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绿母版) (3-4) 作者:lijian19920110

.

【我的前半生】

作者: lijian199201102021-4-28 发表于SIS

第三、四章

晚上妈妈回到家中的时候,十分意外的没有跟爸爸吵架。反而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回家以后就回到卧室里把自己的衣服换了下来。

爸爸端起酒杯,心里还乐滋滋的,没有人烦自己喝酒,让爸爸心情愉悦。在爸爸心中,只要事情还没发生在自己身上,那都不叫事。当爸爸端起酒杯的那一刻,什么裁员的事情,早就抛诸脑后了。

一会儿妈妈出来了,妈妈看了一眼爸爸,看爸爸还在美滋滋的喝酒,心里哀叹一声,摊上这样的男人,自己能怎么办?

爸爸喝了一口小酒,“小霞啊,你去给张主任送礼了吗?张主任收了吗?”亏爸爸还记得送礼的事。

妈妈脸上一红,捋了捋自己的长发,说道“嗯,送了,张主任收下了,应该是管用。”

“那就好,那就好。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了,不能在厂里干活,我还不能去外面打点零工啊,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还不稀罕厂里的这点工资呢。等我挣大钱了,天天给阳阳买好吃的,天天给你买新衣服穿。”爸爸说完脑子里已经做起了自己的发财美梦。

“你啊你,别让我操心就好了…”妈妈看爸爸这个样就来气,自己又不是小时候的怀春少女,相处了这么多年,怎么能不了解自己丈夫的秉性,本想骂爸爸几句,但是又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忍了忍还是没说什么,拿起衣服出去洗澡去了。

浴室里,妈妈把水开到最热,任由滚烫的热水喷淋在自己身上,把自己的皮肤烫的通红。妈妈站在水里,用力揉搓自己的身体,仿佛这样就能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洗掉。妈妈一边搓洗,一边低声哭泣,虽然在张主任办公室里,自己委身于张主任,但是那时候是迫不得已,妈妈是逢场作戏演给张主任看的。其实内心深处,妈妈十分反感张主任这个年纪快六十的人。

从妈妈嫁给爸爸就能看出,妈妈是一个比较在意外貌的人,要不然年轻的时候自己也不会选择爸爸这个帅气的人,而放弃那些家境富裕的追求者。现在不得已,妈妈向生活妥协,向命运屈服,让妈妈倍感屈辱。

妈妈一边揉搓自己的身体,一边暗恨生活的无奈,心里规劝自己,我是被逼的,我只能这么做,要不然家里的生活费哪里来?阳阳的上学的费用哪里来?

想着想着,妈妈又想到了张主任,突然感觉张主任也不是那么面目可憎。想到张主任的大手抚摸自己的时候,想到张主任强有力的舌头顶开自己嘴唇的时候,妈妈缓缓闭上眼睛,只感觉体内一股无名火在燃烧,妈妈缓缓伸处自己的手,摸向自己的下身。

一段时间后,在滚烫的热水下,妈妈剧烈高潮,浑身颤抖著。说到底,妈妈是一个接近四十岁的女人,有自己的欲望。当自己在老公身边得不到满足的时候,跟其他男人发生关系是早晚的事,只不过张主任出现的恰是时机,而裁员的事,也变相的减轻了妈妈的负罪感。

妈妈注视著镜子中的自己,刚高潮过后的样子显得格外妩媚诱人,仿佛眉眼之间都带着春色,羞怯的表情更是让人我见犹怜。妈妈叹息一声,内心充满了委屈和不甘之情。凭什么,同样都是女人凭什么我就要早起晚归?凭什么我就要辛苦操劳?我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女人一样每天穿华丽的服装,用高档的化妆品,吃精美的事物,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我一定也能得到,我一定要得到!即使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这是妈妈的心声,这是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的心声,这可能也是大部分这个年龄女人的心声。只不过有的人选择把这种心声埋在心底,而有的人选择付诸行动。很明显,妈妈选择了后者。

