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绿母版) (11-12) 作者:lijian19920110

【我的前半生(绿母版)】 (11-12)

作者: lijian199201102021-5-11发表于SIS

自从发现妈妈出轨以来,我好长时间没有睡的这么安稳过。一直以来我都很痛苦,很纠结。那种揪心的苦恼,如果不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想谁都不能切身体会到。

长久以来我都不明白我痛苦纠结的点在哪里,是因为妈妈出轨吗?虽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应该不是主要原因。昨天晚上思来想去,我认为可能是我害怕失去妈妈。因为妈妈在张主任面前表现的太过于温柔和顺从了,这种温柔和顺从,以前从来没有在我和爸爸面前有过。甚至于妈妈在张主任面前的放纵,一度让我觉得张主任才是妈妈最亲近的人,而我只不过是个外人而已。

最后我想明白了,我所有的痛苦纠结的根源,都是因为我自私的内心在作祟。就是因为我害怕失去妈妈,所以发现妈妈对张主任表现出的温柔,顺从和放纵我才觉得那么痛苦。其实我一直忽略了,自从妈妈和张主任好上以后,开心了好多,温柔了好多。关键是妈妈所做的一切虽然有一部分应该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但更多的还是为了我,为了我们这个家。

当我想明白这一点,我才能在昨晚安心的睡去。妈妈不是我的私有物品,她有自己选择如何生活的权利和自由。即使我是她儿子,也不能阻止妈妈的选择,更何况妈妈是为了我。

只不过虽然我想通了这件事,但是每当我想到自己以后如果看到妈妈跟张主任亲热,还是感觉心里堵的慌。这无关于我对这件事的理性的看法,只是从感性上来讲,我还是不能接受妈妈淫荡的一面而已。

“阳阳,都几点了还不起来!”妈妈推开我的门,进来把窗帘拉开,阳光照射进来,我眯缝着眼睛,睡眼惺忪,“哎呀,今天是周天啊,让我多睡一会儿。”我拉起被子盖在自己头上,一边使劲拽著被子,一边埋怨道“妈,我也有隐私权好不好,你以后进我房间的时候能不能敲敲门啊”

“就你还有隐私权,告诉你啊,你未成年之前在妈妈面前没有隐私权。”妈妈过来一把把我被子拉开,“啊!你个混小子,睡觉怎么不穿衣服!”妈妈羞红了脸,一下子把掀起来的被子扔在我身上。我才想起来,昨晚睡觉的时候,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我尴尬的拽了拽自己的被子,藏在被我里乐的“嘎嘎”的笑出声。“你还好意思笑!快点穿上衣服起来!”妈妈羞红了脸,打开门气呼呼的走出去。

吃早饭的时候,我好奇的问道“张伯伯呢?”

妈妈低着头吃饭,头发遮挡着妈妈的眼睛,“他早走了,谁像你一样这么懒?”

“妈”

“嗯?”

“以后能不能不要让张伯伯来我们家了?”我低着头,一边吃饭一边偷偷注视著妈妈。

埋头吃饭的妈妈肩膀一震,“为什么?”说完我感觉妈妈的声音都有点发颤“你是不是,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什么听到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他!我就是不想他来我们家。”我一边吃饭,一边说道。

妈妈听到我这么说,可能心里安稳了一些。“你张伯伯其实人挺好的,在厂里挺照顾我的,经常帮我的忙,请他来家吃饭就是谢谢他。再说了,他不是经常送给你一些你喜欢的玩具什么呢?”

“妈~”我拉了个长腔,“我们孤儿寡母在家,他来我们家算是怎么回事啊,万一让邻居看到了怎么办。”

妈妈起身一巴掌拍在我后脑勺上,边收拾东西边说,“你个熊孩子,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你妈我啊,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完妈妈来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衣服继续说道“你既然不喜欢你张伯伯,以后不让他来了就是。”

我虽然对妈妈没了那么多偏见,但是听妈妈这么说心里还是还无语。心道,还装,还不做亏心事,你俩的事还不够亏心的?

