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細思極恐的淫家 (2) 作者:39792ok

.

【細思極恐的淫家】 (本文源自真實事件,亂倫+綠)

作者:39792ok2021年4月7日發表於:sexinsex

(二)

軒叔死了……軒叔死了……軒叔竟然死了。

瞬間我好像回到了父親出事的那天,也是急匆匆的有人敲門,然後告訴媽媽,爸爸出事兒了。

媽媽還沒趕到醫院爸爸就沒了,最後一面都沒見上。

那暗無天日的一天,上天好像又跟我來了一次。

「我們為什麼要躲,軒叔沒了我們也很難過,人又不是我們撞的」,大爺剛才說的,就好像我們家把軒叔撞死了一樣,我很不服氣。

外公看了我一眼,嘆口氣說道:「小志你就別犟了,我怕一會兒來人嚇到你,你跟你媽回屋看著丫丫和小蕾,來人了我去應付」

小蕾從臥室出來,聽到外公的話,把已經失了魂一般的媽媽拉進了臥室。

媽媽算是一個性子比較軟的,那種典型的家庭婦女,好不容易從爸爸的陰霾中走出來,然後收穫一段新的感情,緊接著就是又一個打擊,媽媽這時候已經懵了,毫無意識的隨著小蕾進臥室了。

然後就是要面對現實了,他們來鬧事能嚇到我?他們有幾個腦袋啊還能嚇到我:「外公我跟你一塊去」

外公看了看我:「行不過你可別衝動啊,跟著我別亂跑,別人說什麼我來說,你別說話啊」

然後外公居然去廚房做飯了,媽媽和小蕾沒心情吃,但是外公一定讓我吃,說是不吃就在臥室待著別出門。

坐在院子裡我一陣急躁,怎麼還不來啊,這種是早來早了省得麻煩。

大概快十點的時候,聽到了門外街上一陣陣的哭喊,說話聲也是嗡嗡的人很多,漸漸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近。

突然眶——的一聲,大門口好像被人放了一張桌子什麼的東西。

外公急忙起身跑到門外,我也趕緊跟了過去。

我原以為外公說怕嚇到我,是誇張沒想到這場面真的嚇到我了。

剛才眶——的一聲堵在大門口的當然不是桌子,而是兩條板凳上放著一口簡陋的棺材,為什麼說簡陋呢?因為棺材是原色的油漆都沒上,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有什麼說法,棺材裡邊……我都不敢想了。

旁邊有很多紙紮的人和金山銀山。

棺材前邊一大堆小孩兒身穿孝衣頭戴白綾站著,最大的年齡也就跟我差不多。

一位胖胖的老太太哭的聲嘶力竭,我認識那是軒叔的媽媽。

突然砰的一聲,一塊什麼東西被摔到外公旁邊,碎成了好幾塊兒。

「你們不是要彩電嗎給你們,好好的軒子被你們給害死了,我們家軒子不嫌棄你女兒結過婚也就罷了,你們竟然獅子大開口要彩電,也就我們軒子人好答應了,彩電來了搬進去——看——啊——,你們看——啊——」,說話的是軒叔的爸爸,最後幾句有點歇斯底里。

然後又是幾樣東西砸在了外公家的牆上,這回我看清楚了,軒叔爸爸扔的是破碎的電視零件。

外公賠笑道:「他叔啊,要不我們……」

這時候軒叔的媽媽也不哭了,指著外公說道:「別說的那麼近,你家閨女太漂亮,我們軒子配不上,買彩電還是我們借的錢,現在好了軒子讓你們害死了,彩電也沒了,你們看怎麼辦吧」

說完就一屁股坐在了大門的門檻上。

「軒子沒了我也很難過要不這樣,你們買彩電的錢我出」,外公低聲下氣的跟軒叔媽媽說道。

軒叔媽媽聽到外公的話疼的就蹦起來了:「好你個柳礦啊,還賠彩電的錢,賠彩電能讓我家軒子活過來嗎?他還不是給你家狐狸精去買彩電才出的事」

「妹子啊,話也不能這麼說……」,聽到說媽媽是狐狸精,外公想辯解幾句。

「怎麼說狐狸精你不高興了,本來就是從城裡剋死了自己男人,回村又把我兒子剋死了,不是狐狸精掃把星是什麼啊,一天天的穿的那麼艷扭屁股,也不知道給誰看的,她身上的騷味八百里外都能聞得見,可憐我兒子命苦啊」,曾經我見到過的和藹可親老太太,這一刻變得極其尖酸刻薄。

聽到她說我媽是狐狸精掃把星,我想衝上去把他的嘴給撕爛。

看到我好像氣的想打人,她更來勁兒了:「你還想打我,你打呀打呀,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小志」,外公回頭呵斥了一聲。

