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做房產中介的媽媽 (第二季 7) 作者:北德2012

.

【做房產中介的媽媽】

作者: 北德20122021-4-21發表於SIS

第二季(第七章)

經吳偉斌的蠱惑之下,老爸算是徹底迷上了健身,他在學校不知道怎麼樣,反正在家裡總是會時不時的做一些健身動作,尤其是趕上吳偉斌來家裡的時候,他更是興奮的不能行,比老媽連的都起勁兒。

可老爸不知道的是,吳偉斌不光是他在家的時候來,他不在家的時候,來的是更勤,幾乎是把這裡當成他自己家了,晚上跟老媽弄的晚了,直接就在家裡過夜,根本不會顧及老爸會不會突然回家,好像他成了這個家的男主人,老爸倒是像個外人似得。

對於吳偉斌的這種行為,我心中除了憤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更不敢讓老爸知道,每天晚上聽著老媽被吳偉斌操的哇哇直叫,我心中就更加的憤怒,更恨老爸不中用,連老媽都滿足不了,還要讓她去找別的野男人。

吳偉斌這天晚上又來到家裡面,吃完飯,他跟老媽早早的就去了臥室,我們現在幾乎形成了默契,吳偉斌根本不會在意我在不在家,只是操老媽的時候,還會稍稍躲避一下我,算是給我留了一絲的顏面。

臨睡前,我出來上廁所時,發現老媽的手機還在茶几上放著,上面突然亮了一下,我有些好奇是誰在跟老媽聯繫,老媽手機密碼我是知道的,打開之後,直接就是一條銀行轉帳的信息,而收款人赫然寫著吳偉斌。

看到這裡,我隱隱感到有些不妙,即便是老媽給吳偉斌那邊交學費,也用不了這麼多,有好幾萬的轉帳,我將所有轉帳信息給調了出來,讓我感到吃驚的是,就在這段時間,前後給吳偉斌轉了有好幾筆,這幾筆錢加起來都有幾十萬了。

我心中很是納悶,老媽為啥會給吳偉斌轉這麼多的錢,老媽這段時間跟吳偉斌走的這麼近,也不知道她跟吳偉斌又有了什麼其他交易。

正想著,老媽房間裡再次傳出來操逼的聲音,我知道他倆又開始,這一晚上非得折騰好幾次才行,老媽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竟然讓我聽的有些心猿意馬起來,下身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其實不只這一次,每次我見到老媽被別的男人操的時候,下身都會變硬,只是有時會出於憤怒,會忽略自己的感受。

可是今天晚上,雖然我對吳偉斌依舊滿是憤怒,但怒火中卻夾雜了些許興奮,吳偉斌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強壯了,比之前操過老媽的所有男人都要強壯,老媽在他面前如同一隻玩物,任由著吳偉斌將老媽折騰成各種樣子,這也是我感覺到興奮的原因。

父母房間的房門並沒有完全關上,有可能是吳偉斌故意為之,我也沒有細想,裝作去上廁所的樣子,偷偷開始觀察起房間裡兩人操逼的情形。

吳偉斌正壓在老媽的身上,用他強壯有力的身軀一下一下的砸著老媽的身體,粗壯的雞巴堅挺的十分厲害,身體每砸一下,雞巴都能連根沒入老媽的肉穴之中,總能從肉穴中擠出些許汁液。

我看著老媽兩條腿高高翹起,並且叉的很開,能方便吳偉斌的雞巴在她肉穴中進出,經過吳偉斌這段時間的調教,老媽兩腿都快要成一字馬的形狀了。

不知不覺間,我把手伸進了自己的內褲里,我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竟然握住了自己的雞巴,我看著吳偉斌在老媽身體上賣力的耕耘著,卻是變得更加的興奮,在內褲里的那隻手來回晃動的更加劇烈起來。

此刻我腦海里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總覺得眼前的一幕讓我感到興奮,尤其是老媽被吳偉斌狠狠的砸到時,那粗重的呼吸聲,那婉轉的呻吟聲,讓我只覺的身體內的血液向外面翻滾,內心中有說不出來的激動。

我仰起頭,閉上眼睛,悄悄的退進了廁所里,我卻沒有注意到,就在我剛剛退進廁所之後,吳偉斌卻是扭頭朝著我這邊看了過來,臉上浮現出邪惡的笑容,老媽卻是依舊仰躺在窗扇個,任由吳偉斌在她身上撞擊著,繼續享受著吳偉斌雞巴給她帶來的快感。

我也不知怎麼的,今天晚上就是特別的興奮,剛剛退進廁所,一股爽快的感覺傳到了雞巴上,在我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我竟然自己弄了出來,弄的內褲裡面到處都是。

