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绿母版) (7-8) 作者:lijian19920110

.

【我的前半生 】

作者:lijian199201102021-5-4发表于SIS

第7、8章

下班后,张主任带着妈妈来到我家。离我家还有很远距离的一块空地上的时候,妈妈就要求张主任把车停下。“你把车停在这儿,千万不要把车停在我家门前,否则邻居会说闲话的。”想了想,妈妈又说到“我先回去,你等一会儿看没人了你在过去。”说完妈妈看了看路边没人,快速打开车门往家走去,幸好正是吃饭点,路上没几个人。一路上妈妈脸上都红红的低着头走路,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进了家门妈妈关进闭上门,倚著门喘了口气,然后回到屋子里,把房间整理了一下。还没整理完,就听见碰碰的敲门声。妈妈吓得一机灵,赶紧快步跑到门口,轻轻打开门,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人,拉着张主任的手,一下子把张主任拽了进来。

“你这么害怕干什么啊,咱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张主任看妈妈紧张的样子,忍不住调侃道。

“呸,还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我们的事要是放在以前,是要被浸猪笼的。”妈妈闭上门以后,赶紧把大门插销插上,才松了口气。“咱俩的事要是被邻居发现了,我以后还怎么在这个村里活下去?”

“不至于,不至于,我作为你的领导,还不能来你家关心一下下属了?他们知道我们干什么?”说着,张主任一下子把妈妈搂进怀里,把妈妈的衬衣纽扣解开,手伸进妈妈的内衣里,缓缓揉搓著妈妈的奶子,“他们会知道我在你家里揉你的奶子吗?”

“唔,别,别在院子里。”妈妈本来还觉得张主任说的有点道理,但是张主任越说越离谱,当张主任握住自己奶子揉搓的时候,妈妈羞愧的脸上满是红霞,挣脱开张主任的拥抱。“你先不要急,进屋,进屋再说啊。”说完妈妈整理衣服,想把扣子系上。

“别系扣子,就这样穿着。”张主任把妈妈的衬衣从裙子里拉出来,然后阻止妈妈道。

妈妈风骚的看了张主任一眼,然后就扣子都没系上,拉着张主任进屋去了。

进到屋里以后,妈妈给张主任倒了杯水。张主任端著水杯,打量著屋里的一切。走到柜子前,看有个全家福的相框,张主任停下脚步,拿起我们一家的合照看了看,“这是你老公跟你儿子?”

“嗯。”随着张主任拿起拿起相册问道,妈妈害羞的点了点头。

“别说,你儿子长的和你还挺像的。”说完张主任反手放下相框,转身把妈妈揽进怀里。

妈妈被张主任紧紧搂着,紧张的闭上眼睛,在自己家里跟张主任亲热,妈妈总觉得有无数的眼睛盯着自己,让自己羞愧不已,“张,张主任,你还没吃饭,要不我先给你做点饭吃?”

“不急,我憋了一天了,先释放一下。”张主任在我家就想在自己家一样,自如的解开腰带脱下裤子,“来,先帮我舔一会儿。”

妈妈害羞不已,虽然家里没有人,妈妈还是先跑到门口,把屋门紧紧关上,又把窗帘拉起来,才感觉心里安全一点。然后来到张主任面前,伸手抚摸了几下张主任的鸡巴,然后蹲下身子,把张主任半软不硬的鸡巴含进嘴里。妈妈喜欢鸡巴在自己嘴里慢慢变硬的感觉,从软趴趴的小鸡巴,在自己嘴的吮吸下边的坚硬,让妈妈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张主任看妈妈有是关门,又是拉窗帘,笑道“你啊你,就喜欢自欺欺人。”说着抚摸著妈妈的头,挺著硬起来的鸡巴在妈妈嘴里抽查著。

“唔,咳,你管我!”妈妈被坚硬的鸡巴顶到喉咙,忍不住吐出鸡巴咳嗽一声。

张主任不在说话,感受着妈妈的吮吸。经过近一年以来的调教,妈妈的口活越来越好,只见妈妈一会儿舔弄张主任的龟头马眼,一会儿含进嘴里吮吸,一会儿又抱着张主任的屁股使劲,让大鸡吧全部插在自己嘴里。舔弄了一会儿,妈妈一手握住张主任的鸡巴用手撸动着,然后趴在鸡巴下面,舔弄著张主任的蛋蛋。

