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房产中介的妈妈 (第二季 8) 作者:北德2012

【做房产中介的妈妈】 (第二季 8)

作者: 北德20122021-5-12发表于SIS

我觉得老爸越来越有当龟公的潜质了,每次吴伟斌来家里的时候,他总是表现的特别殷勤,似乎总是把吴伟斌当成非常重要的客人,殊不知这个非常重要的客人,却是在背地里玩弄着他的女人,他却还是乐呵呵的。

我知道老爸这样子做是为什么,无非就是想从吴伟斌身上沾点便宜,能让吴伟斌免费带他去健身房,老爸知道想让老妈给他办一张健身卡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吴伟斌这里下功夫,可是他也不想想,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好沾的便宜,在他还没有沾到便宜之前,吴伟斌不知道在他身上沾了多少便宜,把老妈彻底玩弄的成了一个性玩物。

我在家里看到老爸那副贱兮兮的模样,感觉到十分难受,可是又不能戳破,只能借口要学习,在学校住了下来,只能是眼不见为净吧。

可是,这一天晚上,吴伟斌给我发过来一段视频,快要把我给气炸了,视频内容就是他操老妈的一些片段,就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可中间却是被他剪辑过了,把我也加到了视频内容中,剪辑的好像是我在操老妈似得。

我看着视频,浑身气的发抖,虽然我能清晰的辨认出正在操老妈的并不是我,可是视频剪辑出来的效果,却是误导著其他看客,以为是我这个当儿子的在操老妈,这让我心中无尽的懊悔,那天晚上为什么会对老妈产生了那么一丝的冲动。

没过多长时间,我手机又响了,吴伟斌再次发过来一条信息:“视频刺激不刺激,这次有没有产生冲动!”

我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举起手想要将手机摔在地上,可举在半空中,却又放了下来,即便是我将手机摔坏了也无济于事,吴伟斌照样能将视频在网上传的倒出都是,我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给他回了一条信息:“你到底要做什么?”

吴伟斌的信息很快就发过来了,他回复的信息只有一句话:“今晚八点,来我健身房这里,给你看一场好戏!”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走的话,还能赶到,可我却不想去,吴伟斌能让我看什么,无非就是他操老妈的那些事儿,我实在是不想再受折磨,可是我又不得不去,我得搞清楚他究竟想做什么,不能让他把那段视频到处乱传,否则老妈真就是没法再做人了。

我来到健身房,没找见吴伟斌,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吴伟斌给我指了一下健身房里的位置,我按照他所指的位置,来到了一个隔间里,外面就是公共健身区域,这里就在公共健身区域处的一个角落里。

我自打进来之后,就看见吴伟斌一直都在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看,也不说话,我忍不住直接问道:“你弄那段视频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吴伟斌哈哈的大笑出来,他站起身,拍了拍我肩膀,戏谑著笑道:“嘿嘿,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你能有什么让我图的,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帮帮你而已,看你那天不是挺着急的么,自己老妈被绿了是不是很兴奋,我想帮你完成一下,你自己不能完成的愿望。”

“你……”听着吴伟斌说出这种无耻的话,我浑身再次颤抖起来,想要冲上去给他一拳,却是没敢动弹,我还没说话,却看见吴伟斌伸出手,制止了我要说话的动作,只听吴伟斌朝着健身房门口那边努了努嘴,笑道:“正主来了,今天让你再兴奋一次,保证能让你爽的不要不要的。”

我侧了下身体朝外看去,发现老爸老妈并肩从健身房外面走了进来,老妈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样子显得十分镇定,可老爸却是左顾右盼,看什么都显得十分新奇,我看到这种情况,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嘿嘿!”吴伟斌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径直朝房间门口走去,在将要出门的时候,他冲着我扬了扬手机,指了指包间角落里的柜子,邪笑着说道:“老实去哪儿待着,不想出名的话,等会儿只用看着就行,今晚绝对能让你看一出好戏。”

