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绿母版) (5-6) 作者:lijian19920110

.

【我的前半生(绿母版)】

作者: lijian19920110 2021-5-1 发表于SexInSex

【第五 六章】

我因为上晚自习的原因,回家就接近九点了。我回到家的时候,爸爸还在沙发上睡觉,妈妈坐在爸爸身边,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妈,我回来了,爸爸怎么躺沙发上睡着了啊。”我放下书包,端起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

“你爸喝了点酒,我又弄不动他。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热热菜去。”说着话,妈妈起身就去厨房帮我热菜。

我来到爸爸身边,使劲捅咕了爸爸几下,“爸,快起来。你儿子回来了。”

爸爸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沉吟了半天才看见我,“阳阳回来了啊,吃饭了没,让你妈妈去帮你做点吃的。”

“妈妈帮我去做去了,你别在这儿睡了,快回卧室睡吧。”

爸爸摇摇晃晃的起身,笑呵呵的摸了摸我的头,“臭小子,知道心疼爸爸了?”

“哎呀,别弄我的头,都把我发型弄乱了。”我翻了翻白眼,现在的我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正是头可断发型不能乱的时候,怎么允许爸爸碰我的发型呢。

“你个混小子,小小年纪事还不少。”说完爸爸起身回到卧室。

一会儿,妈妈把饭菜热好给我端出来。我拿起馒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慢点,又没人跟你抢。”妈妈宠溺的看着我说道,“喏,儿子,这个星期生活费给你。”说完妈妈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塞进我手里。

我一边吃饭一边接过钱,嘴里含着饭,口齿不清的说道,“妈,这个星期生活费咋给我长了,不都是二十吗。”

妈妈没好气的说道“咋了,不愿意要,不愿意要还给我。”

我赶紧把钱收进口袋里,开玩笑,进了我手里的钱怎么可能在跑出去。“谁说不要的。”

“看你财迷的样吧”妈妈笑眯眯的看着我。“这钱给你是让你买点好吃的,现在你上学早出晚归的,在学校里一定要好好吃饭知道吗,自己别把钱花在其他地方。”

“嗯呐,你放心我了,我在学校里一定好好吃饭,吃的白白胖胖的。对了,妈,爸爸不是失业了吗,你那里来的钱啊?”

妈妈闻言脸上一红,“你爸失业了,你老妈还有工作呢,这是你老妈的辛苦钱,你可给我省著点花。”说道辛苦钱的时候,妈妈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羞怯的表情一闪而过。

我疑惑的看着妈妈,开玩笑的说道“嘿嘿,妈,你有情况,是不是你的小情人给你的?”

妈妈用力拍了一下我的头,“整天不好好学习脑子里想些什么!敢这么说你妈,打死你个小畜生。”

妈妈一巴掌打在我头上,我赶紧吞下最后一口馒头,起身往卧室跑去,一边跑一边说“妈,没情况要不然你脸红什么,哈哈”

随着我跑进卧室关上门,妈妈的拖鞋紧随而至,一下子砸在我的门上。

“小畜生,让你开妈妈的玩笑,打不死你。”妈妈脸上更加羞红,还真担心自己的事被儿子发现,但是想了想觉得多余,儿子整天上学绝对不会知道自己的事的。妈妈心道:现在的孩子啊,脑子里哪里懂这么多的事了啊。

虽然刚才跟妈妈这么说话,但是我绝对不会想到,我说的居然是事实,妈妈竟然真的成为了别人的情人,而我手里的钱,还是下午妈妈的情人刚交到妈妈手上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在厂里的时候,张主任经常在办公室里把妈妈弄得半上不下的。而且几乎每天妈妈都要给张主任口角一次,虽然妈妈极力反对,但是几乎每次,张主任不是把精液射到妈妈嘴里,就是射到妈妈脸上。

妈妈在张主任哪里的不到满足,回家和爸爸在一起,和爸爸做了几次,但爸爸又是那种状态,根本满足不了妈妈。好几次妈妈都差点没忍住跟爸爸吵起来。但是看爸爸委屈的样子,自己有不忍心埋怨爸爸什么。只能自己偷偷在卫生间里自慰。但是自慰前几次还好一点,随着自慰的次数多了,妈妈也渐渐感觉到索然无味。