张主任爽的眯缝着眼,扶著妈妈的头,身子倚在柜子上,张主任拿开妈妈的握自己鸡巴手,自己握住鸡巴,用鸡巴拍打着妈妈的脸。妈妈一边舔弄蛋蛋,一边感受着张主任鸡巴在自己脸上抽打,感觉自己像一个下贱的婊子一样,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把舌头伸出来。”妈妈听话的不再舔蛋蛋,而是闭上眼睛,伸出舌头。张主任看着妈妈下贱的样子,甩著大鸡吧,一下一下的抽打妈妈的舌头。

“来,帮我舔一下屁眼。”玩了一会儿后,张主任转过身扶著桌子,背对着妈妈。

妈妈听话的靠过去,抱着张主任的大腿,几乎整个脸都贴在张主任的屁股上。妈妈伸出舌头,舔弄了几下,发现这个姿势根本够不着张主任的屁眼,“唔,你向后一点嘛,我舔不到。”

张主任依言向后靠了靠,分开双腿。妈妈几乎整个脸都凑进张主任的屁股沟里,闻着浓烈的味道让妈妈深深迷醉,妈妈伸出自己的舌头,使劲的向里钻。妈妈一边舔还不过瘾,空出来的手摸到前面,握住张主任的大鸡吧,一边舔弄一边撸动。

“来,起来骚货!”张主任转过身,妈妈脸上不知道是因为羞耻还是在屁股底下憋的,脸上红的像滴血一样,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气。妈妈扶著膝盖,按揉了一下酸麻的大腿,站了起来。

张主任让妈妈扶在自己刚才的位置,然后直接撩起妈妈的裙子,随着妈妈的裙子被撩起,黑丝的连裤丝袜全部暴露出来,关键是妈妈的丝袜竟然是那种开档的情趣丝袜。张主任啪的一巴掌打在妈妈的屁股上,“骚货,你还真听话,给你买的这丝袜,这么快就穿上了?”原来这丝袜竟然是张主任给买的。

“啊!你还说,穿上这种丝袜,下身老是凉飕飕的,平时我都不敢劈开腿,怕被人看见。”妈妈娇吟一声,然后伏在柜子上,大屁股使劲撅著,朝着张主任扭来扭去。一边扭屁股,妈妈还回头娇媚的看张主任。

张主任摸了摸妈妈的逼,即使隔着内裤,都感觉到妈妈的逼湿乎乎的,张主任也不脱妈妈的丝袜,直接把妈妈的内裤拉到一边,然后扶著自己坚硬的鸡巴,一下子捅进妈妈的逼里。

“啊!好爽……”妈妈穿着黑丝的腿显得格外修长,随着张主任一下子插进来,妈妈配合着屁股往后一顶,然后轻轻扭动自己的腰。

张主任第一次在我们家操妈妈的逼,感觉格外的兴奋,也没玩什么其他花样,扶著妈妈的腰,噗嗤噗嗤的抽插著。“骚货,爽不爽?”

“爽啊,好爽啊!快使劲,使劲操我的逼。”经过近一年的调教,妈妈早已荤素不忌,粗鄙的话不断的从妈妈嘴里冒出。

张主任把妈妈的奶子从内衣里拉出来,一边操妈妈,一边像揉面一样搓揉着妈妈的大奶子,不时地捏捏妈妈的奶头,看妈妈被自己操的意乱情迷,张主任淫邪一笑,用力顶了顶妈妈,然后伸手把相框拿起来立在柜子上。“骚货,睁开眼!”

妈妈一边呼哧呼哧的喘气,一边呻吟著,听到张主任的话,妈妈疑惑的睁开眼睛。当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妈妈身子一颤,相册里老公和儿子笑呵呵的注视著自己。“啊!别,不要!”妈妈慌乱的闭上眼睛,抬手把相册啪的一声扣在柜子上。

张主任啪的一巴掌扇在妈妈的大屁股上,然后狠狠的操了两下就停了下来,“拿起来!快点,还想不想被操了?”

妈妈脸上汗珠密布,既紧张又羞耻,“张,张主任,别,别羞辱我了,我快受不了了,快点操我啊!求求你了”随着张主任停下,只留一个龟头顶在妈妈的骚逼口,妈妈感觉下身空虚的厉害,“我,我们去床上,去床上操好不好?”

