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的淫家 (4) 作者:39792ok

.

【细思极恐的淫家】

作者:39792ok2021年4月12日发表于:sexinsex

(四)

窗外一阵叽叽喳喳的麻雀把我吵醒了,也可能是天亮自然醒的。

躺在床上看着屋顶我有些失神,睁眼之后不是在自己家,也不是在外公家里,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而这个陌生的地方,可能以后很长时间要变成我的家了。

是的昨天妈妈和杨思娃结婚了,妈妈已经是杨思娃的媳妇儿了。

虽然我很不喜欢,但是每个人不喜欢的东西多了去了,不喜欢并不能改变什么。

脑袋一撇看了一眼妈妈的大床,却看到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妈妈和李思娃光着身子坐在床边,因为是面向墙的那一面,所以我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

一个黑瘦的小老头,跟一位丰满白嫩的少妇坐在一起,李思娃的小黑屁股蛋和妈妈那大白屁股几乎紧挨着。

小黑爪子也不老实的一会儿在妈妈的大白屁股上乱摸,有时候也在妈妈胸前动作,我相信妈妈前边的大奶子也深受其害。

因为我虽然看不到他们正面,但是能偶尔看到妈妈奶水的溅射,那肯定是李思娃的杰作。

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很奇怪,李思娃肏妈妈屄的时候,当时只是感觉肏屄场面很刺激,自己被刺激的顾不上妈妈被脏兮兮的小老头玷污。

反而是现在这种,李思娃在妈妈白嫩丰满的身体上占便宜一样的吃豆腐,他脏兮兮黑乎乎的皮肤好像会污染妈妈那一身白肉,让我很难受反感恶心。

“你干什么呢,赶紧穿衣服吧没个正经……,小志……赶紧起床了,一会儿你胖伯伯他们就来了”,本来和李思娃调笑的妈妈,突然回头看到了我,拍了一下李思娃玩弄大奶子的黑手,赶紧拿了条内裤穿上,把自己的大白屁股档上,督促着我起床。

李思娃听到妈妈的话,也回头看了看我,一边穿衣服一边笑着说道:“你胖伯伯他们昨晚不是说给你红包,昨晚那么乱肯定还没顾上给,一会儿一定问他们要啊”

“什么红包啊我怎么没有,妈你可不能偏心啊,凭什么我哥有我没有啊”,这时候小蕾从外面进来了。

一句话把屋里的三个人都问的哑口无言,妈妈敷衍道:“早饭吃完了吗?吃完饭上你的学去吧”

“哼,妈你重男轻女”,说完小蕾一溜烟的就跑了。

本来李思娃提红包的事也是好意,他觉得三个孩子我是最不好相处的,红包没有人会不喜欢的,我应该会很高兴。

只可惜他弄巧成拙了,他所说的红包对于我来说,更像是在向我炫耀,炫耀娶了妈妈当媳妇,以后可以想怎么肏妈妈就怎么肏,让我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即使心里不舒服不服气也要憋著。

我一个乡下小老头,就用脏兮兮的鸡巴肉屌肏你妈的肥屄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你妈多漂亮多高贵多不食人间烟火,还不是岔开大腿被我的鸡巴肏,你这个当儿子的只能看着。

是,你们是从城里来的,城里来的怎么了,城里来的白嫩娘们儿,骚屄被我乡下老鸡巴一肏不还是吱哇乱叫啊。

李思娃不知道,他所谓的善意示好,在我的眼里完全是另外的意思,甚至是往相反的方向走。

所以我只是“哦”了一声,没有说别的什么。

妈妈看到我对李思娃表现很冷淡,想做点什么但是又没办法,毕竟孩子不喜欢继父很正常,只能以后慢慢来。

起床后就是匆忙的洗漱,刷牙的时候我发现李思娃老是往我这边偷看,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错觉,后来留意了一下,确实是在偷看我。

我就不明白了,我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要看你就正大光明的看,我又不是大姑娘,还用偷偷摸摸的吗?这李思娃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有我也不怕,我又不是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孩子,李思娃的个头还没我高呢。

院子里的墙上钉了一面镜子,我特地拿着刷牙杯子走了过去,看看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仔细看了一下脸上也没什么啊,头发也没什么不对,他到底在看什么啊。

李思娃可能也是发觉,我发现他在偷看我了,而且我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所以就低头刷牙不再看我。

不一会儿李思娃的牙刷头的泡沫,就变成了粉红色:“少(小)专(娟)啊,普(出)血了”

他嘴里嘟囔不清的叫着妈妈,妈妈从厨房探头一看说道:“你以前没什么刷过牙,刚开始刷牙出血很正常”

李思娃听到后点了点头,又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我这才明白李思娃为什么偷看我,没我想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他就是以前不会刷牙,单纯在偷偷观察我是怎么刷牙的然后模仿,我靠——合著这老小子以前没刷过牙啊?

现实情况还真是,倒不是说李思娃人懒,而是没有这个习惯,以前只是吃饭后漱漱口就完了。

其实村里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刷牙这种习惯都是半路出家的,并不是小时候的习惯,更多的是受家里年轻一辈的影响。

问题就出在这里,李思娃家里就他一个,小时候没有刷牙的习惯,后来看别人刷牙他自己也偷偷刷过,结果就是被一嘴的血吓了一跳,他也不好意思问别人,然后就不敢再用了。

直到跟妈妈结婚,想着以后要时尚一点,所以也要跟着刷牙了,虽然妈妈指点过,但他心里还是没底,所以一边刷牙一边看妈妈是怎么刷牙的,然后笨拙地模仿。

当妈妈洗漱完毕后,我才出屋门挤上牙膏,这才发生了李思娃偷看我的一幕,他就是想学刷牙而已。

看上去好像挺上进的,可是却让我觉得更恶心了,他有没有刷牙的习惯跟我无关,可恶的是那八百年没刷过的臭嘴,还吃过妈妈洁白无瑕的大奶子。

刷完牙之后又出了幺蛾子了,李思娃洗脸用的是妈妈的毛巾。

本来李思娃家里就他一个,肯定就一条毛巾他自己的。

妈妈嫁过来之后,买了四条我小蕾妈妈李思娃一人一条各用各的,结果还是因为习惯,李思娃随便拿了一条毛巾就用,拿的是妈妈的。

“你拿的毛巾是我妈的”,我看到他拿错提醒了一句。

李思娃擦了一下脸上的水珠说道:“是吗我没看清楚,毛巾太多了我以后注意”

