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綠母版) (5-6) 作者:lijian19920110

.

【我的前半生(綠母版)】

作者: lijian19920110 2021-5-1 發表於SexInSex

【第五 六章】

我因為上晚自習的原因,回家就接近九點了。我回到家的時候,爸爸還在沙發上睡覺,媽媽坐在爸爸身邊,一邊看電視一邊嗑瓜子。「媽,我回來了,爸爸怎麼躺沙發上睡著了啊。」我放下書包,端起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口。

「你爸喝了點酒,我又弄不動他。你等一會兒,我去給你熱熱菜去。」說著話,媽媽起身就去廚房幫我熱菜。

我來到爸爸身邊,使勁捅咕了爸爸幾下,「爸,快起來。你兒子回來了。」

爸爸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沉吟了半天才看見我,「陽陽回來了啊,吃飯了沒,讓你媽媽去幫你做點吃的。」

「媽媽幫我去做去了,你別在這兒睡了,快回臥室睡吧。」

爸爸搖搖晃晃的起身,笑呵呵的摸了摸我的頭,「臭小子,知道心疼爸爸了?」

「哎呀,別弄我的頭,都把我髮型弄亂了。」我翻了翻白眼,現在的我正處於青春叛逆期,正是頭可斷髮型不能亂的時候,怎麼允許爸爸碰我的髮型呢。

「你個混小子,小小年紀事還不少。」說完爸爸起身回到臥室。

一會兒,媽媽把飯菜熱好給我端出來。我拿起饅頭,狼吞虎咽的吃起來。

「慢點,又沒人跟你搶。」媽媽寵溺的看著我說道,「喏,兒子,這個星期生活費給你。」說完媽媽從口袋裡掏出五十塊錢塞進我手裡。

我一邊吃飯一邊接過錢,嘴裡含著飯,口齒不清的說道,「媽,這個星期生活費咋給我長了,不都是二十嗎。」

媽媽沒好氣的說道「咋了,不願意要,不願意要還給我。」

我趕緊把錢收進口袋裡,開玩笑,進了我手裡的錢怎麼可能在跑出去。「誰說不要的。」

「看你財迷的樣吧」媽媽笑眯眯的看著我。「這錢給你是讓你買點好吃的,現在你上學早出晚歸的,在學校里一定要好好吃飯知道嗎,自己別把錢花在其他地方。」

「嗯吶,你放心我了,我在學校里一定好好吃飯,吃的白白胖胖的。對了,媽,爸爸不是失業了嗎,你那裡來的錢啊?」

媽媽聞言臉上一紅,「你爸失業了,你老媽還有工作呢,這是你老媽的辛苦錢,你可給我省著點花。」說道辛苦錢的時候,媽媽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羞怯的表情一閃而過。

我疑惑的看著媽媽,開玩笑的說道「嘿嘿,媽,你有情況,是不是你的小情人給你的?」

媽媽用力拍了一下我的頭,「整天不好好學習腦子裡想些什麼!敢這麼說你媽,打死你個小畜生。」

媽媽一巴掌打在我頭上,我趕緊吞下最後一口饅頭,起身往臥室跑去,一邊跑一邊說「媽,沒情況要不然你臉紅什麼,哈哈」

隨著我跑進臥室關上門,媽媽的拖鞋緊隨而至,一下子砸在我的門上。

「小畜生,讓你開媽媽的玩笑,打不死你。」媽媽臉上更加羞紅,還真擔心自己的事被兒子發現,但是想了想覺得多餘,兒子整天上學絕對不會知道自己的事的。媽媽心道:現在的孩子啊,腦子裡哪裡懂這麼多的事了啊。

雖然剛才跟媽媽這麼說話,但是我絕對不會想到,我說的居然是事實,媽媽竟然真的成為了別人的情人,而我手裡的錢,還是下午媽媽的情人剛交到媽媽手上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在廠里的時候,張主任經常在辦公室里把媽媽弄得半上不下的。而且幾乎每天媽媽都要給張主任口角一次,雖然媽媽極力反對,但是幾乎每次,張主任不是把精液射到媽媽嘴裡,就是射到媽媽臉上。