看著自己內褲里滿是狼藉,那種自贖後的罪惡感立刻就升了出來,我很是後悔不該看著老媽的裸替做這種事兒,這不該是我這個做兒子應該做的事兒。

我正懊悔著,打算回房間裡換條內褲,可開門後迎面就撞上了吳偉斌,這個傢伙看到我之後,也不往廁所裡面進,笑嘻嘻的在看著我,他胯下的那根雞巴還沒有軟下去,顯然只是跟老媽干到了一半,就過來了。

我抬頭看了吳偉斌一眼,他這個樣子讓我十分的不舒服,他雞巴上還粘著老媽肉穴里流出來的粘液,亮晶晶的,跳動的十分厲害,我不想多搭理他,他跟老媽的事情我也沒辦法多管,只得側了下身體,想從他旁邊繞過去,可是吳偉斌卻是伸手攔住了我的去路。

「怎麼,看完活春宮,這麼快就想溜了?」吳偉斌臉上的笑容很賤,賤的讓我只想一巴掌抽上去,可是我卻不敢,我沒說話,只聽他又接著說道:「你有沒有發現我把你媽操的特別爽,是不是看著你媽的那股騷樣,也開始興奮了?」

聽到吳偉斌的話,我身體猛的顫抖了一下,剛才我在廁所里,腦海中的確是浮現出了老媽的樣子,老媽那碩大無比的奶子,那肉乎乎的身體,還有那濕淋淋的肉穴,這才讓我這麼快的射了出來。

「嘿嘿!說到你心裡去了吧,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唄,又沒有人攔你。」吳偉斌拍了拍我的肩膀,再次湊到我跟前小聲說道:「就算是想操也沒關係啊,你媽這會兒已經被我操的迷糊了,根本分不清究竟是誰再操她,你直接上就是了。」

「不,不行,我跟我媽怎麼能做那種事兒,那可是我媽啊!」聽到吳偉斌的話,我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了,可內心中卻是又一絲隱隱的期待生了出來,我知道這種期待是什麼,趕緊把這絲期待按滅在萌芽之中。

「少在這兒給我裝清純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剛才在廁所里都幹什麼了,你褲衩這會兒都濕透了吧,都開始往外滲水了。」說完,吳偉斌指著我褲襠的位置,哈哈的大笑了出來。

我低頭看了一眼,剛才射過精之後,裡面的東西已經投過內褲滲了出來,讓吳偉斌看了笑話,我羞愧的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而這個時候,老媽的呻吟聲又從臥室里傳了出來,不知道吳偉斌在怎麼折騰她的,這會兒老媽的吟叫聲中,不僅興奮還透著幾分悽慘。

我被吳偉斌奚落的有些無地自容,只得軟弱無力的辯解著道:「沒,沒有啊,這是剛才上廁所時不小心滴上去的。」

我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話,是誰也騙不了的,吳偉斌並沒有揪著不放,他攬著我的肩膀,硬是將我拉到了老媽的房間門口,擠眉弄眼的對我說道:「上不上就看你了,你看看你媽叫的有多興奮,只等著你這個做兒子的用雞巴操她呢。」

被吳偉斌強拉了過去,我根本就反抗不了,只能把腦袋扭到一旁,儘量不去看老媽的樣子,可無論怎麼躲避,老媽躺在床上浪蕩的模樣,卻是鑽進了我的眼睛裡,不想看都不行。

老媽這個時候雙眼被蒙著,手腳被綁在床的四角,下體被一根粗大的跳蛋塞得滿滿的,淫液止不住地流,嘴裡還不住地發出呻吟聲,之前雖然也看過老媽被別的男人操,但她這種樣子還真是第一次見,跟她平日裡端莊的模樣簡直就是兩個人。

吳偉斌不再理會我,而是徑直走到了老媽跟前,用手將老媽的肉穴給撐開,裡面那個跳蛋朝著外面擠出來了一點兒,可是出來更多的卻是老媽肉穴中的淫水,大股大股的往外面冒著,那個跳蛋依舊在不斷的震動著,將老媽的肉穴口撐的很大,要不是吳偉斌又將那個跳蛋朝裡面按了一下,非要滑落出來不可。

老媽的淫叫聲是越來越歡快,尤其是跳蛋再次塞進她肉穴中的時候,她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叫了出來,我覺得老媽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對勁,平日裡就算是再放縱,也不可能被吳偉斌操成了這種模樣,吳偉斌有給老媽下藥的前科,我估計這次吳偉斌肯定又是給老媽下了藥。

我不忍心再繼續這麼看下去了,轉身想要離開,可是吳偉斌突然再次調快了跳蛋的震動頻率,老媽的叫聲已經開始有些沙啞了,我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如果任由吳偉斌這麼玩下去,老媽非得被他玩壞不可。

