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的淫家 (6) 作者:39792ok

.

【细思极恐的淫家】 (本文源自真实事件,乱伦+绿)

作者:39792ok2021年5月6日发表于:sis001

第六章

教训啊,真是血淋淋的教训,我和小蕾的暧昧居然被李思娃发现了。

真是丢脸丢到家了,自己还天天说人家好色变态,这下好了被人家抓住了把柄,还有什么脸说别人啊。

不过我倒是不担心李思娃会告诉妈妈,甚至我感觉……他进来那一刻不像是要阻止我和小蕾,或者不单单是阻止,还有……别的意思。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李思娃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真的了解吗?

最开始李思娃在我眼里就是个路人,外公的几个朋友之一,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小时候跟妈妈回娘家,李思娃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土里土气的乡巴佬,他的形象是偏负面的,但他又是外公的朋友,两相平衡之下就是一个普通人,不好不坏的一个普通人。

之所以在我觉得他是个好色的变态,就是因为他娶了妈妈,天天肏妈妈的屄,在我眼里他的形象怎么会好得起来呢。

假如一个人在外面是个老实人,在家里整天抱着自己的美娇妻夜夜风流,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表现,如果这两个场面都看到过的话,就会很容易的认为,老实是虚假的伪装,而淫荡好色才是实质。

我的错误就出现在这里,一上来就认定李思娃肏了妈妈,必定是个变态好色之徒,对他整个人的判断都来自变态好色这个原点,自然就和他真实的本人相差极大。

但是说到底人家是和妈妈结婚了,夫妻之间肏屄不是很正常的嘛。不泼冷水不会醒不撞南墙不回头,没被李思娃这次撞破我和小蕾的尴尬,我可能都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幸运的是在村里想了解一个人相对来说是很简单的,毕竟有一堆大妈小媳妇儿的,天天闲着没事就扯闲话,特别是李思娃这种老光棍娶了美娇妻,那就更有话题了,通过这些家长里短的八卦,我知道李思娃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思娃的父亲去世得早,算是和母亲相依为命,因为家境贫困个子矮小,所以想娶媳妇很难。

还有他没有父亲,自然会有一些有形和无形的排挤和欺负,如果个头大一些还能反抗,可惜他是小矮子一个。

老实和懦弱这两种性格其实是很接近的,或者说老实是懦弱的一种外在伪装,对外说就是自己是个老实人不跟别人计较,不是自己太软蛋。但是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就是受欺负的出气包,所以成年之后这方面就变的很敏感。

不过性格再敏感,一直以来的老实和懦弱也早已定型了,不会像脾气暴躁的人一点就炸,可能更多地还是忍受再忍受,最后……爆发。

最早是狗山子偷东西,毕竟他家里孤儿寡母的容易得手,结果被李思娃发现后打了个半死,村里人第一次看到这个老实人发怒是什么样的,狗山子差点就被打死了,然后村民对他才有了点尊重。

之后又跟别人发生了好几次冲突,差不多都是别人已经习惯欺负他了,李思娃情绪爆发后狠狠地反击,经过几次冲突之后终于能和大家正常相处了,跟别人拚命的目的,仅仅就是想不受欺负的正常相处而已。

不过成年后没多久他母亲也去世了,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他也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但是人又瘦又矮,家里穷还没父母,没人愿意嫁给他。

虽然说起来不好听,但家里没老人现在看来也未必不是一种优势,至少没有老人要赡养,李思娃本身也没有什么不良爱好,既不嫖也不赌,抽烟是自己卷的,偶尔喝点小酒仅此而已。乡下人也买不了什么东西,你想啊之前这人连牙膏牙刷都不用买,生活成本得多低。

之后的一些年里他努力干活攒下了一笔钱,人都是很现实的,城里和乡下都是如此,李思娃一有点钱立马就有人主动给他说亲了。

但是当时李思娃已经四十多了,媒人介绍的自然也是年龄差不多的女人,当然基本都是结过婚的,并且大多都带着孩子。

跟早些年不一样,当初女方一般都看男人长得俊不俊结不结实人好不好,这些年男方有没有钱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

这时候李思娃的心态就不一样了,既然自己手里有点钱为什么不找一个年轻的姑娘呢,自己从小让人看不起,之后苦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只能娶这些半老的村姑,凭什么?这些村姑带着孩子就不说了,很多甚至年龄比他还大,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生娃娶回家干嘛,所以也就一直没娶媳妇。

后来还扬言说要去买一个黄花闺女,让村里人看看自己多能耐多有本事。

之后她们谁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李思娃突然就跟妈妈结婚了。虽然妈妈长得很漂亮,但他连着克死两个男人闹得沸沸扬扬,这是一朵有毒的鲜花,李思娃可是独苗一根,他就不怕被克死,不怕绝后了?到底怎么回事她们想不明白更说不明白,总之妈妈跟李思娃之间一定有猫腻。

所以其实李思娃对别人的话语和不尊重不是不在意,而是非常在意,他是一个敏感且自卑的人。

而我……从到他家里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居高临下的看不起他,可能这对于李思娃来说并不是什么熊孩子闹情绪,而是……持续几个月的侮辱,毕竟单纯的敌对情绪和看不起嫌弃是不一样的。

我突然好像明白李思娃为什么会跟我翻脸了,我刺痛了他的敏感神经,所以他要打击报复我,我越是生气他就越高兴,一定是这样的。

可悲的是我除了约束自己不要太生气别的毫无办法,我做什么都很难影响到他,我是有看不起他,但他可能也是看不起我的。

就像对于嫪毐来说,始皇帝有多大的功绩并不重要,别说统一六国了,哪怕统一了地球,嫪毐心里对始皇帝也不会有什么敬畏。

你所谓的尊贵母亲,只是我胯下的浪荡母狗,你是从母狗的屄里边出来的,被鸡巴从你妈的屄里肏出来的,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尊重的起来。

所以父亲到底是指是生了你的人,还是指现在肏你妈妈的那个人?我想更多的情况下是指肏妈妈屄的那个人,毕竟你再怎么跳也是这个屄生出来的,而自己鸡巴能肏这个屄,这样面对儿子才会有气势,就像他对我那样。

并且他对小蕾也有龌龊心思,这也是报复吗?