等吴伟斌走出去后,我紧绷着的身体立刻就瘫软下来,我知道以我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没法跟吴伟斌对抗,要是不听他的话,他能让我全家都身败名裂,我没有信心去挑战吴伟斌的下限,看着吴伟斌在老爸面前又换成了一副讨好的嘴脸,我无奈只能叹了口气,按照他的要求,躲进了包间里的那具立柜中。

立柜并不是很严实,有很多气孔可以向外面看,我进来之前,看到吴伟斌在健身房的公共区域跟老爸有说有笑的聊著天,这个房间隔音非常好,却是听不到他们的聊天内容,不过刚才看见吴伟斌在指指点点的说着,猜也能猜到他是在给老爸介绍那些健身项目,就是不知道他这是作何用意。

很快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在打发老爸去单独健身之后,吴伟斌就领着老妈朝着这间隔间走了过来,隔间的房门被关上之后,吴伟斌伸手一把就掐在了老妈的翘臀上,揉动了几下,嬉皮笑脸著道:“萍姐,这两天没见,有没有想我啊?”

老妈没有反抗,却是满脸的忧虑,一脸的不情愿,显然是在担心老爸还在外面,她并没有跟吴伟斌调情,而是说道:“你今天是什么意思,把我老公也叫过来做什么,生怕他不知道咱俩的事情是不是?”

吴伟斌嘿嘿笑了出来,并没有接着老妈的话继续往下说,他将手臂搭在了老妈的肩膀上,换成了一副讨好的嘴脸,笑道:“哪敢让你老公知道咱们的事情啊,我还指著跟萍姐你一起发财呢。”

老妈狐疑的看向吴伟斌,身体动了动,似乎是想脱离吴伟斌的手臂,可吴伟斌稍稍用力,老妈就无法动弹,只能任由吴伟斌搂着。不过老妈还是十分警惕的说道:“发财,发什么财,之前不是给了你好几笔钱了么,还要钱做什么?”

吴伟斌摇了要自己的手指头,一脸期待的说道:“那笔钱都让我投到生意里面去了,等过段时间就给萍姐你分红,不过目前资金周转的有些困难,还得让萍姐你给我资助些才行啊。”

老妈冷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十分不好看,过了好一会儿,才十分不情愿的问道:“这次你要多少?”

“不多,不多,能有个一两百万就行了,资金马上就能周转开了。”吴伟斌谄笑着答道,一两百万在他嘴里说出来,似乎是一两块那般随意。

老妈脸色立刻就变的惊恐起来,怒道:“我……我去哪弄那么多钱,我之前的积蓄都给你了,根本就没有了。”

“哎呀,萍姐怎么能这么小气啊,你这个大老总,弄个一两百万不跟玩似得么,算了算了今天不说这个了,既然来我这里了,我可是得好好伺候你一番,把萍姐给伺候舒服了,您指头缝里漏出来些,就够我吃喝一辈子了。”吴伟斌说着又将手掌按在了老妈的翘臀上,再次揉捏起来。

可能是吴伟斌刚才狮子大张口有些吓到老妈了,也可能是老爸还在外面,她有心里负担,很是不情愿吴伟斌这么肆无忌惮,挣扎了几下说道:“今天算了吧,我老公还在这儿呢,我们还是不要做太出格的事情吧,我有点儿害怕。”

吴伟斌闻言,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减退,反而笑的更加浓烈了,朝着我藏身的立柜看了一眼,只听他继续道:“有什么好怕的,他又看不到我们,你没觉得,我在你老公身边操你,你反而会更加兴奋么?”

