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思極恐的淫家 (6) 作者:39792ok

.

【細思極恐的淫家】 (本文源自真實事件,亂倫+綠)

作者:39792ok2021年5月6日發表於:sis001

第六章

教訓啊,真是血淋淋的教訓,我和小蕾的曖昧居然被李思娃發現了。

真是丟臉丟到家了,自己還天天說人家好色變態,這下好了被人家抓住了把柄,還有什麼臉說別人啊。

不過我倒是不擔心李思娃會告訴媽媽,甚至我感覺……他進來那一刻不像是要阻止我和小蕾,或者不單單是阻止,還有……別的意思。

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李思娃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我真的了解嗎?

最開始李思娃在我眼裡就是個路人,外公的幾個朋友之一,對我來說可有可無,小時候跟媽媽回娘家,李思娃在我眼裡就是一個土裡土氣的鄉巴佬,他的形象是偏負面的,但他又是外公的朋友,兩相平衡之下就是一個普通人,不好不壞的一個普通人。

之所以在我覺得他是個好色的變態,就是因為他娶了媽媽,天天肏媽媽的屄,在我眼裡他的形象怎麼會好得起來呢。

假如一個人在外面是個老實人,在家裡整天抱著自己的美嬌妻夜夜風流,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表現,如果這兩個場面都看到過的話,就會很容易的認為,老實是虛假的偽裝,而淫蕩好色才是實質。

我的錯誤就出現在這裡,一上來就認定李思娃肏了媽媽,必定是個變態好色之徒,對他整個人的判斷都來自變態好色這個原點,自然就和他真實的本人相差極大。

但是說到底人家是和媽媽結婚了,夫妻之間肏屄不是很正常的嘛。不潑冷水不會醒不撞南牆不回頭,沒被李思娃這次撞破我和小蕾的尷尬,我可能都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

幸運的是在村裡想了解一個人相對來說是很簡單的,畢竟有一堆大媽小媳婦兒的,天天閒著沒事就扯閒話,特別是李思娃這種老光棍娶了美嬌妻,那就更有話題了,通過這些家長里短的八卦,我知道李思娃是個什麼樣的人。

李思娃的父親去世得早,算是和母親相依為命,因為家境貧困個子矮小,所以想娶媳婦很難。

還有他沒有父親,自然會有一些有形和無形的排擠和欺負,如果個頭大一些還能反抗,可惜他是小矮子一個。

老實和懦弱這兩種性格其實是很接近的,或者說老實是懦弱的一種外在偽裝,對外說就是自己是個老實人不跟別人計較,不是自己太軟蛋。但是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心裡清楚自己就是受欺負的出氣包,所以成年之後這方面就變的很敏感。

不過性格再敏感,一直以來的老實和懦弱也早已定型了,不會像脾氣暴躁的人一點就炸,可能更多地還是忍受再忍受,最後……爆發。

最早是狗山子偷東西,畢竟他家裡孤兒寡母的容易得手,結果被李思娃發現後打了個半死,村裡人第一次看到這個老實人發怒是什麼樣的,狗山子差點就被打死了,然後村民對他才有了點尊重。

之後又跟別人發生了好幾次衝突,差不多都是別人已經習慣欺負他了,李思娃情緒爆發後狠狠地反擊,經過幾次衝突之後終於能和大家正常相處了,跟別人拚命的目的,僅僅就是想不受欺負的正常相處而已。

不過成年後沒多久他母親也去世了,家裡就剩下他一個人,他也到了該娶媳婦的年紀,但是人又瘦又矮,家裡窮還沒父母,沒人願意嫁給他。

雖然說起來不好聽,但家裡沒老人現在看來也未必不是一種優勢,至少沒有老人要贍養,李思娃本身也沒有什麼不良愛好,既不嫖也不賭,抽菸是自己卷的,偶爾喝點小酒僅此而已。鄉下人也買不了什麼東西,你想啊之前這人連牙膏牙刷都不用買,生活成本得多低。

之後的一些年裡他努力幹活攢下了一筆錢,人都是很現實的,城裡和鄉下都是如此,李思娃一有點錢立馬就有人主動給他說親了。

但是當時李思娃已經四十多了,媒人介紹的自然也是年齡差不多的女人,當然基本都是結過婚的,並且大多都帶著孩子。

跟早些年不一樣,當初女方一般都看男人長得俊不俊結不結實人好不好,這些年男方有沒有錢開始變得越來越重要。

這時候李思娃的心態就不一樣了,既然自己手裡有點錢為什麼不找一個年輕的姑娘呢,自己從小讓人看不起,之後苦了這麼多年,到頭來還只能娶這些半老的村姑,憑什麼?這些村姑帶著孩子就不說了,很多甚至年齡比他還大,都不知道還能不能生娃娶回家幹嘛,所以也就一直沒娶媳婦。

後來還揚言說要去買一個黃花閨女,讓村裡人看看自己多能耐多有本事。

之後她們誰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李思娃突然就跟媽媽結婚了。雖然媽媽長得很漂亮,但他連著剋死兩個男人鬧得沸沸揚揚,這是一朵有毒的鮮花,李思娃可是獨苗一根,他就不怕被剋死,不怕絕後了?到底怎麼回事她們想不明白更說不明白,總之媽媽跟李思娃之間一定有貓膩。

所以其實李思娃對別人的話語和不尊重不是不在意,而是非常在意,他是一個敏感且自卑的人。

而我……從到他家裡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居高臨下的看不起他,可能這對於李思娃來說並不是什麼熊孩子鬧情緒,而是……持續幾個月的侮辱,畢竟單純的敵對情緒和看不起嫌棄是不一樣的。

我突然好像明白李思娃為什麼會跟我翻臉了,我刺痛了他的敏感神經,所以他要打擊報復我,我越是生氣他就越高興,一定是這樣的。

可悲的是我除了約束自己不要太生氣別的毫無辦法,我做什麼都很難影響到他,我是有看不起他,但他可能也是看不起我的。

就像對於嫪毐來說,始皇帝有多大的功績並不重要,別說統一六國了,哪怕統一了地球,嫪毐心裡對始皇帝也不會有什麼敬畏。

你所謂的尊貴母親,只是我胯下的浪蕩母狗,你是從母狗的屄裡邊出來的,被雞巴從你媽的屄里肏出來的,這種情況下怎麼可能尊重的起來。

所以父親到底是指是生了你的人,還是指現在肏你媽媽的那個人?我想更多的情況下是指肏媽媽屄的那個人,畢竟你再怎麼跳也是這個屄生出來的,而自己雞巴能肏這個屄,這樣面對兒子才會有氣勢,就像他對我那樣。

並且他對小蕾也有齷齪心思,這也是報復嗎?

