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綠母版) (11-12) 作者:lijian19920110

【我的前半生(綠母版)】 (11-12)

作者: lijian199201102021-5-11發表於SIS

自從發現媽媽出軌以來,我好長時間沒有睡的這麼安穩過。一直以來我都很痛苦,很糾結。那種揪心的苦惱,如果不是真真切切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我想誰都不能切身體會到。

長久以來我都不明白我痛苦糾結的點在哪裡,是因為媽媽出軌嗎?雖然有這方面的原因,但應該不是主要原因。昨天晚上思來想去,我認為可能是我害怕失去媽媽。因為媽媽在張主任面前表現的太過於溫柔和順從了,這種溫柔和順從,以前從來沒有在我和爸爸面前有過。甚至於媽媽在張主任面前的放縱,一度讓我覺得張主任才是媽媽最親近的人,而我只不過是個外人而已。

最後我想明白了,我所有的痛苦糾結的根源,都是因為我自私的內心在作祟。就是因為我害怕失去媽媽,所以發現媽媽對張主任表現出的溫柔,順從和放縱我才覺得那麼痛苦。其實我一直忽略了,自從媽媽和張主任好上以後,開心了好多,溫柔了好多。關鍵是媽媽所做的一切雖然有一部分應該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但更多的還是為了我,為了我們這個家。

當我想明白這一點,我才能在昨晚安心的睡去。媽媽不是我的私有物品,她有自己選擇如何生活的權利和自由。即使我是她兒子,也不能阻止媽媽的選擇,更何況媽媽是為了我。

只不過雖然我想通了這件事,但是每當我想到自己以後如果看到媽媽跟張主任親熱,還是感覺心裡堵的慌。這無關於我對這件事的理性的看法,只是從感性上來講,我還是不能接受媽媽淫蕩的一面而已。

「陽陽,都幾點了還不起來!」媽媽推開我的門,進來把窗簾拉開,陽光照射進來,我眯縫著眼睛,睡眼惺忪,「哎呀,今天是周天啊,讓我多睡一會兒。」我拉起被子蓋在自己頭上,一邊使勁拽著被子,一邊埋怨道「媽,我也有隱私權好不好,你以後進我房間的時候能不能敲敲門啊」

「就你還有隱私權,告訴你啊,你未成年之前在媽媽面前沒有隱私權。」媽媽過來一把把我被子拉開,「啊!你個混小子,睡覺怎麼不穿衣服!」媽媽羞紅了臉,一下子把掀起來的被子扔在我身上。我才想起來,昨晚睡覺的時候,把自己脫了個精光。

我尷尬的拽了拽自己的被子,藏在被我里樂的「嘎嘎」的笑出聲。「你還好意思笑!快點穿上衣服起來!」媽媽羞紅了臉,打開門氣呼呼的走出去。

吃早飯的時候,我好奇的問道「張伯伯呢?」

媽媽低著頭吃飯,頭髮遮擋著媽媽的眼睛,「他早走了,誰像你一樣這麼懶?」

「媽」

「嗯?」

「以後能不能不要讓張伯伯來我們家了?」我低著頭,一邊吃飯一邊偷偷注視著媽媽。

埋頭吃飯的媽媽肩膀一震,「為什麼?」說完我感覺媽媽的聲音都有點發顫「你是不是,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什麼聽到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我不喜歡他!我就是不想他來我們家。」我一邊吃飯,一邊說道。

媽媽聽到我這麼說,可能心裡安穩了一些。「你張伯伯其實人挺好的,在廠里挺照顧我的,經常幫我的忙,請他來家吃飯就是謝謝他。再說了,他不是經常送給你一些你喜歡的玩具什麼呢?」

「媽~」我拉了個長腔,「我們孤兒寡母在家,他來我們家算是怎麼回事啊,萬一讓鄰居看到了怎麼辦。」

媽媽起身一巴掌拍在我後腦勺上,邊收拾東西邊說,「你個熊孩子,整天胡思亂想些什麼?你媽我啊,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說完媽媽來到鏡子前整理了一下衣服繼續說道「你既然不喜歡你張伯伯,以後不讓他來了就是。」

我雖然對媽媽沒了那麼多偏見,但是聽媽媽這麼說心裡還是還無語。心道,還裝,還不做虧心事,你倆的事還不夠虧心的?