媽媽在張主任哪裡的不到滿足,回家和爸爸在一起,和爸爸做了幾次,但爸爸又是那種狀態,根本滿足不了媽媽。好幾次媽媽都差點沒忍住跟爸爸吵起來。但是看爸爸委屈的樣子,自己有不忍心埋怨爸爸什麼。只能自己偷偷在衛生間裡自慰。但是自慰前幾次還好一點,隨著自慰的次數多了,媽媽也漸漸感覺到索然無味。

好幾次,張主任玩弄媽媽的時候,媽媽都差點忍不住求張主任,忍不住想求求張主任操自己。但是矜持的性格,內騷的本質又使得媽媽說不出那樣的話。每次幫張主任口交的時候,媽媽只能含情脈脈的看著張主任,期望張主任能理解自己的意思。

張主任一直在吊媽媽胃口,他期望媽媽能主動要求自己操她,期望把媽媽調教成一個完全臣服於自己的女人,而不單純的跟她是情人的關係。這段時間,張主任覺得自己調教的差不多了,基本上自己有什麼要求都能滿足自己。張主任坐在媽媽身後看著媽媽,慢慢策劃接下來的事情。「小王,晚上有沒有事?沒事陪我出去喝點。」

「啊?晚上沒事啊,但是我不能回去的太晚,我兒子晚上還要回家吃飯。」媽媽先是驚訝了一下,然後瞬間明白了張主任的意思。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媽媽臉上紅紅的,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拒絕,看來媽媽也十分渴望接下來發生的事。

「放心好了,不會耽誤你給孩子做飯的。你兒子不是九點回家嗎?九點之前,保證把你送回家。」張主任笑呵呵的說道。

「那好吧。」媽媽竟然內心深處有些許雀躍的期待。

還不到下班的時間,媽媽就感覺自己有點坐立不安的樣子,不是的看看錶,期待時間過得快一點。終於,下班時間到了,媽媽回頭看了看張主任,見他還在寫寫畫畫的,忍不住問道「張,張主任,下班了…」

張主任抬起頭扭了扭脖子,發出嘎嘣一聲脆響,張主任看了看錶,發現才剛五點鐘,忍不住笑道,「小王啊,你是不是等不及了啊?」

媽媽聽了張主任的話,才覺得自己太主動了,忍不住臉上羞紅,嘴上卻不承認,「哼,你才等不及了呢,我是想早點陪你喝完酒,早點回家而已。」

張主任似笑非笑的看著媽媽,「你要是這麼想回家,不行今晚就不去了,要不你先回家吧,等過幾天你家裡沒事了咱倆再喝酒也不遲。」

媽媽聞言,內心深處忍不住一陣失望,想說自己回家也沒事,卻怎麼也說不出口。眼巴巴的看著張主任,「你,哎呀…那我先回去了。」

張主任看媽媽想跟自己去,又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樣子,心裡覺得好笑,見媽媽眼巴巴的望著自己,「好了好了,逗你玩的,我這個人說話算數,說好了的事情怎麼會輕易反悔呢,走吧。你先在廠門口等著我。」張主任收起筆,扶了扶眼鏡。

「討厭啊你,就知道逗我。」媽媽哭笑不已的說完,然後拿起包,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出去。

媽媽在廠門口等了一會兒,張主任就開著他的小轎車疾駛而來,一下子停在媽媽身邊。媽媽轉頭看了看沒什麼人,打開車門走進車裡。張主任載著媽媽,朝著鎮上一家飯店開去。

張主任的車剛走,老孫就推著自行車走了出來,老孫疑惑的看著疾馳而去的汽車,難道王霞真的跟張主任有一腿?