“无耻!畜生!”老妈甩开吴伟斌捏在她翘臀上的那只手,气鼓鼓的走到了一旁,在隔间里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她胸口起伏不定,显然内心中的滋味也很是不好受。

“别给脸不要脸!”吴伟斌脸色也黑了下来,他来到老妈身边,用手指挑动着老妈肩头的胸衣带子,继续说道:“你要是觉得不过瘾,我可以让你老公也过来看看,我是怎么操你的,让他也兴奋一下。”

吴伟斌已经将老妈上身的运动衣给扒拉了下来,乳房从里面直接就跳了出来,可老妈听到吴伟斌的话,却是没有丝毫的反抗,老妈只顾着生气,根本就没有听出来吴伟斌话中还有其他的意思,我却听的十分明白,吴伟斌分明是在暗指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在看,可老妈根本就没有察觉到。

接下来吴伟斌并没有再跟老妈说什么废话,可能是由于老爸就在隔间外面,吴伟斌显得十分兴奋,他三两下就将自己的运动裤给褪了下去,鸡巴在腿间一甩一甩的,翘的十分厉害,他用手扳住老妈的头顶,说道:“过来给我嘬两口,刚在在外面就硬了,在你老公面前操你,就是他妈的刺激。”

吴伟斌显得的确是十分兴奋,他的鸡巴如同婴儿手臂那般粗细,龟头犹如婴儿的小拳头,塞进老妈嘴里后,把老妈嘴巴塞的满满当当,老妈需要把最张的很开才能吞进他的那根粗大的鸡巴。

老妈本来还在耍著小脾气,她下意识的朝着隔间外面看去,但隔间封闭的很好,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到里面的情况,这才让老妈稍稍的安心,她和吴伟斌偷情,并不是正大光明的事情,她是不想让老爸知道的。

当吴伟斌将鸡巴送到嘴边后,老妈却是本能的将嘴巴给张开了,吴伟斌却是没有跟她多客气,硬是将鸡巴给送了进去,龟头直接抵在了老妈的喉头上,这让老妈想要反抗一下都是不可能的了,只能不断的吞吐著嘴里的鸡巴,心中却是在祈祷老爸不要往这边过来。

老爸的确是没有往这边来,公共区域的健身教练指点了他两下,就让老爸独自练习了,初来这里,老爸倒是觉得很是新奇,兴致勃勃的,锻炼的也十分卖力。

吴伟斌已经将老妈给剥了个精光,肉嘟嘟的身体被吴伟斌推到在那条长椅上,老妈的双腿已经被吴伟斌给掰的很开,吴伟斌的脑袋正探在老妈的双腿间,舌头不住的在肉穴口那里打转,舌尖下挑逗著老妈肉穴处的肉豆豆,肉豆豆被拨弄的早就充血了,肉穴口也潺潺的向外面流淌著淫液。

老妈被吴伟斌舔弄的开始有些失神了,她双眼微眯,脸上泛起了红晕,贝齿轻咬著下唇,似乎是在极力压抑著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呻吟出来,虽然她也知道这个房间里的隔音十分好,但她还是害怕会被墙外面的老爸听到,这种紧张刺激的感觉,也在无时不刻的激发着老妈的情欲。

忽然,正在被吴伟斌挑逗著情欲的老妈,身体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嘴里还大叫着说道:“斌,小斌,别再弄了,都已经这么长时间,说不定我老公就要过来了,别在弄了,赶紧让我把衣服给穿上。”

吴伟斌脑袋从老妈的胯下钻了出来,发现老妈已经挪出去了一段距离,有要起身的打算,连忙将她给按住了,吴伟斌的力气十分大,一只手就能让老妈无法反抗,见老妈不再动弹,吴伟斌这才将老妈给松开,吴伟斌嘴边还粘著老妈肉穴里的淫液,不知心中又有了什么鬼主意,脸上又是浮现出淫笑的表情。

吴伟斌嘿嘿的淫笑出来,他很是无所谓的说道:“紧张什么啊,他又看不到你在这里面干什么,就算你在里面叫破天了,他也是听不到的,来,咱们换个姿势,萍姐你今天表现的可是有些太拘谨了,是不是因为你老公在外面。”

说着,吴伟斌扶著老妈的后背就将她给扶了起来,不过老妈还是在他手里控制着,除了按照吴伟斌的要求,根本就无法做出别的动作。

吴伟斌笑嘻嘻的用手指拨弄了两下老妈的阴蒂,老妈的反应十分强烈,从嘴里发出嘤嘤的呻吟声,她还是十分的紧张,担心老爸在外面,会突然闯进来,用手按住在自己下身的那只手,说道:“别,别这样,别在我老公面前这样。”