「孩子不懂事您別介意,要不我們再添五百塊錢,讓軒子風風光光的走」,外公再次加碼。

「柳礦你什麼意思啊,說得好像我們訛你一樣,我要的是我兒子,我兒子要能回來,我什麼都不要」,大媽邊說邊流眼淚。

外公和軒叔媽媽扯皮的時候,不知道誰通知派出所了,一輛警車朝我們這邊行駛了過來。

就在我以為有救了的時候,警車裡下來的幾個警察,接下來的表現讓我傻眼了。

警車就停在人群旁邊,幾個警察下車後,優哉游哉的靠著警車抽菸,看向外公家的大門口看熱鬧,並沒有過來的意思。

警車停下來了,那證明不是路過的,可是為什麼不管。

看到對面警車,對方更囂張了,那些穿孝衣的孩子們一陣的大聲哭喊,仿佛有多大的冤屈。

軒叔媽媽:「我可憐的兒啊,我當初就不同意你娶一個破鞋,你非跟我犟,現在你被哪個騷狐狸剋死了,以後我可怎麼活啊」

聽到老太婆的話我再也忍不住了:「你那麼大年紀了,嘴裡放乾淨點啊」

軒叔媽媽大聲叫嚷:「我怎麼不幹凈了,我都聽說了,你家裡那個小的是你媽跟別人鬼混生的,要不然你爺爺奶奶怎麼會把你媽趕回來了,不要臉的破鞋剋死了兩個人了,自己不檢點還不讓人說了,你媽不就是個破鞋嗎」

我氣沖沖的拿著掃把沖了過去,拍到了軒叔媽媽身上。

「哎呀我的老天爺啊,軒子你可別走遠啊,媽這就來找你了」,我剛拍了一下,她就滿地打滾撒潑。

「小志回屋去」,外公一把就把我拉開了。

我憤怒道:「可是她……」

「回——屋——去——聽見沒有」,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外公這麼猙獰的表情。

我心有不甘但又沒辦法,把掃把重重的摔在地上,我憋著一肚子氣回屋了。

臥室里小蕾陪著媽媽,媽媽一直抱著丫丫在發獃。

快到中午了門口還在吵,我終於明白外公早上為什麼說必須吃飯了,因為中午就根本沒空吃。

小蕾和媽媽早飯就沒吃,中午不能再不吃了,所以我去廚房做了點飯,我不會太複雜的,只是一鍋熱湯麵。

「媽吃點吧」,小蕾已經端著碗了,可是媽媽還是對我沒反應。

怎麼辦呢?看到媽媽懷裡的丫丫我說道:「媽就算你不吃,也要為丫丫想想啊,你還有我們呢」

這時候丫丫配合的娃娃哭了起來,媽媽的眼神才漸漸回過神來。

自己垮了不要緊,自己的三個孩子怎麼辦,特別是丫丫還不會走路說話,孩子們心裡肯定也不好受,自己做媽媽的到振作起來。

然後媽媽把丫丫放到床上,端起碗大口的吃了起來,可能是吃的有點快嗆到了,咳了幾聲:「咳——咳——,你放了多少鹽啊」

媽媽突然的問題讓我有點尷尬:「畢竟是湯麵啊湯比較多,我怕吃麵條太淡所以……多放了點」

「你呀以後好好學學做飯吧」,媽媽笑著搖了搖頭。

媽媽終於笑了,雖然我不認為媽媽真的就發自內心的笑,但至少是個好的開端。

外面一直鬧到了晚上,外公班都沒上找的別人頂班,一直到十一點左右,他們人才撤走了。

外公回來也沒說話,只是大口的吃著媽媽熱了好幾次的飯菜。

「小蕾你帶著丫丫睡去吧」,吃完飯外公沉默許久,開口先讓小蕾離開了。

為了怕小蕾聽見,我們三個特地來到了廚房。

「他們要錢」,外公也沒多說,只有四個字。

媽媽顫抖地問:「他們……要多少?」

「五千」

「什麼?他們窮瘋了吧,那個彩電也就兩千啊,再說了電視又不是我們撞壞的憑什麼啊,要我說一分都不給」,我簡直難以相信。

看到我震驚的站了起來,外公忍不住說怒道:「坐下你激動個什麼還憑什麼,憑人家死人了我們理虧,你不拿掃把打人家那一下,我們少賠好幾百呢,別再出惹事了祖——宗——」

鄉村的一條鐵律啊,對方死人了因為你的關係死了,就脫不了干係,所以這基本躲不過去的,外公的吼聲讓我冷靜了下來。

「可是軒叔又不是我們害死的啊,警察今天怎麼不管啊」,我就想不明白了,村民就算了警察為什麼會這樣。

外公:「你還太年輕,你覺得不是你害的,可是大家都覺得是,至於警察……又沒出人命,人家管什麼管啊,再說了就那幾個小警察管什麼用,能有幾條槍啊」

其實村裡人當時一旦覺得警察不公,集結人手對抗警察,不敢說家常便飯,但是例子也不少。

我以為是軒叔的家人胡攪蠻纏,其實在村民眼裡是我們理虧的,賠錢是天經地義的,警察只是來看著別出大事,別的基本不管的。

「可現在我們做多能湊兩千五,剩下的還要去借兩千五,兩千五啊」,外公煩躁的抓著銀白色頭髮。

然後就讓我回屋了,外公和媽媽單獨談了很久。

從第二天外公就不著家,天天往外面跑,就這樣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媽媽倒是在家,而且心情很不錯的樣子,每天臉上都有笑容,還教我做飯。