晚上像平常一樣,我把頭蒙進被子裡睡覺,儘量不去聽屋子裡李思娃肏媽媽的聲音,但今天那聲音怎麼格外的清楚?李思娃像狗一樣哈哈地喘著氣,啪啪的聲響混合著滋滋的吃奶聲,卷著李思娃嘴裡的髒話和媽媽粗重的呼吸,就像針一樣刺進被窩裡,在我腦子裡自動形成了一幅我已經看過好多次的畫面,再刺進我的心裡。閉上眼睛父親和李思娃的面孔在我的腦海不斷的出現,有時候交替著,有時候又一起出現,這一晚我失眠了。

接下來幾天也沒什麼事,李思娃的暴露癖好像常態化了,可能是小蕾也已經習慣了,所以反而沒出事端,但是我總是感覺哪裡不對勁。

「小蕾啊,前幾天下午你和小志幹嘛呢?」

李思娃從床上起來打著哈欠,穿著內褲拖鞋從大床走向沙發,恬著臉坐在了小蕾旁邊。

媽媽剛進小學比較忙,吃完午飯就回學校了,家裡只有我們三個,當然不算丫丫的話。

天熱的時候下午兩點半才上課,所以小蕾的中午時間還算充足,能在家看一會兒電視。

「哪天下午啊?」天真的小蕾並沒有意識到李思娃在問什麼。

「就是你和小志光著屁股抱在一起那天啊」李思娃笑眯眯的看著小蕾。

這老傢伙又來了煩不煩啊,「中午洗的衣服應該乾了,小蕾你去把衣服收進來吧」

小蕾不太會撒謊,本來紅著小臉兒不知道怎麼回答,聽到我的解圍就趕緊出去了。

小蕾出屋門後,李思娃猥瑣的摸著自己的雞巴,神神秘秘的跟我說道:「嘿嘿小志啊,只要你稍微配合一下,叔我馬上讓你如願以償」

這話讓我聽的莫名其妙,我有什麼願啊?你還讓我如願以償,你是要原地暴斃還是動手閹了自己?我可不認為李思娃會這麼干,他如果抽風真要自殺我可能還要攔著,弄不好又要傳言媽媽剋死人了。

雖然我不知道李思娃要幹什麼,但看他那猥瑣的樣子,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衣服放床上不用疊,小蕾過來李叔有話跟你說」

小蕾拿著衣服進來放到了床上,準備疊的時候被李思娃叫到了,扭捏著走了過來。

「跟叔說說你們用我刮鬍刀幹嘛啊?」,李思娃這時候笑眯眯的,就像自己孩子調皮亂用父親的東西,被父親發現了一樣。

其實挺好回答的,我只要說自己有鬍子,想試試刮鬍刀就行,但是我低估了李思娃的精明。

小蕾本來就緊張,被李思娃問了之後就更緊張了,下意識看了一眼李思娃內褲邊緣的雞巴毛。

「小蕾是想刮屄毛吧」,看到小蕾的眼神,李思娃大概就明白了。

「啊——你怎麼知道的」,單純的小蕾馬上就承認了。

這時候李思娃只是呵呵笑著:「我們小蕾的小屄不是沒毛嗎?」

「所以……想刮一下長上來,不知道叔你有什麼辦法嗎?」,小蕾低頭扣著自己的手指聲音很小。

「辦法我當然有,不過要對症下藥,就像大夫診脈一樣,我總要知道你的下面不長毛的具體情況吧,得讓叔仔細看看」

我還以為李思娃有什麼改變,結果三句話不到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不過我還不好去阻止,主要是小蕾對屄毛真的很在意,而且我前幾天也看過她下面,難道去跟她說只能給我看,不能給李思娃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小蕾慢慢的脫掉褲子,那白嫩的饅頭屄就再次出現了。

看到小蕾白嫩的小屄,我一下子覺得心跳加速,而李思娃下意識的就想伸手去摸,不過馬上意識到不太好,手掌就變為手指,指著小蕾的腿間說道:「外面是看著乾淨沒毛,你把你的屄縫掰開我看一下,說不定裡邊有毛的」

看到李思娃裝慈父我就噁心,看著小蕾的屄還擺出一副關愛小輩的樣子,但是我暫時也不打算阻止,小蕾當著我的面問,總比背著我單獨找李思娃更好,小蕾下面到底怎麼回事,我看你能說出什麼花兒來。

然後小蕾就和那天下午一樣,自己掰開自己的無毛饅頭屄,儘量讓別人看清楚。

李思娃看著這白嫩的小屄,最後盯著那下面的一個小口子裡看,像是要把她看透一樣:「還真的沒有一根毛,我倒是有個辦法,不過我得先試一下,看是不是你年齡的原因」

「怎麼試啊」,小蕾也不知道是不是年齡的原因,聽到能試很高興。

李思娃興奮地說道:「這個測試需要別人幫你,我……我手笨還是讓小志來吧」

出乎我的意料,李思娃居然沒親自上陣而是讓我來,我有些疑惑:「你想怎麼測試?」

「很簡單的,小志你吸著小蕾的奶子,一隻手捏著小蕾的屄豆子,小蕾你要全身放鬆,多去感受你哥的嘴和手,一會兒你就知道不長屄毛,是不是因為年齡的問題了」

李思娃在手舞足蹈的比划著,我和小蕾應該怎麼樣,不知道安的什麼心。還是那句話,走一步算一步,看你是什麼打算。

「什麼是……屄豆子?」,奶子頭小蕾知道,屄豆子小蕾並不明白。

李思娃聽到小蕾的疑問很興奮,本來鼓鼓囊囊的襠部有些蠢蠢欲動。

「你不明白什麼是屄豆子啊,你掰著你的小屄別動我給你介紹介紹,小志你也過來學學」

這個時候我和李思娃並排坐在沙發上,小蕾站在我們面前光著屁股,兩隻手掰開自己的饅頭屄,等著李思娃的生理課。

「小蕾你現在兩隻手掰著的,就是你自己的屄梆子,就跟床梆子一樣是床的邊,屄梆子就是屄的邊,中間的兩條小嫩肉叫屄嘴,就是你聽別人罵人的那個屄嘴,你看你的小屄是不是像一張小嘴,屄嘴最上邊的小肉疙瘩就是屄豆子,你還小不明顯,你媽的屄豆子就很大顆,屄嘴也比你的厚實很多,屄嘴中間就是屄洞,生娃娃就是從屄洞裡生出來的,你和小志就是從你媽的屄洞裡爬出來的,屄洞裡邊就是屄芯子明白了吧」,李思娃指著小蕾的粉嫩小屄越說越興奮,慢慢的雞巴把內褲頂了起來。