妈妈眼神慢慢变得坚定有神,穿上衣服后走出浴室。进到客厅看见爸爸还在一边喝酒看电视一边傻乐。妈妈更是觉得爸爸没救了,不愿意浪费时间在爸爸身上,连跟爸爸说话都没说话,走到我的屋子里,看见我还在写作业。妈妈来到我身后,抚摸了一下我的脑袋,说道“阳阳,最近学习怎么样?累不累啊。”

我伏在桌前奋笔疾书,想抓紧把作业写完,连回头都没有,“妈妈,累死了都,整天都是写不完的作业。”我停下手中的笔,想了想以后说道“妈妈,你今天怎么没跟爸爸吵架啊。”

妈妈脸上一红,随后调侃道“怎么,看我跟你爸吵架你很开心啊?”

我乐了一下,嘿嘿一笑“怎么会呢,就是你们天天吵架,今天突然没声音了,我觉得奇怪而已。”

“那你是喜欢现在的妈妈呢,还是以前跟你爸吵架的妈妈呢?”

“当然是喜欢现在的妈妈啊,妈妈你不生气的时候最漂亮了。”我赶紧奉承妈妈道。

“死样吧你,小孩子懂什么漂亮不漂亮的?”妈妈轻轻按了一下我的头,继续说道“那以后妈妈都不跟你爸吵架,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好啊,妈妈,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怎么有点奇怪?”我挠了挠头,直感觉妈妈今天的言行举止敢平时有很大的变化,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我回头看了看妈妈,只见刚洗完澡的妈妈头上还湿湿的,披散著搭在肩上,脸上可能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有一点点汗水。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可能就是妈妈脸上有点红。我猜可能是天气太热的原因吧。

“哪有,小孩子不要胡思乱想。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安心学习就好,妈妈一定尽力给你一个最好的环境,让你以后能出人头地的。好了快点写作业吧,写完作业早点休息。”妈妈可能也觉得自己在儿子面前的行为有点反常,言归正传道,说完妈妈走出我的房间。

第二天,张主任早早的就通知别人把我妈叫到办公室。妈妈进到办公室以后,张主任乐呵呵的说道“小王啊,你工作的事我已经帮你协调好了,等会儿你去跟老孙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交接一下,下午你就来我办公室吧。你看,办公桌都帮你准备好了。”说完张主任指了指刚搬进来的办公桌。

妈妈侧头看去,只见西北角果然刚搬进来一张新的办公桌,离张主任的办公桌不太远,办公桌旁还有一扇窗户。桌子上干干净净的,只放了两个放文件夹的隔断。妈妈欣喜的走过去,抚摸著自己的新桌子。

张主任站起身来,走到妈妈身边“小王,感觉怎么样?喜欢新的办公环境吗?”张主任一边说话,一边把手放在妈妈挺翘的屁股上。

“唔”妈妈敏感部位被侵犯,脸上瞬间变红了,“张主任,谢,谢谢你。”妈妈扶著办公桌,翘著自己的大屁股,任由张主任在自己屁股上揉捏。虽然妈妈内心觉得很羞耻,自己应该阻止张主任的手,但是身体却感觉不由自己摆布似的,一动不动任由张主任摸捏著自己的屁股。

张主任轻轻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小王,你以后安安心心的跟着我工作,少不了你的好处。”说着,张主任居然拉开妈妈的裤子,把手伸进妈妈的裤子里,按揉妈妈的屁股,张主任一边揉捏妈妈的屁股,心里一边感叹:好大的屁股啊,摸起来肉乎乎的,操起来肯定过瘾啊。张主任一边想,一边把手向下摸索,顺着妈妈的屁股缝,手指慢慢接触到妈妈的阴户。张主任摸到妈妈的阴户的时候,只感觉手上上潮乎乎的。心里感叹,没想到啊,单纯只是摸摸屁股,小王下面就能变得湿润,看来也是骚的不行的一个女人。

“张,张主任,你先别,万一,万一有人进来看见了不好…”妈妈紧张的注视著门口,当感觉到张主任手指触碰自己的阴户的时候,妈妈轻哼一声,阻止张主任的继续侵犯。

“这是我办公室,他们进来都会敲门的,再说了,这个点他们都在干活,谁会没事来打搅咱们两个的好事?”张主任一边说,一边轻轻按揉妈妈的阴户,然后手用力的撑开一点妈妈夹紧的双腿,整个手掌盖在妈妈的阴户上,一下一下来回搓揉着妈妈的阴户。“小王,你的下面都湿了,你是不是也想要了?”

