大肉屌。

“刚洗完澡就吹风扇还真有点冷,你们看的什么电视啊”,我和小蕾在屋里看电视的时候,李思娃有光着屁股挺著鸡巴进来了,浑身湿漉漉的,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而且是紧挨着小蕾,我坐在小蕾的另一边,李思娃坐下的时候,我都能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小水珠的凉意,小蕾紧挨着李思娃,身上自然是被甩了一些水迹。

小蕾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可怕肉屌,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内心有些害怕。

“小蕾去把桌子上的纸拿过来,我给丫丫擦一下鼻涕”,让小蕾远离李思娃的鸡巴,我已经很熟练了。

“哦”,小蕾很听我的话,马上就从沙发上起来了,甚至还带动李思娃涨硬的肉屌晃动了几下。把纸递给我之后,也没有坐回原来的位置,而是走向了李思娃。

李思娃看到小蕾走向他,内心激动兴奋异常。

小蕾坐李叔大鸡巴上,把你自己的裤子脱了,小内裤也脱了,亲手扶着我的大鸡巴对着你的小嫩屄坐下去,狠狠的坐下去,我要向肏你妈的肥屄一样,肏你的小屄,叔叔抱着你的屁股,你坐在叔叔大鸡巴上,咱们一块儿看电视。

不过小蕾坐的是沙发的另一边,现在就是李思娃在中间,我和小蕾在沙发最两边。毕竟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夏天两个人离得太近,还是太热让人不舒服的。

凡事有利就有弊,可能是李思娃的鸡巴,小蕾看得多了,觉得没什么可好奇的东西了,坐下后就没有再看,只是安心的看着电视,这让李思娃有些意想不到。

下午的时候,李思娃和妈妈都不在,李思娃下地干活去了,妈妈张罗著找了个村里小学民办教师的工作,这几天正在忙活呢。我斜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丫丫在地面的凉席上爬来爬去,小蕾趴在桌子上补著星期天的作业。其实小蕾还算好了,我以前星期天作业,都是晚上才赶工写的,下午写时间还算充足。

小蕾趴在沙发前的桌子上,旁边还放着半个馒头,写几笔作业,咬几口馒头,然后瞄几眼电视,一副不急不忙的样子。我们这里算是小麦区,农民大部分都是种的是小麦,水稻也有但是只占很少一部分。所以馒头算是主食,一般村民家里都是蒸一大锅馒头,然后吃好几天,当然冬天储存时间会长一点,夏天放的时间短一些。不到饭点家里也没什么吃的,凉馒头算是一种零食吧,看上去好像很奇怪,凉馒头也算零食,可事实是你没有其他东西的时候,馒头吃起来也还行。所以就想现在小蕾,边写作业边啃著小半块馒头,只是闲着没事嘴里有点东西。

夏天中午和下午这段时间,总是让人犯困,特别是听着电视的声音,如果电视关了没有一点声音,可能我反而不习惯睡不找。

“哥?哥?你睡着了吗?”,迷迷糊糊我好像听到小蕾在叫我,不过我没搭理她。

一个是我确实困意不小,另一个是小蕾也不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不然他也不会轻声叫我,而是直接上手把我拍醒了,我可不觉得,小蕾这丫头有什么要紧事情会跟我客气。

果然小蕾又叫了几次,我没有回应之后,就没有再次开口了,我感觉可能是丫丫尿了之类的小事,小蕾自己能解决的。就在我似睡非睡,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动我的裤子,准确的说是我的大裤衩。

我在家的时候自然不能像李思娃一样,只穿个内裤或者干脆不穿,我是内裤外边还有个大裤衩,上半身光着膀子。大裤衩很宽松,这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裤腿向内侧有一些轻微的拉扯感,很轻可能是怕我察觉。