在飯店裡,兩人知道主題都不在吃飯上,所以二人匆匆吃了點飯,張主任就領著媽媽進了鎮上一家旅館的房間。媽媽紅這臉,任由張主任帶著自己,向著一家旅館走去。

開好房間進到房間裡,媽媽一直感覺臉上熱乎乎的,像喝了酒一樣,有點迷迷糊糊的感覺。

進到房間裡,張主任關上門就一下子把媽媽按在門口,抱著媽媽的頭親了起來。一邊親,一邊撫摸媽媽的身體。

媽媽嬌喘一聲,雖然是第一次,但是媽媽竟然沒有一點抗拒。摟著張主任的頭,配合著張主任對自己的親吻愛撫。媽媽主動吮吸張主任伸進來的舌頭,一會兒又把自己的香舌伸進張主任口中。

張主任一邊親吻著媽媽,一邊把媽媽的衣服紐扣解開,慢慢向下,親吻媽媽的脖子,媽媽配合的抬起頭,嘴裡「嗯嗯」的呻吟著,一會兒,張主任就解開了媽媽的胸罩。隨著胸罩被解開,媽媽潔白的巨乳漏了出來。張主任貪婪的含住媽媽的乳頭舔弄著,一隻手握住媽媽另一個奶子,盡情的揉捏著。

媽媽奶頭被張主任含住,忍不住從喉嚨里發出「啊!」的一聲呻吟。然後嘴裡發出似哭似泣的呻吟聲。

張主任盡情揉捏著媽媽的奶子,不是用力捏弄媽媽的奶頭。揪著媽媽的奶頭拉扯甩動,疼的媽媽不停的呻吟出聲,卻不忍阻住張主任的玩弄。

一會兒,媽媽就在門口被張主任扒光衣服。張主任躺到床上,「過來。」

媽媽像喝醉了酒一樣,醉眼迷離的走到床前,主動的幫張主任脫下衣服,然後迷醉的看著張主任開始變硬的大雞吧。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調教,媽媽都不用張主任主動要求,自覺的握住張主任的雞巴,上下擼動幾下,然後深處柔嫩的小舌頭,上下舔弄了一會兒,緊接著一口含住碩大的龜頭,含在嘴裡吮吸著。

張主任半躺半倚的靠在床頭,看著媽媽大口大口的吮吸自己的肉棒,隨著媽媽的吮吸,不時發出淫靡的聲音。「王霞,抬頭看著我。」

媽媽疑惑的抬起頭,風情萬種的看著張主任,一邊看著張主任,媽媽還不忘一上一下的吮吸。

「王霞,你在幹什麼?」

「唔唔,你說我在幹什麼?」媽媽抬起頭,趁說話的功夫喘口氣,再次把肉棒含進嘴裡。

「我要你親口告訴我。」張主任雙手枕在腦後,一邊注視著媽媽,一邊說道。

「唔,我,我這不是在舔你啊。」媽媽吐出肉棒,一邊說,一邊伸出舌頭,在張主任的大腿上舔了一下。

張主任爽的一機靈,「舔我哪兒,說清楚一點。」

「舔,舔你的大雞吧。」媽媽還從來沒說過這種粗俗不堪的話,這句話說完,媽媽羞的渾身一顫,再次把雞巴含進嘴裡,低下頭用力的吮吸起來,不敢再看張主任。

舔弄了一會兒,媽媽感覺張主任的雞巴足夠硬了,忍不住抬頭眼巴巴看著張主任,祈求張主任插進去。張主任感覺到了媽媽的渴望,但是張主任裝作不懂的樣子,「怎麼了王霞,繼續舔啊。」

媽媽紅這臉,感覺下面空虛難耐,麻癢難忍,雙腿攪在一起,「給我…」

「給你什麼啊?」張主任疑惑道。

「討厭,你知道的。」

「我知道什麼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給我…嗯,給我你的,你的大雞吧。」媽媽糾結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自己主動求愛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這不是在你手裡嗎?」張主任笑呵呵的看著媽媽。