晚上像平常一样,我把头蒙进被子里睡觉,尽量不去听屋子里李思娃肏妈妈的声音,但今天那声音怎么格外的清楚?李思娃像狗一样哈哈地喘着气,啪啪的声响混合著滋滋的吃奶声,卷著李思娃嘴里的脏话和妈妈粗重的呼吸,就像针一样刺进被窝里,在我脑子里自动形成了一幅我已经看过好多次的画面,再刺进我的心里。闭上眼睛父亲和李思娃的面孔在我的脑海不断的出现,有时候交替著,有时候又一起出现,这一晚我失眠了。

接下来几天也没什么事,李思娃的暴露癖好像常态化了,可能是小蕾也已经习惯了,所以反而没出事端,但是我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小蕾啊,前几天下午你和小志干嘛呢?”

李思娃从床上起来打着哈欠,穿着内裤拖鞋从大床走向沙发,恬著脸坐在了小蕾旁边。

妈妈刚进小学比较忙,吃完午饭就回学校了,家里只有我们三个,当然不算丫丫的话。

天热的时候下午两点半才上课,所以小蕾的中午时间还算充足,能在家看一会儿电视。

“哪天下午啊?”天真的小蕾并没有意识到李思娃在问什么。

“就是你和小志光着屁股抱在一起那天啊”李思娃笑眯眯的看着小蕾。

这老家伙又来了烦不烦啊,“中午洗的衣服应该干了,小蕾你去把衣服收进来吧”

小蕾不太会撒谎,本来红著小脸儿不知道怎么回答,听到我的解围就赶紧出去了。

小蕾出屋门后,李思娃猥琐的摸著自己的鸡巴,神神秘秘的跟我说道:“嘿嘿小志啊,只要你稍微配合一下,叔我马上让你如愿以偿”

这话让我听的莫名其妙,我有什么愿啊?你还让我如愿以偿,你是要原地暴毙还是动手阉了自己?我可不认为李思娃会这么干,他如果抽风真要自杀我可能还要拦著,弄不好又要传言妈妈克死人了。

虽然我不知道李思娃要干什么,但看他那猥琐的样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衣服放床上不用叠,小蕾过来李叔有话跟你说”

小蕾拿着衣服进来放到了床上,准备叠的时候被李思娃叫到了,扭捏著走了过来。

“跟叔说说你们用我刮胡刀干嘛啊?”,李思娃这时候笑眯眯的,就像自己孩子调皮乱用父亲的东西,被父亲发现了一样。

其实挺好回答的,我只要说自己有胡子,想试试刮胡刀就行,但是我低估了李思娃的精明。

小蕾本来就紧张,被李思娃问了之后就更紧张了,下意识看了一眼李思娃内裤边缘的鸡巴毛。

“小蕾是想刮屄毛吧”,看到小蕾的眼神,李思娃大概就明白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单纯的小蕾马上就承认了。

这时候李思娃只是呵呵笑着:“我们小蕾的小屄不是没毛吗?”

“所以……想刮一下长上来,不知道叔你有什么办法吗?”,小蕾低头扣著自己的手指声音很小。

“办法我当然有,不过要对症下药,就像大夫诊脉一样,我总要知道你的下面不长毛的具体情况吧,得让叔仔细看看”

我还以为李思娃有什么改变,结果三句话不到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不过我还不好去阻止,主要是小蕾对屄毛真的很在意,而且我前几天也看过她下面,难道去跟她说只能给我看,不能给李思娃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小蕾慢慢的脱掉裤子,那白嫩的馒头屄就再次出现了。

看到小蕾白嫩的小屄,我一下子觉得心跳加速,而李思娃下意识的就想伸手去摸,不过马上意识到不太好,手掌就变为手指,指著小蕾的腿间说道:“外面是看着干净没毛,你把你的屄缝掰开我看一下,说不定里边有毛的”

看到李思娃装慈父我就恶心,看着小蕾的屄还摆出一副关爱小辈的样子,但是我暂时也不打算阻止,小蕾当着我的面问,总比背着我单独找李思娃更好,小蕾下面到底怎么回事,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然后小蕾就和那天下午一样,自己掰开自己的无毛馒头屄,尽量让别人看清楚。

李思娃看着这白嫩的小屄,最后盯着那下面的一个小口子里看,像是要把她看透一样:“还真的没有一根毛,我倒是有个办法,不过我得先试一下,看是不是你年龄的原因”

“怎么试啊”,小蕾也不知道是不是年龄的原因,听到能试很高兴。

李思娃兴奋地说道:“这个测试需要别人帮你,我……我手笨还是让小志来吧”

出乎我的意料,李思娃居然没亲自上阵而是让我来,我有些疑惑:“你想怎么测试?”

“很简单的,小志你吸著小蕾的奶子,一只手捏著小蕾的屄豆子,小蕾你要全身放松,多去感受你哥的嘴和手,一会儿你就知道不长屄毛,是不是因为年龄的问题了”

李思娃在手舞足蹈的比划著,我和小蕾应该怎么样,不知道安的什么心。还是那句话,走一步算一步,看你是什么打算。

“什么是……屄豆子?”,奶子头小蕾知道,屄豆子小蕾并不明白。

李思娃听到小蕾的疑问很兴奋,本来鼓鼓囊囊的裆部有些蠢蠢欲动。

“你不明白什么是屄豆子啊,你掰着你的小屄别动我给你介绍介绍,小志你也过来学学”

这个时候我和李思娃并排坐在沙发上,小蕾站在我们面前光着屁股,两只手掰开自己的馒头屄,等著李思娃的生理课。

“小蕾你现在两只手掰著的,就是你自己的屄梆子,就跟床梆子一样是床的边,屄梆子就是屄的边,中间的两条小嫩肉叫屄嘴,就是你听别人骂人的那个屄嘴,你看你的小屄是不是像一张小嘴,屄嘴最上边的小肉疙瘩就是屄豆子,你还小不明显,你妈的屄豆子就很大颗,屄嘴也比你的厚实很多,屄嘴中间就是屄洞,生娃娃就是从屄洞里生出来的,你和小志就是从你妈的屄洞里爬出来的,屄洞里边就是屄芯子明白了吧”,李思娃指著小蕾的粉嫩小屄越说越兴奋,慢慢的鸡巴把内裤顶了起来。

说实话别的还好,李思娃说我和小蕾是从妈妈屄洞里爬出来的时候,我跟小蕾有些尴尬,更尴尬的是我的鸡巴也硬了,胀胀的包在内裤里。

李思娃介绍完之后,我和小蕾愣著没动,毕竟有人看着呢。

这时候李思娃反而急了:“赶紧的别愣著了,小蕾再耽搁时间你就要迟到了,你还想不想要屄毛了?”