說實話別的還好,李思娃說我和小蕾是從媽媽屄洞裡爬出來的時候,我跟小蕾有些尷尬,更尷尬的是我的雞巴也硬了,脹脹的包在內褲里。

李思娃介紹完之後,我和小蕾愣著沒動,畢竟有人看著呢。

這時候李思娃反而急了:「趕緊的別愣著了,小蕾再耽擱時間你就要遲到了,你還想不想要屄毛了?」

屄毛問題是小蕾的心病,見我不好意思,直接幫我脫掉褲子,褲子一脫下來,我的雞巴脫離了束縛,上下彈了好幾下,最後硬挺挺的翹著。

為了方便我吃奶子,小蕾也不撩上衣了,乾脆脫了個精光,然後閉上了眼睛,一副任人處置的樣子。

我感覺渾身燥熱,算了硬著頭皮上吧,看看李思娃憋著什麼壞。

我張開嘴輕輕地咬上了小蕾的粉奶頭,像丫丫吃媽媽的奶那樣,吮吸著不存在的奶水,說實話我並沒有多投入,因為旁邊李思娃看著呢。

不過我沒投入不代表小蕾沒投入,不知不覺小蕾就抱著我的雙肩了。

小蕾突然抱著我,我的身體有些僵硬,轉動著眼球看了一眼小蕾雪白手臂,順便看了一眼沙發上的李思娃。

李思娃金刀大馬的坐在沙發上,內褲早已被碩大的肉屌挑到了一邊,雙手在自己肉屌之上緩慢擼動著,看到我在看他提醒了我一句:「別光吸奶子啊小志,還有屄豆子呢」

他到底想幹嘛啊?真就為了我好?我不相信……。

我看了一眼小蕾,還是紅著小臉閉著眼睛,眼皮有些輕微的抖動她很緊張。

小蕾的屄梆子軟乎光滑有點彈彈的,樣子像熱乎乎的白饅頭,只不過這小白饅頭被人從中間劈了一刀,劈開之後把白饅頭中間的鮮美肉餡漏了出來。

我忍不住想要去摸這個熱乎乎的饅頭,把手放在了小蕾白嫩軟彈的屄梆子上,不光樣子長得像,這摸起來的感覺也像是剛出爐的白饅頭,柔軟中帶著彈性。

受到刺激的小蕾雙腿繃直了,小屄就像河蚌那樣合了起來,兩個鼓鼓的屄梆子受雙腿的擠壓,把屄豆子連同整個小屄包得嚴絲合縫,只留下一條細細的肉縫。

「小志屄豆子在裡邊,你手要扣進去,扣到小蕾的屄裡邊才能捏住屄豆子」,這個時候李思娃伸著脖子看著我的手和小蕾的屄。

既然都到了這一步了還猶豫什麼,手指慢慢順著那條肉縫鑽了進去,被軟乎乎的屄肉夾著很舒服,然後慢慢的摸索她的屄豆子。

「嗯……哥你……」

當我摸到李思娃所說的小蕾屄嘴的時候,小蕾開始渾身發抖,好像要說什麼,但是又說不清楚,而且屄嘴附近也變得濕乎乎的。

因為小蕾的屄豆子和屄嘴太小,再加上被軟軟屄肉裹起來了,所以我需要仔細摸一下確認,一不小心中指輕輕一壓,指尖好像陷進一個濕滑溫熱的地方。

「啊……」,在我中指進入的一瞬間,小蕾尖叫一聲小屁股有些往後退。

我知道手指可能捅到小蕾的屄洞了,我趕緊把手指抽出來,回憶剛才看的小蕾下面的結構,用中指沿著她的屄嘴往上摸,最後摸到了那一團小小的肉疙瘩,那一定就是小蕾的屄豆子,拿手指和中指去捏屄洞上的那團小疙瘩。

捏住的一瞬間,小蕾發抖著夾緊了大腿,緊到我的手都沒法動了,鬆開手指的同時小蕾也放鬆了大腿,如同泄了氣的皮球,再一捏住小蕾就又跟剛才那樣夾得緊緊的,仿佛那是控制小蕾身體的開關一樣。

隨著我吸舔著小蕾的奶子,還有手指把玩著她的屄豆子,小蕾開始無意識的整個身體往我身上蹭。

而李思娃還是一臉興奮的看著我和小蕾擼著自己漲硬的肉屌。

就在這過程里,我的龜頭老是碰到我的手背,我躲了好幾次還是容易碰到。

躲著躲著我發現,是小蕾扭動著小屁股故意往我身上湊,所以我的雞巴老是碰到我的手背。

我看李思娃那個老傢伙還是興奮的看著我和小蕾擼自己的雞巴好像也沒什麼行動,算了還是讓小蕾上學去吧,再這樣下去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想肏小蕾的屄了。

結果我剛把手拿開,我漲硬的肉棒就撞上了一團軟肉,我低頭一看我的龜頭撞倒了小蕾白饅頭一樣的屄梆子上了,準確的說是小蕾的屄梆子撞上了我的雞巴。

所以剛才小蕾故意把屄往我雞巴上撞,因為我的手在小蕾的屄上捏屄豆子被擋著了,所以雞巴撞上了我的手背。

這時候我感到有人拉了拉我的衣角,不用想也是李思娃。

小蕾是閉著眼睛的,李思娃沖我比划著,一隻手食指和中指比划著向前頂的動作一臉的賤笑,另一隻手握著自己的肉屌。

到這裡我才明白李思娃說的如我所願是什麼,他以為我想肏了小蕾,所以要好心幫我一把?

得了吧他那是為了他自己,如果我肏了小蕾,就沒資格阻止他肏小蕾了,畢竟你自己都肏了親妹妹,還有什麼資格指責別人好色變態,他這是要把我拉下水啊。

這樣既沒有強迫小蕾,也順便把我拉到一個陣營真是一石二鳥。

這時候小蕾的屄還是往我雞巴上蹭,有好幾次我的雞巴都頂開屄梆子了,只不過沒有頂進屄洞裡把我嚇了一跳。

我趕緊使勁兒的掐了一下小蕾另一個硬起來的奶子頭。

奶頭上舒服的刺激變為劇痛,迫使小蕾睜開眼睛怒道:「哥你幹嘛掐我啊」

剛才還一臉春情馬上就變了,氣呼呼的瞪著我,然後低頭看看自己的奶頭有沒有被我掐壞,自己還揉了兩下。

「主要是時間不早了,我怕你遲到」

小蕾看了一下時間,確實已經兩點多了,所以趕緊穿衣服,然後問李思娃:「李叔怎麼樣啊,是不是年齡的問題」

李思娃整個人都傻了,沒想到我關鍵時刻竟然撤了,小蕾也穿上了衣服,他堅硬的雞巴瞬間就軟了下來,一隻手握住雞巴快速擼了幾次想挽救一下:「啊是這樣的,你的奶子和屄很舒服的話,那就說明你已經到了該長屄毛的年齡,你的小屄剛才還有屄水,這更證明你的年齡夠了,不長屄毛是別的原因」

