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綠母版) (3-4) 作者:lijian19920110

.

【我的前半生】

作者: lijian199201102021-4-28 發表於SIS

第三、四章

晚上媽媽回到家中的時候,十分意外的沒有跟爸爸吵架。反而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回家以後就回到臥室里把自己的衣服換了下來。

爸爸端起酒杯,心裡還樂滋滋的,沒有人煩自己喝酒,讓爸爸心情愉悅。在爸爸心中,只要事情還沒發生在自己身上,那都不叫事。當爸爸端起酒杯的那一刻,什麼裁員的事情,早就拋諸腦後了。

一會兒媽媽出來了,媽媽看了一眼爸爸,看爸爸還在美滋滋的喝酒,心裡哀嘆一聲,攤上這樣的男人,自己能怎麼辦?

爸爸喝了一口小酒,「小霞啊,你去給張主任送禮了嗎?張主任收了嗎?」虧爸爸還記得送禮的事。

媽媽臉上一紅,捋了捋自己的長髮,說道「嗯,送了,張主任收下了,應該是管用。」

「那就好,那就好。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了,不能在廠里幹活,我還不能去外面打點零工啊,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我還不稀罕廠里的這點工資呢。等我掙大錢了,天天給陽陽買好吃的,天天給你買新衣服穿。」爸爸說完腦子裡已經做起了自己的發財美夢。

「你啊你,別讓我操心就好了…」媽媽看爸爸這個樣就來氣,自己又不是小時候的懷春少女,相處了這麼多年,怎麼能不了解自己丈夫的秉性,本想罵爸爸幾句,但是又覺得自己做了虧心事,忍了忍還是沒說什麼,拿起衣服出去洗澡去了。

浴室里,媽媽把水開到最熱,任由滾燙的熱水噴淋在自己身上,把自己的皮膚燙的通紅。媽媽站在水裡,用力揉搓自己的身體,仿佛這樣就能把那些不幹凈的東西洗掉。媽媽一邊搓洗,一邊低聲哭泣,雖然在張主任辦公室里,自己委身於張主任,但是那時候是迫不得已,媽媽是逢場作戲演給張主任看的。其實內心深處,媽媽十分反感張主任這個年紀快六十的人。

從媽媽嫁給爸爸就能看出,媽媽是一個比較在意外貌的人,要不然年輕的時候自己也不會選擇爸爸這個帥氣的人,而放棄那些家境富裕的追求者。現在不得已,媽媽向生活妥協,向命運屈服,讓媽媽倍感屈辱。

媽媽一邊揉搓自己的身體,一邊暗恨生活的無奈,心裡規勸自己,我是被逼的,我只能這麼做,要不然家裡的生活費哪裡來?陽陽的上學的費用哪裡來?

想著想著,媽媽又想到了張主任,突然感覺張主任也不是那麼面目可憎。想到張主任的大手撫摸自己的時候,想到張主任強有力的舌頭頂開自己嘴唇的時候,媽媽緩緩閉上眼睛,只感覺體內一股無名火在燃燒,媽媽緩緩伸處自己的手,摸向自己的下身。

一段時間後,在滾燙的熱水下,媽媽劇烈高潮,渾身顫抖著。說到底,媽媽是一個接近四十歲的女人,有自己的慾望。當自己在老公身邊得不到滿足的時候,跟其他男人發生關係是早晚的事,只不過張主任出現的恰是時機,而裁員的事,也變相的減輕了媽媽的負罪感。

媽媽注視著鏡子中的自己,剛高潮過後的樣子顯得格外嫵媚誘人,仿佛眉眼之間都帶著春色,羞怯的表情更是讓人我見猶憐。媽媽嘆息一聲,內心充滿了委屈和不甘之情。憑什麼,同樣都是女人憑什麼我就要早起晚歸?憑什麼我就要辛苦操勞?我為什麼不能像別的女人一樣每天穿華麗的服裝,用高檔的化妝品,吃精美的事物,享受一輩子的榮華富貴?我一定也能得到,我一定要得到!即使出賣自己的肉體和靈魂!這是媽媽的心聲,這是一個年近四十的女人的心聲,這可能也是大部分這個年齡女人的心聲。只不過有的人選擇把這種心聲埋在心底,而有的人選擇付諸行動。很明顯,媽媽選擇了後者。