妈妈则是看到我不太高兴,打着马虎眼:“没事儿用就用了,以后注意点儿”

小蕾早就吃完早饭上学去了,所以厨房只有我们三个人,李思娃和妈妈扯著一些无聊的话题。

其实李思娃让我感觉总是有些唯唯诺诺的,可能是怕说错话,也可能是性格本身就比较内向。

有时候看着这个老实的小老头,我也感觉自己给人家脸色看,会不会太过分了?但是看到他和妈妈在一个画面里,就想到这个黝黑的小老头,可是能用自己的鸡巴肏妈妈的屄的,还能肆意玩弄妈妈的大奶子大屁股,我这种同情瞬间就没了。

吃完饭不一会儿,就听到了熟悉的手扶拖拉机的声音,然后大门被推开,还有毫不掩饰的脚步声。

我一看是昨晚闹洞房最起劲儿的胖老头,就是第一个直接把鸡巴掏出来,对着妈妈撸动,让妈妈的奶水喷在他鸡巴上的胖老头。

不过现在和昨晚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一身老旧的中山装,戴着一顶蓝色的帽子(赵本山的那种帽子),左胸前的口袋还装个小本本,别着一只钢笔像一个富态的村干部?眼神中透漏著自信威严,看到我之后还有一些对晚辈的慈爱。

让人很难和昨晚那个不停起哄,撸著鸡巴的老色鬼联系在一起,可他们就是一个人。

“碗碟昨晚都洗好了吧,现在就是数一下就装车了,你们自己点点看,思娃啊你的新拖拉机开着感觉就是不一样啊嘿嘿”,说完胖大爷坐下点了根烟。

之后妈妈和李思娃撅著屁股数,数一个整数放进竹篮子里。

有时候胖大爷还会指点一下,碗碟怎么往篮子里放装的多,有时候甚至会跟妈妈有肢体接触,但是胖大爷眼睛并没有乱看,也没有什么色心的样子,好像对妈妈不感兴趣一样。

可我知道就他昨晚的表现,他绝对是很喜欢妈妈……的身体的,也许只是伪装的好。

很快碗碟就数好了,有几个被小孩子打碎了照价赔偿,其他的就跟桌子板凳一样就装车了。

其实碗碟和桌子板凳是村委会的,某种程度上是村民共有的,最早是本村村民有什么红白事儿之类的,就可以免费用的,外村用的话就要掏钱算是一种租借。

后来发现这样不行,对于村民来说反正不花钱是公家的,弄丢了打碎了也不心疼,甚至还有偷偷藏在家里自己用的,问就是自家买的,只是恰巧和村委会的东西一样,你能拿人家怎么办啊。

所以后来本村的村民也收钱了,弄坏了弄丢了要赔,只是本村的村民掏钱要比外村的少很多,只是一个维护费用,反正人家村委会是这么说的。

在帮忙把碗碟桌子板凳之类的东西抬出去的时候,我看到手扶拖拉机的车斗上有一位大妈,大概五十多岁,个头不是很高,皮肤很白身材有些胖,眼角的皱纹和脸部的松弛预示着她的年龄,年轻的时候应该很漂亮。

昨晚洗碗的时候她也在,只是我没注意而已,他就是胖大爷的媳妇。

我想起来胖大爷,昨晚说让他媳妇和妈妈一起脱了裤子,看看两个人谁的屁股大,但现在看来肯定是我妈的屁股大。

胖大爷的老婆屁股也不小,但是个子矮身体整体比妈妈小一号,当然我也不至于对五十多的大妈屁股感兴趣,只是单纯的对比而已。

就在这时一直在指挥装车的胖大爷,好像发现了我在观察他媳妇儿,也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看了一下自家媳妇的屁股,又看了我妈的屁股一眼,顽皮的对我眨了一下眼睛。

被胖大爷发现,对于我来说还是有点尴尬的,但是对于胖大爷来说可能就是和小辈儿的逗趣,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媳妇五十多了我一小孩儿还不至于。

“行了东西我就拉回去了,这是昨晚的红包小志拿着吧”

本来我观察他媳妇被发现就有些尴尬,心想着胖老头早装完东西早走,而且我也早就忘了红包这件事儿,所以显得有些犹豫。

“小志啊你胖伯伯给你,你就拿着吧,你不拿着他们心里也过意不去”,李思娃看我犹豫跟我说道。

可是在我眼里,这不是个红包,更像是……更像是……嫖客的嫖资,他们当着我的面占了妈妈的便宜,然后给我的补偿。

但是现实就是我不能拒绝,要不然大家都难看,只能接过红包,然后还要来一句:“谢谢胖伯伯”

对方哈哈一笑,然后说有空去他家玩就走了。

中午的时候小蕾回来了,一个劲儿的缠着我,问我有没有红包,红包里有多少钱。

而我不想谈红包的事情,就没搭理她。

“哥红包里到底多少钱啊,看你宝贝的连自己亲妹妹都不认了,不看就不看我还不稀罕呢”,说完噘著嘴不理我了。

我看到小蕾天真的样子很羡慕,也许她的心态是最好的,反而我是不正常的,就把红包递给了小蕾:“红包里有多少钱我还没看都给你了,你哥我是见钱眼开的人吗”

小蕾还真就是个孩子,立马又开心了起来:“这还差不多,不过钱多的话你可别后悔啊,我可不会还给你”

兴高采烈的撕开红纸,我以为里边最多不超过十块,结果妹妹的手里有五张十块的票子,整整有五十块,看到是五十块钱小蕾反而有点不敢要了:“哥要不我们把钱交给咱妈吧,咱……咱们留十块钱一人五块?”