聽到這個小蕾失望的表情一下子浮到了臉上,默默點了點頭就去上學了,只留下了我和李思娃。

兩個人都沒說什麼,李思娃上廁所去了,我去洗了個手。

說實話李思娃的想法挺有誘惑力的,但是我的心裡對他有一股氣,一股發不出來的悶氣,不想讓李思娃占到小蕾的便宜。

晚上的時候媽媽和李思娃又開始了例行公事。

不過不同於以往,今晚聲音很奇怪。

我隱隱約約能看到,李思娃光著身體在媽媽白嫩豐滿的身體上起伏著,不過速度很慢有點束手束腳的。

「小娟啊你屁股別亂動,別夾的那麼緊放鬆點,小娟別……你屁股別動讓李叔來動,我不是說了你屁股別動的嗎……不行了……騷屄太舒服了」

然後李思娃就抱著媽媽一陣的呼哧帶喘射精了,之後李思娃還有些埋怨的說道:「不是說了讓你屁股別亂動,我來動的嗎」

「我就稍微動了一下,要不……要不再來一次?」

「哦那……那我試試」,肏進去沒幾下就射了,李思娃有點掛不住臉。

然後我就看到李思娃爬到媽媽身上,雙手捏著媽媽的大白奶子,伴隨著滋滋的聲音,應該是在吸舔媽媽的奶頭。

李思娃吃了一會兒奶,媽媽說話了:「好了沒,不行就算了吧」

「別著急啊,馬上就好」,雖然李思娃說自己不著急,但是語氣明顯很著急。

就在我等著後續的時候,咔噠——一聲燈被拉開了,雖然我蒙著頭睡的,但剛才偷看的時候,床單弄了一條縫隙,這時候明顯有光線。

「小志啊你上廁所嗎?」

這李思娃什麼意思啊?又想當著我的面肏我媽的屄氣我,老子才不上這個當呢。

有句話叫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我就裝睡他還能把我硬拉起來?

「小志你媽的帶毛肥屄,被我肏的屄水太多,給我們拿點紙過來,你媽的屄水都流到床上了」

「還有你媽的奶水噴得到處都是,不信你看看啊」

「小娟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屄毛被涼蓆夾到了,屄毛被硬薅下來疼嗎」

「小志你媽的屄毛被涼蓆薅下來,屄上都流血了」

……

李思娃各種不堪入耳的話鑽入我的耳朵,我只能在心裡默念,他們是夫妻……他們是夫妻……他們是夫妻……。

不一會兒可能看到我沒反應,李思娃也不說話了燈也滅了,我偷偷看了一下,媽媽和李思娃一人一條單子,兩個人背對背的躺在大床上。

見他們沒動靜了,我走到媽媽床頭那,去拉燈的開關,打算開燈出去上個廁所。

走近了發現媽媽眼睛是睜著的,而且還在看著我,我過去把燈拉開看了她一眼,媽媽發現我也在看她,轉過身去睡了。

我出屋門之後,發現李思娃跟在我屁股後面,到了後門外說道:「其實剛才不怪我,是你媽的屄太舒服了,所以我才射到你媽的屄里了,我保證給你媽的騷屄肏出個弟弟,就跟你一樣也從你媽的肥屄里出來的娃」

我現在恨不得把他按到廁所的糞坑裡,但我知道他就喜歡看我氣憤的樣子所以我要忍。

跟當初他嘲諷我不一樣,我瞄了一下李思娃撒尿的雞巴,就像被打了農藥的大青蟲那樣軟趴趴的毫無生氣。

而我的雞巴像根旗杆一樣高高豎起,頂端的那面大紅旗從內褲腰部的鬆緊帶里鑽了出來,我脫下內褲,按住翹起來的雞巴,一股股的尿射得滋滋作響。

可能是看到我的堅硬的大屌,李思娃有些不服氣,抖了幾下軟趴趴的雞巴。

「叔你多注意身體啊」,看來你也不是金槍不倒嘛,本來想看到我氣的跳腳,結果卻被我嘲諷了。

「啊?……哦」,李思娃像是被我戳中了痛處,一下子沒了剛才的神氣。

之後我們兩個人就沒有再說話,回屋關燈睡覺。

接下來幾天晚上的時候李思娃跟媽媽肏屄,總是很快就不行了,要麼三兩下就繳槍了,有時候甚至硬不起來。

對嘛這才是上年紀的人應該的表現,最好永遠硬不起來了,省的出來噁心人。

這天中午快吃飯前,媽媽讓我去胖大爺家把拖拉機開回來,關於這個話題媽媽和李思娃爭吵了好幾天了。

李思娃家裡是沒地方放拖拉機的,直接放院子裡淋雨,那車沒幾年估計就銹爛了,所以拖拉機一直放在胖大爺家裡,人家家裡以前有個車棚能放得下。

李思娃認為大家都是朋友,放誰那裡都一樣,不必非要弄回自己家。

媽媽覺得拖拉機是個值錢的物件,老放別人家裡不合適,還是開回自己家的好,怕淋雨就弄個塑料布蓋上。

看情況這是媽媽贏了,他怎麼會聽媽媽的,我有個奇怪的想法,李思娃該不會是輸在了床上吧?

「趕緊早去早回吧」,媽媽在圍裙上擦著洗菜的手跟我說道。

「什麼早去早回啊,小志中午怕是回不來,肯定會被胖子留下的」,媽媽剛說完李思娃接過了話頭。

看來李思娃是真的同意把拖拉機開回來了。

大中午的街上幾乎沒人,怪不得農村有個說法,夏天的中午和午夜單獨去野地都有一種恐怖感,因為都沒有人氣,中午就像亮堂的夜晚沒有一個人。

李思娃家在村邊,胖大爺家在另一頭,因為天熱所以我走得很快,大概五分鍾就到了。

胖大爺家前邊是兩扇大鐵門,而且旁邊的牆面上是貼的白色瓷磚,大門最上邊貼著「家和萬事興」五個大字。

大鐵門邊上還有一個小門,一般大門是不開的,過人的話小門就夠了,家裡有人在小門是不鎖的一推就開,但出於禮貌我還是輕輕敲了兩下,然後就聽到了腳步聲。

「進來吧」,是胖大爺的聲音。

就在我要把門推開的時候門自己開了,眼前出現了一個年輕人白白胖胖的,手裡搬著一個凳子:「你坐……你坐……」

這個年輕人是胖大爺的小兒子叫小輝,二十多歲是個傻子,據說小時候發燒燒壞了腦子,之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現在可能是覺得我是客人,所以搬了個凳子讓我坐,但是哪有讓客人坐大門口的啊,真是個傻子。