好几次,张主任玩弄妈妈的时候,妈妈都差点忍不住求张主任,忍不住想求求张主任操自己。但是矜持的性格,内骚的本质又使得妈妈说不出那样的话。每次帮张主任口交的时候,妈妈只能含情脉脉的看着张主任,期望张主任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张主任一直在吊妈妈胃口,他期望妈妈能主动要求自己操她,期望把妈妈调教成一个完全臣服于自己的女人,而不单纯的跟她是情人的关系。这段时间,张主任觉得自己调教的差不多了,基本上自己有什么要求都能满足自己。张主任坐在妈妈身后看着妈妈,慢慢策划接下来的事情。“小王,晚上有没有事?没事陪我出去喝点。”

“啊?晚上没事啊,但是我不能回去的太晚,我儿子晚上还要回家吃饭。”妈妈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瞬间明白了张主任的意思。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妈妈脸上红红的,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拒绝,看来妈妈也十分渴望接下来发生的事。

“放心好了,不会耽误你给孩子做饭的。你儿子不是九点回家吗?九点之前,保证把你送回家。”张主任笑呵呵的说道。

“那好吧。”妈妈竟然内心深处有些许雀跃的期待。

还不到下班的时间,妈妈就感觉自己有点坐立不安的样子,不是的看看表,期待时间过得快一点。终于,下班时间到了,妈妈回头看了看张主任,见他还在写写画画的,忍不住问道“张,张主任,下班了…”

张主任抬起头扭了扭脖子,发出嘎嘣一声脆响,张主任看了看表,发现才刚五点钟,忍不住笑道,“小王啊,你是不是等不及了啊?”

妈妈听了张主任的话,才觉得自己太主动了,忍不住脸上羞红,嘴上却不承认,“哼,你才等不及了呢,我是想早点陪你喝完酒,早点回家而已。”

张主任似笑非笑的看着妈妈,“你要是这么想回家,不行今晚就不去了,要不你先回家吧,等过几天你家里没事了咱俩再喝酒也不迟。”

妈妈闻言,内心深处忍不住一阵失望,想说自己回家也没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眼巴巴的看着张主任,“你,哎呀…那我先回去了。”

张主任看妈妈想跟自己去,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见妈妈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好了好了,逗你玩的,我这个人说话算数,说好了的事情怎么会轻易反悔呢,走吧。你先在厂门口等着我。”张主任收起笔,扶了扶眼镜。

“讨厌啊你,就知道逗我。”妈妈哭笑不已的说完,然后拿起包,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出去。

妈妈在厂门口等了一会儿,张主任就开着他的小轿车疾驶而来,一下子停在妈妈身边。妈妈转头看了看没什么人,打开车门走进车里。张主任载着妈妈,朝着镇上一家饭店开去。

张主任的车刚走,老孙就推著自行车走了出来,老孙疑惑的看着疾驰而去的汽车,难道王霞真的跟张主任有一腿?

在饭店里,两人知道主题都不在吃饭上,所以二人匆匆吃了点饭,张主任就领着妈妈进了镇上一家旅馆的房间。妈妈红这脸,任由张主任带着自己,向着一家旅馆走去。

开好房间进到房间里,妈妈一直感觉脸上热乎乎的,像喝了酒一样,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

进到房间里,张主任关上门就一下子把妈妈按在门口,抱着妈妈的头亲了起来。一边亲,一边抚摸妈妈的身体。

妈妈娇喘一声,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妈妈竟然没有一点抗拒。搂着张主任的头,配合着张主任对自己的亲吻爱抚。妈妈主动吮吸张主任伸进来的舌头,一会儿又把自己的香舌伸进张主任口中。

张主任一边亲吻著妈妈,一边把妈妈的衣服纽扣解开,慢慢向下,亲吻妈妈的脖子,妈妈配合的抬起头,嘴里“嗯嗯”的呻吟著,一会儿,张主任就解开了妈妈的胸罩。随着胸罩被解开,妈妈洁白的巨乳漏了出来。张主任贪婪的含住妈妈的乳头舔弄著,一只手握住妈妈另一个奶子,尽情的揉捏著。