媽媽眼神慢慢變得堅定有神,穿上衣服後走出浴室。進到客廳看見爸爸還在一邊喝酒看電視一邊傻樂。媽媽更是覺得爸爸沒救了,不願意浪費時間在爸爸身上,連跟爸爸說話都沒說話,走到我的屋子裡,看見我還在寫作業。媽媽來到我身後,撫摸了一下我的腦袋,說道「陽陽,最近學習怎麼樣?累不累啊。」

我伏在桌前奮筆疾書,想抓緊把作業寫完,連回頭都沒有,「媽媽,累死了都,整天都是寫不完的作業。」我停下手中的筆,想了想以後說道「媽媽,你今天怎麼沒跟爸爸吵架啊。」

媽媽臉上一紅,隨後調侃道「怎麼,看我跟你爸吵架你很開心啊?」

我樂了一下,嘿嘿一笑「怎麼會呢,就是你們天天吵架,今天突然沒聲音了,我覺得奇怪而已。」

「那你是喜歡現在的媽媽呢,還是以前跟你爸吵架的媽媽呢?」

「當然是喜歡現在的媽媽啊,媽媽你不生氣的時候最漂亮了。」我趕緊奉承媽媽道。

「死樣吧你,小孩子懂什麼漂亮不漂亮的?」媽媽輕輕按了一下我的頭,繼續說道「那以後媽媽都不跟你爸吵架,你覺得怎麼樣?」

「好啊好啊,媽媽,我怎麼感覺你今天怎麼有點奇怪?」我撓了撓頭,直感覺媽媽今天的言行舉止敢平時有很大的變化,但是具體哪裡不對,又說不出來。我回頭看了看媽媽,只見剛洗完澡的媽媽頭上還濕濕的,披散著搭在肩上,臉上可能因為天氣太熱的原因,有一點點汗水。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可能就是媽媽臉上有點紅。我猜可能是天氣太熱的原因吧。

「哪有,小孩子不要胡思亂想。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安心學習就好,媽媽一定盡力給你一個最好的環境,讓你以後能出人頭地的。好了快點寫作業吧,寫完作業早點休息。」媽媽可能也覺得自己在兒子面前的行為有點反常,言歸正傳道,說完媽媽走出我的房間。

第二天,張主任早早的就通知別人把我媽叫到辦公室。媽媽進到辦公室以後,張主任樂呵呵的說道「小王啊,你工作的事我已經幫你協調好了,等會兒你去跟老孫把自己手頭上的工作交接一下,下午你就來我辦公室吧。你看,辦公桌都幫你準備好了。」說完張主任指了指剛搬進來的辦公桌。

媽媽側頭看去,只見西北角果然剛搬進來一張新的辦公桌,離張主任的辦公桌不太遠,辦公桌旁還有一扇窗戶。桌子上乾乾淨淨的,只放了兩個放文件夾的隔斷。媽媽欣喜的走過去,撫摸著自己的新桌子。

張主任站起身來,走到媽媽身邊「小王,感覺怎麼樣?喜歡新的辦公環境嗎?」張主任一邊說話,一邊把手放在媽媽挺翹的屁股上。

「唔」媽媽敏感部位被侵犯,臉上瞬間變紅了,「張主任,謝,謝謝你。」媽媽扶著辦公桌,翹著自己的大屁股,任由張主任在自己屁股上揉捏。雖然媽媽內心覺得很羞恥,自己應該阻止張主任的手,但是身體卻感覺不由自己擺布似的,一動不動任由張主任摸捏著自己的屁股。

張主任輕輕拍了一下媽媽的屁股,「小王,你以後安安心心的跟著我工作,少不了你的好處。」說著,張主任居然拉開媽媽的褲子,把手伸進媽媽的褲子裡,按揉媽媽的屁股,張主任一邊揉捏媽媽的屁股,心裡一邊感嘆:好大的屁股啊,摸起來肉乎乎的,操起來肯定過癮啊。張主任一邊想,一邊把手向下摸索,順著媽媽的屁股縫,手指慢慢接觸到媽媽的陰戶。張主任摸到媽媽的陰戶的時候,只感覺手上上潮乎乎的。心裡感嘆,沒想到啊,單純只是摸摸屁股,小王下面就能變得濕潤,看來也是騷的不行的一個女人。