“唔,没有,不要说!”妈妈娇声道,说完妈妈两手撑著办公桌,两腿活动了一下,看似是感觉累了自己活动一下双腿,实则偷偷的把腿张大了一点,方便张主任的手更全面的摸自己的阴户。

张主任人老成精,怎么会不懂妈妈的小心思小动作。张主任因为妈妈的腿分开了,手活动的更加方便。张主任用手指分开妈妈的阴唇,然后一下用手指按住妈妈的阴蒂,轻轻揉搓著。“小王,舒服吗?”

“啊!别…”妈妈刺激的惊叫一声,然后赶紧咬住自己嘴唇,又抬起一只手捂住自己嘴巴。

张主任按揉了一会儿妈妈的阴蒂以后,又把手继续捂住妈妈的整个阴部揉搓两下,紧接着分开妈妈的阴唇,深处一根手指,触碰了一下妈妈的阴道,然后缓缓用力,手指插进妈妈的阴道里面去,一下一下抠弄著妈妈的逼,随着张主任的抠弄,妈妈下身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小王,你听,多么美妙的声音啊。”

妈妈紧咬著牙齿捂著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只是随着张主任的抠弄,“嗯嗯”的声音还是从妈妈的喉咙里发出来。

“碰碰..”就在两人渐渐沉迷的时候,两声敲门声吓得二人赶紧收手,张主任一下子把手从妈妈的裤子里抽出来。走到自己办公桌前拿起手纸擦了擦,扔到垃圾桶里。

妈妈也吓得赶紧提好裤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抬起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脸上红红的,紧张的呼呼的喘著粗气,幽怨的看了看张主任。

“进来。”张主任看妈妈整理好衣服了,开口道。

老孙打开门走了进来,“张主任,你不是让我跟小王交接一下工作吗,我看小王迟迟没过去交接工作,我过来看看。”老孙是个年近五十的男人,在厂里兢兢业业了十几年,算是个副班长,以前辅助妈妈工作,今天收到自己要转正的消息,心里格外兴奋。

“老孙啊,你来的正好,小王现在刚转到我这边来,我刚才给她交代工作,一下子忘记了时间。正好工作交代的差不多了,你们两个出去交接一下吧。”张主任不亏是个老狐狸,刚被打断好事,现在竟然像个没事人一样,话说的滴水不漏。

“好的,张主任。那咱们走吧小王,不打扰张主任工作了。”说完就先走了出去。

妈妈回头妩媚的瞪了一眼朝自己暗笑的张主任,随着老孙走了出去。

“哎,王班长,你是怎么贿赂的张主任啊,能让他给你安排个这么好的职位。”等两人离办公室远了,老孙低声在妈妈身边说道。“你说张主任这个人啊,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你说我在厂里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就想做个班长轻松一下,居然还要给他包了个一万的大红包”

妈妈心里一惊,昨天见张主任不收自己红包,还以为张主任不爱钱,没想到张主任根本没把自己送的那点钱放在眼里。

老孙看妈妈不说话,继续说道“张主任给你安排了这么好的职位,你是不是送的更多啊?”