「小輝是誰啊,你讓人家進來啊,你別堵在門口」,可能是怕小輝嚇到不熟悉的人胖大爺說道。

「弟弟……弟弟……」,小輝指著我向胖大爺說道。

胖大爺可能也是準備做飯,在水龍頭旁邊洗菜呢,抬頭一看是我笑呵呵的:「原來是小志啊,小輝這是你小志弟弟你不是見過嗎,你搬著凳子讓人家進屋坐,小志你先進屋歇著,我讓你嬸子炒幾個好菜」

「胖伯伯別忙了,我家要用車所以我來開回去,我媽還等著我回去吃飯呢就不多留了」,胖大爺姓趙,我直接叫的胖伯伯,因為胖不是貶義詞至少這裡不是,村裡能吃的特別胖,也是一種經濟實力的象徵,他老婆我就直接叫趙嬸,畢竟人家並不胖。

一聽我要回去胖大爺不幹了,放下手裡的青椒跟我說道:「什麼回去啊,都這點了來了不吃飯就走?小輝可別讓你弟跑了啊」

小輝聽到之後直接把住大門,一副誓死也不讓我走的樣子,我只能隨著小輝進屋去了,進屋之後看到沙發上有一對母子。

「小志來了啊坐,我去給你拿冰棍」

說話的是胖大爺的大兒媳,年紀跟媽媽差不多,兒子叫趙帥也在村裡上學,跟小蕾是同班同學。

「嬸子……不不……嫂子你別忙了,我一會就走了」,看到她跟我媽差不多年紀,兒子也都跟我差不多大了,我下意識的叫她嬸子,話說出口才發現叫錯了。

胖大爺家是有冰箱的,因為胖大爺以前殺過豬,村裡殺豬的一般都兼賣熟鹵肉,所以需要冰箱。

只不過兩個兒子都沒繼承手藝,大兒子趙祖光去城裡上班了,小兒子趙祖輝是這個樣子,所以就沒有繼續幹下去。

「拿著吧再推我可生氣了啊」,見我有些推辭,光嫂直接把冰棍塞到了我手裡。

小帥和小輝這叔侄倆一人一根冰棍,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我和光嫂也不太熟,我拿著冰棍坐沙發上別提多尷尬了。

不一會胖大爺就光著膀子,穿一個大褲衩進來了:「冰箱裡還有些涼啤酒,剛好小志你來了,陪我喝兩口」

然後哐哐哐的從冰箱裡拿出六七瓶啤酒,這……這是真不讓我走了啊。

「你就陪他喝點,啤酒沒事兒的」,這時候趙嬸也端著菜進來了。

本來我想著趙嬸會不讓我喝的,沒想到她也沒反對,算了啤酒又不是白酒喝點也沒事。

看到媳婦沒反對,胖大爺直接開了兩瓶倒進杯子裡了:「來來來小志,我給你滿上」

「飯都不吃了就喝酒啊,小志別聽他的先吃飯」,趙嬸看到胖大爺不吃飯就喝酒有些不滿。

「你嬸子說得對咱們先吃飯,咱們喝酒的一桌,他們不喝酒的一桌」,胖大爺很聰明,知道大家湊一桌吃飯,這酒很可能喝不成。

再一個我跟趙嬸和光嫂她們都不熟,相對來說跟胖大爺在一塊會更自在一些,胖大爺也看出來了,所以分了兩個桌子。

「來使勁吃別客氣,就跟自己家一樣」,胖大爺遞給我一個饅頭。

我和胖大爺的桌子上四個菜,涼拌黃瓜、豬頭肉、青椒炒肉絲還有個油炸花生米,不過豬頭肉是一個小盆裝的分量很足,菜看似不多但起手很豐盛了。

另一邊趙嬸她們的桌上,只是多了個青菜雞蛋湯,沒有黃瓜花生米這種下酒菜。

都到了這個地步了還推辭客氣什麼,那就吃唄。

香噴噴的豬頭肉配上軟綿香甜的大饅頭,吃起來還真是特別的爽,然後再配上冰爽的啤酒夠勁兒,其實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大口喝酒,但我發現自己挺喜歡這種感覺的。

以前我偷偷喝過我爸的酒,偷喝的是啤酒因為白酒我一聞味兒就受不了,以為啤酒很甜跟汽水一樣,結果到了嘴裡是苦的,所以我後來都沒碰過酒,沒想到夏天冰啤酒還是挺爽的。

「肉肉……要吃肉肉……」,另一張桌子上小輝是拿筷子直接再盤子裡戳,好像並不會用筷子。

光嫂看了趙嬸一眼,趙嬸趕忙拍了一下小輝拿著筷子舞動的手:「別亂動我給你夾」

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別看胖大爺家裡條件好,但人家也有自己的難處。

趙嬸她們那一桌很快就吃完了,嫂子和小帥也要回家了。

大兒子和胖大爺已經分家了,外面蓋的有新房子,只是老大常年不在家,家裡就母子兩個人,所以吃飯乾脆回老家湊一塊兒了。

我本來不想喝太多的,但是胖大爺一看我杯子裡的酒不滿,立馬就會給我添滿,然後跟我說著他年輕時候的事情,一直這樣不停我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胖叔下午四點涼快的時候,各個隊長要去村委會開會,您還是少喝一點吧」