妈妈奶头被张主任含住,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啊!”的一声呻吟。然后嘴里发出似哭似泣的呻吟声。

张主任尽情揉捏著妈妈的奶子,不是用力捏弄妈妈的奶头。揪著妈妈的奶头拉扯甩动,疼的妈妈不停的呻吟出声,却不忍阻住张主任的玩弄。

一会儿,妈妈就在门口被张主任扒光衣服。张主任躺到床上,“过来。”

妈妈像喝醉了酒一样,醉眼迷离的走到床前,主动的帮张主任脱下衣服,然后迷醉的看着张主任开始变硬的大鸡吧。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调教,妈妈都不用张主任主动要求,自觉的握住张主任的鸡巴,上下撸动几下,然后深处柔嫩的小舌头,上下舔弄了一会儿,紧接着一口含住硕大的龟头,含在嘴里吮吸著。

张主任半躺半倚的靠在床头,看着妈妈大口大口的吮吸自己的肉棒,随着妈妈的吮吸,不时发出淫靡的声音。“王霞,抬头看着我。”

妈妈疑惑的抬起头,风情万种的看着张主任,一边看着张主任,妈妈还不忘一上一下的吮吸。

“王霞,你在干什么?”

“唔唔,你说我在干什么?”妈妈抬起头,趁说话的功夫喘口气,再次把肉棒含进嘴里。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张主任双手枕在脑后,一边注视著妈妈,一边说道。

“唔,我,我这不是在舔你啊。”妈妈吐出肉棒,一边说,一边伸出舌头,在张主任的大腿上舔了一下。

张主任爽的一机灵,“舔我哪儿,说清楚一点。”

“舔,舔你的大鸡吧。”妈妈还从来没说过这种粗俗不堪的话,这句话说完,妈妈羞的浑身一颤,再次把鸡巴含进嘴里,低下头用力的吮吸起来,不敢再看张主任。

舔弄了一会儿,妈妈感觉张主任的鸡巴足够硬了,忍不住抬头眼巴巴看着张主任,祈求张主任插进去。张主任感觉到了妈妈的渴望,但是张主任装作不懂的样子,“怎么了王霞,继续舔啊。”

妈妈红这脸,感觉下面空虚难耐,麻痒难忍,双腿搅在一起,“给我…”

“给你什么啊?”张主任疑惑道。

“讨厌,你知道的。”

“我知道什么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给我…嗯,给我你的,你的大鸡吧。”妈妈纠结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自己主动求爱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不是在你手里吗?”张主任笑呵呵的看着妈妈。

“讨厌,你明明知道我什么意思。”妈妈艰难的说道。

“你说出来啊,你说出来我就给你!”

“插,插进来好不好。”

“插哪里?”

“插我下面…”妈妈趴在张主任腿上,脸靠着张主任的大鸡吧,一字一句的说道,“插我的逼里,啊!”说完这句话,妈妈羞愧的闭上眼,根本不敢看张主任。

“小骚货!”张主任翻身把妈妈压在身下,妈妈主动分开自己的双腿,下身暴露在张主任眼前。只见妈妈下身的阴唇早已分开,分泌的淫水把妈妈的下身打湿。

“不要…看”妈妈羞愧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却把双腿分的更开,任由张主任翻开自己的阴唇,注视著自己的下身。随着张主任的摸弄,妈妈的下身更加麻痒,屁股扭来扭去。“快点啊,插进来啊!”

张主任分开妈妈的阴唇,用鸡巴顶住妈妈的骚逼,然后一手拿着自己的鸡巴,在妈妈下身搅动,随着张主任的搅动,妈妈“嗯嗯啊啊”的呻吟著,下身的淫水随着鸡巴搅动,分泌的更加剧烈。

“嗯嗯,啊啊啊,给我,好难受,好痒啊,快插进来。我想要,好想要你的鸡巴。”妈妈觉得自己像疯了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平时想都不敢想的淫荡的话,从嘴里顺滑的说出来。随着张主任搅动的越来越快,妈妈觉得快感越来越强烈,当张主任用自己大鸡吧啪啪的抽打自己的下身的时候,妈妈“啊!啊!”尖叫两声,双腿使劲撑起屁股,下身不断抖动着。“啊,不行了嗯嗯啊…”妈妈居然被张主任的大鸡吧抽打到高潮了。