屄毛问题是小蕾的心病,见我不好意思,直接帮我脱掉裤子,裤子一脱下来,我的鸡巴脱离了束缚,上下弹了好几下,最后硬挺挺的翘著。

为了方便我吃奶子,小蕾也不撩上衣了,干脆脱了个精光,然后闭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处置的样子。

我感觉浑身燥热,算了硬著头皮上吧,看看李思娃憋着什么坏。

我张开嘴轻轻地咬上了小蕾的粉奶头,像丫丫吃妈妈的奶那样,吮吸著不存在的奶水,说实话我并没有多投入,因为旁边李思娃看着呢。

不过我没投入不代表小蕾没投入,不知不觉小蕾就抱着我的双肩了。

小蕾突然抱着我,我的身体有些僵硬,转动着眼球看了一眼小蕾雪白手臂,顺便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李思娃。

李思娃金刀大马的坐在沙发上,内裤早已被硕大的肉屌挑到了一边,双手在自己肉屌之上缓慢撸动着,看到我在看他提醒了我一句:“别光吸奶子啊小志,还有屄豆子呢”

他到底想干嘛啊?真就为了我好?我不相信……。

我看了一眼小蕾,还是红著小脸闭着眼睛,眼皮有些轻微的抖动她很紧张。

小蕾的屄梆子软乎光滑有点弹弹的,样子像热乎乎的白馒头,只不过这小白馒头被人从中间劈了一刀,劈开之后把白馒头中间的鲜美肉馅漏了出来。

我忍不住想要去摸这个热乎乎的馒头,把手放在了小蕾白嫩软弹的屄梆子上,不光样子长得像,这摸起来的感觉也像是刚出炉的白馒头,柔软中带着弹性。

受到刺激的小蕾双腿绷直了,小屄就像河蚌那样合了起来,两个鼓鼓的屄梆子受双腿的挤压,把屄豆子连同整个小屄包得严丝合缝,只留下一条细细的肉缝。

“小志屄豆子在里边,你手要扣进去,扣到小蕾的屄里边才能捏住屄豆子”,这个时候李思娃伸著脖子看着我的手和小蕾的屄。

既然都到了这一步了还犹豫什么,手指慢慢顺着那条肉缝钻了进去,被软乎乎的屄肉夹着很舒服,然后慢慢的摸索她的屄豆子。

“嗯……哥你……”

当我摸到李思娃所说的小蕾屄嘴的时候,小蕾开始浑身发抖,好像要说什么,但是又说不清楚,而且屄嘴附近也变得湿乎乎的。

因为小蕾的屄豆子和屄嘴太小,再加上被软软屄肉裹起来了,所以我需要仔细摸一下确认,一不小心中指轻轻一压,指尖好像陷进一个湿滑温热的地方。

“啊……”,在我中指进入的一瞬间,小蕾尖叫一声小屁股有些往后退。

我知道手指可能捅到小蕾的屄洞了,我赶紧把手指抽出来,回忆刚才看的小蕾下面的结构,用中指沿着她的屄嘴往上摸,最后摸到了那一团小小的肉疙瘩,那一定就是小蕾的屄豆子,拿手指和中指去捏屄洞上的那团小疙瘩。

捏住的一瞬间,小蕾发抖著夹紧了大腿,紧到我的手都没法动了,松开手指的同时小蕾也放松了大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再一捏住小蕾就又跟刚才那样夹得紧紧的,仿佛那是控制小蕾身体的开关一样。

随着我吸舔著小蕾的奶子,还有手指把玩着她的屄豆子,小蕾开始无意识的整个身体往我身上蹭。

而李思娃还是一脸兴奋的看着我和小蕾撸著自己涨硬的肉屌。

就在这过程里,我的龟头老是碰到我的手背,我躲了好几次还是容易碰到。

躲著躲着我发现,是小蕾扭动着小屁股故意往我身上凑,所以我的鸡巴老是碰到我的手背。

我看李思娃那个老家伙还是兴奋的看着我和小蕾撸自己的鸡巴好像也没什么行动,算了还是让小蕾上学去吧,再这样下去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想肏小蕾的屄了。

结果我刚把手拿开,我涨硬的肉棒就撞上了一团软肉,我低头一看我的龟头撞倒了小蕾白馒头一样的屄梆子上了,准确的说是小蕾的屄梆子撞上了我的鸡巴。

所以刚才小蕾故意把屄往我鸡巴上撞,因为我的手在小蕾的屄上捏屄豆子被挡着了,所以鸡巴撞上了我的手背。

这时候我感到有人拉了拉我的衣角,不用想也是李思娃。

小蕾是闭着眼睛的,李思娃冲我比划著,一只手食指和中指比划著向前顶的动作一脸的贱笑,另一只手握著自己的肉屌。

到这里我才明白李思娃说的如我所愿是什么,他以为我想肏了小蕾,所以要好心帮我一把?

得了吧他那是为了他自己,如果我肏了小蕾,就没资格阻止他肏小蕾了,毕竟你自己都肏了亲妹妹,还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好色变态,他这是要把我拉下水啊。

这样既没有强迫小蕾,也顺便把我拉到一个阵营真是一石二鸟。

这时候小蕾的屄还是往我鸡巴上蹭,有好几次我的鸡巴都顶开屄梆子了,只不过没有顶进屄洞里把我吓了一跳。

我赶紧使劲儿的掐了一下小蕾另一个硬起来的奶子头。

奶头上舒服的刺激变为剧痛,迫使小蕾睁开眼睛怒道:“哥你干嘛掐我啊”

刚才还一脸春情马上就变了,气呼呼的瞪着我,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奶头有没有被我掐坏,自己还揉了两下。

“主要是时间不早了,我怕你迟到”

小蕾看了一下时间,确实已经两点多了,所以赶紧穿衣服,然后问李思娃:“李叔怎么样啊,是不是年龄的问题”

李思娃整个人都傻了,没想到我关键时刻竟然撤了,小蕾也穿上了衣服,他坚硬的鸡巴瞬间就软了下来,一只手握住鸡巴快速撸了几次想挽救一下:“啊是这样的,你的奶子和屄很舒服的话,那就说明你已经到了该长屄毛的年龄,你的小屄刚才还有屄水,这更证明你的年龄够了,不长屄毛是别的原因”