“吃完饭不要光顾著玩,记得复习 一下功课,妈妈上班去了。”说完妈妈踩着高跟鞋吧嗒吧嗒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妈妈怎么跟张主任说的,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张主任确实没在来过我家。我乐得清闲,仿佛生活回到了正规,每天上学放学,回家睡觉。至于妈妈在外面跟张主任怎么样,我就管不了了,我也不想去操心妈妈在外面的事。在我看来,只要不是发生在我眼前,我都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期间爸爸回来过几次,说实话爸爸的新工作虽然不怎么挣钱,但确实很累。那次见到爸爸进门以后沧桑的样子,我都感觉自己对不起爸爸,心里觉得没有帮爸爸守住妈妈。

人家都说严父慈母,但是我感觉在我家正好相反。爸爸对我还是那么慈爱,每次面对我的时候都笑眯眯的,我有什么要求只要爸爸能做到,都会满足我。

看到爸爸灰尘涂脸的回来,衣服上脏不拉几的样,好几次面对爸爸我都感觉鼻子酸酸的。这时候爸爸总会过来按揉着我的脑袋,“怎么了阳阳,多大了还哭鼻子?是不是妈妈又说你了?在家里要听妈妈的话知道吗?妈妈都是为你好。再说了你妈也不容易,在家里既要上班,还要照顾你。你要理解你妈妈。”爸爸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塞到我手里,“你也知道家里不宽裕,爸爸挣钱也不多,这钱你拿着自己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看着慈祥的爸爸笑眯眯的样子,我就觉得心酸。强忍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不行绝对不能让爸爸知道妈妈和张主任的事,不然对爸爸的打击太大了。

爸爸在家没呆两天就又跟着工程队出去了。对于妈妈的事,爸爸没有任何怀疑。或许在爸爸心里,妈妈还是自己那个贤惠的妻子。

一天深夜,我从迷迷糊糊中醒来,那种若有若无的声音又一次传到我的耳朵里。我心里一惊,抬头看了看,凌晨一点多了,窗外黑乎乎的一片。难道,难道他又来了?我不敢置信,妈妈明明答应过我啊,答应过我不要张主任再来我家了啊。

我瞬间变得清醒无比,慢慢从床上爬起来,生怕弄出一点声音。一步一步挪到墙边,附耳倾听。

果然,果然是张主任的声音。那种低沉的闷哼声我太熟悉了。

“哎呀,不是叫你别来了,你怎么还来啊!”妈妈慵懒的声音传来。“万一阳阳发现了怎么办?前一段时间我都感觉阳阳疑神疑鬼的了。”

“没事的,王霞,没事的。我这不都是等阳阳睡了才来。”张主任说道。“我就喜欢在你家操你。”

“讨厌,别说的这么难听!”妈妈说完闷哼一声,“嗯啊,轻一点。”

“难听吗?你难道不喜欢我操你?”张主任趴在妈妈身上,整个身子压住妈妈,粗壮的鸡巴插在妈妈的逼里也不动,感受着妈妈对自己的包裹。

“嗯,别说。”妈妈被张主任压在身下,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但是那种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安全感却让妈妈觉得很温暖,妈妈温柔的搂着张主任的脖子,闭着眼享受着温存的时光。妈妈下身被张主任塞满,却还是感觉里面痒痒的,忍不住深处舌头舔弄著张主任的耳朵,一边舔弄,一边朝着张主任的耳朵呼气,压低嗓音说道。“老张,你动一动嘛。”

张主任嘿嘿一笑,趴在妈妈身上的身体压着妈妈耸动两下,然后继续搂着妈妈,抚摸著妈妈的脸。

“嗯啊,”张主任一动,妈妈就忍不住呻吟两声,看张主任趴在自己身上又不动了,妈妈忍不住抬起腿夹住张主任粗壮的腰身,自己使劲耸动了两下,一边耸动一边带着哭腔呻吟的说道“老张,啊嗯,我好难受,你快动动,求,求你了。”

“你为什么让我动啊,我这样搂着你不好吗?”张主任看着妈妈强忍着的样子,心里就想羞辱妈妈。“王霞,我爱你,我就想这么抱着你。”一边说着,一边亲吻上妈妈的红唇,手也摸著妈妈的奶子轻轻揉搓著。

妈妈凤眼微眯,享受着张主任的爱抚,张开嘴吮吸著张主任伸进来的舌头。

妈妈早已动情,虽然下身被张主任塞的满满的,但张主任就是不动,妈妈感觉下身奇痒难耐,一边回应着张主任的亲吻爱抚,嘴里发出小猫一样的哼唧声,一边晃动着身子,希望能感受到自己下身和张主任的摩擦。“老张,你动一下啊,我痒死了。”

“你那里痒啊,告诉我,我帮你挠挠。”张主任坏笑的调戏著妈妈。

“讨厌啊你,你不做就快起来,别压在我身上。”妈妈脸上羞红,看着张主任调笑自己,妈妈怎么不知道张主任的意思,但是妈妈看张主任得意的样子,就是不愿意配合他。

“王霞,你就是嘴硬!”张主任屁股一使劲,妈妈啊的娇喘一声,“告诉我哪里痒,快说。”然后我就听见啪啪啪的声音,和床摇晃的声音。

“嗯啊,你别,慢一点,声音太大了。”

“说不说,说不说!”