“瞎说什么,我能得到这个职位,全凭我自己工作努力勤奋得到的,在厂里别瞎说这些话。传出去了没你好果子吃。”妈妈皱了皱眉,根本不想搭理老孙这个大嘴巴。

老孙跟在妈妈身后撇了撇嘴,暗道,装什么装,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你要不是给张主任送礼了,就是跟张主任有一腿,要不然怎么会得到这么好的工作。老孙看着妈妈一扭一扭的大屁股,突然闻到一股怪味,忍不住鼻子轻轻嗅了嗅“小王,你闻闻厂里这是什么味道啊,指不定又是那个臭小子在车间里撒尿了。”

妈妈脸上一红,内心羞愧不已,知道是自己刚才被张主任弄出的骚水散发出的味道被老孙闻到了,赶紧快走几步,“快点走吧,一会儿交接完工作,我还又其他的事要办。”

老孙怀疑的看了看妈妈,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加快步伐跟上妈妈。“以后一定好好管管这群小子,虽然怎么车间离厕所远了点,也不能在车间撒尿啊,弄得车间离骚里骚气的放什么话。”

妈妈又羞又气,恨老孙这个老婆嘴,叨叨个没完。只想尽快交接完工作以后去清理一下。不再搭理老孙的话,静下心来一边走一边跟老孙说着工作的事情。

一会儿,妈妈去到卫生间里,脱下自己裤子,感觉下面凉飕飕的,低头一看,自己的内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乎乎的了,一脱下来,骚气蔓延开来。妈妈羞红了脸,拿出卫生纸擦了擦自己下身,然后想了想,又脱下内裤用卫生纸使劲擦了擦,夏天干的快,不一会儿,内裤终于不再那么湿乎乎的了,妈妈才重新穿上内裤红这脸回到办公室。

经过刚才一闹,张主任也没有心思继续下去,看妈妈回来了,张主任交代了一下妈妈工作的事,然后说道,“小王啊,你以后也算是我的秘书了,以后就不要穿厂服来上班了,等会儿我给你开个条子,你去仓库领一身新的衣服换上。一会儿我要去开个会,没什么事你就先在办公室里吧。”

妈妈答应一声,等了一会儿,张主任把领工服的条子交给妈妈,就夹着本子出去了。

等张主任走远了,妈妈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一切。前几天自己还因为被辞工的事犯愁,没想到今天就能坐在办公室里,不用干那些粗活。没想到自己这辈子也能像电视上演的那些白领一样,朝九晚五的上班,这剧烈的转变,让妈妈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妈妈站起身高兴的打量著办公室的一切,只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这才是自己应该有的工作。

不得不说妈妈的适应能力很强,接下来的不长的一段时间,妈妈就基本掌握了自己应该做的工作,并且能很完美的完成张主任交代的任务。

张主任也很开心,随着妈妈换上新的工作服,让张主任眼前一亮。妈妈上身穿着修身的白衬衣,下身穿着一步裙和丝袜,在自己眼前工作的时候,总能让自己不时的猥琐一下妈妈的身体。摸摸妈妈的胸,拍拍妈妈的屁股什么的。

张主任没有急着把眼前的少妇吃入口中,他更喜欢一步一步的调戏妈妈这个极品的少妇,看妈妈含羞带却,欲语还休的样子。

“小王,你过来看看这个文件。”张主任把一份文件放到自己身旁,招呼妈妈过去。

妈妈起身来到张主任身边,低头看着文件。“怎么了,张主任,文件有什么问题吗?”刚说完,妈妈就感觉张主任把手放在自己胸前,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妈妈也渐渐适应了张主任,随着张主任的手抚摸自己胸部,妈妈面不改色的轻轻扭动自己的身体。

张主任轻轻解开妈妈衬衣的两个纽扣,随着扭开被解开,妈妈粉红色的胸罩包裹着的肥硕巨乳半遮半掩的漏了出来。张主任色眯眯的看着妈妈,用手指轻轻挑开妈妈的胸罩,用手指触碰著妈妈的乳头,然后用两根手指夹住妈妈的乳头,时重时轻的玩弄著妈妈的奶头。张主任一边玩弄妈妈的身体,一边说道“你看,你打印的这份文件,这个地方,还有这个地方,是不是有什么失误的地方。”

妈妈媚眼如丝的穿着粗气,一边感受着身体敏感部位被猥琐,一边还要集中注意力看文件。当看到张主任指出的地方的时候,确实可能因为自己粗心的原因,打错了几个字。妈妈娇声道“对不起啊,张主任,我可能一不小心打错字了。”

张主任整个手掌伸进妈妈的胸罩里,抚摸著妈妈的洁白巨乳,一边揉捏一边说道,“错了就是错了,道歉有用吗?错了就要接受惩罚,知道吗?”