小蕾从小就腼腆性子软,手里有太多的钱就害怕弄丢出事被爸妈责怪。

“怎么刚才不是还说自己一个人独吞的吗?现在又不敢了啊,拿着吧这红包钱是我的不是咱妈的,你想买什么零食之类的都没关系,弄丢了哥也不会怪你的”,看到小蕾想拿又不敢拿的样子,我有点想笑。

听到我的话,小蕾欣喜的把钱装进口袋说道:“什么叫弄丢了也不怪我啊,说的好像你妹妹我很笨一样”

“是是是你聪明到家了”,这丫头。

晚上的时候,李思娃必然是要和妈妈肏屄的,不过场面也还算正常。

只能看到大床上,一团被子的起起伏伏,和一些似有似无的呼吸喘气声,我知道现在李思娃的肉屌,就在妈妈的肥屄里边享受呢,他的鸡巴在以前只有爸爸才有资格享用的地方,和妈妈的屄肉贴肉摩擦,不知道他肮脏的鸡巴洗没洗过,会不会把妈妈的屄给肏脏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小蕾一直蒙着头睡觉,算了我也蒙着头吧,眼不见心不烦。

几天后回门的时候,本来也没什么事端,结果下午的时候,闹洞房的五个老头来找外公喝酒了,说是兄弟几个要聚聚,也不知道这几个老头天天见面有什么好聚的,估计就是找理由喝个酒。

李思娃外公还有闹洞房的五个老头一共七个人,拉了张桌子坐在外公家的院子里,拿上几瓶酒在院子里开始了。

看着一群老头划拳喝酒,我在旁边就想,外公自己就不别扭吗。

李思娃可是肏过你女儿的,其他人也占过你女儿的便宜,这些外公心里应该是明白的,跟玩过自己女儿的人坐在一块儿不尴尬吗?

不过我转念一想,好像也没什么,也许父亲嫁女儿不仅仅是孩子要离开家的不舍,也有宝贝女儿要被别的男人给肏了的纠结,所以一般老丈人和女婿才会不太对付?

就像曾经爸爸和外公坐在一起一样,不也是肏自己女儿的男人吗,对于外公来说可能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小志快过来,你外公还不信”,突然胖大爷吵吵嚷嚷的叫我过去。

我还没走到桌子边,胖大爷就站起来拉着我的胳膊说道:“跟你外公说,我是不是给过你一个大红包,里面哥几个一人十块足足有五十呢,你外公还不信”

“胖伯伯是给过我一个大红包”,我现在只想赶紧离开,不想跟一群满身酒气的大爷们纠缠。

听到我的话外公呵呵笑道:“胖子你这么大方也出钱了?不会骗我们小志给你干什么活了吧”

外公本来随口一说,结果这一桌子的气氛瞬间就尴尬了。

这钱某种程度上,就是当晚我推李思娃屁股肏妈妈的一种补偿,他们看了一场刺激的“儿子捅妈”,而外公随口的一问,却让人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时候外公也反应过来了,自己好像问了不该问的,红包的事情可能跟闺女洞房有关,哥几个不适合跟自己这个当爹的说。

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他们都喝了酒,装糊涂蒙过去呗。

随后的日子,我也尝试着接受李思娃,但是自己内心就是接受不了,而且李思娃还三天两头的出现让我厌恶的行为。

比如说吃饭吧唧嘴、随地吐痰、擤完鼻涕往鞋上抹啊等等,总之让人很难受。

本来妈妈和李思娃结婚已经是事实了,李思娃肏妈妈的屄也是事实,我不接受也要接受,晚上蒙着头尽量不去多想,想着熬过一天是一天。

可是现实哪有一帆风顺的,紧接着就来了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我预料之外的变故。

其实事情很简单,随着天气越来越热,被子就不能盖了,普通的村民家里一般都是盖得床单、毯子,或者干脆不盖的。

我们家的情况肯定不能不盖,所以有时候半夜醒过来,能看到李思娃用床单盖着下半身,吭哧吭哧的在妈妈身上努力耕耘著,有时候我还会听着妈妈的叫床声撸上一把舒服舒服。

毕竟夜里还盖着床单,我也看不太清楚只能靠听了。

但随着天气越来越炎热,盖一条床单都会很热。

晚上房顶的的吊扇噶悠——噶悠——的转着,吹出来的风都是热的,把我吹的嘴唇干裂口干舌燥的,直接把我吹醒了。

醒了之后被吊扇热风吹的难受的我,干脆把床单揉作一团当枕头,垫在脑袋底下,只穿条内裤躺在小床的凉席上。

“天儿这么热,黏黏糊糊的你也不嫌难受”

“难受什么啊,我这么漂亮的媳妇天天肏都肏不够”

是妈妈和李思娃在小声说话,虽然我不喜欢李思娃,但是已经默认他是我的继父,无力改变就只能认命呗。

我扭头意外的发现,妈妈和李思娃也是光着身子的,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盖着床单。

不过好像问题也不大,我自己不也没盖床单吗。

夜里屋子的光线不太好,但还是比外公家卧室的能见度好点,当时妈妈的大白屁股都能看到,现在我当人一眼就能看到妈妈白嫩丰满的身体。

但是也只是大概的身形,细节方面比如奶子头啊腿间的屄是看不清的。

只看到一个瘦小的黑影,趴在妈妈身上挺动着屁股。

“小娟啊,小志他爸有我的鸡巴大吗?”

“嗯……他爸没你鸡巴大,我里边的痒痒肉小志他爸的鸡巴头都够不着,从来没碰到过啊……,你轻点顶”

妈妈屄芯子里的痒痒肉被李思娃肉屌撞击,身体一阵酸软,屄芯子反而一阵收缩。

这时候反而李思娃的鸡巴舒服的受不了了:“媳妇你的屄芯子轻点夹,不行了……我要射了……都射给你”

李思娃在妈妈身体上快速松动,这是要射精的前兆,之后抱着妈妈白嫩和身体一阵哆嗦。

“思娃……别射,我还没来呢……等一会儿,你怎么回事儿啊,下面白长那么大了”,妈妈的话语声有些幽怨不满。

听到妈妈的埋怨,李思娃有些尴尬:“媳妇儿啊,你屄芯子里太舒服了,别说是我了,就是庙里的金刚佛爷来了也顶不住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洗洗睡吧”

然后两人也没再说什么了,只是没开灯摸黑洗了洗就睡了。

我有点意外,李思娃的鸡巴不是挺厉害的吗,也就几个月的时间,怎么就满足不了妈妈了。

不过好像也正常他都五十了,身体肯定不比年轻的时候,也就占个鸡巴大,跟妈妈结婚这几个月几乎天天黏着妈妈,被榨干身体虚了?最好他直接太监了硬不起来。

就这样晚上的琴瑟和鸣,变成了妈妈的欲求不满。

甚至白天的时候,妈妈对李思娃的态度都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温柔体贴,夹杂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争吵。