我眼睛慢慢的睁开一条缝隙,果然是小蕾。

我是横躺在沙发上的,一条腿跟身体一条直线放在沙发上,脚丫子翘在沙发边缘,另一条腿还提溜在我刚才坐的地方,两条腿分开大概四十度左右。小蕾就小心翼翼蹲在沙发旁边,就是我双腿之间那一段,轻轻地拉着我裤衩的裤腿,把松散裤腿的外侧,慢慢的轻轻地拉向我两腿之间的内侧。内侧的空隙变大之后,小脸儿紧张兮兮的往我裤衩里边看。

可现实是我裤衩里边还有内裤啊,你这丫头看个什么劲儿啊,你老哥我穿的内裤你又不是没见过。

穿大裤衩有经验的都知道,这玩意儿其实和短裙有异曲同工之妙,蹲下或者坐下,若没有内裤是很容易走光的。曾经上小学的时候,很多男孩都是大裤衩但是没穿内裤,蹲下一块玩的时候,经常能无意间看到小鸡鸡。

经过这段时间乱七八糟的东西,可能我的神经也有些大条,反正我里面也是内裤,小蕾看不到什么,她爱干嘛干嘛,我也没有阻止的意思,这总比小蕾偷偷看李思娃的鸡巴强吧。

说实话虽然我看到过小蕾光着屁股的样子,但还不至于说,就对小蕾产生什么龌龊的想法,毕竟在我的潜意识里小蕾还是个小孩儿。

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自己是控制不了的,比如鸡巴的涨硬勃起。我自从鸡巴能硬起来之后,它给我造成了很多困扰,各种场合的硬,即使我没有想女的,鸡巴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硬起来,比如说现在。

小蕾自然看到了,我裆部被鸡巴顶起来的帐篷,呆呆这看着。而我却被内裤憋得难受,想把涨硬的鸡巴调整一下位置,但是小蕾看着呢我不敢动。

我的鸡巴勃起涨硬之后的样子,小蕾是没见过的。

因为哪怕是天热,晚上不盖什么床单,但到了早上为了防止自己鸡巴硬起来别人看到尴尬,我自己一般都会把床单揉作一团,然后盖在自己的腰腹那一片,即使鸡巴顶起来了也不明显。

我现在眯缝着眼睛偷看都不敢了,怕和小蕾撞上眼神尴尬,只能继续闭着眼睛装睡,其实也不算装只是我没睡着而已。

突然我感觉胯下的卵子被人碰了一下,一般情况下,这时候最正确的做法就是,假装挠痒翻个身,让小蕾碰不到我的鸡巴卵子,这样两人都不会尴尬。可一个男人的鸡巴卵子是敏感部位,也是一个男人的脆弱部位,被人碰到的反应必然会很大。

“小蕾你干嘛呢”,我完全是下意识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小蕾则是快急哭了。

我的鸡巴硬起来之后,内裤被顶了起来,内裤边缘自然有了缝隙,有了缝隙自然能看到内裤里边的东西。

首先映入小蕾眼睛的就是,满是皱纹的红色卵袋。

不同于李思娃那黑褐色满是混乱黑白鸡巴毛丛生的卵袋,这个卵袋是红色的,并且鸡巴毛不是太多,不知道是不是刚长得没多久。

以后哥哥的鸡巴毛是不是会像李思娃的那样多那样卷?哥哥小时候的小鸡鸡也见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了,变得和李思娃的鸡巴一样可怕的一条大肉屌了。

妈妈好像特别喜欢李叔的大鸡巴,不知道摸上去什么感觉。

反正哥哥睡着了,我就是轻轻摸一下她的蛋蛋,应该没关系的吧。

然后就顺着裤衩的裤腿,把手伸了进去,结果刚碰到我的卵蛋,我就惊醒的坐了起来,把小蕾吓得够呛。

听到我的问话,小蕾不知道怎么办,低着头小脸憋的通红。

这时候我俩都不知道怎么说,小蕾偷摸我卵蛋,我总不能说摸得好吧。板起脸色训小蕾一顿,那很有可能把小蕾训哭,我有些不忍心,再说我刚才翻个身继续睡不就好了,哎……怎么就直接坐起来了。

小蕾也被我问的不知道怎么解释,一个妹妹偷摸哥哥的卵蛋能有什么合理的解释?

