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房产中介的妈妈 (第二季 7) 作者:北德2012

.

【做房产中介的妈妈】

作者: 北德20122021-4-21发表于SIS

第二季(第七章)

经吴伟斌的蛊惑之下,老爸算是彻底迷上了健身,他在学校不知道怎么样,反正在家里总是会时不时的做一些健身动作,尤其是赶上吴伟斌来家里的时候,他更是兴奋的不能行,比老妈连的都起劲儿。

可老爸不知道的是,吴伟斌不光是他在家的时候来,他不在家的时候,来的是更勤,几乎是把这里当成他自己家了,晚上跟老妈弄的晚了,直接就在家里过夜,根本不会顾及老爸会不会突然回家,好像他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老爸倒是像个外人似得。

对于吴伟斌的这种行为,我心中除了愤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更不敢让老爸知道,每天晚上听着老妈被吴伟斌操的哇哇直叫,我心中就更加的愤怒,更恨老爸不中用,连老妈都满足不了,还要让她去找别的野男人。

吴伟斌这天晚上又来到家里面,吃完饭,他跟老妈早早的就去了卧室,我们现在几乎形成了默契,吴伟斌根本不会在意我在不在家,只是操老妈的时候,还会稍稍躲避一下我,算是给我留了一丝的颜面。

临睡前,我出来上厕所时,发现老妈的手机还在茶几上放着,上面突然亮了一下,我有些好奇是谁在跟老妈联系,老妈手机密码我是知道的,打开之后,直接就是一条银行转账的信息,而收款人赫然写着吴伟斌。

看到这里,我隐隐感到有些不妙,即便是老妈给吴伟斌那边交学费,也用不了这么多,有好几万的转账,我将所有转账信息给调了出来,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就在这段时间,前后给吴伟斌转了有好几笔,这几笔钱加起来都有几十万了。

我心中很是纳闷,老妈为啥会给吴伟斌转这么多的钱,老妈这段时间跟吴伟斌走的这么近,也不知道她跟吴伟斌又有了什么其他交易。

正想着,老妈房间里再次传出来操逼的声音,我知道他俩又开始,这一晚上非得折腾好几次才行,老妈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竟然让我听的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下身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其实不只这一次,每次我见到老妈被别的男人操的时候,下身都会变硬,只是有时会出于愤怒,会忽略自己的感受。

可是今天晚上,虽然我对吴伟斌依旧满是愤怒,但怒火中却夹杂了些许兴奋,吴伟斌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强壮了,比之前操过老妈的所有男人都要强壮,老妈在他面前如同一只玩物,任由著吴伟斌将老妈折腾成各种样子,这也是我感觉到兴奋的原因。

父母房间的房门并没有完全关上,有可能是吴伟斌故意为之,我也没有细想,装作去上厕所的样子,偷偷开始观察起房间里两人操逼的情形。

吴伟斌正压在老妈的身上,用他强壮有力的身躯一下一下的砸著老妈的身体,粗壮的鸡巴坚挺的十分厉害,身体每砸一下,鸡巴都能连根没入老妈的肉穴之中,总能从肉穴中挤出些许汁液。

我看着老妈两条腿高高翘起,并且叉的很开,能方便吴伟斌的鸡巴在她肉穴中进出,经过吴伟斌这段时间的调教,老妈两腿都快要成一字马的形状了。

不知不觉间,我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握住了自己的鸡巴,我看着吴伟斌在老妈身体上卖力的耕耘著,却是变得更加的兴奋,在内裤里的那只手来回晃动的更加剧烈起来。

此刻我脑海里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总觉得眼前的一幕让我感到兴奋,尤其是老妈被吴伟斌狠狠的砸到时,那粗重的呼吸声,那婉转的呻吟声,让我只觉的身体内的血液向外面翻滚,内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激动。

我仰起头,闭上眼睛,悄悄的退进了厕所里,我却没有注意到,就在我刚刚退进厕所之后,吴伟斌却是扭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脸上浮现出邪恶的笑容,老妈却是依旧仰躺在窗扇个,任由吴伟斌在她身上撞击著,继续享受着吴伟斌鸡巴给她带来的快感。

我也不知怎么的,今天晚上就是特别的兴奋,刚刚退进厕所,一股爽快的感觉传到了鸡巴上,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我竟然自己弄了出来,弄的内裤里面到处都是。

