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房產中介的媽媽 (第二季 8) 作者:北德2012

【做房產中介的媽媽】 (第二季 8)

作者: 北德20122021-5-12發表於SIS

我覺得老爸越來越有當龜公的潛質了,每次吳偉斌來家裡的時候,他總是表現的特別殷勤,似乎總是把吳偉斌當成非常重要的客人,殊不知這個非常重要的客人,卻是在背地裡玩弄著他的女人,他卻還是樂呵呵的。

我知道老爸這樣子做是為什麼,無非就是想從吳偉斌身上沾點便宜,能讓吳偉斌免費帶他去健身房,老爸知道想讓老媽給他辦一張健身卡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吳偉斌這裡下功夫,可是他也不想想,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好沾的便宜,在他還沒有沾到便宜之前,吳偉斌不知道在他身上沾了多少便宜,把老媽徹底玩弄的成了一個性玩物。

我在家裡看到老爸那副賤兮兮的模樣,感覺到十分難受,可是又不能戳破,只能藉口要學習,在學校住了下來,只能是眼不見為凈吧。

可是,這一天晚上,吳偉斌給我發過來一段視頻,快要把我給氣炸了,視頻內容就是他操老媽的一些片段,就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可中間卻是被他剪輯過了,把我也加到了視頻內容中,剪輯的好像是我在操老媽似得。

我看著視頻,渾身氣的發抖,雖然我能清晰的辨認出正在操老媽的並不是我,可是視頻剪輯出來的效果,卻是誤導著其他看客,以為是我這個當兒子的在操老媽,這讓我心中無盡的懊悔,那天晚上為什麼會對老媽產生了那麼一絲的衝動。

沒過多長時間,我手機又響了,吳偉斌再次發過來一條信息:「視頻刺激不刺激,這次有沒有產生衝動!」

我看著手機上的信息,舉起手想要將手機摔在地上,可舉在半空中,卻又放了下來,即便是我將手機摔壞了也無濟於事,吳偉斌照樣能將視頻在網上傳的倒出都是,我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給他回了一條信息:「你到底要做什麼?」

吳偉斌的信息很快就發過來了,他回復的信息只有一句話:「今晚八點,來我健身房這裡,給你看一場好戲!」

我看了看時間,現在走的話,還能趕到,可我卻不想去,吳偉斌能讓我看什麼,無非就是他操老媽的那些事兒,我實在是不想再受折磨,可是我又不得不去,我得搞清楚他究竟想做什麼,不能讓他把那段視頻到處亂傳,否則老媽真就是沒法再做人了。

我來到健身房,沒找見吳偉斌,就給他打了個電話,吳偉斌給我指了一下健身房裡的位置,我按照他所指的位置,來到了一個隔間裡,外面就是公共健身區域,這裡就在公共健身區域處的一個角落裡。

我自打進來之後,就看見吳偉斌一直都在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看,也不說話,我忍不住直接問道:「你弄那段視頻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吳偉斌哈哈的大笑出來,他站起身,拍了拍我肩膀,戲謔著笑道:「嘿嘿,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你能有什麼讓我圖的,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幫幫你而已,看你那天不是挺著急的麼,自己老媽被綠了是不是很興奮,我想幫你完成一下,你自己不能完成的願望。」

「你……」聽著吳偉斌說出這種無恥的話,我渾身再次顫抖起來,想要衝上去給他一拳,卻是沒敢動彈,我還沒說話,卻看見吳偉斌伸出手,制止了我要說話的動作,只聽吳偉斌朝著健身房門口那邊努了努嘴,笑道:「正主來了,今天讓你再興奮一次,保證能讓你爽的不要不要的。」

我側了下身體朝外看去,發現老爸老媽並肩從健身房外面走了進來,老媽已經是這裡的常客了,樣子顯得十分鎮定,可老爸卻是左顧右盼,看什麼都顯得十分新奇,我看到這種情況,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顫抖著聲音問道:「你,你到底想做什麼!」

「嘿嘿!」吳偉斌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徑直朝房間門口走去,在將要出門的時候,他衝著我揚了揚手機,指了指包間角落裡的柜子,邪笑著說道:「老實去哪兒待著,不想出名的話,等會兒只用看著就行,今晚絕對能讓你看一齣好戲。」