“别,别啊嗯,我说,我说,逼里痒,逼啊里痒啊!”妈妈一边呻吟,一边呼呼的喘著粗气,额头上闪烁著晶莹的汗珠。

妈妈意乱情迷,轻咬著嘴唇,使劲搂着张主任,腿也紧紧夹住张主任的腰,嘴里还是忍不住发出闷哼声。

“小骚货,你早这么说,我不早就给你止痒了。”张主任狠狠操了一会儿,然后节奏慢下来,一下一下的顶着妈妈。

伴随着张主任的顶弄,妈妈配合的随着节奏哼唧哼唧的。

“哎,对了,老孙那次以后没再找你的事吧?”张主任一边操著妈妈,突然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忍不住问道。

“嗯啊,你还说,要不是你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老孙这个混蛋,还敢对你图谋不轨,我看他是不想在厂里混下去了。”张主任眼中冷光一闪,然后使劲操了几下,继续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嗯,你,我们也要注意点,万一,万一事情传出去,咱俩就没脸见人了。”妈妈抱着张主任,边呻吟边说道。

“哼哼,老孙那个胆小如鼠的人,他敢乱说我轻而易举的就能玩死他。”张主任搂着妈妈,看着妈妈沉醉的表情,亲了亲妈妈的脸颊,“嘿嘿,王霞,老孙摸你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哎呀我操,你轻点!”

“再让你乱说!”妈妈捏著张主任腰间的软肉,使劲掐了一下。

老孙是谁?我一边倾听妈妈房间里的动静,一边疑惑不已。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一个人,他还摸过妈妈?

“我就问问嘛,你看你急的。”张主任也不在意,抬起屁股呼哧呼哧的使劲操起来。“啊,骚货,射,射死你!”

“啊,不行了,要来了。”妈妈的呻吟声陡然增大,我想即使我躺在床上,只要没睡应该也能清晰的听见妈妈的叫声。“妈!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答应我了啊!为什么还把人带家里来?你就一点也不考虑你儿子的感受吗?你就一点也不怕你儿子发现吗?”我一边趴在墙上变态的倾听者妈妈房间里的动静,心里却对妈妈的行为嗤之以鼻,觉得妈妈太放荡了。

突然,一个念头鬼使神差的出现在我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出现这种念头,但是趴在墙上的我却紧张的几乎心脏从嗓子里跳出来。

觉得妈妈呻吟声越来越大,我轻手轻脚的躺回到床上,然后张开嘴巴,大声的打了一个哈欠,还怕妈妈屋里听不到,然后使劲咳嗽一声。

整个房间陡然安静,除了屋外轻微的风声再也没有一点声音传来。我心理居然有种报复的快感,强烈的想知道妈妈房间里的情况。

话分两头,妈妈紧紧抱着张主任,爽的使劲抓着张主任的宽厚的脊背,放肆的呻吟从妈妈微张的嘴里传出。“啊,不行了,嗯快!”“咳”一声咳嗽声从我房间传来,妈妈惊恐的张开眼睛,一下子把手放进嘴里,使劲咬著自己的手,另一只手抓紧床单,偏偏这个时候,该死的高潮袭来,妈妈下身涌出大量淫水,双腿不规则的抖动,细密的汗珠布满因为惊恐而变得苍白的脸上。

妈妈双腿使劲抬起自己屁股,一颤一颤的晃动着,双腿上的肌肉都在微微颤动,脚趾别扭的纠缠着。

许久以后,妈妈才放开被自己咬著的手,轻轻呼出憋在肺里的闷气。

张主任也躺在妈妈身边,呼呼的喘著粗气。

等了一会儿,再没有任何声音传来,我才满足的睡去,嘴角带着笑意。

许久之后,妈妈终于缓过气来,使劲掐了一下张主任的胳膊,轻微的,用几乎跟蚊子哼哼声一样的声音带着哭腔说道,“都怪你,都怪你,让你别来你不听!”