张主任看妈妈高潮一到,鸡巴对准妈妈的骚逼用力一插,噗嗤一声捅进妈妈的逼里。

妈妈还没享受完高潮的余韵,就感觉张主任的大鸡吧捅进了自己十分敏感的逼里。随着张主任的插入,妈妈觉得自己下身被填满,“啊,好爽啊!”妈妈发出悠长的呻吟声。

张主任的大鸡吧感觉就像插进了火热的洞穴里一样,妈妈紧窄的阴道包裹着自己的大鸡吧,让张主任觉得充满了满足感。张主任噗嗤噗嗤的抽查著妈妈的骚逼。随着张主任的抽查,妈妈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骚。不一会儿,妈妈竟然使劲夹着张主任的大腿,来了第二次高潮。

随着高潮来临,妈妈尽情的放纵著自己,嘴里也淫语不断“操我,使劲,”之类的话,不断的从妈妈嘴里说出来。

张主任看着妈妈淫荡的表情,心里格外兴奋,“骚货,抬起头!看我操你的逼!”

妈妈使劲抬起头睁开迷醉的眼睛,注视著张主任的大鸡吧在自己的逼里进进出出,操的自己下身淫水横流,阴唇外翻。妈妈咬著嘴唇,抬头看着张主任,双手竟然摸上自己的巨乳,使劲揉搓著。一边揉搓,一边呻吟道“啊!张主任,好厉害!操,呃草死我了!”

张主任一边操著妈妈的骚逼,一边看着妈妈淫荡的表情,嘴里说道,“骚货,操死你。”说完,抬起手捏住妈妈的一个奶子,用力揉捏几下,然后抬起手,一巴掌扇在妈妈奶子上,随着张主任的一巴掌,妈妈的奶子被扇的来回晃动。

妈妈疼的惊呼一声,“啊!”却感觉这种疼痛感让自己更加兴奋,更加屈辱,内心甚至期待张主任再来一下。

张主任一巴掌以后,轻轻抚摸了一下妈妈的奶子,看着奶子上鲜红的手印,忍不住两手用力抓住,使劲拽著妈妈的奶子,借助这股力量,更加用力的操妈妈的逼。

张主任一手一个大奶子,拽著狠狠地操著妈妈。“骚货,射哪里?”

妈妈发出嘶嘶的呻吟声,一边呻吟,一边说道,“射,射逼里!啊,不行了,我也要高潮了!啊!!!啊!”

张主任感觉龟头一麻,用力一捅,大股的精液随着妈妈骚逼的挤压喷涌而出,一滴不剩的射进妈妈的逼里。张主任趴在妈妈身上,两人呼呼的喘著粗气。

一会儿以后,张主任翻身从妈妈身上下来,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妈妈趴在张主任怀里,双乳紧紧贴在张主任身上。妈妈抬头看了看张主任,只觉得充满了满足感和安全感。妈妈轻轻嗅着张主任身体的味道,鬼使神差的,妈妈像小猫一样,伸出舌头轻轻舔弄著张主任的奶头。

张主任搂着妈妈,抚摸著妈妈柔顺的长发。“怎么样,我操的你舒服吗?”

妈妈温柔的点了点头,崇拜的看着张主任“嗯,好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

张主任看了看妈妈奶子上自己抓揉的痕迹,忍不住抚摸了一下,“疼不疼啊。”

“你说呢?”妈妈白了张主任一眼,又忍不住说道“操的时候不疼,现在可疼了!你都不知道爱惜我。”

张主任哈哈一笑,“你啊你,我不爱惜你爱惜谁啊,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说完张主任从桌子上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礼盒,送到妈妈手中。

“什么东西啊?”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妈妈惊喜的拆开礼盒,里面竟然是一套昂贵的护肤品,以前自己只在专柜上看过,这套护肤品接近一千块钱。当时自己给张主任提起过,也没奢望张主任给自己卖,但是没想到今天张主任竟然就把护肤品送到了自己面前。

妈妈柔情的看着张主任,突然觉得张主任特别懂自己。虽然张主任年龄大了一点,样貌也不是那么英俊。但是张主任既能给自己钱花,也能送自己昂贵的礼物,关键,关键是还能在床上满足自己。再想想自己男人…

张主任看着妈妈惊喜的表情,笑呵呵的说道“喜欢吗?”