「慢點,鹽你直接倒鍋里看不清楚多少,你可以先倒勺子裡看看量」,我現在圍著灶台隨著媽媽指揮做飯。

飯菜做好後媽媽在客廳跟丫丫玩著,我跑出嗆人的廚房,在門口等外公回來。

「大妹子我實在沒辦法了,你幫幫我吧」,是外公的聲音。

只見離門口不遠,一個中年大媽在和外公說話。

「大哥不是我不幫你啊,你看你閨女都克……都找了兩個了都不成,這我也沒辦法啊,這次軒子的事兒都影響到我了,都說我的嘴太晦氣,我這媒婆都要干不下去了,再說都知道你家欠著一大筆債呢,你家姑娘誰敢要啊」,那大娘像躲瘟神一樣,不願意外公離他太近。

然後外公就沒再說什麼,低著頭直奔家門而來,回到家外公看到媽媽,輕輕地搖了搖頭,滿臉笑容的媽媽瞬間一臉愁容。

原來外公早就借不到錢了,畢竟熟人也就那幾個,兩千五不是個小數目,後面這大半個月,是給媽媽找對象,唯一的要求就是彩禮兩千五,別的都沒要求,就這樣仍然沒人敢要媽媽。

剛開始聽說媽媽是個三十多的漂亮少婦,兩千五的彩禮別的什麼都不要,同意的也有人,但是知道還有三孩子,還剋死過兩個前夫,人就都嚇得跑光了,畢竟誰都怕死。

我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但是我能做什麼呢?

咣咣咣——一陣敲門聲。

「誰呀」,屋內傳出老太太的聲音。

我鼓起勇氣說道:「奶奶是我小志」

我明顯聽到門內腳步加快了,奶奶打開門驚喜的說道:「進來啊,老頭子小志來了,你去樓下買點好吃的」

爺爺走歸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志也是大小伙子了,別著急走了,在這玩幾天」

然後穿個外套就下樓了。

吃飯的時候,爺爺奶奶說了很多我小時候的糗事,趁著高興我就說我需要錢。

爺爺奶奶也沒在意,以為我最多也就要幾百塊,沒想到張口就是兩千五。

本來爺爺拿錢包的動作,聽到我的話瞬間又把錢包放了回去:「你要這麼多錢幹什麼?不會是想給你媽還那兩千五吧?」

我本以為離得遠,爺爺奶奶不知道,結果我想錯了,寶貝孫子在那呢,爺爺奶奶可是時刻關注著外公家的動向。

「那你們就當這錢是我借的,以後還給你們」,這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奶奶抓著我的手說道:「孩子我們的錢以後都是你的,但是現在不能給你,等你長大了之後才行」

我發現自己好像坐在金山上發愁,爺爺奶奶絕對是有錢的,也願意給我,但是不願意媽媽沾一點便宜。

要不我跟小蕾搬回來,然後爺爺奶奶給媽媽……,也不行啊媽媽……哎~ ,這更像是媽媽在賣孩子。

最後還有一個辦法,雖然我很不想提:「爺爺奶奶,你們知道當初爸媽吵架是因為誰嗎?」

爺爺奶奶對視了一眼,奶奶說道:「你是想找你小妹的爸爸要錢吧,不過我們也不知道是誰,只是有一段日子,你爸爸來我們這裡經常發牢騷,對你媽挺不滿的,特別是有一次喝多了過來,說……說你媽是個騷貨」

爺爺瞪了奶奶一眼:「跟孩子說什麼亂七八糟的,小志啊我們也不知道是誰」

之後爺爺奶奶就聊一些開心的話題,沒再提煩心事了。

回去的時候爺爺奶奶很不舍,又是一大堆的東西,有我的也有小蕾的。

我是不相信媽媽出軌的,在我心裡媽媽一直是賢妻良母,燙著大波浪圍著圍裙的好媽媽,丫丫肯定是我親妹妹,但是爸爸為什麼要說媽媽是騷貨?

回家的時候,外公媽媽看到我大包小包的東西,沒有感到任何意外,就好像知道我去了哪裡,也沒問什麼,就好像也知道我沒借到錢。

第二天一大早,媽媽坐在院子裡抱著丫丫曬太陽,突然門口來了個人。

剛進來看就到丫丫趴在媽媽身上吃奶,媽媽那白嫩圓潤的大奶子,看得他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小娟啊,你爹在嗎」

媽媽抬頭一看,是村子裡的無賴狗山子,這狗山子為人好吃懶做,年齡跟外公差不多,五十多歲了還沒娶親,以前據說還偷過婦女的內褲,整個人邋裡邋遢的,是個村裡二流子一樣的人物。

看到狗山子色眯眯的盯著自己白嫩的胸脯,媽媽轉過身去背對著他:「我爸在屋裡呢,我給你去叫」

然後抱著丫丫進屋了。

進屋之後院子裡就沒人了,狗山子看到院子裡晾衣繩上媽媽的內褲胸罩一臉的欣喜,鼻子湊在媽媽的內褲上,一股輕微的騷味撲面而來,聞得狗山子骨頭都軟了。

另一邊的胸罩,並不是狗山子以前聞過的胸罩一股洗衣粉味道,而是一種淡淡的奶香氣,畢竟媽媽的奶水很多,胸罩上邊的奶漬有不少,洗了之後還有一點殘留的奶香味。

剛到客廳門口,外公就看見狗山子一臉猥瑣的,雙手捧著媽媽的胸罩,一臉痴迷的蓋在自己臉上猛吸,好像那不是胸罩,而是媽媽肥碩的大白奶子一樣。

「咳——咳——,山子什麼事兒?」

聽到外公的咳嗽,狗山子趕緊鬆開胸罩訕笑道:「衣服被風刮掉了,我幫著撿起來,我今天來是來幫柳礦老哥的,我是來給你送錢的」

這狗山子平時一毛不拔,有便宜就往死里占,平常也不幹活,偷雞摸狗的哪來的錢。

看到外公狐疑的眼神。

狗山子笑道:「我知道柳老哥缺錢,這些天給娟子找婆家忙壞了吧,那些人真不知好歹,我們娟子這麼漂亮,那麼點錢都不給,還說什麼克夫,這不是搞封建迷信嗎,擱以前一定得批鬥他們」