张主任也吓了一跳,不过张主任早就知道我知道他俩的事,虽然不知道我是不是故意的,但是张主任不在乎,反而觉得很刺激。张主任也压低嗓门,“哎呀,怪我干什么?还不是你让我使劲,让我快一点的!”

“你!你还说!你以后别来了!万一阳阳听见,呜呜”妈妈羞耻的趴在枕头上轻声的哭泣。

张主任躺在床边,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吧嗒一声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有人说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在张主任看来,射后一根烟,才赛过活神仙。

张主任一边抽烟,一边抚摸著妈妈的头,安抚著妈妈紧张的情绪,“没事的,谁睡觉还不打呼噜啊,咳嗽一声又不能证明阳阳醒了,你害怕什么?”

“万一呢!”妈妈赤裸著身体趴在枕头上,一下甩开张主任的手,“万一阳阳知道了,以后我怎么面对他?你就只顾你自己,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

“好了好了,下次我轻一点不行吗。”张主任不在乎的把手放在妈妈光滑的脊背上,轻轻扶着着妈妈的皮肤。“要不,要不下次你在上面,嘿嘿嘿”张主任怪笑起来。

“你,你还好意思调笑我!”妈妈气恼的打了一下张主任,“没有下次了,你再也别来我家了你!”

过了一会儿,妈妈渐渐平复下来,枕着张主任的胳膊,眼睛无神的盯着墙壁,“你说我们这样,以后是不是会下地狱?”

“瞎想什么呢,要下地狱也是我下地狱,你不也是被逼无奈,你不用觉得愧疚,都是生活所逼而已。”张主任揽著妈妈光滑的身体,轻声安慰著妈妈。

“嗯”妈妈朝张主任身边靠了靠,几乎整个身体都贴在张主任身上,妈妈抬头看向张主任,眼神迷离。一个女人这一辈子能有什么追求呢?有个爱自己的人值得自己依靠的人和自己爱的人就足够了。妈妈不知道张主任是不是爱自己,但是妈妈觉得张主任值得自己依靠,这就够了。至于爸爸,爸爸虽然英俊,但也只能满足自己精神生活的幻想而已。

“老张”妈妈靠在张主任身上,嘴里呢喃道。

“嗯,怎么了?”张主任掐灭烟头,疑惑的看着妈妈。

妈妈低下头,亲吻了张主任的皮肤,头埋在张主任肩膀腋下,迷糊不清的说道“我爱你。”

“你说什么?”张主任抚摸著妈妈的身体问道,他是确实没听清,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妈妈根本没有说话。

“嗯,”妈妈羞红了脸,也不管张主任有没有听见,“你走吧,时间不早了。以后,以后咱俩去外面,怎么样我都随你,千万别来我家里了,好不好。”

“不好,我就喜欢在你家里,”张主任爱怜的亲吻著妈妈的脸颊,“我就喜欢在你家里操你!”

“为什么?”妈妈被张主任的爱抚弄的身上痒痒的,“我们在外面不是一样做吗?跟在我家里有什么不一样的?”

“因为刺激啊!在你家里操你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刺激,你难道没有这种感觉吗?”张主任一边亲吻妈妈的耳垂,在妈妈耳边呢喃,一边把手伸到妈妈胯下,抚摸妈妈黏糊糊的下身。

“呸,谁跟你一样?变态!”妈妈扭动着身子,脸上慢慢变红,明显又动情了。

“你不跟我一样,你下边怎么黏糊糊的流出这么多骚水?”张主任用一根手指捅进妈妈湿热的骚逼里,轻轻抠弄著,“刚才阳阳咳嗽的时候,你高潮的爽不爽?”