“我想看看哥哥的小鸡鸡有没有……毛”,兄妹之间不知尴尬了多久,小蕾扭扭捏捏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小蕾说想看我有没有鸡巴毛?

“我想看看哥的……小鸡鸡有没有毛……跟小时候有什么不一样,你看我的就没有”

说着小蕾直接把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一块儿脱到了膝盖处,把自己白白嫩嫩的小嫩屄,用手扒著自己的大腿给我看。

“裤子穿上,有话不会好好说啊”,对于小蕾突然脱裤子,我有些措手不及,毕竟上次小蕾的嫩屄我是偷看,而这次是光明正大的当着我的面,我只能是头撇到一边,呵斥小蕾把裤子穿上。

这时候局面有些反转,从小蕾的不知所措,变成了我的无所适从。

“哥你不愿意跟我说,我还是以后问妈妈和李叔吧”,小蕾有些失望,准备把裤子提上。

而我则被小蕾说的话,戳到了内心痛点。小蕾找妈妈问的话还好,找李思娃问鸡巴毛屄毛的问题,那可是找对人了,李思娃可是会非常仔细的教她,仔细的教小蕾“生孩子”的每一个步骤,然后亲身教学……。

“我……有毛”,我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跟妹妹说鸡巴毛的事情。

“能不能让我看看”,小蕾小眼神激动着看着我。

本来我还在内心纠结的,但是后一想,李思娃的鸡巴小蕾见得还少了啊。仅仅是看看的话,也不算太过,毕竟比妈妈和李思娃肏屄的场面要好的太多了。

我把大裤衩和内裤轻轻地往下拉,我还是有点小心思的。既然小蕾想看我的鸡巴毛,我就把裤衩向下拉一点,把小肚子下边的鸡巴毛露出来不就可以了吗,不一定非要把自己的鸡巴卵子漏出来。

可那是鸡巴软著才能做到,我现在鸡巴硬着呢,这么做根本行不通,弄了半天都弄不好。

旁边小蕾还在嘻嘻的笑我,我一气之下也不弄了,直接把短裤内裤脱了,压制已久的大肉屌终于重见天日了。

“呀——”,小蕾看到我弹出的肉屌惊呼了一声,不同于李思娃,我小时候是和小蕾一块儿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如果说小蕾对我的鸡巴有印象的话,就是小时候的可爱小鸡鸡,今天哥哥的小鸡鸡突然变得和李思娃的鸡巴一样可怕,所以小蕾有些惊讶。

实话说我自己都很少仔细看自己的鸡巴硬起来怎么样子的,屌的长度和粗度和李思娃差不多,不过我的两个卵蛋比李思娃的两个卵子还要大一些,像两个鸡蛋,鸡巴毛也并不太长并且没那么卷,有点像妈妈的肥屄上的屄毛,也可能是我年纪小还在长,卵袋和肉屌整体是红色的。

“原来哥你长毛了,可为什么我就没有呢”,小蕾努力的分开的双腿,好让我看清楚她的小嫩屄为什么没长屄毛。

小蕾的小嫩屄我就随意扫了一眼,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

当初小蕾跑我床上捡衣服的时候,小嫩屄差点怼我脸上,那次我看到小蕾白嫩的小屄中间有一个小红点,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现在我终于看清楚是什么了。

可能是怕我看不清楚自己没有屄毛,小蕾把自己白馒头一样的屄肉,使劲的向两边掰,露出了白馒头中间肉缝之中神秘的粉嫩。

幸好我之前见过妈妈成熟的肥屄,所以有个大概的参考,白嫩的小肉馒头掰开之后,里边的屄肉不同于妈妈的鲜红色,小蕾的是粉红色的。上次我看到的一点点红色的小肉芽,在小蕾掰开自己的肉馒头缝之后,慢慢的露出了真面目。