“不好!乖乖的听话把相册拿起来,否则你试试!”张主任一边说一边手掌张开,手心轻轻触碰妈妈的奶头,然后来回摩擦,这一下子痒的妈妈来回晃动着身子,使劲向后顶屁股,张主任怎会让妈妈如意,妈妈往后一顶,张主任往后一退,就是不插进去。

妈妈闭着眼睛咬著嘴唇,只感觉下身越来越痒,越来越麻,“啊,给我,操我啊张主任。”

“快点拿起来!”

妈妈感觉自己身体根本不受大脑控制,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已经放在相册上了,然后,然后妈妈紧紧咬著嘴唇,啪一下把相册立起来。即使闭着眼,妈妈都感觉到相册里来自儿子和丈夫的注视。

随着相册立起,张主任使劲一捅,猛地一下插进妈妈的骚逼里,妈妈爽啊“啊!”一声尖叫。然后紧紧闭着眼,妈妈越是闭眼,但是相册里的画面,仿佛停留在自己脑海里一样,随着张主任的抽查,妈妈羞耻的感觉下身涌出大股大股的淫液。“嗯斯,嗯!”即使妈妈咬著嘴唇,高潮带来的刺激还是让妈妈呻吟出声。

张主任挺著自己的大鸡吧,搂着妈妈的细腰,呼哧呼哧的一前一后操著,一边操一边说:“王霞,我们在干嘛!”

“……嗯……”妈妈对着我和爸爸的相册,根本说不出话。

张主任一下子揪住妈妈的奶头,使劲拽著。“说!我们在干什么!”

“啊!”妈妈疼的惊叫一声,害怕的说道:“我,我们在操逼!”

“谁在操谁的逼?”

“你在操我的,我的逼!”

“我是谁!你是谁!不说清楚老子把你奶头给你拽下来。”说完更加用力的捏妈妈的奶头。

“啊!别,张主任,张主任在操我的逼,张主任在操王霞的逼!”妈妈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相册里的照片在妈妈脑海里不断盘旋。

“操贱货!操死你!臭婊子!”张主任也感觉龟头在妈妈骚逼的挤压下快感越来越强烈。“张开眼!看着,快睁开眼!”

妈妈一边呻吟一边眯缝的睁开自己的双眼,看见照片里笑嘻嘻的我和爸爸,羞耻的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巴掌。妈妈用力攥紧拳头,额头上的汗水不时地流进眼睛里,滴落在地上,快感猛烈的袭来,眼前的画面都变得模糊起来,仿佛自己儿子和丈夫就站在自己面前,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我……我啊!我不是……啊不行了!……”

张主任松开妈妈的身子,妈妈竟然一下子滑落下去,瘫坐在地上,“操你妈的,我还没射呢!”张主任攥著自己青筋暴起的大鸡吧,放在妈妈嘴边,妈妈即使现在没有意识了,当鸡巴来到自己嘴边,妈妈还是不自觉的张开自己的嘴。

张主任抱着妈妈的头,狠狠的插了两下,感觉龟头一麻,接着把鸡巴抽出来,啊的叫了一声,噗嗤几下,一股股浓烈的精液喷射在妈妈的脸上,又顺着妈妈的脸滴落在妈妈的大奶子上。

过了好一会儿,妈妈才慢慢恢复意识。这时候张主任正坐在沙发上喝水。

妈妈闭上眼睛,泪水缓缓流出来。一直以来,妈妈跟张主任在一起的时候,都有意的把自己丈夫而儿子抛诸脑后。没想到今天不止被张主任在家里操了,还当着我们一家人的照片,这让妈妈根本接受不了。

“好了,快起来吧,别着凉了。”张主任一边喝水,一边对着妈妈说道。

这是妈妈才发现,自己竟然坐在湿漉漉的地上,妈妈一起身,原来自己竟然瘫坐在自己喷出的淫液里。妈妈起身拿起毛巾擦拭了一下脸上的精液,又擦了擦自己屁股和大腿上的黏液。“张主任,以后,以后能不能不要在这么玩了,我虽然心甘情愿的被你搞,但,但是我也是人,我也有自己的廉耻心,你让我当着儿子和丈夫的照片,你,你这不是故意羞辱我吗?”