妈妈趴在张主任身上,主动的亲吻了一下张主任的嘴唇,说道“嗯,喜欢,你真好!”

张主任做了多年的领导,深蕴驭人之道。知道要驾驭一个人,自己不能光单纯的施压,还要不时地给点小恩小惠小惊喜,这样妈妈才能对自己死心塌地。看着妈妈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就知道妈妈现在对自己变得越来越依赖。“来,帮我舔舔鸡巴,上面都是你的骚水,懒得去洗澡了。”

要是以前,妈妈指定不会帮张主任舔的,即使舔,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舔。这次听到张主任这么说,妈妈俯下身子,趴在张主任两腿之间,连一丝犹豫也没有,扶著张主任软下去的鸡巴,一下一下的舔舐著。舔了一会儿,又把鸡巴含进嘴里,来回吞吐。

张主任边抽著烟,边说道“别光舔鸡巴,也帮我舔一下蛋蛋。”说着张主任抬起自己的腿。妈妈闻言,伸出舌头,也不顾张主任蛋蛋上的毛,一手握住张主任的鸡巴上下撸动,趴在张主任胯下,舔舐著张主任的蛋蛋。

张主任舒服的哼哼两声,“王霞,你有没有舔过屁眼?”

妈妈闭着眼睛含着张主任的蛋蛋吮吸著,听见张主任的话,说道“脏死了,谁会去舔这个地方?”

“你帮我舔一下好不好?”

“不要,太脏了,臭烘烘的。”

张主任来了兴致,两条腿担在妈妈的背上,使劲压了压妈妈“快点,帮我舔一下,舔舒服了我再操你一次。”说完张主任腿使劲向上伸了伸,用脚压住妈妈的脖子,使劲往下压着。

妈妈屈辱的趴在张主任屁股沟里,脸被压在张主任的蛋蛋上,闻着张主任屁股沟里味道,有种让自己作呕的感觉。“唔,不要。”

“快点!”

妈妈闭上眼,竟然慢慢适应了这种感觉,沉迷的嗅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轻轻一舔。这种屈辱感,被强迫的感觉,让妈妈觉得既羞愧又屈辱,甚至还夹杂着一丝丝兴奋在里面。

妈妈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抱住张主任的大腿,趴在张主任屁股沟里,用舌头一下一下触碰著张主任的屁眼。又听见张主任爽的发出斯斯的声音,妈妈居然觉得有种自己能让张主任舒服而骄傲的感觉。妈妈不在由于,深处舌头上下来回的舔弄著张主任的屁眼,一边舔弄,妈妈还深处舌头,用力的往张主任屁眼里钻。

张主任大鸡吧再次变得坚硬,自己用手撸动了两下,觉得不过瘾,“王霞,起来!坐上来!”

妈妈闻言,放下张主任的身子,崇拜的看着张主任的大鸡吧,然后趴下身子吮吸两下,又半坐在张主任身上,扶著张主任的大鸡吧在自己骚逼里搅动几下,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嗯!”“啊!”两人爽的同时呻吟出声,接下来“啪啪啪”的声音和妈妈“嗯嗯啊啊…”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半小时以后,妈妈大汗淋漓的趴在张主任胸前,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然后起身穿衣,张主任开车把妈妈送到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摸了摸妈妈的大奶子以后,放下妈妈自己开车回家。妈妈只觉得下身被张主任操的疼痛不已,走起路来都别别扭扭的。妈妈慢慢适应了一会儿,才朝着家走去。

有时候有些事真的很不凑巧,如果我能早一步回家,不在路上耽搁的话,说不定我就能早点发现妈妈的秘密。我回到家的时候其实妈妈也刚进门不久,我进门的时候,妈妈正准备去洗澡。我打开门的时候,妈妈正好打开客厅的门。