妈妈站在张主任桌子前,气喘吁吁的任由张主任抚摸自己的奶子,“哎呀,张主任,我不是不小心嘛,你就原谅我这次好不好。再说了,你都,我都让你这样了,你还要怎么惩罚我啊!”

张主任嘿嘿淫笑道“你说我怎么惩罚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提的要求吗?你还敢不答应我,喏,自己摸摸看硬不硬。”

妈妈想起上次张主任让自己帮他舔鸡巴就觉得一阵恶心,这是尿尿的地方,怎么可以用嘴舔啊!再说了,现在这么热的天,一会儿就出一身汗,上次张主任按著自己的头,把自己按在他的鸡巴上,大鸡吧在自己脸上拍打着,那浓重的汗液和下身的腥臊味让自己差点吐出来,张主任还不是的用鸡巴往自己嘴里塞。要不是突然张主任接了个电话,说不定当时自己就屈服了。

妈妈想到这里,脸上红红的,忍不住伸手放在张主任胯下,隔着裤子摸了摸。却摸著张主任的大鸡吧已经坚硬的挺立起来。

妈妈用自己的纤纤玉手抚摸著张主任的大鸡吧,一边摸,一边不自觉的闭上眼睛,感受着张主任大鸡吧的尺寸。妈妈怎么也没想到,张主任虽然年龄大了,但是鸡巴还能这么硬,关键是尺寸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上不少。

张主任抽出自己的手,按了按妈妈的头,示意妈妈蹲下来帮自己舔一下。

“不要嘛,天真热,都是汗味,你又没洗澡,好恶心啊。我用手帮你好不好。”妈妈睁开眼,风情万种的看着张主任,想要逃脱张主任的要求。

“不行,这是你做错事的惩罚。快点!”张主任一点说着,一边用力按压妈妈的头。妈妈一会儿就屈服了,慢慢蹲下身子,头轻轻靠在张主任的大腿上。其实妈妈嘴上虽然说不要,但是内心深处其实很想尝试一下的。只不过羞耻心作祟,妈妈只不过不想把自己表现的那么淫荡而已。另一方面,妈妈也喜欢这种强势的男人,当张主任强迫自己去做的时候,自己最后都是乖乖顺从张主任的要求。

妈妈半蹲著趴在张主任腿上,隔着裤子感受着张主任鸡巴的火热。一只手轻轻按压着张主任的鸡巴。一会儿以后,妈妈主动拉开张主任裤子拉链,把手伸进张主任裤子里,然后把张主任的鸡巴从裤子里掏出来。

张主任的大鸡吧离妈妈的面庞不足十公分的距离,妈妈迷醉的看着眼前的巨物,忍不住轻轻嗅了嗅。一股汗味和浓重的男人味扑鼻而来。妈妈抓着张主任的鸡巴,上下撸动,紫红色的大龟头时隐时现。妈妈看张主任不注意,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咬著下唇,一只手快速的撸动张主任的大鸡吧。

张主任看着蹲在自己下身的少妇,内心无比兴奋刺激,鸡巴越发的坚挺,张主任轻轻抚摸妈妈的柔顺长发,故意不时的抬起屁股,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鸡巴一下一下的顶妈妈的脸。

“哎呀,你好坏啊,”妈妈虽然知道张主任的小动作,却没有任何阻止,反而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脸离张主任的大鸡吧越来越近。

张主任拉开妈妈抚摸自己鸡巴的手,按住妈妈的头,把妈妈的头压在自己上,轻轻晃动着妈妈的头,大鸡吧在妈妈的脸上摩擦著。然后张主任站了起来,一手扶著自己的鸡巴,一手抬着妈妈的下巴,在妈妈的柔嫩的脸上拍打着,不时地用鸡巴触碰妈妈的鲜艳的红唇。“小骚货,张开嘴!快点!”