就在我不知道怎麼脫身的時候,來了個三四十歲的中年人輕輕敲了一下門,就聽到胖大爺跟我吹牛的聲音,然後進屋說是讓胖大爺下午去村委會開會,說完他就走了。

我這時候肚子有些撐,借這個機會我還是趁機溜了吧:「胖伯伯你下午還有事兒,那我就先回去了」

「誒,你著什麼急啊,下午的會早著呢,咱爺倆再喝會兒」,這胖大爺是真喜歡喝啊,我懷疑當初在我外公家喝酒,說聚一聚就是胖大爺的主意。

「你看嬸子都午睡了,我們喝酒聲音太大……這不太合適吧」,我和胖大爺從屋子裡出來的時候院子裡靜悄悄的,別人早就吃完飯午睡了。

「那倒也是喝了酒說話聲音大小控制不住,你去發動吧我幫你把大門打開」,然後胖大爺穿著拖鞋大褲衩,在一陣轟隆隆的鐵門震動中把大門推開了。

手扶拖拉機發動機器還是挺沉的,不過好在是夏天機器熱好發動,我第一次搖動柴油機的黑煙就騰騰騰的發動成功了。

「胖伯伯那我就回去了,你不用送我」,拖拉機開出大門之後,胖大爺也跟著送到了門外。

「你路上開慢點,以後常過來玩,坐子底下有冰棍,啤酒想喝來家裡」,本身拖拉機噪音就很大,說太多怕我聽不清楚,胖大爺交代了兩句跟我揮了揮手,回去關大門了。

這點啤酒還真喝的我有點暈,不過好在拖拉機跑得不快,街上也沒什麼人,很快我就把拖拉機開到自家院子裡了。

就在我要進屋跟媽媽說一聲的時候,想起了胖大爺的冰棍,打開座椅的木板,下面是一個塑料袋裡邊有五根冰棍。

我記得拖拉機座椅下面應該是有一個工具包的,裡面有扳手、鉗子、螺絲什麼的,可能是工具包太髒,胖大爺要放冰棍就拿出來了。

按說以後再去拿也行,但是現在也閒著沒事,但這會兒就去拿回來,人家都午睡了,拖拉機的動靜太大,反正也不遠走過去就行了。

中午的太陽真的很毒辣,短短的一來一回,我感覺剛才喝的一肚子啤酒,現在已經全部變成汗水又出來了。

再次來到他家的大鐵門前,我不想把聲音弄太大,畢竟大中午的都在午睡,咣咣咣的敲門很惹人厭煩。

不過我的手剛放到小門上,小門就被我推開一條縫隙,胖大爺忘關門了?

我看了一下客廳,幾個空啤酒瓶還在沒人收拾。

村裡人家房子格局都差不多,所謂的客廳其實是大兒子以前結婚的婚房,不過人家搬走了現在變客廳了,位置大概對應我們家現在的客廳(臥室)。

我只是在客廳看了一眼,別的屋子我也不敢亂進,不過好在胖大爺在院子裡沒在屋子裡。

就在我看到胖大爺準備打招呼的時候,發現大爺有點不對勁,站在窗戶旁邊把大褲衩給脫了一半露著半個屁股,雙手在身前不停的動作好像在幹什麼,胖大爺怎麼站在自家窗戶前撒尿啊?就是不去廁所,起碼也得找塊空地不是。

但是隨即我就想起來了,媽媽結婚那晚胖大爺對著媽媽的奶子擼雞巴,當時他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難道大兒子長時間不在家,胖大爺跟他兒媳婦……,畢竟鬧洞房的時候,他說過兒媳婦奶水的事兒,難不成是胖大爺在偷看他兒媳婦洗澡?

因為胖大爺站的地方比較偏,在大門口是看不到的,就類似李思娃家驢棚的位置,從大門口看會被廚房擋著視線。

我慢慢的退回到大門口打算重新敲門,不過看到了旁邊的樓梯,我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宅子雖然大體一樣,但是細節上還是有差別的。

簡單地說就是胖大爺家的廚房占地更大一些,沒有留下李思娃經常尿尿的那片空地,胖大爺現在站的位置就是驢棚的位置,只不過李思娃家驢棚後面就什麼都沒了,胖大爺家是三間平房,我只要爬上廚房房頂就知道胖大爺在看什麼了。

為了不發出聲音,我把拖鞋拿在手裡,光著腳上了樓梯,到了屋頂滾燙的水泥面,燙的我腳底板發疼差點叫出聲,怪不得這鬼天氣沒人上房頂。

躡手躡腳的走到廚房的邊緣,這時候我離胖大爺非常近幾乎就在他頭頂,這麼近的距離我肯定不能傻傻的站著。

我趴在房頂只露出頭來,這時候拖鞋的作用就來了,如果直接趴房頂被曬的滾燙的水泥面還不把我燙熟了啊,所以兩隻拖鞋一隻在膝蓋一隻墊在胸口,別的位置可以不接觸房頂,正好旁邊還有幾盆仙人掌可以擋著我的頭,忙活了一陣終於搞定了。

首先看到的就是,胖大爺一臉激動的樣子擼動著自己漲硬的肉屌,另一隻手拿著一條毛巾。

透過窗戶往屋子裡看,出乎我意料的是裡邊不是胖大爺的兒媳在洗澡,而是小輝在肏屄。

小輝長得跟胖大爺很像也是胖胖的,只不過這時候脫光了像一隻大白豬。

我倒是聽說過,胖大爺正張羅著給小輝買一個媳婦,這個女人可能就是了。

小輝人是傻乎乎的,那方面也不知道正不正常,現在看來命根子沒有問題。

以前我聽說過,新媳婦買回來之後也不是立馬就結婚的,而是要先調教幾個月,通俗的講就是關起來肏屄肏幾個月,如果直接肏懷孕就更好了,有些不聽話的還會被打。

但畢竟那是個人不是牲口,人是會想辦法跑的,所以要儘量降低損失,反正喜事辦沒辦都要肏屄,不如先玩幾個月的時間,最好是肏懷孕之後再辦喜事,一個是懷孕後新娘不容易跑,另一個是即使肏屄調教期間跑了,反正喜事也還沒辦也會省下很多錢。

這是主要防著那種,歡天喜地的把喜事辦了結果新娘跑了,那到時候就是錢也花了人也跑了新娘的一根手指還沒碰到,那他媽的就虧大了,是為了防著以前放鴿子騙錢的人。

現在小輝可能就是在調教自己媳婦,幾個月之後就要結婚了,因為小輝太傻所以胖大爺在外面看著?

我仔細看了一下小輝胯下的女人身材豐滿,渾身肉鼓鼓的,披散著頭髮面容有些看不清,兩顆肥碩的奶子小輝一手抓著一個,不緊不慢的一下一下挺著雞巴,往女人的屄裡邊頂。

怎麼會這樣?我以為自己看錯了,那是一個身材豐滿的女人,看起來像是……光嫂?小輝居然肏了自己的親嫂子?肏了小帥的媽媽。

因為買來的媳婦都是小姑娘,年齡越小越好調教不容易跑,基本都不超過十八歲的,倒不是什麼特殊癖好,而是因為年齡大的腦子太活泛容易跑,所以都是十幾歲的小姑娘。

而現在小輝肏的女人,是一位身材豐滿的女人,怎麼看也不像是個小姑娘。

我大概明白了,小輝有男人的能力,但是不知道怎麼該做,以前我跟小輝介紹過好幾次自己的,還沒幾天連我的名字都不記得只知道叫弟弟,所以需要有人來引導,荒唐的是他嫂子還願意做,看來兩口子真的不能分開太久,不知道小帥知道自己的傻子二叔肏了自己媽媽是什麼感覺,會不會很興奮。

我看著胖大爺那一臉興奮的樣子有些無語,倒不是說胖大爺太不正經,其實我倒是聽別人八卦過,有些更窮的地方娶不起媳婦,有兄弟倆娶一個女人的現象。

其實我挺想不通的,之前撒尿見過,小輝的雞巴那麼小,跟我小時候那麼大,整根勃起的肉屌看上去白白的,還有沒胖大爺的肉屌大,光嫂耐不住寂寞偷人為什麼不找胖大爺呢,伺候的好將來還能多分點家產,伺候一個傻子能得到什麼。