「吃完飯不要光顧著玩,記得複習 一下功課,媽媽上班去了。」說完媽媽踩著高跟鞋吧嗒吧嗒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媽媽怎麼跟張主任說的,但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張主任確實沒在來過我家。我樂得清閒,仿佛生活回到了正規,每天上學放學,回家睡覺。至於媽媽在外面跟張主任怎麼樣,我就管不了了,我也不想去操心媽媽在外面的事。在我看來,只要不是發生在我眼前,我都可以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這期間爸爸回來過幾次,說實話爸爸的新工作雖然不怎麼掙錢,但確實很累。那次見到爸爸進門以後滄桑的樣子,我都感覺自己對不起爸爸,心裡覺得沒有幫爸爸守住媽媽。

人家都說嚴父慈母,但是我感覺在我家正好相反。爸爸對我還是那麼慈愛,每次面對我的時候都笑眯眯的,我有什麼要求只要爸爸能做到,都會滿足我。

看到爸爸灰塵塗臉的回來,衣服上髒不拉幾的樣,好幾次面對爸爸我都感覺鼻子酸酸的。這時候爸爸總會過來按揉著我的腦袋,「怎麼了陽陽,多大了還哭鼻子?是不是媽媽又說你了?在家裡要聽媽媽的話知道嗎?媽媽都是為你好。再說了你媽也不容易,在家裡既要上班,還要照顧你。你要理解你媽媽。」爸爸從口袋裡掏出五十塊錢塞到我手裡,「你也知道家裡不寬裕,爸爸掙錢也不多,這錢你拿著自己買點自己喜歡的東西。」

看著慈祥的爸爸笑眯眯的樣子,我就覺得心酸。強忍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不行絕對不能讓爸爸知道媽媽和張主任的事,不然對爸爸的打擊太大了。

爸爸在家沒呆兩天就又跟著工程隊出去了。對於媽媽的事,爸爸沒有任何懷疑。或許在爸爸心裡,媽媽還是自己那個賢惠的妻子。

一天深夜,我從迷迷糊糊中醒來,那種若有若無的聲音又一次傳到我的耳朵里。我心裡一驚,抬頭看了看,凌晨一點多了,窗外黑乎乎的一片。難道,難道他又來了?我不敢置信,媽媽明明答應過我啊,答應過我不要張主任再來我家了啊。

我瞬間變得清醒無比,慢慢從床上爬起來,生怕弄出一點聲音。一步一步挪到牆邊,附耳傾聽。

果然,果然是張主任的聲音。那種低沉的悶哼聲我太熟悉了。

「哎呀,不是叫你別來了,你怎麼還來啊!」媽媽慵懶的聲音傳來。「萬一陽陽發現了怎麼辦?前一段時間我都感覺陽陽疑神疑鬼的了。」

「沒事的,王霞,沒事的。我這不都是等陽陽睡了才來。」張主任說道。「我就喜歡在你家操你。」

「討厭,別說的這麼難聽!」媽媽說完悶哼一聲,「嗯啊,輕一點。」

「難聽嗎?你難道不喜歡我操你?」張主任趴在媽媽身上,整個身子壓住媽媽,粗壯的雞巴插在媽媽的逼里也不動,感受著媽媽對自己的包裹。

「嗯,別說。」媽媽被張主任壓在身下,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來,但是那種被男人壓在身下的安全感卻讓媽媽覺得很溫暖,媽媽溫柔的摟著張主任的脖子,閉著眼享受著溫存的時光。媽媽下身被張主任塞滿,卻還是感覺裡面痒痒的,忍不住深處舌頭舔弄著張主任的耳朵,一邊舔弄,一邊朝著張主任的耳朵呼氣,壓低嗓音說道。「老張,你動一動嘛。」

張主任嘿嘿一笑,趴在媽媽身上的身體壓著媽媽聳動兩下,然後繼續摟著媽媽,撫摸著媽媽的臉。

「嗯啊,」張主任一動,媽媽就忍不住呻吟兩聲,看張主任趴在自己身上又不動了,媽媽忍不住抬起腿夾住張主任粗壯的腰身,自己使勁聳動了兩下,一邊聳動一邊帶著哭腔呻吟的說道「老張,啊嗯,我好難受,你快動動,求,求你了。」