「跑什麼啊,快過來操啊,你看你雞巴不是又硬了麼!別在那裡裝了!」吳偉斌笑著對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去老媽身邊。

吳偉斌說話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顧忌在旁邊的老媽,這就更加堅定了我的判斷,吳偉斌肯定是給老媽下了要,要不是老媽連反對一下都沒有,她現在幾乎已經沒有了自主意識,完全是靠著肉慾的本能而清醒著,不論這個時候誰去操她,她都會歡快的接受下來。

我實在是不忍心吳偉斌這樣折磨老媽,又怕吳偉斌將老媽玩壞,只得慢慢的走進了房間,我朝著老媽臉上看了一眼,發現她臉色潮紅,身體不住的在扭動,胸前的兩隻碩大的乳房在左右跳動著,顯得極其有韻律。

「只看著多不過癮,摸摸看,看你媽有多騷!」吳偉斌嘻嘻笑著,攬著我的腦袋,要把我的臉往老媽肉穴那裡按。

我趕緊用手撐住,一隻手撐在了床上,另外一隻手卻是按在了老媽的大腿內側,就差那麼一絲就能摸到老媽的肉穴上,吳偉斌見我已經開始上手,就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這讓我才感覺到輕鬆不少。

我撫摸著老媽大腿內側柔軟的皮膚,滾燙的溫度從她皮膚上傳了過來,那裡已經是黏糊糊的了,她肉穴中已經不知道噴了幾次潮,屁股下面全都是濕漉漉的一片。

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觀察老媽的肉穴,眼睛盯在上面久久都不願意離開,老媽的陰毛很是齊整,不知道是不是她特意修整過,看起來十分的漂亮,兩片小陰唇顏色雖然有些深,但並不黑,估計平時也沒少去做保養,肉穴裡面由於那個跳蛋在不斷的震動,許多嫩肉從裡面向外面翻了出來,鮮紅的嫩肉看起來十分的誘人可口。

我不忍心讓跳蛋繼續在老媽肉穴中跳動,老媽身體不住顫抖的樣子,讓我看得很是心疼,我把手向前探了探,摸到了老媽薄薄的小陰唇,可這時卻無心把玩,拉扯著那隻跳蛋在肉穴口的一截細繩,直接將跳蛋給扯了出來。

身體突然空了下來,老媽也不再扭動身體,卻是還在不住的大口喘著粗氣,顯然剛才跳蛋的刺激讓她的消耗十分大,可沒過多大一會兒,老媽卻又開始扭動身體了,從她肉穴中開始往外面不斷流出淫液,而老媽嘴裡卻在不斷的呼喊著:「快,快點插進來啊,下面,下面難受死了。」

吳偉斌聽到老的話哈哈大笑出來,對著我說道:「上呀,你媽不是讓你快點操她麼,你把跳蛋都取出來了,忍心讓你媽一直這樣難受下去?」

我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剛才我取跳蛋的時候吳偉斌沒有絲毫的阻止,原來他早就料到老媽會有這種反應,可是我卻不敢上去,面前的女人可是我的老媽,雖然她現在神智並不清晰,但我卻不能做出有違倫理的事情來。

吳偉斌見我不動彈,嘿嘿笑了兩聲,將扔在一旁的跳蛋又撿了起來,將檔位開到了最大,只聽見跳蛋傳出來一陣嗡嗡的響聲,吳偉斌將還在震動著的跳蛋湊到老媽的肉豆豆上,老媽陰蒂那裡立刻就劇烈的顫抖起來。

「啊!不行,不行!我受不了啊!」老媽身體扭動的更加厲害,來回躲避著,想要讓自己的陰蒂遠離那隻跳蛋,可吳偉斌卻不放過她,無論她是怎樣的扭動,跳蛋始終都在老媽的陰蒂上震動,讓老媽肉穴口那裡的淫液流的愈發洶湧起來。

吳偉斌卻是不罷休,另一隻手捏住了老媽的奶頭,不斷的向下扯著,我看著都覺得生疼,老媽也不知道現在是怎麼樣的感受,只聽她再次的慘呼道:「不要,不要這樣了,快點,快點來操我啊,我要雞巴來操我。」

吳偉斌看著我,甩了下腦袋,示意我快點上去,其實聽著老媽不斷的慘呼,嘴裡叫喊著淫言浪語,我也開始變得有些興奮起來,最初的那種想要拯救老媽的想法,開始變得有些淡了,我試探著伸出頭,撫在老媽另外一邊的乳房上,這兩隻乳房被許多男人玩弄過,我長大之後,這還是第一次玩弄,這種單手掌控不住的感覺,的確能讓正常男人對老媽生出極大的征服欲。