這麼看胖大爺還挺不錯的,教兒子就是教兒子,心裡痒痒也只是在外邊看,沒衝進去來個父子同穴。

小輝還真的挺單純的,單純的就像……牲畜?我沒有罵人的意思,但可能是小輝比較傻沒別的心思,只是一味的抽插著雞巴,因為雞巴就像一支大一點的小鉛筆頭,時常會從屄洞裡掉出來,還得讓嫂子扶著對準自己的屄重新肏進去。

他就像純粹在配種一樣,只知道機械式的拿雞巴往屄裡面頂。

光嫂的屄毛也很少,只有屄豆子上邊有一小團毛髮,屄嘴的顏色黑漆漆的沒有媽媽的好看。

可能是人傻會受到更多的照顧吧,光嫂不僅僅是把小輝掉出來的雞巴重新扶進自己的屄洞,而且故意拉著小輝的雙手捏自己的白奶子,因為天熱旁邊還有茶缸,肏一會兒還伺候著小輝喝兩口水,後面光嫂乾脆就把小輝拉了過來,引導著他去吃奶子。

這時候小輝可能肏屄肏累了,拍了拍光嫂的屁股,然後自己躺倒在床上,光嫂被拍了屁股之後趕緊起來,跨在了小輝要胯間,對準雞巴和屄洞用力的坐了下去。

我沒想到男女肏屄,女的竟然也可以主動,光嫂背對著我的所以能看到豐滿的大白屁股快速抬起落下,而且在上下起伏中還帶著左右亂扭,小輝躺著不動就能舒服的享受肏屄。

還是前面的問題,小輝雞巴有點小,嫂子的屁股扭的太厲害,好多次小輝的雞巴都掉出來了,但都被嫂子慌忙塞了回去。

她對小輝的照顧真是無微不至,在自己扭動屁股期間甚至還給小輝擦了擦汗,哪怕夫妻之間也不會這樣吧,說實話這時候看得我有點羨慕小輝,真是傻人有傻福。

如果我現在是小輝該多好啊,能有個女人跟我肏屄,還無微不至的照顧你,生怕你累了餓了渴了。

「肉肉……吃肉肉……」,突然小輝好像很激動,說了讓我熟悉的話。

今天中午小輝說過,沒想到還是暗語,吃肉肉……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然後光嫂就又躺下了,這次小輝很主動,主動把雞巴肏進自己親嫂子的屄里邊,代替自己的親哥哥跟嫂子行房,肉鼓鼓的奶子也是主動咬了上去,而且肏屄的動作也大幅度加快。

可能是本能的交配慾望,被他嫂子給勾出來了。

「吃肉肉……媽媽吃肉肉……」

「媽媽下面不是在吃小輝的肉肉嗎,肉肉讓媽媽多吃一會兒,讓媽媽好好嘗嘗嗯……,你以後娶媳婦了,就要讓你媳婦吃你的肉肉了知道嗎……小輝」

這幾句話像驚雷炸的我大腦一片空白,裡面的女人不是光嫂……是……趙嬸,是胖大爺的媳婦是小輝自己的親媽,這也太荒唐了吧,更荒唐是胖大爺非但不阻止,還在外面偷看,更更荒唐的是,我也現在正趴在房頂上看得津津有味,雞巴脹得發疼。

兒子的雞巴竟然……竟然肏了自己親媽的屄?這……,從母親屄里出來的雞巴,又重親插回去了,他們……他們……她們母子在回門兒。

回門兒是我們這裡的一個說法,並不是新娘子的回門兒,而是如果一家孤兒寡母的母親還長得漂亮,有的時候就會有閒話或者謠言說母子之間不幹凈,畢竟寡婦門前是非多嘛,說白點就是那些傳閒的話造謠人家母子之間肏屄了。

因為兒子是從母親屄里出來的,兒子雞巴多年以後又回到了母親的屄裡邊,就像出門的新娘子回娘家一樣,所以兒子跟媽媽肏屄叫——回門兒。

現在小輝就在回門兒,那個闊別多年的門。

胖大爺竟然也一臉興奮的看著自己的媳婦和傻兒子肏屄,自己在窗戶外動手擼著雞巴,別人肏了自己媳婦他非但不生氣反而很興奮。

更神奇的是胖大爺雞巴硬的很快,要知道鬧洞房那天媽媽那麼漂亮的女人,這群大爺用了很長時間才硬起來,現在看著自己的老婆兒子回門兒這麼快就硬起來了?

看著小輝的雞巴在趙嬸的屄洞裡進進出出,帶著白乎乎的屄水流出來,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到了媽媽,準確點說是想到了媽媽滿是屄毛的肥屄,兒子和媽媽真的可以……回門兒?

可是小輝是胖大爺的親兒子,我和李思娃……還是算了吧。

我實在是沒想到趙嬸都五十歲了還那麼風韻猶存,說實話趙嬸長得挺漂亮的,單看臉的話也就四十齣頭的樣子,只是她穿的衣服太土氣,有時候還包個頭巾就顯得很老氣,但是身材還真不錯,奶子和屁股肉鼓鼓的很有料,所以讓我誤以為是光嫂。當然這可能不僅僅是人長的漂亮的問題,我覺得胖大爺家的家庭條件好也占了很大一部分,趙嬸不用去幹活,不像很多村裡的婦女,整天忙活著農活和生計。

再加上平常我見到的趙嬸都是穿著衣服的,突然見到披頭散髮赤身裸體的,而且身材看起來還很年輕,自然一下子是看不出來的。

所以一個女人老不老只有他丈夫知道,畢竟只有丈夫知道老婆脫光了是什麼樣子,這時候我突然想到,媽媽結婚那晚胖大爺說把他老婆叫來跟媽媽脫了褲子比屁股大小的事情,現在看來誰輸誰贏還真說不定。

到了這時候我覺得不能再待下去了,就慢慢的起身離開了,再次走到門外敲門。

「誰啊」

「是我,小志」

這時候胖大爺從旁邊走出來了,雞巴還是硬邦邦的樣子頂著大褲衩,不過他好像並不在乎,畢竟我是個男的:「小志啊,怎麼,忘拿什麼了嗎?」

「哦就是車座子裡的工具包」,胖大爺的心理素質真的很強,這一刻他老婆兒子在身後屋子裡肏屄,他卻可以面不改色的跟別人聊天。

「工具包就在大門後邊你自己拿吧,喝了點酒還真有點暈我就不送你了啊」,說完看著我拿著工具包出門了。

我剛出門把門關上沒走幾步,就聽到了裡邊鎖門的聲音,看來胖大爺很急,急著把門鎖了回去看自己老婆兒子肏屄。

說實話我的雞巴從剛才開始也是一直硬著的,不過在房頂是撅著屁股的還好不會頂著房面,而且拿包的時候包就在門邊,一伸手就夠到了胖大爺才沒有看到。

雞巴一直硬著也是挺尷尬的,所幸這時候街上幾乎沒人。

到家打開門之後把工具包放下,進屋一看小蕾回來了,跟李思娃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李思娃只穿著內褲靠在沙發上,大大咧咧的岔著腿坐著,絲毫不顧及的讓黑漆漆的屌頭子從內褲旁邊鑽出來。