「張,張主任,你先別,萬一,萬一有人進來看見了不好…」媽媽緊張的注視著門口,當感覺到張主任手指觸碰自己的陰戶的時候,媽媽輕哼一聲,阻止張主任的繼續侵犯。

「這是我辦公室,他們進來都會敲門的,再說了,這個點他們都在幹活,誰會沒事來打攪咱們兩個的好事?」張主任一邊說,一邊輕輕按揉媽媽的陰戶,然後手用力的撐開一點媽媽夾緊的雙腿,整個手掌蓋在媽媽的陰戶上,一下一下來回搓揉著媽媽的陰戶。「小王,你的下面都濕了,你是不是也想要了?」

「唔,沒有,不要說!」媽媽嬌聲道,說完媽媽兩手撐著辦公桌,兩腿活動了一下,看似是感覺累了自己活動一下雙腿,實則偷偷的把腿張大了一點,方便張主任的手更全面的摸自己的陰戶。

張主任人老成精,怎麼會不懂媽媽的小心思小動作。張主任因為媽媽的腿分開了,手活動的更加方便。張主任用手指分開媽媽的陰唇,然後一下用手指按住媽媽的陰蒂,輕輕揉搓著。「小王,舒服嗎?」

「啊!別…」媽媽刺激的驚叫一聲,然後趕緊咬住自己嘴唇,又抬起一隻手捂住自己嘴巴。

張主任按揉了一會兒媽媽的陰蒂以後,又把手繼續捂住媽媽的整個陰部揉搓兩下,緊接著分開媽媽的陰唇,深處一根手指,觸碰了一下媽媽的陰道,然後緩緩用力,手指插進媽媽的陰道裡面去,一下一下摳弄著媽媽的逼,隨著張主任的摳弄,媽媽下身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小王,你聽,多麼美妙的聲音啊。」

媽媽緊咬著牙齒捂著嘴巴,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只是隨著張主任的摳弄,「嗯嗯」的聲音還是從媽媽的喉嚨里發出來。

「碰碰..」就在兩人漸漸沉迷的時候,兩聲敲門聲嚇得二人趕緊收手,張主任一下子把手從媽媽的褲子裡抽出來。走到自己辦公桌前拿起手紙擦了擦,扔到垃圾桶里。

媽媽也嚇得趕緊提好褲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抬起手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臉上紅紅的,緊張的呼呼的喘著粗氣,幽怨的看了看張主任。

「進來。」張主任看媽媽整理好衣服了,開口道。

老孫打開門走了進來,「張主任,你不是讓我跟小王交接一下工作嗎,我看小王遲遲沒過去交接工作,我過來看看。」老孫是個年近五十的男人,在廠里兢兢業業了十幾年,算是個副班長,以前輔助媽媽工作,今天收到自己要轉正的消息,心裡格外興奮。

「老孫啊,你來的正好,小王現在剛轉到我這邊來,我剛才給她交代工作,一下子忘記了時間。正好工作交代的差不多了,你們兩個出去交接一下吧。」張主任不虧是個老狐狸,剛被打斷好事,現在竟然像個沒事人一樣,話說的滴水不漏。

「好的,張主任。那咱們走吧小王,不打擾張主任工作了。」說完就先走了出去。

媽媽回頭嫵媚的瞪了一眼朝自己暗笑的張主任,隨著老孫走了出去。

「哎,王班長,你是怎麼賄賂的張主任啊,能讓他給你安排個這麼好的職位。」等兩人離辦公室遠了,老孫低聲在媽媽身邊說道。「你說張主任這個人啊,就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你說我在廠里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就想做個班長輕鬆一下,居然還要給他包了個一萬的大紅包」

媽媽心裡一驚,昨天見張主任不收自己紅包,還以為張主任不愛錢,沒想到張主任根本沒把自己送的那點錢放在眼裡。

老孫看媽媽不說話,繼續說道「張主任給你安排了這麼好的職位,你是不是送的更多啊?」

「瞎說什麼,我能得到這個職位,全憑我自己工作努力勤奮得到的,在廠里別瞎說這些話。傳出去了沒你好果子吃。」媽媽皺了皺眉,根本不想搭理老孫這個大嘴巴。

老孫跟在媽媽身後撇了撇嘴,暗道,裝什麼裝,還以為自己是什麼好東西?你要不是給張主任送禮了,就是跟張主任有一腿,要不然怎麼會得到這麼好的工作。老孫看著媽媽一扭一扭的大屁股,突然聞到一股怪味,忍不住鼻子輕輕嗅了嗅「小王,你聞聞廠里這是什麼味道啊,指不定又是那個臭小子在車間裡撒尿了。」