我发现在夏天,村里的知了叫声好像有一种特别的魔力,可能同样的温度,加上知了的叫声,就会让人感觉更炎热一样。

大中午的小蕾放学,冲到厨房门口就是一瓢凉水咕咚咕咚的,然后洗了一下晒得通红的小脸,坐在阴凉的地方玩着一张贺卡。

那张贺卡是前几天小蕾十四岁生日我送给她的,里边有个小装置,贺卡一打开就能自动播放生日歌。(其实十四岁上小学挺别扭的,但现实真实的小蕾年龄不能过审)

妈妈在厨房里做饭,我照看着丫丫,李思娃在院子里洗澡。

一般就是在院子里放个大盆,放满了水太阳晒了半天,水是温的直接洗澡也不会很凉。

当然李思娃洗的时候是穿着内裤的,一件很老很旧的蓝色三角裤,内裤前边还有一条拉链,还有个防盗的口袋。

在洗的时候一直面对着我,逗弄著丫丫,本来一切还算正常。

结果李思娃的内裤被水弄湿之后,紧紧地贴在了他身上,显得裆部鼓鼓的一大坨,弄得就比较尴尬了。

更离谱的是,他的内裤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早已没什么弹性被穿的松松夸夸的,裆部的大鸡巴是半勃起的状态鼓鼓囊囊。

胯间那一大坨物件,黑白相间的鸡巴毛丛生,内裤那一点布条根本挡不住。

两个满是皱纹的卵子,因为天热的关系直接从内裤边缘流了出来,随着李思娃洗澡的动作晃荡著,鸡巴倒是没彻底出来,只漏出一个龟头。

我有点想不通,李思娃什么意思啊,对着我炫耀他的鸡巴?炫耀是这根鸡巴把妈妈的肥屄给征服了?

可现实情况是,最近这段时间李思娃跟妈妈肏屄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他有什么好炫耀的?

难道是妈妈身上找不到征服感,想从我身上找平衡?炫耀他自己不管能不能满足妈妈,他的鸡巴还是占有着妈妈?

突然李思娃的龟头跳动了一下,龟头直接把布条挑开,整个鸡巴卵子都漏了出来,但鸡巴还没有彻底的硬起来,大肉屌指向前方,洗澡水顺着龟头往下滴,就好像在尿尿一样。

我觉的这样也挺恶心的,就在我准备把在凉席上的丫丫抱起来回屋的时候。

我才好像突然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或者一直以来都没有注意。

那就是小蕾,从妈妈结婚一开始,我的注意力一直在妈妈和李思娃的身上,对妈妈的惋惜对李思娃的厌恶,还有就是李思娃和妈妈肏屄的时候,自己激动地打个手冲。

小蕾……我好像从来没注意过,只是有时候看了一眼,小蕾在蒙着头睡觉。

小蕾平常也很规律的吃饭然后上学,很平常很平常,平常的让我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也不会想到李思娃会对小蕾有想法。

可是妈妈和李思娃肏屄的时候,小蕾真的没看到过没听到过吗?

要知道小蕾的床,距离妈妈的大床远近和我的床是一样的,我晚上经历的小蕾都经历过,也就是说她也是看着妈妈肏屄,看了好几个月的听了几个月的。

而这时候小蕾的表现,则是验证了我的想法。

手里拿着我的贺卡,也无心听生日歌了,时不时的抬头,偷看李思娃的鸡巴卵子,还有那些像胡子一样乱糟糟的鸡巴毛,小脸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通红。

看到小蕾在偷看自己的大鸡巴,李思娃的鸡巴直接涨硬了起来。

看着李思娃突然竖起可怕狰狞的大肉屌,让小蕾难以相信男孩的小鸡鸡,长大之后会是这么粗壮可怕的肉屌,直接把小蕾手里的贺卡吓掉了。

“小蕾回屋看电视去吧,一会儿吃饭了”,这场面不能继续下去了,所以我直接让小蕾回屋。

“哦那我去上个厕所”,小蕾放下书包就往后门跑去。

而李思娃那个老东西,直接就在小蕾面前扶著梆硬的大肉屌尿了起来。

厕所是在后门外边的,紧挨着后门院墙的是驴棚,驴棚和厨房中间有一块空地。

而李思娃有时候小便,不愿意去厕所,就是直接尿在这块空地上的,这也是诸多我讨厌他的原因之一。

而今天却当着小蕾的面,用他那勃起的鸡巴在空地上尿,这已经不是什么脏不脏的问题了,他就是故意让小蕾看他狰狞的大鸡巴,小蕾才多大啊他简直就是个畜生。

而小蕾看着那大肉棒射出的尿液,有力地冲击着地面,内心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虽然晚上看不清楚,但是妈妈和李思娃的长时间“教导”,已经让小蕾明白,就是这根大肉棒,晚上捅进了妈妈的屄里边,这个行为就叫肏屄,肏屄之后才有的孩子。

小蕾跟我不一样,毕竟是个女孩子,她看到妈妈肥屄的次数比我多的多了。

毕竟我的年龄稍大一点,妈妈就不跟我一块洗澡了,但是跟小蕾洗澡好像一直没怎么中断。

但是没有真正见过,鸡巴肏进屄里是什么样的,只能靠想像,毕竟看了几个月的肏屄,只是在夜里,是看不清楚的。

“小蕾站太阳底下发什么呆啊,你不嫌晒啊”,看到小蕾看着李思娃的鸡巴发呆,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哦”,小蕾被我呵斥了一声,匆匆的跑向了厕所。

李思娃尿完之后,把鸡巴塞进内裤,其实塞进去鸡巴也把内裤顶起来了,卵子鸡巴毛还是外漏的。

走到厨房门口外的水缸旁边也不洗手,直接就拿起刚才小蕾喝水的水瓢,舀起凉水大喝了几口,然后把水瓢放在了水缸的木板盖子上。

尿完尿直接喝水不洗手,水缸里的水可是要做饭的,因为村里的水龙头不是随时有水的,所以必须要备有水缸水桶之类的容器,有水的时候要存一点,以防停水后没水可用。

可李思娃尿完之后,碰完自己鸡巴的手,直接就碰水瓢,谁他妈的知道手上有没有尿啊。

所以我放下丫丫,直接冲水缸走过去。

“这鬼天气还真热,多喝点水好啊,多喝水不会中暑……”,李思娃看我冲水缸走过去,以为我要喝水跟我说道。

我没理他而是拿着水瓢,在水龙头下反复的冲洗,而且用了大量的洗衣粉。

这个时候李思娃才明白我在干什么,他喝了水的水瓢我嫌脏,在反复的冲洗,而且怕光用水洗不干净,还用了大量洗衣粉。

以前我跟他有些小冲突的时候,他都是尴尬的笑笑不说话,要不就是傻笑一副憨憨的样子,而这次看到我不停的冲洗著水瓢,而且一副嫌弃恶心的样子。

李思娃的脸色少有的难看,甚至有一丝愤怒,特别是看到我把水瓢冲洗好之后,放到了水缸里并没有喝水,只是单纯的看不惯他脏,想把水瓢洗一洗。

整天装的跟个淳朴老农民一样,这下装不下去了吧,看到李思娃有点生气的样子,我心里那叫一个爽。

不过接下来我就笑不出来了,妈妈从厨房出来,看到流了一地的水说道:“小志你刚才在洗什么呢,怎么用了这么多的水,你以为水费不花钱啊”