外公不耐煩的說道:「你想說什麼直說吧」

看到外公不想聽他廢話,狗山子猥瑣的笑著,掏出兩張藍色大票:「我想娶小娟當媳婦,這是兩百塊錢,只要明年小娟給我下個蛋,給我們家留個後,剩下的錢馬上給你怎麼樣?小娟那大奶子大屁股的肯定好生養」

「放你娘的狗臭屁」,外公拿起旁邊的鐵鍬,就給狗山子來了一下,然後追著他打。

狗山子拿著自己的錢一邊狼狽地跑,一邊說道:「柳礦你別不知好歹啊,你家的騷屄閨女,白送別人也沒人敢要,剋死了兩個人了,還欠下怎麼多的債,我可是好心幫你啊」

「我叫你好心,我叫你幫,我叫你幫……」,外公拿著鐵鍬把狗山子打的抱頭鼠竄。

狗山子說的話,我和媽媽在屋裡自然是聽到了,我和媽媽臉色都很不好看。

他是媽媽的長輩還想娶媽媽當老婆真不要臉,我甚至不敢想像媽媽和他站在一起的樣子。

晚上的時候,媽媽和外公單獨在廚房聊了很久,可能是在說白天狗山子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媽媽好像還特意化了個妝,好像心情也還很不錯,還哼唱著不知名的歌曲。

「小志啊今天媽媽和外公出去一趟,你在家別亂跑啊」,媽媽叮囑了我一下,就和外公出門了。

好無聊啊,黑白電視為了湊錢早就賣了,我只能坐在院子裡無聊的等。

中午的時候外公回來了。

「我媽呢?她怎麼沒回來啊」,看到外公一個人回來,我有些奇怪。

外公笑道:「這你就不明白了,漂亮的小姑娘借錢容易借出來,我這老頭子就不在那礙事兒了」

說得好像也有道理,漂亮的人總是讓人容易信任。

可是隨著太陽越來越低,媽媽還沒回來,我心中的有了個可怕的想法,外公不會把媽媽給賣了吧?

賣給山里當媳婦?賣到城裡賣屄?

我搖搖頭把自己腦子裡亂七八糟,不靠譜的想法都清除了出去,可是為什麼媽媽還沒回來呢,是不是路上出事了?

我一直守在大門口,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了太陽下山,天色都黑了,這才看到媽媽出現在街口。

早上聽媽媽說,他們去的是鄰村,就是小蕾上學的那個村,距離外公的村一公里多一點。

所以媽媽可能是腿走的有些疼了,走路姿勢有些怪異,有點像我小時候拉在褲子上或者尿在褲子上,張開大腿大步向前怕褲子上的髒東西蘸到屁股上,可是又沒那麼誇張,只是看起來走路姿勢怪怪的。

媽媽的頭也是低著的,頭髮很散亂看樣子收拾過只不過很倉促,如果不是對媽媽很熟悉,都不一定認的出來。

「媽你怎麼才回來啊」,看到媽媽走到門口,我打了一聲招呼。

不過媽媽好像沒聽到一樣沒理我。

「媽你沒事吧」,我拉了一下媽媽的胳膊,媽媽回頭看了我一眼。

然後就撲在我身上,緊緊地抱住我失聲痛哭,哭聲很是悽慘,我從來沒沒看到媽媽這樣過,所以也沒敢動,就輕輕地拍著媽媽的背部。

慢慢的媽媽哭聲越來越小,情緒好像平靜了下來,我輕輕問道:「媽媽怎麼回事啊,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跟我說我去給你報仇」

聽到我這句話媽媽哭得更厲害了,不過沒一會兒,從我的肩膀上起來了,說實話媽媽趴在我的肩膀,不一定很舒服,因為媽媽的身高比我高很多。

這時候媽媽一臉的淚水,臉上還有些淚水乾涸的痕跡,兩隻眼睛又紅又腫,捧著我的臉說道:「小志沒人欺負媽媽,只是媽媽答應的事情,和之前想的不太一樣,所以心裡有點不舒服」