媽媽臉上一紅,內心羞愧不已,知道是自己剛才被張主任弄出的騷水散發出的味道被老孫聞到了,趕緊快走幾步,「快點走吧,一會兒交接完工作,我還又其他的事要辦。」

老孫懷疑的看了看媽媽,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加快步伐跟上媽媽。「以後一定好好管管這群小子,雖然怎麼車間離廁所遠了點,也不能在車間撒尿啊,弄得車間離騷里騷氣的放什麼話。」

媽媽又羞又氣,恨老孫這個老婆嘴,叨叨個沒完。只想儘快交接完工作以後去清理一下。不再搭理老孫的話,靜下心來一邊走一邊跟老孫說著工作的事情。

一會兒,媽媽去到衛生間裡,脫下自己褲子,感覺下面涼颼颼的,低頭一看,自己的內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濕乎乎的了,一脫下來,騷氣蔓延開來。媽媽羞紅了臉,拿出衛生紙擦了擦自己下身,然後想了想,又脫下內褲用衛生紙使勁擦了擦,夏天乾的快,不一會兒,內褲終於不再那麼濕乎乎的了,媽媽才重新穿上內褲紅這臉回到辦公室。

經過剛才一鬧,張主任也沒有心思繼續下去,看媽媽回來了,張主任交代了一下媽媽工作的事,然後說道,「小王啊,你以後也算是我的秘書了,以後就不要穿廠服來上班了,等會兒我給你開個條子,你去倉庫領一身新的衣服換上。一會兒我要去開個會,沒什麼事你就先在辦公室里吧。」

媽媽答應一聲,等了一會兒,張主任把領工服的條子交給媽媽,就夾著本子出去了。

等張主任走遠了,媽媽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感受著這一切。前幾天自己還因為被辭工的事犯愁,沒想到今天就能坐在辦公室里,不用干那些粗活。沒想到自己這輩子也能像電視上演的那些白領一樣,朝九晚五的上班,這劇烈的轉變,讓媽媽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媽媽站起身高興的打量著辦公室的一切,只覺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這才是自己應該有的工作。

不得不說媽媽的適應能力很強,接下來的不長的一段時間,媽媽就基本掌握了自己應該做的工作,並且能很完美的完成張主任交代的任務。

張主任也很開心,隨著媽媽換上新的工作服,讓張主任眼前一亮。媽媽上身穿著修身的白襯衣,下身穿著一步裙和絲襪,在自己眼前工作的時候,總能讓自己不時的猥瑣一下媽媽的身體。摸摸媽媽的胸,拍拍媽媽的屁股什麼的。

張主任沒有急著把眼前的少婦吃入口中,他更喜歡一步一步的調戲媽媽這個極品的少婦,看媽媽含羞帶卻,欲語還休的樣子。

「小王,你過來看看這個文件。」張主任把一份文件放到自己身旁,招呼媽媽過去。

媽媽起身來到張主任身邊,低頭看著文件。「怎麼了,張主任,文件有什麼問題嗎?」剛說完,媽媽就感覺張主任把手放在自己胸前,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媽媽也漸漸適應了張主任,隨著張主任的手撫摸自己胸部,媽媽面不改色的輕輕扭動自己的身體。

張主任輕輕解開媽媽襯衣的兩個紐扣,隨著扭開被解開,媽媽粉紅色的胸罩包裹著的肥碩巨乳半遮半掩的漏了出來。張主任色眯眯的看著媽媽,用手指輕輕挑開媽媽的胸罩,用手指觸碰著媽媽的乳頭,然後用兩根手指夾住媽媽的乳頭,時重時輕的玩弄著媽媽的奶頭。張主任一邊玩弄媽媽的身體,一邊說道「你看,你列印的這份文件,這個地方,還有這個地方,是不是有什麼失誤的地方。」