今天妈妈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脚蹬裤也叫健美裤,让我来说与其说是裤子,不如说是稍微厚一点的袜子更合适,这裤子妈妈穿了跟没穿差不多。

就在妈妈教训我浪费水的时候,李思娃挺著自己涨硬的鸡巴,好像在穿妈妈健美裤的大屁股上蹭了几下,假惺惺的说道:“小志也不是故意的,水瓢刚刚掉地上了,小志给洗了一下”

说话的时候,还是以前憨厚老实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他在对我挑衅,终于不在我面前伪装了吗。

“洗个水瓢要用那么多水啊,那么大人了整天做事不动脑子,你也是小志那么浪费水你就看着啊,他不懂事儿你也不懂啊事儿啊,也不说说他……”,训斥完我之后,妈妈也埋怨了李思娃几句。

但是现在我没心思听妈妈唠叨,因为健美裤是弹性贴身的,妈妈的裆部也是鼓鼓的一团,鼓起的一团中间一条凹陷的缝隙,健美裤直接把妈妈的肥屄形状勒了出来。

刚好小蕾上厕所回来了,看到李思娃挺著鸡巴站在妈妈身后,还是很好奇看着李思娃的肉屌和鸡巴毛。

这时候情况就有些诡异了,小蕾在看李思娃的鸡巴毛卵蛋肉屌,而李思娃在妈妈身边,时不时的碰一下妈妈屁股好像故意气我,而妈妈看到院子里一地的水在跟我唠叨,而我则是在注意妈妈的屄肉被健美裤肋出来的诱人形状。

突然大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打破了这个怪异的场景,妈妈直接进厨房了,李思娃的肉屌肉眼可见的软了下来,自己调整了鸡巴位置,穿了个短裤就去开门了。

因为天热中午的是没有什么人出门的,大家又都有午睡的习惯,所以中午大门也是插上的。

打开门之后,进来的是我熟悉的胖大爷:“思娃啊小蕾升学的事儿弄好了,后边跟着考试就行,这天热的我先走了”

李思娃赶紧拦了下来:“着急走干嘛,天这么热进去吃两块西瓜来,小娟啊把水桶里冰著的西瓜切了”

胖大爷倒是没推辞,跟着李思娃进屋子了,妈妈端著一个盆,里边有好几块切好的西瓜。

但是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妈妈……围了围裙,所以妈妈是知道自己的屄肉形状很明显是故意的?然后又不愿意让胖大爷看到所以用围裙挡上了?

妈妈故意给我看的?毕竟家里除了我就是小蕾了,总不至于给小蕾看的吧。

唯一的解释就是,妈妈被李思娃的大鸡巴肏上瘾了,李思娃指示妈妈这样做的,可这还是说不通啊。

就在我拿着一块西瓜乱想的时候,妈妈那边又出事儿了。

妈妈把西瓜拿来之后,陪着胖大爷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要去厨房看着火。

结果从沙发上起来的时候,妈妈的围裙被李思娃压到了,妈妈一起来围裙直接被拽了下来。

被勒的明显的肥屄外形,就暴露在了胖大爷面前。

其实自从闹洞房之后,胖大爷他们几个对妈妈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表现,毕竟人家也不是狗山子那种二流子,天天惦记别人的媳妇儿。

不过看到妈妈裆部的鼓起和中间的凹陷,胖大爷有点懵,再次出现了闹洞房上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妈妈的肥屄和大屁股。

本来围裙就是只挡前面的,胖大爷刚才看到妈妈的屁股还很疑惑。

妈妈的屁股蛋子怎么看着好像没穿裤衩,光着屁股穿着薄薄的健美裤,不过也说不好,说不定穿的是什么,城里人的稀奇古怪的裤衩,只不过他自己看不出来。

直到围裙不小心被拽下来,妈妈大腿沟里屄的形状都被勒出来了,胖大爷才确定,妈妈里边什么都没有,就直接穿的薄健美裤兜著屁股兜著屄呢。

不过他很快就又变回平常的样子,低头吃着西瓜。

“妈我帮你把围裙系上”,看到这一幕,我赶紧用围裙把妈妈档上。

李思娃你个绿帽王八,就算你看不惯我,也不至于把妈妈给别的男人看吧,我现在想把李思娃一脚踹出去。

如果说以前只是我对李思娃的偏见,来自相貌、年龄、日常行为上的偏见,但内心深处我就是单纯的以为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小老头。

哪怕到了刚才,我嫌他脏洗水瓢的时候他生气了,蹭妈妈的屁股,那都可以理解为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也许人家就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头,对着小蕾亮鸡巴只是大大咧咧,当小蕾是个孩子,蹭妈妈屁股照片占便宜不是故意气我,而是不小心蹭到的,再说了妈妈是她的媳妇儿,拿鸡巴层层屁股怎么了。

可刚在压到妈妈的围裙那一幕,我怎么看都是故意的,故意让妈妈丢脸,让我也丢脸,难道他自己就不丢脸吗?