我幫媽媽擦著淚水說道:「既然心裡不舒服那就別去做了媽媽,我不想你心裡不舒服」

媽媽破涕一笑:「你還小有些事情你不懂,好了別站著了回家吧」

回家後媽媽在院子的水龍頭那裡洗了把臉,自己整理了一家妝容,進屋的時候除了眼睛紅腫,其他的也看不太出來。

外公看到媽媽怪異的走路姿勢,臉上有一種心疼無奈:「小娟吃飯吧」

媽媽走向臥室頭都沒回的說道:「不用了今天下午我在李哥家已經吃飽了,不是你做的飯嗎忘了?」

「那你早點睡吧」,外公灰溜溜的回廚房了。

今晚的氣氛有些不對,晚上睡覺的時候,我還能聽到媽媽蒙在被子裡,有一種輕微的抽泣聲。

第二天一大早,媽媽沒起的很早,快到中午才起床,整個人就好像換了個人,心情好像很不錯就像昨天早上一樣,如果不是眼睛微紅,顯示昨晚確實哭過,很難想像一個人的情緒轉變這麼快。

「媽你去哪兒啊」,看到媽媽又要出門,我趕忙叫住。

媽媽對著我說道:「昨天你李爺爺答應借錢了,今天媽媽去把錢拿回來」

李爺爺名叫李思娃,年齡有五十了,也就比五十四的外公小四歲,算是外公家的遠親吧很遠那種,有多遠呢?遠到剛開始借錢的時候,外公就沒想到過他。

李思娃其實我是見過的,因為和外公是工友來過外公家裡,媽媽小時候也見過一個黑瘦矮小的叔叔,整天穿的衣服髒兮兮的,鬍子拉碴的不修邊幅。

我很厭惡或者說看不上,一副鄉巴佬的模樣,喜歡抽自捲菸,卷的時候伸著舌頭,用口水還在菸捲上舔一下太噁心了,吃飯夾塊肉掉在桌子上,他直接用手捏起來吃了,手指沾上油就在自己的鞋上蹭蹭,錢包是個塑料袋要多土有多土,總之我很不喜歡他。

他有錢我倒是信的,因為這人老實巴交的不愛說話,但是幹活卻很賣力,上班很勤快,但因為長相身材問題一直沒對象,父母也早早去世了,也沒什麼兄弟姐妹,可謂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手裡存款應該有不少。

既然人家願意借,那我們就要好好領人家這個情:「那媽媽你早去早回」

「嗯」

看到媽媽走路的樣子,我感覺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一次性借兩千五,那可是媽媽要的彩禮錢啊,李思娃捨得這麼多錢?

還是說媽媽今天是跟李思娃相親去的?我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先不說媽媽同不同意吧,李思娃絕對不會同意的,連著剋死兩個男人,你要說看在外公的面子上,給個一兩百意思一下可能有,娶了媽媽給兩千多的彩禮?我估計他應該不敢的,誰不想多活兩年呢。

不過我這光想也沒用,我打算偷偷的跟上去,幸好今天是星期天,小蕾能在家幫我看著丫丫,我才能脫開身。

但因為去鄰村都是平路一馬平川的,所以我不能跟的太緊,等媽媽到了之後我再啟程。

鄰村比外公的村莊大一些,村裡有一個小學,裡邊有很多外村的孩子比如小蕾。

為了防止碰到熟人,我特意圍著村邊繞的遠路,李思娃家就在村邊,而且我已經看到了。

一個長長的院子,前邊大門是兩扇木門,後邊是一堵牆,留了門那個缺口,是個木頭柵欄不算是門,但是釘的木頭很密,不知道是防家畜的,還是防人的。

李思娃家在村子最後一排,後面除了一些千奇百怪的簡陋廁所,別的就是田地了,所以沒什麼人。

我透過柵欄看了一下,院子裡邊沒人,藉助柵欄很輕鬆翻入院子裡。

剛進來就嚇了一跳,緊鄰後門(柵欄)院牆的是個草棚,裡邊有一頭驢,看到我進來也不害怕,優哉游哉的吃著草料。

除了這個草棚,好像就兩大間屋子青磚平房,還有一小間是廚房,第一間放了很多雜物,看裡邊擺設很久以前應該有人住過,可能是李思娃的父母吧。

剛走到第二間屋子旁邊,就聽到了嗡嗡的說話聲,不過很小有點聽不清說的什麼,不會媽媽拿完錢已經從前門離開了,我們母子完美錯過了吧。

當我走到第二間屋子的窗戶看進去的時候,我才知道我沒錯過媽媽,而且來的正是時候。

只見媽媽赤身裸體,宛如一隻被剝光的白羊,兩條大腿併攏站在床邊的地上,上半身趴在床邊,肥碩白嫩的屁股高高撅起,屁股縫靠下一點是我見過的老朋友,或者說新朋友。

媽媽的大腿根和屁股的交界處,像是有一個電視上看到的大號拉長的獼猴桃毛茸茸的,只不過中間有一條鮮紅的肉縫,這就是媽媽肉屄完整的樣子,可能是媽媽雙腿併攏的太緊,肥屄擠壓著並沒有看到中間那兩條肉片一樣的屄肉。

就在這時旁邊走過來了一個黑瘦矮小的人,渾身皮膚黝黑鬆弛,大腿上都是黑白相間的毛髮屁股蛋很精瘦,上半身也很瘦一根根肋骨都很清晰,雙臂倒是很粗壯看來常年幹活,頭頂油光鋥亮沒幾根毛髮。

最讓人感到彆扭的是,他胯下的雞巴極其粗大,斜著四十五度角直衝天際,龜頭很大和雞巴連接處的冠溝也很深,雞巴表面大量的青筋暴起,讓人感到害怕。

這是李思娃?我有點不敢相信,光著屁股黑瘦矮小的李思娃雞巴這麼大?