吳偉斌見我已經上手,卻是不在折磨老媽了,在我沒有注意的情況下,吳偉斌悄悄的掏出手機,放在了一處不顯眼的位置上,不要說這會兒我沒有注意到,就算看到了,我也不會多說什麼,老媽的這具身軀的確是太過吸引我,讓我內心中對她生出了要操她的慾望。

對於老媽,我並沒有如同吳偉斌那樣肆無忌憚,我總是小心翼翼的在撫摸著老媽的每一寸肌膚,從她乳房上,慢慢的撫摸到小腹,再向下就到了那個生出我的地方,現在那個地方早已經是凌亂不堪,被她體內淌出的液體糊的到處都是。

剛才取出跳蛋的時候,我只是觸碰了一下老媽的肉穴口一下,並沒有過多的停留,而這一次,卻是完全不同,我用指縫夾著老媽的兩片小陰唇,來回滑動著,感受著老媽肉穴里的滑膩。

我又將手指按在老媽早已經腫脹不堪的肉豆豆上面,每按一次,老媽的身體都會顫抖一次,被我這樣捉弄了幾下,老媽沙啞著聲音,再次帶著哭腔說道:「快,快點操我啊,再不操我,我就要死了。」

吳偉斌抱著胳膊笑眯眯的在一旁看著,聽到了老媽的話,他再次對我說道:「上啊,你媽這會兒根本不知道是誰在操她,今晚過後,你不說誰能知道。」

聽吳偉斌這樣說,我也是喪失了自己的判斷力,主要還是老媽的身體太過誘人,怪不得那些男人得到老媽之後,都是愛不釋手,這具身體讓我也是想入非非。

我不再猶豫,三兩下就將自己給脫了個精光,我的雞巴根吳偉斌比起來相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兒,這會兒我也顧不得想那麼多了,只想著把老媽給操過了再說。

當我爬上床,來到了老媽身前,雙手支撐在床面上,與老媽臉對臉的時候,我大腦中突然一片空白,然後腦海中立刻浮現出老媽往日那副嚴厲的模樣,想起她訓斥我的情景,就在這一刻,我對老媽的慾望瞬間就煙消雲散,雞巴如同陽痿了似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縮了回去。

吳偉斌本來還在興致勃勃的看著,期待著我和老媽的亂倫的那一刻,可是就在最關鍵的時候,我突然軟掉了,吳偉斌的臉色瞬間就耷拉下來,他一把將我推開,怒道:「沒用的東西,滾一邊兒去,看我是怎麼操你媽的!」

我被吳偉斌推的一個趔趄,直接摔下了床,我心中滿是委屈,身體上傳來一陣疼痛感,這才讓我徹底的清醒過來,剛才我竟然對老媽產生了亂倫的想法,我感到十分的自責,雖然之前我看老媽被別人操的時候也會興奮,但是從未想過自己去操老媽,剛才也不知道怎麼就失了神,竟然會有那種想法。

吳偉斌這個時候已經將他粗壯有力的雞巴塞進了老媽的肉穴中,終於得到滿足的老媽這才稍稍緩和了一些,嘴裡發出歡快的呻吟聲,兩人肉體撞擊的啪啪聲,充斥著整個房間。

「操你媽,你媽的逼里好熱啊,你這個綠毛龜兒子享受不到這麼爽的肉逼了。」吳偉斌的身體素質極好,每抽送一次,都能將雞巴挺到老媽肉穴的最深處,而就在這個時候,老媽的呻吟聲也格外的悅耳。

操到高興的時候,吳偉斌將捆住老媽手腳的繩子解開,抱著老媽的屁股直接在我面前弄了起來,我心中悔恨不已,雙眼發直的看著老媽與吳偉斌生殖器的交合處,腦子裡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吳偉斌嘴裡不斷的在叫罵著「操你媽」,我知道這是他故意在說給我聽的,可他現在不正是在操我媽麼,我還能怎麼回應。

也許是在我面前操老媽,吳偉斌感到格外的興奮,也可能是之前的激戰讓他已經快要到臨界點了,抱著老媽操了一陣兒之後,濃稠的精液從吳偉斌的雞巴里冒了出來,都打在了老媽的肉穴裡面。

吳偉斌將老媽扔到床上,那些精液順著老媽肉穴口就那樣緩緩的流淌了出來,這已經不知道是我第幾次看到這種場景了,現在的我已經開始有些麻木。

吳偉斌卻是自顧自的將擺放在一旁的手機給取了過來,他嘿嘿的看了我一眼,對著我晃了兩下手機,我這才明白過來,之前的事情全都被吳偉斌給錄了下來,不過好在我並沒有跟老媽突破那最後一道防線,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也覺得手腳冰涼。

想要去將吳偉斌的手機給搶奪過來,可我知道就算是自己那麼去做了,也是徒勞的,我根本沒辦法從他手裡搶過任何東西,只得看著他穿好衣服,從我家離開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