媽媽媚眼如絲的穿著粗氣,一邊感受著身體敏感部位被猥瑣,一邊還要集中注意力看文件。當看到張主任指出的地方的時候,確實可能因為自己粗心的原因,打錯了幾個字。媽媽嬌聲道「對不起啊,張主任,我可能一不小心打錯字了。」

張主任整個手掌伸進媽媽的胸罩里,撫摸著媽媽的潔白巨乳,一邊揉捏一邊說道,「錯了就是錯了,道歉有用嗎?錯了就要接受懲罰,知道嗎?」

媽媽站在張主任桌子前,氣喘吁吁的任由張主任撫摸自己的奶子,「哎呀,張主任,我不是不小心嘛,你就原諒我這次好不好。再說了,你都,我都讓你這樣了,你還要怎麼懲罰我啊!」

張主任嘿嘿淫笑道「你說我怎麼懲罰你,還記得上次我跟你提的要求嗎?你還敢不答應我,喏,自己摸摸看硬不硬。」

媽媽想起上次張主任讓自己幫他舔雞巴就覺得一陣噁心,這是尿尿的地方,怎麼可以用嘴舔啊!再說了,現在這麼熱的天,一會兒就出一身汗,上次張主任按著自己的頭,把自己按在他的雞巴上,大雞吧在自己臉上拍打著,那濃重的汗液和下身的腥臊味讓自己差點吐出來,張主任還不是的用雞巴往自己嘴裡塞。要不是突然張主任接了個電話,說不定當時自己就屈服了。

媽媽想到這裡,臉上紅紅的,忍不住伸手放在張主任胯下,隔著褲子摸了摸。卻摸著張主任的大雞吧已經堅硬的挺立起來。

媽媽用自己的纖纖玉手撫摸著張主任的大雞吧,一邊摸,一邊不自覺的閉上眼睛,感受著張主任大雞吧的尺寸。媽媽怎麼也沒想到,張主任雖然年齡大了,但是雞巴還能這麼硬,關鍵是尺寸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上不少。

張主任抽出自己的手,按了按媽媽的頭,示意媽媽蹲下來幫自己舔一下。

「不要嘛,天真熱,都是汗味,你又沒洗澡,好噁心啊。我用手幫你好不好。」媽媽睜開眼,風情萬種的看著張主任,想要逃脫張主任的要求。

「不行,這是你做錯事的懲罰。快點!」張主任一點說著,一邊用力按壓媽媽的頭。媽媽一會兒就屈服了,慢慢蹲下身子,頭輕輕靠在張主任的大腿上。其實媽媽嘴上雖然說不要,但是內心深處其實很想嘗試一下的。只不過羞恥心作祟,媽媽只不過不想把自己表現的那麼淫蕩而已。另一方面,媽媽也喜歡這種強勢的男人,當張主任強迫自己去做的時候,自己最後都是乖乖順從張主任的要求。

媽媽半蹲著趴在張主任腿上,隔著褲子感受著張主任雞巴的火熱。一隻手輕輕按壓著張主任的雞巴。一會兒以後,媽媽主動拉開張主任褲子拉鏈,把手伸進張主任褲子裡,然後把張主任的雞巴從褲子裡掏出來。

張主任的大雞吧離媽媽的面龐不足十公分的距離,媽媽迷醉的看著眼前的巨物,忍不住輕輕嗅了嗅。一股汗味和濃重的男人味撲鼻而來。媽媽抓著張主任的雞巴,上下擼動,紫紅色的大龜頭時隱時現。媽媽看張主任不注意,忍不住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後咬著下唇,一隻手快速的擼動張主任的大雞吧。

張主任看著蹲在自己下身的少婦,內心無比興奮刺激,雞巴越發的堅挺,張主任輕輕撫摸媽媽的柔順長發,故意不時的抬起屁股,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雞巴一下一下的頂媽媽的臉。

「哎呀,你好壞啊,」媽媽雖然知道張主任的小動作,卻沒有任何阻止,反而不知不覺間,自己的臉離張主任的大雞吧越來越近。

張主任拉開媽媽撫摸自己雞巴的手,按住媽媽的頭,把媽媽的頭壓在自己上,輕輕晃動著媽媽的頭,大雞吧在媽媽的臉上摩擦著。然後張主任站了起來,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一手抬著媽媽的下巴,在媽媽的柔嫩的臉上拍打著,不時地用雞巴觸碰媽媽的鮮艷的紅唇。「小騷貨,張開嘴!快點!」