「你為什麼讓我動啊,我這樣摟著你不好嗎?」張主任看著媽媽強忍著的樣子,心裡就想羞辱媽媽。「王霞,我愛你,我就想這麼抱著你。」一邊說著,一邊親吻上媽媽的紅唇,手也摸著媽媽的奶子輕輕揉搓著。

媽媽鳳眼微眯,享受著張主任的愛撫,張開嘴吮吸著張主任伸進來的舌頭。

媽媽早已動情,雖然下身被張主任塞的滿滿的,但張主任就是不動,媽媽感覺下身奇癢難耐,一邊回應著張主任的親吻愛撫,嘴裡發出小貓一樣的哼唧聲,一邊晃動著身子,希望能感受到自己下身和張主任的摩擦。「老張,你動一下啊,我癢死了。」

「你那裡癢啊,告訴我,我幫你撓撓。」張主任壞笑的調戲著媽媽。

「討厭啊你,你不做就快起來,別壓在我身上。」媽媽臉上羞紅,看著張主任調笑自己,媽媽怎麼不知道張主任的意思,但是媽媽看張主任得意的樣子,就是不願意配合他。

「王霞,你就是嘴硬!」張主任屁股一使勁,媽媽啊的嬌喘一聲,「告訴我哪裡癢,快說。」然後我就聽見啪啪啪的聲音,和床搖晃的聲音。

「嗯啊,你別,慢一點,聲音太大了。」

「說不說,說不說!」

「別,別啊嗯,我說,我說,逼里癢,逼啊里癢啊!」媽媽一邊呻吟,一邊呼呼的喘著粗氣,額頭上閃爍著晶瑩的汗珠。

媽媽意亂情迷,輕咬著嘴唇,使勁摟著張主任,腿也緊緊夾住張主任的腰,嘴裡還是忍不住發出悶哼聲。

「小騷貨,你早這麼說,我不早就給你止癢了。」張主任狠狠操了一會兒,然後節奏慢下來,一下一下的頂著媽媽。

伴隨著張主任的頂弄,媽媽配合的隨著節奏哼唧哼唧的。

「哎,對了,老孫那次以後沒再找你的事吧?」張主任一邊操著媽媽,突然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忍不住問道。

「嗯啊,你還說,要不是你也不會發生那樣的事。」

「老孫這個混蛋,還敢對你圖謀不軌,我看他是不想在廠里混下去了。」張主任眼中冷光一閃,然後使勁操了幾下,繼續說道,「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他好過的。」

「嗯,你,我們也要注意點,萬一,萬一事情傳出去,咱倆就沒臉見人了。」媽媽抱著張主任,邊呻吟邊說道。

「哼哼,老孫那個膽小如鼠的人,他敢亂說我輕而易舉的就能玩死他。」張主任摟著媽媽,看著媽媽沉醉的表情,親了親媽媽的臉頰,「嘿嘿,王霞,老孫摸你的時候你什麼感覺?哎呀我操,你輕點!」

「再讓你亂說!」媽媽捏著張主任腰間的軟肉,使勁掐了一下。

老孫是誰?我一邊傾聽媽媽房間裡的動靜,一邊疑惑不已。怎麼突然又冒出來一個人,他還摸過媽媽?

「我就問問嘛,你看你急的。」張主任也不在意,抬起屁股呼哧呼哧的使勁操起來。「啊,騷貨,射,射死你!」

「啊,不行了,要來了。」媽媽的呻吟聲陡然增大,我想即使我躺在床上,只要沒睡應該也能清晰的聽見媽媽的叫聲。「媽!你到底怎麼了,你不是答應我了啊!為什麼還把人帶家裡來?你就一點也不考慮你兒子的感受嗎?你就一點也不怕你兒子發現嗎?」我一邊趴在牆上變態的傾聽者媽媽房間裡的動靜,心裡卻對媽媽的行為嗤之以鼻,覺得媽媽太放蕩了。