“坏蛋!别说这种话!”妈妈娇羞不已,躲开张主任亲吻自己的大脸,翻个身趴在张主任身上,轻轻舔弄吮吸张主任的奶头,然后伸出舌头,一直向下,直到张主任早已硬起来的硕大的鸡巴。

刚刚张主任在妈妈骚逼里射了以后,根本没来得及擦拭,上面混合著妈妈骚水和精液掺和在一起后散发出浓烈的腥臊味。但是这种味道对于发情了的妈妈来说,却无异于兴奋剂一样,妈妈闭上眼睛,浓烈刺鼻的味道让妈妈身体微微颤动。

妈妈一手握住坚挺的鸡巴,忍不住深处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龟头,然后张开红唇,吮吸了一下龟头,紧接着妈妈射出舌头,从张主任鸡巴根部一下一下用力的舔舐著张主任的鸡巴。

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下身早已骚水淋漓,妈妈跨坐在张主任身上,扶著张主任的硕大的鸡巴,用龟头在自己下身摩擦了几下,然后身子微微下压,瞬间张主任的鸡巴被妈妈吞没在自己体内。

两人都发出一声悠长的呼气声,妈妈一边坐在张主任身上轻轻晃动,一边抚摸自己的双乳,张主任抬起手放在妈妈脸上抚摸妈妈的脸颊,妈妈一口含住张主任的手指,像吮吸鸡巴一样吮吸著。

良久之后,妈妈趴在张主任身上,张开嘴咬住张主任肩膀,浑身颤动着。

这个时候的我早已睡去,但即使我没睡,应该也不会听到妈妈房间里的声音了,通过刚才那一次,妈妈和张主任格外注意自己的动作和声音,害怕把我吵醒。

我一直好奇他们说的那个老孙是谁?他又怎么会摸妈妈?这件事困扰了我很久,我不可能去问妈妈,要想了解这件事,我只能问张主任,只不过这段时间以来,只要我在家或者清醒的情况下,从来没再见到张主任来过我家,至于我睡着的时候,或者我不在家的时候就不得而知了。

“妈,最近你跟张伯伯闹矛盾了?”又一次趁妈妈吃饭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了心中的好奇,忍不住旁敲侧击的问道。

正在吃饭的妈妈脸上一红,“什么话这叫,张主任是我的上司,我跟他闹什么矛盾?”

“没事啊,就是最近不见张伯伯来咱家了,还以为你得罪了张伯伯呢。”我一边吃饭一边装作不经意间闲聊一样跟妈妈说着话。

“阳阳,你好还意思说呢,不是你说不喜欢你张伯伯,不让他来咱家吗?”妈妈对着我轻轻一笑,“咋了,是不是有事?”

“我能有啥事,就随便问问呗。”过来一会儿,我又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张主任以前答应我说我考试考的好的话,带我出去玩来着。”这个时候我们刚刚期末考试结束,我借着这个话题说道。

“熊孩子,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还在这儿试探妈妈?”妈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仿佛戳穿了我的小心思一般。“说说吧,你说你考得好,把成绩单拿出来我看看。”

我得意的从书包里抽出刚发下来的试卷,“哼哼,虽然我不喜欢张伯伯,但是说话要算话,答应我的事可不能轻易反悔。”

妈妈接过我递过去的试卷看了看,惊喜的说道“呀,可以呀阳阳,没给妈妈丢脸。”确实没给妈妈丢脸,班级第一,年纪前五的成绩我还是很有信心让妈妈高兴高兴的。

“行吧,看在你成绩这么好的份上,我去跟你张伯伯说一声,看他还答不答应,人家可是大忙人。”妈妈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脸红,就像在说自己的家人一样。妈妈看我脸色不对,赶忙说道,“没事的阳阳,即使你张伯伯不带你去,妈妈也带你去。”

其实张主任根本没说过带我出去玩的话,但是我在赌,赌张主任肯定会配合我。因为就我对张主任的了解,他即使不为了妈妈,也会为了追求刺激而答应我的。我还记得他说过的话,“你想不想看你妈被操?”

果然不出我所料,下午下班的时候,张主任就来到我家,还给我带了我喜欢的礼物。

张主任进门以后,得意的看了我一眼。仿佛再说,看我有来了吧。

我狠狠瞪了张主任一眼,看见妈妈进来,赶紧说“张伯伯好。”

妈妈没感觉到我和张主任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我可把你张伯伯给请来了,你自己跟你张伯伯说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顺嘴跟张伯伯提了提出去玩的事情,张伯伯一口答应下来,说安排好时间就带我们娘俩出去玩一天。

我装作高兴的笑了笑,一会儿妈妈出去做饭的时候,张主任笑呵呵的说道“阳阳,找我有什么事?”

“我找你能有什么事?还不就是你答应我出去玩的事?”