妈妈屈辱又兴奋的发出“唔唔”的声音,闭着眼睛感受着大鸡吧在自己脸庞上拍打,听到张主任的话,妈妈轻轻摇头,不愿意轻易屈服。

张主任捏住妈妈的下巴,鸡巴放在妈妈嘴边,在妈妈的嘴唇上摩擦著,然后稍微低下身子,抓住妈妈的奶子,用力捏了一下妈妈的奶头。

“啊呕…”妈妈忍不住呻吟一声,张主任趁著妈妈张开嘴的空隙,鸡巴一下子塞进妈妈的嘴里。“乖乖听话,小骚货。”

妈妈一不小心被鸡巴塞进嘴里,当鸡巴塞进嘴里的那一刻,妈妈也就不再反抗,任由张主任的大鸡吧塞在自己嘴里,浓烈的味道顺势散开,让妈妈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张主任看妈妈终于听话了,得意的扶著自己的鸡巴,在妈妈嘴里进进出出,来回抽插著。

妈妈闭着眼睛,含着张主任的大鸡吧,口水不断的分泌著,随着张主任的抽查,不时地顺着大鸡吧从妈妈嘴里流出来。张主任操了一会儿妈妈的嘴,然后把鸡巴抽出来,妈妈竟然主动的伸出舌头,舔弄著大鸡吧。

“睁开眼看着我!”张主任把鸡巴塞进妈妈嘴里,只感觉快感一阵一阵袭来,强硬的要求妈妈睁开眼。

妈妈疑惑的睁开眼,眼睛向上,看着张主任。只见从这个角度看去,张主任显得那么高大魁梧,自己趴在张主任身下舔鸡巴的样子又显得那么卑微渺小。妈妈尽力张大嘴巴,感觉张主任的大鸡吧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张主任还用力按著自己的头,鸡巴狠狠的往里塞著。妈妈憋得难受,眼泪都流出来了,妈妈知道张主任快射了,赶紧使劲拍打张主任的大腿,希望他能抽出去。谁知道张主任根本不理自己,非但没有抽出去,反而插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最后张主任两手抱住妈妈的头,鸡巴狠狠插进妈妈嘴巴最深处,然后在妈妈的嘴巴里一阵抖动,噗嗤噗嗤的射进妈妈嘴里。

张主任的精液不止射进妈妈的嘴里,还随着强力的冲击力,让妈妈咽下去不少。张主任喘著粗气,一点一点的把鸡巴从妈妈嘴里拔出来。

“呜呜,啊嗯呕!…”随着张主任射进自己嘴里后抽出鸡巴,妈妈干呕一声,剧烈的咳嗽几声,抱着垃圾桶把嘴里浓浓的精液吐进垃圾桶里。

“张主任,你坏死了你!差点憋死我,这下满意了吧。”妈妈起身无力的拍打了一下张主任的身子,然后不顾自己衣衫不整,先从桌子上抽出纸巾,擦拭著张主任的鸡巴。

“哎呀,小王你真浪费。你不知道男人精液的宝贵啊,还都吐了,精液对于你们女人来说可是美容养颜的秘药啊,你要咽下去知道吗。下次我射你脸上好不好,帮你做个精液面膜,嘿嘿”张主任一边安抚妈妈的头,一边在妈妈耳边说道。

“你就吹吧你,这臭烘烘的东西还能有这种疗效?”妈妈根本不信张主任的话,还以为是张主任在胡扯。

“你还别不信,这可是专家说的。”张主任看妈妈帮自己清理干净了,自己把鸡巴塞进裤子里,顺手摸了摸妈妈的大奶子。

“喏,这次没能给你做成精液面膜,这五百块钱你自己拿着去买点护肤品。”张主任从抽屉里拿出钱,塞到妈妈手里。然后捏了捏妈妈的奶头。

“讨厌,别摸了。”妈妈美滋滋的收起张主任给的钱,顺手拍打了一下张主任作怪的手,红这脸把自己的衬衣纽扣系上,回到自己办公桌旁,坐在椅子上。坐下以后,只感觉自己下面很空虚,麻麻痒痒湿乎乎的,妈妈忍不住坐在椅子上扭了扭自己的大屁股,那种摩擦感让妈妈舒服的差点呻吟一声。