听到这个小蕾失望的表情一下子浮到了脸上,默默点了点头就去上学了,只留下了我和李思娃。

两个人都没说什么,李思娃上厕所去了,我去洗了个手。

说实话李思娃的想法挺有诱惑力的,但是我的心里对他有一股气,一股发不出来的闷气,不想让李思娃占到小蕾的便宜。

晚上的时候妈妈和李思娃又开始了例行公事。

不过不同于以往,今晚声音很奇怪。

我隐隐约约能看到,李思娃光着身体在妈妈白嫩丰满的身体上起伏著,不过速度很慢有点束手束脚的。

“小娟啊你屁股别乱动,别夹的那么紧放松点,小娟别……你屁股别动让李叔来动,我不是说了你屁股别动的吗……不行了……骚屄太舒服了”

然后李思娃就抱着妈妈一阵的呼哧带喘射精了,之后李思娃还有些埋怨的说道:“不是说了让你屁股别乱动,我来动的吗”

“我就稍微动了一下,要不……要不再来一次?”

“哦那……那我试试”,肏进去没几下就射了,李思娃有点挂不住脸。

然后我就看到李思娃爬到妈妈身上,双手捏著妈妈的大白奶子,伴随着滋滋的声音,应该是在吸舔妈妈的奶头。

李思娃吃了一会儿奶,妈妈说话了:“好了没,不行就算了吧”

“别着急啊,马上就好”,虽然李思娃说自己不着急,但是语气明显很着急。

就在我等著后续的时候,咔哒——一声灯被拉开了,虽然我蒙着头睡的,但刚才偷看的时候,床单弄了一条缝隙,这时候明显有光线。

“小志啊你上厕所吗?”

这李思娃什么意思啊?又想当着我的面肏我妈的屄气我,老子才不上这个当呢。

有句话叫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我就装睡他还能把我硬拉起来?

“小志你妈的带毛肥屄,被我肏的屄水太多,给我们拿点纸过来,你妈的屄水都流到床上了”

“还有你妈的奶水喷得到处都是,不信你看看啊”

“小娟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屄毛被凉席夹到了,屄毛被硬薅下来疼吗”

“小志你妈的屄毛被凉席薅下来,屄上都流血了”

……

李思娃各种不堪入耳的话钻入我的耳朵,我只能在心里默念,他们是夫妻……他们是夫妻……他们是夫妻……。

不一会儿可能看到我没反应,李思娃也不说话了灯也灭了,我偷偷看了一下,妈妈和李思娃一人一条单子,两个人背对背的躺在大床上。

见他们没动静了,我走到妈妈床头那,去拉灯的开关,打算开灯出去上个厕所。

走近了发现妈妈眼睛是睁著的,而且还在看着我,我过去把灯拉开看了她一眼,妈妈发现我也在看她,转过身去睡了。

我出屋门之后,发现李思娃跟在我屁股后面,到了后门外说道:“其实刚才不怪我,是你妈的屄太舒服了,所以我才射到你妈的屄里了,我保证给你妈的骚屄肏出个弟弟,就跟你一样也从你妈的肥屄里出来的娃”

我现在恨不得把他按到厕所的粪坑里,但我知道他就喜欢看我气愤的样子所以我要忍。

跟当初他嘲讽我不一样,我瞄了一下李思娃撒尿的鸡巴,就像被打了农药的大青虫那样软趴趴的毫无生气。

而我的鸡巴像根旗杆一样高高竖起,顶端的那面大红旗从内裤腰部的松紧带里钻了出来,我脱下内裤,按住翘起来的鸡巴,一股股的尿射得滋滋作响。

可能是看到我的坚硬的大屌,李思娃有些不服气,抖了几下软趴趴的鸡巴。

“叔你多注意身体啊”,看来你也不是金枪不倒嘛,本来想看到我气的跳脚,结果却被我嘲讽了。

“啊?……哦”,李思娃像是被我戳中了痛处,一下子没了刚才的神气。

之后我们两个人就没有再说话,回屋关灯睡觉。

接下来几天晚上的时候李思娃跟妈妈肏屄,总是很快就不行了,要么三两下就缴枪了,有时候甚至硬不起来。

对嘛这才是上年纪的人应该的表现,最好永远硬不起来了,省的出来恶心人。

这天中午快吃饭前,妈妈让我去胖大爷家把拖拉机开回来,关于这个话题妈妈和李思娃争吵了好几天了。

李思娃家里是没地方放拖拉机的,直接放院子里淋雨,那车没几年估计就銹烂了,所以拖拉机一直放在胖大爷家里,人家家里以前有个车棚能放得下。

李思娃认为大家都是朋友,放谁那里都一样,不必非要弄回自己家。

妈妈觉得拖拉机是个值钱的物件,老放别人家里不合适,还是开回自己家的好,怕淋雨就弄个塑料布盖上。

看情况这是妈妈赢了,他怎么会听妈妈的,我有个奇怪的想法,李思娃该不会是输在了床上吧?

“赶紧早去早回吧”,妈妈在围裙上擦著洗菜的手跟我说道。

“什么早去早回啊,小志中午怕是回不来,肯定会被胖子留下的”,妈妈刚说完李思娃接过了话头。

看来李思娃是真的同意把拖拉机开回来了。

大中午的街上几乎没人,怪不得农村有个说法,夏天的中午和午夜单独去野地都有一种恐怖感,因为都没有人气,中午就像亮堂的夜晚没有一个人。

李思娃家在村边,胖大爷家在另一头,因为天热所以我走得很快,大概五分钟就到了。

胖大爷家前边是两扇大铁门,而且旁边的墙面上是贴的白色瓷砖,大门最上边贴著“家和万事兴”五个大字。

大铁门边上还有一个小门,一般大门是不开的,过人的话小门就够了,家里有人在小门是不锁的一推就开,但出于礼貌我还是轻轻敲了两下,然后就听到了脚步声。

“进来吧”,是胖大爷的声音。

就在我要把门推开的时候门自己开了,眼前出现了一个年轻人白白胖胖的,手里搬著一个凳子:“你坐……你坐……”

这个年轻人是胖大爷的小儿子叫小辉,二十多岁是个傻子,据说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现在可能是觉得我是客人,所以搬了个凳子让我坐,但是哪有让客人坐大门口的啊,真是个傻子。