媽媽屈辱又興奮的發出「唔唔」的聲音,閉著眼睛感受著大雞吧在自己臉龐上拍打,聽到張主任的話,媽媽輕輕搖頭,不願意輕易屈服。

張主任捏住媽媽的下巴,雞巴放在媽媽嘴邊,在媽媽的嘴唇上摩擦著,然後稍微低下身子,抓住媽媽的奶子,用力捏了一下媽媽的奶頭。

「啊嘔…」媽媽忍不住呻吟一聲,張主任趁著媽媽張開嘴的空隙,雞巴一下子塞進媽媽的嘴裡。「乖乖聽話,小騷貨。」

媽媽一不小心被雞巴塞進嘴裡,當雞巴塞進嘴裡的那一刻,媽媽也就不再反抗,任由張主任的大雞吧塞在自己嘴裡,濃烈的味道順勢散開,讓媽媽有種想要嘔吐的衝動。

張主任看媽媽終於聽話了,得意的扶著自己的雞巴,在媽媽嘴裡進進出出,來回抽插著。

媽媽閉著眼睛,含著張主任的大雞吧,口水不斷的分泌著,隨著張主任的抽查,不時地順著大雞吧從媽媽嘴裡流出來。張主任操了一會兒媽媽的嘴,然後把雞巴抽出來,媽媽竟然主動的伸出舌頭,舔弄著大雞吧。

「睜開眼看著我!」張主任把雞巴塞進媽媽嘴裡,只感覺快感一陣一陣襲來,強硬的要求媽媽睜開眼。

媽媽疑惑的睜開眼,眼睛向上,看著張主任。只見從這個角度看去,張主任顯得那麼高大魁梧,自己趴在張主任身下舔雞巴的樣子又顯得那麼卑微渺小。媽媽盡力張大嘴巴,感覺張主任的大雞吧越來越大,越來越硬,張主任還用力按著自己的頭,雞巴狠狠的往裡塞著。媽媽憋得難受,眼淚都流出來了,媽媽知道張主任快射了,趕緊使勁拍打張主任的大腿,希望他能抽出去。誰知道張主任根本不理自己,非但沒有抽出去,反而插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最後張主任兩手抱住媽媽的頭,雞巴狠狠插進媽媽嘴巴最深處,然後在媽媽的嘴巴里一陣抖動,噗嗤噗嗤的射進媽媽嘴裡。

張主任的精液不止射進媽媽的嘴裡,還隨著強力的衝擊力,讓媽媽咽下去不少。張主任喘著粗氣,一點一點的把雞巴從媽媽嘴裡拔出來。

「嗚嗚,啊嗯嘔!…」隨著張主任射進自己嘴裡後抽出雞巴,媽媽乾嘔一聲,劇烈的咳嗽幾聲,抱著垃圾桶把嘴裡濃濃的精液吐進垃圾桶里。

「張主任,你壞死了你!差點憋死我,這下滿意了吧。」媽媽起身無力的拍打了一下張主任的身子,然後不顧自己衣衫不整,先從桌子上抽出紙巾,擦拭著張主任的雞巴。

「哎呀,小王你真浪費。你不知道男人精液的寶貴啊,還都吐了,精液對於你們女人來說可是美容養顏的秘藥啊,你要咽下去知道嗎。下次我射你臉上好不好,幫你做個精液面膜,嘿嘿」張主任一邊安撫媽媽的頭,一邊在媽媽耳邊說道。

「你就吹吧你,這臭烘烘的東西還能有這種療效?」媽媽根本不信張主任的話,還以為是張主任在胡扯。

「你還別不信,這可是專家說的。」張主任看媽媽幫自己清理乾淨了,自己把雞巴塞進褲子裡,順手摸了摸媽媽的大奶子。

「喏,這次沒能給你做成精液面膜,這五百塊錢你自己拿著去買點護膚品。」張主任從抽屜里拿出錢,塞到媽媽手裡。然後捏了捏媽媽的奶頭。

「討厭,別摸了。」媽媽美滋滋的收起張主任給的錢,順手拍打了一下張主任作怪的手,紅這臉把自己的襯衣紐扣繫上,回到自己辦公桌旁,坐在椅子上。坐下以後,只感覺自己下面很空虛,麻麻痒痒濕乎乎的,媽媽忍不住坐在椅子上扭了扭自己的大屁股,那種摩擦感讓媽媽舒服的差點呻吟一聲。