這時候李思娃挺著那猙獰的雞巴,踮著腳尖用雞蛋大小的龜頭在媽媽的屄肉上蹭了幾下,但是因為他太矮有點夠不著媽媽的屁股,顯得有些滑稽。

他要跟媽媽肏屄?他要用自己那個大雞巴肏媽媽的肉屄,不行我要進去把媽媽救出來。

不過跟黑猴子一樣的李思娃,他接下來的動作,讓我的腳步停地下來。

只見他踮著腳尖用自己紅色的龜頭,在媽媽毛茸茸的肥屄蹭了還幾次,好像有些急了,用自己黑漆漆的猴爪,在媽媽的肥臀的啪——啪——拍了兩下,順手捏了兩把。

然後我就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面,媽媽居然聽話的雙腿微曲,把自己的大白屁股的高度降了下來。

讓自己毛茸茸的肥屄跟李思娃黑紅的大肉屌高度差不多,看到媽媽把屁股降低了,李思娃激動地抱著媽媽的肥臀,在媽媽的毛屄上親了一口。

然後一手扶著自己的肉屌,一手在媽媽肥鼓鼓毛茸茸的屄上揉了幾下。

他要用雞巴肏媽媽的肉屄了,我要不要進去呢,如果媽媽是被強迫的,那我肯定要破門而入,可現在媽媽更像是自願的,難道是媽媽被逼到絕路要賣屄了?

就在這時李思娃握著自己的肉屌,頂在媽媽的肉屄上一戳一戳的,用龜頭輕輕戳媽媽那高高鼓起軟乎乎的屄肉。

看到這一幕我感覺全完了,媽媽已經被他肏了,我現在跑進去也晚了。

沒過多久李思娃好像覺得不過癮,撞擊力度更大了,龜頭直接把媽媽那大號獼猴桃一般的肉屄,用肉屌從中間劈開了,就像一把肉劍,把那個獼猴桃從中間劈開,露出了獼猴桃裡邊鮮紅美味的果肉。

肉劍衝擊到盡頭,有力的撞擊了一下媽媽那紅色生機勃勃的屄豆豆,然後劃出肉屄之外。

原來這就是肏屄啊,媽媽和李思娃在肏屄,媽媽以前也和爸爸這樣肏屄嗎?,第一次看到肏屄畫面我有些激動,更何況被肏的肥屄還是自己熟悉的媽媽。

隨著李思娃不停的犁開媽媽肥屄中間的肉縫,漸漸地那根猙獰的肉屌變得水光油亮的,就好像蘸過了水一樣,媽媽尿到李思娃雞巴上了?怎麼會有這麼多水啊?

這時候趴著的媽媽,往自己屁股後邊摸了一下,一下子摸到了自己的肥屄還有李思娃的肉屌,不過被媽媽摸到的瞬間,李思娃的肉屌直接躲開了媽媽的手,也離開了媽媽那現在都是水的肥屄。

因為沒摸到,媽媽回頭瞪了一眼李思娃。

媽媽回頭看李思娃的表情我從來沒見過,沒想到媽媽能媚成這樣,眉頭微皺似有些生氣,小臉通紅嘴唇微撅表達著不滿,大白屁股微微的搖晃著。

這哪是瞪人啊,這是在勾魂。

李思娃哈哈一笑,手指在媽媽鮮紅的肉縫中沾了點水,然後放在了自己嘴裡,仿佛在品嘗什麼瓊漿玉液。

之後再次把龜頭頂在了媽媽毛茸茸的肥屄上,只是這次有些屄毛濕漉漉的,但是他接下來一個動作嚇了我一跳,也直接讓我射在了褲子裡。

只見李思娃挺著碩大的肉屌,用力一刺直接刺進了媽媽的身體裡邊,粗壯的肉棒幾乎全部消失在媽媽肉屄的位置。

那麼大的肉棒刺進媽媽的身體,媽媽不會被刺死嗎?還是說……這才是真正的肏屄?

大肉棒刺進媽媽屄肉裡邊那一瞬間,我甚至聽到了媽媽叫喊的聲音,天鵝般的脖頸高高揚起,不知道是痛苦還是高興。

之後李思娃又有動作了,他那色眯眯的小眼睛,緊緊地盯著媽媽的肉屄和他雞巴肉貼肉摩擦的地方,把自己的大肉屌慢慢的從媽媽的肉屄中拔了出來。

大肉棒一點一點慢慢的從肥屄中間的肉縫再次出現,而且越來越長,我都不知道媽媽的屄肉裡邊是怎麼放下這麼大一根雞巴的。

最後到龜頭的時候,媽媽肥屄外面那兩片屄肉被撐得圓圓的,緊緊地嘬著大龜頭,好像不舍的對方的離開。

這時候我也知道媽媽屄上的水是從哪來的了,李思娃的肉屌從媽媽的屄芯子裡出來時,從媽媽的屄芯子裡面帶出了大量的屄水,這下不僅媽媽的屄毛是濕的,李思娃的雞巴毛也濕了一大片。