「討厭,你明明知道我什麼意思。」媽媽艱難的說道。

「你說出來啊,你說出來我就給你!」

「插,插進來好不好。」

「插哪裡?」

「插我下面…」媽媽趴在張主任腿上,臉靠著張主任的大雞吧,一字一句的說道,「插我的逼里,啊!」說完這句話,媽媽羞愧的閉上眼,根本不敢看張主任。

「小騷貨!」張主任翻身把媽媽壓在身下,媽媽主動分開自己的雙腿,下身暴露在張主任眼前。只見媽媽下身的陰唇早已分開,分泌的淫水把媽媽的下身打濕。

「不要…看」媽媽羞愧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卻把雙腿分的更開,任由張主任翻開自己的陰唇,注視著自己的下身。隨著張主任的摸弄,媽媽的下身更加麻癢,屁股扭來扭去。「快點啊,插進來啊!」

張主任分開媽媽的陰唇,用雞巴頂住媽媽的騷逼,然後一手拿著自己的雞巴,在媽媽下身攪動,隨著張主任的攪動,媽媽「嗯嗯啊啊」的呻吟著,下身的淫水隨著雞巴攪動,分泌的更加劇烈。

「嗯嗯,啊啊啊,給我,好難受,好癢啊,快插進來。我想要,好想要你的雞巴。」媽媽覺得自己像瘋了一樣,腦子裡一片空白,平時想都不敢想的淫蕩的話,從嘴裡順滑的說出來。隨著張主任攪動的越來越快,媽媽覺得快感越來越強烈,當張主任用自己大雞吧啪啪的抽打自己的下身的時候,媽媽「啊!啊!」尖叫兩聲,雙腿使勁撐起屁股,下身不斷抖動著。「啊,不行了嗯嗯啊…」媽媽居然被張主任的大雞吧抽打到高潮了。

張主任看媽媽高潮一到,雞巴對準媽媽的騷逼用力一插,噗嗤一聲捅進媽媽的逼里。

媽媽還沒享受完高潮的餘韻,就感覺張主任的大雞吧捅進了自己十分敏感的逼里。隨著張主任的插入,媽媽覺得自己下身被填滿,「啊,好爽啊!」媽媽發出悠長的呻吟聲。

張主任的大雞吧感覺就像插進了火熱的洞穴里一樣,媽媽緊窄的陰道包裹著自己的大雞吧,讓張主任覺得充滿了滿足感。張主任噗嗤噗嗤的抽查著媽媽的騷逼。隨著張主任的抽查,媽媽的叫聲越來越大,越來越騷。不一會兒,媽媽竟然使勁夾著張主任的大腿,來了第二次高潮。

隨著高潮來臨,媽媽盡情的放縱著自己,嘴裡也淫語不斷「操我,使勁,」之類的話,不斷的從媽媽嘴裡說出來。

張主任看著媽媽淫蕩的表情,心裡格外興奮,「騷貨,抬起頭!看我操你的逼!」

媽媽使勁抬起頭睜開迷醉的眼睛,注視著張主任的大雞吧在自己的逼里進進出出,操的自己下身淫水橫流,陰唇外翻。媽媽咬著嘴唇,抬頭看著張主任,雙手竟然摸上自己的巨乳,使勁揉搓著。一邊揉搓,一邊呻吟道「啊!張主任,好厲害!操,呃草死我了!」

張主任一邊操著媽媽的騷逼,一邊看著媽媽淫蕩的表情,嘴裡說道,「騷貨,操死你。」說完,抬起手捏住媽媽的一個奶子,用力揉捏幾下,然後抬起手,一巴掌扇在媽媽奶子上,隨著張主任的一巴掌,媽媽的奶子被扇的來回晃動。