張主任從後面看著媽媽自己扭動屁股的騷樣,淫邪的嘿嘿一笑,早晚有一天,讓你主動臣服在我胯下求我操你。

接下來的一下午,媽媽臉上都紅紅的。因為張主任不時的騷擾一下自己,不是摸摸自己的奶子,就是隔著裙子摸自己屁股,還不時的伸到自己下身摸兩把。一直到下班,媽媽的下身一直黏糊糊的。

終於下班了,媽媽伸了個懶腰,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東西,然後回頭看了看張主任。

張主任正趴在桌子上奮筆疾書著。其實張主任平時工作很認真,很少出差錯,經常下班到深夜。

媽媽嘆息一聲,如果自己丈夫這麼努力,自己何苦又委身於別人呢。「張主任,我先走了啊。」

「嗯好,你走吧。」張主任工作的時候最煩別人打斷他的思路,聽到媽媽說話,連頭都沒抬一下。

媽媽輕手輕腳收拾一下東西,看張主任水杯里沒水了,過去幫張主任把水杯倒滿,然後走出辦公室。

這期間,廠里的文件已經下達了,爸爸現在已經待業在家。媽媽回到家的時候,不出意外的看見爸爸在喝酒。

「李剛,你不是出去找工作去了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媽媽放下包,皺了皺眉。自從爸爸失業在家以後,不是出去打牌就是跟幾個朋友喝酒。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承諾要出去找個活,誰知道自己剛回家就看到他在這裡喝酒。

「嗨,別提了,今天上午不是跟著村頭老徐去工地幹活,誰知道去乾的活又髒又累,關鍵給的錢還不多。乾了一上午我覺得不合適就回來了。」爸爸一邊喝悶酒,一邊說道。爸爸在廠里的時候,根本沒幹過什麼力氣活,現在突然去干建築隊上的活,當然幹不了。

「你啊你,你以為錢那麼好掙?當時你在廠里讓你學點技術你不學,現在好了吧,下崗了在家呆著,力氣活你又幹不了,看你以後怎麼養活我們娘倆。」媽媽嘆息一聲,雖然恨爸爸沒出息,想罵爸爸幾句,但是也心疼爸爸,知道爸爸細皮嫩肉的受不了這種苦。再加上自己跟張主任的事,讓媽媽覺得自己虧欠爸爸的,只能抱怨了幾句了事。

「哎,別提了,早知道在廠里我就努努力,以我的聰明才智,怎麼也不至於下崗吧。」爸爸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突然覺得有點奇怪,因為照媽媽以前的脾氣,不跟自己大吵大鬧一頓怎麼會善罷甘休?爸爸抬起頭「小霞,你怎麼沒罵我啊?」

媽媽臉上一紅,坐到爸爸身邊,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我是懶得跟你計較,事已至此我罵你有什麼用?你還是好好想想你接下來幹什麼吧。」

爸爸聽媽媽這麼說,高興的親了媽媽一口,「老婆,你真好。」

「哎呀,你幹什麼啊,一嘴酒氣。」媽媽擦了擦臉上。

爸爸看媽媽臉上紅撲撲的格外誘人,忍不住一下把媽媽撲倒在沙發上,壓在媽媽身上說道「老婆,我一定好好掙錢,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爸爸一邊說,一邊壓在媽媽身上,親吻著媽媽的臉頰,嘴唇。

媽媽被爸爸壓在身下,聽著爸爸喘著粗氣在自己身上說話,自己今天一天被張主任挑逗起的情慾再次起來。媽媽閉上眼睛,一臉嬌羞的輕聲呻吟。「別,別在客廳里。」

「沒事,陽陽放學還早。」爸爸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伸進媽媽的衣服里,撫摸媽媽的奶子。

「嗯嗯,輕一點,」媽媽閉著眼睛,自己忍了一天,也是癢的受不了,也就不再拒絕爸爸。

爸爸一邊親吻媽媽,一邊把媽媽的上衣推上去,然後親吻到媽媽肥碩的奶子上,一邊揉捏,一邊輕輕咬著媽媽的奶頭。一會兒,爸爸手伸到媽媽下身出,卻感覺媽媽下身濕乎乎的。爸爸疑惑了一下,以前也沒注意到媽媽這麼多水啊,「小霞,你今天下面好多水啊。」