“妈,我回来了。”说完我就背著书包往客厅走去,走到妈妈身边的后,我抬头看了看妈妈,见妈妈还穿着上班的衣服,相对于这段时间一来妈妈的表情,我发现妈妈今天脸上舒展了很多,嘴角带着笑意,眼光似水,眉目含情。只不过对于我这个刚上初中进入青春期的孩子来说,还不太懂妈妈脸上表情代表的含义。只觉得这样的妈妈变得更漂亮了。

“妈,你是不是遇见什么好事了?怎么这么高兴?”我狐疑的看着妈妈。

“瞎说什么,妈妈去洗澡去,你先等一会儿,等一会儿妈妈出来给你做饭。”妈妈自己都没有察觉,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温柔了好多。

说实话,我虽然发现妈妈跟平时不太一样,但是我根本没往哪方面想,一个是我年龄小阅历不够,另一个妈妈在我的印象里,根本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浴室里,妈妈脱光了衣服,注视著镜子中的自己,果然觉得自己跟平时不太一样。人还是那个人,只不过以前自己就像一个得不到满足的怨妇一样,现在自己被张主任强势满足占有之后,感觉整个身心都变得愉悦起来。

妈妈看着自己身上被张主任的强势留下的痕迹,现在轻轻触碰都还能感觉到疼痛。‘张主任这个人真粗鲁’妈妈呸的一声,又想起张主任狠狠蹂躏自己的时候自己非但没有拒绝,还百般配合,又暗骂自己不知廉耻。

只是,跟张主任在一起的时候,他人虽然粗鲁一点,但是那种快感也是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或许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区别吧,女人就适合依偎在男人身边,而男人就应该强势一点。这样的男人才更能给人安全感。至于张主任的粗鲁,妈妈反而觉得那才是真正男人的本性。说到底,妈妈自己也喜欢那种感觉,喜欢被强势粗鲁对待的变态的快感。

岁月如梭,时间飞驰。不知不觉一年就快过去了。我也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慢慢长大。有人说长大只是一瞬间的事,我不知道一瞬间是多久,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算长大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变得对女人感兴趣了。没错,是那种男女之间的事感兴趣。有时候在学校里,会不经意间看着女同学慢慢鼓起来的胸部发呆,也会在上课的时候看着某个女同学的背影走神。

在一个格外燥热的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我觉得自己下身的小鸡鸡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会不自觉的变硬。

尤其今晚,看电视的时候,电视画面里,一对情侣拥抱在一起亲吻抚摸著,当时我就觉得面红耳赤。妈妈看到这个画面,也尴尬的换了个台。但是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那个画面却不时地出现在我脑海里。我觉得自己的小鸡鸡硬硬的顶着很难受,手不自觉的就放在了小鸡鸡上,使劲的往下压,希望它能软下去。可是当我触碰自己小鸡鸡的时候,就觉得浑身一哆嗦,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传遍全身,接下来就自然而然的,我有了第一次打飞机的经历。

自从有了这种经历,我变得格外注意身边的异性,觉得他们身上有种神奇的吸引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学校里同学之间流传开了一些黄色小说,还是那种带图全彩的那种,我也有幸从朋友手中借阅了一段时间,对男女之事,对女人的身体有了初步了解。

在这接近一年的时间里,妈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妈妈变得喜欢打扮自己,每次出门,不论上班还是不上班,妈妈都要先化妆,穿着也越来越时髦,不上班在家的时候还好一点,穿着家居服。只要去上班,妈妈总是穿的像个小白领一样,白衬衣,小西服,一步裙,然后就是丝袜和小高跟。有时候我问妈妈为什么每次上班都穿的这么正式,妈妈说她怎么也算是公司的小白领了,代表公司的形象,不能穿的太随意了。

也不知道是化妆品的原因,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一年时间下来,妈妈非但没有变老,反而变得越来越显年轻了。当然,妈妈这样的变化是我喜欢的,因为无论是妈妈带我出去玩,还是去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妈妈这么漂亮,我显得倍有面子。

至于张主任,说实话他也并不是每天都纠缠妈妈,毕竟他年龄也大了,没有那么多的欲望,张主任只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才会招呼妈妈过去,玩玩妈妈的身体什么的。在厂里大部分时间,张主任跟妈妈还是很用心的在工作。