突然,一個念頭鬼使神差的出現在我腦海里,久久揮之不去。我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出現這種念頭,但是趴在牆上的我卻緊張的幾乎心臟從嗓子裡跳出來。

覺得媽媽呻吟聲越來越大,我輕手輕腳的躺回到床上,然後張開嘴巴,大聲的打了一個哈欠,還怕媽媽屋裡聽不到,然後使勁咳嗽一聲。

整個房間陡然安靜,除了屋外輕微的風聲再也沒有一點聲音傳來。我心理居然有種報復的快感,強烈的想知道媽媽房間裡的情況。

話分兩頭,媽媽緊緊抱著張主任,爽的使勁抓著張主任的寬厚的脊背,放肆的呻吟從媽媽微張的嘴裡傳出。「啊,不行了,嗯快!」「咳」一聲咳嗽聲從我房間傳來,媽媽驚恐的張開眼睛,一下子把手放進嘴裡,使勁咬著自己的手,另一隻手抓緊床單,偏偏這個時候,該死的高潮襲來,媽媽下身湧出大量淫水,雙腿不規則的抖動,細密的汗珠布滿因為驚恐而變得蒼白的臉上。

媽媽雙腿使勁抬起自己屁股,一顫一顫的晃動著,雙腿上的肌肉都在微微顫動,腳趾彆扭的糾纏著。

許久以後,媽媽才放開被自己咬著的手,輕輕呼出憋在肺里的悶氣。

張主任也躺在媽媽身邊,呼呼的喘著粗氣。

等了一會兒,再沒有任何聲音傳來,我才滿足的睡去,嘴角帶著笑意。

許久之後,媽媽終於緩過氣來,使勁掐了一下張主任的胳膊,輕微的,用幾乎跟蚊子哼哼聲一樣的聲音帶著哭腔說道,「都怪你,都怪你,讓你別來你不聽!」

張主任也嚇了一跳,不過張主任早就知道我知道他倆的事,雖然不知道我是不是故意的,但是張主任不在乎,反而覺得很刺激。張主任也壓低嗓門,「哎呀,怪我幹什麼?還不是你讓我使勁,讓我快一點的!」

「你!你還說!你以後別來了!萬一陽陽聽見,嗚嗚」媽媽羞恥的趴在枕頭上輕聲的哭泣。

張主任躺在床邊,從煙盒裡抽出一根煙,吧嗒一聲點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有人說飯後一根煙,賽過活神仙,在張主任看來,射後一根煙,才賽過活神仙。

張主任一邊抽菸,一邊撫摸著媽媽的頭,安撫著媽媽緊張的情緒,「沒事的,誰睡覺還不打呼嚕啊,咳嗽一聲又不能證明陽陽醒了,你害怕什麼?」

「萬一呢!」媽媽赤裸著身體趴在枕頭上,一下甩開張主任的手,「萬一陽陽知道了,以後我怎麼面對他?你就只顧你自己,根本不考慮我的感受。」

「好了好了,下次我輕一點不行嗎。」張主任不在乎的把手放在媽媽光滑的脊背上,輕輕扶著著媽媽的皮膚。「要不,要不下次你在上面,嘿嘿嘿」張主任怪笑起來。

「你,你還好意思調笑我!」媽媽氣惱的打了一下張主任,「沒有下次了,你再也別來我家了你!」

過了一會兒,媽媽漸漸平復下來,枕著張主任的胳膊,眼睛無神的盯著牆壁,「你說我們這樣,以後是不是會下地獄?」

「瞎想什麼呢,要下地獄也是我下地獄,你不也是被逼無奈,你不用覺得愧疚,都是生活所逼而已。」張主任攬著媽媽光滑的身體,輕聲安慰著媽媽。

「嗯」媽媽朝張主任身邊靠了靠,幾乎整個身體都貼在張主任身上,媽媽抬頭看向張主任,眼神迷離。一個女人這一輩子能有什麼追求呢?有個愛自己的人值得自己依靠的人和自己愛的人就足夠了。媽媽不知道張主任是不是愛自己,但是媽媽覺得張主任值得自己依靠,這就夠了。至於爸爸,爸爸雖然英俊,但也只能滿足自己精神生活的幻想而已。