看到妈妈屄的轮廓之后,胖大爷鸡巴明显有了反应有些尴尬,再说天热穿的少不好隐藏,吃了两块西瓜就岣嵝著腰走了。

现在这个屋子里,好像就小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丫头还闹腾著赶紧开饭。

下午在厕所我单独碰到了李思娃,平常我们俩单独碰见,都是李思娃主动打招呼,而我只是单纯的简单地一个字回应“是”“对”“嗯”之类的,并不想多说。

可这次他并没有主动跟我打招呼,可见他是真的不想跟我装了,就在他要出去的时候被我叫住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李思娃不解的挠了挠头,本来就没几根毛的头顶早就剃了短发,疑惑的问道:“小志你说啥呀?啥怎么样啊”

憨厚老实的样子,让我想起他紧张不安的坐在外公家相亲的那一天,让我感觉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结果接下来的话,把我们两个之间的伪装彻底撕下来了。

“你妈的屄不好看吗?”,就在我以为李思娃要走的时候,他蹦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与其说是在问我,还不如说是在骂我。

我尽量抑制住自己打人的冲动:“那可是你媳妇儿,胖老头还在场你怎么……”

“是我媳妇儿啊大家都是兄弟,让他看看我媳妇的屄怎么了我愿意,洞房那天你妈的大奶子,往胖子他们鸡巴上射奶水的时候你不也在吗,当时你怎么不管呢,现在想起来你妈的屄金贵了啊”,现在的李思娃就是一个猥琐好色的样子,或者说我曾经想像中他暗地里真实的样子。

“你……”,我有些无力反驳,当时确实光想着看肏屄了没想别的。

“在你外公家不是还嫌弃我臭,不愿意和我坐一块儿,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不过我这臭鸡巴还是肏了你妈的香屄,不刷牙的臭嘴还是吃了你妈的大奶子,你的牙刷的那么白有什么用啊,只能在晚上看着我肏你妈的屄”,最后几个字李思娃故意说的很重。

我突然感觉很无力,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最多把李思娃打一顿,可是然后呢?

“你每天看我肏你妈,你自己一个人偷偷撸鸡巴,以为我不知道吗?原来你们干净的城里人喜欢看别人的鸡巴肏自己妈的屄啊,你再讨厌我也没用,你妈的屄总要有鸡巴来肏的,没了我还会有别人,还是说你是一个想肏自己妈屄的一个畜生,你们城里人流行儿子跟妈肏屄吗?”

“而且我不光要肏你妈的肥屄,还要把小蕾的小屄也肏了,你还没见过小蕾的屄什么样子的吧,白白嫩嫩的没有屄毛好看极了嘿嘿”,虽然他在笑,但这一刻李思娃变得即可恨又可怕。

我该怎么办呢,找别人帮忙?找外公爷爷奶奶他们?找他们事情可能就弄得难以收场了。

说实话妈妈跟李思娃的事情我几乎管不了,可是小蕾……。

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在厨房忙活的妈妈,我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妈小蕾她……最近还好吧”

“小蕾挺好的啊,你怎么这么问,小蕾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妈妈听到我的话有些疑惑。

“哦没有,小蕾不是……要升中学了吗,我怕她不适应”,我还是没勇气直接挑开了说。

妈妈你真的就什么都不知道吗?

夜色降临后,妈妈和李思娃的肏屄大戏又开始了。

“小娟啊,你喜不喜欢我的大鸡巴啊,喜不喜欢大鸡巴肏你的骚屄啊”

“嗯……喜欢,喜欢你的鸡巴”

虽然仍是在夜色里看不清楚,但是李思娃和妈妈之间的对话,明显声音没有以前压制的那么小,而且李思娃也没有了力不从心,而是好像恢复了刚结婚时候的勇猛。

隐约之中我甚至能听到,李思娃的肉屌在妈妈肥屄中进出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你上次不是说,你屄芯子里边小志他爸的鸡巴太短够不着吗,我就用我的大鸡巴帮小志他爸,好好的伺候伺候你的屄好不好啊”

“死鬼我都是你媳妇儿了嗯……,我……的屄当然就是你的,还帮什么帮啊……不用帮别人……我的屄就是你的嗯……继续肏别停,我的屄要和大鸡巴永远在一起”

“你说说小智他爸肏你的事儿,我喜欢听”

“小志他爸以前老说我屁股大屄肥,肏我的时候太软乎,鸡巴肏不到底,说我屄太骚屁股大,都快把他吸干了,后来房事都躲着我……对就是这里嗯……啊……,就是这里小智他爸的鸡巴从来没碰到过哦……”

“看来小志他爸就是给你的屄开了个苞,你的屄从来就没被他的小鸡巴撑开过,你的屄给他肏真是浪费了,以后跟了我你的肥屄天天吃大鸡巴”

“嗯……”

“说,你是骚屄,大骚屄天天想着李思娃的大鸡巴”

“我是……骚屄,天天想让李叔的鸡巴肏我”

“说点具体的,以前怎么勾引我的”

“小时候上学的时候嗯……,就想让李叔的鸡巴毛蹭我的小屄,还偷看李叔上厕所的大鸡巴,想把李叔的大鸡巴塞进我的屄洞里边肏我”

“小娟啊那时候我可是你的长辈,跟你爹是朋友,你怎么能让长辈肏你的屄呢”

“我不管我就要李叔用大鸡巴肏我的屄,还要吃我的奶子,谁让小志他爸的鸡巴太短了,小志他爸还活着的话,还会感谢你帮他肏我的屄呢”

“哈哈原来小志他爸,是个喜欢看别人肏自己媳妇的绿帽王八”

“嗯……以前在家里,小志他爸晚上总是让我漏奶子给小志小蕾看,每次小志看着我的奶子,他爸就很舒服很刺激能多肏我一会儿”

“还真是个绿帽王八,想把媳妇给别人肏又不敢,只能在家里勾引自己儿子”

……

妈妈说的话让我听的既气愤又震惊。

说实话李思娃诋毁侮辱父亲我并不意外,让我意外的是妈妈也跟着配合,难道以前爸妈的和睦恩爱都是假象?爸爸就是个绿帽王八?妈妈就是个淫娃荡妇?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可是是妈妈说的,爸爸特别喜欢妈妈吧大奶子漏给我看,这个是曾经真实存在过的。

以前有时候妈妈晚上上厕所,从爸妈卧室就真的晃着大奶子就出来了。

当然也可能是妈妈被李思娃的大鸡巴肏的脑子不清楚胡说八道,毕竟很多母亲的奶子对儿女并不忌讳。

但是我更小一点的时候,虽然妈妈不和我一块洗澡了,但隐约记得妈妈洗澡也不避讳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妈妈雪白的大屁股,也可能是我当时太小,也许……妈妈只是把我当给孩子而已,跟是不是荡妇绿帽不绿帽无关。

可是现在先不管这些的真假,我不想听李思娃引导著妈妈诋毁侮辱父亲了。

“妈把灯拉开,我上个厕所”