“小辉是谁啊,你让人家进来啊,你别堵在门口”,可能是怕小辉吓到不熟悉的人胖大爷说道。

“弟弟……弟弟……”,小辉指着我向胖大爷说道。

胖大爷可能也是准备做饭,在水龙头旁边洗菜呢,抬头一看是我笑呵呵的:“原来是小志啊,小辉这是你小志弟弟你不是见过吗,你搬著凳子让人家进屋坐,小志你先进屋歇著,我让你婶子炒几个好菜”

“胖伯伯别忙了,我家要用车所以我来开回去,我妈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就不多留了”,胖大爷姓赵,我直接叫的胖伯伯,因为胖不是贬义词至少这里不是,村里能吃的特别胖,也是一种经济实力的象征,他老婆我就直接叫赵婶,毕竟人家并不胖。

一听我要回去胖大爷不干了,放下手里的青椒跟我说道:“什么回去啊,都这点了来了不吃饭就走?小辉可别让你弟跑了啊”

小辉听到之后直接把住大门,一副誓死也不让我走的样子,我只能随着小辉进屋去了,进屋之后看到沙发上有一对母子。

“小志来了啊坐,我去给你拿冰棍”

说话的是胖大爷的大儿媳,年纪跟妈妈差不多,儿子叫赵帅也在村里上学,跟小蕾是同班同学。

“婶子……不不……嫂子你别忙了,我一会就走了”,看到她跟我妈差不多年纪,儿子也都跟我差不多大了,我下意识的叫她婶子,话说出口才发现叫错了。

胖大爷家是有冰箱的,因为胖大爷以前杀过猪,村里杀猪的一般都兼卖熟卤肉,所以需要冰箱。

只不过两个儿子都没继承手艺,大儿子赵祖光去城里上班了,小儿子赵祖辉是这个样子,所以就没有继续干下去。

“拿着吧再推我可生气了啊”,见我有些推辞,光嫂直接把冰棍塞到了我手里。

小帅和小辉这叔侄俩一人一根冰棍,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我和光嫂也不太熟,我拿着冰棍坐沙发上别提多尴尬了。

不一会胖大爷就光着膀子,穿一个大裤衩进来了:“冰箱里还有些凉啤酒,刚好小志你来了,陪我喝两口”

然后哐哐哐的从冰箱里拿出六七瓶啤酒,这……这是真不让我走了啊。

“你就陪他喝点,啤酒没事儿的”,这时候赵婶也端著菜进来了。

本来我想着赵婶会不让我喝的,没想到她也没反对,算了啤酒又不是白酒喝点也没事。

看到媳妇没反对,胖大爷直接开了两瓶倒进杯子里了:“来来来小志,我给你满上”

“饭都不吃了就喝酒啊,小志别听他的先吃饭”,赵婶看到胖大爷不吃饭就喝酒有些不满。

“你婶子说得对咱们先吃饭,咱们喝酒的一桌,他们不喝酒的一桌”,胖大爷很聪明,知道大家凑一桌吃饭,这酒很可能喝不成。

再一个我跟赵婶和光嫂她们都不熟,相对来说跟胖大爷在一块会更自在一些,胖大爷也看出来了,所以分了两个桌子。

“来使劲吃别客气,就跟自己家一样”,胖大爷递给我一个馒头。

我和胖大爷的桌子上四个菜,凉拌黄瓜、猪头肉、青椒炒肉丝还有个油炸花生米,不过猪头肉是一个小盆装的分量很足,菜看似不多但起手很丰盛了。

另一边赵婶她们的桌上,只是多了个青菜鸡蛋汤,没有黄瓜花生米这种下酒菜。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推辞客气什么,那就吃呗。

香喷喷的猪头肉配上软绵香甜的大馒头,吃起来还真是特别的爽,然后再配上冰爽的啤酒够劲儿,其实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大口喝酒,但我发现自己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以前我偷偷喝过我爸的酒,偷喝的是啤酒因为白酒我一闻味儿就受不了,以为啤酒很甜跟汽水一样,结果到了嘴里是苦的,所以我后来都没碰过酒,没想到夏天冰啤酒还是挺爽的。

“肉肉……要吃肉肉……”,另一张桌子上小辉是拿筷子直接再盘子里戳,好像并不会用筷子。

光嫂看了赵婶一眼,赵婶赶忙拍了一下小辉拿着筷子舞动的手:“别乱动我给你夹”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别看胖大爷家里条件好,但人家也有自己的难处。

赵婶她们那一桌很快就吃完了,嫂子和小帅也要回家了。

大儿子和胖大爷已经分家了,外面盖的有新房子,只是老大常年不在家,家里就母子两个人,所以吃饭干脆回老家凑一块儿了。

我本来不想喝太多的,但是胖大爷一看我杯子里的酒不满,立马就会给我添满,然后跟我说着他年轻时候的事情,一直这样不停我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胖叔下午四点凉快的时候,各个队长要去村委会开会,您还是少喝一点吧”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脱身的时候,来了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轻轻敲了一下门,就听到胖大爷跟我吹牛的声音,然后进屋说是让胖大爷下午去村委会开会,说完他就走了。

我这时候肚子有些撑,借这个机会我还是趁机溜了吧:“胖伯伯你下午还有事儿,那我就先回去了”

“诶,你着什么急啊,下午的会早着呢,咱爷俩再喝会儿”,这胖大爷是真喜欢喝啊,我怀疑当初在我外公家喝酒,说聚一聚就是胖大爷的主意。

“你看婶子都午睡了,我们喝酒声音太大……这不太合适吧”,我和胖大爷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院子里静悄悄的,别人早就吃完饭午睡了。

“那倒也是喝了酒说话声音大小控制不住,你去发动吧我帮你把大门打开”,然后胖大爷穿着拖鞋大裤衩,在一阵轰隆隆的铁门震动中把大门推开了。

手扶拖拉机发动机器还是挺沉的,不过好在是夏天机器热好发动,我第一次摇动柴油机的黑烟就腾腾腾的发动成功了。

“胖伯伯那我就回去了,你不用送我”,拖拉机开出大门之后,胖大爷也跟着送到了门外。

“你路上开慢点,以后常过来玩,坐子底下有冰棍,啤酒想喝来家里”,本身拖拉机噪音就很大,说太多怕我听不清楚,胖大爷交代了两句跟我挥了挥手,回去关大门了。

这点啤酒还真喝的我有点晕,不过好在拖拉机跑得不快,街上也没什么人,很快我就把拖拉机开到自家院子里了。

就在我要进屋跟妈妈说一声的时候,想起了胖大爷的冰棍,打开座椅的木板,下面是一个塑料袋里边有五根冰棍。

我记得拖拉机座椅下面应该是有一个工具包的,里面有扳手、钳子、螺丝什么的,可能是工具包太脏,胖大爷要放冰棍就拿出来了。

按说以后再去拿也行,但是现在也闲着没事,但这会儿就去拿回来,人家都午睡了,拖拉机的动静太大,反正也不远走过去就行了。

中午的太阳真的很毒辣,短短的一来一回,我感觉刚才喝的一肚子啤酒,现在已经全部变成汗水又出来了。

再次来到他家的大铁门前,我不想把声音弄太大,毕竟大中午的都在午睡,咣咣咣的敲门很惹人厌烦。

不过我的手刚放到小门上,小门就被我推开一条缝隙,胖大爷忘关门了?