张主任正了正神,没想到这件事让妈妈这么抵触。张主任起身来到妈妈身边,拉着妈妈的手坐下来,“对不起,这件事是我考虑欠佳,没想到你会这么反感。因为一直以来你老公什么品行我知道,他失业以来一直花你的钱,我以为你应该很反感他,我们这样我还以为你会觉得很刺激呢。”

当张主任过来拉妈妈的时候,妈妈也没拒绝,坐在张主任身边说道,“他怎么说也是我丈夫,再说我也不主要因为他,我是因为我儿子,咱俩在一起怎样都可以,但我毕竟是一个做母亲的人,你让一个母亲对着儿子的相册这样,我,我做不到。”

张主任把妈妈揽在怀里,亲吻了一下妈妈的嘴唇,“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为了追求刺激而不顾你的感受,你打我骂我都可以。”说完张主任笑了笑“再说了,刚才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觉得刺激呢?要不然你能高潮的失去意识?咱俩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可是头一次见你这样。”

“讨厌啊,你就坏吧你。”妈妈害羞的把头埋进张主任怀里,竟然没有反驳张主任的话。

两人腻在一起,亲密了一会儿后,妈妈起身,“你饿坏了吧,等等我换身衣服,然后给你做点饭,吃了饭你再走。”

“咋了,你还要赶我走啊!”张主任笑道。

“你不走还留在这儿过夜?等会儿我儿子回来了,看到你在这儿欺负我,他不打死你才怪。”说完妈妈嘿嘿的笑起来。妈妈一边笑,一边起身把房间里的卫生整理了一下。

“哈哈,怎么会,怎么说我也算是他半个爹,哪有儿子打爹的道理?”张主任也哈哈一笑,开玩笑的说道。

“去死……”妈妈羞红了脸,回到卧室脱下自己身上凌乱的衣服。然后拿起一件衣服,又放下来。接着打开抽屉,闭上眼想了一回儿,拿出另外一身衣服,穿上。

当妈妈打开门的时候,张主任盯着妈妈看了好一会儿,只见妈妈上身穿了一件白衬衣,里面一看就没穿奶罩,随着妈妈走路,洁白的双乳一晃一晃的,挺立的奶头把衬衣顶出一个惊人的弧度。下身直接裤子都没穿,只穿了一件超薄的丝袜,衬衣下沿刚好盖住妈妈的大屁股,随着妈妈走动,不时地能看见妈妈下身黑乎乎的阴毛。“骚货,你,你这是不想让我吃饭了啊!”张主任惊呼道。

“哼,懒得理你。”说完妈妈红这脸扭著大屁股去厨房忙活去了。一会儿妈妈就炒好了几个菜。

妈妈跟张主任一边吃饭,一边开着玩笑聊天,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才是夫妻俩。

两人吃完饭的时候就差不多八点半多了,妈妈一看时间,快到我放学的点了,忍不住催促道,“好了,玩也玩了,吃也吃了,张主任你高抬贵腚,回家去吧。”妈妈一边开玩笑,一边催促道。

“着什么急,我回去也没事,再说了刚才你非逼着喝了点酒,现在乌漆嘛黑的,你放心我回家啊?怎么也要让我喝杯茶醒醒酒吧?”张主任坐在沙发上,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呸,我哪有让你喝酒,还不是你自己非要喝的?”妈妈着急的语无伦次说道,“你去车上,去车上醒醒酒好不好?一会儿我儿子该回来了,他,他要是看见你,我……”

张主任老神在在的靠在沙发上,无论母亲怎么劝说,就是不打算离开,“你不用害怕,我就坐在这儿喝杯茶,你儿子还能怎么着?倒是你,你不穿上点衣服,等会儿你儿子回来了不怀疑你才怪。”

“喝喝喝,喝死你!”妈妈拿张主任一点办法没有,又看了看时间,说不定这个点我已经在路上快到家门口了,这要是出去被儿子撞见更加说不清楚。妈妈气的直跺脚,跑回自己卧室,随便找了条裤子套上,然后又穿上内衣,走了出来。“我儿子回来你可别乱说,否则,否则我再也不理你了。”

“你放心好了,我能乱说什么?我还想跟你宝贝儿子处好关系呢,嘿嘿。”张主任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妈妈猜想的没错,刚才妈妈换衣服的时候,我已经进村了,看着远处的黑色轿车,我还想,这是谁家这么有钱啊,连小轿车都开上了?等我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大门紧紧地关着我还觉得奇怪,以前我没回家的时候,都是开着门的啊。我疑惑的抬起手,碰碰的敲了几下门,“妈妈,开门啊!快点,我回来了。”