我刚说完妈妈和李思娃的淫荡对话就中断了,黑夜中只剩下啪啪啪的声音和喘息声。

其实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表示一下我的存在感,妈妈开不开灯都不重要,开灯后总不能当着我的面肏屄吧,不开灯听到我说话,他们俩也能注意点。

突然咔哒——一声,卧室里的灯泡被拉开了,黑夜里突然出现的亮光,刺激的我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几秒钟适应之后,妈妈和李思娃并没有像我预想中的有所收敛,而是好像根本无视了我的存在,或者是妈妈和李思娃正在关键时刻顾不上我。

我适应光线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妈妈那一身显眼的白肉,岔开大腿躺在床上,在李思娃的小黑屁股的撞击下大白奶子随着晃荡。

“小志别着急啊,等我射到你妈的屄芯子里咱俩一块去尿尿,别着急你妈的屄舒服得很,我一会儿就射了”,李思娃说完这句话,紧紧地抱住妈妈白嫩的身子,不管是肉屌的管子还是卵子,都是一收一缩的往妈妈的肥屄里边输送着他的子孙。

而我听到李思娃的话,感觉天都要塌了,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不是因为什么狗屁李思娃,而是因为妈妈。

李思娃做出什么过分的我都不意外,我意外的是妈妈,当着儿子的面和别人肏屄,一位母亲肥屄里插著别人的大肉屌,丝毫不介意儿子的观看,而且肏屄的人满口脏话,妈妈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吗?

以前我不知道从哪里听过一句话,通往女人心里最近的道路是阴道,妈妈现在可能不止被李思娃用鸡巴把她的肥屄撬开了,也被李思娃的鸡巴把她心给撬开了。

咕叽——一声李思娃的肉屌从妈妈的屄里抽了出来,大量的白色浆液从妈妈的屄洞里流了出来,两人的屄毛鸡巴毛也是粘液弄得一塌糊涂。

妈妈好像这时候才注意到我,她的儿子正在看着她那刚被大鸡巴肏,还留着精液屄毛一塌糊涂屄洞还在蠕动的肥厚毛屄。

所以妈妈岔开的双腿合上了,回避了我的目光,但是可能合上之后,感觉屄上黏黏糊糊的难受,双腿又打开了,仿佛要把被精液屄水弄得黏黏糊糊的肥屄晾干。

“我去上个厕所”,气愤之下我离开了屋子。

李思娃跟在我后面,光着屁股什么也没穿,我也只是穿了一条内裤,反正大半夜的也没人看。

我是直奔后门的厕所,李思娃还是尿到了白天驴棚旁边的空地上。

因为我是去的厕所,距离要远一些,李思娃就尿在院子里,肯定是要比我速度快的,可是他却站在空地旁边等我一块回屋。

从屋子里出来,我们俩没说过一句话,我并不知道他等我想干什么,但是刚进屋我就知道了。

“大半夜的外面尿尿还真有点凉,你的骚屄好好暖暖我的鸡巴”

说完李思娃火急火燎的爬上床,扶著自己的大肉屌,刺进了妈妈的肥屄里边:“还是媳妇的屄芯子里边待着舒服”

“死鬼刚尿完你下边洗了吗”,妈妈看到迫不及到的李思娃问了一句。

“没事儿就是一丁点尿,我还能尿你屄芯子里边啊,再说了你不是还尿我身上过吗”,李思娃的肉棒刺进妈妈肉屄里边之后,大量的白浆被肉屌从妈妈的屄洞里边挤了出来,像乳白胶水一样,后来慢慢的又被大肉屌和肥屄摩擦成泡沫。

我终于明白李思娃在干什么了,他还是在报复嘲讽我。

你不是白天嫌弃我尿完没洗手喝水,嫌弃我用过的水瓢太脏吗?还冲洗半天,现在老子尿完的脏鸡巴,直接肏进你妈干净肥美的美屄里边,你能拿我怎么样啊,有本事你把你妈的肥屄,也弄到水龙头那里冲洗冲洗,把你妈沾到过我的尿的肉屄好好洗洗。

还有记的往你妈的屄上多倒点洗衣粉,好好的给你妈的肥屄揉一揉搓一搓。

我现在能怎么办呢,拿小刀过去一刀捅死他?可是妈妈爱上了李思娃的鸡巴,我捅死他之后妈妈可能会恨我一辈子。

是的妈妈爱上的是李思娃的鸡巴,因为我不认为妈妈会爱上李思娃本人。

爸爸永远离开了我,这一刻……妈妈也为了一条鸡巴抛弃了自己的亲儿子。

其实我以前挺看不惯那种哭鼻子的人,可是我感觉现在自己被丢弃背叛了,主要是被生命里最重要的妈妈丢弃背叛了,妈妈爱上了李思娃的大鸡巴抛弃了我。

床单蒙在头上趴在枕头上,并没有什么哀嚎,只是控制不住自己,不停的流着眼泪,到最后控制不住的抽搐哭泣。

以前老是听外公说什么规矩,不遵守规矩会丢面子,丢面子是很重要的事,有时候甚至需要用里子弥补面子,我总是嗤之以鼻,牺牲实际利益弥补外表的光鲜亮丽这不是傻子吗。

可是这一刻,我不就是想维护妈妈的面子,所以不能求助别人,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吗?

可就算我放下妈妈和李思娃的事情,还有小蕾……怎么办啊,大不了和李思娃那畜生同归于尽。

“小志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突然耳边传来妈妈温柔的话语,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掀开床单一看,妈妈披了一件衣服,趴在我的床边,皱着眉头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再也绷不住了,抱着妈妈就失声痛哭:“妈你别走……别走……别丢下我”

妈妈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妈不走……不走,也不会丢下你的,小志你放心,妈还想看着我们小志娶媳妇抱孙子呢”

不过我还是害怕失去妈妈,紧紧地抱着妈妈不放。

旁边看着这一幕母子亲情大戏的李思娃,心里想的完全不同。

我和妈妈拥抱的时候,妈妈披的衣服被我揉作一团,贴在妈妈后背,手臂拥抱的太紧怕妈妈喘不过来气,所以我松了几次,导致衣服直接掉到了地上。

所以现在李思娃看到的就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大奶肥臀妈妈,和一个只穿内裤的半大儿子,母子两个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儿子的胸膛把妈妈的大奶子都压扁了,妈妈肥屄还是屄水精液横流,刚刚被鸡巴肏过,而且儿子都看到了。