「小志回來了啊,呵呵年輕人火力旺,正好小蕾的屄上陰氣太重所以沒屄毛,你來給她陰陽調和一下」,我進屋之後李思娃看到我頂起來的小帳篷對我說道。

「哦」,說實話我一直想著母子回門兒的事,腦子裡一片空白。

「小蕾,陰陽調和要怎麼弄的你還記得不」李思娃起來坐到了對面的小凳子上,換我坐在沙發上,小蕾邊上。

「嗯」,小蕾才答應完,就三兩下脫了我褲子把雞巴釋放出來了,然後就撅著小屁股要坐上去。

我不知道該不該阻止小蕾,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不想阻止小蕾,但我知道如果我現在阻止了,弄不好私下小蕾會去找李思娃,至於她為什麼不找媽媽我也不是很明白。

不過小蕾可沒管我心裡怎麼想,小屄對準我的龜頭就往下坐,我怕這姑奶奶把我雞巴坐傷,雙手趕緊捧住了小蕾的屁股,而李思娃就坐在對面,硬著雞巴看著我們。

實話實說李思娃的雞巴不比我的小,但是我的雞巴大起來之後更硬,翹起的角度也更高,這就導致小蕾的小屄騎上來,一路下滑的時候我的龜頭直接頂進了一個濕熱緊緻的地方,龜頭撞到了一團軟肉無法繼續前進,瞬間我感覺全身的血都在往一個地方涌去,腦子裡一片空白。

「啊——哥你弄疼我了」,小蕾突然大叫一聲。

這時候我也顧不上小蕾的埋怨,雙手用力的抓著小蕾的小屁股往上一抬,讓龜頭離開小肉洞,然後讓小蕾的饅頭屄緊緊貼著我的雞巴,用小蕾的屄肉摩擦著。可能是之前硬了太久了,這一次龜頭還沒碰到那個小肉洞我的精液就直接噴射而出。

我緊緊地抓著她的屁股,射到了小蕾的饅頭屄上,好像把今天中午一些亂七八糟的都射了出去。

這時候我發現李思娃看著我和小蕾瘋狂的擼著雞巴,肉屌黑紅黑紅的青筋暴起,這氣勢怎麼到了晚上,一見到媽媽就軟了呢。

突然我感覺李思娃的動作很熟悉,胖大爺剛才不就是這個樣子嗎,看著別人肏屄自己雞巴看的梆硬,鬧洞房那天也是,那天……好像是我推著李思娃的屁股肏媽媽。

難道……,我真是痛恨自己的豬腦子,還想什麼李思娃故意氣我報復我呢。

他是真的希望我……肏了小蕾的屄?他是覺得親兄妹肏屄很刺激,能讓他的雞巴再次雄起?

「這樣磨著我不會肏進小蕾的屄里吧」,我故意說給李思娃聽,看看他的反應。

本來李思娃還看著坐在旁邊的小蕾,她在擦著我射在她屄上的精液,聽到我的話本來還有點彎的肉屌明顯跳動了一下挺了起來。

「不會的只要你們兩個人注意點,小蕾的屄洞那麼小你的雞巴那麼大,再說了就算肏進去了射精的時候拔出來不就好了,只要不懷娃娃就沒……事……的」

說到最後李思娃也是控制不住,一股一股的精液也是噴了出來。

還真是這樣……他需要別人的刺激才能硬起來,有媽媽還不夠?

如果是昨天有人跟我說,雞巴硬不硬跟赤裸的美女無關,而是需要看別人肏屄才能硬,我是絕對不會信的。可是現在一個喜歡看母子回門兒,一個要騷擾自己的繼女甚至鼓動親兄妹肏屄,我有點理解他們的想法了,因為今天看到的事情對我來說也確實……很刺激。

如果是這樣的話,李思娃晚上的胡說八道,讓我看媽媽的屄被他肏了多少屄水之類髒話,很可能就不是什麼故意氣我的……而是……。

小蕾拿了兩根冰棍去上學了,李思娃繼續回去睡,我心裡去很亂睡不著,總感覺還有什麼事情來著。

對了剛才李思娃對小蕾說說:小蕾,陰陽調和要怎麼弄的你還記得不。

他問小蕾還記不記的,那說明他是教過小蕾怎麼做的,就李思娃的德性會怎麼教小蕾幾乎不用想了,就像我剛才跟小蕾……。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下午的時候媽媽還沒到家,我就聽到媽媽美麗的歌聲了。

媽媽今天是一件連衣裙,我跑到門口遠遠就看到了,村裡的女人穿的衣服都很土,除了沒結婚的大姑娘,基本沒什麼人穿裙子,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沒看出來胖大爺的媳婦兒還挺好看。

往常很大大咧咧的我,今天有點不敢看媽媽,因為一看到媽媽就老是想到小輝和趙嬸回門兒的事情。

媽媽唱著歌回來看來心情不錯:「還親自歡迎媽媽啊,丫丫下午哭了沒有?」

「挺乖的沒有哭」,我低著頭沒敢看她。

這一低頭正對上了媽媽連衣裙的領口,領口不是很低,但是可能因為大熱天的走回家,媽媽解開了一個扣子,再加上媽媽的胸很大,能看到一點白白的半圓,腰上有一根帶子繫著,這就顯得媽媽的腰很細,同時也更襯托出屁股的肥碩,看著就像是瓜棚里的葫蘆,寬鬆的連衣裙硬是讓媽媽穿出了緊身的感覺。

我這是怎麼了,之前就是看到媽媽跟李思娃肏屄也沒這樣啊,現在媽媽可是穿著衣服的,我怎麼就不敢看她了,是因為回門兒的事情?

「還傻站著幹嘛啊,進門吧」

「嗯,我這就回門兒」,我腦子正亂想著回門兒的事情呢,聽到媽媽喊我,就好像剛才那小心思被她發現了一樣,慌亂中冷不丁冒出來這麼一句。

「傻兒子你大姑娘出嫁啊,還回門呢是回家」,媽媽笑著說著,噠噠的踩著塑料涼鞋,兩條光潔的小腿交錯著從我身邊走過,上面剛剛蓋過膝蓋的裙擺,裙子裡的兩團屁股肉隨著她走路的步伐搖擺著。

空氣中好像有種特別的香味,讓我不自覺的來了次深呼吸。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