吴伟斌却是不当一回事,老妈根本就阻止不了她的任何动作,吴伟斌把手指插进老妈的肉穴中搅动了一下,然后把手指拿在老妈面前,笑道:“怎么不能这样了,你老公外面怎么了,你看看你不是表现的挺兴奋的么,这都流了这么多水儿了。”

老妈有些羞愧,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她不敢去看正在玩弄自己下身淫液的手指,因为吴伟斌的手指间,已经拉出了一条长长的丝线,老妈挣扎著站了起来,却不知道,这是吴伟斌故意放开她的。

等老妈站起身之后,吴伟斌突然暴起,站在了老妈的身后,十分粗暴的按住了老妈的上半身,将老妈的翘臀高高的提了起来,吴伟斌单手拎着老妈的身体,另一只手却是扶著自己的鸡巴,对准老妈的肉穴,直接就捅了进去,噗嗤一下,肉棒直接没入了老妈的肉穴之中。

“啊!”肉穴突然被一根滚烫的异物侵入,老妈舒爽的呻吟了出来,她赶紧用手捂住自己嘴巴,生怕自己叫出声音后,虽然她知道这里隔音很好,但还是担心会被外面的人听到,吴伟斌的用意十分明显,就是想在这种紧张的环境里操她。

老妈却是无法反抗,只能任由著吴伟斌鸡巴在她肉穴中进出,渐渐的老妈也进入了状态,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了细汗,脸上的表情由最初的紧张,逐渐变成了一副享受模样,吴伟斌的鸡巴让她开始迷失。

吴伟斌将老妈扶著老妈,让老妈趴在隔间里的帘子上,又扳起老妈的一条大腿,将老妈双腿大大的叉开,让肉穴正对着那面有窗帘遮挡的玻璃墙,就在这个时候,吴伟斌不知道在哪按了一下,隔间里的窗帘,瞬间就收了起来,健身房外面的情景直接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原来这个隔间是用玻璃建造的,整面墙就是一面大玻璃,帘子被拉开之后,外面所有的情况,在这里面看的是一清二楚,我吃了一惊,老妈跟吴伟斌正在操逼,外面不就是看的清清楚楚了啊。

老爸这个时候正慢慢的朝着这边走过来,目光的方向直视著老妈这边,正好落在了老妈的肉穴上,老爸的表现有些奇怪,按理说,他看到老妈被别人操,脸色应该会变才对,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慢条斯理的朝着这边走过来,我想了一下才明白,那道玻璃墙应该是单向透光才对,老爸这个时候,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的。

老妈的眼神也正巧跟老爸撞上了,她吓的立刻就绷直了身体,见老爸走过来,转身就要有逃跑的打算,可吴伟斌却是死死抱着老妈的肥臀,笑嘻嘻的在老妈耳边说道:“这道玻璃墙是可控的单项玻璃,现在只能我们看到外面,外面可是看不到我们啊,你看看你老公,可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不过你要是不听话的话,这面玻璃可是会变成双向的,你老公看到我在操你,会有什么反应,我可管不了啊!”

老妈听到吴伟斌的话,果然不再反抗,不过外面的老爸距离她十分近,还十分的清晰,这让老妈浑身都开始打起摆子来,她被吴伟斌推的只能趴在玻璃墙上,眼睁睁的看着老爸往这边走,下身却也是向外翻著,正对着那道玻璃墙。

在这种环境中,老妈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似乎给了她一种心理暗示,以为外面也能看到里面,虽然她也发现了老爸是看不到里面的,但那种心理暗示,却是让老妈的紧张感一直都无法消退,并且愈发恐惧起来。

吴伟斌的鸡巴还在老妈的肉穴中插著,老妈的身体却是无比的僵硬,可是身体中产生出的快感不是那么容易消退的,由于老妈一条腿被吴伟斌抬起,肉穴张的很开,从两人生殖器交汇处,开始涌出大量的淫液向地面滴落。