等吳偉斌走出去後,我緊繃著的身體立刻就癱軟下來,我知道以我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沒法跟吳偉斌對抗,要是不聽他的話,他能讓我全家都身敗名裂,我沒有信心去挑戰吳偉斌的下限,看著吳偉斌在老爸面前又換成了一副討好的嘴臉,我無奈只能嘆了口氣,按照他的要求,躲進了包間裡的那具立櫃中。

立櫃並不是很嚴實,有很多氣孔可以向外面看,我進來之前,看到吳偉斌在健身房的公共區域跟老爸有說有笑的聊著天,這個房間隔音非常好,卻是聽不到他們的聊天內容,不過剛才看見吳偉斌在指指點點的說著,猜也能猜到他是在給老爸介紹那些健身項目,就是不知道他這是作何用意。

很快我就知道他要做什麼了,在打發老爸去單獨健身之後,吳偉斌就領著老媽朝著這間隔間走了過來,隔間的房門被關上之後,吳偉斌伸手一把就掐在了老媽的翹臀上,揉動了幾下,嬉皮笑臉著道:「萍姐,這兩天沒見,有沒有想我啊?」

老媽沒有反抗,卻是滿臉的憂慮,一臉的不情願,顯然是在擔心老爸還在外面,她並沒有跟吳偉斌調情,而是說道:「你今天是什麼意思,把我老公也叫過來做什麼,生怕他不知道咱倆的事情是不是?」

吳偉斌嘿嘿笑了出來,並沒有接著老媽的話繼續往下說,他將手臂搭在了老媽的肩膀上,換成了一副討好的嘴臉,笑道:「哪敢讓你老公知道咱們的事情啊,我還指著跟萍姐你一起發財呢。」

老媽狐疑的看向吳偉斌,身體動了動,似乎是想脫離吳偉斌的手臂,可吳偉斌稍稍用力,老媽就無法動彈,只能任由吳偉斌摟著。不過老媽還是十分警惕的說道:「發財,發什麼財,之前不是給了你好幾筆錢了麼,還要錢做什麼?」

吳偉斌搖了要自己的手指頭,一臉期待的說道:「那筆錢都讓我投到生意裡面去了,等過段時間就給萍姐你分紅,不過目前資金周轉的有些困難,還得讓萍姐你給我資助些才行啊。」

老媽冷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好看,過了好一會兒,才十分不情願的問道:「這次你要多少?」

「不多,不多,能有個一兩百萬就行了,資金馬上就能周轉開了。」吳偉斌諂笑著答道,一兩百萬在他嘴裡說出來,似乎是一兩塊那般隨意。

老媽臉色立刻就變的驚恐起來,怒道:「我……我去哪弄那麼多錢,我之前的積蓄都給你了,根本就沒有了。」

「哎呀,萍姐怎麼能這麼小氣啊,你這個大老總,弄個一兩百萬不跟玩似得麼,算了算了今天不說這個了,既然來我這裡了,我可是得好好伺候你一番,把萍姐給伺候舒服了,您指頭縫裡漏出來些,就夠我吃喝一輩子了。」吳偉斌說著又將手掌按在了老媽的翹臀上,再次揉捏起來。

可能是吳偉斌剛才獅子大張口有些嚇到老媽了,也可能是老爸還在外面,她有心裡負擔,很是不情願吳偉斌這麼肆無忌憚,掙扎了幾下說道:「今天算了吧,我老公還在這兒呢,我們還是不要做太出格的事情吧,我有點兒害怕。」

吳偉斌聞言,臉上的笑容並沒有減退,反而笑的更加濃烈了,朝著我藏身的立櫃看了一眼,只聽他繼續道:「有什麼好怕的,他又看不到我們,你沒覺得,我在你老公身邊操你,你反而會更加興奮麼?」

「無恥!畜生!」老媽甩開吳偉斌捏在她翹臀上的那隻手,氣鼓鼓的走到了一旁,在隔間裡的長椅上坐了下來,她胸口起伏不定,顯然內心中的滋味也很是不好受。

「別給臉不要臉!」吳偉斌臉色也黑了下來,他來到老媽身邊,用手指挑動著老媽肩頭的胸衣帶子,繼續說道:「你要是覺得不過癮,我可以讓你老公也過來看看,我是怎麼操你的,讓他也興奮一下。」