“我怎么没记得答应过你?你不说是吧,不说算了,我去帮你妈妈炒菜去,你妈自己一个人做菜太辛苦了。”说着还暗示般朝我挤眉弄眼,我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我虽然看着张主任的假笑的嘴脸很生气,但是那个问题困扰了我很长时间,我不得不问,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老孙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问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微微颤抖。

“那晚你是故意的吧?”张主任虽然坐在沙发上,但是他给我的眼神竟然像在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被他精光闪烁的眼神看得我有点脸红,然后赌气的说道,“对!”

“你这个臭小子,还真对我的脾气。”张主任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说道“你以为你那一声咳嗽是吓唬我呢?你没吓到我,倒是把你妈吓一跳,你没看你妈当时的表情,脸都吓白了。”

我没回应张主任的话,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吓唬谁,无论是妈妈还是张主任,我感觉那一声咳嗽,就是为了报复二人而已。“你还没说老王是谁呢?”

“老王啊,他是我们厂里的一个老员工,工作勤勉,生活朴素…”张主任看我愤怒的看着他,不在继续挑逗我“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经逗。好了好了,我跟你说说事情的前因后果。”

张主任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其实这件事也确实应该怪我,你也知道我跟你妈的事。那时候我跟你妈在办公室亲热的时候忘记关门,老孙那个王八蛋也是,门没敲就闯了进来。老孙进来的时候,你妈正坐在我身上,我正把手伸进你妈的衣服里摸你妈的奶子…”

“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详细!”我忍不住打断张主任的话,张主任当着我的面说着我妈的性器官,让我觉得很羞耻难堪。

“你不是想知道吗?我不说清楚一点,你不还是云里雾里的。”张主任无辜的摊开双手,朝着我嘲讽的笑了笑。“你还让我说不,不让我说我就不说了啊。”

“说说说,你说行了吧。”

“当时我正在摸你妈的奶子,还把你妈一个奶子从衬衣里拉出来,暴露在衣服外面。当时你妈可能也来感觉了,大屁股坐在我身上扭动着,你不知道那感觉,啧啧”张主任看我又要发怒,冲我摆了摆手“老孙一下子就推开门进来了,你不知道当时那种尴尬的气氛,你妈坐在我身上,当时我鸡巴还插在你妈的逼里呢,你妈看见来人了,吓得尖叫一声,当时就喷了我一身。”张主任点上一根烟,继续说道“而老孙呢,这个王八蛋,碰见这种情况还不赶紧滚出去,还不知趣的说张主任,那个有点事找我。我他娘的,从桌子上捡起一个本子就甩过去,然后就让他滚出去了!”

“还有呢?”我怀着忐忑的心问道。

“没了啊,就这事啊,你还想知道什么?”

“你以为我没听见?那晚你明明,明明说老孙摸我,我妈的胸。”

张主任得意的笑了笑,“还以为你没听见呢,既然你都听见了,我就告诉你吧。老孙这个王八蛋,自从发现了这件事以后,就趁我不注意的时候骚扰你妈好几次,那时候他要挟你妈,说你妈要是你给他摸两下,他就把这件事传出去,你也知道你妈的性子,是个死要面子的人,然后你妈就屈服了,让老孙摸了两次。”

“你还好意思笑?我妈怎么说也算是你的人,她被人欺负了你不保护她就算了还看笑话?”我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张主任。

“吆,现在承认你妈是我的人了?你不是把你妈看得很紧吗?还告诉你妈不让我来了,出了事知道想起我来了?”

“你怎么知道…肯定是我妈跟你说的吧?”说完我自嘲的笑了笑,“我妈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

“阳阳你放心吧,老孙这段时间可让我整的不轻,具体怎么整的我就不跟你细说了,想必你也不想知道。”张主任严肃起来,眼睛里闪烁著凶狠的目光。

听见张主任这么说我就放下心来,我现在最多能接受张主任就了不得了,要是妈妈再被其他人给糟蹋了的话,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崩溃。

过来一会儿,我们吃完饭商议了一下出去玩的细节,当我以为张主任又要装醉留下来的时候,张主任竟然痛快的起身告辞离去,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对于妈妈被老孙猥琐的事,我倒是没想太多,只是暗恨张主任的不小心。像这种拿着把柄要挟别人的事,其实不止在社会上,在学校里都时有发生,所以我也没怎么在意。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后,我就回房睡觉去了,我不知道的是,张主任根本就没走,出了门以后,自己开着车溜了一圈又回来了。然后张主任在车上苦等了两三个小时,感觉我睡着了又摸进我家门里。