“这种感觉爽不爽,你老公可是在看着你呢,你看看,他过来了,过来了。”吴伟斌边说话,边用力操弄著老妈的肉穴,可能是老妈将他夹的太紧,说到一半竟停了下来,等稍稍缓和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萍姐,有你老公看着,就是不一样啊,下面夹的真紧,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似得,都快被你夹断了,要不就把两边都打开吧,让你老公真正的看一看,你被我操的有多爽。”

“不,不要!”老妈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惊恐到了极点,生怕吴伟斌会把外面的开关也打开,赶紧扭动了几下身体,低声下气的对吴伟斌说道:“啊!你……你就这样弄吧。”

说着,老妈僵硬的身体开始慢慢变软,对于吴伟斌在她身后撞击,老妈也开始轻微的配合起来,她这么做就是为了不激怒吴伟斌,内心中还是害怕吴伟斌真的会不管不顾的将外面的开关也打开,害怕老爸会看到她被别的男人操。

玻璃墙这里有个饮水机,老爸来这里就是接水喝的,他接过水之后,把头抬了起来,盯着玻璃墙一直在看,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等那杯水喝完之后,老爸很是臭美的扭了几下自己的身体,还用力的完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来突出自己的肱二头肌。

我突然想起来,这隔间外面好像是一面镜子,老爸是在照自己,他根本就想不到,在这面镜子背后,自己的女人正被其他男人操著。

“嗯,看你老公的样子,今天的健身成果很不错啊,我们也得努力才行啊,快点把屁股挺再挺的高一些,让你老公看看你被我操的有多爽。”吴伟斌狠狠的在老妈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发出一声脆响。

老妈一脸的哀怨,她目光死死的盯着玻璃墙外的老爸,始终都在观察著老爸的表情,想从老爸的表情中发现他是否已经发现了奸情,老妈的神经一直都处在紧张的状态之中,尤其是老爸距离玻璃墙越来越近,她更是愈发慌张,就连吴伟斌在她屁股上拍打的那一巴掌,都没有感觉到多少的痛感。

“哦!真舒服啊,在你老公面前操你,真他妈的过瘾!”老妈看着玻璃墙外的老爸,身体时而紧张,时而放松,肉穴也是不断的在变化,这让吴伟斌兴奋不已,他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双手却是更加用力的抱着老妈的臀部,向自己身体上撞著,能让自己的鸡巴能再老妈的肉穴中更加深入几分。

可能是老爸知道老妈就在这个玻璃房里,他有些好奇老妈在里面是怎么健身的,于是把脑袋凑了过来,脸已经贴在了玻璃墙上,想要看看里面的具体情况。

老妈见老爸已经把脸凑到玻璃墙上了,给吓了一跳,身体挣扎着想要后退,可是下身却是不住的在流淫水,这会儿淫水已经将她脚下的一片地板给打湿了,可见在这种刺激之下,老妈也变的极其兴奋。

吴伟斌身体阻挡着老妈后退的步伐,让她根本就没办法后退半分,吴伟斌也发现老爸凑了过来,他反而推著老妈的翘臀向前走了几步,直接让老妈的身体完全贴在了玻璃墙上。

这个时候,老爸在玻璃墙外,脸已经贴上了玻璃墙,老妈在玻璃墙内,脸也贴在玻璃墙上,如果不是这道玻璃墙的阻隔,两人的脸绝对能贴在一起,呼吸都能喷到对方的脸上,只是有了这道玻璃墙,老爸却是无法看到墙内,而老妈却是能清清楚楚看到墙外。

“啊!啊!”老妈被吴伟斌压在玻璃墙上无法动弹,可是吴伟斌的鸡巴却仍旧在她肉穴中抽插,而老爸就在玻璃墙外,在老妈看来,吴伟斌操她的时候,就是在老爸的面前,这种观感,让老妈紧张到了极点,也兴奋到了极点,嘴里的呻吟声不住的叫喊出来。