我看了一下客厅,几个空啤酒瓶还在没人收拾。

村里人家房子格局都差不多,所谓的客厅其实是大儿子以前结婚的婚房,不过人家搬走了现在变客厅了,位置大概对应我们家现在的客厅(卧室)。

我只是在客厅看了一眼,别的屋子我也不敢乱进,不过好在胖大爷在院子里没在屋子里。

就在我看到胖大爷准备打招呼的时候,发现大爷有点不对劲,站在窗户旁边把大裤衩给脱了一半露著半个屁股,双手在身前不停的动作好像在干什么,胖大爷怎么站在自家窗户前撒尿啊?就是不去厕所,起码也得找块空地不是。

但是随即我就想起来了,妈妈结婚那晚胖大爷对着妈妈的奶子撸鸡巴,当时他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难道大儿子长时间不在家,胖大爷跟他儿媳妇……,毕竟闹洞房的时候,他说过儿媳妇奶水的事儿,难不成是胖大爷在偷看他儿媳妇洗澡?

因为胖大爷站的地方比较偏,在大门口是看不到的,就类似李思娃家驴棚的位置,从大门口看会被厨房挡着视线。

我慢慢的退回到大门口打算重新敲门,不过看到了旁边的楼梯,我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宅子虽然大体一样,但是细节上还是有差别的。

简单地说就是胖大爷家的厨房占地更大一些,没有留下李思娃经常尿尿的那片空地,胖大爷现在站的位置就是驴棚的位置,只不过李思娃家驴棚后面就什么都没了,胖大爷家是三间平房,我只要爬上厨房房顶就知道胖大爷在看什么了。

为了不发出声音,我把拖鞋拿在手里,光着脚上了楼梯,到了屋顶滚烫的水泥面,烫的我脚底板发疼差点叫出声,怪不得这鬼天气没人上房顶。

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的边缘,这时候我离胖大爷非常近几乎就在他头顶,这么近的距离我肯定不能傻傻的站着。

我趴在房顶只露出头来,这时候拖鞋的作用就来了,如果直接趴房顶被晒的滚烫的水泥面还不把我烫熟了啊,所以两只拖鞋一只在膝盖一只垫在胸口,别的位置可以不接触房顶,正好旁边还有几盆仙人掌可以挡着我的头,忙活了一阵终于搞定了。

首先看到的就是,胖大爷一脸激动的样子撸动着自己涨硬的肉屌,另一只手拿着一条毛巾。

透过窗户往屋子里看,出乎我意料的是里边不是胖大爷的儿媳在洗澡,而是小辉在肏屄。

小辉长得跟胖大爷很像也是胖胖的,只不过这时候脱光了像一只大白猪。

我倒是听说过,胖大爷正张罗著给小辉买一个媳妇,这个女人可能就是了。

小辉人是傻乎乎的,那方面也不知道正不正常,现在看来命根子没有问题。

以前我听说过,新媳妇买回来之后也不是立马就结婚的,而是要先调教几个月,通俗的讲就是关起来肏屄肏几个月,如果直接肏怀孕就更好了,有些不听话的还会被打。

但毕竟那是个人不是牲口,人是会想办法跑的,所以要尽量降低损失,反正喜事办没办都要肏屄,不如先玩几个月的时间,最好是肏怀孕之后再办喜事,一个是怀孕后新娘不容易跑,另一个是即使肏屄调教期间跑了,反正喜事也还没办也会省下很多钱。

这是主要防著那种,欢天喜地的把喜事办了结果新娘跑了,那到时候就是钱也花了人也跑了新娘的一根手指还没碰到,那他妈的就亏大了,是为了防著以前放鸽子骗钱的人。

现在小辉可能就是在调教自己媳妇,几个月之后就要结婚了,因为小辉太傻所以胖大爷在外面看着?

我仔细看了一下小辉胯下的女人身材丰满,浑身肉鼓鼓的,披散著头发面容有些看不清,两颗肥硕的奶子小辉一手抓着一个,不紧不慢的一下一下挺著鸡巴,往女人的屄里边顶。

怎么会这样?我以为自己看错了,那是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看起来像是……光嫂?小辉居然肏了自己的亲嫂子?肏了小帅的妈妈。

因为买来的媳妇都是小姑娘,年龄越小越好调教不容易跑,基本都不超过十八岁的,倒不是什么特殊癖好,而是因为年龄大的脑子太活泛容易跑,所以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

而现在小辉肏的女人,是一位身材丰满的女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小姑娘。

我大概明白了,小辉有男人的能力,但是不知道怎么该做,以前我跟小辉介绍过好几次自己的,还没几天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只知道叫弟弟,所以需要有人来引导,荒唐的是他嫂子还愿意做,看来两口子真的不能分开太久,不知道小帅知道自己的傻子二叔肏了自己妈妈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很兴奋。

我看着胖大爷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有些无语,倒不是说胖大爷太不正经,其实我倒是听别人八卦过,有些更穷的地方娶不起媳妇,有兄弟俩娶一个女人的现象。

其实我挺想不通的,之前撒尿见过,小辉的鸡巴那么小,跟我小时候那么大,整根勃起的肉屌看上去白白的,还有没胖大爷的肉屌大,光嫂耐不住寂寞偷人为什么不找胖大爷呢,伺候的好将来还能多分点家产,伺候一个傻子能得到什么。