媽媽心裡一驚,自己剛回來忘記回屋換內褲,沒想到被自己丈夫發現了。媽媽裝作迷惑的說道「你還說,還不都是你搞的好事!」說完媽媽自己主動抬起屁股,把內褲拉下來,塞到屁股底下。

爸爸喝的醉醺醺的,也沒多想,還以為是自己的功勞,心裡樂呵呵的把褲子脫下來,擼了幾下自己的雞巴,一下子塞進媽媽的逼里,然後趴在媽媽身上噗嗤噗嗤的操了起來。

「嗯嗯,啊嗯」媽媽今天被張主任玩弄的早就情慾勃發,當爸爸雞巴插進來,忍不住呻吟起來。

爸爸一邊操著媽媽,一邊看著媽媽呻吟的騷樣,還以為自己變得多麼厲害,一邊操一邊說道「小霞,爽不爽,喜不喜歡啊」

媽媽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呻吟道「爽,好爽啊,快點,好喜歡嗯啊。用力,快點。嗯嗯。」

爸爸趴在媽媽身上,雞巴插在媽媽的逼裡面屁股狠狠的聳動,操了一會兒,爸爸感覺龜頭一緊,忍不住雞巴用力插,一股精液射進媽媽的逼裡面。「啊嗯!小霞,好爽啊。」

媽媽被爸爸操的剛起來感覺,一手還捏在自己奶子上揉捏著,誰知道剛過沒幾分鐘,爸爸居然射了「別,嗯啊,快點,快再插兩下,哦哦」媽媽緊緊夾住爸爸的腰,騷逼不斷的使勁,用力夾住爸爸的雞巴,可是爸爸射完的雞巴已經變軟,媽媽一用力夾,雞巴哧溜一下滑了出來。

媽媽閉著眼睛喘著粗氣,只感覺下身空虛,麻癢難耐。即使爸爸雞巴滑了出去,還是夾著爸爸的腰,使勁扭動了幾下。慢慢的,媽媽安靜了下來,看了看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心裡充滿了鄙夷,「快起來,壓在我身上熱死了都。」然後用力的掀開爸爸的身子,也不管爸爸,自己拿了換洗衣服朝浴室走去。

浴室里,嘩嘩的水流聲蓋住了媽媽的呻吟聲,媽媽手指插在自己的逼里,用力的摳挖著,另一隻手使勁捏著自己的奶子。

媽媽閉著眼睛,頭上的水沖刷著自己的身體,長發緊緊貼在自己臉上,身上。媽媽一邊摳挖自己的逼,腦海里一邊想著張主任的大雞吧,想著張主任雞巴插在自己嘴裡的那種窒息感,想著張主任玩弄自己身體時那種刺激的感覺,媽媽一邊摳挖自己騷逼,嘴裡一邊呻吟道「啊啊啊,張主任,操我,插我的逼,嗯啊,我好喜歡,喜歡你操我…快點,草死我吧。」媽媽渾身一緊,騷逼里淫水順著手指噗嗤一下噴了出來,媽媽爽的渾身顫動,腦海里全是張主任的大雞吧。媽媽閉著眼睛,高潮的感覺讓媽媽屁股一下一下的聳動著,媽媽抬起滿是淫水的手,不自覺的含進嘴裡,就想下午吮吸張主任大雞吧一樣,吮吸著自己的手指,舔舐著手指上的淫液。

媽媽回到屋裡的時候,爸爸已經趴在沙發上睡著了。媽媽嘆息一聲,過去幫爸爸提上褲子,想把爸爸弄到屋裡去,使了使勁,發現弄不動爸爸。媽媽沒辦法了,只能回房間裡拿了條被單,蓋在爸爸身上。媽媽坐在爸爸身邊,注視著爸爸的臉龐,雖然有了歲月的痕跡,但還是那麼英俊。

媽媽想起了年輕的時候,那時候兩人無憂無慮,恩愛有加。那時媽媽幻想,如果能跟這個男人過一輩子,這一輩子也算值了。只是一切都敵不過現實中的柴米油鹽。媽媽嘆息一聲,「李剛,我對不起你,但是我也是沒辦法。」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