妈妈正在屋里纠结的时候,听见敲门声暗道一声,坏了,赶紧敞开屋门,然后跑出去。“来了来了,别跟催命一样。”

妈妈打开门的以后,我虎头虎脑的走进来,一边走一边说“妈,我还没回来,你关着大门干什么啊!不会是家里藏人了吧你。饿死了都……”我学着电视上的侦探,装模作样的说道。

“找打啊你。”妈妈羞红了脸,一脚踹在我屁股上。我一边嘎嘎的笑,一边打开门走进屋里。进到屋里,我一愣神,没想到屋里还真有个人。

“妈?”虽然跟爸妈在一起的时候,我经常贫嘴,但是当真有外人的时候,我还是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

“他,他是妈妈的领导,今天帮了妈妈一个大忙,然后我请他来吃个饭,快叫张主任。”妈妈编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厉害。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带着个眼睛,严肃的坐在沙发上,我觉得他应该比我班主任还厉害,我心虚的叫道,“张,张主任好。”

“你就是阳阳吧,你妈妈上班的时候经常提起你,说你学习多么好,多么听话。对了,你又不是我的员工,不用叫我张主任,你叫我张伯伯就行。”张主任笑眯眯的说道。

看见张主任笑呵呵的模样,我慢慢放松下来。我感觉比我班主任强多了,最起码张主任会笑,我们班主任平时总是板著个脸,逮著谁就是狠狠的批评一顿。“张伯伯好。”说完我就坐下,看见桌子上还有好几个菜,我饿的不行,拿起筷子就吃起来。

“阳阳,等会儿我给你热热再吃啊。”

“不用热了,等你热完我都饿死了。”我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道。

“哎,你这个孩子。”妈妈叹息一声,宠溺的看着我。

“对了,张伯伯,路边的那个车不会是你的吧?”我一边吃饭,突然想起那个车。

“你说的那辆黑色的轿车对吧?没错,是我的。”张主任笑呵呵的说道。

“张伯伯你能不能带着我玩玩?我长这么大还没做过轿车呢?”那时候村里基本上没几辆车。

“阳阳,张主任平时多忙啊!哪有时间带着你玩?”妈妈说道。

“当然可以,等一会儿你吃饱了我就带着你溜一圈。呵呵。”

“别等一会儿了,我吃饱了。”我狠狠咽下最后一口馒头,火急火燎的站起来,千万别小看汽车对男人的吸引力,真说起来,一点也不比女人的吸引力低。

“那行,走,咱们出去溜一圈。”说完张主任端起水一饮而尽。提前走了出去。

我和妈妈也紧跟着走了出去,来到车旁,我呕吼一声,率先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张主任轻轻一拧钥匙,汽车的发动机发出低沉的轰鸣声。然后张主任轻踩油门,汽车慢慢动了起来。

我坐在车里,别提有多兴奋了,这边看看,那边摸摸。张主任好笑的摇下窗户,一阵风吹进来,把夏天的热风一吹而尽。然后加大油门,带着我们娘俩疾驰而去。

妈妈坐在后排,看着大呼小叫的我,和稳重的张主任,心里竟然觉得画面特别温馨。要是,要是他是我的男人多好……

张主任带着我们围着村子绕了一圈,又把我们带回原地。

“阳阳,过瘾了吧。”

“张伯伯,我还没做够呢,要不再来一圈?”我在车上不舍得下来。

“好了阳阳,别胡闹了,很晚了,你张伯伯还要回家。”张主任还没说话,妈妈先说道。

我恋恋不舍的哦了一声,然后准备下车。张主任打开车内的灯,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我,说道“阳阳啊,你既然叫我张伯伯了,咱俩又是第一次见面,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这个你拿着,留给你上学用的。”

“别,阳阳,不能要。”妈妈阻止道。

“怎么不能要,我又不是给你的,这是给阳阳的。”张主任打断妈妈的话,继续说道“阳阳啊,这个红包你自己拿着,千万不要给你妈,小心你妈给你私吞了,哈哈。”

我没想那么多,接过红包开心的说道:“谢谢张伯伯。”

“甭客气,你要是喜欢坐车,下次我再来带着你出去玩好不好?”张主任笑呵呵的说道。

“好啊好啊,你可要说话算话,早点来哦。”

“那要看你妈妈让不让我来咯。”

“怎么会呢,你不是妈妈的领导吗?我妈能不听你的?”