神秘之所以神秘,是因为源于不了解。

粉嫩的小肉芽露出真面目后,其实也没什么神秘的,那个小肉芽应该是小蕾的屄豆子,就像妈妈肥屄上的屄豆子一样,不过小蕾的可能还太小不明显。屄豆子下边,是两片跟屄豆子相连的粉嫩屄肉,跟妈妈鲜红厚实的两片屄肉相比,小蕾的这两片屄肉显的更加娇嫩,娇嫩的我都感觉有点半透明了。

小蕾看到我紧紧地盯着他的小嫩屄看,骄傲的向我展示自己的生殖器,生怕我看不清楚,平常吆五喝六的哥哥,趴在自己胯下这样可不多见。

两片粉嫩的屄肉中间,是一个小小的肉洞,就是说以后小蕾嫁人了,别人的鸡巴就是从这里刺进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个想法,小屄洞这么小这么娇嫩,鸡巴肏进去会不会撑坏,我用我的鸡巴先插进去试试,看看能不能肏进去。

不过这想法只是一瞬间,我马上就清醒过来,这是我妹妹亲妹妹。

“哥怎么样了啊,看清楚了吗?”

就在我仔细看小蕾嫩屄的时候,小蕾一句话把我问懵了。

“清楚很清楚,你的屄很好看,里边的屄肉也粉粉嫩嫩的很漂亮,屄洞也小……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的屄很好看,肯定是个好屄……不是你刚才问的什么来着?你的屄为什么没有屄毛……为什么没有毛是吗”,突然被小蕾问,我有些语无伦次,都忘了小蕾让我看嫩屄目的是什么,半天才想起来是屄毛的问题。

“哥哥你结巴了呵呵呵……”,小蕾看到我结结巴巴的样子捂嘴轻笑,不过刚捂嘴就意识到,自己的手刚摸完自己的屄,有些尴尬就把手放下了。

“哥我听说屄上没毛是白虎,以后会没人要的”,笑过之后小蕾的话语有些没落。

跟我不同毕竟我是一个男的,可能出发点不一样,妈妈的悲惨经历对于我来说,某种程度算是告一段落了。但对于小蕾的影响可是极大的,毕竟小蕾也是要嫁人的,对于自己的屄不长毛是很焦虑的,很担心走上妈妈的老路再克死人。我越是说小蕾的屄粉嫩好看,小蕾就越是焦虑,我只比小蕾大一岁,我都有鸡巴毛了,她还没有屄毛,所以小蕾有时候并不是喜欢看李思娃的鸡巴,而是喜欢看李思娃的鸡巴毛。

“那都是封建迷信,当不得真的,咱妈可是有屄毛的不……”,说到一半我觉得不对,跟自己妹妹讨论妈妈的屄毛,不就承认自己看了妈妈的肥屄了吗。

“没事……你和李叔夜里出去尿尿那晚……我也看到了,咱妈那里是很多……屄毛,我为什么就没有呢”,小蕾这次却没嘲弄我,而是低头坐在了沙发上。

也是那晚李思娃直接开灯,而且肏妈妈的时候动静那么大,小蕾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有没有被妈妈那被肏的精液屄水横流的肥屄吓到,至少我第一次看到大肉棒刺进妈妈肥屄里,我心都是揪著的,害怕李思娃的肉屌“刺死”妈妈。

“也许是你还太小,也许是每个人长屄毛的时间不一样,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安慰。

“可是跟我年龄一样大的女孩,很多都开始长屄毛了,有的多有的少,多的跟你的鸡巴毛差不多,少的也有些绒毛了,哪像我还是白馒头一个”,可能是跟我聊开了,也可能心情比较沮丧,再加上妈妈和李思娃几个月的晚上“教导”,小蕾也没顾及什么脏话不脏话的,也是屄毛、鸡巴毛的说开了。

女孩什么时候长屄毛我还真不清楚,不过挺小蕾说,她同年龄的基本都有屄毛了就她没有,别的我不清楚,但是意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小蕾会被排挤,就像以前我上中学的时候,班上有时候胸大的女生就会被排挤,有时候甚至会有奶牛这种难听的外号。最典型的就是,小蕾喜欢中午回家之后上厕所,肯定是不愿意在学校的厕所,让别人看到自己没有屄毛。