媽媽疼的驚呼一聲,「啊!」卻感覺這種疼痛感讓自己更加興奮,更加屈辱,內心甚至期待張主任再來一下。

張主任一巴掌以後,輕輕撫摸了一下媽媽的奶子,看著奶子上鮮紅的手印,忍不住兩手用力抓住,使勁拽著媽媽的奶子,藉助這股力量,更加用力的操媽媽的逼。

張主任一手一個大奶子,拽著狠狠地操著媽媽。「騷貨,射哪裡?」

媽媽發出嘶嘶的呻吟聲,一邊呻吟,一邊說道,「射,射逼里!啊,不行了,我也要高潮了!啊!!!啊!」

張主任感覺龜頭一麻,用力一捅,大股的精液隨著媽媽騷逼的擠壓噴涌而出,一滴不剩的射進媽媽的逼里。張主任趴在媽媽身上,兩人呼呼的喘著粗氣。

一會兒以後,張主任翻身從媽媽身上下來,點上一根煙抽了起來。媽媽趴在張主任懷裡,雙乳緊緊貼在張主任身上。媽媽抬頭看了看張主任,只覺得充滿了滿足感和安全感。媽媽輕輕嗅著張主任身體的味道,鬼使神差的,媽媽像小貓一樣,伸出舌頭輕輕舔弄著張主任的奶頭。

張主任摟著媽媽,撫摸著媽媽柔順的長髮。「怎麼樣,我操的你舒服嗎?」

媽媽溫柔的點了點頭,崇拜的看著張主任「嗯,好舒服,好久沒有這麼舒服了。」

張主任看了看媽媽奶子上自己抓揉的痕跡,忍不住撫摸了一下,「疼不疼啊。」

「你說呢?」媽媽白了張主任一眼,又忍不住說道「操的時候不疼,現在可疼了!你都不知道愛惜我。」

張主任哈哈一笑,「你啊你,我不愛惜你愛惜誰啊,看我給你準備的禮物,看看喜不喜歡。」說完張主任從桌子上拿起早就準備好的禮盒,送到媽媽手中。

「什麼東西啊?」

「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媽媽驚喜的拆開禮盒,裡面竟然是一套昂貴的護膚品,以前自己只在專柜上看過,這套護膚品接近一千塊錢。當時自己給張主任提起過,也沒奢望張主任給自己賣,但是沒想到今天張主任竟然就把護膚品送到了自己面前。

媽媽柔情的看著張主任,突然覺得張主任特別懂自己。雖然張主任年齡大了一點,樣貌也不是那麼英俊。但是張主任既能給自己錢花,也能送自己昂貴的禮物,關鍵,關鍵是還能在床上滿足自己。再想想自己男人…

張主任看著媽媽驚喜的表情,笑呵呵的說道「喜歡嗎?」

媽媽趴在張主任身上,主動的親吻了一下張主任的嘴唇,說道「嗯,喜歡,你真好!」

張主任做了多年的領導,深蘊馭人之道。知道要駕馭一個人,自己不能光單純的施壓,還要不時地給點小恩小惠小驚喜,這樣媽媽才能對自己死心塌地。看著媽媽依偎在自己懷裡的樣子,就知道媽媽現在對自己變得越來越依賴。「來,幫我舔舔雞巴,上面都是你的騷水,懶得去洗澡了。」

要是以前,媽媽指定不會幫張主任舔的,即使舔,也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舔。這次聽到張主任這麼說,媽媽俯下身子,趴在張主任兩腿之間,連一絲猶豫也沒有,扶著張主任軟下去的雞巴,一下一下的舔舐著。舔了一會兒,又把雞巴含進嘴裡,來回吞吐。

張主任邊抽著煙,邊說道「別光舔雞巴,也幫我舔一下蛋蛋。」說著張主任抬起自己的腿。媽媽聞言,伸出舌頭,也不顧張主任蛋蛋上的毛,一手握住張主任的雞巴上下擼動,趴在張主任胯下,舔舐著張主任的蛋蛋。