“行了阳阳,快点下车吧。你张伯伯还要回家呢。”妈妈看我俩说起来没完没了,忍不住催促道。

我恋恋不舍的下车,“张伯伯再见。”

“再见阳阳。”

我率先朝着家里走去。妈妈趴在车窗前,跟张主任说道:“喝了酒在路上慢点,不用着急。”

“哈哈,你这是担心我吗?放心好了,我的技术你又不是不知道。”张主任一语双关。

“那你慢点。”妈妈说完突然明白了张主任话中有话,伸出手使劲捏了一下张主任的胳膊,“让你调戏我。”

张主任嘿嘿一笑,隔着窗户伸出大手摸向妈妈的奶子,用力抓了一把。妈妈赶紧朝我的方向看去,见我正往家走,应该没发现什么,“好了,别闹了,快走吧。”

“你亲我一口,亲我一口我就走!”张主任居然像个小孩一样,提出这种要求。

妈妈脸上红红的向我看去,见我进了已经转过弯去了,然后把头伸进车窗里,一口亲在张主任脸上。“好了吧,快走吧。”

张主任春风得意,哈哈大笑。也不再久留,打起火来扬长而去。

妈妈站在原地,看着张主任远去,内心深处竟然有点舍不得。现在的张主任跟妈妈,就像是恋爱中的两个人一样。

等到看不到张主任汽车尾灯的时候,妈妈才转过身,一蹦一跳的往家里走去。

“阳阳给我。”妈妈进家门看见我正拆开红包准备看看又多少钱,我刚打开,还没等点清楚多少钱,就给妈妈一把夺了过去。

“还给我,这是张伯伯给我的。”我气急败坏的说道。

“哼,你的不就是我的!我先给你点点多少钱。”说着妈妈把红包里的钱抽出来,居然有五百块钱。“这钱我先帮你保管着,等你需要的时候我再给你。”

“不行,我现在就需要!”我虎视眈眈的盯着妈妈手里的钱,著本该属于我的,我还没捂热乎呢,就被妈妈夺了过去。

“小孩子要钱干什么?你说出个理由来,说不出理由我绝不给你!”

“我,我……”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我用钱干什么,眼珠一转,“我要买点课外读物。”

“那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喏,先给你这些你拿去买吧。”妈妈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递给我。

我知道这些钱跟我无缘了,我忍不住哀叹一声,本着那一分赚一分的原则,一把夺过二十块钱装进自己口袋里,气鼓鼓的回到卧室。

“小财迷样,我还治不了你。”妈妈嘿嘿一笑。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主任来我家了好几次,每次来都给我带点小礼物什么的。我与张主任之间也越来越熟悉,在一起经常开一下无伤大雅的玩笑。每当这时候,妈妈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俩,我感觉妈妈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比跟爸爸在一起的时候脸上的笑容还要多一点。想到这里,我突然出了一身冷汗。该不会是?不!肯定不会,怎么可能!我使劲摇了摇脑袋,把这该死的念头抛诸脑后。但是这个念头一起来,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接下来每次张主任来的时候,我像柯南一样,都装作不经意的注视着他们俩,想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只要我在家的时候,两人根本没有任何亲密接触,甚至两人说话都很少,基本上都是围绕我在说话。

不对,我越来越觉得两人之间有问题,但是问题在哪儿,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按理说两人只不过是同事关系,不应该经常来我家啊?”当你想不明白一件事的时候,你要学会用逆向思维去考虑一下。”我想起柯南曾说过的一句话,瞬间豁然开朗。按理说妈妈跟张主任是上下级关系,两人之间的话题应该比跟我的话题多,为什么我在的时候,两人很少说话呢?只能证明妈妈跟张主任二人因为我在的原因,故意保持距离。

想到这里我浑身哆嗦了一下,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心里既有发现秘密后的兴奋,也有真的发现妈妈出轨后的害怕。如果我的推理正确的话,那么接下来就只需要证据了。