张主任从后面看着妈妈自己扭动屁股的骚样,淫邪的嘿嘿一笑,早晚有一天,让你主动臣服在我胯下求我操你。

接下来的一下午,妈妈脸上都红红的。因为张主任不时的骚扰一下自己,不是摸摸自己的奶子,就是隔着裙子摸自己屁股,还不时的伸到自己下身摸两把。一直到下班,妈妈的下身一直黏糊糊的。

终于下班了,妈妈伸了个懒腰,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然后回头看了看张主任。

张主任正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著。其实张主任平时工作很认真,很少出差错,经常下班到深夜。

妈妈叹息一声,如果自己丈夫这么努力,自己何苦又委身于别人呢。“张主任,我先走了啊。”

“嗯好,你走吧。”张主任工作的时候最烦别人打断他的思路,听到妈妈说话,连头都没抬一下。

妈妈轻手轻脚收拾一下东西,看张主任水杯里没水了,过去帮张主任把水杯倒满,然后走出办公室。

这期间,厂里的文件已经下达了,爸爸现在已经待业在家。妈妈回到家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看见爸爸在喝酒。

“李刚,你不是出去找工作去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妈妈放下包,皱了皱眉。自从爸爸失业在家以后,不是出去打牌就是跟几个朋友喝酒。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承诺要出去找个活,谁知道自己刚回家就看到他在这里喝酒。

“嗨,别提了,今天上午不是跟着村头老徐去工地干活,谁知道去干的活又脏又累,关键给的钱还不多。干了一上午我觉得不合适就回来了。”爸爸一边喝闷酒,一边说道。爸爸在厂里的时候,根本没干过什么力气活,现在突然去干建筑队上的活,当然干不了。

“你啊你,你以为钱那么好挣?当时你在厂里让你学点技术你不学,现在好了吧,下岗了在家呆着,力气活你又干不了,看你以后怎么养活我们娘俩。”妈妈叹息一声,虽然恨爸爸没出息,想骂爸爸几句,但是也心疼爸爸,知道爸爸细皮嫩肉的受不了这种苦。再加上自己跟张主任的事,让妈妈觉得自己亏欠爸爸的,只能抱怨了几句了事。

“哎,别提了,早知道在厂里我就努努力,以我的聪明才智,怎么也不至于下岗吧。”爸爸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突然觉得有点奇怪,因为照妈妈以前的脾气,不跟自己大吵大闹一顿怎么会善罢甘休?爸爸抬起头“小霞,你怎么没骂我啊?”

妈妈脸上一红,坐到爸爸身边,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我是懒得跟你计较,事已至此我骂你有什么用?你还是好好想想你接下来干什么吧。”

爸爸听妈妈这么说,高兴的亲了妈妈一口,“老婆,你真好。”

“哎呀,你干什么啊,一嘴酒气。”妈妈擦了擦脸上。

爸爸看妈妈脸上红扑扑的格外诱人,忍不住一下把妈妈扑倒在沙发上,压在妈妈身上说道“老婆,我一定好好挣钱,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爸爸一边说,一边压在妈妈身上,亲吻著妈妈的脸颊,嘴唇。

妈妈被爸爸压在身下,听着爸爸喘著粗气在自己身上说话,自己今天一天被张主任挑逗起的情欲再次起来。妈妈闭上眼睛,一脸娇羞的轻声呻吟。“别,别在客厅里。”

“没事,阳阳放学还早。”爸爸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妈妈的衣服里,抚摸妈妈的奶子。

“嗯嗯,轻一点,”妈妈闭着眼睛,自己忍了一天,也是痒的受不了,也就不再拒绝爸爸。

爸爸一边亲吻妈妈,一边把妈妈的上衣推上去,然后亲吻到妈妈肥硕的奶子上,一边揉捏,一边轻轻咬著妈妈的奶头。一会儿,爸爸手伸到妈妈下身出,却感觉妈妈下身湿乎乎的。爸爸疑惑了一下,以前也没注意到妈妈这么多水啊,“小霞,你今天下面好多水啊。”