張主任舒服的哼哼兩聲,「王霞,你有沒有舔過屁眼?」

媽媽閉著眼睛含著張主任的蛋蛋吮吸著,聽見張主任的話,說道「髒死了,誰會去舔這個地方?」

「你幫我舔一下好不好?」

「不要,太髒了,臭烘烘的。」

張主任來了興致,兩條腿擔在媽媽的背上,使勁壓了壓媽媽「快點,幫我舔一下,舔舒服了我再操你一次。」說完張主任腿使勁向上伸了伸,用腳壓住媽媽的脖子,使勁往下壓著。

媽媽屈辱的趴在張主任屁股溝里,臉被壓在張主任的蛋蛋上,聞著張主任屁股溝里味道,有種讓自己作嘔的感覺。「唔,不要。」

「快點!」

媽媽閉上眼,竟然慢慢適應了這種感覺,沉迷的嗅了一下,然後伸出舌頭輕輕一舔。這種屈辱感,被強迫的感覺,讓媽媽覺得既羞愧又屈辱,甚至還夾雜著一絲絲興奮在裡面。

媽媽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抱住張主任的大腿,趴在張主任屁股溝里,用舌頭一下一下觸碰著張主任的屁眼。又聽見張主任爽的發出斯斯的聲音,媽媽居然覺得有種自己能讓張主任舒服而驕傲的感覺。媽媽不在由於,深處舌頭上下來回的舔弄著張主任的屁眼,一邊舔弄,媽媽還深處舌頭,用力的往張主任屁眼裡鑽。

張主任大雞吧再次變得堅硬,自己用手擼動了兩下,覺得不過癮,「王霞,起來!坐上來!」

媽媽聞言,放下張主任的身子,崇拜的看著張主任的大雞吧,然後趴下身子吮吸兩下,又半坐在張主任身上,扶著張主任的大雞吧在自己騷逼里攪動幾下,然後一屁股坐了下去。

「嗯!」「啊!」兩人爽的同時呻吟出聲,接下來「啪啪啪」的聲音和媽媽「嗯嗯啊啊…」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

半小時以後,媽媽大汗淋漓的趴在張主任胸前,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兩人休息了一會兒,然後起身穿衣,張主任開車把媽媽送到離我家不遠的地方,摸了摸媽媽的大奶子以後,放下媽媽自己開車回家。媽媽只覺得下身被張主任操的疼痛不已,走起路來都別彆扭扭的。媽媽慢慢適應了一會兒,才朝著家走去。

有時候有些事真的很不湊巧,如果我能早一步回家,不在路上耽擱的話,說不定我就能早點發現媽媽的秘密。我回到家的時候其實媽媽也剛進門不久,我進門的時候,媽媽正準備去洗澡。我打開門的時候,媽媽正好打開客廳的門。

「媽,我回來了。」說完我就背著書包往客廳走去,走到媽媽身邊的後,我抬頭看了看媽媽,見媽媽還穿著上班的衣服,相對於這段時間一來媽媽的表情,我發現媽媽今天臉上舒展了很多,嘴角帶著笑意,眼光似水,眉目含情。只不過對於我這個剛上初中進入青春期的孩子來說,還不太懂媽媽臉上表情代表的含義。只覺得這樣的媽媽變得更漂亮了。

「媽,你是不是遇見什麼好事了?怎麼這麼高興?」我狐疑的看著媽媽。

「瞎說什麼,媽媽去洗澡去,你先等一會兒,等一會兒媽媽出來給你做飯。」媽媽自己都沒有察覺,說話的聲音都變得溫柔了好多。

說實話,我雖然發現媽媽跟平時不太一樣,但是我根本沒往哪方面想,一個是我年齡小閱歷不夠,另一個媽媽在我的印象里,根本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