看着自己内裤里满是狼藉,那种自赎后的罪恶感立刻就升了出来,我很是后悔不该看着老妈的裸替做这种事儿,这不该是我这个做儿子应该做的事儿。

我正懊悔著,打算回房间里换条内裤,可开门后迎面就撞上了吴伟斌,这个家伙看到我之后,也不往厕所里面进,笑嘻嘻的在看着我,他胯下的那根鸡巴还没有软下去,显然只是跟老妈干到了一半,就过来了。

我抬头看了吴伟斌一眼,他这个样子让我十分的不舒服,他鸡巴上还粘著老妈肉穴里流出来的粘液,亮晶晶的,跳动的十分厉害,我不想多搭理他,他跟老妈的事情我也没办法多管,只得侧了下身体,想从他旁边绕过去,可是吴伟斌却是伸手拦住了我的去路。

“怎么,看完活春宫,这么快就想溜了?”吴伟斌脸上的笑容很贱,贱的让我只想一巴掌抽上去,可是我却不敢,我没说话,只听他又接着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我把你妈操的特别爽,是不是看着你妈的那股骚样,也开始兴奋了?”

听到吴伟斌的话,我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刚才我在厕所里,脑海中的确是浮现出了老妈的样子,老妈那硕大无比的奶子,那肉乎乎的身体,还有那湿淋淋的肉穴,这才让我这么快的射了出来。

“嘿嘿!说到你心里去了吧,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呗,又没有人拦你。”吴伟斌拍了拍我的肩膀,再次凑到我跟前小声说道:“就算是想操也没关系啊,你妈这会儿已经被我操的迷糊了,根本分不清究竟是谁再操她,你直接上就是了。”

“不,不行,我跟我妈怎么能做那种事儿,那可是我妈啊!”听到吴伟斌的话,我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可内心中却是又一丝隐隐的期待生了出来,我知道这种期待是什么,赶紧把这丝期待按灭在萌芽之中。

“少在这儿给我装清纯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在厕所里都干什么了,你裤衩这会儿都湿透了吧,都开始往外渗水了。”说完,吴伟斌指着我裤裆的位置,哈哈的大笑了出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刚才射过精之后,里面的东西已经投过内裤渗了出来,让吴伟斌看了笑话,我羞愧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而这个时候,老妈的呻吟声又从卧室里传了出来,不知道吴伟斌在怎么折腾她的,这会儿老妈的吟叫声中,不仅兴奋还透著几分凄惨。

我被吴伟斌奚落的有些无地自容,只得软弱无力的辩解著道:“没,没有啊,这是刚才上厕所时不小心滴上去的。”

我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是谁也骗不了的,吴伟斌并没有揪著不放,他揽着我的肩膀,硬是将我拉到了老妈的房间门口,挤眉弄眼的对我说道:“上不上就看你了,你看看你妈叫的有多兴奋,只等着你这个做儿子的用鸡巴操她呢。”

被吴伟斌强拉了过去,我根本就反抗不了,只能把脑袋扭到一旁,尽量不去看老妈的样子,可无论怎么躲避,老妈躺在床上浪荡的模样,却是钻进了我的眼睛里,不想看都不行。

老妈这个时候双眼被蒙着,手脚被绑在床的四角,下体被一根粗大的跳蛋塞得满满的,淫液止不住地流,嘴里还不住地发出呻吟声,之前虽然也看过老妈被别的男人操,但她这种样子还真是第一次见,跟她平日里端庄的模样简直就是两个人。

吴伟斌不再理会我,而是径直走到了老妈跟前,用手将老妈的肉穴给撑开,里面那个跳蛋朝着外面挤出来了一点儿,可是出来更多的却是老妈肉穴中的淫水,大股大股的往外面冒着,那个跳蛋依旧在不断的震动着,将老妈的肉穴口撑的很大,要不是吴伟斌又将那个跳蛋朝里面按了一下,非要滑落出来不可。

老妈的淫叫声是越来越欢快,尤其是跳蛋再次塞进她肉穴中的时候,她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我觉得老妈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对劲,平日里就算是再放纵,也不可能被吴伟斌操成了这种模样,吴伟斌有给老妈下药的前科,我估计这次吴伟斌肯定又是给老妈下了药。

我不忍心再继续这么看下去了,转身想要离开,可是吴伟斌突然再次调快了跳蛋的震动频率,老妈的叫声已经开始有些沙哑了,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如果任由吴伟斌这么玩下去,老妈非得被他玩坏不可。