「老張」媽媽靠在張主任身上,嘴裡呢喃道。

「嗯,怎麼了?」張主任掐滅菸頭,疑惑的看著媽媽。

媽媽低下頭,親吻了張主任的皮膚,頭埋在張主任肩膀腋下,迷糊不清的說道「我愛你。」

「你說什麼?」張主任撫摸著媽媽的身體問道,他是確實沒聽清,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媽媽根本沒有說話。

「嗯,」媽媽羞紅了臉,也不管張主任有沒有聽見,「你走吧,時間不早了。以後,以後咱倆去外面,怎麼樣我都隨你,千萬別來我家裡了,好不好。」

「不好,我就喜歡在你家裡,」張主任愛憐的親吻著媽媽的臉頰,「我就喜歡在你家裡操你!」

「為什麼?」媽媽被張主任的愛撫弄的身上痒痒的,「我們在外面不是一樣做嗎?跟在我家裡有什麼不一樣的?」

「因為刺激啊!在你家裡操你的時候,我覺得特別刺激,你難道沒有這種感覺嗎?」張主任一邊親吻媽媽的耳垂,在媽媽耳邊呢喃,一邊把手伸到媽媽胯下,撫摸媽媽黏糊糊的下身。

「呸,誰跟你一樣?變態!」媽媽扭動著身子,臉上慢慢變紅,明顯又動情了。

「你不跟我一樣,你下邊怎麼黏糊糊的流出這麼多騷水?」張主任用一根手指捅進媽媽濕熱的騷逼里,輕輕摳弄著,「剛才陽陽咳嗽的時候,你高潮的爽不爽?」

「壞蛋!別說這種話!」媽媽嬌羞不已,躲開張主任親吻自己的大臉,翻個身趴在張主任身上,輕輕舔弄吮吸張主任的奶頭,然後伸出舌頭,一直向下,直到張主任早已硬起來的碩大的雞巴。

剛剛張主任在媽媽騷逼里射了以後,根本沒來得及擦拭,上面混合著媽媽騷水和精液摻和在一起後散發出濃烈的腥臊味。但是這種味道對於發情了的媽媽來說,卻無異於興奮劑一樣,媽媽閉上眼睛,濃烈刺鼻的味道讓媽媽身體微微顫動。

媽媽一手握住堅挺的雞巴,忍不住深處舌頭輕輕舔了一下龜頭,然後張開紅唇,吮吸了一下龜頭,緊接著媽媽射出舌頭,從張主任雞巴根部一下一下用力的舔舐著張主任的雞巴。

不知道什麼時候,媽媽下身早已騷水淋漓,媽媽跨坐在張主任身上,扶著張主任的碩大的雞巴,用龜頭在自己下身摩擦了幾下,然後身子微微下壓,瞬間張主任的雞巴被媽媽吞沒在自己體內。

兩人都發出一聲悠長的呼氣聲,媽媽一邊坐在張主任身上輕輕晃動,一邊撫摸自己的雙乳,張主任抬起手放在媽媽臉上撫摸媽媽的臉頰,媽媽一口含住張主任的手指,像吮吸雞巴一樣吮吸著。

良久之後,媽媽趴在張主任身上,張開嘴咬住張主任肩膀,渾身顫動著。

這個時候的我早已睡去,但即使我沒睡,應該也不會聽到媽媽房間裡的聲音了,通過剛才那一次,媽媽和張主任格外注意自己的動作和聲音,害怕把我吵醒。

我一直好奇他們說的那個老孫是誰?他又怎麼會摸媽媽?這件事困擾了我很久,我不可能去問媽媽,要想了解這件事,我只能問張主任,只不過這段時間以來,只要我在家或者清醒的情況下,從來沒再見到張主任來過我家,至於我睡著的時候,或者我不在家的時候就不得而知了。