浴室里,媽媽脫光了衣服,注視著鏡子中的自己,果然覺得自己跟平時不太一樣。人還是那個人,只不過以前自己就像一個得不到滿足的怨婦一樣,現在自己被張主任強勢滿足占有之後,感覺整個身心都變得愉悅起來。

媽媽看著自己身上被張主任的強勢留下的痕跡,現在輕輕觸碰都還能感覺到疼痛。『張主任這個人真粗魯』媽媽呸的一聲,又想起張主任狠狠蹂躪自己的時候自己非但沒有拒絕,還百般配合,又暗罵自己不知廉恥。

只是,跟張主任在一起的時候,他人雖然粗魯一點,但是那種快感也是自己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或許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區別吧,女人就適合依偎在男人身邊,而男人就應該強勢一點。這樣的男人才更能給人安全感。至於張主任的粗魯,媽媽反而覺得那才是真正男人的本性。說到底,媽媽自己也喜歡那種感覺,喜歡被強勢粗魯對待的變態的快感。

歲月如梭,時間飛馳。不知不覺一年就快過去了。我也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慢慢長大。有人說長大只是一瞬間的事,我不知道一瞬間是多久,我也不知道怎麼樣才算長大了。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我開始變得對女人感興趣了。沒錯,是那種男女之間的事感興趣。有時候在學校里,會不經意間看著女同學慢慢鼓起來的胸部發獃,也會在上課的時候看著某個女同學的背影走神。

在一個格外燥熱的晚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我覺得自己下身的小雞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會不自覺的變硬。

尤其今晚,看電視的時候,電視畫面里,一對情侶擁抱在一起親吻撫摸著,當時我就覺得面紅耳赤。媽媽看到這個畫面,也尷尬的換了個台。但是當我躺在床上的時候,那個畫面卻不時地出現在我腦海里。我覺得自己的小雞雞硬硬的頂著很難受,手不自覺的就放在了小雞雞上,使勁的往下壓,希望它能軟下去。可是當我觸碰自己小雞雞的時候,就覺得渾身一哆嗦,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傳遍全身,接下來就自然而然的,我有了第一次打飛機的經歷。

自從有了這種經歷,我變得格外注意身邊的異性,覺得他們身上有種神奇的吸引力。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學校里同學之間流傳開了一些黃色小說,還是那種帶圖全彩的那種,我也有幸從朋友手中借閱了一段時間,對男女之事,對女人的身體有了初步了解。

在這接近一年的時間裡,媽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正所謂女為悅己者容,媽媽變得喜歡打扮自己,每次出門,不論上班還是不上班,媽媽都要先化妝,穿著也越來越時髦,不上班在家的時候還好一點,穿著家居服。只要去上班,媽媽總是穿的像個小白領一樣,白襯衣,小西服,一步裙,然後就是絲襪和小高跟。有時候我問媽媽為什麼每次上班都穿的這麼正式,媽媽說她怎麼也算是公司的小白領了,代表公司的形象,不能穿的太隨意了。

也不知道是化妝品的原因,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一年時間下來,媽媽非但沒有變老,反而變得越來越顯年輕了。當然,媽媽這樣的變化是我喜歡的,因為無論是媽媽帶我出去玩,還是去學校開家長會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媽媽這麼漂亮,我顯得倍有面子。

至於張主任,說實話他也並不是每天都糾纏媽媽,畢竟他年齡也大了,沒有那麼多的慾望,張主任只是在自己需要的時候,才會招呼媽媽過去,玩玩媽媽的身體什麼的。在廠里大部分時間,張主任跟媽媽還是很用心的在工作。