就在我仔細欣賞媽媽肉屄的時候,李思娃那快要從媽媽肉屄里拔出來的肉屌又重重刺了進去,把媽媽肏的整個身體都是一顫。

後面的動作就很重複了,肉屌緩緩的抽出重重的刺進去,每次巨大的肉棒刺進媽媽的肉屄,媽媽的身體就跟著抖一下,原來我還以為是李思娃的肚子撞倒了媽媽的大白屁股上,所以媽媽被撞的亂動的。

後來仔細看才發現,每次大肉棒刺進媽媽的肉屄里,媽媽是自身在顫抖,不是李思娃撞的。

隨著時間推移李思娃的雞巴,在媽媽的肉屄裡邊進出速度越來越快,媽媽屄洞旁邊的紅色肉片,也被大肉棒肏的進進出出。

而且快到我好像看到了殘影,媽媽被從屄芯子裡帶出的嫩肉,還有屄洞旁邊被帶進帶出的那兩片屄肉,因為速度過快,看起來就像媽媽雙腿間有一圈火紅的肉像火焰一樣在跳躍,非常的亮眼。

突然李思娃把肉屌重重的刺進媽媽的屄芯子裡邊,雙手緊緊地抱住媽媽的大屁股渾身顫抖,肉棒尾部緊貼著雞巴的兩個雞蛋大小的卵蛋一股一股的收縮著。

我知道李思娃這是在射精,李思娃正在把自己卵蛋裡邊的精液,射進媽媽的屄裡邊,時機合適的話媽媽就會懷孕。

李思娃抱著媽媽的大屁股休息了一會,低頭看著媽媽的肉屄,慢慢的把肉棒拔了出來,緊跟著肉棒出來的還有大量的濃白粘稠液體,也就是李思娃的精液。

可怕的是剛拔出來沒一會兒,李思娃那個大肉棒就又直衝雲霄了。

再次拍了拍媽媽的屁股,媽媽聽話的躺在床上,雙腿蜷縮著分開,像一隻剝了皮的青蛙。

媽媽雙腿間被肏的肥屄,這時候不再是一條肉縫了,兩片鮮紅厚實的屄肉微微張開,中間的屄洞向外緩緩的留著濃白的漿液,屄芯子裡的嫩肉還在動,好像蠕動著把精液往外面頂,帶動著兩邊來那兩條屄肉一張一合的,就好像肥屄被堵了很長時間,好不容易重見天日在拚命喘氣一樣。

這時李思娃也脫鞋上床了,媽媽好像沒注意,還在閉著眼睛回味剛才被肏舒服的感覺。

突然李思娃把自己的肉棒對準媽媽的肉屄,龜頭輕輕跳開兩條屄肉,李思娃直接趴在媽媽身上,黑瘦的屁股蛋用力往下一沉,再次狠狠的刺進媽媽的肉屄。

媽媽本來還能自己控制的雙腿蜷縮分開著,被李思娃的大肉棒往屄芯子裡一捅,屄芯子裡的痒痒肉被大龜頭狠狠的撞擊了一下,蜷縮如青蛙的大腿瞬間失去力量控制,重新伸展開來,腳趾也是不安的蜷縮。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媽媽的肥屄跟李思娃雞巴接觸的地方,直接噴出了很多微黃的水珠,媽媽竟然被李思娃的大肉屌肏尿了。

媽媽被雞巴肏著屄肏尿了。

我再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把手伸進褲子出擼動著自己的雞巴。

我低頭鬆了松皮帶把手伸進褲子,再次對著媽媽看過去,刺激的我直接就射了。

李思娃黑不溜秋的身體趴在媽媽比他大得多的白嫩身體上,屁股快速的起伏著,雞巴毛和我媽的屄毛不停的分分合合,雞巴肏進媽媽的屄里時,屄毛和雞巴毛就粘成一團,看不清是誰的毛,拔出時雞巴毛和屄毛又快速分開如此反覆。

最讓我受不了的是,媽媽那兩個白嫩渾圓的大奶子,在李思娃的手裡被肆意揉捏著,看得我有些心疼,有時候我就怕他把媽媽的大奶子捏爆了。

捏的時候媽媽的奶水自然噴涌而出,媽媽的兩個大白奶,就好像李思娃手裡的噴泉,又好像無限彈藥的防空炮,被他肆意揉捏之下,奶水的奶白色水線在空中瘋狂的噴射,毫不珍惜的玩弄,紅棗般的奶頭就像奶水機關槍一樣,床鋪上旁邊的牆壁上奶水射的到處都是,珍貴的奶水現在只是李思娃肏屄助興過癮的道具。