其实张主任来不来我家我现在觉得无所谓了,张主任应该也明白我的态度,他这么晚进来,只不过是为了让我妈安心而已。

说实话我回卧室玩了一会儿后确实睡着了,只不过经过这几次事件以后,已经对那种声音比较敏感了。当妈妈卧室里,传出啪啪啪的声音的时候,我又醒了过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听见妈妈的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我竟然不在那么让我心潮澎湃了,反而觉得理所应该。我轻轻的来到墙边,静静倾听着妈妈房间里的声音。

还是熟悉的咕叽咕叽和床板震动的声音,只不过妈妈的娇喘和呻吟轻了很多。

妈妈房间里,张主任搂着妈妈的柔软的身体,摸捏著妈妈柔软的奶子,看着妈妈娇羞的坐在自己身上起起落落。一会儿以后,妈妈趴在张主任身上使劲耸动自己的屁股,闭着眼睛咬著嘴唇,双腿微微颤抖。嘴里即使使劲忍住,还是发出斯斯的声音。

我突然觉得没意思,只能听见声音的我,那种紧张刺激兴奋的感觉随着次数多了已经渐渐没有了。我闭着眼睛静静倾听,知道妈妈高潮了,接下来无非就是亲吻爱抚什么的,即使看不见我也联想到了接下来的画面。

我摇了摇脑袋,想回到床上睡觉,“我去洗个澡,浑身都是汗水,黏糊糊的。”张主任的声音传来。

“嗯,不要嘛,等会儿你回家再洗好不好?”妈妈趴在张主任身上,张主任的鸡巴还插在妈妈的骚逼里。

“不行,我先休息一下,我很快回来。”接着我就听见轻轻的开门声。

我听见开门声,吓得快速跑回自己床上躺下。

我家洗澡的地方和厕所在一起,在院子南边的屋里,现在正好是盛夏,张主任竟然赤裸著身子朝着浴室走去。从我的角度看去,张主任的鸡巴还挺立著,随着走路一晃一晃的。

看见张主任走进卧室打开灯,我不知道妈妈在干什么,但是突然啊我想戏耍一下妈妈。

躺在床上的我,故意弄出点动静,我从床上站起来,穿上拖鞋,一边走一边发出踢踏踢踏的声音,我相信在妈妈的房间里,还没睡的妈妈肯定能听见这种声音。

我一下子拉开自己的房门,朝着屋外走去,一边装作睡眼惺忪的歪歪扭扭走路,一边说道“哎呀,憋死我了。”

我还没走到门口,惊慌失措的妈妈只批了一件单薄的罩衣,风一样冲出来,“别,等一下!我先去!”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厕所冲去!透过微弱的月光,我明明看下妈妈下身竟然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妈妈一边跑肥硕屁股一边扭来扭去的,随着妈妈的跑动,罩衣下妈妈肥硕的巨乳上下晃动。透过月光,我明明看见妈妈湿漉漉的头发,和紧实的大腿在微微颤抖。

妈妈冲到厕所门里,碰的一声关上门!

我来到厕所门口,颤抖著嗓音冲着里面喊道“妈,你快一点啊!我憋不住了!”

“唔,你,你憋不住就在院子里尿,妈,妈要大便!”妈妈也声音颤抖的回答道。

我向院子里走了走,拿出自己的鸡巴,冲着一块石头放肆的尿起来。

尿完以后,我装作回到屋子里,然后鬼使神差的,又轻手轻脚的来到厕所门口。

“唔,你疯了!”妈妈急促的喘息。

“啪啪啪”“爽不爽,冒着被阳阳发现的风险让我操你的逼爽不爽!”

“啊!你混蛋,轻一点!”妈妈的声音那么清晰,妈妈好像是趴在门上。“啊!不行了!要来了!”

“骚逼!还不承认!要不是觉得刺激,你怎么会这么快高潮?”张主任快速耸动着,浴室里啪啪的声音传出老远。

“啊,快,快一点!”

“爽不爽!”

“爽!好爽!”

“刺不刺激!”

“刺激!快使劲,要来了!啊啊啊”

我轻轻的回到房间,原来,不只是张主任喜欢这种刺激,妈妈也喜欢!“呸,都是一群下贱的人!”我心里对两人鄙夷不已。

我以为这样的生活会在我家持续很长时间,谁知道没多久以后,这样的生活就被打破。

我早就应该知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俩被发现是迟早的事,但是却是被我最不愿意的人发现的,没错!是我爸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