吳偉斌已經將老媽上身的運動衣給扒拉了下來,乳房從裡面直接就跳了出來,可老媽聽到吳偉斌的話,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抗,老媽只顧著生氣,根本就沒有聽出來吳偉斌話中還有其他的意思,我卻聽的十分明白,吳偉斌分明是在暗指房間裡還有其他人在看,可老媽根本就沒有察覺到。

接下來吳偉斌並沒有再跟老媽說什麼廢話,可能是由於老爸就在隔間外面,吳偉斌顯得十分興奮,他三兩下就將自己的運動褲給褪了下去,雞巴在腿間一甩一甩的,翹的十分厲害,他用手扳住老媽的頭頂,說道:「過來給我嘬兩口,剛在在外面就硬了,在你老公面前操你,就是他媽的刺激。」

吳偉斌顯得的確是十分興奮,他的雞巴如同嬰兒手臂那般粗細,龜頭猶如嬰兒的小拳頭,塞進老媽嘴裡後,把老媽嘴巴塞的滿滿當當,老媽需要把最張的很開才能吞進他的那根粗大的雞巴。

老媽本來還在耍著小脾氣,她下意識的朝著隔間外面看去,但隔間封閉的很好,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到裡面的情況,這才讓老媽稍稍的安心,她和吳偉斌偷情,並不是正大光明的事情,她是不想讓老爸知道的。

當吳偉斌將雞巴送到嘴邊後,老媽卻是本能的將嘴巴給張開了,吳偉斌卻是沒有跟她多客氣,硬是將雞巴給送了進去,龜頭直接抵在了老媽的喉頭上,這讓老媽想要反抗一下都是不可能的了,只能不斷的吞吐著嘴裡的雞巴,心中卻是在祈禱老爸不要往這邊過來。

老爸的確是沒有往這邊來,公共區域的健身教練指點了他兩下,就讓老爸獨自練習了,初來這裡,老爸倒是覺得很是新奇,興致勃勃的,鍛鍊的也十分賣力。

吳偉斌已經將老媽給剝了個精光,肉嘟嘟的身體被吳偉斌推到在那條長椅上,老媽的雙腿已經被吳偉斌給掰的很開,吳偉斌的腦袋正探在老媽的雙腿間,舌頭不住的在肉穴口那裡打轉,舌尖下挑逗著老媽肉穴處的肉豆豆,肉豆豆被撥弄的早就充血了,肉穴口也潺潺的向外面流淌著淫液。

老媽被吳偉斌舔弄的開始有些失神了,她雙眼微眯,臉上泛起了紅暈,貝齒輕咬著下唇,似乎是在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呻吟出來,雖然她也知道這個房間裡的隔音十分好,但她還是害怕會被牆外面的老爸聽到,這種緊張刺激的感覺,也在無時不刻的激發著老媽的情慾。

忽然,正在被吳偉斌挑逗著情慾的老媽,身體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掙扎著想要坐起身,嘴裡還大叫著說道:「斌,小斌,別再弄了,都已經這麼長時間,說不定我老公就要過來了,別在弄了,趕緊讓我把衣服給穿上。」

吳偉斌腦袋從老媽的胯下鑽了出來,發現老媽已經挪出去了一段距離,有要起身的打算,連忙將她給按住了,吳偉斌的力氣十分大,一隻手就能讓老媽無法反抗,見老媽不再動彈,吳偉斌這才將老媽給鬆開,吳偉斌嘴邊還粘著老媽肉穴里的淫液,不知心中又有了什麼鬼主意,臉上又是浮現出淫笑的表情。

吳偉斌嘿嘿的淫笑出來,他很是無所謂的說道:「緊張什麼啊,他又看不到你在這裡面幹什麼,就算你在裡面叫破天了,他也是聽不到的,來,咱們換個姿勢,萍姐你今天表現的可是有些太拘謹了,是不是因為你老公在外面。」

說著,吳偉斌扶著老媽的後背就將她給扶了起來,不過老媽還是在他手裡控制著,除了按照吳偉斌的要求,根本就無法做出別的動作。

吳偉斌笑嘻嘻的用手指撥弄了兩下老媽的陰蒂,老媽的反應十分強烈,從嘴裡發出嚶嚶的呻吟聲,她還是十分的緊張,擔心老爸在外面,會突然闖進來,用手按住在自己下身的那隻手,說道:「別,別這樣,別在我老公面前這樣。」