曾經我還為自己給媽媽吸過奶而竊喜,現在看到李思娃真是大巫見小巫了。

讓媽媽的白奶子裡的奶水在空中亂擠亂射之後,李思娃開始吃奶了,但是跟我想像中的,趴在媽媽的大奶子上不一樣。

兩隻黑爪子,一手一個媽媽的白嫩巨乳,把鮮紅的奶頭對準自己的嘴,然後雙手用力一捏,直接把媽媽的奶水射進自己的嘴裡,但有時候奶頭沒有對準,臉上胸口被射的全都是。

擠了一會之後,腦袋才埋趴在媽媽的奶子上面,把上面的奶漬舔乾淨,那張噁心的臭嘴直接一口咬上了媽媽的大奶頭。

吮吸舔弄了一會兒媽媽的大白奶子,再次起身捏著媽媽的大奶子,向自己嘴裡激射著屬於孩子的奶水。

緊接著她的屁股速度越來越快的撞擊著媽媽的肉屄,我以為他要射精結束的時候,又出新狀況了。

他再次拍了拍媽媽的大屁股,被肏的直翻白眼的媽媽,這次沒有任何反應。

然後李思娃好像對著說了什麼,媽媽就轉身跪著趴在床上撅著屁股,李思娃扶著雞巴從媽媽屁股後邊用力肏了里進去,媽媽的屁股都被撞擊出了一陣白色的肉浪。

胸前的大奶在重力下,從渾圓變成了橢圓,隨著屁股被撞擊前後擺動,被李思娃撞擊搖擺的奶頭還被甩出了一些奶珠,這些奶珠在床上四處飛濺。

這時候李思娃從旁邊拿了一個塑料小盆,放到了媽媽的大白奶正下邊,然後雙臂從媽媽的腰肢兩側伸了下去,兩個不停擺動的大奶子一手一個的抓住,讓兩個活蹦亂跳的白奶子停了下來。

然後就以媽媽的兩個肥奶子當肏屄當扶手,挺著雞巴快速的在媽媽的肉屄里邊摩擦,然後兩隻手交替的捏著媽媽的大白奶,像農場的擠奶工一樣,捏的媽媽的奶子不停地噴射產奶,奶頭的白線不停的出現有力的衝擊在塑料盆底,甚至噴射力度太大很多還濺出來了。

此時媽媽就像一頭大奶母牛,而李思娃是一個辛勤勞作的擠奶工人,而且還是全套的。

要知道奶牛產奶可是需要公牛配種的,而現在李思娃可是雙管齊下,自己親自上陣給媽媽這頭奶牛配種,一邊挺著雞巴給媽媽的肉屄配種,一邊揉捏著媽媽的大奶子擠牛奶兩不耽誤。

不管是我還是李思娃都爽的不行。

可是媽媽就慘了,最後這幾次李思娃的大肉棒,每次都找到媽媽屄芯子裡的痒痒肉重重的撞上去,媽媽屄芯子被撞的整個身體都的不穩了。

更何況胸前的奶子被不停的捏著,已經不再是性愛的撫摸揉捏,就是單純的擠牛奶一樣,白嫩的大奶子特別是乳頭,大量的奶水噴射而出,媽媽感覺爽的都快暈過去了。

媽媽好幾次都有些支撐不住,差點把自己奶子下邊的小盆兒打翻。

之後李思娃再次把自己的肉屌刺進媽媽的屄芯子裡,收縮著大大的卵蛋,給媽媽這頭大白奶牛配種。

而且手上有規律的捏著媽媽的奶子,媽媽的奶水也是一股一股的往外噴射,就好像媽媽和李思娃一起射了,只不過一個射的是精液,一個射的是奶水。

當然射的還有窗外的我。

在媽媽的屄芯子裡邊射完精液後,李思娃把媽媽奶子下邊的塑料盆拿了起來,放到嘴邊喝了一大口奶水,然後放到了床邊的桌子上,拍拍媽媽的屁股,讓媽媽躺著休息了一會兒。

這時候媽媽的屄中間有一個明顯的紅色肉洞,正在不停的收縮著,媽媽的白嫩身子也是一抖一抖的,李思娃就拿了點衛生紙在媽媽的肉屄輕輕地上擦了一下,媽媽就渾身顫抖大量屄水流出。

李思娃嘿嘿一笑,也沒再擦了。

然後從床上下來了,我怕他突然穿衣服出來,所以趕緊從後門翻牆跑了。

我現在整個褲襠濕乎乎的,就跟尿褲子了一樣,這怎麼見人呢,所我只能在野地里等天黑再走了。

太陽慢慢落山了,其實不必等天太黑,看不出褲子有問題就好了。

一到家我就直奔水龍頭,嘴對著水龍頭喝了個痛快,倒不是真渴了,而是故意把褲子弄濕。

「小志你去哪裡瘋了?吃飯了你還喝什麼涼水啊,喝了水你還吃的下去啊,那麼大人了你是喝水還是洗澡啊,褲子都濕透了」,媽媽在客廳聽到動靜一看是我,責備地說道。

此時媽媽圍著圍裙,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跟今天下午在李思娃家裡那個,光著屁股挨肏的好像是兩個人。

「小志你怎麼了」,看到我不說話,媽媽關心的問道。

「哦沒什麼我就在村邊玩了一會,錢借到了嗎?」,我問道。

「你說這個呀,放心錢已經借到了」,媽媽開心地說道。

繼續說啊媽媽,說啊你後面肯定還有話說的,你一定有話的是嗎媽媽,肯定會有的,一定會有的……。

可是媽媽沒再說話,我一直提心弔膽到了晚上睡覺前,媽媽才說了我想聽的那句話。

「你李爺爺幫我們度過了難關,他這人還挺不錯的對吧」,睡覺前媽媽問了我一句。

我終於鬆了口氣,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問了這句話,證明媽媽要和李思娃結婚。

如果借了錢媽媽什麼都沒說,也不提李思娃反而很危險,那意味著媽媽在賣屄。

萬幸的是媽媽問我了,他們是結婚,錢是結婚的彩禮,不是媽媽賣屄的錢。

「我覺得李爺爺挺好的」,我笑了笑回答道。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