“我以前听说过一个方法,但是不知道有没有用”,看着小蕾萎靡的样子,我想起来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什么办法”,听到我有办法小蕾很高兴,就好像小时候一样,我这个当哥的总是无所不能,有很多的办法帮妹妹解决难题。

“咳咳……,以前我有根胡子有点长我就剪短了,后来就不停的长,还变得更粗了,我想是不是在你的……屄上刮刮屄毛”,我也不知道是好主意,还是个馊主意。

小蕾听后也没说话,仔细的看着我的鼻子下边嘴唇上边青涩的绒毛,里边果然有一根黑色的胡须,比其他胡须都要粗长。

“可是我……没有屄毛啊,刮什么啊”,确实看到我有那根胡子,刚有了点信心,就又想到自己的屄光溜溜的没有一根毛刮什么啊。

“肯定有汗毛的啊,没变成屄毛之前都是汗毛,刮了之后就变粗成屄毛了”,其实我也是凭感觉,但是只是刮个毛而已,即使没用也不至于伤害到小蕾。

“嗯我去拿刮胡刀”

说完小蕾就跑到了大床的旁边的桌子,我当然是没有刮胡刀的,只有李思娃才有。小蕾急匆匆的拿着刮胡刀的盒子,回到了沙发这边,但是她不知道刮胡刀怎么玩,只能递给了我。

我小时候偷偷玩过我爸的刮胡刀,不过因为胆小,始终不敢刮自己的皮肤。

打开盒子之后,里边有一包刀片,还有一个小镜子,还有就是刮胡刀本体了。我熟练的拧开刮胡刀,拿刀片的时候,发现刀片下面盒子底部,有很多短短的胡茬,可能是李思娃不小心落在里面的,他的刮胡刀盒子里不太干净我一点都不意外。但是看到那些胡茬,这一刻我有些后悔,用李思娃的刮胡刀来刮小蕾的嫩屄,让我有一种李思娃那张老脸在小蕾嫩屄上蹭的感觉。

“我看了一下,刀片只适合刮胡子,刮你的屄毛不行,弄不好会在你的屄上剌一道口子,那就不好了”,我完全是胡说八道,不过小蕾对刮胡刀一无所知也好蒙。

“那就算了”,本来躺在沙发上,等着我给她刮嫩屄的小蕾眼里有事去了光彩。

“你还有别事情的吗”,看到小蕾失落的样子,我想转移一下话题。

“哦还有就是,我的胸前有一块硬硬的”,小蕾直接把上衣撩起来,露出了两个不同于腿间的小馒头。

这个时候我早已没有开始时候的尴尬,直接毫不客气的摸上小蕾的小奶子轻轻地捏著,整体还是很柔软的,不过在接近奶子头的那一块,确实有一点硬块。我感觉这个应该问题不大,因为我身为一个男的,胸口奶头的位置也有硬块的感觉,应该是十几岁男孩女孩都有的正常现象。

不过就在我捏小蕾粉红小乳头位置的时候,小蕾突然轻声哼了一声,张开的双腿也一反常态的紧紧并拢在一起。本来还很明显的小嫩屄,现在在紧紧并拢的大腿间,只能看到浅浅的一道缝。

“小蕾我捏疼你了吗?我轻点吧”,看到小蕾的样子,我以为自己刚才下手太重。

这时候小蕾的小脸儿红的都快滴出血了:“没有……就是刚才你捏的我有点痒”

“小蕾啊这应该是正常的,你不用担心”

“是吗……它怎么就正常了?”