吳偉斌卻是不當一回事,老媽根本就阻止不了她的任何動作,吳偉斌把手指插進老媽的肉穴中攪動了一下,然後把手指拿在老媽面前,笑道:「怎麼不能這樣了,你老公外面怎麼了,你看看你不是表現的挺興奮的麼,這都流了這麼多水兒了。」

老媽有些羞愧,臉上的表情十分複雜,她不敢去看正在玩弄自己下身淫液的手指,因為吳偉斌的手指間,已經拉出了一條長長的絲線,老媽掙扎著站了起來,卻不知道,這是吳偉斌故意放開她的。

等老媽站起身之後,吳偉斌突然暴起,站在了老媽的身後,十分粗暴的按住了老媽的上半身,將老媽的翹臀高高的提了起來,吳偉斌單手拎著老媽的身體,另一隻手卻是扶著自己的雞巴,對準老媽的肉穴,直接就捅了進去,噗嗤一下,肉棒直接沒入了老媽的肉穴之中。

「啊!」肉穴突然被一根滾燙的異物侵入,老媽舒爽的呻吟了出來,她趕緊用手捂住自己嘴巴,生怕自己叫出聲音後,雖然她知道這裡隔音很好,但還是擔心會被外面的人聽到,吳偉斌的用意十分明顯,就是想在這種緊張的環境里操她。

老媽卻是無法反抗,只能任由著吳偉斌雞巴在她肉穴中進出,漸漸的老媽也進入了狀態,額頭上已經開始滲出了細汗,臉上的表情由最初的緊張,逐漸變成了一副享受模樣,吳偉斌的雞巴讓她開始迷失。

吳偉斌將老媽扶著老媽,讓老媽趴在隔間裡的帘子上,又扳起老媽的一條大腿,將老媽雙腿大大的叉開,讓肉穴正對著那面有窗簾遮擋的玻璃牆,就在這個時候,吳偉斌不知道在哪按了一下,隔間裡的窗簾,瞬間就收了起來,健身房外面的情景直接就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原來這個隔間是用玻璃建造的,整面牆就是一面大玻璃,帘子被拉開之後,外面所有的情況,在這裡面看的是一清二楚,我吃了一驚,老媽跟吳偉斌正在操逼,外面不就是看的清清楚楚了啊。

老爸這個時候正慢慢的朝著這邊走過來,目光的方向直視著老媽這邊,正好落在了老媽的肉穴上,老爸的表現有些奇怪,按理說,他看到老媽被別人操,臉色應該會變才對,可是他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慢條斯理的朝著這邊走過來,我想了一下才明白,那道玻璃牆應該是單向透光才對,老爸這個時候,是看不到裡面的情況的。

老媽的眼神也正巧跟老爸撞上了,她嚇的立刻就繃直了身體,見老爸走過來,轉身就要有逃跑的打算,可吳偉斌卻是死死抱著老媽的肥臀,笑嘻嘻的在老媽耳邊說道:「這道玻璃牆是可控的單項玻璃,現在只能我們看到外面,外面可是看不到我們啊,你看看你老公,可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不過你要是不聽話的話,這面玻璃可是會變成雙向的,你老公看到我在操你,會有什麼反應,我可管不了啊!」

老媽聽到吳偉斌的話,果然不再反抗,不過外面的老爸距離她十分近,還十分的清晰,這讓老媽渾身都開始打起擺子來,她被吳偉斌推的只能趴在玻璃牆上,眼睜睜的看著老爸往這邊走,下身卻也是向外翻著,正對著那道玻璃牆。

在這種環境中,老媽能夠清晰的看到外面,似乎給了她一種心理暗示,以為外面也能看到裡面,雖然她也發現了老爸是看不到裡面的,但那種心理暗示,卻是讓老媽的緊張感一直都無法消退,並且愈發恐懼起來。

吳偉斌的雞巴還在老媽的肉穴中插著,老媽的身體卻是無比的僵硬,可是身體中產生出的快感不是那麼容易消退的,由於老媽一條腿被吳偉斌抬起,肉穴張的很開,從兩人生殖器交匯處,開始湧出大量的淫液向地面滴落。