这种情形之下,吴伟斌仍旧不满足,他一边操著老妈,一边伸手捉住了老妈的奶子,向上提着往玻璃墙外老爸嘴上送去,边弄还边淫笑道:“让你老公也尝尝肉味儿,这么好的一对儿奶子,他平时肯定没吃够吧,这会儿要是能吃到,肯定是别有一番滋味。”

“不要,不要!”老妈嘴里一直在拒绝著吴伟斌的动作,身体却是根本受不了自己的控制,被吴伟斌要挟著摆布著,羞耻感在她内心里汹涌的翻滚著,可是却无能为力反抗这一切。

吴伟斌如此羞辱老妈仍旧觉得不够,他嘿嘿笑了两声,双手直接揽住了老妈的两条腿,将老妈给抱了起来,他的鸡巴依旧在老妈肉穴中进出,可是肉穴却是完全展示在了玻璃墙外老爸的面前。

老爸脸上的表情依旧十分好奇,这道玻璃墙看来做的十分完美,从外面根本就看不清里面一丝的光线,直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墙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如果他能看到的话,一定会非常的吃惊,老妈这会儿肉穴里正有根粗壮的鸡巴正在快速的进出,肉豆豆高高的翘起,两片阴唇已经红肿的十分厉害,而阴唇中股股的淫液正被那根鸡巴挤出来许多。

“不行,不行,不能这样,快点放我下来!”老妈哀求着吴伟斌,这种姿势实在是太过于羞耻,尤其是在老爸的面前如此表现,虽然她知道老爸根本看不到,但她却能与老爸的目光对接上,这种紧张感,让她的内心极其的慌乱,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老妈哀求的越是厉害,吴伟斌下面的鸡巴抽插的越是猛烈,老妈肉洞收缩的也越发紧致,这种时候,说吴伟斌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在别的男人面前,操别人的老婆,他也兴奋的不能行,老妈的肉穴夹越来越紧,他终于支撑不住,一声嘶吼之后,精液直接就在老妈的肉穴中喷发出来。

感受到自己肉洞中热浪打在了自己的子宫口,本已经到了临界点的老妈,也支撑不住了,身体紧绷之后,肉穴中也开始喷潮,吴伟斌的鸡巴刚从她肉洞口离开,又是一股粘液从老妈的肉穴中激射而出,直接喷打在玻璃墙上,而墙面上,老爸的面庞还没有离开,混合著吴伟斌精液的淫液,隔着玻璃墙打的老爸脸上到处都是,看起来真的是喷在老爸脸上似得。

喷潮过后的老妈和刚射过精后的吴伟斌,都显得有些疲惫,可老妈知道不能再一直这样在这里待下去,时间长了,外面的老爸一定会起疑心,老妈支撑著身体站了起来,三两下将自己本就不多的运动装给穿好,催促著吴伟斌也穿好了衣服,这才走出了这间玻璃房。

我等他们离开后,才来到了外面,我只是躲在一旁并没有现身,却能听见老爸跟吴伟斌的对话。

“吴教练,这里真是不错啊,今天锻炼了之后,感觉浑身都轻松不少啊,哈哈……”老爸显得十分高兴,对吴伟斌的态度也十分的热络。

吴伟斌看了老妈一眼,嘿嘿的笑道:“是啊,既然决定好,那以后就经常跟着萍姐来啊,你看萍姐这段时间的锻炼效果,那可是我们健身房最有成效的学员啊!”

说完,吴伟斌笑着对老妈点了点头,眼神却是不断的在老妈身上扫著,见老妈大腿内侧正有一小滴亮晶晶的液体正在向下流淌,笑容显得更是淫荡起来。

老妈当然知道吴伟斌这话中的意思,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句后,就催促著老爸离开,刚在老爸面前被吴伟斌操过一次,她实在是无法这么从容,只能借口赶紧离开。

我在不远处看着,紧紧的捏著拳头,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能到头,吴伟斌越来越过分了,他会不会把我家给拆散,我愈发的不敢确定了。

相关推荐