「媽,最近你跟張伯伯鬧矛盾了?」又一次趁媽媽吃飯的時候,我實在忍不了心中的好奇,忍不住旁敲側擊的問道。

正在吃飯的媽媽臉上一紅,「什麼話這叫,張主任是我的上司,我跟他鬧什麼矛盾?」

「沒事啊,就是最近不見張伯伯來咱家了,還以為你得罪了張伯伯呢。」我一邊吃飯一邊裝作不經意間閒聊一樣跟媽媽說著話。

「陽陽,你好還意思說呢,不是你說不喜歡你張伯伯,不讓他來咱家嗎?」媽媽對著我輕輕一笑,「咋了,是不是有事?」

「我能有啥事,就隨便問問唄。」過來一會兒,我又說道,「對了,我想起來了,張主任以前答應我說我考試考的好的話,帶我出去玩來著。」這個時候我們剛剛期末考試結束,我借著這個話題說道。

「熊孩子,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麼屎,還在這兒試探媽媽?」媽媽似笑非笑的看著我,仿佛戳穿了我的小心思一般。「說說吧,你說你考得好,把成績單拿出來我看看。」

我得意的從書包里抽出剛發下來的試卷,「哼哼,雖然我不喜歡張伯伯,但是說話要算話,答應我的事可不能輕易反悔。」

媽媽接過我遞過去的試卷看了看,驚喜的說道「呀,可以呀陽陽,沒給媽媽丟臉。」確實沒給媽媽丟臉,班級第一,年紀前五的成績我還是很有信心讓媽媽高興高興的。

「行吧,看在你成績這麼好的份上,我去跟你張伯伯說一聲,看他還答不答應,人家可是大忙人。」媽媽說這話的時候一點也不臉紅,就像在說自己的家人一樣。媽媽看我臉色不對,趕忙說道,「沒事的陽陽,即使你張伯伯不帶你去,媽媽也帶你去。」

其實張主任根本沒說過帶我出去玩的話,但是我在賭,賭張主任肯定會配合我。因為就我對張主任的了解,他即使不為了媽媽,也會為了追求刺激而答應我的。我還記得他說過的話,「你想不想看你媽被操?」

果然不出我所料,下午下班的時候,張主任就來到我家,還給我帶了我喜歡的禮物。

張主任進門以後,得意的看了我一眼。仿佛再說,看我有來了吧。

我狠狠瞪了張主任一眼,看見媽媽進來,趕緊說「張伯伯好。」

媽媽沒感覺到我和張主任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我可把你張伯伯給請來了,你自己跟你張伯伯說吧。」

我尷尬的笑了笑,順嘴跟張伯伯提了提出去玩的事情,張伯伯一口答應下來,說安排好時間就帶我們娘倆出去玩一天。

我裝作高興的笑了笑,一會兒媽媽出去做飯的時候,張主任笑呵呵的說道「陽陽,找我有什麼事?」

「我找你能有什麼事?還不就是你答應我出去玩的事?」

「我怎麼沒記得答應過你?你不說是吧,不說算了,我去幫你媽媽炒菜去,你媽自己一個人做菜太辛苦了。」說著還暗示般朝我擠眉弄眼,我知道他話里的意思。

我雖然看著張主任的假笑的嘴臉很生氣,但是那個問題困擾了我很長時間,我不得不問,我平復了一下心情,說道「老孫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問這句話的時候,心裡微微顫抖。

「那晚你是故意的吧?」張主任雖然坐在沙發上,但是他給我的眼神竟然像在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我被他精光閃爍的眼神看得我有點臉紅,然後賭氣的說道,「對!」

「你這個臭小子,還真對我的脾氣。」張主任哈哈大笑,一邊笑一邊說道「你以為你那一聲咳嗽是嚇唬我呢?你沒嚇到我,倒是把你媽嚇一跳,你沒看你媽當時的表情,臉都嚇白了。」

我沒回應張主任的話,其實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嚇唬誰,無論是媽媽還是張主任,我感覺那一聲咳嗽,就是為了報復二人而已。「你還沒說老王是誰呢?」

「老王啊,他是我們廠里的一個老員工,工作勤勉,生活樸素…」張主任看我憤怒的看著他,不在繼續挑逗我「你這個孩子,怎麼這麼不經逗。好了好了,我跟你說說事情的前因後果。」