「這種感覺爽不爽,你老公可是在看著你呢,你看看,他過來了,過來了。」吳偉斌邊說話,邊用力操弄著老媽的肉穴,可能是老媽將他夾的太緊,說到一半竟停了下來,等稍稍緩和了一下才繼續說道:「萍姐,有你老公看著,就是不一樣啊,下面夾的真緊,跟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似得,都快被你夾斷了,要不就把兩邊都打開吧,讓你老公真正的看一看,你被我操的有多爽。」

「不,不要!」老媽聲嘶力竭的喊了出來,驚恐到了極點,生怕吳偉斌會把外面的開關也打開,趕緊扭動了幾下身體,低聲下氣的對吳偉斌說道:「啊!你……你就這樣弄吧。」

說著,老媽僵硬的身體開始慢慢變軟,對於吳偉斌在她身後撞擊,老媽也開始輕微的配合起來,她這麼做就是為了不激怒吳偉斌,內心中還是害怕吳偉斌真的會不管不顧的將外面的開關也打開,害怕老爸會看到她被別的男人操。

玻璃牆這裡有個飲水機,老爸來這裡就是接水喝的,他接過水之後,把頭抬了起來,盯著玻璃牆一直在看,也不知道是在看什麼,等那杯水喝完之後,老爸很是臭美的扭了幾下自己的身體,還用力的完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來突出自己的肱二頭肌。

我突然想起來,這隔間外面好像是一面鏡子,老爸是在照自己,他根本就想不到,在這面鏡子背後,自己的女人正被其他男人操著。

「嗯,看你老公的樣子,今天的健身成果很不錯啊,我們也得努力才行啊,快點把屁股挺再挺的高一些,讓你老公看看你被我操的有多爽。」吳偉斌狠狠的在老媽翹臀上拍了一巴掌,發出一聲脆響。

老媽一臉的哀怨,她目光死死的盯著玻璃牆外的老爸,始終都在觀察著老爸的表情,想從老爸的表情中發現他是否已經發現了姦情,老媽的神經一直都處在緊張的狀態之中,尤其是老爸距離玻璃牆越來越近,她更是愈發慌張,就連吳偉斌在她屁股上拍打的那一巴掌,都沒有感覺到多少的痛感。

「哦!真舒服啊,在你老公面前操你,真他媽的過癮!」老媽看著玻璃牆外的老爸,身體時而緊張,時而放鬆,肉穴也是不斷的在變化,這讓吳偉斌興奮不已,他嘴裡不乾不淨的罵著,雙手卻是更加用力的抱著老媽的臀部,向自己身體上撞著,能讓自己的雞巴能再老媽的肉穴中更加深入幾分。

可能是老爸知道老媽就在這個玻璃房裡,他有些好奇老媽在裡面是怎麼健身的,於是把腦袋湊了過來,臉已經貼在了玻璃牆上,想要看看裡面的具體情況。

老媽見老爸已經把臉湊到玻璃牆上了,給嚇了一跳,身體掙扎著想要後退,可是下身卻是不住的在流淫水,這會兒淫水已經將她腳下的一片地板給打濕了,可見在這種刺激之下,老媽也變的極其興奮。

吳偉斌身體阻擋著老媽後退的步伐,讓她根本就沒辦法後退半分,吳偉斌也發現老爸湊了過來,他反而推著老媽的翹臀向前走了幾步,直接讓老媽的身體完全貼在了玻璃牆上。

這個時候,老爸在玻璃牆外,臉已經貼上了玻璃牆,老媽在玻璃牆內,臉也貼在玻璃牆上,如果不是這道玻璃牆的阻隔,兩人的臉絕對能貼在一起,呼吸都能噴到對方的臉上,只是有了這道玻璃牆,老爸卻是無法看到牆內,而老媽卻是能清清楚楚看到牆外。

「啊!啊!」老媽被吳偉斌壓在玻璃牆上無法動彈,可是吳偉斌的雞巴卻仍舊在她肉穴中抽插,而老爸就在玻璃牆外,在老媽看來,吳偉斌操她的時候,就是在老爸的面前,這種觀感,讓老媽緊張到了極點,也興奮到了極點,嘴裡的呻吟聲不住的叫喊出來。