最刺激的是儿子和母亲赤裸拥抱,并没有邪念而是母亲对儿子的母爱。

李思娃感觉自己的肉棒涨硬的就像刚结婚的那段日子,慢慢的走近妈妈,在妈妈的大屁股上蹭了几下。

“李思娃你干什么呢,睡你的觉去吧”,感觉到屁股上的鸡巴,妈妈不耐烦地说训斥着李思娃。

“嘿嘿我不是看到你不高兴吗,我用大鸡巴肏肏你的屄,多顶一顶你屄芯子,让你高兴高兴”,现在李思娃满脑子想的都是,让妈妈拥抱着我一脸母爱,他在妈妈屁股后面肏妈妈肥屄的刺激场面。

妈妈跟我拥抱是稍微弯著腰的,所以即使妈妈不配合,李思娃还是很容易就把鸡巴肏进了妈妈的屄里边,享受着一脸母爱美妇的骚屄,特别是当着儿子的面。

不过随后被就妈妈一把推开了,妈妈本来就比李思娃高大很多,用力把李思娃推开,李思娃后退踉跄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小娟你怎么了,大肥屄忘了大鸡巴了吗,你的肉屄不是永远要和我的鸡巴连在一起的吗”,李思娃好像有些不敢相信,妈妈毫不客气的推开了他。

“那就是逗闷子的夫妻情话,你还当真了啊,再说了……好像你多厉害一样,是谁坚持不了多久就射了,银枪蜡头白长那么大……,今晚我陪陪小志,你自己睡吧”

被妈妈埋怨的李思娃,当着我的面被妈妈说他那方面不行,表情变得极其尴尬:“那……我就先睡了,你好好开导开导小志”

这时候李思娃一脸气愤的看着我,因为在妈妈背面,所以妈妈并没有看到李思娃一脸猥琐愤怒的样子。

不知抱着妈妈过了多久,我们母子终于分开了。

妈妈拿着卫生纸给我擦着眼泪:“行了不哭了,妈不会离开你的不会抛弃你,妈要看着你结婚生孩子,要不然当初不就让你和小蕾去你爷爷奶奶那里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妈妈和李思娃结婚这几个月晚上床上的表现,就好像被李思娃的大鸡巴肏服了一样,在床上对李思娃言听计从。

而妈妈刚才是更像欲求不满,嫌弃李思娃空有个大鸡巴,中看不中用。

所以刚才李思娃才会很尴尬狼狈。

我也想通了只要妈妈还是妈妈,李思娃和妈妈本来就是两口子,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主要是我以后要看着小蕾。

妈妈给我擦完眼泪之后,就在我的胸膛上,擦著刚才妈妈大奶子被挤压,奶头流在我胸前的奶水。

看着妈妈一对近在眼前的大奶子,我的面部有些发烫。

妈妈看着我调笑道:“还脸红了啊,小时候你可是不吃着妈妈的奶不睡觉的,时间不早了睡吧”

小床睡两个人也还可以,翻身之类的问题不大,我和妈妈面对面的侧躺。

虽然面对面侧躺更占地方,但是背靠背或者两个人朝一个方向,妈妈怕看不到我的脸不放心。

躺下之后,因为妈妈是比我高的,我的双腿还有些蜷缩,所以妈妈的一对大奶子就在我的脸前。

可能是刚才李思娃玩弄过,乳头还是勃起状态,上面还是油光水亮的,不知道是奶水还是口水。

我看着妈妈漂亮的奶子就在嘴边,我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然后掩耳盗铃般的闭上眼睛装睡。

“思娃把灯关了吧”,妈妈突然开口吓了我一跳,但并没责怪我舔她的奶头,只是让李思娃关灯。

关灯之后一个奶香四溢的小肉粒突然主动蹭到了我的嘴边,而且还在往前蹭。

我睁开眼睛,虽然关灯了但因为妈妈离的太近,看到妈妈扶著自己的大奶子,把乳头往我嘴里送,妈妈看到我睁开眼睛之后,赶紧就松开了自己的奶子,假装无事发生。

我看到妈妈的大奶子没妈妈的手扶著,奶头眼看要逃走,赶紧主动张嘴咬了上去,享受着小时候的甜蜜。

就在我吃着妈妈的奶子,准备进入梦乡的时候,听到了一些嘻嘻索索的声音,妈妈不知道在干嘛。

我睁眼一看,妈妈好像在擦自己的屄,毕竟刚才和李思娃肏过屄,妈妈的肥屄上边有很多精液屄水。

刚才因为气愤、悲愤、崩溃,我的鸡巴没什么大动静,现在看着妈妈在清理自己的肥屄有些蠢蠢欲动,但是当着妈妈的面我想把这股邪火压下去。

可是鸡巴硬了我自己也控制不了,我一个人睡得时候,鸡巴勃起穿内裤憋得难受就把鸡巴放出来,然后盖上床单。

可现在是和妈妈在一起,当着妈妈的面把勃起涨硬的鸡巴亮出来我还不敢。

妈妈在清理自己屄上粘液的时候,自然是看到了我胯下的反应,轻声说了一句:“人小鬼大勒的难受就放出来吧”

听到妈妈的话我如释重负,赶紧把硬的难受的鸡巴,从内裤中解放出来。

妈妈看了一眼我的鸡巴,没说什么就闭眼睡觉了。

而我心里想用鸡巴,做一些龌龊的事情,在妈妈白嫩的身体上蹭一蹭。

可是我和妈妈是侧身面对面的,这个姿势鸡巴是碰不到妈妈的,最多碰到妈妈的膝盖,那也得是妈妈的故意配合。

所以我扭来扭去的,换了几个动作,鸡巴就是碰不到妈妈,当然我的动作也没敢太大。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涨的梆硬的鸡巴上突然有一只柔软手握了上去,刺激的我一个激灵。

是妈妈的手,妈妈的手握住了我的鸡巴,我的亲生母亲用手握着我的鸡巴给我打手冲。

“小志长大了”,妈妈又是一句耳边的轻语,然后握住我的鸡巴轻轻的撸动。

妈妈亲手握着我的鸡巴,刺激的我没几下就射在了妈妈的肚子上。

“睡吧”,然后妈妈又亲手把我的鸡巴擦干净,也把我射在凉席和她身上的精液擦干净就睡了。

妈妈她还是我的妈妈。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