妈妈心里一惊,自己刚回来忘记回屋换内裤,没想到被自己丈夫发现了。妈妈装作迷惑的说道“你还说,还不都是你搞的好事!”说完妈妈自己主动抬起屁股,把内裤拉下来,塞到屁股底下。

爸爸喝的醉醺醺的,也没多想,还以为是自己的功劳,心里乐呵呵的把裤子脱下来,撸了几下自己的鸡巴,一下子塞进妈妈的逼里,然后趴在妈妈身上噗嗤噗嗤的操了起来。

“嗯嗯,啊嗯”妈妈今天被张主任玩弄的早就情欲勃发,当爸爸鸡巴插进来,忍不住呻吟起来。

爸爸一边操著妈妈,一边看着妈妈呻吟的骚样,还以为自己变得多么厉害,一边操一边说道“小霞,爽不爽,喜不喜欢啊”

妈妈一边喘著粗气,一边呻吟道“爽,好爽啊,快点,好喜欢嗯啊。用力,快点。嗯嗯。”

爸爸趴在妈妈身上,鸡巴插在妈妈的逼里面屁股狠狠的耸动,操了一会儿,爸爸感觉龟头一紧,忍不住鸡巴用力插,一股精液射进妈妈的逼里面。“啊嗯!小霞,好爽啊。”

妈妈被爸爸操的刚起来感觉,一手还捏在自己奶子上揉捏著,谁知道刚过没几分钟,爸爸居然射了“别,嗯啊,快点,快再插两下,哦哦”妈妈紧紧夹住爸爸的腰,骚逼不断的使劲,用力夹住爸爸的鸡巴,可是爸爸射完的鸡巴已经变软,妈妈一用力夹,鸡巴哧溜一下滑了出来。

妈妈闭着眼睛喘著粗气,只感觉下身空虚,麻痒难耐。即使爸爸鸡巴滑了出去,还是夹着爸爸的腰,使劲扭动了几下。慢慢的,妈妈安静了下来,看了看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心里充满了鄙夷,“快起来,压在我身上热死了都。”然后用力的掀开爸爸的身子,也不管爸爸,自己拿了换洗衣服朝浴室走去。

浴室里,哗哗的水流声盖住了妈妈的呻吟声,妈妈手指插在自己的逼里,用力的抠挖著,另一只手使劲捏著自己的奶子。

妈妈闭着眼睛,头上的水冲刷著自己的身体,长发紧紧贴在自己脸上,身上。妈妈一边抠挖自己的逼,脑海里一边想着张主任的大鸡吧,想着张主任鸡巴插在自己嘴里的那种窒息感,想着张主任玩弄自己身体时那种刺激的感觉,妈妈一边抠挖自己骚逼,嘴里一边呻吟道“啊啊啊,张主任,操我,插我的逼,嗯啊,我好喜欢,喜欢你操我…快点,草死我吧。”妈妈浑身一紧,骚逼里淫水顺着手指噗嗤一下喷了出来,妈妈爽的浑身颤动,脑海里全是张主任的大鸡吧。妈妈闭着眼睛,高潮的感觉让妈妈屁股一下一下的耸动着,妈妈抬起满是淫水的手,不自觉的含进嘴里,就想下午吮吸张主任大鸡吧一样,吮吸著自己的手指,舔舐着手指上的淫液。

妈妈回到屋里的时候,爸爸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妈妈叹息一声,过去帮爸爸提上裤子,想把爸爸弄到屋里去,使了使劲,发现弄不动爸爸。妈妈没办法了,只能回房间里拿了条被单,盖在爸爸身上。妈妈坐在爸爸身边,注视著爸爸的脸庞,虽然有了岁月的痕迹,但还是那么英俊。

妈妈想起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两人无忧无虑,恩爱有加。那时妈妈幻想,如果能跟这个男人过一辈子,这一辈子也算值了。只是一切都敌不过现实中的柴米油盐。妈妈叹息一声,“李刚,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也是没办法。”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