這種情形之下,吳偉斌仍舊不滿足,他一邊操著老媽,一邊伸手捉住了老媽的奶子,向上提著往玻璃牆外老爸嘴上送去,邊弄還邊淫笑道:「讓你老公也嘗嘗肉味兒,這麼好的一對兒奶子,他平時肯定沒吃夠吧,這會兒要是能吃到,肯定是別有一番滋味。」

「不要,不要!」老媽嘴裡一直在拒絕著吳偉斌的動作,身體卻是根本受不了自己的控制,被吳偉斌要挾著擺布著,羞恥感在她內心裡洶湧的翻滾著,可是卻無能為力反抗這一切。

吳偉斌如此羞辱老媽仍舊覺得不夠,他嘿嘿笑了兩聲,雙手直接攬住了老媽的兩條腿,將老媽給抱了起來,他的雞巴依舊在老媽肉穴中進出,可是肉穴卻是完全展示在了玻璃牆外老爸的面前。

老爸臉上的表情依舊十分好奇,這道玻璃牆看來做的十分完美,從外面根本就看不清裡面一絲的光線,直到現在他還是不知道牆裡面正在發生著什麼,如果他能看到的話,一定會非常的吃驚,老媽這會兒肉穴里正有根粗壯的雞巴正在快速的進出,肉豆豆高高的翹起,兩片陰唇已經紅腫的十分厲害,而陰唇中股股的淫液正被那根雞巴擠出來許多。

「不行,不行,不能這樣,快點放我下來!」老媽哀求著吳偉斌,這種姿勢實在是太過於羞恥,尤其是在老爸的面前如此表現,雖然她知道老爸根本看不到,但她卻能與老爸的目光對接上,這種緊張感,讓她的內心極其的慌亂,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老媽哀求的越是厲害,吳偉斌下面的雞巴抽插的越是猛烈,老媽肉洞收縮的也越發緊緻,這種時候,說吳偉斌不緊張,是不可能的,在別的男人面前,操別人的老婆,他也興奮的不能行,老媽的肉穴夾越來越緊,他終於支撐不住,一聲嘶吼之後,精液直接就在老媽的肉穴中噴發出來。

感受到自己肉洞中熱浪打在了自己的子宮口,本已經到了臨界點的老媽,也支撐不住了,身體緊繃之後,肉穴中也開始噴潮,吳偉斌的雞巴剛從她肉洞口離開,又是一股粘液從老媽的肉穴中激射而出,直接噴打在玻璃牆上,而牆面上,老爸的面龐還沒有離開,混合著吳偉斌精液的淫液,隔著玻璃牆打的老爸臉上到處都是,看起來真的是噴在老爸臉上似得。

噴潮過後的老媽和剛射過精後的吳偉斌,都顯得有些疲憊,可老媽知道不能再一直這樣在這裡待下去,時間長了,外面的老爸一定會起疑心,老媽支撐著身體站了起來,三兩下將自己本就不多的運動裝給穿好,催促著吳偉斌也穿好了衣服,這才走出了這間玻璃房。

我等他們離開後,才來到了外面,我只是躲在一旁並沒有現身,卻能聽見老爸跟吳偉斌的對話。

「吳教練,這裡真是不錯啊,今天鍛鍊了之後,感覺渾身都輕鬆不少啊,哈哈……」老爸顯得十分高興,對吳偉斌的態度也十分的熱絡。

吳偉斌看了老媽一眼,嘿嘿的笑道:「是啊,既然決定好,那以後就經常跟著萍姐來啊,你看萍姐這段時間的鍛鍊效果,那可是我們健身房最有成效的學員啊!」

說完,吳偉斌笑著對老媽點了點頭,眼神卻是不斷的在老媽身上掃著,見老媽大腿內側正有一小滴亮晶晶的液體正在向下流淌,笑容顯得更是淫蕩起來。

老媽當然知道吳偉斌這話中的意思,不咸不淡的回應了一句後,就催促著老爸離開,剛在老爸面前被吳偉斌操過一次,她實在是無法這麼從容,只能藉口趕緊離開。

我在不遠處看著,緊緊的捏著拳頭,不知道這種日子什麼時候能到頭,吳偉斌越來越過分了,他會不會把我家給拆散,我愈發的不敢確定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