張主任喝了口水,繼續說道「其實這件事也確實應該怪我,你也知道我跟你媽的事。那時候我跟你媽在辦公室親熱的時候忘記關門,老孫那個王八蛋也是,門沒敲就闖了進來。老孫進來的時候,你媽正坐在我身上,我正把手伸進你媽的衣服里摸你媽的奶子…」

「能不能不要說得這麼詳細!」我忍不住打斷張主任的話,張主任當著我的面說著我媽的性器官,讓我覺得很羞恥難堪。

「你不是想知道嗎?我不說清楚一點,你不還是雲里霧裡的。」張主任無辜的攤開雙手,朝著我嘲諷的笑了笑。「你還讓我說不,不讓我說我就不說了啊。」

「說說說,你說行了吧。」

「當時我正在摸你媽的奶子,還把你媽一個奶子從襯衣里拉出來,暴露在衣服外面。當時你媽可能也來感覺了,大屁股坐在我身上扭動著,你不知道那感覺,嘖嘖」張主任看我又要發怒,沖我擺了擺手「老孫一下子就推開門進來了,你不知道當時那種尷尬的氣氛,你媽坐在我身上,當時我雞巴還插在你媽的逼里呢,你媽看見來人了,嚇得尖叫一聲,當時就噴了我一身。」張主任點上一根煙,繼續說道「而老孫呢,這個王八蛋,碰見這種情況還不趕緊滾出去,還不知趣的說張主任,那個有點事找我。我他娘的,從桌子上撿起一個本子就甩過去,然後就讓他滾出去了!」

「還有呢?」我懷著忐忑的心問道。

「沒了啊,就這事啊,你還想知道什麼?」

「你以為我沒聽見?那晚你明明,明明說老孫摸我,我媽的胸。」

張主任得意的笑了笑,「還以為你沒聽見呢,既然你都聽見了,我就告訴你吧。老孫這個王八蛋,自從發現了這件事以後,就趁我不注意的時候騷擾你媽好幾次,那時候他要挾你媽,說你媽要是你給他摸兩下,他就把這件事傳出去,你也知道你媽的性子,是個死要面子的人,然後你媽就屈服了,讓老孫摸了兩次。」

「你還好意思笑?我媽怎麼說也算是你的人,她被人欺負了你不保護她就算了還看笑話?」我用鄙夷的眼神看著張主任。

「吆,現在承認你媽是我的人了?你不是把你媽看得很緊嗎?還告訴你媽不讓我來了,出了事知道想起我來了?」

「你怎麼知道…肯定是我媽跟你說的吧?」說完我自嘲的笑了笑,「我媽還真是什麼都跟你說。」

「陽陽你放心吧,老孫這段時間可讓我整的不輕,具體怎麼整的我就不跟你細說了,想必你也不想知道。」張主任嚴肅起來,眼睛裡閃爍著兇狠的目光。

聽見張主任這麼說我就放下心來,我現在最多能接受張主任就了不得了,要是媽媽再被其他人給糟蹋了的話,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崩潰。

過來一會兒,我們吃完飯商議了一下出去玩的細節,當我以為張主任又要裝醉留下來的時候,張主任竟然痛快的起身告辭離去,絲毫沒有拖泥帶水。

對於媽媽被老孫猥瑣的事,我倒是沒想太多,只是暗恨張主任的不小心。像這種拿著把柄要挾別人的事,其實不止在社會上,在學校里都時有發生,所以我也沒怎麼在意。

吃完飯休息了一會兒後,我就回房睡覺去了,我不知道的是,張主任根本就沒走,出了門以後,自己開著車溜了一圈又回來了。然後張主任在車上苦等了兩三個小時,感覺我睡著了又摸進我家門裡。

其實張主任來不來我家我現在覺得無所謂了,張主任應該也明白我的態度,他這麼晚進來,只不過是為了讓我媽安心而已。

說實話我回臥室玩了一會兒後確實睡著了,只不過經過這幾次事件以後,已經對那種聲音比較敏感了。當媽媽臥室里,傳出啪啪啪的聲音的時候,我又醒了過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聽見媽媽的房間裡傳出的呻吟聲我竟然不在那麼讓我心潮澎湃了,反而覺得理所應該。我輕輕的來到牆邊,靜靜傾聽著媽媽房間裡的聲音。