这么看胖大爷还挺不错的,教儿子就是教儿子,心里痒痒也只是在外边看,没冲进去来个父子同穴。

小辉还真的挺单纯的,单纯的就像……牲畜?我没有骂人的意思,但可能是小辉比较傻没别的心思,只是一味的抽插著鸡巴,因为鸡巴就像一支大一点的小铅笔头,时常会从屄洞里掉出来,还得让嫂子扶著对准自己的屄重新肏进去。

他就像纯粹在配种一样,只知道机械式的拿鸡巴往屄里面顶。

光嫂的屄毛也很少,只有屄豆子上边有一小团毛发,屄嘴的颜色黑漆漆的没有妈妈的好看。

可能是人傻会受到更多的照顾吧,光嫂不仅仅是把小辉掉出来的鸡巴重新扶进自己的屄洞,而且故意拉着小辉的双手捏自己的白奶子,因为天热旁边还有茶缸,肏一会儿还伺候着小辉喝两口水,后面光嫂干脆就把小辉拉了过来,引导着他去吃奶子。

这时候小辉可能肏屄肏累了,拍了拍光嫂的屁股,然后自己躺倒在床上,光嫂被拍了屁股之后赶紧起来,跨在了小辉要胯间,对准鸡巴和屄洞用力的坐了下去。

我没想到男女肏屄,女的竟然也可以主动,光嫂背对着我的所以能看到丰满的大白屁股快速抬起落下,而且在上下起伏中还带着左右乱扭,小辉躺着不动就能舒服的享受肏屄。

还是前面的问题,小辉鸡巴有点小,嫂子的屁股扭的太厉害,好多次小辉的鸡巴都掉出来了,但都被嫂子慌忙塞了回去。

她对小辉的照顾真是无微不至,在自己扭动屁股期间甚至还给小辉擦了擦汗,哪怕夫妻之间也不会这样吧,说实话这时候看得我有点羡慕小辉,真是傻人有傻福。

如果我现在是小辉该多好啊,能有个女人跟我肏屄,还无微不至的照顾你,生怕你累了饿了渴了。

“肉肉……吃肉肉……”,突然小辉好像很激动,说了让我熟悉的话。

今天中午小辉说过,没想到还是暗语,吃肉肉……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然后光嫂就又躺下了,这次小辉很主动,主动把鸡巴肏进自己亲嫂子的屄里边,代替自己的亲哥哥跟嫂子行房,肉鼓鼓的奶子也是主动咬了上去,而且肏屄的动作也大幅度加快。

可能是本能的交配欲望,被他嫂子给勾出来了。

“吃肉肉……妈妈吃肉肉……”

“妈妈下面不是在吃小辉的肉肉吗,肉肉让妈妈多吃一会儿,让妈妈好好尝尝嗯……,你以后娶媳妇了,就要让你媳妇吃你的肉肉了知道吗……小辉”

这几句话像惊雷炸的我大脑一片空白,里面的女人不是光嫂……是……赵婶,是胖大爷的媳妇是小辉自己的亲妈,这也太荒唐了吧,更荒唐是胖大爷非但不阻止,还在外面偷看,更更荒唐的是,我也现在正趴在房顶上看得津津有味,鸡巴胀得发疼。

儿子的鸡巴竟然……竟然肏了自己亲妈的屄?这……,从母亲屄里出来的鸡巴,又重亲插回去了,他们……他们……她们母子在回门儿。

回门儿是我们这里的一个说法,并不是新娘子的回门儿,而是如果一家孤儿寡母的母亲还长得漂亮,有的时候就会有闲话或者谣言说母子之间不干净,毕竟寡妇门前是非多嘛,说白点就是那些传闲的话造谣人家母子之间肏屄了。

因为儿子是从母亲屄里出来的,儿子鸡巴多年以后又回到了母亲的屄里边,就像出门的新娘子回娘家一样,所以儿子跟妈妈肏屄叫——回门儿。

现在小辉就在回门儿,那个阔别多年的门。

胖大爷竟然也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媳妇和傻儿子肏屄,自己在窗户外动手撸著鸡巴,别人肏了自己媳妇他非但不生气反而很兴奋。

更神奇的是胖大爷鸡巴硬的很快,要知道闹洞房那天妈妈那么漂亮的女人,这群大爷用了很长时间才硬起来,现在看着自己的老婆儿子回门儿这么快就硬起来了?

看着小辉的鸡巴在赵婶的屄洞里进进出出,带着白乎乎的屄水流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妈妈,准确点说是想到了妈妈满是屄毛的肥屄,儿子和妈妈真的可以……回门儿?

可是小辉是胖大爷的亲儿子,我和李思娃……还是算了吧。

我实在是没想到赵婶都五十岁了还那么风韵犹存,说实话赵婶长得挺漂亮的,单看脸的话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只是她穿的衣服太土气,有时候还包个头巾就显得很老气,但是身材还真不错,奶子和屁股肉鼓鼓的很有料,所以让我误以为是光嫂。当然这可能不仅仅是人长的漂亮的问题,我觉得胖大爷家的家庭条件好也占了很大一部分,赵婶不用去干活,不像很多村里的妇女,整天忙活着农活和生计。

再加上平常我见到的赵婶都是穿着衣服的,突然见到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的,而且身材看起来还很年轻,自然一下子是看不出来的。

所以一个女人老不老只有他丈夫知道,毕竟只有丈夫知道老婆脱光了是什么样子,这时候我突然想到,妈妈结婚那晚胖大爷说把他老婆叫来跟妈妈脱了裤子比屁股大小的事情,现在看来谁输谁赢还真说不定。

到了这时候我觉得不能再待下去了,就慢慢的起身离开了,再次走到门外敲门。

“谁啊”

“是我,小志”

这时候胖大爷从旁边走出来了,鸡巴还是硬邦邦的样子顶着大裤衩,不过他好像并不在乎,毕竟我是个男的:“小志啊,怎么,忘拿什么了吗?”