“跑什么啊,快过来操啊,你看你鸡巴不是又硬了么!别在那里装了!”吴伟斌笑着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去老妈身边。

吴伟斌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顾忌在旁边的老妈,这就更加坚定了我的判断,吴伟斌肯定是给老妈下了要,要不是老妈连反对一下都没有,她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了自主意识,完全是靠着肉欲的本能而清醒著,不论这个时候谁去操她,她都会欢快的接受下来。

我实在是不忍心吴伟斌这样折磨老妈,又怕吴伟斌将老妈玩坏,只得慢慢的走进了房间,我朝着老妈脸上看了一眼,发现她脸色潮红,身体不住的在扭动,胸前的两只硕大的乳房在左右跳动着,显得极其有韵律。

“只看着多不过瘾,摸摸看,看你妈有多骚!”吴伟斌嘻嘻笑着,揽着我的脑袋,要把我的脸往老妈肉穴那里按。

我赶紧用手撑住,一只手撑在了床上,另外一只手却是按在了老妈的大腿内侧,就差那么一丝就能摸到老妈的肉穴上,吴伟斌见我已经开始上手,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这让我才感觉到轻松不少。

我抚摸著老妈大腿内侧柔软的皮肤,滚烫的温度从她皮肤上传了过来,那里已经是黏糊糊的了,她肉穴中已经不知道喷了几次潮,屁股下面全都是湿漉漉的一片。

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老妈的肉穴,眼睛盯在上面久久都不愿意离开,老妈的阴毛很是齐整,不知道是不是她特意修整过,看起来十分的漂亮,两片小阴唇颜色虽然有些深,但并不黑,估计平时也没少去做保养,肉穴里面由于那个跳蛋在不断的震动,许多嫩肉从里面向外面翻了出来,鲜红的嫩肉看起来十分的诱人可口。

我不忍心让跳蛋继续在老妈肉穴中跳动,老妈身体不住颤抖的样子,让我看得很是心疼,我把手向前探了探,摸到了老妈薄薄的小阴唇,可这时却无心把玩,拉扯著那只跳蛋在肉穴口的一截细绳,直接将跳蛋给扯了出来。

身体突然空了下来,老妈也不再扭动身体,却是还在不住的大口喘著粗气,显然刚才跳蛋的刺激让她的消耗十分大,可没过多大一会儿,老妈却又开始扭动身体了,从她肉穴中开始往外面不断流出淫液,而老妈嘴里却在不断的呼喊著:“快,快点插进来啊,下面,下面难受死了。”

吴伟斌听到老的话哈哈大笑出来,对着我说道:“上呀,你妈不是让你快点操她么,你把跳蛋都取出来了,忍心让你妈一直这样难受下去?”

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我取跳蛋的时候吴伟斌没有丝毫的阻止,原来他早就料到老妈会有这种反应,可是我却不敢上去,面前的女人可是我的老妈,虽然她现在神智并不清晰,但我却不能做出有违伦理的事情来。

吴伟斌见我不动弹,嘿嘿笑了两声,将扔在一旁的跳蛋又捡了起来,将档位开到了最大,只听见跳蛋传出来一阵嗡嗡的响声,吴伟斌将还在震动着的跳蛋凑到老妈的肉豆豆上,老妈阴蒂那里立刻就剧烈的颤抖起来。

“啊!不行,不行!我受不了啊!”老妈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来回躲避著,想要让自己的阴蒂远离那只跳蛋,可吴伟斌却不放过她,无论她是怎样的扭动,跳蛋始终都在老妈的阴蒂上震动,让老妈肉穴口那里的淫液流的愈发汹涌起来。

吴伟斌却是不罢休,另一只手捏住了老妈的奶头,不断的向下扯著,我看着都觉得生疼,老妈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样的感受,只听她再次的惨呼道:“不要,不要这样了,快点,快点来操我啊,我要鸡巴来操我。”

吴伟斌看着我,甩了下脑袋,示意我快点上去,其实听着老妈不断的惨呼,嘴里叫喊著淫言浪语,我也开始变得有些兴奋起来,最初的那种想要拯救老妈的想法,开始变得有些淡了,我试探著伸出头,抚在老妈另外一边的乳房上,这两只乳房被许多男人玩弄过,我长大之后,这还是第一次玩弄,这种单手掌控不住的感觉,的确能让正常男人对老妈生出极大的征服欲。