只不过张主任是一个喜欢刺激的人,他经常强迫妈妈做一些平时自己想也不敢想的事。每次妈妈都拒绝,但是架不住张主任的强势要求,每次妈妈到最后都不得不配合张主任。

最刺激的是又一次,妈妈正蹲在张主任办公桌下帮张主任舔鸡巴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妈妈刚想起身,张主任一下子按住妈妈的头,说道“别起来!”然后就招呼那人进门。

妈妈蹲在张主任胯下,嘴里含着张主任的大鸡吧,紧张的浑身上下一动不敢动。

那人进门以后说道“张主任,王秘书在不在?刚才她叫我过来签一下工资单。”

张主任低头看了看伏在自己胯下的王霞,装作活动了一下身子,实则鸡巴在妈妈嘴里抽查了几下,“王秘书刚刚出去了,要不你等一会儿再过来吧。”

那人看了看妈妈确实不在,“那好吧张主任,我先出去了。”

等那人出去关上门以后,妈妈才慢慢平复下来紧张的心情,发现张主任的大鸡吧还插在自己嘴里。张主任按著妈妈的头,“怎么样小骚货,刺激不?”说着张主任鸡巴使劲往妈妈塞,噗嗤噗嗤的射进妈妈嘴里。

张主任射完以后,妈妈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呼呼的喘著粗气,刚才确实把妈妈吓得不轻。万一,万一那人在往里走一点,就能看见妈妈的身子了。“哎呀,你老是这样,要是被人发现了,我们就全完了。”妈妈咕嘟一口咽下张主任的精液,然后把嘴角的精液擦进嘴里,拍打了一下张主任说道。

自从又一次张主任把精液射进妈妈嘴里以后,强势的逼迫妈妈把精液咽下去,妈妈虽然百般不愿,但是咽下一次以后觉得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从那次以后,每次张主任射进妈妈嘴里,妈妈都不用张主任要求,自己主动的咽下去。

还有张主任有时候开车带着妈妈出去,兴致来了,直接把车开到偏僻的地方,直接把妈妈脱个精光,在车上跟妈妈打一炮那都是常有的事。

只不过又一次,张主任要求去我家,妈妈死活不同意,无论张主任如何强势要求。不过随着最近几次张主任不停的游说妈妈,妈妈渐渐有了松动的迹象。

张主任不知道什么原因,如果问我我肯定知道,因为最近爸爸又找了个新工作,虽然挣的不多,最起码不用整天闷在家里了。爸爸的新工作需要经常出远门,有时候出去个三五天,有时候待个十天半月的都有可能。

临近下班的时候,张主任来到妈妈身后,把手放在妈妈肩膀上,妈妈转过头妩媚的看着张主任,然后深处舌头舔了舔张主任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粗糙的大手。

张主任看着妈妈淫荡的样子,抬起手放在妈妈嘴边,妈妈知趣的含着张主任的手指,像吮吸鸡巴一样,吮吸著张主任的手指。张主任另一只手挑开妈妈的两颗纽扣,把手伸进张主任的内衣里,揉捏著妈妈的奶子。

“嗯嗯,唔,”妈妈一边吮吸张主任的手指,一边嘴里发出愉悦的声音。

“小骚货,今晚去你家好不好?”张主任一边说,一边捏住妈妈的奶头。

“唔,你干嘛非要去我家啊,我们去宾馆不好吗?要不我们在你车上…”妈妈在张主任面前,已经可以随便的说出这种话,而不觉得羞耻了。

“嘿嘿,你不懂男人的心思,只有在别人家里,操别人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刺激。”张主任淫笑道。

“哎呀,坏死了你。”妈妈没有拒绝,对着张主任撒娇道。

张主任觉得有戏,“你不是一直想换个新手机吗?只要你满足我,过两天我送你个最新款的手机好不好?”

“那,那你去待一会儿就走。”妈妈娇羞的说道。

“行,都依你。”张主任拍了拍妈妈的肩膀,抽出揉捏妈妈奶子的手,暂时放过了妈妈。

哼,好戏在后面,张主任笑呵呵的回到自己位置。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