“哦就是车座子里的工具包”,胖大爷的心理素质真的很强,这一刻他老婆儿子在身后屋子里肏屄,他却可以面不改色的跟别人聊天。

“工具包就在大门后边你自己拿吧,喝了点酒还真有点晕我就不送你了啊”,说完看着我拿着工具包出门了。

我刚出门把门关上没走几步,就听到了里边锁门的声音,看来胖大爷很急,急着把门锁了回去看自己老婆儿子肏屄。

说实话我的鸡巴从刚才开始也是一直硬著的,不过在房顶是撅著屁股的还好不会顶着房面,而且拿包的时候包就在门边,一伸手就够到了胖大爷才没有看到。

鸡巴一直硬著也是挺尴尬的,所幸这时候街上几乎没人。

到家打开门之后把工具包放下,进屋一看小蕾回来了,跟李思娃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李思娃只穿着内裤靠在沙发上,大大咧咧的岔著腿坐着,丝毫不顾及的让黑漆漆的屌头子从内裤旁边钻出来。

“小志回来了啊,呵呵年轻人火力旺,正好小蕾的屄上阴气太重所以没屄毛,你来给她阴阳调和一下”,我进屋之后李思娃看到我顶起来的小帐篷对我说道。

“哦”,说实话我一直想着母子回门儿的事,脑子里一片空白。

“小蕾,阴阳调和要怎么弄的你还记得不”李思娃起来坐到了对面的小凳子上,换我坐在沙发上,小蕾边上。

“嗯”,小蕾才答应完,就三两下脱了我裤子把鸡巴释放出来了,然后就撅著小屁股要坐上去。

我不知道该不该阻止小蕾,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不想阻止小蕾,但我知道如果我现在阻止了,弄不好私下小蕾会去找李思娃,至于她为什么不找妈妈我也不是很明白。

不过小蕾可没管我心里怎么想,小屄对准我的龟头就往下坐,我怕这姑奶奶把我鸡巴坐伤,双手赶紧捧住了小蕾的屁股,而李思娃就坐在对面,硬著鸡巴看着我们。

实话实说李思娃的鸡巴不比我的小,但是我的鸡巴大起来之后更硬,翘起的角度也更高,这就导致小蕾的小屄骑上来,一路下滑的时候我的龟头直接顶进了一个湿热紧致的地方,龟头撞到了一团软肉无法继续前进,瞬间我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往一个地方涌去,脑子里一片空白。

“啊——哥你弄疼我了”,小蕾突然大叫一声。

这时候我也顾不上小蕾的埋怨,双手用力的抓着小蕾的小屁股往上一抬,让龟头离开小肉洞,然后让小蕾的馒头屄紧紧贴着我的鸡巴,用小蕾的屄肉摩擦著。可能是之前硬了太久了,这一次龟头还没碰到那个小肉洞我的精液就直接喷射而出。

我紧紧地抓着她的屁股,射到了小蕾的馒头屄上,好像把今天中午一些乱七八糟的都射了出去。

这时候我发现李思娃看着我和小蕾疯狂的撸著鸡巴,肉屌黑红黑红的青筋暴起,这气势怎么到了晚上,一见到妈妈就软了呢。

突然我感觉李思娃的动作很熟悉,胖大爷刚才不就是这个样子吗,看着别人肏屄自己鸡巴看的梆硬,闹洞房那天也是,那天……好像是我推著李思娃的屁股肏妈妈。

难道……,我真是痛恨自己的猪脑子,还想什么李思娃故意气我报复我呢。

他是真的希望我……肏了小蕾的屄?他是觉得亲兄妹肏屄很刺激,能让他的鸡巴再次雄起?

“这样磨着我不会肏进小蕾的屄里吧”,我故意说给李思娃听,看看他的反应。

本来李思娃还看着坐在旁边的小蕾,她在擦着我射在她屄上的精液,听到我的话本来还有点弯的肉屌明显跳动了一下挺了起来。

“不会的只要你们两个人注意点,小蕾的屄洞那么小你的鸡巴那么大,再说了就算肏进去了射精的时候拔出来不就好了,只要不怀娃娃就没……事……的”

说到最后李思娃也是控制不住,一股一股的精液也是喷了出来。

还真是这样……他需要别人的刺激才能硬起来,有妈妈还不够?

如果是昨天有人跟我说,鸡巴硬不硬跟赤裸的美女无关,而是需要看别人肏屄才能硬,我是绝对不会信的。可是现在一个喜欢看母子回门儿,一个要骚扰自己的继女甚至鼓动亲兄妹肏屄,我有点理解他们的想法了,因为今天看到的事情对我来说也确实……很刺激。

如果是这样的话,李思娃晚上的胡说八道,让我看妈妈的屄被他肏了多少屄水之类脏话,很可能就不是什么故意气我的……而是……。

小蕾拿了两根冰棍去上学了,李思娃继续回去睡,我心里去很乱睡不着,总感觉还有什么事情来着。

对了刚才李思娃对小蕾说说:小蕾,阴阳调和要怎么弄的你还记得不。

他问小蕾还记不记的,那说明他是教过小蕾怎么做的,就李思娃的德性会怎么教小蕾几乎不用想了,就像我刚才跟小蕾……。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下午的时候妈妈还没到家,我就听到妈妈美丽的歌声了。

妈妈今天是一件连衣裙,我跑到门口远远就看到了,村里的女人穿的衣服都很土,除了没结婚的大姑娘,基本没什么人穿裙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没看出来胖大爷的媳妇儿还挺好看。

往常很大大咧咧的我,今天有点不敢看妈妈,因为一看到妈妈就老是想到小辉和赵婶回门儿的事情。

妈妈唱着歌回来看来心情不错:“还亲自欢迎妈妈啊,丫丫下午哭了没有?”

“挺乖的没有哭”,我低着头没敢看她。

这一低头正对上了妈妈连衣裙的领口,领口不是很低,但是可能因为大热天的走回家,妈妈解开了一个扣子,再加上妈妈的胸很大,能看到一点白白的半圆,腰上有一根带子系着,这就显得妈妈的腰很细,同时也更衬托出屁股的肥硕,看着就像是瓜棚里的葫芦,宽松的连衣裙硬是让妈妈穿出了紧身的感觉。

我这是怎么了,之前就是看到妈妈跟李思娃肏屄也没这样啊,现在妈妈可是穿着衣服的,我怎么就不敢看她了,是因为回门儿的事情?

“还傻站着干嘛啊,进门吧”

“嗯,我这就回门儿”,我脑子正乱想着回门儿的事情呢,听到妈妈喊我,就好像刚才那小心思被她发现了一样,慌乱中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

“傻儿子你大姑娘出嫁啊,还回门呢是回家”,妈妈笑着说着,哒哒的踩着塑料凉鞋,两条光洁的小腿交错著从我身边走过,上面刚刚盖过膝盖的裙摆,裙子里的两团屁股肉随着她走路的步伐摇摆着。

空气中好像有种特别的香味,让我不自觉的来了次深呼吸。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