只不過張主任是一個喜歡刺激的人,他經常強迫媽媽做一些平時自己想也不敢想的事。每次媽媽都拒絕,但是架不住張主任的強勢要求,每次媽媽到最後都不得不配合張主任。

最刺激的是又一次,媽媽正蹲在張主任辦公桌下幫張主任舔雞巴的時候,外面有人敲門。媽媽剛想起身,張主任一下子按住媽媽的頭,說道「別起來!」然後就招呼那人進門。

媽媽蹲在張主任胯下,嘴裡含著張主任的大雞吧,緊張的渾身上下一動不敢動。

那人進門以後說道「張主任,王秘書在不在?剛才她叫我過來簽一下工資單。」

張主任低頭看了看伏在自己胯下的王霞,裝作活動了一下身子,實則雞巴在媽媽嘴裡抽查了幾下,「王秘書剛剛出去了,要不你等一會兒再過來吧。」

那人看了看媽媽確實不在,「那好吧張主任,我先出去了。」

等那人出去關上門以後,媽媽才慢慢平復下來緊張的心情,發現張主任的大雞吧還插在自己嘴裡。張主任按著媽媽的頭,「怎麼樣小騷貨,刺激不?」說著張主任雞巴使勁往媽媽塞,噗嗤噗嗤的射進媽媽嘴裡。

張主任射完以後,媽媽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呼呼的喘著粗氣,剛才確實把媽媽嚇得不輕。萬一,萬一那人在往裡走一點,就能看見媽媽的身子了。「哎呀,你老是這樣,要是被人發現了,我們就全完了。」媽媽咕嘟一口咽下張主任的精液,然後把嘴角的精液擦進嘴裡,拍打了一下張主任說道。

自從又一次張主任把精液射進媽媽嘴裡以後,強勢的逼迫媽媽把精液咽下去,媽媽雖然百般不願,但是咽下一次以後覺得也不是那麼難以下咽,從那次以後,每次張主任射進媽媽嘴裡,媽媽都不用張主任要求,自己主動的咽下去。

還有張主任有時候開車帶著媽媽出去,興致來了,直接把車開到偏僻的地方,直接把媽媽脫個精光,在車上跟媽媽打一炮那都是常有的事。

只不過又一次,張主任要求去我家,媽媽死活不同意,無論張主任如何強勢要求。不過隨著最近幾次張主任不停的遊說媽媽,媽媽漸漸有了鬆動的跡象。

張主任不知道什麼原因,如果問我我肯定知道,因為最近爸爸又找了個新工作,雖然掙的不多,最起碼不用整天悶在家裡了。爸爸的新工作需要經常出遠門,有時候出去個三五天,有時候待個十天半月的都有可能。

臨近下班的時候,張主任來到媽媽身後,把手放在媽媽肩膀上,媽媽轉過頭嫵媚的看著張主任,然後深處舌頭舔了舔張主任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粗糙的大手。

張主任看著媽媽淫蕩的樣子,抬起手放在媽媽嘴邊,媽媽知趣的含著張主任的手指,像吮吸雞巴一樣,吮吸著張主任的手指。張主任另一隻手挑開媽媽的兩顆紐扣,把手伸進張主任的內衣里,揉捏著媽媽的奶子。

「嗯嗯,唔,」媽媽一邊吮吸張主任的手指,一邊嘴裡發出愉悅的聲音。

「小騷貨,今晚去你家好不好?」張主任一邊說,一邊捏住媽媽的奶頭。

「唔,你幹嘛非要去我家啊,我們去賓館不好嗎?要不我們在你車上…」媽媽在張主任面前,已經可以隨便的說出這種話,而不覺得羞恥了。

「嘿嘿,你不懂男人的心思,只有在別人家裡,操別人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刺激。」張主任淫笑道。

「哎呀,壞死了你。」媽媽沒有拒絕,對著張主任撒嬌道。

張主任覺得有戲,「你不是一直想換個新手機嗎?只要你滿足我,過兩天我送你個最新款的手機好不好?」

「那,那你去待一會兒就走。」媽媽嬌羞的說道。

「行,都依你。」張主任拍了拍媽媽的肩膀,抽出揉捏媽媽奶子的手,暫時放過了媽媽。

哼,好戲在後面,張主任笑呵呵的回到自己位置。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