“这硬块我也有,可能就是表示我们要长大了”

“可是你是男孩儿,我是女嗯……孩啊”

我发现小蕾身体一直在发抖,甚至声音都有些抖了:“小蕾你很冷吗?要不把裤子穿上吧”

“啊?我不冷啊,你要捏的仔细,万一是肿瘤什么的怎么办呢”

“瞎说什么呢,你才多大啊就肿瘤”,听到小蕾这么说自己,我有些生气。

“所以哥你要仔细捏捏看是不是啊”

说实话小蕾的奶子刚发育,有点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意思,根本占不满一只手掌,小蕾奶子的硬块我又不敢太用力,所以我总是无意间捏到小蕾那小巧粉嫩的奶子头。

不一会儿从小奶头就勃起变大了,就像一粒小花生米一样。

“哥你……说硬块堵著哦……,我以后会不会……没奶水啊……”

这个问题我还真回答不了,有没有奶水,可能和肏屄有关,女的一和男人肏屄就有奶水了,也有可能怀孕生孩子才有奶,也有可能女的奶子长著长著就有奶水了,我并不太清楚。

我一个男的无所谓,可是小蕾的硬块在奶头后面,可能真的会影响小蕾将来的奶水。

“哥你不是帮咱妈吸过奶水吗?也帮我吸一吸好不好嘛……”,后面小蕾有点撒娇的意味。

“这么大的姑娘了也不羞”

“你那么大小子了,不也帮咱妈吸奶了吗”

我觉得不合适想拒绝,结果被小蕾的话顶了个跟头,算了吸就吸吧。

我是比小蕾高的,要吃奶子必须半蹲,坐下的话又太矮了。

跟妈妈的大白奶子不一样,我的嘴唇刚碰到小蕾可爱的粉嫩奶头,用牙齿轻轻咬了几下,就迫不及待的张开血盆道口。努力的想把小蕾的小乳鸽的白嫩乳肉全部吸进自己的嘴里,而且因为小蕾奶子小,我也轻而易举的做到了。奶子大部分在嘴里,只吸奶头根本办不到,只能对着整个奶子猛吸,舌头围着小奶头打转。相比刚才现在我头部趴在小蕾胸口,更能感觉到小蕾随着我吸舔她的奶子,小蕾也跟着浑身发抖。

我偷偷瞄了一眼,小蕾现在的表情,脸色通红眉头微皱,很像是妈妈被肏的表情。

我不是傻子,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脑袋想离开小蕾的胸口,结果被小蕾察觉到,紧紧地抱着我的脑袋不放。

我也是男的,而且鸡巴还硬着呢,我本来就意志不太坚定,我自然是挣脱的开的,但是怕伤到小蕾,……至少我觉得自己是怕伤到小蕾才不反抗的,所以……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

小蕾的奶子有一股轻微的奶香气,让我感觉小蕾真的有奶水,就在奶头上使劲儿的吸,不过奶水没吸出来,却把小蕾吸得快站不住了,伸手抓住了我涨硬的鸡巴。

“小志小蕾你们干什么呢”,突然耳边传来了李思娃的声音。

说实话不是我警惕性不高,而是我对于农村太不了解。天热的时候下午下地的时间是很晚的,大部分是下午四点左右才下地的,或者早上太阳出来前起个大早,太阳出来后就回家了,甚至有些极端的,月光允许的话半夜下地干农活也是有的。

而今天下午,李思娃只是扛个锄头跟别人聊了会天,看着天还是很热不适合下地干活,就想先回家休息,结果刚回家就从窗户那里看到了,自己做梦都想看到的一幕:自己的便宜女儿,偷偷在在摸便宜儿子的裆部,而且儿子醒了之后,两人僵持了一段时间,把裤子裤衩先后都脱到了膝盖部位,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的儿子,鸡巴涨硬目光贪婪的伸著脖子,看着自己亲妹妹的无毛白虎屄。

平常看小蕾这小妮子挺老实的,没想到也是个骚屄,竟然主动脱裤子,还自己亲手掰开自己的小屄给自己亲哥哥看,不仅如此两只手掰著自己的小骚屄,好像生怕哥哥看不清楚,小屁股也是扭来扭去的,各个角度给亲哥展示自己的骚屄。

李思娃胯下的驴屌瞬间就起来了,险些顶到墙上。可就在这刺激的场面之后,这两兄妹竟然光着屁股,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只可惜电视离窗户太近,并不能听清楚说的什么。