年轻的我现在只想着去把这件事搞明白,弄清楚。根本没意识到如果我戳破两人之间的事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要想搞清楚这件事,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回家以后我先不进家门,而是偷偷翻墙进家里,看看我不在的时候,两人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接触。最近这段时间我像魔障了一样,拚命的想着这件事。每次放学以后,我都像疯了一样往家里跑去,期待着张主任的车停在路边。

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当我赶到家的时候,张主任的车明目张胆的停在离我家不远的空地上。

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家门口,倚在门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发现一边声音也听不到,推了一下门,门也从里面关着。我来到墙边,墙边有个柴火垛,我把书包放在门口,嗖的一下爬上去,然后顺着平屋的台阶,轻轻的走下去。(以前农村的房子,南边都会盖成平顶的,方便晾晒粮食。)

来到院子里,我感觉手心脚心都在出汗,我扶著墙,一步一挪的往屋门口走去,然后慢慢接近,靠近屋门口。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的跳动声。

里的远远的我就看见,客厅的屋里虽然开着灯,但是大门紧闭,窗帘竟然也拉上了!肯定,肯定有问题!我缓缓的平复了一下心情,平缓的喘了一口胸口的闷气。然后慢慢靠近门口。

在门口的位置,我扶著墙缓缓蹲下去,听着里面的动静。

“别闹了,阳阳要放学了。”是妈妈焦急的声音。

“晚不了,不用着急。”张主任说道。

“唔,什么晚不了,一会儿他回来了就来不及了。唔,唔。”妈妈嘴里像含着东西一样,说话瓮声瓮气的。

“快了,快射了,再等一会儿。”

他们俩在干嘛?我的心脏蹦蹦直跳,像是堵在嗓子眼一样,我只觉得口干舌燥,耳晕目眩。但是直觉指示着我慢慢站起来,我抬头一看,窗帘之间竟然有点缝隙。

我蹲著轻轻挪动来到门中间的位置,扶著一边的墙,一点,一点的站起来,直到能透过缝隙看到屋里的一点点画面。我慢慢找准角度,看到了!先是看到妈妈的脚,然后我慢慢移动自己的头,看到妈妈趴在沙发上,头伏在张主任两腿中间!

我紧紧地握著拳头,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水,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愤怒,可能两者都有。妈妈的头趴在张主任两腿之间,一上一下的耸动,我在门口竟然能听见咕唧咕唧的口水声!

手!张主任的手在干什么!之间张主任一只手放在妈妈的头上,另一只手竟然插进妈妈上衣里,揉捏著妈妈肥硕的胸部!

“唔,快好了吧,真的,真的来不及了啊,你看都几点了!唔,唔。”妈妈抬起头,朝着张主任说道。

当妈妈抬起头,我看见张主任坚硬的大鸡吧耸立著,又粗又大!

“马上,快含住,要射了,”说完妈妈竟然不是赶紧躲开,而是一下子又把张主任的大鸡吧含进嘴里,一边含着,一边发出“唔嗯唔啊”的呻吟声。

“我操,要射了,骚逼,使劲含住!用力吸!”张主任爽的闭上眼睛,竟然使劲按住妈妈的头!还有张主任伸进妈妈衣服里握住妈妈胸部的手,也看到明显的用力的迹象。

“我操!”张主任挺起身子浑身一哆嗦,然后慢慢的软下去。

“唔,唔。”妈妈使劲含住张主任的大鸡吧,然后慢慢抬头,一边抬头一边发出滋滋的吮吸声,应该是怕精液从嘴里漏出来。

妈妈抬起头,张开嘴看着张主任,然后咕嘟一声,竟然,竟然把精液咽了下去……

我慢慢低下头,一点一点的退去,心里还是蹦蹦的跳个不停,额头,手心,脚心全是汗水!当我从屋顶下去的时候,才感觉到膝盖有点疼,原来我爬墙的时候,不小心蹭破了点皮,刚才那么紧张的情况下,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蹲在墙角,缓缓平复着紧张的心情,脑海里百般复杂。当没证据的时候,我拼了命的想要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推论,但是真正确认的时候,我又害怕的不行。

我万万没想到,妈妈,我亲爱的妈妈,竟然,居然真的出轨了。她有没有考虑过我爸?有没有考虑过我!

我应该怎么办?怎么面对妈妈?等会儿我进门的时候,还能平静的面对妈妈吗?

张主任!亏我叫你张伯伯!你好意思我这么称呼你吗!

蹲在墙角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我才来到门口,碰的一声,敲响了大门……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