吴伟斌见我已经上手,却是不在折磨老妈了,在我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吴伟斌悄悄的掏出手机,放在了一处不显眼的位置上,不要说这会儿我没有注意到,就算看到了,我也不会多说什么,老妈的这具身躯的确是太过吸引我,让我内心中对她生出了要操她的欲望。

对于老妈,我并没有如同吴伟斌那样肆无忌惮,我总是小心翼翼的在抚摸著老妈的每一寸肌肤,从她乳房上,慢慢的抚摸到小腹,再向下就到了那个生出我的地方,现在那个地方早已经是凌乱不堪,被她体内淌出的液体糊的到处都是。

刚才取出跳蛋的时候,我只是触碰了一下老妈的肉穴口一下,并没有过多的停留,而这一次,却是完全不同,我用指缝夹着老妈的两片小阴唇,来回滑动着,感受着老妈肉穴里的滑腻。

我又将手指按在老妈早已经肿胀不堪的肉豆豆上面,每按一次,老妈的身体都会颤抖一次,被我这样捉弄了几下,老妈沙哑着声音,再次带着哭腔说道:“快,快点操我啊,再不操我,我就要死了。”

吴伟斌抱着胳膊笑眯眯的在一旁看着,听到了老妈的话,他再次对我说道:“上啊,你妈这会儿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操她,今晚过后,你不说谁能知道。”

听吴伟斌这样说,我也是丧失了自己的判断力,主要还是老妈的身体太过诱人,怪不得那些男人得到老妈之后,都是爱不释手,这具身体让我也是想入非非。

我不再犹豫,三两下就将自己给脱了个精光,我的鸡巴根吴伟斌比起来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这会儿我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只想着把老妈给操过了再说。

当我爬上床,来到了老妈身前,双手支撑在床面上,与老妈脸对脸的时候,我大脑中突然一片空白,然后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老妈往日那副严厉的模样,想起她训斥我的情景,就在这一刻,我对老妈的欲望瞬间就烟消云散,鸡巴如同阳痿了似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了回去。

吴伟斌本来还在兴致勃勃的看着,期待着我和老妈的乱伦的那一刻,可是就在最关键的时候,我突然软掉了,吴伟斌的脸色瞬间就耷拉下来,他一把将我推开,怒道:“没用的东西,滚一边儿去,看我是怎么操你妈的!”

我被吴伟斌推的一个趔趄,直接摔下了床,我心中满是委屈,身体上传来一阵疼痛感,这才让我彻底的清醒过来,刚才我竟然对老妈产生了乱伦的想法,我感到十分的自责,虽然之前我看老妈被别人操的时候也会兴奋,但是从未想过自己去操老妈,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就失了神,竟然会有那种想法。

吴伟斌这个时候已经将他粗壮有力的鸡巴塞进了老妈的肉穴中,终于得到满足的老妈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嘴里发出欢快的呻吟声,两人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操你妈,你妈的逼里好热啊,你这个绿毛龟儿子享受不到这么爽的肉逼了。”吴伟斌的身体素质极好,每抽送一次,都能将鸡巴挺到老妈肉穴的最深处,而就在这个时候,老妈的呻吟声也格外的悦耳。

操到高兴的时候,吴伟斌将捆住老妈手脚的绳子解开,抱着老妈的屁股直接在我面前弄了起来,我心中悔恨不已,双眼发直的看着老妈与吴伟斌生殖器的交合处,脑子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吴伟斌嘴里不断的在叫骂着“操你妈”,我知道这是他故意在说给我听的,可他现在不正是在操我妈么,我还能怎么回应。

也许是在我面前操老妈,吴伟斌感到格外的兴奋,也可能是之前的激战让他已经快要到临界点了,抱着老妈操了一阵儿之后,浓稠的精液从吴伟斌的鸡巴里冒了出来,都打在了老妈的肉穴里面。

吴伟斌将老妈扔到床上,那些精液顺着老妈肉穴口就那样缓缓的流淌了出来,这已经不知道是我第几次看到这种场景了,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有些麻木。

吴伟斌却是自顾自的将摆放在一旁的手机给取了过来,他嘿嘿的看了我一眼,对着我晃了两下手机,我这才明白过来,之前的事情全都被吴伟斌给录了下来,不过好在我并没有跟老妈突破那最后一道防线,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觉得手脚冰凉。

想要去将吴伟斌的手机给抢夺过来,可我知道就算是自己那么去做了,也是徒劳的,我根本没办法从他手里抢过任何东西,只得看着他穿好衣服,从我家离开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