聊个屁啊赶紧肏屄啊,你俩裤子都脱了,把你的大鸡巴肏进你妹妹的白虎屄里边,你妹妹偷摸你的鸡巴,明显是骚屄痒了,想要大鸡巴止痒,把鸡巴肏进你妹妹那粉嫩的小屄洞,你不是看过我肏你妈的肥屄吗,屄洞在哪你还不知道吗。

这个时候小蕾却起身离开了,好想去床头桌子的抽屉里拿了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刮胡刀。

他们要干嘛?小蕾又没有屄毛?

管她有没有屄毛,反正老子的刮胡刀要刮小蕾的小嫩屄了,说不定上面还有老子的胡茬子,刮的时候一不小心,掉进小蕾的屄洞里边,然后小蕾的屄里就刺挠痒得不行……。

不行不能再想了,刺激的都快射了。

这时候不知怎么回事儿,小蕾那个小骚屄都躺在沙发上,准备刮屄毛了,城里的大少爷却把刮胡刀放下了,两个人又开始聊开了。

两个人明明想肏屄装什么装,小屄跟你妈的带毛肥屄一样骚。

之后两个人站起来,城里的少爷捏著亲妹妹的小奶子,小骚屄的奶子被摸后一脸春情,就像发春了一样。

对就是这个样子,把你妹妹的奶子全吃下去,不过你再用力吸你妹妹也没奶水,不像你妈就跟农场跑出来的奶牛一样。

不好小骚屄要吃哥哥的大鸡巴了,我得进去指导指导。

“小志小蕾你们干什么呢”……

听到李思娃的声音,我瞬间站了起来,结果发生了意外。因为我和小蕾离得太近,我站起来的时候,我坚硬的大肉屌直接顶到了小蕾的双腿之间。小蕾的嫩屄感受到我鸡巴的火热,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所以我的肉棒就被小蕾的大腿和嫩屄夹住了,我甚至能感觉到,我的鸡巴上面有一些小蕾流出的屄水。

而我想和小蕾快速分开,鸡巴迅速的撤出来。

就是我把鸡巴抽出来的过程中,本来鸡巴就是向上翘的,而小蕾又比我矮,龟头在抽出来的时候,紧紧地和小蕾的白馒头屄结合在一起,在小蕾嫩屄中间的缝隙快速划过。龟头的深沟也快速剐蹭著小蕾肉缝的屄肉,结果就是在我鸡巴和小蕾分离的一瞬间,我直接射到了小蕾身上,因为失去小蕾嫩屄的压制,我的鸡巴马上翘了起来,所以精液是散射状,小蕾从小肚子到奶子再到脸上全都是。小蕾在离开我的身体和鸡巴支撑之后,彻底瘫软在了地上的凉席上,小嫩屄一股一股往外冒屄水,俨然一副高潮的样子。

“小志你怎么能这样呢,小蕾可是你亲妹妹,你们是乱伦,幸好你的鸡巴没插进去,没有铸成大错,小蕾赶紧把衣服脱了叔给你洗一洗,我会多放点洗——衣——粉——的”,说完迫不及待的把小蕾的裤子脱了,拿着小蕾的小内裤,在大量屄水的嫩屄上用内裤擦了一下。

自己的屄被擦了一下,小蕾这才中高潮中醒过来,急忙站起来,捂著自己的屄:“叔我自己来”

后面我给小蕾打了盆水,她自己在屋子里洗了一下,而我就一条短裤,身上也没什么脏东西,也就清理一下鸡巴。院子里小蕾的内裤搭在水龙头上边,李思娃蹲在旁边卖力的搓着衣服,只不过鼻子在搓衣服的时候,会“无意间”经过小蕾的内裤。

“比你妈的骚屄可是差远了,你妈骚屄的屄水可是像流不完一样”,李思娃看我在旁边轻声说道。

“是吗”,我面无表情,随手把小蕾的内裤丢进水池。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