還是熟悉的咕嘰咕嘰和床板震動的聲音,只不過媽媽的嬌喘和呻吟輕了很多。

媽媽房間裡,張主任摟著媽媽的柔軟的身體,摸捏著媽媽柔軟的奶子,看著媽媽嬌羞的坐在自己身上起起落落。一會兒以後,媽媽趴在張主任身上使勁聳動自己的屁股,閉著眼睛咬著嘴唇,雙腿微微顫抖。嘴裡即使使勁忍住,還是發出斯斯的聲音。

我突然覺得沒意思,只能聽見聲音的我,那種緊張刺激興奮的感覺隨著次數多了已經漸漸沒有了。我閉著眼睛靜靜傾聽,知道媽媽高潮了,接下來無非就是親吻愛撫什麼的,即使看不見我也聯想到了接下來的畫面。

我搖了搖腦袋,想回到床上睡覺,「我去洗個澡,渾身都是汗水,黏糊糊的。」張主任的聲音傳來。

「嗯,不要嘛,等會兒你回家再洗好不好?」媽媽趴在張主任身上,張主任的雞巴還插在媽媽的騷逼里。

「不行,我先休息一下,我很快回來。」接著我就聽見輕輕的開門聲。

我聽見開門聲,嚇得快速跑回自己床上躺下。

我家洗澡的地方和廁所在一起,在院子南邊的屋裡,現在正好是盛夏,張主任竟然赤裸著身子朝著浴室走去。從我的角度看去,張主任的雞巴還挺立著,隨著走路一晃一晃的。

看見張主任走進臥室打開燈,我不知道媽媽在幹什麼,但是突然啊我想戲耍一下媽媽。

躺在床上的我,故意弄出點動靜,我從床上站起來,穿上拖鞋,一邊走一邊發出踢踏踢踏的聲音,我相信在媽媽的房間裡,還沒睡的媽媽肯定能聽見這種聲音。

我一下子拉開自己的房門,朝著屋外走去,一邊裝作睡眼惺忪的歪歪扭扭走路,一邊說道「哎呀,憋死我了。」

我還沒走到門口,驚慌失措的媽媽只批了一件單薄的罩衣,風一樣衝出來,「別,等一下!我先去!」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廁所衝去!透過微弱的月光,我明明看下媽媽下身竟然光溜溜的什麼都沒穿,媽媽一邊跑肥碩屁股一邊扭來扭去的,隨著媽媽的跑動,罩衣下媽媽肥碩的巨乳上下晃動。透過月光,我明明看見媽媽濕漉漉的頭髮,和緊實的大腿在微微顫抖。

媽媽衝到廁所門裡,碰的一聲關上門!

我來到廁所門口,顫抖著嗓音衝著裡面喊道「媽,你快一點啊!我憋不住了!」

「唔,你,你憋不住就在院子裡尿,媽,媽要大便!」媽媽也聲音顫抖的回答道。

我向院子裡走了走,拿出自己的雞巴,衝著一塊石頭放肆的尿起來。

尿完以後,我裝作回到屋子裡,然後鬼使神差的,又輕手輕腳的來到廁所門口。

「唔,你瘋了!」媽媽急促的喘息。

「啪啪啪」「爽不爽,冒著被陽陽發現的風險讓我操你的逼爽不爽!」

「啊!你混蛋,輕一點!」媽媽的聲音那麼清晰,媽媽好像是趴在門上。「啊!不行了!要來了!」

「騷逼!還不承認!要不是覺得刺激,你怎麼會這麼快高潮?」張主任快速聳動著,浴室里啪啪的聲音傳出老遠。

「啊,快,快一點!」

「爽不爽!」

「爽!好爽!」

「刺不刺激!」

「刺激!快使勁,要來了!啊啊啊」

我輕輕的回到房間,原來,不只是張主任喜歡這種刺激,媽媽也喜歡!「呸,都是一群下賤的人!」我心裡對兩人鄙夷不已。

我以為這樣的生活會在我家持續很長時間,誰知道沒多久以後,這樣的生活就被打破。

我早就應該知道,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他倆被發現是遲早的事,但是卻是被我最不願意的人發現的,沒錯!是我爸爸!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